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和同事的偷情攻略 作者:不詳



作者:不詳


  第一步:創造空間,培養感情基礎。

  處於28歲年齡的少婦,不再有少女時的羞澀,比較有女人味,懂得打扮保
養和化妝,所以顯得特別嫵媚。因此我喜歡精於打扮和化妝的女人,因為她們骨
子裡就是喜歡被人欣賞和鍾情肉慾,懂得用成熟的心理體驗感情,所以金錢在她
們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條件(又不是找老公)。好了,找準了對象就要計劃。

  我是去年初進這家單位的,她小我一歲,還沒生過小孩,原先是同一個部門
的,進來後,因為工作的接觸,彼此比較熟悉,工作之餘還相約一起吃飯。在一
個月的接觸中,我發現她很有少婦那種特有的成熟之美,屬於比較富高貴氣質、
打扮端莊的那種類型,正是我的目標對象。

  她老公大她四歲,高高瘦瘦的,看上去沒我結實,但人很好,相處長了,就
和她老公成了「朋友」。

  我是屬於比較溫順、沒有攻擊性的男人,平時比較可愛又溫柔,誰也不知道
骨子裡頭是色膽包天。正因為如此,女孩們對我才沒有防備,容易相處(要點:
天時地利人和之首:人和)。加上我是個家庭型的,喜歡燒一手好菜,而且她也
吃不慣飯店的菜。

  從她的聊天中,知道她吃怕了速食店,於是我就藉此機會約她去我租的地方
吃飯,興緻來時,還會和她老公一起來。這樣一來,和她單獨相處的時間多了起
來,這為我們後來的發展打下了基礎,畢竟業餘下的交流才有感情。

  泡女人的第一步是感情,但不要假戲真做,否則後果不用我說了,卻要讓她
覺得是真心誠意的,要表現出無私的奉獻。

  那個女的這兩天發了同一條信息,一字不差:「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呵呵,樂絲絲的,說明她已經對我產生了感情。但需要確認,我的回答也一字不
差:「對不起,我不該愛上你,但我深深的愛上了你,所以常常痛並快樂著。」
很經典吧?

  為了取得她的好感,每次我總是在出門前把租房打掃得很整潔,讓女人覺得
這男人很細心、很勤快。前幾次來吃飯盡量先從公司的話題聊開,而不至於覺得
是別有用心,雖然想用心,但一開始還是不能表露,免得她覺得你是想騙她,雖
然,她可能也想騙你。(今夜誰釣誰?)

  她愛人和她一起住在公司租的套房裡(我不搬進一起住就是因為如此,朋友
們一定不解,根據我的經驗,經常在一起容易失去好感,而且不方便,要是被發
現是很危險的事,弄不好還會丟了命。沒和她上床前,她經常讓我搬過去,上了
之後,她就不再提了,所以你們該明白,偷情也要講究地利的,重在偷的質量而
不是數量)。

  第一次吃飯,全當是同事過來吃飯,隨便聊聊。菜要簡單點,讓她不至於不
好意思。

  由於她老公在較遠的地方上班,一般都是晚上在外吃過飯才回來的。平時,
和她一同上班時,我總是很親切地和她套近,並且有意識地對她比對別的女孩陪
伴的時間多一點。

  那天,我告訴她我最拿手的是滷麵,中午要不要試試我的手藝?「好啊!天
天在外吃,不衛生,米又難吃得半死。那你下班後先去買菜,我晚點過去,到時
再給你電話。」她立即答應了。

  我二話不說,下班後立馬去市場買了些菜,回來路上,她給我打了電話,問
我在哪,聊著就碰面了。我帶她七拐八拐的,終於到了,她埋怨了一通:「這麼
難走的路也會被你找到好房子。」

  呵呵,到了,一間小小的,廚房加衛生間月租一百三十元,不包電。她看了
下:「一個人住夠了,挺划得來的。」第一次進來,她很熱心地幫我洗菜,然後
是在一邊看我做。

  她說:「你還挺行的,男人會燒菜,挺好的,做你老婆真幸福。」

  我說:「唉!別提了,和她在一起時,她也是家庭型的女人,常常跟我搶著
做,結果意見不合;外加我倆性格都比較臭,經常吵架,沒什麼感情基礎,在一
起也不過是將就著過過日子。」

  她說:「哦,那你們還結婚?」

  結果,我用老套的話編了一段男人們慣用的痛苦的家庭史,深得她同情(還
真的挺好用的,難怪高手常常用)。

  止步,開飯了,前奏預熱後,轉回工作上的話題來。

  很普通的一次吃飯,留給她美好的感覺。

  她說:「沒想到還真不是吹的,以後可以經常來你這裡吃飯了。」

  我說:「當然,反正一個人也是煮,不如兩個人還更有動力、更划算。」聽
得她把我隨口的話當成真的約定似的。呵呵,有戲了!

  第二次,時隔三天,這回就要煮好點的,搞幾個小花樣,吃得是津津有味,
菜多時,吃飯時是最有氣氛的,只是沒酒。這回公司的話題只佔了四分一,大都
開始聊些比較家庭私人的話題,我抓住都是過來人的共同點,大講私人感情的話
題,並且探討了一番。

  這樣就慢慢地和她關係變得比較密切,在以後上班中相處得比較要好,沒事
時都喜歡往彼此的座位上跑,有幾次下班後沒時間,就一起在外邊吃飯(機會是
靠自已把握,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第三次,是個週末,沒上班,我睡大覺到下午2點半才起來(當然,晚上是
通宵上,進色清聊天室),她沒預先說就買好了菜,打電話告訴我說,她一會過
來我這邊煮,菜他們買好了,是三個人,她老公一起來。

  我明白了,雖然有些不快,我還是再買了些菜,以免有失盡地主之儀。由於
以前在公司有見過她老公過來玩,雖不熟,但見上幾次面,說不上陌生。

  這次菜很豐富,弄得我搞了半天才開飯,然後,是邊聊邊吃,大夥說得很投
機。男人之間嘛,要麼國事,要麼大事,搞得她覺得我們很要好,不過,也的確
挺談得來,弄得現在心裡總是不好意思,上了他女人,他還當我是大好人,晚上
還打電話要我過去他那邊打80分,我藉口不去,來此繼續原創新帳號第一貼。

  第四次,進入了階段性發展,彼此不再拘勤,隨便吃了一通。這次聊天不能
再打得火熱,要保持一點必要的安靜,創造一點意境空間,所以,這回她來吃飯
時,我的話慢慢從原先比較朋友式的大聲熱情的口氣,慢慢變細成一種她似情人
間的輕聲細語,以拉近感情距離感。

  隨著前幾次的接觸,加上平時在工作上的交流,我和她已經成了比較好的知
已,她也更大膽的放開了防備。也許我感覺得到,她對我不僅僅是好友的關係,
她也說不清了,我猜想,她有點喜歡上我這種溫和、親切近人、可愛又成熟(畢
竟我是已婚之人,再怎麼說也有點成熟,只是公司沒人相信我結婚,最後只得把
結婚搬到公司),這種可愛中帶成熟的男人型,對她這種比較端莊的少婦來講,
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我知道,她的心開始動了,只是她不敢露,這時,男人更應該主動。這回,
我話少了許多,但明顯故意讓她感覺一種久違的溫情,語氣明顯夾雜著一種無法
猜測的感覺。而後,更多的是,表現出細心和關心的行為:泡些茶、離開時幫她
拿包包等等。

  第二步:肉慾重質量,欲速則不達,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今夜誰釣誰?

  第五次來小舍吃飯,這像跑市場一樣,一般是要三到五次的推銷後成交的機
會最大,不能太快,也不能拖得太久,瞄準了就出擊,但別變成強暴,否則也許
吃到了,但也就這一回罷了。

  這回,時機來了,其實也算是天意吧!

  那天中午,像往常一樣,她再次來到我這裡,由於空氣比較悶,很容易讓人
睏乏,加上她是很講究保養的,中午必須睡個午覺。一過來,看我又要搞半天才
能上菜,而且她又特愛吃地瓜米飯粥,搞個稀飯都要搞半天。

  開始炒菜了,她說先在我床上躺會(畢竟彼此熟了,她敢是正常的),煮熟
了再叫她起來。我會意而應,心裡卻美絲絲的,想著,以我以往的經驗總結,今
天可能……喔!

  我把門關了、光線調暗了,明裡是給她製造午睡的環境,暗地裡也是給自已
設下十面埋伏。在煮菜的間隙,我發現她沒把腳上的高跟鞋脫下,腳還是放在床
沿,我便試著上前輕輕的蹲下想幫她脫去。

  我輕聲細語的說:「脫了好睡。」第一次,失敗了,她移開不讓,懶洋洋的
說:「你幹什麼?不用了,我躺會就好。」

  「那好吧!」我說。五分鐘後,我再次過去,這次,我沒開口,直接給她來
個不及回頭,先脫了一隻。然後,她見既然已脫一隻,就不反對的讓我脫了另一
隻。再然後,我把她腳往床裡挪了進去、蓋上被子,呵呵,她又睡了。

  好了,在黑暗上菜都上好了,結果我發現,靠!電鍋裡的米沒插電。呵呵!
心裡卻在想:這回不等也得等。

  第一回:她問我好了沒?我說:「還沒,飯忘了加電。」

  第二回:她說:「為什麼還沒好啊?」我說:「快了,快開了。」

  第三回:她說:「唉,那要到什麼時候啊?你乾脆把燈關了,太刺眼了。」

  呵呵,這下可好,大白天的,裡邊搞得像晚上一樣。聽著電鍋蓋「砰砰」的
響,我的心也跟著「砰砰」的跳動。

  我拿了隻香氣十足在的海聖,偷偷的放在她鼻子前方三厘米處,沒反應;二
厘米處,還是沒反應;一厘米處,呵呵,這下子有反應了,她嚥了下咽喉、抿抿
嘴,氣氛明顯感覺含有我在挑逗的味道。

  我將海聖放到她嘴上,她嘴唇微微的想張又不張,我偷偷的藉著弱光看看她
迷人而性感的雙唇,看著在我床上熟睡的美少婦,不禁心中波濤洶湧,弄得我幾
次想親親那性感的雙唇,但我還是不敢,怕弄砸了,全費工夫。

  我繼續用海聖在她雙唇觸碰,企圖達到意淫。她微睜眼,低頭看了下:「這
是什麼呀?」

  我說:「很香呀!」

  「呀,不要,待會再吃。」

  我靜了一會,把海聖拿開,而後偷偷吃進自已嘴裡,哦,好美味呀!舒服。

  我來第二招了,也假裝想睡會,便在她旁邊半靠在床頭,然後,是靜靜地很
近的看著她。那時,離她雙唇僅有十厘米,而女人的第六感應該是感覺得到的,
她還是很坦然地閉著眼睛,絲毫沒發覺(才怪!打死我也不信)。

  然後,我抓起她的手,假意看她的指頭上有幾個螺紋,她醒了,我告訴她我
幫她看下,顯然,這時IQ好低呀!這麼暗的光線哪看得見喔?呵呵!

  我說:「太暗了,看不清。」便拿著她的手,拉出來仔細邊揉邊看,看了半
天,然後告訴她沒看清楚。她一定清楚我別有用心,卻沒想到我這麼表面溫柔還
會對她有非份之想,她心裡也在暗笑我白癡吧!

  然後,我又拿了隻海聖送到她嘴裡,她推說起來再吃,我說:「飯再隔會就
好了,要爛點才好吃,先吃一個吧!聞聞看香不香?」她聞了,然後我送進她嘴
裡,她繼續躺著。

  她共吃了兩個,我不知要不要繼續挑逗,一番思考後,想想算了,下次吧!
我轉身要下床看看飯好了沒,但又不想站起來,就這樣背對著她坐了會。突然,
她從背後不經意地抓了一把我的腰,說:「你怕不怕癢啊?呵呵……哈哈哈!呵
呵呵……」

  我說不怕,她繼續抓,這回我癢了,笑了起來。然後,我伸進被裡反抓她,
問她怕不怕?她說不怕,我也不信,繼續抓,但她真的是不怕,我抓得更進了。
也許,她等待著我進一步的攻略。

  那時,我們在細笑著,眼睛的目光幾次在帶著笑意未盡的臉中相碰著。我停
了下來,真的好想瘋狂地親她,其實,我猜那時她應該是肯的,但我還是沒能做
出那一步。到了那時候,男人也變得有點害羞了。

  我起身說:「該吃飯了。」打好了飯後,她懶洋洋的坐起來,然後說脖子很
痠。我前一刻還在心裡臭罵自已不敢,真是笨死了!心想,不做非君子,我便鐵
定主意,其實這時候主動權完全在我手中,只看我願不願。

  我藉口說:「我幫你揉揉脖子吧!」她說:「你會呀?好啊!」我說:「會
一點,以前經常幫老婆揉(其實是瞎說的)。」於是我又碰到了她白嫩的脖子。

  一會兒,她很舒服的樣子說:「沒想到你真有一手,揉得挺舒服的。」其實
我是亂按的。我說:「你要躺下來,我幫你好好按一下。」她說:「好啊!」藉
勢倒在床上。

  看著她翹挺的屁股、凹凸的曲線,已經令我淫性大發,下面的老二早已是挺
得硬梆梆的了。我幫她這按按、那按按的,手肋還故有故無地觸碰到她翹挺的屁
部。啊……那感覺,柔柔的帶著彈性。呵呵,看來,她也有此意吧!

  一會兒,她就一動不動,我看過去,她睡著了(裝睡的吧)。我也故意以雙
手累為由,這回大膽地把臉貼在了她背部,然後,故意呼著大口的氣。

  沒動靜的過了一會兒,她說要起來吃飯了,我沒起來,只說:「很累啊!」
藉勢更靠上壓下去,她沒有起身。這回我更大膽了,胸部貼在她背後,雙手輕輕
地抓住了她的雙手,她身子一顫,我把臉貼了上去,在我心儀已久的美女臉上觸
碰著。

  她好像有點害怕和緊張,但又不動聲色,我加大了呼吸聲,企圖挑起她的性
趣,然後,從她臉頰親到耳根。她看樣子被我的舉動嚇驚了,剛說:「哇!你不
會吧?」我已經貼住她的雙唇。然後她說:「你吃我豆腐,我就吃回你豆腐。」

  由於從背後親她嘴實在不好親,我乾脆把身子側進來,和她來個側邊正面接
吻。剛開始,她只是輕輕的回應我一下,馬上又退了回去;我加大了力量,在她
嘴上猛烈地親上去,這回,她不再迴避了,瘋狂地和我擁得緊緊的擁吻著,她把
藏在心裡渴望了很久的慾火充份發洩著,我回應都來不及。

  她突然如此瘋狂,讓我無比興奮,看著眼前的迷人少婦,我已經慾火中燒。
我的老二隔著褲子死死地頂住她下面,弄得她在我的嘴裡幾次發出呻吟,聲音衝
進我喉嚨,直達我血液。

  不一會,她就反而把我壓在下邊,主動騎在我身上,不停地接吻,她的屁股
也在不停地上下擺動,雖然隔著褲子,但還是可以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熱流在她的
陰部和我陰莖間來回奔流著。

  她有點受不住了,想要了,我反壓過她,除去白色領子的襯衫,胸罩來不及
脫,直接就往上一推,一雙小巧的乳房便躍立在我眼球下。她不肯,把乳罩拉回
去,我哪肯,二話不說,一隻手抓住一邊,另一邊用嘴巴吸了過去,她剛喊著不
要,這會兒卻「啊」一聲,顯得無比痛快。

  畢竟,是在偷情,是兩個平時工作上是同事、業餘上是朋友,現在卻搞到了
床上,那感覺無比興奮啊!加上這麼長的前戲,兩人之間早已淫起來了。

  我想伸手去脫她的褲子,幾次都被她拒絕,我只得用另一招,一邊親雙乳,
親得她興奮;一邊隔著褲子,把手指頭往她陰部外來回摸、壓、插,我就不信她
不癢。果然很快見效,她下面實在太受不了了,我終於把她的外褲給脫了。

  只見白色內褲上早已濕透一片,猜想裡邊也應該是氾濫成災了,讓她羞澀無
比。我也把自己的外褲給脫了,隔著兩條僅剩的內褲,彼此的陰部貼在了一起。

  最後,她帶著渴望和羞怯的語氣問了我一句:「有沒戴套套?」我說沒有。
她說:「要死啊?把我弄成這樣,也不戴套套!幾點了?起來吃飯吧!」這回就
這樣而過,沒有真正的上,但已經有了大大的進展。

  想想半個小時前,我還在輕碰她的雙手,現在卻達到這個地步,夠我想一晚
上的了。

  次日,在公司上班時還是像往常一樣,我們保持著正常的工作關係接觸,有
別人在場時講話還要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要勉強保持著笑容和風度,只是笑的
時候表情老覺得不那麼自然,特別在目光相碰撞的一剎那,她也許覺得自已好羞
恥、好淫亂,被眼前這男人給上了,還要維持著同事間的雙重關係。

  別的同事沒看出什麼破碇,她和我都怕被人發覺,只是目光相互看的時候有
點兒異樣的滋味。昨天之前還可以毫無忌諱地隨便聊天,但是今天——從現在開
始,卻不能了,感覺完全不同。

  她可能和我一樣,講話的時候心裡多出了兩人赤裸著在一起糾纏的畫面,而
現在畫面中的另一個人就是眼前站著的這個同事。一邊談著工作上的事,一邊想
著糾纏時的畫面,確實非常尷尬。

  坐我對面的一個女同事似乎老早就看出我和她關係不一般,兩個結婚的人還
這麼親近?女同事有時會開玩笑的說:「你的娜娜呢?」問得我莫名奇妙。

  有時辦公室裡沒別人的時候,我會藉機問她:「感覺什麼樣?」她一臉難堪
的猴急地還擊我:「還說!再說扁死你!你最好給我離遠點!」

  「好好好,我滾就是了。」我用一種飽受委屈的口氣回答著,知趣地回到坐
位上。而她聽到我的回答語氣後,彷彿打了勝仗一樣,但又滿臉通紅著辦她的事
情。

  我在一旁偷偷觀察著她的表情,發現她漲紅的臉上暗露著無比羞澀的表情。
呵呵,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讓我覺得很自豪。只是,在公司裡她堅決不讓我講
和這有關的話,越說她越羞愧難當。

  三天之後,經過三天的適應,總算擺脫了兩日來那種強烈的不自然的工作氣
氛。中午我又約了她過來吃飯,她如約而至,呵呵,現在她進屋後的態度霸氣十
足,好像這房子是她的一樣,不再那麼客氣了,一進屋就是往床上躺,而我則像
個奴才一樣開始下廚做飯。

  我一邊做飯一邊想著今天中午能否真正把她給上了?呵呵,想著的時候,做
起飯來也甜絲絲的。1點10分準時開飯,她和我吃飯的時候,就像小倆口一樣
無拘謹的吃著,和在公司時判若兩人。這就是女人,偷情也要保持原則。

  吃飽了,她很睏的告訴我,她要睡會,我當然不反對(反對才怪,又有機會
了,這回一定要徹底上了她)。我急匆匆的收拾飯後殘局,正好給她片刻時間進
入安靜環境,營造氛氛。

  收拾好了,我說我也睏,想躺會,她霸氣的說:「你去公司睡。」(其實,
她是有備而來的,口是心非,這不明擺著在給自已好下台編的慌言嘛!)

  我說:「我為什麼要去?這是我的房間,我就要在這裡睡。」(我會意的回
答,應該是符合她想法的。)

  她說:「那你睡地板。」

  我脫掉鞋襪,把燈一關,管她三七二十一,先上床再賴著說:「這是我的床
舖,為什麼要睡地板?」她見沒辦法,我已經上床了,她便轉過身去睡。

  我沒馬上動手攻擊,而是靜靜地躺著,好像真睏了一樣,要睡真的。幾分鐘
後,我懶洋洋的一個側身,朝向她,她背對著我,還是靜靜的,也許她在等待著
我的進攻。

  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少婦的身子就是香。我把手輕輕環抱著她的腰,她掙扎
了一下,企圖把我的手推開,但是她失敗了,呵呵!我在她肚皮上摸著,偶爾摸
著她的手再摸回到腰上,同時把臉往她背後磨蹭著,那感覺好舒服呀!

  我把手擠進她身上的單薄T恤裡,想向上去摸她的胸部時,她發話了:「唉
呀!我要睡覺,別動來動去的。」又把我的手推掉。這回我把手縮了回來,改向
她大腿摸去,然後又慢慢地滑向她前面的肚皮上,來回幾個輪迴,再摸向她的大
腿私處,她沒反抗。

  經過這麼會兒時間了,她應該會有點生理反應的,所以很自然地肯讓我摸她
的私處。雖然隔著褲子,我都能感覺到她下邊那兩片大陰唇的形狀,她的陰部不
自覺地在配合著我的手輕輕的往相反方向擺動。

  她癢了,呼吸開始有點加重,我在她陰唇上時而上下摸、時而畫圓、時而往
估計是陰道口的位置擠……幾個來回,她全身開始扭動了。我把手移上去解她褲
子的鈕扣,想伸進去摸得更舒服點,但被她的手阻止了。

  我改為抓她的手往我硬脹的陽具上放,她碰了一下,又害羞地縮了回去。要
知道女人抓男人那東西時的心理興奮感是很強烈的,我再次抓了過來讓她感覺,
她的手只是很輕的動動想掙扎掉,但還是被我有力的手再次放在了陽具上。

  在我固執的堅持下,她終於捏了一下,這一捏,估計她是又害羞、又渴望、
又興奮,一個女人手突然抓著一根男人的粗硬東西,給她心理會帶來很強烈的振
奮感。也許,當她手捏下的時候,陰道口也同時滲出了一些鮮嫩的淫汁吧?

  現在她已經徹底被我喚起了性興奮,我把她側著的身子拉向我,然後一隻手
開始加大火力在她身上滑動,同時,雙唇開始和她接吻,她已經很興奮了,現在
是如此的配合著我。

  接吻的感覺實在太美好了!因為我沒有多大接吻經驗,所以只管含著她吐出
來的舌頭。上班時外表是這麼正經的女人,此時已被調教得變成這麼淫蕩,光想
想就讓人爽死了!

  她身子扭動得越來越強烈了,嘴裡也開始發出我渴望已久的少婦呻吟聲,我
把手擠進她乳罩裡撫弄她的小乳頭,原來乳頭是她很重要的敏感區,一摸過去,
她就立刻興奮無比,呻吟得更加肆無忌憚。

  我把嘴脫離她的雙唇,開始親吻她的頸脖,然後整個頭瘋狂地埋向她的乳房
中。她雙手死死地抓著我的頭髮,靠!把我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我的手卻一刻
也不能停止,頭在胸部、手在陰部,兩面夾攻,弄得她直呻吟,發出陣陣久違的
快樂音韻。加上現在是和丈夫外的男人偷情,心理上的刺激應該已令她下邊濕了
一大片吧!

  我雙手去脫她的褲子時,她是急不可待地抬高屁股讓我很順利地脫下。看到
她白色的內褲,我把頭探了下去,然後一邊親,一邊脫掉她帶濕的內褲,好想親
親她濕成一片的陰唇,恨不得把她的淫水吃乾。

  我也已經狼性大起了,畢竟是第一次真正的做愛,為了不至於她害羞,我把
被子蓋在我們身上,然後就要埋頭苦幹。當發覺我要用嘴舔她下邊時,她好害羞
啊!馬上用雙手把我的頭往上拉,然後輕聲細語的說:「不要啊!髒,不要。」

  我再把頭埋下去,可她又再拉起來,並說了同樣的話:「不要啊!髒,下面
髒。」沒辦法,人家害臊,只好留到下回才實現。

  我把身上的衣服也除個精光,這時她問我有沒有戴套子,我說沒有,她說:
「那你現在就去買,快點!買那種傑士邦、有帶雙重保護的。」我有點不情願,
正在興奮之中,但沒法子,人家沒生過小孩,跟她老公做也都是要戴套的。

  「快點去!」見我在猶豫,她又再催促,我生怕她在我走的時候改變主意,
回來時萬一見不到她,於是快步地往外買了一盒,25元。女營業員見我氣喘呼
呼,這麼急的樣子,我也顧不得這麼多了,直說買避孕套,然後順帶買一瓶冰紅
茶,在路上就喝光了半瓶。

  回來一看,我的天!還好,她還在,只是把衣服都穿好了,然後不好意思的
埋在被窩裡。見這尷尬的場景,我在琢磨著如何下手?想了想,決定用老方法,
我說:「我給你按按背。」她說:「嗯。」花了片刻工夫,氣氛重新回來,恢復
了前面差不多的狀態。

  她拆開一個套子遞給我,然後說:「自已戴,我不會。」我在想,她是不是
想幫我戴才這麼說的?但是,我還是自已戴了。

  我端立在她肚子上戴著,她偷偷的看了眼我那東東,然後我把她雙腿掰開,
把陰莖放在她洞口處,一股欲插入的姿勢,卻就停留在陰道口輕輕的觸著,似想
用力頂進但還是沒頂,弄得她癢得急不可待,自已擺動屁股往下壓。

  壓進不到兩厘米,我又偷偷的往後退,她癢得更加難受,臉上的表情是一副
痛苦不堪、好渴望被插入的樣子。她再次瘋狂地往下壓,這回我不再退了,反而
是順勢向上頂了進去,她「啊~~」的叫了一聲,鬆了口氣,然後做出一種終於
得到了被插進來的粗硬陽具馬上充實的興奮而豐富表情。

  我把陰莖慢慢地推進去,然後用帶著粗重的氣語問:「插進去了?」她點點
頭:「嗯。」聽到這聲音的聯想,她似銷魂的衝動著。我立即整根深深的插入,
到盡頭時再深深的頂住了一秒,然後才緩緩地全根抽出到洞口處,再慢慢地挺進
去……

  這樣來回幾次,她臉上逐漸露出了一種渴望已久的滿足感。然後我開始不停
地出入抽插,做著活塞式的動作,看著眼前淫性大起的女人,我心裡想著:終於
上了她,啊!這就是偷情。

  陽莖在她的陰道裡來回抽插著,她舒服得已經全然不知道外界的變化,只顧
享受著偷情的歡愉。沒想到,她裡邊好緊啊!從一開始就夾得緊緊的,還好,我
一向不喜歡戴套,若用套套的話,我可以做到天亮都不射(有點誇張,但就是如
此)。

  她被我弄得越來越爽,臉上的表情無比興奮,雙手抓著我的肩上下擺,全身
都在跟著我上下動,想不到她在床上還挺浪的。我越插越猛烈,還時不時地在她
耳邊說些話:「我們在背著你老公偷情啊!」

  她聽到這些話時,反應更加強烈了,雙手牢牢地抓住我的背,都抓痛我了,
弄得我要分擔一部份精力去感受被抓的痛感。然而,她全然不管,表情越來越深
刻,完全是一副在享受的樣子。浪!真的好浪呀!我也覺得好刺激。

  我們邊插穴邊接吻,口水不斷在四片嘴唇中交流著。我狠命地插了幾下,她
在我嘴裡喊出了陣陣強烈的呻吟,全身繃緊,然後痛快地忘我呻吟著、喊著。

  在那一刻,我突然有種很強烈的使命感,用盡全身氣力去撞擊她,每隔一秒
撞一次,每一次撞擊時,看到她臉上的表情都是一陣一陣的扭曲,閉著雙眼,陶
醉在無限快意中。

  最後,我假意要射出,來個完美的結束號,她也在高潮的喊聲中丟了出來,
最後沉沉然睡去……

  唉!只可惜我真是不喜歡戴套,所以怎麼幹都不會射。看著她被征服後的樣
子,我十分自豪,雖然陰莖還是勃硬著沒得到發洩,但偷情幹著自已同事,那感
覺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吧!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