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我的前桌是天使 03-05

             第三章 屌丝的逆袭

  在宾馆被阿月、老徐和我操干了一整晚之后,小慧解除了口交视频流传出来
的危险,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而经过这一晚,我深深的喜欢上了小慧,觉得
小慧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把我拯救出虚幻的武侠世界的天使,性爱天使,但我深知
小慧喜欢的是阿闻,因此只能默默的关注着她,我经常看着她靓丽的背影发呆,
她的肩膀上偶尔会有脱落的发丝,我会轻轻的将它捡起,珍重的夹到书里收藏起
来,幸而小慧也把我当成知心的好朋友,让我欣慰不少。

  这段时间小慧和阿闻的感情突飞猛进,我看着小慧开心的笑脸,心中也为她
感到高兴,但好景不长,花心的阿闻渐渐对小慧失去了兴趣,两人不再甜甜蜜蜜,
反而变得若即若离。

  这时候小慧和我的关系渐渐亲密起来,下课的时候她总是找我说话,和我打
打闹闹的,我很是开心,还以为小慧开始接受我的爱情了,天真的我根本没有意
识到,小慧只是把我当作她刺激阿闻的一件武器,在和我打闹的同时,她的眼睛
总是不由自主的瞄向阿闻的位置,如果阿闻脸色铁青,很生气的样子她就很开心,
觉得阿闻还很在乎她,如果阿闻脸色平静,她就会很失望,情绪飞速的低落下去。

  这种状况持续了有半个来月,阿闻兴致上来的时候便勾勾手指,把小慧带出
去开房,干得天翻地覆,没过两天又觉得小慧烦了,两人便又接着冷战。可怜的
小慧被爱情冲昏头脑,根本没发觉做为花花公子的阿闻一点都不爱她,只是把她
当作一件发泄性欲的工具而已,大抵相当于一个逼真一点的,有温度会叫床的充
气娃娃。

  小慧被阿闻忽冷忽热的态度折磨得快要疯了,而阿闻也彻底玩腻了小慧的肉
体,有了新的目标,我们的校花,一个叫莉莉的女人。

  莉莉是本地人,平时和小慧住同一个寝室,周末则回家和父母亲团聚,她的
学习成绩不是很好,是她老爸托关系插班进来的。

  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莉莉在学校却是绝对的风云人物,她有着姣好的面容,
皮肤白里透红,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挺翘的鼻梁,洁白的牙齿,染着一头黄发,
显出几分野性。她还有一双36D的大奶,比小慧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稍微弯
下腰,便能从胸口看到深邃的乳沟,据说有一次,她只在一个男同学面前蹲下去
捡了下东西,便刺激得那个男同学鼻血长流。高年级的学长甚至一个教室一个教
室的来警告我们,说莉莉是他们的目标,绝不允许我们这些新生染指。

  莉莉非常洒脱,不管谁追她,她都愿意试着和人交往,不过只要她觉得你不
合适,便会毫不犹豫的把你一脚踹开,因为她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即使被踹
了的男人也不敢找她麻烦,否则,她只要歪歪嘴,不知道多少男人愿意为她出头,
把你打的头破血流,哪怕被学校开除也在所不惜。

  莉莉是小慧的闺中密友,我本以为她会拒绝阿闻,甚至会叫上几个人高马大
的壮汉,把阿闻狠狠的修理一顿,警告他不要那么花心,但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
莉莉和阿闻很快就搞到了一起,而且完全不避讳小慧,我想,原来女人对帅哥果
然是没有抵抗力的,哪怕这个帅哥根本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渣。

  小慧被自己的爱人和最亲密的朋友背叛,痛不欲生,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
安慰她,只能在她痛哭的时候,把我的肩膀借给她,让她有个依靠。

  这一天,莉莉来找我,说:“小鱼,你对小慧是真心的么?”我这时候对这
个漂亮的女人完全没有任何好感,冷冰冰的说:“关你什么事?”莉莉笑了,说:
“你这么生气就对了,看来我完全可以信任你。”她给了我一把钥匙,让我礼拜
天下午三点去她家,给我看一场好戏,并特别嘱咐我,一定要把小慧带上,因为
这对她很重要。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按道理来说我完全不该搭理她,但我想起她
说这件事对小慧很重要,便完全不敢怠慢,到了时间,便拉着小慧一起去了她家。

  进来小区上了楼,我用钥匙打开门,家里静悄悄的,看来莉莉的父母都不在
家,只有一阵若有若无的销魂的呻吟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我很好奇,拉着小慧的手轻轻走到房间门口,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向里面看
去。正对着房门的是一张大床,床上是两个赤身裸体的人,一男一女,正是阿闻
和莉莉。

  阿闻头向着门躺在床上,面前是一个雪白的大屁股,屁股缝里是湿淋淋的女
人阴户,阿闻正抱着莉莉的屁股,把头埋到莉莉的阴户里,舔的不亦乐乎,而莉
莉则是趴在他的身上,两个硕大的奶子压成圆饼状,嘴里津津有味的吃着他的鸡
巴。

  莉莉抬头看了看钟,见已经到了时间,回头看见我和小慧,发出会心的一笑,
把手指树在嘴边,做了一个让我们安静的动作。

  我都看得傻掉了,莉莉这个变态,她和阿闻做爱,还把我和小慧叫来参观,
难道她是个暴露狂么,有人看着她会更兴奋一些?小慧也气的脸色发白,小手不
断颤抖,几乎要忍不住冲进去,她看着我,似乎在说:“你把我拉来,让莉莉在
床上对我示威吗?”我捏了捏她的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继续看下去。

  莉莉抬起头,发出似乎不堪忍受的娇喘,说:“阿闻……啊……你好会舔…
…你是不是添过好多的女人啊……”阿闻抚摸着莉莉又白又大的屁股,手指在湿
漉漉的阴唇上活动着,说:“也不是啦,我只有遇到特别喜欢的女人才会帮她舔。”

  莉莉说:“哦……看来阿闻是特别喜欢我喽……那小慧呢……你喜欢她吗…
…”

  阿闻的手指慢慢挖进莉莉的小穴,说:“还好吧,否则我也不会和她谈恋爱。”
莉莉说:“啊……手指进去了……那你舔过小慧的小妹妹吗……”

  阿闻拍了一下莉莉的大屁股,说:“你怎么这么多话啊,老提小慧做什么?”
莉莉扭扭屁股,说:“人家喜欢嘛,而且小慧是你前女友,又是我的好朋友,提
到她我会好兴奋。”

  阿闻听说莉莉会兴奋,一下子兴致就起来了,笑着说:“原来你还有这种怪
癖啊,那好,我就满足你,把我跟小慧的事对你说一说。其实我对小慧的感觉也
就一般,只是觉得她蛮清纯的,而且刚好我看老徐有点不顺眼,所以才追的小慧,
让他有一个教训。所以我当然没亲过小慧的小妹妹啊,我都不喜欢她,怎么会亲
她那里,而且我跟你说,小慧虽然外表清纯,其实骨子里根本是一个骚货,她很
早就不是处女了,而且我和她约会的时候,在学校的小树林里,她就敢把我裤子
脱了舔我的鸡巴,根本不怕被人看见,你说她骚不骚?”

  我听阿闻这个贱人竟然这么说小慧,只气得七窍生烟,这个贱人,小慧还不
是为了让你舒服,才帮你吃鸡巴的么,还被老徐拍了视频,要挟着小慧干了一晚。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愧疚,毕竟那晚操小慧的也有我一个,而且还是我帮
她开的苞,害得她被阿闻误会,以为她早就不是处女,不过我转念一想,阿闻这
个贱人对小慧本来就不是真心,只是玩弄她而已,误会就误会吧,没把处女穴给
他享用,还是老天长眼了呢,枉费小慧为了保护他,付出那么大的牺牲。

  我看向小慧,小慧的眼中泪水涟涟,显然没想到自己在阿闻的心中竟是这样
一个形象,她的心都碎了,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莉莉看向我们,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但小慧却对她怒目而视,莉莉无奈一
笑,扭着屁股,做出兴奋的样子,说:“还有呢?”

  阿闻说:“还有啊,我估计小慧和小鱼肯定也有一腿,你看他们两个打情骂
俏的,肯定不知道给小鱼干过多少次了。”

  莉莉说:“我看不是这样,小慧和我说她和小鱼打闹只是为了刺激你而已,
让你别以为她没人喜欢,后来,你追我,小慧还伤心的哭了呢!”

  “她活该!”阿闻毫无同情心的说:“谁让她不把她的处女穴留给我,我追
她,本来就是冲着这个去的,我看她长那么清纯,还以为可以尝个鲜呢,没想到
她根本就是个骚货。我跟你说,发现她不是处女之后,我干她都是没有前戏的,
一上来就直接捅进去,可是要不了几下,她的小逼里就水淋淋的,浪得不得了。”

  我心说那是因为小慧喜欢你,所以身体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好不好,阿闻拍
拍莉莉的屁股,说:“不舔了,说得我口干舌燥,你坐我身上来,我最喜欢女人
坐我身上套我的鸡巴了,不过因为干小慧的时候心里带着火气,只想快点射出,
都没试过这个姿势。”

  莉莉从他身上爬起来,面对着我们,扶着他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然后屁股
轻轻的抛动,爽的阿闻不住赞叹:“哦……爽……莉莉你好会套鸡巴……”

  莉莉双手揉着自己胸前的大奶子,眼神有一丝迷离,不过很快就清醒过来,
说:“我也不是处女呢,你会不会也嫌弃我啊?”

  阿闻感受着莉莉紧窄小穴的套动,说:“哦……爽……那怎么一样呢……你
这种极品的美女如果还是处女……那除非全天下的男人都是太监……”

  莉莉扑哧一笑,娇媚如花,说:“你骗人,小慧不是处女你就嫌弃她,我不
是处女就正常得不得了,你这不是双重标准吗?我看你就是想让鸡巴爽,所以说
好话哄我开心,等会干完以后,就提上裤子不认人了。”

  我心想这小子不就是这样吗,提上裤子不认人,小慧对他那么好,他把小慧
干完就和小慧闹别扭,害小慧伤心,莉莉还真是把他给看透了。阿闻有些急了,
说:“那不一样的,小慧不仅不是处女,还他妈的的一点都不自觉,稍微给她点
好脸看,她就像管家婆似的管我,抽烟她也要管,喝酒她也要管,我和别的女生
说两句话,她就要疑神疑鬼的,我都被她烦死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他们这么快分手的诱因所在,小慧也露出恍然的样
子,看起来有些后悔。我心里着急,这个傻丫头,怎么还没看穿阿闻就是在玩弄
她的现实,就算她不管阿闻,要不了多久阿闻把她玩腻了,还是要离开她的,况
且阿闻口中的管,也不过只是情人间普通的关心而已。

  莉莉的大白屁股一起一落,套弄着阿闻粗硬的肉棒,爽得阿闻不住口的称赞:
“哦……好爽……莉莉你真是绝了……大屁股太会动了……我爱死你这个屁股了
……我等会干你的屁眼好不好……你的屁眼有没有被人干过啊……”

  莉莉笑着说:“早就被人干过了,哪里轮得到你啊,要知道我从小学、中学、
到现在可都是校花,干过我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我浑身上下三个洞都被人开发
完了,告诉你,我肛交的技巧也很不错哦。”

  阿闻毫不介意,说:“那好啊,我有得爽了,你还真是被人调教得又骚又浪
啊,又会套鸡巴,又会肛交,真是经验丰富啊,我最喜欢经验丰富的女人了。”

  小慧忽然推开门冲了进去,哭着说:“阿闻,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喜
欢我管你,我以后不管你就是了,你喜欢女人坐你身上套鸡巴,我也可以啊,我
看了好久了,我都学会了。”

  阿闻吓了一跳,看清楚是小慧,没想到是莉莉给我们钥匙让我们来的,还以
为小慧放不下他,跟踪他来的呢,不耐烦的说:“你怎么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人就
不放啊,我玩腻你了,对你没兴趣了,你赶紧走!”

  小慧哭着说:“别啊,我真的喜欢你,你别赶我走,你喜欢女人坐你身上套
鸡巴是吗,你来啊,我帮你套就是了,你喜欢肛交,我也可以的,我什么都可以
为你做。”

  阿闻说:“得了吧你,就你那技术,别一个不小心,就把我鸡巴弄折了。”
莉莉也说:“小慧,你放手吧,阿闻根本不喜欢你,勉强没幸福的。”

  小慧对莉莉怒目而视,说:“你这个抢好朋友男人的骚货,你别跟我说话!”

  莉莉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说:“是你男朋友玩腻了你然后来找我的好不
好,不过我的确是一个骚货,跟我做过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的技巧和经
验都是练出来的,阿闻就喜欢我这种女人,他不喜欢你,也不适合你,小鱼才是
真正喜欢你的人。”

  小慧不说话,莉莉又说:“这样吧,你不是说你已经学会套鸡巴了么,让小
鱼躺在这里,你给他套,看你技术好不好,如果真的好的话说不定阿闻还愿意再
干你一次呢。我们两个一起套,互相学习,阿闻和小鱼也来一场比赛,看谁比较
持久,你知道我是一个骚货,我喜欢持久的能让我爽的男人,如果小鱼比较强一
些,说不定我就不要阿闻和小鱼在一起了。”

  我操,莉莉怎么出这种馊主意,让我躺在床上被小慧套鸡巴,那我不是成了
小慧向阿闻展示她性技巧的工具了么,这得有多么苦逼啊,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啊,而且还是一个有尊严的男人好不好?

  我还没来得及出声反对,小慧已经大声说:“好!你说话算话!”然后一把
拽过我,把我推倒在床上,又一把扯下我的裤子。

  我倒,小慧这时候简直是一个暴力女郎啊,我看了半天的活春宫,莉莉的身
材又那么好,大奶子在胸前跳来跳去的,鸡巴早就硬着了,小慧帮我撸了两下,
一口含入嘴里,上上下下舔了两圈,把鸡巴舔得湿淋淋的,然后坐在我的身上,
扶着鸡巴,小屁股慢慢坐了下来。

  “啊……啊……爽……鸡巴好硬……”旁边莉莉故意发出销魂的呻吟,把阿
闻的大鸡巴深深的套在逼里,屁股旋转着,用各种角度摩擦着肉棍。

  小慧则沉着脸,小屁股一上一下的,生涩的套动着我的鸡巴,不过她真的很
有天份,很快就熟练起来,小屁股飞速的起落,嘴里发出不甘示弱的呻吟:“啊
……阿闻……你的鸡巴好粗啊……,顶得我好爽……”

  这小妖精,逼里插着我的鸡巴,心中想着的却是她的爱人阿闻,我的心里酸
酸的,莉莉笑着说:“小慧,你乱叫什么呢,阿闻的鸡巴在我这呢,你那根是小
鱼的。”

  小慧瞪了她一眼,说:“要你管,我这么叫阿闻会很满足的。”莉莉笑着问
阿闻,说:“是吗,小慧这么叫你会爽吗,就算你会爽,也应该是被我夹着爽吧?”
阿闻马上配合着她说:“嗯……是啊……莉莉你的小骚逼好会夹……夹得我好爽
……”莉莉看了小慧一眼,说:“小慧,你要搞清楚状况啊,你现在应该是要让
小鱼爽,让小鱼来证明你的性技!”

  小慧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硬梆梆的问我:“小鱼,你说我的性技好吗,让
你爽不爽?”我简直哭笑不得,不过小慧的小逼是套得我满爽的,便点头说:
“嗯,是啊,你弄得我很舒服。”小慧得意的一扬眉毛,小屁股套弄得愈发快了,
阴道里也愈发的湿润。

  莉莉玩味地看着她,说:“小鱼的鸡巴让你爽吗?”小慧说:“不要你管!”
莉莉笑着说:“你要悠着点啊,别那么快把小鱼弄射了,如果小鱼比阿闻先射了,
那就说明阿闻的鸡巴比小鱼厉害,我就不会离开他的。”

  小慧一愣,屁股上的动作慢了下来,是啊,既要把小鱼弄爽,证明自己性技
高超,又不能把小鱼弄射,否则莉莉就不会离开阿闻,这简直是自相矛盾啊,小
慧不知道该怎么办,动也不行,不动也不行,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莉莉笑着说:“你怎么不动了啊,看来你的性技还是比不过我啊,阿闻我要
定了。”小慧被她逼得快要疯了,眼泪落下来,屁股又开始套动我的鸡巴,哭着
说:“小慧好没用,小慧不知道该怎么办,小慧舍不得离开阿闻,虽然阿闻是个
花心大萝卜,但小慧还是舍不得离开阿闻。”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哭着说:“阿
闻,你嫌弃我不是处女,但我的屁眼还没被人干过,你来干我吧,干我的屁眼吧,
我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你不是喜欢肛交么,来干我的屁眼,我把后面的第一次
献给你,我不会后悔,最后再来干我一次吧!”

  阿闻有些意动,小心翼翼的看着莉莉说:“要不——我就干她一次?你看她
那样子,好像有点不正常了,我就满足她一次好不好?”

  莉莉看着小慧疯狂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如果我们连她这最后
一个愿望都不满足她,她会恨我一辈子的!不过你要温柔些,她还是第一次。”
说着,从床边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瓶润滑油交给阿闻。

  阿闻说:“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温柔些,如果依着我以前和她在一
起的样子,一定不管不顾先捅进去再说。”

  小慧的眼神呆呆的,我正想把鸡巴抽出来,小慧却说:“别,小鱼别抽出来,
小鱼和阿闻一起干我,把我干死算了。”我感觉这时候小慧已经有点受虐倾向了,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减轻一点她心里失恋的痛苦吧,而且我感觉这时候小慧
已经对阿闻死心了,这只是她最后的疯狂。

  阿闻把鸡巴涂满润滑油,又在小慧的肛门上也抹了一些,然后鸡巴抵着洞口,
就慢慢插了进去。小慧紧紧皱着眉毛,却没有叫出声来,反而轻声说:“小鱼,
干我!”我应了一声,鸡巴轻轻的抽动着,和阿闻隔着一层薄膜,一前一后的干
着小慧的两个洞。

  小慧很快疯狂起来,小穴里淫水流个不停,嘴里大声地叫着:“啊……两根
鸡巴……一起干小慧……啊……痛死了……也爽死了……小慧要死了……你们干
死我吧……啊……好爽……”

  我和阿闻的鸡巴隔着一层薄膜摩擦着,我能感觉到他的粗硬,他也能感觉到
我的火热,我们两个都被这种新奇的感觉刺激着,不由自主的开始了疯狂的操干。

  “啊……小慧的小穴好紧……夹得我好爽……哦……要死了……爽死了……
我忍不住了……要射了……要射到小慧的子宫里……把小慧的子宫装满……啊…
…射了……”我的鸡巴抖动着,精液喷薄而出,射到小慧小穴的最深处。

  “啊……好烫……小鱼的精液好烫……烫得我好舒服啊……啊……小穴被射
满了……流出来了……啊……小慧也不行了……要到了……”

  “操啊……肛门好紧……比小逼还紧……夹得我的龟头受不了了……”我们
三个人操了七八分钟,我先射了,小慧也随后到了高潮,阿闻疯狂的挺动屁股,
不一会儿也一泄如注,射在了小慧的肛门里。

  到了高潮的小慧无力地起身,用纸巾清理了流出小穴和肛门的精液,默默的
穿上衣服,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

  莉莉好像不大开心,瞪了我一眼,说:“你还不快去追,小慧现在是最脆弱
的时候了,要把握住机会啊。”我重重的点头,来不及清理鸡巴上的淫液,提上
裤子便追了出去。

  莉莉强打笑脸,对阿闻媚笑着,说:“你现在爽了吧,我还没爽呢,快把鸡
巴弄硬了来干我。”阿闻说:“那是当然,你怎么这么热心的撮合小鱼和小慧啊?”

  莉莉有些黯然,说:“小慧是我的好朋友,我也希望她有个好的归宿啊,再
说了,我这不是怕她缠着你不放吗,你快点,我的小逼都痒死了。”

  不提阿闻和莉莉在家里继续翻云覆雨,我追出门外,小慧已经下楼去了,这
时已经是黄昏,天有点黑了,昏黄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小慧的影子在街上
被灯光拉得长长的,显得那么黯然,那么失意。

  我和小慧并排慢慢走着,我嘴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走了一里路
样子,小慧站住了,一把拉住我,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呜呜……阿闻不要我了……我知道他不是真心喜欢我……小慧没人要了…
…”

  “怎么会呢,我要你啊,”我赶紧安慰她,说:“我要你,你知道我一直喜
欢你的,你是我的女神,我的天使,我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小慧抬起头,泪眼迷蒙地问我:“真的吗?”见我坚定的点头,小慧哭着说:
“小鱼,你对我真好,如果你不嫌弃我被阿月、阿闻、老徐他们都操过,就让我
当你女朋友吧。”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幸福得快要疯了,连声说:
“不嫌弃,我不嫌弃,哪怕你被一千个人一万个人操过,我也不嫌弃你!”小慧
扑哧一笑,面上犹有泪痕,娇嗔道:“你说什么呢,你很喜欢看我被别人操么,
竟然说什么一千个人一万个人操我,坏死了!”

  我搂着小慧娇小的身子,心里满满的全是幸福的感觉和对未来的憧憬,想着
我这算是屌丝逆袭了么,但没想到仅仅两天之后,小慧就后悔了,说只是把我当
做知心朋友,不能做我女人,今天意乱情迷下说的话不能算数,唉——,我到底
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呢?对上小慧,我全无办法,只能继续陪伴着她,帮她度过
失恋的阴影,而当小慧渐渐平静下来之后,莉莉忽然找到我,对我说了一番话,
让我对她又是愧疚又是感激。莉莉到底对我说了什么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我的前桌是天使第四章:小慧的报复。


             第四章 小慧的报复

  小慧和阿闻终于分手了,在痛哭了一场之后小慧答应做我女朋友,但这只是
她的一时冲动,清醒过来后很快反悔了,说她只是把我当做朋友,唯一的异性朋
友,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但我对她毫无办法,朋友就朋友吧,
反正只要能让我陪在她身边就好了。

  这天莉莉约我中午到操场上见面,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想起那天莉莉的行动
和话语,总觉得有些古怪,后来想想还是去了,看看她到底想说些什么。

  我和莉莉站在操场边的法国梧桐树下的时候,一个高年级的男生骑着车远远
的正过来,他看到莉莉,吹着口哨大声的打招呼:“莉莉啊,又在钓凯子呢,这
小弟弟毛还没长齐吧,你也真下得去手!”

  “去你妈的!”莉莉捡起一块石头便丢了过去,说:“老娘还需要钓凯子?
只要老娘愿意,屁股后面排着队等着操老娘的人能绕操场三个圈!”

  那男生没料到莉莉如此生猛,大石头说砸就砸,也不怕搞出人命,吓得落荒
而逃,我听了也是哭笑不得,这莉莉还真是彪悍啊,不过她这样彪悍的女生,怎
么会看上阿闻那样的小白脸呢。

  莉莉看着我,说:“小鱼啊,你不争气啊,你莉莉姐我都帮你帮到这个程度
了,你怎么还是没搞定小慧啊?”

  “你说你是谁姐呢?”我有点生气,说:“我可是和小慧同一条战线的,没
骂你骚货就不错了,还叫你姐?”

  “呦呦呦,小弟弟脾气还挺大呢,”莉莉笑着说,“既然你和小慧是同一战
线的,那怎么你明明知道阿闻只是在玩弄她,却一点措施也没有呢?”

  我哑口无言,看着莉莉得意的样子,气道:“是,我是没什么措施,可是你
做为小慧的好朋友,你又采取了什么措施啊,抢他男朋友吗?”

  莉莉说:“既然阿闻不是真心对她,我当然要把他们拆散喽!”我心中一动,
忽然反应了过来,震惊地望着她。莉莉见我有点明白了,才满意的点点头,把这
事的前因后果以及她的想法告诉我。

  原来莉莉在阿闻和小慧闹别扭的时候就看出来了,阿闻根本是把小慧当作一
件泄欲的工具,而我,东亚小小鱼,才是对小慧真心相待的人,思考之后,她定
下了一个计策,要让小慧看清阿闻的真面目,顺便还要把我和小慧撮合在一起。

  所以她在不久之后开始悄悄的勾引阿闻,阿闻当然是像看到了鸡蛋上有了一
条缝的苍蝇,迫不及待的叮了上去,再也顾不得小慧了,但如果仅仅是这样,小
慧对阿闻还会心存幻想,所以才有了礼拜天下午那场好戏,阿闻在莉莉的诱导下,
说出了他对小慧根本没半分真心的事实,而且莉莉还引导我和小慧有了一场合体
之缘。

  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莉莉不知道我和阿月、老徐一起操过小慧,而且还是
我帮她开的苞,如果小慧仅仅只是和阿闻做过,那么我和她有过合体之缘后,她
对我的感觉肯定不一样,说不定我就有了机会,但造化弄人,因为阿月、老徐,
阿闻和我四个人都操过她,所以她对这方面已经不是那么在乎了,在爱情方面稚
嫩得像一张白纸的我,当然对小慧没什么吸引力。

  想通了这一切,我真是欲哭无泪,莉莉看着我,说:“怎么样,姐姐对你够
好了吧,把小慧哄到你身上去帮你套鸡巴,不过你可真不给力,都这样了,还搞
不定她。”

  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想不到你为了小慧和我做了这么多,
以后我就叫你莉莉姐吧,聊表感激之情,不过你牺牲还真是蛮大的啊,有必要这
么做么?总会有别的解决办法的。”

  莉莉毫不在乎的笑,说:“有你这句莉莉姐就够了,至于牺牲什么的,我倒
没觉得,给谁操不是操啊,阿闻虽然人品差了点,不过长得还是不错的,帅哥谁
不喜欢啊,在我看来,根本不是他玩我,而是我在玩他。”

  我倒!莉莉如此洒脱,真有大姐大的风范,我对她的好感直线上升,苦笑着
说:“莉莉姐,你平时和家人说话也是这样的么,满嘴操呀玩呀的,你这说得小
弟我欲火焚身啊!”

  莉莉装出色迷迷的样子,说:“小弟弟呀,我还以为你心里只有小慧一个人
呢,原来你也那么坏,想着操姐姐啊,说,你说出来,只要你当着姐姐的面说想
要操姐姐,姐姐就好好玩一回你的童子鸡!”

  这话说的,好好玩一回我的童子鸡,这简直一女流氓啊,我吓的出了一身冷
汗,忙说:“姐姐误会了,我对你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绝对没有!”

  “有色心没色胆的小家伙!”莉莉笑着说。“你把我的话转告小慧,就说我
想和她复合了,我可不想失去她这个好朋友兼好妹妹,她足足半个月没和我说话
了。”莉莉挥挥手,在阳光下潇洒的大步走了。

    ***   ***

  小慧听了莉莉托我转告她的话,明白了莉莉的苦心,但仍有几分余怒未消,
提出了两个条件,如果莉莉答应了,那么两人和好,如果莉莉不答应,就继续形
同陌路。

  第一个条件,莉莉必须被我干一次,而且是在小慧的面前,这是为了报复莉
莉诱导她在我身上套鸡巴,其次也算是我的福利了,毕竟莉莉这样的校花级美女,
可不是哪个男同学随随便便就能操上的,小慧说把我当好朋友,有好事当然要便
宜我了。

  可是我却吓出了一身汗,莉莉这个女流氓,那是我敢招惹的么,到时候还不
知道是谁操谁呢,我为我的小弟弟默默担忧,可是为了能让小慧出气,我义无反
顾,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退缩。好吧,各位读者们,我矫情了,其实我巴不得
呢,心里高兴死了,只是害怕莉莉不会答应。

  第二个条件,莉莉必须彻底把阿闻甩了,小慧说这是为了让阿闻也尝尝失恋
的痛苦滋味,可是我却觉得小慧颇有几分希望阿闻被甩之后,会重新回到她身边
的意思。

  我把小慧的两个条件转告莉莉,同时告诉她第二个条件里小慧隐藏的心思,
莉莉想了一会儿,同意了,说:“咱们把两件事一起办,这个星期五晚上,宿舍
就我和小慧两个人,你先来干我,到一半的时候我把阿闻约来,他看到我背叛他,
肯定气死了,我再奚落他一顿,最好把他说得鸡巴都硬不起来,从此阳痿,我看
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去找小慧!”

  我笑了,对莉莉的毒舌大有信心,说:“莉莉姐你真厉害!”“那是,也不
看看我是谁!”莉莉毫不谦虚。

  ******

  到了星期五晚上,我去了女生宿舍,天气已经有点凉了,不过关着门不通风
的宿舍里还是蛮暖和的。莉莉已经洗好澡了,穿着半透明的睡衣,酥胸半露,玉
腿全显,风情无限。

  小慧也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衣服却穿得很整齐,透露出只愿现场观战,
不肯亲自上场的意思。

  莉莉躺在下铺的床上,一只嫩手按揉着自己的酥胸,另一只手从睡衣的下摆
伸进去,正抚摸着下身的敏感部位,脸上已是一片潮红,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小慧坐在她对面的床上,看见我进来,笑着说:“小鱼你可算来了,莉莉都忍不
住了啦,你看她那骚样,小穴里都快发洪水了,你快脱了裤子干她!”

  莉莉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说:“好啊,你敢说我骚,看我怎么整你!”扑
上去把小慧压在床上,伸手便脱她的衣服。小慧一声惊叫,被她毛手毛脚的搞得
瘙痒不已,格格娇笑声中,被扒了个精光。

  莉莉一把扯下自己的睡衣,扔给正呆呆站立的我,说:“小弟弟发什么呆呢,
快过来把小慧干爽,知道你喜欢他,日久生情么,日久了就会生情了!”

  小慧啊的一声惊叫,说:“不行,明明说好了让小鱼干你的,怎么变成干我
了,我不同意。”莉莉按着小慧的手,说:“管你同不同意呢,强奸,想看我笑
话,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了,你是我的好姐妹,小鱼要来干我,你就先替我验验
他鸡巴的成色吧?”说完,含着小慧的奶头开始吮吸。

  其实小慧今晚打算看我和莉莉干,她对那场面是有些期待的,心里隐隐有些
兴奋,小穴本来就是湿润的,现在被莉莉一吸奶头,就更加兴奋了,两条美腿绞
在一起,嘴里发出一丝丝的呻吟来。

  莉莉吸了一会小慧的奶头,伸手揉上了小慧的另一只奶子,边揉还边断断续
续的说:“嗯……好软……姐姐给你揉大点……让小慧变成童颜巨乳……大奶牛
……哈哈……”

  小慧鼻息咻咻,目光渐渐迷离了,莉莉伸手摸了一下她下身,只觉得湿漉漉
的,已经做好了巨物进出的准备,便向我招了招手,要我来干她。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莉莉移开身体,仍然吸着小慧的奶头,把她下身露了出
来,我把小慧两腿分开,屁股一挺,大鸡巴扑哧一声,插进了她的淫穴。

  “啊……莉莉姐和小鱼一起欺负我……你们两个都是坏人……啊……大鸡巴
好热……烫死我了……”小慧淫叫着,下身熟练的挺动,配合着我的抽插,毕竟
不是第一次被我干了,小慧对我的鸡巴并不反感。

  “小慧舒服吧?看姐姐对你多好!”莉莉笑着,用自己的奶子去挤压、揉弄
小慧的胸部。

  “啊……舒服……小穴好舒服……奶子也好舒服……还要……不要停……”
小慧断断续续的叫着,已经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感里。

  我操了十分钟,把小慧送上了性爱的高潮,莉莉也用自己的奶子揉了小慧的
胸部足足十分钟,累得气喘吁吁,下身的蜜穴里,也是水光滟滟,看来,刚才这
一招,小慧爽了,莉莉也很爽。

  高潮后的小慧缩到床角,脸红红的,可爱极了,她含羞带嗔地看了我一眼,
说:“便宜你了,你还不赶快干莉莉,帮我出这一口气。”

  我说:“好!”让莉莉跪在床上,大白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我跪在她的身后,
把鸡巴插到她的小穴里。

  莉莉身高比小慧高了十多公分,骨架也比小慧大了不少,因此小穴也没小慧
那么紧,里面湿漉漉的,很是温暖,操起来很舒服。

  我操了十来分钟,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阿闻推开门走了进来,我知道
这是莉莉安排好的,接下来就看她怎么表演了,心中很是期待,大鸡巴更加用力
的操着,把莉莉操的淫水四溅,小腹和莉莉的大白屁股碰撞不停,发出啪啪啪的
响声。

  “哦……舒服……哦……爽……哦……小鱼的鸡巴真猛……搞得我爽死了…
…啊……小鱼的鸡巴比阿闻强一百倍啊……真好……”莉莉也知道阿闻进来了,
故意大声的浪叫着,还不住口的夸赞我的鸡巴!

  阿闻脸色铁青,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缩在床角,
一手揉着自己的奶子,一手伸到胯下,正不住的抚摸自己的阴蒂,整个阴户水淋
淋的,显得无比淫荡,那是他的前女友小慧,而在他前女友小慧的面前,他的现
任女友莉莉,正撅着那本应该只属于他的大白屁股,被一个男人的粗黑大鸡巴操
得淫水四溅,浪叫连连。

  “你……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阿闻呆了好一会儿,才大怒着问道。“哦…
…老公你来了啊……你老婆我刚才看小鱼和小慧做爱……做得好刺激哦……我忍
不住了……就要小鱼先操我一会儿……哦……好爽……”莉莉淫叫着说。

  “不是说今天宿舍里只有你一个人吗,怎么他们也在?”阿闻皱着眉,忽然
反应过来,叫道:“小鱼,你还没操够吗,那是我女朋友!”

  莉莉向我使个脸色,我会意的将鸡巴退了出来,莉莉下床走回自己的床上,
仍然把屁股高高翘着,说:“老公,快来搞我!我受不了了!”

  阿闻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挺着大鸡巴走过来一下子插进莉莉的逼里,莉
莉扭着屁股,装出毫无感觉的样子,说:“老公你快点嘛,莉莉受不了了,你再
不来,我就去找小鱼了。”

  阿闻奇怪的说:“我已经插进来了啊,你没感觉到吗?”莉莉说:“插你个
大头鬼啊,哪里有?”转过头一看,惊叫到:“哎呀,还真有,老公你的鸡巴怎
么啦,怎么变得这么小,老婆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阿闻郁闷了,说:“还不是一样,哪有变小?”说着不住抽送起来。莉莉抬
着头,感受着鸡巴的抽动,说:“嗯,有点像在大海里涮拖把,我是大海,你的
小弟弟是拖把。”

  听了这个比喻,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莉莉这张嘴,真是太毒了,损
人不带脏字,还能把人气得吐血。

  阿闻脸色很不好看,抓住莉莉的屁股,大力的操干着,像是要证明自己是个
猛男一样。莉莉皱着眉,说:“啊呀,阿闻你轻点啦,你以为你是在操你妈啊,
这么用劲!”阿闻怒道:“不许说我妈,我妈又没得罪你,再说把你的骚逼操烂。”
说完,不再那么用劲了,他是花丛老手,知道太大力了,肯定不能持久。

  莉莉却又不干了,扭着浑圆的屁股,说:“啊呀,阿闻你用点劲啊,不知道
的还以为你是在拿着牙签剔牙呢,老婆一点都不爽!”

  阿闻气得脸色铁青,啪的一声在莉莉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那到底是该
用劲还是不用劲啊,你这个骚货,今天怎么这么难伺候?”

  莉莉顿时借机发作,噗的一声就把鸡巴退出来了,说:“好呀,你个阿闻,
自己鸡巴小,还敢说老娘难伺候,你给我滚,老娘不伺候你了,老娘找小鱼玩去。”

  阿闻急道:“我哪里小了,还不是跟以前一样?”说着还不断撸了起来,把
鸡巴撸得硬挺挺的。莉莉不屑地说:“你哪里大了,只有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我看你就是找女人找多了,把好好的一根鸡巴硬给磨成了绣花针,你还是回去找
你妈绣花去吧。”

  阿闻怒道:“今天怎么回事,你根本就是在找茬?”莉莉说:“我就是在找
茬怎么样,谁叫你没把老娘干爽,害得这几天老娘天天都得自慰!”阿闻怒吼一
声,把莉莉翻过来,四脚朝天的压在床上,大鸡巴一下子捅了进去,屁股死死的
压在莉莉身上。

  莉莉被干得花枝乱颤,胸前波涛汹涌,却以极大的毅力克制住了嘴里将要发
出的呻吟,大声地嘲笑道:“阿闻,你是在帮老娘挠痒痒么,这根绣花针可不行,
你最起码也得回家拿根烧火棍来才行啊。”

  阿闻不理她的嘲笑,低头猛干,大鸡巴大进大出,像打桩机似地高速运动,
誓要将莉莉征服。莉莉强忍快感,说:“阿闻,你小就小点,可别早泄啊,到时
不上不下的,老娘可饶不了你。”说着,小穴里肌肉使劲夹着大鸡巴,似乎迫不
及待的要把精液挤出来。

  莉莉的经验何等丰富,技巧何等纯熟,那可是十几年校花校花校花的路上和
百八十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性交磨练出来的,她不想让你射,你猛干一小时也射不
了,她想让你射,只要把小逼一夹,里面的肌肉不断蠕动,你一分钟都忍不下来。

  阿闻一声低吼,果然在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射了精。莉莉怪叫着,说:“哎呀,
叫你别早泄别早泄,你怎么偏偏就早泄了呢,真是没用!”

  阿闻怒道:“我早泄?要不是你拼命的夹,我会早泄?”莉莉说:“滚你娘
的,早泄佬别和我说话,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算是掰了,以后各走各的路。”

  阿闻冷静下来,说:“莉莉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干
嘛要分手?是,我今天是早泄,可是前几次不是也干得你很爽吗?”

  莉莉断然道:“老娘是装的,就你那小弟弟,能把老娘干爽,回去再修炼一
辈子吧!”见阿闻还要再说,便道:“你以为是你在玩老娘,可实际上是老娘在
玩你,老娘看不惯你欺负小慧,所以也玩弄你一回,哈哈,这段时间你可没少舔
老娘的小骚逼,怎么样,老娘的骚逼味道不错吧?”

  阿闻有点明白了,气的浑身发抖,怨毒地看着我们三个,说:“好,好,好,
原来你们三个串通了一起来玩我,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完,气呼呼
的穿上裤子走了。

  “慢走,不送!”莉莉大声地招呼着,回头看着我和小慧,过了一会,说:
“他今天又早泄又失恋,你说他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从此硬不起来啊?”我们
一起哈哈大笑,心里都出了一口恶气,觉得舒爽无比。

  笑了一会,莉莉说:“刚才阿闻把我弄得不上不下的,小鱼你再来干我一次!”
我当然义不容辞喽,说:“可以,不过你不能像说阿闻那样说我,我也会有阴影
的,哈哈!”莉莉说:“你就放心吧,你的小弟弟可关系到小慧的终身性福,我
会好好对待他的。”

  莉莉没夹我,而是放松她的小逼,让我一直抽插,直到把她送上高潮,然后
在莉莉的怂恿下,小慧又和我干了一次,让我把蓄积了一晚上的精液,射在了她
的子宫里。

  过不了多久就是小慧的生日了,阿月带着他的两个女朋友,艳艳和霜霜,也
出席了小慧的生日晚会,因为艳艳和霜霜都是小慧的好朋友。而阿闻,也在小慧
的生日晚会上出现,他的报复让小慧气得直哭。究竟阿月是怎么泡上艳艳和霜霜
这两个美女的呢,阿闻又到底做了什么,让小慧气得哭泣?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我的前桌是天使第五章:阿月的故事。


             (第五章)阿月的故事

  阿月自从在宾馆和我和老徐一起操过小慧之后,就有点喜欢上这种几个人在
一起淫乱的方式了,寻思着要把他的女朋友艳艳也拉过来和人一起操着玩。他的
女朋友艳艳人如其名,美艳无双,一双长腿亭亭玉立,细腰丰臀,胸脯也十分饱
满,正是阿月喜欢的类型。

  艳艳虽然漂亮,作风却是有点保守的,阿月心知要是直接叫人一起干她,她
多半是不愿意的,便找了自己的死党小飞出主意,问他:「小飞,你想不想干你
嫂子?」小飞一下子呆住了,说:「月哥,你……你都知道了?你别生气,我虽
然总是拿嫂子当作手淫对象,但所谓兄弟妻,不可戏,我对嫂子绝对没有非份之
想!」

  阿月笑骂道:「滚,我管你拿谁当手淫对象,我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干你嫂
子?我告诉你,你嫂子那一双长腿,那腰细的,那大肥屁股,干起来可真是欲仙
欲死,回味无穷!你就说你想不想干吧,少扯那些没用的。」

  小飞这才意识到阿月不是在开玩笑,心思活络起来,两人低声合计一番,定
下了计策。

  这个星期五晚上阿月藉口有事,没有和艳艳出去开房。学校平时是封闭式管
理的,只有到周末才会开放,允许学生自由进出,因此艳艳已经足足有五天没有
和阿月做爱了。

  第二天,阿月早早的就给艳艳打电话,叫艳艳到教室来。这时候大多数同学
还在睡懒觉或者乾脆彻夜未归呢,艳艳不疑有它,梳洗打扮一番,嫋嫋婷婷的来
了。

  我们的教室在五楼,是教学楼的顶层,一进教室,阿月便一把将艳艳抓住,
摁在墙上吻得她透不过气来。两人吻了一会,阿月把艳艳的小手放到自己裤裆上
说:「艳艳,我想你想得不行了,你就在这给我吧?」

  艳艳吓了一跳,说:「这怎么行呢,这是教室啊,随时会有人来的。我们还
是去开房吧?」阿月说:「今天星期六,大家都在睡懒觉,哪有人会来啊?去外
面开房太麻烦了,我等不及了,我都想了五天了!」

  艳艳听他这么说,也有些意动,因为她也想了足足有五天了。阿月见她的表
情,心知有门,继续苦苦哀求,「好老婆,好艳艳」的叫了半天,艳艳终于扭扭
捏捏的答应了。

  阿月拉了一把椅子来,坐在教室后边的空地上,脱了裤子叫艳艳帮他口交。
这些事平时艳艳在宾馆房间里做出来那是驾轻就熟,这次因为环境的关系,心里
有些慌慌的,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刺激,毕竟这是在神圣庄严的教室啊!

  『平时班主任总是在教台上苦口婆心的教导我们,要认真学习,要有崇高的
理想,要有高尚的情操,将来走上社会,做一个有用的人,想不到自己竟然在这
里,在这个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早上,帮自己的男朋友吃着粗硬的鸡巴,真是堕落
啊!』艳艳想着,裤子里面的下体竟然微微的湿了。

  阿月享受了一会,叫艳艳脱了衣服和裤子,背对着自己坐在自己身上,用小
穴套弄自己的鸡巴。艳艳脱了裤子,衣服却说什么也不肯脱了,担心忽然会有人
上来,看到自己骚浪的样子。阿月也不强求,隔着衣服揉弄着艳艳的奶子。

  揉了一会,也套弄了一会,艳艳气喘吁吁,有些意乱情迷了,阿月又开始脱
她的衣服,这次艳艳没有再挣扎,乖乖的举高双手,让阿月把她的衣服跟胸罩一
股脑的脱了下来,顿时,胸前两只小白兔弹跳了出来,白乎乎,颤巍巍,双峰高
耸,春光无限。

  阿月把玩着两只既柔软又坚挺的奶子,一会儿把它们压得扁平像个大饼,一
会儿又将它们拉扯起来揉捏两个乳头,使两个乳头胀胀的,像两颗嫣红的红豆。

  艳艳有些受不了了,将头往后仰着伸到阿月的耳边喘着粗气说:「阿月……
艳艳不行了……没劲动了……你快干我……大力地干我……」

  阿月笑着说:「是吗?这么快就不行了啊?那我干你后面吧,后面没有那么
敏感。」两手抓住艳艳的大腿,把她的身体抬起来,已被淫水泡得湿漉漉的大鸡
巴调整了一下位置,慢慢插进艳艳的肛门里。

  艳艳的肛门早就被阿月这个色鬼开发过了,松紧适中,里面柔软无比,外面
却有一个圈,把阿月的鸡巴紧紧套住。「哦……爽……」阿月一边舒爽的叫,一
边屁股一顶一顶的,将大鸡巴在艳艳肛门里抽动。

  「啊……阿月,你这个变态……那么喜欢干人家的屁眼……」艳艳淫叫着,
胸前两只奶子上下跳动,发出一阵阵的乳浪。

  两人干了一会,阿月又把手摸到艳艳已经充血凸起的阴蒂上不断地按压着、
揉弄着,艳艳更受不了了,身子不断地扭动,像是要躲避阿月的色手,又像是欲
拒还迎,和阿月的色手玩捉迷藏的游戏。

  「艳艳,你前面的小骚屄空不空虚啊?想不想叫人来填满它?」阿月像个魔
鬼,在艳艳耳边轻声引诱着。「哦……不……不要摸了……不要别人……就要阿
月的大鸡巴来填满她……」看来艳艳还有几分理性。

  「可是阿月要插艳艳的后面呢,艳艳的菊花阿月插起来更爽!艳艳想不想更
爽啊?」阿月摸艳艳阴蒂的手更温柔了,带来的刺激却更加强烈。

  「想……艳艳想更爽……艳艳被阿月摸得好舒服……可是小妹妹好空虚啊!
好想阿月的大鸡巴插进来,狠狠地干我……」艳艳有些迷乱了。

  「阿月的大鸡巴要插艳艳的菊花啊,没有空。这样吧,阿月让别人来帮忙好
不好?你看小飞怎么样,让小飞的大鸡巴插到艳艳的小骚屄里,我们两个人一起
干艳艳,艳艳肯定爽死了。」

  艳艳瞇着眼睛,脑海里还剩下最后一丝清醒,说:「不……不好……艳艳不
能给别人干的……阿月会不要艳艳的……」

  阿月柔声说:「怎么会呢,阿月那么喜欢艳艳,阿月不会不要艳艳的,阿月
只是想让艳艳得到最大的快乐。你想想啊,两根大鸡巴一起插在艳艳淫荡的身体
里,一起进,一起出,或者乾脆一进一出,艳艳的身体里永远插着一根火热的鸡
巴,快感永远不会停止,那该有多爽啊!」

  「啊……两根火热的大鸡巴……一起进……一起出……」艳艳已经完全沉浸
在阿月动人的描述里,颤抖着说:「啊……那要小飞一起来干我吧……把我空虚
的小妹妹填满……艳艳同时被两个男人干……啊……艳艳真是淫荡啊……」

  这场面是怎样的淫靡啊,一个长腿细腰的美女,浑身被脱得精光,胸前两个
乳房裸露着,屁眼里插了一根粗硬的鸡巴,两腿高抬,小穴湿淋淋的,阴蒂正被
一双大手温柔的抚弄,这个美女还不满足,向空气中发出动人的召唤!

  阿月向早已躲在外边等候的小飞招招手,小飞飞快地推门走了进来,三下五
除二把自己脱得光光的,火热的大鸡巴一下插进艳艳空虚的小骚屄里。

  「啊!怎么会……」艳艳一惊,瞇着的眼睛猛地张开:「啊……小飞你怎么
真的来了?快拔出去……我是你大嫂啊!」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小飞的鸡巴快速的抽动,带给艳艳一阵
销魂的快感:「小飞在宿舍听到大嫂深情的呼唤,立马飞了过来,用我全部的热
血为大嫂提供精诚服务。」

  艳艳被这一阵快速的抽动干得脑子一片空白,身不由己的淫叫着:「啊……
你们两个一起干我……好刺激……你们好坏……欺负我……啊……」

  阿月说:「这怎么是欺负你呢,这是爱你啊,让你得到这世上最高的享受。
你别多想了,好好享受吧!」

  小飞也笑着说:「不怪兄弟不是人,全因嫂子太迷人!艳艳,我每天睡觉,
都要想着你打飞机呢!我太爱你了,可惜你已经是阿月的女朋友,幸好阿月很大
方,不仅不介意,还让我一起来干你,我真是幸福死了!」

  两人说着,一阵勇猛的冲锋陷阵,把艳艳彻底地送上了高潮。

  休息了一会,阿月把两张课桌并在一起,然后躺在课桌上,粗大的鸡巴高高
翘着,艳艳坐在他身上,把鸡巴慢慢套进屄里,然后屁股高高翘起来,让小飞从
后面趴着插干菊花,这样一来就成了一个三明治了,几堆白花花的肉堆在一起,
不断地蠕动着。

  「啊……阿月,我现在被小飞插过了,不纯洁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艳艳一边感受着身体里两根火热的鸡巴温柔地抽动,一边担心的问。

  「不会的,是阿月主动叫我来干你,他不会嫌弃你的。」小飞赶紧安慰她。

  「是啊,我的艳艳这么可爱,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要真是担心,也叫一个
女的来给我插好了,那样咱们就扯平了。哈哈!」阿月笑着说。

  艳艳心中一动,她还真有个人选,担忧的说:「可是你插了别人,会不会就
喜欢上别人啊?」阿月说:「怎么会呢?不管我搞多少个女人,我最喜欢的,永
远只有艳艳你一个!」

  艳艳说:「还是不要了,你要真喜欢上她了,我可不知道怎么办。」阿月听
她意思,似乎还真有这么个人选愿意来给自己插,不由好奇起来,说:「你说的
是谁啊?」

  「是霜霜啦!」艳艳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出来:「我感觉她看你的眼神跟
看别人不大一样,柔柔的,好像在放电。有一次我就问她,她开始还不承认,后
来我就挠她痒,她才承认了。而且我还听到过她在夜里讲梦话,好像是说阿月不
要不要什么的,说不定是梦到和你亲热呢!」

  霜霜也是一个大美女,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身材高挑、细腰丰臀,可
能是条件太好了吧,脸上总有一种淡淡的傲气,似乎不大好相处,有些不开眼的
男生去调戏她,她的脸色冷冰冰的,理也不理,于是有了个绰号「冰霜美人」。

  小飞听说冰霜美人竟然也对阿月有意思,不由得羡慕不已,说:「阿月,你
可真有女人缘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阿月心里想:『老子英俊潇洒,年少多金,人靠衣装,美靠靓妆,出手又大
方,鸡巴又大又持久,别说霜霜这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了,就是那些阅人无数的
小少妇,喜欢老子的也不少,老子都干了好几个了。』不过这些话在艳艳面前可
不适合说,心里暗暗打定主意,既然霜霜对自己有意思,那就要找机会好好的操
她一回。想到霜霜冰清玉洁冷傲的样子,却在自己的胯下辗转呻吟,鸡巴不由得
变得粗大不少。

  艳艳被两个人操干,渐渐地淫水越流越多,慢慢兴奋起来,阴道里的水流出
体外,被小飞涂抹在鸡巴上,大鸡巴进出肛门也越来越滑溜了。

  「啊……阿月的鸡巴又变大了……是不是操着人家……心里却已经想着霜霜
了?啊……你这个坏蛋……色鬼……啊……你要把我胀死了……」艳艳淫叫着,
似乎有些不堪忍受了。

  阿月向小飞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大力操干起来,鸡巴大进大出,操得「噗
噗」直响。

  「啊……两根鸡巴一起操人家……啊……好热……好烫……啊……这样操好
刺激……」艳艳很快又不行了,阴道抽搐着,喷出一股股的淫水。

  「啊……怎么办啊?人家已经泄了两次了,你们的还是硬梆梆的……啊……
又来了……你们再这样操下去……会把人家小妹妹操坏的……」艳艳浑身无力,
被两个男人扶着腰抓着屁股大力操干着。

  「啊……不行……艳艳要找帮手……不然会被你们操死的……」艳艳忽然挣
扎起来。阿月听了,和小飞会心一笑,说:「艳艳要找帮手?你打算找谁啊?」

  「还能找谁啊?霜霜呗!你可真是爽死了,自己的女朋友把好朋友叫来给你
操!」艳艳说着,找到阿月的手机,拨通了女生寝室的电话。

  「喂?」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是小慧接的。

  「小慧啊,我是艳艳啦!你帮我找一下霜霜,我有事和她说。」

  「哦!霜霜,快起来啦,有你的电话。」小慧说着,把电话交给了刚刚从床
上爬起来的霜霜。

  「霜霜啊,你赶快来教室,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啊?人家还没起床呢!又不像你,大清早的跑出去和男友约会,我
还想多睡一会呢,有事在电话里说吧!」

  艳艳脸一红,这叫她怎么说啊?这时候阿月和小飞的鸡巴又在身体里抽动起
来,艳艳现在对这两根鸡巴可真是又爱又恨,强忍快感断断续续的说:「啊……
霜霜……我和阿月都在教室里……你快来……」

  霜霜说:「你和阿月在教室里,叫我来做什么,当电灯泡照着你们亲热啊?
嗯?艳艳,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你们在干什么?」

  「我……我们在做爱啊……啊……好爽……」艳艳终于忍不住了,被阿月和
小飞插得发出了呻吟。

  「什么?你们在……」霜霜很快捂住了嘴巴,低声道:「你说你们在教室里
做爱?天哪!艳艳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被别人发现怎么办?」

  「嗯……已经被别人发现了……小飞正和阿月一起操我……啊……他们一个
操我前面,一个操我后面,快要把我操死了……霜霜……你快来救我……」艳艳
呻吟着,断断续续的说。

  「呵呵,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艳艳你放心吧,操不死你的。」霜
霜心里「砰砰砰」的跳着,故作轻松的说。其实她刚才正在被子的掩护下,想着
阿月壮硕的身躯自慰呢!现在听着艳艳的呻吟,想着阿月的大鸡巴正在她身体里
不断地进出,小穴里不由得更湿了,勃发的情欲就像春天的野草,在心里无边无
际地蔓延。

  「啊……什么牛啊地啊的……霜霜你坏死了……你快点来……我把阿月让给
你……让他操你……他的鸡巴好大啊……肯定能操得你很爽……你快来……过了
这个村……可就再也没这个店了……」

  霜霜犹豫着、斗争着,过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好,我马上来,
不过只准阿月操我哦,小飞不准碰我。」

  「安心啦,小飞想操的是我,他不会动你的。」艳艳说完,挂掉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霜霜来了。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毛衣,毛衣的下摆一直延伸到
臀部,刚好把她挺翘的臀部包住,下身是一条线裤,把浑圆的大腿紧紧地包着,
却一点也不影响那优美的曲线。

  霜霜推开教室的门走进来,看着眼前三个人激情肉搏的场面,脸红红的有些
不知所措。阿月退出鸡巴,从艳艳身下爬了出来,走到霜霜面前柔声道:「你来
了啊?」

  「嗯。」霜霜点点头,仍是不知该怎么办。阿月凝视着她,慢慢吻了上去,
霜霜闭着眼,没有躲避,两人就像乾柴遇到了烈火,刹时吻得天翻地覆,鼻息咻
咻。

  阿月干了老半天,一直没有射精,这时候鸡巴硬硬的,哪有慢慢做前戏的心
思,一边接吻,一边就把霜霜的毛衣脱了下来,没想到里面却是光光的,连胸罩
都没穿,两只大白奶子随着呼吸剧烈地涌动。他又把霜霜的线裤也往下拉,里面
也是光光的,什么也没穿,一小撮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了,老老实实的趴在阴唇
两侧,整个阴户水淋淋的,显然已经动情了。

  阿月大喜,说:「你都准备好了?」霜霜脸红红的点头,说:「刚才在想着
你自慰。」阿月便让霜霜两手撑在小飞和艳艳做爱那张桌子上,屁股高高翘起,
腰微微下沉,「噗哧」一声,把大鸡巴插了进去。

  霜霜的处女膜早就被她自己的手指捅破了,阴道里面紧窄无比,可又湿漉漉
的泥泞不堪,就像雨后被人踩了很多遍的泥土路,阿月一插进去,只觉又湿又滑
又软,不由大声赞道:「真好!」于是两对男女,一对在桌上,一对在地上,一
对跪着,一对站着,又开始插干起来。

  「啊……好爽……好舒服……」艳艳淫叫着,霜霜还有些放不开,只从鼻子
里不断地发出哼哼声,表示她的快感。

  「啊……舒服……小妹妹好舒服……真的做爱果然比自慰要爽多了!啊……
还要……好猛……啊……要来了……啊……」终于,在小飞和艳艳到了高潮停止
运动之后不久,霜霜也到达了顶峰,淫叫着说出自己的感受。

  阿月再也忍受不了了,快速抽动几下,把鸡巴死死地抵住霜霜的花心,喷出
了浓浓的精液。

  「对了,过几天小慧的生日,你和阿月一起去吗?」休息了一会,霜霜问艳
艳。「嗯,是啊!」艳艳点头。「你陪小飞去吧,让阿月陪我一起,好不好?」
霜霜说。「才不呢,把他借你一次就不错啦,你还想第二次啊?」艳艳说。

  「好啊,你忘恩负义,我今天从宿舍特意跑来救你,你都不报答我。」霜霜
不依。

  「你有异性没人性啊!是不是早就看上阿月了?好啦好啦,我们两个都陪着
阿月去,都算他女朋友好了。」

  两个青春美少女打闹着,定下了出席小慧生日宴会的阵容。

  「那我呢?你们都去了,我也想去!」小飞可怜兮兮的说。

  「那就一起去呗!反正我们都是同学,帮小慧庆祝她的生日,是我们义不容
辞的责任啊!」阿月摸着嘴唇,心里想:『到时候还要叫上老徐,反正小慧也被
我们操过了,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操她一次。莉莉是小慧的好朋友,肯定也会参加
的,要是也能操莉莉一回,那就不虚此行了。看我怎么把小慧的生日宴会变成一
场大乱交,真是刺激过瘾啊!』阿月意淫着,眼睛里冒出猥琐的光。

  阿月的意淫到底会不会变成事实呢?在小慧的生日宴上,又会发生什么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我的前桌是天使》第六章:淫乱生日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