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平凡的激情(三十)



               平凡的激情

作者:老柳
2013/03/0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三十)

  四個人又一次聚在一起,談笑聲在軍哥的家裡迴蕩。柳絮和李長江回家的時
候,已經半夜了,目送李長江和柳絮離開,玲子的心感到好失落、好痛,回到房
間和爸爸聊了聊學習情況後問爸爸:「爸,你和柳姨還好吧?」軍哥臉色一紅,
喃喃的說:「啊,還好,你柳姨也很好。」

  玲子接著問道:「那柳姨什麼時候來呀?我可不想當電燈泡。」軍哥尷尬的
說:「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後天,後天也許來吧?」說完老臉通紅,心裡想,
後天是約定的日子,玲子回來了,她還會來嗎?

  玲子有點失落的說:「哦,得等後天啊?」軍哥有點莫名其妙的問道:「玲
子,你有啥事嗎?」玲子:「沒有沒有,爸,早點睡吧!」說完轉身回房休息去
了。軍哥搖搖頭,也回房睡了。

  兩天裡,李長江的心一直都無法安靜,玲子,玲子,自己對玲子真的動情了
嗎?不應該呀李長江,不能繼續下去了,但又有種期待,期待玲子出現在眼前。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柳絮接到了玲子的電話,說要和柳絮逛街,在商場等著
呢!柳絮看了軍哥和丈夫一眼說:「那我出去了,你們一會就回家吧!」說完就
走了。軍哥有點失望的低下頭沒有說話,李長江「哦」了一聲也沒說話。

  夏日的夜晚來得很慢,玲子和柳絮逛累了,在外面吃了點燒烤,天色才黑下
來。玲子起來說:「柳姨,我們該走了,你去哪?」柳絮臉一紅說:「死丫頭,
去哪,回家唄!」玲子笑著說:「不是回家,是去我家吧?有人可等急了。」柳
絮臉色更紅了:「去你的,我可不敢打擾你們父女團聚啊,還是回自己家吧!」

  玲子說:「別呀,我怎麼能破壞你們的約定啊!柳姨,你就別口是心非了。
唉,誰讓我命苦啊,還是我去你家清靜一會,陪陪苦命的李叔吧,別忘了回家做
宵夜哦!」柳絮「吃吃」的笑著說:「你就壞吧,那你在家等我吧!對了,給你
李叔帶點吃的。」說完低著頭,紅著臉轉身向軍哥家走去,走得很坦然,這在四
個人之間,已經不是秘密了,也就自然了。

  玲子等柳絮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激動的轉身打車直奔李長江家。來到樓下,
玲子激動的拿出手機,撥通李長江的電話。

  李長江正在房間裡心亂如麻:『今天柳絮不會去軍哥那了吧?不能和玲子一
起去吧?玲子會來嗎?能和柳絮一起來嗎?能自己來嗎?』坐臥不寧的瞎折騰。

  電話響起,『是她,玲子的電話,她給我打電話了,她在哪呢?』李長江拿
著手機,激動的接通,傳來玲子甜美的聲音:「長江,長江,我是黃河,聽到了
嗎?請回答。」李長江不覺笑了,這個調皮鬼!「黃河,黃河,我是長江,報告
你的方位,報告你的方位。」對方傳來玲子激動短暫的聲音:「開門。」

  門打開了,玲子一步跨進來,關上門,美目傳情的注視著李長江。李長江看
著玲子,一身乳白色的連衣裙,渾身散發著青春靚麗的氣息,高聳的雙乳、修長
的腿、纖細的腰身,婀娜多姿,不覺看癡了。

  玲子跳起來,摟住李長江的脖子,吻,熱烈的吻,柔軟的舌頭伸進李長江的
嘴裡,不停地攪動。李長江本能的吮吸著玲子的小香舌,緊緊摟著玲子,一隻手
不自覺的在玲子的屁股上又揉又捏,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

  衣服散落的地板上,兩個人擁抱著、熱吻著踉蹌的走進臥室。李長江被玲子
推倒在床上,一顆大雞巴堅挺的貼在肚皮上,玲子注視著,一把抓住,親吻著龜
頭,舔著馬眼流出的淫液:「哦……長江,我的小長江,可不許決堤哦!」說完
一口吞進嘴裡。

  跨過李長江的頭,玲子的屁股對著李長江,吐出了嘴裡的雞巴,興奮的說:
「長江,看到了嗎?我的黃河為你氾濫了,摸摸它,親親它。」說完又一次吞進
雞巴,屁股向下靠,尋找李長江饑渴的嘴。

  李長江聞著玲子陰部淫靡的氣息,伸出舌頭,在花心輕輕一點,玲子呻吟一
聲,屁股向下把李長江的頭埋在腿間。李長江抱著玲子的屁股,舌頭伸進陰道舔
弄,鼻子觸碰著玲子的菊花,大口地吮吸。

  玲子爬起來,背對著李長江,一手握著雞巴,一手分開水汪汪的陰唇,慢慢
地坐了下去:「哦……長江,我的小長江,我要你融入我的黃河,啊……長江,
你是我的了,我的了……好滿,好漲,好舒服啊……」上下起伏屁股,發出「咕
嘰、咕嘰」的聲音。

  李長江大聲呻吟著,低頭清晰的看見自己的雞巴在玲子體內進出,淫水順著
雞巴流到陰毛上,這淫靡的畫面讓他瘋狂了,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啊……玲
子,啊……玲子,我的女人,我肏你了,屄好緊啊!啊……」

  玲子迷離的眼眸射出火一樣的光芒,高昂著頭大聲的淫叫:「啊……我的男
人肏我了,長江,我的男人,愛你,我要你,要你,要你肏我,啊……啊……」

  玲子轉過身,面對著李長江,扭動起伏,高潮在兩個人的大叫聲中達到了頂
峰。玲子趴在李長江胸前,大口的喘息著說:「長江,我愛你,抱著我,緊緊地
抱著我。」

  李長江抱著玲子,吻著她,溫柔的說:「玲子,謝謝你給我的快樂。我……
我不應該這麼做,我……我……」玲子沒等他說完,握著一隻乳房,把乳頭塞進
李長江嘴裡:「長江,別說話,吃它。沒有對錯,你只有知道我是你的女人就行
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說完把李長江的頭緊緊擁在胸前。

  玲子起身時,看著乳頭上滿是口水,笑了,甜蜜的笑了。跑進衛生間沖洗了
一下,出來讓李長江也洗一下,順手拿過包,掏出一片藥吞進嘴裡,喝了口水咽
了下去。李長江不解的問:「你病了嗎?怎麼吃藥啊?」玲子用小手捏了李長江
的雞巴一下,嬌羞的說:「我是怕被我的小長江搞出病來,傻子,是避孕藥。」

  李長江尷尬的笑了幾聲,走進衛生間沖洗了一下,出來看到玲子已經穿好衣
服了,並把自己的衣服也準備好了,會意的一笑,穿好衣服,和玲子坐在沙發上
邊聊天邊看電視。

  柳絮回來了,是和軍哥一起回來的,這出乎李長江的意料。今天再一次面對
軍哥和柳絮,有種安然的感覺,沒有了以前的不快和鬱悶。柳絮還是忙著做了麵
條,四個人吃得都很香。軍哥說是來接玲子的,大家沒再說什麼。吃完麵,玲子
和軍哥回家了,柳絮和李長江也早早的睡下。

  好久沒有這麼輕鬆的李長江,臉上洋溢著喜悅,每天情緒都很好,柳絮見丈
夫很久沒這樣開心了,心裡自然高興。軍哥沉浸在和女兒在一起的高興中,沒人
注意這變化的由來。

  然而,就在李長江和玲子第X次,也就是玲子開學前的那次,還是被柳絮發
現了。本來柳絮是去軍哥那的,誰知道軍哥的一個老同學來看他,無奈,軍哥給
還在路上的柳絮發了短信,告訴她不要來了,家裡有人,柳絮只好回家。

  一個人慢慢走著,路上還買了個西瓜,這次自己先回來,反而覺得有點不好
意思,和情人約會沒成功,還真不知道怎麼說呢?猶豫著輕輕打開門,客廳的燈
亮著,不見丈夫和玲子的身影,他們出去怎麼不關燈啊?放下手中的西瓜,突然
發現臥室的門底下露出一角粉色的衣物。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那是一條女人的內
褲。

  一種不祥的預感從心裡升起:『啊,他們,他們不會是……』柳絮驚呆了,
不,不會的。輕輕的走過去,近了,更近了,心跳加快了,一種熟悉的聲音從臥
室裡傳了出來。柳絮顫抖的手輕輕把虛掩的門開了條縫,天啊!透過門縫,看到
了,看到了丈夫正背對著房門,赤裸的站在床邊,玲子撅著屁股趴在床上,兩人
激烈的交合著、大聲的淫叫著。

  柳絮的大腦一片空白,慢慢轉過身,麻木地走出家門,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
出來的。走到街邊的角落了,淚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長江,玲子;玲子,
長江,你們……你們居然幹出這種事來,你們……你們,太不要臉了,無恥!』

  捉姦在床的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闖進去?為什麼沒有怒罵玲子?為什麼?
是……是自己……是自己沒資格呀!是自己先偷情的呀!怎麼會這樣啊,誰能幫
幫我呀?痛苦地蹲在路邊,失聲痛哭。

                (待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