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荒唐老爸俏老媽

              

作者:ttt1234
2002/10/02發表於:風月大陸


  爸爸認識媽媽時已經三十六歲,當時他在媽媽學校擔任籃球教練。180公
分的媽媽,是學校女籃隊的主將,天真活潑、美麗大方;爸爸見獵心喜,就利用
教練之便,把媽媽肚子給搞大了。原本外公堅持要告爸爸,後來經過一番波折,
年僅十七歲的媽媽,終於嫁給比她大19歲、矮10公分的爸爸,隔年我便出生
了。

  我兩歲的時候,媽媽在爸爸慫恿下,重披戰袍繼續打球,由於她身手矯健,
技術過人,結果竟入選了國家代表隊。媽媽一直打到二十八歲,才被安排轉業到
國營企業,爸爸則透過關係轉到甲組球隊,繼續幹他的教練。

  我一向崇拜媽媽,小時候每當電視轉播球賽,我總會聚精會神的在電視機前
為媽媽加油。轉業後的媽媽,每天穿著光鮮亮麗,送我上學,同學都羨慕我有一
位高挑漂亮的媽媽。

  上了中學之後,我逐漸瞭解了男女之事,對媽媽也就更加崇拜了。媽媽的肌
肉豐盈勻稱,身材凹凸有緻,最難得的是她皮膚白晢,容貌秀麗,看起來性感美
麗,高人一等,簡直就是東方的維納斯。

  不可避免的,我開始對媽媽的身體產生了興趣,也無意間看過爸媽做愛的場
景,我發現老媽的性慾很強,爸爸似乎不是她的對手。

  我曾不止一次聽到媽媽向爸爸抱怨:「怎麼這麼快?人家還沒好啦!討厭!
趕快再來嘛!人家難過死了!」

  我十五歲那年的夏季,發生了一件難以想像的事情。情形是這樣的:

  有一天我半夜起來上廁所,正好爸爸也在裡面,不知爸爸為何不用自己的臥
室裡間—浴室的廁所,我本想等爸爸尿完再尿,但爸爸卻說:「怕什麼?咱們父
子一塊來比比鳥!」

  爸爸仔細端詳我的下體,讚歎道:「真是虎父無犬子!想不到你雞巴已經長
這麼大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爸爸卻三八兮兮的毫不在乎,他笑道:「還沒玩過女人
吧?想不想見識一下啊?」

  我害羞的道:「爸爸!你怎麼這樣……」

  爸爸「啪」的拍了我一巴掌,道:「別他媽的沒出息!來!你給我仔細的瞧
著……」

  他將房門虛掩要我趴在門邊偷看,然後扭亮床頭燈爬上床去,在熟睡的媽媽
身上亂摸。

  媽媽逐漸有了反應,她迷糊的斥道:「你幹什麼啦?我可警告你……你要是
不弄得我舒服,我可跟你沒完!」

  爸爸扯下媽媽的睡袍、迷你蕾絲三角褲,展開全面進攻;他搓揉媽媽豐滿的
乳房,猛舔媽媽的陰戶,媽媽白嫩嫩的屁股開始搖晃,修長的美腿一下就翹上老
爸的肩頭。

  由於要在我面前顯威風,爸爸卯足勁大幹了起來,媽媽被爸爸一輪猛攻,浪
得叫了起來:「死鬼!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嗯……哎喲……好……好……
就是這樣……快……快大力……嗯……好舒服啊……唉呀……」

  媽媽雪白豐滿的胴體,又騷又浪的叫床聲,令我慾火高漲,忍無可忍,我顧
不得會被媽媽發現,悄悄的爬到他們床前。

  此時媽媽似乎已到了緊要關頭,她將高翹的雙腿放下,腳掌撐著床面,奮力
地向上挺聳,力量之大,竟將趴在身上的爸爸,整個人都抬了起來。她一邊瘋了
似的聳動屁股,一邊激情的大叫:「快點……用力啊!不要停……嗯……再裡面
一點……唉喲……再大力……啊……」

  她雪白的奶子上下晃蕩,烏黑的陰毛也被淫水浸濕糾成一團,爸爸的陽具快
速抽插,使她兩片紅通通的陰唇也翻進翻出;兩人激烈的動作,掀起一股猩風,
我嗅到男女交合時所散發出的特殊味道。

  靠這麼近看爸爸媽媽床戲,我興奮得簡直不行,我躡手躡腳的又爬回浴室,
握住老二就猛烈的打起手槍。

  我從浴室出來不久,他倆也辦完事了,媽媽大概以為我早已熟睡,因此和爸
爸光著身子就走入浴室清洗,我聽到媽媽輕聲嘟嚷著埋怨:死鬼,搞什麼嘛?半
夜把人吵醒,就弄那麼一次……」

  聽起來大概是媽媽的性趣來了,要爸爸梅開二度,再接再厲,但爸爸卻欲振
乏力,敗下陣來。

  其實這也難怪,五十二歲的爸爸到底上了年紀,要想餵飽三十三歲狼虎之年
的媽媽,困難度也真是滿高的。媽媽洗完便回床上,一會就睡著了,爸爸則踱進
我的房間。

  「怎麼樣?過癮吧?怎麼看一半就溜了?」

  「我尿急,去撒尿了……」

  「呵呵……是忍不住,打手槍去了吧?」

  爸爸先調侃我一陣,然後就自我吹噓,大談他的風流史;他說在認識媽媽之
前,起碼有過上百個女人,每一個女人都被他搞得服服貼貼,他一個晚上隨隨便
便都可以搞個七、八次。

  我見他吹得未免太離譜,就半信半疑的問道:「剛才我聽到媽媽嘟嘟嚷嚷埋
怨,好像爸爸沒那麼厲害嘛?」

  爸爸愣了一下,面不改色的道:「哈!原來你聽到了……其實要擺平你媽媽
也不難,只不過爸爸年輕時玩得太兇,因此現在有些後力不繼……呵呵!要是前
幾年啊……包準弄得你媽討饒……」

  他又胡亂吹了一陣,突然面容一整,正經起來:「國強啊!你也不小了,咱
們現在是男人對男人的談話,你可要注意聽著。爸爸過幾天就要去新加坡了,這
一去就要一兩年。你媽媽年輕漂亮沒什麼心眼,她這個年紀啊!性生活正是需要
最強的時候,爸爸不在家……你可要看緊你媽媽……如果真有必要,你不妨代替
爸爸……孝順你媽媽……」

  他見我瞠目結舌的模樣,手一擺道:「你別急!聽我說。你媽媽平日雖然規
矩,但一旦憋久了總容易出問題,外面有好幾個傢伙都在打你媽主意……你想想
看,與其便宜外人,那還不如由你來孝順她……你放心,當初她為了打球方便,
早已結紮了,不會懷孕的。」

  我難以置信地望著爸爸,說道:「爸爸,她是我媽媽也!」

  誰知爸爸竟又說出一番歪理:「她是你媽媽又怎麼樣?你媽媽難道就不能有
生理需要麼?你這年齡,正是想女人的時候,你老實說,你媽媽這麼性感漂亮,
你難道不想搞她?好了!別給我裝了!你給我仔細想想,既可以孝順你媽媽,又
可以防止你爸爸戴綠帽,不怕懷孕,也不會染上性病,這可是求之不得的美事,
我要是你啊!樂都樂死囉……」

  爸爸真的要去新加坡了,臨走前一天晚上,他又要我躲在臥房外,偷窺他和
媽媽敦倫。

  兩人光著身子,摟在一塊竊竊私語,媽媽幽怨的道:「你一去就要兩年,我
不是要守活寡啊?我不管!今天你要一次把帳結清!」

  爸爸一邊摸著媽媽的屁股,一面邪邪地笑道:「我不在家,國強在啊!」

  媽媽「呸!」了一聲道:「你鬼扯什麼啊!討厭!」

  爸爸賊賊的笑道:「我前兩天看見國強的雞巴,乖乖!又粗又大,嘿嘿……
要是讓他來孝順妳,那可多刺激啊!」

  媽媽似乎有些生氣,她怒道:「你怎麼老不正經?拿兒子開玩笑?」

  爸爸的手指順著媽媽白嫩的屁股向下一探,伸進媽媽的下陰,只聽媽媽哼唧
了一聲。接著爸爸又說起歪理了:

  「妳難道不疼國強?母子亂倫古今中外都有,人們之所以禁止,主要是基於
優生學的考量,妳已經結紮,又不會懷孕,妳怕什麼?妳性慾這麼強,每天都想
要,如果不讓國強孝順妳,妳是想活活憋死,還是想讓我戴綠帽啊?妳難道還沒
發現?國強最近老是偷瞧妳的大腿、屁股、奶子……嘿嘿!他現在下面已經長毛
了,八成心裡也對妳胡思亂想……妳想想看,他既年輕體力又好,又是妳從小帶
大的……嘿嘿……妳要他幹啥,還不乖乖聽妳的?他喜歡還來不及……年輕的大
屌、成熟的騷穴,哇!那可多美啊……」

  他邊說邊摳弄媽媽的陰戶,媽媽的呼吸逐漸急促,身體也東扭西扭,似乎已
被爸爸的歪理挑動起春心。

  一會爸爸又道:「妳現在閉上眼睛想像一下:假裝我不在家,妳又很想要,
妳正在手淫,卻被國強發現了,他忍不住將妳推倒,趴在妳身上就要肏妳……」

  這時媽媽臉上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蕩漾春情,她兩腿左右張開,急著伸手摸
索爸爸的陽具,顯然已是慾火高漲,忍無可忍了。

  爸爸此時低低問道:「媽媽!怎麼樣?很想要吧?」

  媽媽聽到『媽』這個字,身子突然一抖,嬌媚地「嗯」了一聲,然後屁股猛
地向上一挺,已將爸爸的陽具吞入體內。

  我這下子可真是佩服爸爸了,他竟然不動聲色地就將亂倫思想灌輸給媽媽,
顯然是為我日後鋪路嘛!我原本對媽媽並無邪念,但在爸爸一再教唆下,可真是
有些躍躍欲試了。

     ***    ***    ***    ***

  時當夏季,天氣炎熱,我和媽媽在家中的穿著都相當隨便;我經常光著上身
只穿一條短褲,媽媽同樣也是短褲加件小背心、或是僅著一件單薄的睡袍,豐滿
的胴體盡顯無遺。

  我這時身高已有183公分,體重卻只有63公斤,瘦瘦高高,標準的青少
年體型,但我的陽具卻頭大身粗,發育得相當成熟,翹起來約有17、8公分。

  這天晚上,我和媽媽在附近的餐廳食完晚飯後,趕著回家觀看電視轉播亞洲
杯女籃賽,剛洗完澡的媽媽,穿著一件肩帶式的單薄睡衣,沒有穿上乳罩的高聳
乳房把睡衣撐起,腳翹在茶几上,專心地觀賞比賽。

  我自從被爸爸灌輸扭曲的親子教育後,心中邪念漸生,如今見到媽媽衣衫單
薄,全不設防,不禁興緻勃勃地趁機偷窺起來。

  運動員出身的媽媽,雖然已經三十三歲了,但身材婀娜、體態勻稱,全身竟
無無絲毫贅肉。自從媽媽轉職到國營企業後,也和一般職業婦女相同,開始注重
美容保養,這使得她原本剛健的曲線,更增添一份嫵媚的女性溫柔。

  她翹在茶几上的修長美腿,豐盈圓潤、光滑細膩;那雙常年奔馳於球場的玉
足,尺寸雖大但卻比例良好,優美宜人。

  我為了窺視她睡袍下的春光,因此有意坐在她左前方的地板上,如此我稍一
轉頭,就可窺見她整個嫩白的大腿,及她襠間細小的黃色蕾絲三角褲。

  「你坐在地上幹嘛?好好的沙發怎麼不坐?」

  「坐沙發好熱啊!地上涼快嘛!」

  這場比賽結果,中國隊大勝,媽媽看完轉播意猶未盡,當場拿了個籃球,就
要我和她在客廳裡比劃一下。由於客廳小,又怕吵到鄰居,因此媽媽自定規則,
不得拍球運球,只能拿著球作閃躲動作。

  媽媽籃球在手,立刻生龍活虎一般,她左晃右晃,我根本連球也摸不著;此
時她一個假動作閃身過人,我情急之下雙手朝前一撲,卻正好抓到她睡袍下未戴
胸罩的大乳房。

  乖乖!那可真是滑溜溜、軟綿綿、脹膨膨、圓鼓鼓的,手感真是棒透了!媽
媽過去練球大概常有這種經驗,她不以為意的笑道:「你將媽媽這兒當籃球啊?
來,換你拿球,媽媽來搶!」

  結果十分鐘玩下來,媽媽大獲全勝,樂得要命,乳房上下地跳動,我則摸得
樂不可支,慾火焚身。

  原來媽媽身手靈活,我老是判斷錯誤搶不到球;我不是抓到她的豐滿乳房,
就是摸到她完美結實的屁股,要不然就是整個人撞到她身上。這一連串的肢體碰
觸,使我產生快感,並且起了生理反應;我的下體一下硬了起來,將短褲撐得半
天高。

  我怕媽媽發現不好意思,因此轉過身子彎著腰道:「媽媽!我不玩了!」

  媽媽正在興頭上,聽我說不玩了,不禁埋怨道:「不是很好玩嘛?怎麼不玩
呢?」

  「媽媽!妳是籃球國手,我怎麼玩得過妳?要不,我們玩摔跤,媽媽一定也
玩不過我!」

  「哼!沒出息,玩不過就不玩啊?瞧你的身材,就算玩摔跤,媽媽也不一定
輸你!」

  媽媽被我一激還真要跟我玩摔跤,我說客廳地板硬,要是摔倒恐怕會受傷,
真要玩就到床邊玩,那樣就算摔倒,也可以朝床上倒,不會受傷。媽媽見我說得
有理,二話不說,拉著我就到她睡房的雙人床邊玩摔跤。

  她好勝心強,拚命想將我摔倒,我為保住面子,當然不肯再輸,母子兩人拉
拉扯扯,摟摟抱抱,一個踉蹌,同時摔倒在大床上。媽媽非要我投降,壓在我身
上不肯起來,我當然不肯,於是奮力掙扎。混亂中我緊緊抱住媽媽,她也拚命壓
住我,不讓我起來。

  突然一股微妙的氣氛在我們之間升起,我在媽媽柔軟嫩滑的身體下,再度亢
奮。我堅硬粗大的陽具,緊緊頂在媽媽柔軟的腹部;媽媽碩大豐滿的乳房,也緊
緊壓在我的胸前。一切動作暫時停止,只聽見我和媽媽濁重的喘息聲。

  一會兒,媽媽輕聲問道:「你要不要投降?」我說不要,媽媽說:「你不投
降,媽媽就不讓你起來。」

  我這時舒服得要命,根本也不想起來,只是本能地用陽具磨蹭媽媽柔軟的腹
部。媽媽這時覺得不對了,她要我放手讓她起來,但我卻反過來要她投降,好勝
的媽媽當然不肯,於是我倆只好摟抱著僵持下去。

  這時爸爸的話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你媽媽這麼性感、漂亮,你難道不想搞
她?……如果真有必要……你不妨代替爸爸……孝順你媽媽……你放心,你媽早
已結紮,不會懷孕的……」

  我就像著魔一般,開始撫摸起媽媽豐滿、渾圓、柔軟、白嫩的屁股。

  媽媽急了,她怒道:「你幹什麼?還不放手!」

  我說:「媽媽不投降,我不放手!」

  這下她可氣了,怒沖沖的道:「你別作夢!」說完立刻大力掙扎起來。她這
一掙,反而激發了我的慾火,我變本加厲地將手探進睡袍,直接撫摸她滑嫩的大
腿,並間而侵襲她飽滿的陰戶。

  「啪!啪!」兩記火辣辣的巴掌打得我暈頭轉向,我痛得一鬆手,媽媽便趁
機爬起身來。我這時也急了,慌忙上前一抱,又將媽媽拉回床上。

  接下來簡直是生死博鬥!媽媽力氣之大,真是超乎想像,我被她打的鼻青臉
腫,還數度被她踹下床去;不過我也紅了眼,硬是打死不退。最後我倆都筋疲力
盡了,這時媽媽經已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呼呼直喘,睡袍、蕾絲迷你三角褲全被
扯破撕下;我則光著屁股坐在地下,身上左一道,右一道,儘是指甲抓痕。戰況
之慘烈可見一斑。

  媽媽對我是拳打腳踢,外帶指甲抓,下手毫不容情,所以我傷痕纍纍,慘不
忍睹;但我對媽媽卻只限於推、拉、扯等柔性攻擊,因此老媽身上白白嫩嫩毫無
損傷。

  休息了一陣,我站起身來,媽媽卻還躺在床上喘氣,她豐滿的大乳房上下起
伏,嫩白的肌膚滿是晶瑩汗水,我一看之下,不禁又亢奮了起來。

  她見我挺著雞巴向她走去,急忙伸腿一踹,但她已是強弩之末,我輕易便抱
住她踹來的右腿。哇!180公分的媽媽,這腿還真有份量啊!沉沉甸甸、結結
實實、柔柔軟軟、滑滑溜溜,哈!抱在懷裡可真是爽啊!

  說時遲那時快,媽媽見右腿被擒,左腿跟著又踹了過來。我一看來勢洶湧,
情知難以接住,便迅速矮身朝下一趴。說來也是湊巧,我這一趴可剛好就趴在媽
媽兩腿之間,她那嬌嫩嫩的帶毛陰戶成熟飽滿、蓬門微開,近得就在我的眼前。

  我毫不猶豫,立刻張嘴伸舌,朝那粉紅色的肉縫猛舔,媽媽身子突然一抖,
「唉喲!」叫了一聲,伸腿又要踢我。但我此時身在床下,頭又埋在她腿襠間,
她修長的雙腿根本無用武之地。

  媽媽肉縫間有股淡淡的騷味,舔起來鹹鹹澀澀很令我興奮,我越舔越有勁,
媽媽的反抗也逐漸若有似無。這一方面是她已體力耗盡,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她感
覺舒服。

  媽媽下體滲出的淫液越來越多,柔軟的大腿也合攏夾住我的頭,她嘴裡斷續
含糊地哼道:「不行啊……你……快住口……唉喲……嗯……嗯……」

  突然,她的雙手伸過來揪住我的耳朵,我嚇了一跳,真怕她狠命一扯,將我
耳朵拉掉;不過她只是緩緩的使勁,逐漸將我往她身上拽。

  一會,我整個人都被拉得趴在媽媽身上,她兩眼水汪汪、臉頰紅通通,拽著
我耳朵的手緩緩加重力道,春情蕩漾的說道:「你再不投降……媽媽……就……
把你……吃了……」

  我這時和她面對面,幾乎貼著臉,我心想:我先堵住妳的嘴,看妳怎麼吃?
我顧不得耳朵痛,低頭一吻,就把媽媽的嘴給堵住了。媽媽拚命扭頭,發出「嗚
嗚」的聲音,雙手也放開我耳朵,轉而試圖將我推開;但我兩手圈起緊箍著她的
頭,她的手被我的手臂擋著,根本就無法使力。

  從未接過吻的我,只知道張嘴封住媽媽的嘴,至於如何從中獲得樂趣,我根
本毫無概念。突然一條香香軟軟的舌頭,伸入我的口腔翻攪,那種感覺奇妙而溫
馨,我不由自主地就貪婪的吸吮起來。

  媽媽香軟的舌頭靈活刁鑽,忽而在我齒縫中巡迴,忽而纏繞住我舌頭舔吮,
就像打籃球一般,我的口腔之戰,又是一敗塗地,完全被媽媽玩弄於股掌之間。

  情慾已熾熱的媽媽,開始採取主動,或許是爸爸對她灌輸的觀念生效了吧!
她腳掌平貼床面,伸手摸索我的陽具,一把握住後立刻對準充滿淫液的陰戶,腰
肢向上一挺;只聽「噗嗤」一聲,我那粗大的雞巴已整根被她吞沒。

  一聲滿足的歎息,她渾圓有力的臀部開始快速挺聳,方才精疲力盡的媽媽,
竟奇跡似地又生龍活虎了起來。

  媽媽濕濕暖暖的陰道不停蠕動,還不到一分鐘,我就忍不住快要洩了。媽媽
似乎已經察覺,她挺腰扭臀拚命夾緊我的雞巴聳動,嘴裡也歇斯底里地哼唧道:
「你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啊!」但初試雲雨的我,哪裡又忍得住?

  一陣抽搐痙攣,深入媽媽體內的陽具,強勁噴發了,一波波熾熱的精液,激
得媽媽發出陣陣的顫慄。陽具仍然堅挺,隨著溢出的大量精液,我不捨地把陽具
滑出媽媽體外。

  媽媽閉眼皺眉,靜靜的躺著,一副慾情未滿、黯然難過的神態;懊惱羞愧的
我頓時體會到,這就是男性最大的悲哀。

  一會媽媽翻身趴在床上,撅起她白嫩的屁股,輕輕對我搖晃;她紅豔豔的陰
道兀自滴淌著精液,那股淫靡的媚態,使我的陽具更加堅硬,一挺一挺的微動了
起來。

  我迫不及待地騰身而上,媽媽一轉身,卻將我推躺在床上,她輕聲嬌羞的說
道:「不要動……讓……媽……在上面……」她背對著我跨坐在我身上,白嫩嫩
的屁股向上一抬一壓,便輕易地將我的陽具盡根納入體內。

  沸騰的情慾使得媽媽放浪形駭,她又扭又搖、又哼又叫,旋轉挺聳、磨擦擠
壓;我的陽具就像進入嫩肉作的洗衣機內,那種舒爽刺激,簡直難以言喻。

  媽媽的高潮終於來臨,她全身激烈顫抖,屁股不停磨蹭,她顫聲叫道:「起
來啊……摟著我……快……親我耳垂……揉我乳頭……大……力……快啊……大
力……噢……呀……我不……不行了……喔……洩了……洩了……耶……」

  我慌忙抬起身子,從後面緊緊摟著媽媽,依言揉她乳頭、親她耳垂。當她嗚
咽抽搐癱在我身上時,一邊嬌喘連連,我雙手抱過去,摟住她的雙乳,一邊使勁
地搓揉著堅挺的乳房和堅硬的乳頭,這更刺激著媽媽,我下身瘋狂地抽送著。

  看著大陽具在媽媽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剛才高潮時的那種快感逐漸湧上來,
又癢又麻又酥的感覺,真是回味無窮,我知道又快洩了,但我速度加得更快,大
約又來回抽送了五、六十下,我終於又射了,射在媽媽的花芯中,我又繼續抽送
了幾十下,延續著射精時的快感,才緩緩地在她的陰道裡面抽出猶為堅硬的大陽
具,疲憊地躺在床上。

  我們相擁摟著,休息了一會兒,媽媽叫道:「國強,我們去浴室洗個澡,看
你身上的汗水。」

  「你也一樣,呵呵,看你的小穴!」由於我久蓄的大量精液全數射在媽媽的
小穴裡,她的小穴一時容納不下,現在都夾雜著她的蜜汁倒流了出來。

  「你好壞,你欺負媽媽,不來啦!」媽媽像個撒嬌的小女孩。

  我抱起媽媽,熱烈地吻著。看著懷裡一絲不掛的媽媽,我的肉棒一下子就又
翹了起來,頂著媽媽的豐臀,好像在作無言的抗議。我們來到媽媽臥室裡間的浴
室,把媽媽放入浴池,放好水,我也跨入浴池,和媽媽一起洗鴛鴦浴。

  我為她洗白嫩軟滑的雙乳、洗粉紅誘人的陰戶,她為我擦沐浴乳液、搓背、
洗陽具,我的陽具經她那柔軟滑膩的手搓弄著,立刻硬得像鐵棒,她驚奇地用雙
手握住,還露出一大節:「哇!好熱,好長,好粗,還在跳動呢!」

  我被她這樣一弄,性慾大起,提議道:「媽媽,你有沒有被爸爸從後面幹過
呀?」

  「沒有,每次你爸爸提出想要我做這姿勢給他幹,我故意不應允。國強……
你想吧?你想的話,媽媽可以做這姿勢由你來幹,不過你要溫柔點哦!」

  「媽媽妳真好……」我開心地笑道。

  媽媽幫我在肉棒上抹了點肥皂沫,轉過身,雙手扶著浴池欄杆,把美臀高高
抬起,露出那飽滿多毛的陰戶,而陰道亦微微張開,淫液經已緩緩地流出,在柔
和的燈光下閃爍,十分誘人。

  「來吧!國強……」媽媽嫵媚地柔聲喘說。

  我走到她背後,提起陽具,在洞口輕輕磨擦了一會兒,緩緩向陰戶的花蕾深
處探進,「哦……哇……好……舒服……輕點……慢慢進來吧,哦……好脹,但
好爽……」媽媽回應著。

  我等她的豐滿陰戶吞沒了整根陽具後,我開始輕插慢送,媽媽已是「噢……
哦……唔……嗚」地叫個沒完。等漸入佳境,我加大力度,猛抽狂送,挺、旋、
頂、轉,搞得媽媽香汗淋漓:「喔……唔……好……好爽……好酥……好麻……
親親……好兒子……哦……舒服死了!真是不一樣的感覺……使勁……用力……
哦……美死……爽……」

  我身體向前使勁挺著,以便插得更深,每次都插到底,又讓陽具頂著她的花
心左旋右轉一下,之後再快速抽出至陰唇邊緣,使龜頭不出陰戶口,又再快速插
入,由慢至快,搞得媽媽呻吟震天(還好家內房間幾乎是全封閉的,又裝的是隔
音玻璃),高潮迭起。

  抽插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我再也把持不住,陽具做著最後的衝刺,終於像火
山爆發一樣,精關大開,一洩如注,乳白的精液再次直射入媽媽的子宮中,我整
個人也軟了下來……

  經過幾次交鋒,我和媽媽都已很疲憊了,我抱起她,進入臥室躺在大床,摟
著她相擁而睡。半夜裡又幹了幾次,媽媽又洩了好幾回,最後我們睡到第二天8
點,這一夜,我和媽媽幹了四次,我也射了四次,全部射在她的玉穴裡。

  從此,我和媽媽只要一有空,就瘋狂地做愛,過著夫妻生活;媽媽也想出各
種新奇的花樣,和我玩各種性愛遊戲,享受肉體交歡的美妙!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