Tuesday, October 8, 2013

平凡的激情(三十一)【大結局】



               平凡的激情

作者:老柳
2013/03/0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三十一)

  哭過了,痛過了,柳絮起來,整理好衣服,深深的吸了口氣,轉身堅定的向
家走去。玲子還是那樣開心的給自己開門,李長江還是滿面春風的坐在沙發上,
柳絮強裝笑臉的挨著丈夫坐下,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玲子仍然俏皮的說:「柳姨,該做麵條了。」柳絮毫無表情的笑著說:「太
熱了,不做麵,吃西瓜。長江,你去切瓜吧!」李長江說:「沒買西瓜呀?」柳
絮用嘴角撇了撇:「那不,在鞋櫃那呢!」

  偷情的男女是敏感的,也是粗心的,李長江和玲子居然沒有懷疑到西瓜的來
歷。柳絮的心冷冷的,沒有說話,也沒有吃西瓜,注視著兩個人,他們吃得如此
香甜。心中一陣抽搐,這本來應該是自己才能享受的,現在,被玲子無情地奪走
了。

  吃完西瓜,玲子本來想進臥室的,被柳絮攔住了:「玲子,我就不送你了,
趕緊回家吧,你爸還等著呢!」玲子噘起嘴說:「柳姨,人家想在你這睡,我就
要開學了,想和你多呆一會嘛!」柳絮堅定的說:「不行,趕緊回家,再晚了,
你連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

  玲子無奈,極不情願的回家了。李長江想留玲子,又不知怎麼開口,看玲子
離去,有點失落的坐下。柳絮冰冷的說:「別看了,人都走遠了,回屋睡覺。」
李長江雖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並沒有多想,就回屋躺下了。

  這一夜,柳絮第一次沒有依偎在丈夫的懷裡,閉著眼睛,發生的一幕幕不停
地在眼前晃動,軍哥、玲子、丈夫;愛情、家庭、婚姻、親情、出軌、背叛,幾
個詞不停在腦海裡反覆出現,一夜的思考,一夜的煎熬,一切因自己而起,就讓
自己承擔吧,只能讓自己把這一切結束吧!

  第二天一天,柳絮一直緊盯著李長江,一刻也不許丈夫離開視線,幾次李長
江想出去,都被柳絮阻止了,李長江雖然很懊惱,卻無法發火。

  玲子開學的這天,一大早,柳絮特意打扮了一下,穿著少有的暴露性感來到
店裡,軍哥口水差點流出來。李長江說:「下午我去送玲子吧!」柳絮堅定的、
沒有商量餘地的說:「不行,你看店,我和軍哥送去。晚上你自己回家,我有事
晚點回去。」

  李長江有點不快的說:「我自己回家幹嘛呀?」柳絮盯著丈夫,一字一字的
說:「回家吃西瓜。」李長江和軍哥都感到柳絮這兩天有點莫名其妙。李長江悶
悶不樂的一句話也不說。

  剛吃過午飯,柳絮就催促軍哥一起走了,剩下李長江一個人鬱悶的坐在那,
心想,柳絮這是怎麼了,難道和玲子的事她知道了?不可能啊!

  夜很深了,已經過了十二點了,柳絮怎麼還不回來呢?柳絮和軍哥的電話都
一直關機,李長江焦急的等待。門終於開了,柳絮疲憊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怎
麼才回來,你去哪了?電話怎麼關機?」李長江問道。

  柳絮怪異的笑著沒說話,徑直走進臥室,走路的姿勢有點怪。李長江覺得很
奇怪,柳絮從來沒有過這樣怪異的笑過,怎麼回事啊?隨後跟著走進臥室,柳絮
斜靠在床頭,面露疲憊,卻不失有種妖豔。依舊怪異的笑著:「哈哈,哈哈……
想知道我去哪了?還用問,去軍哥那了啊!想知道發生什麼了嗎?過來,脫掉衣
服,我告訴你,哈哈,詳細的告訴你。對,今天沒到約定的日子,但我去了。過
來,脫光衣服,我讓你看清楚,聽仔細了。哈哈!」

  李長江震驚了,有點憤怒了,同時有種不祥的預感。衣服被柳絮扯掉,赤裸
的站在柳絮面前,不知所措。

  柳絮不停地笑,盯著李長江的雞巴說:「雞巴,哈哈!男人,女人,哈哈!
你給我看好了。」柳絮首先脫下半袖的小衫,裡面沒有戴乳罩,一雙大奶子展現
在李長江面前,一手握著乳房說:「看這,還有這,看見了嗎?是軍哥咬的,乳
頭大了嗎?是軍哥吃的。哈哈!」

  李長江憤怒了,一把推倒柳絮:「你他媽還要臉嗎?賤人!」被推到的柳絮
雙腿抬起,依舊怪笑著邊脫下超短褲,一邊說:「我沒臉,哈哈,還有呢,看見
了嗎?沒穿內褲,看見了嗎?我的屄裡全是軍哥射的精液,哈哈,看仔細了,你
不是喜歡看嗎?哈哈。」

  李長江氣得渾身打顫:「你……你……你真他媽無恥!」柳絮用手拍打著陰
戶:「看啊,就這,被軍哥肏了,哈哈,都肏大了,不信你試試啊,我給他買的
偉哥,哈哈,他肏了我四次,看啊,屄裡都射滿了。」

  李長江掄起手「啪」的給了柳絮一個耳光:「肏你媽的,你就這麼欠肏,騷
婊子,肏死你!」說完按著柳絮的大腿,「啪啪」的抽打屁股。

  柳絮的笑變成了哀嚎,卻沒有反抗:「肏你媽的你打我,有種你打死我!我
就讓他肏了,你他媽肏玲子時怎麼就忘了?忘了你老婆的屄讓人肏了,你他媽怎
麼就不生氣了?嗚嗚……」

  一句話讓李長江舉起的手無力的放了下來,完了,她知道了,完了,完了!
痛苦地跌坐在床下。還爭什麼啊,還吵什麼啊,都他媽胡扯!哈哈!

  柳絮停止了哭聲,睜大眼睛,無神的看著坐在地上的丈夫,有氣無力的說:
「起來吧,都結束了,你不欠我的,我也不再欠你的。」說完翻過身,赤裸的躺
在床上,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李長江爬起來,看著柳絮屁股溝滿是白花花的精液,想起玲子同樣的情形,
苦笑落淚。拿過毛巾被給柳絮蓋上,自己躺在旁邊,閉上眼睛。想要忘記過去,
無奈呀,無奈,君子,哈哈,都他媽騙人的。

  接下來的幾天,沒人能看出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照常上班、回家,只是兩
個人夜裡不再依偎,給對方的只是後背,也沒有交談,冷冰冰的。家不再溫馨,
情不再溫存,愛?還有愛嗎?

  工作之餘,李長江發現柳絮和軍哥經常背著自己在爭論什麼,柳絮也經常不
知道給誰打電話,李長江不想知道,不想問。玲子居然也沒給自己打電話,自己
也不想給玲子打電話,渾渾噩噩的不知所以。

  柳絮每十天還會出去,還好按時回來,麻木的李長江陷入了絕望之中。柳絮
又出去了,沒有和丈夫打招呼,李長江再也無法忍耐了,『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
幹的!』想到這,李長江悄悄的跟了出去。

  前面柳絮緩慢的走著,『咦?怎麼不是去軍哥家的方向啊?她這是去哪,難
道和軍哥換地方了?真不要臉。』過了一會,柳絮走到離家不太遠的小廣場,在
角落裡找了個凳子,默默的坐在那,低著頭一動不動。

  李長江狐疑了:『她是在等軍哥嗎?還是……難道她不去軍哥那了嗎?這是
怎麼回事啊?』困惑的躲在一邊。大約快十點了,柳絮看看錶,站起來,往家的
方向走去,李長江趕緊抄近路跑回家。

  柳絮進來還是不說話,默默的坐在沙發上,胡亂地看著電視。李長江走過去
小聲說:「你……回來了,你……累嗎?」柳絮抬頭看了李長江一眼,嘴角抽動
了一下:「哦,你終於和我說話了。我不回來去哪?不早了,休息吧!」

  柳絮依然背對著丈夫,李長江伸出手輕輕的把柳絮摟在懷裡,柳絮抽搐了一
下,發出輕輕的哭泣聲,哭聲充滿了委屈。李長江也很不舒服,心裡一陣酸楚,
長歎一聲說:「絮,我們談談吧!」柳絮向丈夫懷裡靠了靠,輕聲說:「再過幾
天吧,等我把事處理好再談吧!」兩個人默默無聲的慢慢睡去。

  柳絮和軍哥還在背著李長江談論著什麼,軍哥的臉開始露出笑容,柳絮的情
緒也好了許多。幾次李長江問軍哥,軍哥回答都是一句話:「柳絮不讓說,過幾
天她告訴你。」不知道為什麼,軍哥這段時間老是興高采烈的,經常早走一會。
李長江一時也搞不清楚。

  柳絮還是十天出去一次,李長江偷跟著發現,每次都在廣場自己坐著,這讓
他困惑,同時也讓他非常高興,妻子沒有再去軍哥那,那她為何騙自己呢?李長
江真的糊塗了。

  秋天到了,天高雲淡,空氣清新,這天吃過了晚飯,柳絮平靜地對丈夫說:
「長江,我們出走走吧,好久沒去公園了。」李長江點頭說:「是啊,恐怕有幾
年了,好,我們出去走走。」

  公園裡,湖邊的小路,李長江和柳絮慢慢走著,不之不覺,李長江拉住柳絮
的手,柳絮輕輕靠在李長江身上說:「長江,還記得嗎,我們搞對象的時候,經
常這樣到這散步,那種感覺都快忘了。」說完黯然傷神。

  李長江也感慨的說:「是啊,幾天突然又找到了那種感覺。」說完用力握了
握柳絮的手,柳絮幸福的笑了:「嗯,這真好,下個星期,軍哥就結婚了。」李
長江驚訝的說:「什麼,軍哥要結婚了?這……這怎麼回事,我怎麼一點都不知
道?」

  柳絮深深的吸了口氣,說:「是我給她介紹的,也是原來的同事,你也認識
的,叫陳秀麗,去年離的婚,比我大三歲,丈夫找了個小三,陳姐一氣之下就離
了。人挺好的,和軍哥也熟悉,談了幾次,昨天定下來了,今天領的結婚證。」

  李長江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怎麼不……不告訴我呀?那……那你……
你和軍哥,這……這……」柳絮打斷丈夫的話說:「我和軍哥結束了,我們不會
再有任何事了,這條路我們都走不起,走不起呀!」

  李長江聽完妻子的話,感動的流下眼淚,顫抖的說:「絮,我……我錯看你
了,我以為……以為你再也不回頭了,對不起。」柳絮也激動的流下眼淚:「長
江,對不起的是我。那邊有個椅子,我們坐坐吧!」說完和丈夫緊挨著坐下,頭
靠在丈夫肩上,李長江摟著妻子的肩。

  「長江,當我看見你和玲子在一起的時候,你知道我多麼傷心嗎?那種痛是
深入骨髓的,我同時明白了我以前做的,你是什麼感覺了。說實話,我無法接受
和原諒你,更無法原諒自己。對不起,我送玲子那天就決定了,同時也有報復你
的心理和軍哥做最後一次,那次我真正感到了我自己不是人,純粹就是發情的牲
口,要了一次又一次。對不起,我回家是故意氣你的,我知道在沒處理完我和軍
哥的事前,我沒資格也沒臉和你和好。

  你知道我多麼怕回家嗎?我怕那種冰冷的感覺,多麼渴望你的呵護和愛,多
麼渴望你摟著我,讓我感受家的溫暖啊!可你……你卻不再理我,我就假裝又去
軍哥那。我真的好怕,怕我們走得太遠,再也找不到家了。嗚嗚……」柳絮哭出
了聲。

  李長江愧疚的摟著妻子,為妻子擦乾眼淚,充滿溫情的說:「絮,對不起,
我也很怕呀,那種感覺真是太痛苦了。我……我曾經嫌棄過你,不想理你,可每
當你不在身邊,我是那麼孤獨恐懼。我承認,我對玲子動過心,那是和你無法比
的。我……我也對不起玲子,不知道玲子會怎麼樣了?」

  柳絮幽幽的說:「玲子的工作,我也基本做通了,關鍵還得你做,軍哥結婚
她回來,我相信你會處理好的,這事我們不能讓軍哥知道。唉!冤孽呀!」

  落日的餘暉朦朦朧朧的灑落在大地上,不遠處,三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柳絮和
李長江的眼睛,是爸媽和樂樂。柳絮和李長江悄悄的跟了過去。

  「你慢點,樂樂別讓你爺爺走邊上,自己腿腳不利索不知道啊,還和樂樂逞
能。」這是母親的聲音。看著父母和孫子幸福的走在小路上,柳絮和李長江停下
腳步,悄悄的退了回去,柳絮和丈夫異口同聲的說:「別打擾他們了,我們回家
吧!」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