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戲虐妻子

                



  星期五(3月14日),我帶著妻子去了一次香港,星期天(3月16日)
回來。 這次可以說玩得非常盡興,現在就把過程寫出來。

  終於可以帶妻子去香港了。妻子因為可以出境遊玩而歡呼雀躍,而去香港比
去廣州還多的我,打的當然是另一個主意。

  妻子也知道,所以她一邊嬌嗔著:「你這個色狼!」一邊把一卷麻繩收進了
行囊。

  出乎意料的是,我們到的時候香港居然在流行「非典型肺炎」,街上人人自
危,好多人都戴起了口罩,有些掃興。但是既然來了,我們也總不能被這個「肺
炎」嚇回去吧?

  何況全港幾百萬人,才區區23個人病倒,我才不相信會有這個「運氣」。
而且,這居然使我的「活動」得到了意想之外的方便,這可真是塞翁失馬了。

  第一天過關後,我們登記了酒店,放下行李就直奔海洋公園。回來時候已是
傍晚時分。吃過晚餐,我們就馬上上樓回房。沐浴後的妻子已經洗去了白天的疲
憊,她的興致顯然很高,濕漉漉的長髮披散著,烏溜溜的眼珠調皮地轉動著,使
我心動。

  現在才九點多,上床實在太早。我看著身穿半透明睡衣、曲線畢露的妻子,
忽然有了強烈的衝動。於是我讓她換好衣服,要帶她出去。妻子喜滋滋地穿好牛
仔褲和真絲長袖襯衣。我搖搖頭,說:「這件衣服不好。」

  妻子不解,我拿起麻繩晃了晃。妻子嚇了一跳,「不行,怎麼能這樣?」

  我不理她的抗議,輕鬆地將妻子上身剝光。當雙手被擰到背後以後,妻子的
掙扎停止了。我很順利地將她的雙手掌心對掌心反綁起來,多餘的繩索,先在她
的纖腰上纏了三圈,打結後順著胳膊向上,把她的雙臂肘關節也緊緊綁住。

  由於擔心被人看出來,我的繩子基本上只在妻子背後游走,沒敢用五花大綁
來強調妻子的胸部。不過這樣的綁法妻子的雙臂只能直直地伸向背後了,從正前
面看,幾乎看不見她的手臂,這使得她豐滿的雙乳更顯突出且微微向兩邊分開,
兩個乳頭已經明顯發硬了。效果也很好。

  我從行囊裡翻出妻子的一件外套──這本來是在空調車上怕冷的時候穿的,
給妻子披在身上,扣好了扣子。這件外套比較長,是風衣款式,衣擺一直長到妻
子大腿中部,正好能遮掩她被反綁的雙手。

  我看了看效果,由於外套的開領較低,妻子雪白的胸脯和乳溝有一小半裸露
著,不過還只能算是性感而已,不是暴露,當然有心人如果留意是可以看出她沒
戴胸罩的。至於空蕩蕩的衣袖,好在妻子的這件風衣式樣的外套有兩個口袋,我
把衣袖弄得鼓一些,塞進口袋。

  妻子低頭看看自己的模樣,羞澀地問我:「你真的要把我這樣帶出去?」

  我吻了吻她的臉頰,說道:「當然,不過放心好了,我也不敢帶你上街的,
就在酒店裡面逛逛。」

  可能也想尋求刺激吧,妻子默許我的計畫。就這樣,我帶著被捆綁的妻子,
在酒店裡逛了足足大半小時,不但在大堂兜了一圈,還在酒店的商場裡面選購了
一盒安全套──我們忘記帶了。

  前後過程中遇到的絕大多數人對我們視而不見,包括商場的收銀小姐在內。
只有一個行李生盯著妻子的胸脯看了半天,直到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驚慌地收
回目光,不知道他看出什麼沒有。

  回到房間,我沒有給妻子鬆綁,而是迫不及待地扒下她的褲子。果然,妻子
的下身已經十分濕潤了。接著的事情,大家都能想到,不必描述了。那天晚上我
們像新婚一樣如膠似漆。

  第二天我們一直睡到上午10點,才起床匆匆向早已預約好的SM用品店趕
去。我和這家店打了好多次交道了,今天預定使用他們的密室一小時。儘管在這
座城市幾乎不可能會遇見熟人,妻子還是戴上了一副把她的臉遮掉一半的墨鏡才
敢走進這個位於偏僻小巷的店鋪。

  由於去年另一家SM店出了事,被員警連鍋端了,現在他們十分謹慎,基本
上只讓熟客使用密室。而且我們必須把身上攜帶的照相機、攝像機等全部留在外
面,妻子的小坤包也得交給他們保管──當然所有證件我都隨身帶了。

  這規矩是今年他們才定的,這次我們沒有心理準備。後來才想起來,我的數
碼相機和攝像機裡面有很多妻子的全裸捆綁照片和錄影。不知道在我們進去的一
個小時裡面,是不是被那些店員一飽眼福了。

  不過想起的時候為時已晚,只好聽天由命了。還好妻子沒有想到這一點(她
是數碼盲,除了按快門不會用那些東西),否則,非羞死她不可。

  在店員的指引下,我們先來到店鋪後堂,我向店員要了兩個類似香港飛虎隊
一樣的黑色頭套,自己戴了一個,把另一個給妻子戴上。這是為了防止萬一密室
裡安裝了攝影監控設備(互不信任的表現,不過也唯有如此)。

  我可不想妻子的真面目出現在色情電影裡面(至於萬一被拍到妻子的裸體,
只要不露臉,管它呢)。這裡的頭套和口塞都是新的,衛生上沒有問題。戴好以
後,我們兩個互相看看對方只露出眼睛的滑稽樣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隨後,我
們走進了密室。

  一進到密室,妻子就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這是一個大約四十平方米的
房間,只有一扇門,四面沒有窗戶,牆上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三個換氣扇和一個
分體式空調。

  房間裡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刑椅、刑架、刑床和聚光燈,天花板上垂下無數
鐵鏈和繩索,四面牆壁上,掛滿了各種款式、尺寸的皮鞭、皮衣、頭罩、口塞、
麻繩、皮銬、鐵鐐等等。

  妻子雖然被我SM的時間也不短了,但是我們那些業餘的東西,和這間「刑
訊密室」比起來,那簡直是玩具。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出一句話來:「怪不得
你老是來香港!」

  在她為這間專業級的刑訊室震撼的時候,我的雙手可沒有閑著,在半推半就
之下,妻子被剝了個精光,強烈的聚光燈映照下,雪白的胴體和周圍的刑具形成
了鮮明的對比,使人色心大起。

  而妻子全身一絲不掛,頭上卻戴著全黑的頭套,更增加了詭秘的感覺。不足
的是,沒有照相機紀錄下妻子現在的美態,實在太可惜了。我帶著妻子,走到一
個「門」字形的刑架旁,讓她分開雙腿高舉雙手站著。

  然後把她的雙手手腕和雙腳腳踝分別扣在刑架的皮套裡。這樣她就成「X」
形被固定在刑架上了。這時候我注意到刑架上有一個電線連著的遙控器,上面有
一紅一綠兩個按鈕,還有一個旋鈕。我拿起來,按下綠色那個,沒有任何反應。

  我再按下紅色的,只聽到「吱吱」的電流聲,接著從地上正中的一個大約二
十公分高的鐵盒子內緩緩升起了一根上面有一個蘑菇頭形狀的金屬棒,直撲妻子
的陰部而去。我吃了一驚,看著金屬棒不斷上升,就要觸到妻子嬌嫩的肌膚,我
連忙鬆開按鈕,金屬棒立刻停了。

  我蹲下來,仔細端詳這根棒子,是不銹鋼的,比我的肉棒粗得多,上面大約
三十公分光滑無比,泛著光澤,看來已經經過不少「洗禮」。而從三十公分開始
下面全是螺紋,看來埋在下面的電機就是靠齒輪驅動這個升起的。

  我試著轉動旋鈕,鋼棒也跟著轉動起來,方向與我轉動的一致,速度則和我
扭轉的角度相關,角度越大速度越快。我一鬆開旋鈕,則自動復位,鋼棒也立刻
停止轉動。對於這個設計巧妙的機械,我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抬起頭,正看見妻子低頭看著我,眼中露出楚楚可憐的神情。我控制鋼棒
往上升了一點,抵住她的陰唇,笑著問她:「怎麼樣,用這個插進去好不好?」

  妻子被綁得筆直,低頭只能看見自己的乳房,看不見胯下,只覺一片冰涼,
輕輕地說:「我都被你這樣了,只有……」

  不過我可不想真的用這個鋼棒來對付妻子,這個尺碼太大了(後來經過店員
介紹才知道原來可以選擇安裝不同粗細的鋼棒),怕對她的身體造成損傷,而且
我們要玩的項目多著呢。

  我把妻子解下來,她看見鋼棒的尺碼不禁花容失色(雖然看不見她的臉,但
是感覺到她的驚恐)。如果插進去,轉上兩轉,只怕……

  我帶著妻子來到了一張刑床前,刑床架子是鐵制的,做成了「大」字形,相
當於臀部的部位被墊高了,整個床上蒙著黑色的皮革。皮革顯得有些舊了,一些
地方破了,露出下面的薄薄一層海綿。不知道有多少赤裸的女子在上面接受過凌
虐。

  現在,輪到我可愛的妻子了。妻子在刑床上面躺好後,我開始用床上的一條
條皮帶把她的胴體固定在上面。專用的刑床果然不同,這些皮帶一抽一扣,就可
以把肉體緊緊箍住,比用繩索捆綁快多了。我在妻子的腳踝、膝蓋、大腿根部、
纖腰、乳房上下、手腕、肘關節都扣緊了皮帶。

  妻子努力抬起唯一能動的頭部,想看看我準備幹什麼。我把她的頭套向旁邊
轉過半圈,遮住她的雙眼,使她只能面對黑暗。然後我拿起掛在牆上的妻子的內
褲,把她的頭套再向上一捋,露出小嘴用內褲堵上。

  我把屋角一個安裝了滑輪的儀器推到刑床邊。這個東西有很多根導線,每根
導線上都有一個鱷魚夾或者金屬條──很顯然是一台電刑機。由於條件所限,在
家裡當然沒法在妻子身上使用這個,現在總算可以一償心願了。

  上次來這裡的時候店員已經和我提及他們的電刑機,說他們已經請專家調校
好輸出電壓和電流強度,除非患有嚴重心臟病或者其他某些重病的,否則不會對
身體有危害的。如此好東西,怎能不試一下?

  我用手捏了捏妻子的乳頭,在我熟練的挑弄下本已勃起發硬的乳頭更加漲大
。眼看時機成熟,我迅速地把鱷魚夾夾在妻子的一個乳頭上。妻子痛苦地「嗚」
了一聲。我狠狠心,把另一個乳頭也夾上了。妻子搖了搖頭,但是沒再哼哼,似
乎是認命了。

  我把電刑機的電源插頭插好,然後開始研究操作方法。還好,控制板上的每
個按鈕上都貼了一張小小紙片,注明開關、電壓調節、電流調節等,一看就能上
手。我先把電壓調高兩檔,然後按下開關。

  只聽到「劈啪」聲響,妻子兩乳上綻開了小而明亮的電火花,她猛地「嗚」
了一聲,全身痙攣著,雙手變成了「爪子」形狀,唯一能動的頭昂起,下巴死死
地抵住胸脯。

  我擔心她受不住,連忙關閉電源,湊過去問她:「怎麼樣?」

  妻子的鼻子裡喘著粗氣,好半天沒有反應。我有些慌了,連忙取下她的頭套
(顧不得了),只見她緊閉雙眼,已經淚流滿面。我拿掉她嘴裡的內褲,連聲問
道:「怎樣了?」一邊去解捆綁她的皮帶。

  妻子突然搖頭,微弱但清晰地說:「我沒事,不要解開,繼續好了。」

  這十一個字對我來說與天音無異,連忙驚喜地問她:「你真的沒問題?」

  妻子睜開眼,美麗的大眼睛霧氣濛濛:「是很難受,不過也很刺激。你繼續
好了,我沒事。」

  頓了一頓說:「快給我套上,嘴巴……嘴巴也堵上吧,要不我會叫得很大聲
的。」

  我如奉「聖旨」,當然立刻執行。就在把內褲塞到妻子嘴裡的時候,她突然
又開口說:「那個夾子,能不能換一種?夾得我那裡好痛。」

  我低頭一看,果然,妻子兩個嬌嫩的乳頭被尖利的鱷魚夾緊緊咬著,已經滲
出幾滴血珠。我暗罵自己,馬上把夾子取了下來,還好,只是破了一點皮,不過
乳頭和乳暈上出現了咖啡色的痕跡,像是被電火花灼燒留下的。

  這回我把電線直接纏繞在她的乳頭上。開始前,我告訴她:「實在受不了,
就伸出雙手食指,我馬上停。」妻子默默地點點頭。

  我打開電源,妻子雙乳再次閃現電火花,赤裸的肉體頓時再次繃緊、痙攣、
慘哼。我將電流強度稍稍調大,妻子身上豆大的汗珠一顆顆滾落下來,全身泛起
了紅潮。我關閉電源,再看妻子的雙腿之間,只見那裡已經濕了一片,暗紅色的
陰蒂從濃密的黑毛中突起,泛著淫糜的光澤。

  我再次打開電源,然後拿起一個鱷魚夾,緊緊按在妻子的陰蒂上。女人最敏
感的三點同時受到電流的刺激,妻子發出沉悶的吼聲,全身劇烈顫抖,企圖掙開
捆綁她的皮帶。我看著她的表現,知道她已經在痛苦中達到了高潮,就關閉了電
源。妻子頓時像一團軟泥一樣癱軟在刑床上,喘著粗氣,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我拿掉她嘴裡的內褲,讓她更好地喘息一下。然後解開皮帶,把她扶下來。
妻子嬌慵無力地靠著我。本來我看中的下一個刑具是一張皮凳,把妻子臉朝下綁
在上面,可以灌腸、虐肛。可是在這裡灌腸的條件顯然不具備(總不能讓妻子赤
條條地沖出密室去上廁所吧?),只能放棄了。

  我扶著妻子站穩,然後走過去從牆上取下一卷麻繩。妻子默默地背轉身,雙
手反剪等我捆綁。我看著她背、臀、腿上那賽霜勝雪的肌膚,儘管心存憐惜,卻
更加激發了我的欲望。這一次,我沒有用五花大綁,而是用日式,先綁住雙手再
在乳房上下各捆兩道的方法。

  綁好以後,我帶著妻子來到密室另一邊,這裡擺著一個木馬,馬背是圓的,
而不是日本人慣用的三角形,而且馬腹下有一高一低兩個腳蹬,像自行車一般。

  走近一看,原來另有玄機,馬背上開了一個小圓洞,隱約可以看見裡面有一
根木頭削成的「陽具」。原來這就是傳說中處死淫婦的木驢啊,剛才居然還以為
是馬。不過這個木驢是固定在地上的,可不像傳說中的有軲轆。

  我對妻子說:「怎麼樣,小淫婦,要不要嘗試一下這種酷刑啊?」

  妻子低著頭,輕輕地說:「人家早就被你弄成淫婦了,又被綁成這個樣子,
能說不行嗎?」

  我大為得意,能從肉體上和心靈上同時征服並擁有一個美麗的女人,這種感
覺真的很美妙。

  我在木馬,不,木驢身上找到一個小小的搖把,搖了兩圈,木棒升起了大約
五公分。我抱著妻子上了木驢,小心地將木棒對準她的洞口,讓她緩緩坐下。當
木棒進入妻子身體的時候,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妻子坐穩後,我問她:「感覺怎麼樣?」

  妻子白了我一眼:「明知故問,你也不是第一次用木棒插人家……哦……」
已經被我在豐乳上狠狠掐了一把。

  我拿起三根細繩,先把妻子的雙手手腕上的綁繩和木驢屁股上的一個小鐵環
綁在一起,這樣妻子就只能坐在木驢上無法抬起身子躲避抽插了。本想用另兩根
細繩綁住妻子的兩個乳頭的,最終還是改變了主意,放棄了。她的乳頭今天已經
被鱷魚夾摧殘過了,實在有些下不了手。於是我用那兩條繩子把妻子的雙腳綁在
了腳蹬踏板上。

  我再次搖動搖把,只聽到「吱吱」聲響,妻子「嗯~~」了一聲,腰杆猛地
挺直,雙目圓睜,豐滿的雙乳高高聳立,很顯然木棒正在深入她的身體。接著,
妻子再次開始大口喘氣。我再搖了兩圈,估計長度差不多了,就停下了搖把,接
著看到搖把旁邊還有一個上下撥動的開關,就把它撥了上去。

  然後我開始左右轉動搖把。出乎意料的是,這次搖把的手感重了好多,而妻
子兩條雪白的大腿居然跟著一上一下運動,嘴裡也開始「哦」「啊」地大聲呻吟
(我故意沒有堵她的嘴,就是想聽聽這種仙樂。這和電刑的時候不同)。

  我仔細一看才明白,原來撥動的開關是將腳蹬、木棒、搖把鎖定在一起,隨
著搖把轉動,木棒開始上下抽插,而兩個腳蹬也開始了上下運動,這樣自然就帶
動了妻子的雙腿,而雙腿的運動無疑又增加了妻子的刺激和快感。

  我看得有趣,乾脆停手,讓妻子「自動自覺」。果然,已經陷入半迷亂狀態
的妻子,喘息著,嬌吟著,雙腿一下又一下地踩下踏板,讓木棒在她的體內進進
出出,自己「強姦」著自己。

  她戴著頭套的頭高高向後仰起,身子彎得像一張弓,被綁在鐵環上的雙手由
於被繩索拉緊,已經成了紫色。而縛滿繩索的豐滿圓潤的乳房上,兩點嫣紅向前
長長地突出,比剛才還要鮮豔漲大,真的像櫻桃一般。

  我當然無法抵禦這樣的誘惑,走到妻子背後,環抱她的身軀,向她的酥胸大
施魔爪。頭套裡傳來妻子的聲音更加響亮了。

  就在我們玩得如癡如醉的時候,敲門聲不合時宜地響起了。我猛地一驚,妻
子也停止了叫喊。只聽到外面的店員大聲說:「先生,你們還有十分鐘,請抓緊
時間。」

  啊?時間過得這麼快?真不想就此結束。可是我知道,這裡的時間安排得很
緊的,他們早就說明過絕對不可以超時。

  所以,我只有戀戀不捨地把妻子從木驢上解下來,用這裡早已備好的紙巾和
新毛巾為妻子清潔了一下身體──當然,要回到賓館才能徹底清洗了。然後給妻
子穿好衣服。她的內褲在堵嘴的時候已經濕透,只好不穿,直接穿牛仔褲了。臨
出門前,妻子還回頭看了這間肯定將令她永世難忘的房子一眼。

  在向外面走的時候,正好和進來的一男一女打了個照面。很顯然,也是來租
用密室的。他們都戴著墨鏡,但仍然可以看出女的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姑娘。我的
視線自然落在她高聳的胸部,發現她沒有戴乳罩。沒等看仔細,我們4人就擦肩
而過了。

  我們沒有馬上離開這家店,而是在外面選購了一些東西。妻子一開始還低著
頭,害羞地避開店員的眼光。到後來也就放開了,依偎著我,小聲地對那些東西
發表意見。這還是她第一次參與選購即將用在她身上的SM用品呢。

  坐在返回酒店的車上,妻子的頭枕在我肩上,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摸自己手
腕上的縛痕。我一直也沒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妻子突然在我耳邊說:「老公,
我還要來這裡。」

  我扭頭朝她看去,妻子溫柔地一笑,肯定地點了點頭。我大喜,不顧是在巴
士上眾目睽睽,緊緊地摟著她。我知道,終有一天,我會帶著妻子,嘗遍那黑屋
中所有刑具的。

  當天下午我們睡了半天,我給妻子擦了專用消痕液,吃晚飯的時候她手臂和
手腕上的痕跡已經基本上消退了。經過休整,妻子的興致和精神狀態都不錯,我
知道今晚又可以進行活動了。我準備像昨晚那樣,再把妻子綁起來帶出去遊街。

  回到房間,我首先把妻子的衣服脫光了,然後仔細地給她上綁。光著身子、
分腿站立的妻子把雙手背到身後,臉色緋紅,激動地等待著。我像膜拜女神一樣
跪下去,輕輕扒開她的陰唇,把剛從店裡買回來的遙控電動跳蚤塞進妻子微微濕
潤的陰道。妻子笑了,說:「我就知道你肯定先用這個。」

  我嘻嘻一笑,沒有答話,只是拿起繩子,在妻子的腰間和胯下綁了起來,給
她做了一個丁字形的繩褲。我按了按妻子綁滿四道麻繩的陰部,滿意地說:「好
了,這下無論你多麼濕都不會滑出來了。」

  妻子不依地扭了扭身子,但是雙手還是老老實實地背在身後。

  我站起身來,開始捆綁她的上身。我用了熟悉的、也是最喜歡的中式五花大
綁,繩子搭在妻子的頸後,向前穿過腋下纏臂縛腕的綁法。完成後,我先給妻子
穿上那件外套,看看能否掩飾。還好,除非是站在貼身的地方,從她的領口刻意
看下去,才可能看見她從肩膀到腋下的八字形綁繩。

  由於領口較低,如果真這樣看去,不但是繩索,連妻子赤裸裸的胸脯都可以
一覽無餘了。當然不太可能會有人公然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妻子的,但是畢竟有些
危險。不過我沒有告訴妻子,只是提醒自己,不能讓任何人站在妻子身邊這麼近
的地方。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給妻子套上那條牛仔褲(對女人身體曲線最寬的髖部
深有感觸,難怪叫做「髖」),真是後悔,應該先讓她自己穿上褲子再綁的。妻
子還是第一次不穿內褲,綁著股繩出去,緊張、興奮、刺激下,任誰都能看出她
臉上的嫣紅。

  最後一步,我把一小塊方巾揉成團,塞進妻子嘴裡。然後給妻子戴上了吃晚
飯後在屈成氏買的口罩──這就是「非典型肺炎」帶來的好處了,街上戴口罩的
人比比皆是,堵嘴一點也不會駭世驚俗。

  我帶著妻子,讓她欣賞鏡中的自己。只見鏡子裡面出現的,是一個打扮入時
的都市女郎,誰又能想到,在她的衣服裡面,是赤條條被五花大綁的胴體呢?我
的手從妻子衣服中伸進去,在她溫軟如棉、光滑如絲的胸脯上撫弄,問道:「就
這樣出去好嗎?」

  妻子無法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我整理好她的衣服,仔細看看沒有什麼
破綻,就開了房門走出去。

  或許因為是星期六吧,電梯裡面擠滿了人。妻子面對面緊緊貼著我,以遮掩
她的前胸。可是我卻看到她背後的衣服下微微凸起的形狀,那是被綁在後面的雙
手。還好,電梯裡面沒有什麼人注意。

  我把手放進口袋,悄悄地打開了遙控開關。妻子全身一顫,整個人幾乎要鑽
進我身體裡。我知道這東西有效,就關上了。電梯裡萬一被人看穿就不好了。

  到達一樓後,我帶著妻子到酒店大堂的沙發上坐了一陣子,就藉口上廁所離
開了,讓妻子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我從廁所出來後,沒有回到妻子那裡,而是走
到大堂的另一個角落,這裡有一根柱子,還擺著一棵兩米多高的假樹(明顯是用
來做聖誕樹的)。我站在樹後面,悄悄觀察著妻子。

  只見她安靜地坐著,秀麗的五官、堅挺的胸脯(妻子的乳房真美,不戴胸罩
也能顯得如此高聳圓潤)、盈盈一握的纖腰、豐滿的大腿、穿著半高跟羊皮靴的
小腳,勾勒出美麗的曲線。擁有這樣一個美人,真是幸福啊。

  而只有我知道,她誘人的肉體是被五花大綁著的,這更使我著迷和瘋狂。我
仿佛透過她的衣服,看見了她身後被反綁著的小手,看見了微微顫動的椒乳,看
見了繩索緊縛下濕潤的女性私處……

  妻子久候不到,開始不安地東張西望。我知道她內心的惶惑、羞澀和驚恐。
可以想像,一個年輕的女人,沒有戴胸罩、沒有穿內褲,被五花大綁著,堵著嘴
坐在這人來人往的陌生地方,對於她來說,是多麼恐怖的經歷。

  為了更增加她的刺激,我打開了遙控開關。按下按鈕的時候才想起來,這樣
的距離不知道行不行。果然,妻子沒有反應。我把遙控拿在手裡,拉出天線,對
準妻子再按了一下。然後我看到妻子明顯地一抖,知道生效了。我把強度調高一
檔,妻子頓時面紅耳赤,慢慢彎下腰,低著頭掩飾她的窘境。

  我乾脆把強度調到最大,妻子的反映愈加劇烈,全身輕顫著,長髮披散到腿
上,而雙腿則緊緊地交叉夾緊,以緩解下身的刺激。可以想到,如果她現在不是
被堵著嘴,一定會發出美妙的呻吟,如果不是被綁著手,一定會在她自己的胴體
上游走。

  我折磨了妻子大約兩三分鐘,就關閉了開關。妻子如釋重負地抬起頭來,臉
上的紅潮未褪,又開始東張西望地找我。她知道我一定是在玩弄她,所以想把我
找出來,好儘快停止這難堪的遊戲。我沒等她的目光「掃射」到我這裡,又打開
了遙控……妻子再次夾緊了雙腿……

  這樣反復了兩次,正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服務生走到妻子身
邊,向她說什麼。壞了!我迅速走過去,邊走邊收起遙控器。妻子坐在沙發上,
而服務生站著,居高臨下,很容易從妻子領口看進去……現在看見妻子在不斷地
搖頭。而那個服務生彎著腰,還在說什麼。

  我走到那裡,聽到服務生在說:「小姐,你真的沒事吧?要不要……」

  我連忙走過去,把妻子從沙發上扶起來,對那個服務生說:「對不起,我老
婆聽不懂粵語的。」

  那個服務生還是有些茫然:「我剛才也用國語問過她了啊……」

  我不再理他,攙著妻子迅速離開。妻子如一隻受驚的小白兔,緊緊靠著我,
身體不斷顫抖。直到現在我才想起來,連忙伸手到口袋裡面,關閉了電源。

  幾乎是半抱著酥軟的妻子回到房間,取下口罩和嘴裡的毛巾,妻子憋了很久
的話立刻噴湧而出:「你這個壞蛋,居然讓我當眾表演高潮?!」看來她是真的
有點生氣了。

  我滿臉堆笑,一個勁地賠不是,手下卻毫不放鬆,很快又把妻子剝了個精赤
條條。對付妻子,我當然有的是經驗。我知道她在光著身子的情況下是發不出火
的。妻子掙扎了一下,但是仍被綁著的她,當然敵不過我的虎狼之手。

  在緊張、驚恐和興奮的交織下,妻子光溜溜的胴體汗津津的。我的手指在她
發硬的乳尖劃過,就使她瞬息間怒火全消(後來她告訴我,這次給她的刺激和羞
辱實在太強烈了。

  其實她心中是百感交集,表面的嗔怒大半是假的),軟綿綿地靠在我身上,
喃喃地說:「快把下面那個拿出來,難受死了……啊……啊……」原來是我未等
她說完,再次打開了開關。

  欣賞著一個被五花大綁的全裸美女遭受情欲的折磨煎熬真是一件樂事。但是
看著妻子撩人的羞態、銷魂的呻吟,很快我也忍不住了。我把妻子按倒在床上,
手忙腳亂地拿起隨身帶的瑞士軍刀將妻子下身的繩索割斷(實在沒有工夫去逐一
解開),拔出還在嗡嗡亂動的電動跳蚤,用我自己的「工具」對妻子的肉體進行
狂風暴雨般的撻伐……

  雲散雨收後,我給妻子鬆了綁繩,抱著她到浴室好好地洗了一個熱水澡。我
為她揉搓按摩早已被捆麻了的胳膊。妻子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紅紅的繩印,幽幽地
說:「你真狠心,把自己老婆綁在外面給別人看。」看來,這次的經歷對妻子真
的是太難忘了。

  當晚,我們本來還想出去逛逛的,但妻子已經身心俱疲,所以也就放棄了。
第二天中午(上午還玩了一次SM,不過過程較短且情節並無新鮮,就不寫了)
,我們退了房,然後正常地逛街購物,完成了此次不尋常的香港之旅。不過我和
妻子都知道,我們還會再來的。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