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平凡的激情(二十七)



               平凡的激情

作者:老柳
2013/03/0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二十七)

  扭曲的性愛,必然帶來扭曲的高潮。折騰了半夜,兩個人才睡去。初四這一
天,柳絮都陪在李長江身邊,一步也不離開,少有的溫存和愛戀。

  玲子把自己關在臥室裡,除了去廁所,哪也沒去,也不想和爸爸說話。軍哥
以為女兒病了,叫了幾次,玲子只是說想靜一靜,也就沒再打擾,一個人出去閒
逛了。

  玲子躺在床上,李長江的影子始終在眼前晃動,心「砰砰」的跳,這種感覺
是如此強烈。他居然拒絕了自己,沒有上自己,正是因為如此,才讓玲子情動神
傷。女人的心真是難以捉摸。

  閉上眼睛就能感覺到,李長江溫柔的撫摸、吮吸乳頭麻酥的快感,不禁呻吟
一聲,不由自主的一隻手揉捏乳房,一隻手伸進下體按在陰蒂上。李叔啊李叔,
為什麼不要我?你的雞巴不是已經硬了嗎,為什不肏我?幻想著、高潮著……

  高潮過後更加空虛,玲子這才懂自己需要什麼,缺失的安全感,在李長江那
找到了。就在昨天還只想利用自己的肉體以達到讓爸爸和柳姨的苟且,今天突然
轉變了,難道自己愛上李叔了嗎?玲子一時無法解釋清楚。

  軍哥這兩天的心情是無比的愉悅和輕鬆,積壓在體內和心裡的慾望,在柳絮
身上完全釋放了,他輕哼著小曲,漫步在大街上,滿臉笑容。想到李長江,雖然
還有愧疚,當想到這是他同意的、認可的,也就釋然了。

  大年初五,俗稱破五,也是最後一天過年,家家都充滿歡樂。一大早,玲子
和軍哥就來到李長江家,四個人再一次相見,不覺有些不自然。李長江看軍哥的
眼神,多了些冷漠;看玲子時,多了些躲閃。柳絮看軍哥的眼神,多了些嫵媚,
看玲子多了些羞澀。軍哥看李長江的眼神,多了些愧疚和讚賞;看柳絮,多了些
曖昧。玲子看柳絮的眼神,多了些會意;看李長江,多了些仰慕和愛戀。

  談話的內容,大多是生意上的事,玲子少了先前的活潑,不時的偷偷瞄李長
江,每看一眼,都會怦然心動,心動一次,就想多看一眼。

  吃過晚飯,四個人出門到廣場看秧歌,鑼鼓聲驅散了心中的陰影,不覺跟著
扭動起來。難得的輕鬆讓李長江眉頭舒展開來,玲子的眼睛被深深的吸引了,慢
慢靠近,緊挨著李長江,隨著節奏扭動。在她眼裡,李長江每一個動作都那麼完
美,心中暗想:『自己苦苦尋找的夢中情人原來就在身邊,不,我不會放棄。』

  狂歡過後,已經是半夜了,軍哥想讓玲子和自己一起回家,玲子非要和李長
江和柳絮吃麥當勞不可,讓爸爸自己先走,無奈軍哥只好一個人先回家了。

  吃完麥當勞,玲子沒有回家的意思,挎著柳絮直接向李長江家裡走去。回到
家,柳絮和李長江都感到累了,早早就休息了。玲子脫光衣服,幻想著此刻睡在
李長江身邊的是自己,那份溫暖、那份激動,深深折磨著她,手淫兩次,高潮兩
次,『不夠,還不夠!』虛脫的肉體無法讓她心裡平靜下來:『我一定要爭取到
李叔,絕不放棄!』

  年過完了,一切彷彿回到平靜,四個人的心卻無法平靜,有期待的、有無奈
的、有激動不安的。

  轉眼到了初十,這天也是店面開門的日子,放了鞭炮後,打掃了一下衛生,
春節剛過完,還沒有什麼生意,坐下討論了一會經營上的事。李長江發現軍哥和
柳絮不時的看一下錶,心裡一陣酸楚:『十天,今天到第十天了,都他媽等不及
了。』站起來冷漠的對柳絮說:「我出去有點事,晚上不回家吃飯了,你不用回
家做飯了。」說完轉身向外面走去。玲子跳起來說:「李叔等等我,我和你一起
去。」說完飛快的追了出去。

  柳絮和軍哥互望一眼,都低下頭,柳絮的臉紅了,軍哥「嘿嘿」的乾笑幾聲
說:「一會我們去哪?」柳絮瞪了軍哥一眼說:「你說去哪,難道還去我家呀?
把你美的,五點再走。」軍哥連忙點頭答應著,心裡恨不得天就黑,可嘴上說:
「我是怕玲子回家。」柳絮說:「玲子,你們家玲子還用你操心嗎?你們父女沒
一個好東西。」說完不覺笑了,不知不覺少了羞澀,多了些自然。

  玲子緊緊跟著李長江,漫無目的的瞎逛,慢慢地靠近,挎住李長江的胳膊,
李長江晃動了一下身體,想擺脫玲子,無奈玲子挎得很緊,不由得說:「別,玲
子,讓人看到不好。」玲子看著李長江說:「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再說了,叔
叔挎侄女逛街,誰管著了。」說完不管李長江願不願意,緊緊挨著李長江,半依
靠在李長江身上,悠然的走著。

  李長江無奈地歎口氣,說:「我可能上輩子欠你們的,唉!」玲子嬌笑幾聲
說:「也許是我欠你的呢?這輩子來償還了。」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都感覺累了,也餓了,玲子拉著李長江來到一家上島咖
啡,找了個僻靜的角落,要了兩份套餐、兩份果汁,邊吃邊聊了起來。

  玲子今天非常健談,有說不完的話,學校的生活和樂趣,一股腦向李長江述
說,說到高興的事,把李長江也逗得忍不住笑出聲。玲子看李長江露出笑容,高
興的探過頭親了李長江一口,把李長江羞得滿臉通紅:「讓人看見成什麼了!」

  玲子癡癡的看著李長江說:「李叔,你真好,我愛上你了。」李長江一驚,
忙說:「可不能胡說,我哪好啊!你還年輕,哪懂什麼是愛呀?」玲子反駁道:
「你也不老啊,成熟穩健,正是當今少女的偶像。再說了,哪個規定我不能愛你
的,我就是愛上你了。」說完眼圈紅了。

  李長江沒想到玲子會愛上自己,搖搖頭說:「不可能的,絕對不可以,我是
你叔,我有老婆、有家庭,別做傻事。」

  玲子盯著李長江說:「李叔,不,長江,我沒說要嫁給你呀!我只是愛你,
我沒想破壞你的家庭啊!你能把老婆送給爸爸,你的好兄弟,我為什麼不能愛你
呢?你為什麼不能愛我呢?我承認先前我的目的不純,想用我的肉體誘惑你,好
讓你接受爸爸和柳姨,可你沒有,沒有和我做愛,這讓我對你刮目相看。你能包
容柳姨和爸爸,為什麼不能包容我對你的愛呢?」

  李長江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喃喃的說:「那不一樣,你還沒結婚,你不
懂,你還是孩子,我不能坑你呀!」

  玲子緊接著說:「我長大了,你也看過了,我是女人了,你不也興奮了嗎?
幹嘛要否認呢?難道我結婚了你就能接受我了嗎?你不覺得這很慌扭嗎?」

  李長江的思維有點亂了:「不,不,玲子,別說了,我們不說這些了,時間
不早了,我們回家吧!」玲子沒有再說什麼,無聲的跟著李長江結完帳,走出餐
廳,又一次挎住李長江,李長江趕緊說:「玲子,快放手,趕緊回家吧!」玲子
固執的說:「不,就不,現在才七點半,他們……他們在我家呢!」李長江這才
清醒過來,是啊,也許柳絮和軍哥才開始呢!「唉!肏他媽的,回家。」說完和
玲子向家走去。

  回到家裡,玲子緊挨著李長江坐下,頭靠在李長江的肩上。李長江感到有點
熱,有點不自然,呆板的一動不動。玲子轉過臉,火熱的唇吻著李長江的脖子和
臉,李長江身體一顫,口渴心跳,理智讓他把臉扭向一旁:「不,不能……」玲
子嬌羞的說:「長江,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就像柳姨和爸爸一樣不好嗎?」

  聽到這兩個人的李長江,心裡馬上有種怒火:「別提他們,我不想知道。」
玲子站起來,轉身坐在李長江腿上,掏出手機,按下免提,撥通柳絮的手機,一
陣忙音響過,雖然聲音很小,但還是能聽到柳絮低低的埋怨聲:「快別摸了,是
玲子。」然後傳來略帶喘息說:「玲子啊,你在哪呢?你……你回來了嗎?」

  玲子故意大聲說:「我還能在哪啊,你不給我打電話,我能回去嗎?我在你
家呢!你幾點回來呀?還等你做夜宵呢!」柳絮的話傳了過來:「啊,我十點就
回去,你等我吧!你李叔呢?」玲子說:「李叔在廁所呢!不打擾了,掛了。」

  說完,玲子掛斷電話對李長江說:「知道了吧,你老婆現在就是一個女人,
一個需要男人的女人而已。來吧,拿出男人的雄風,要我,佔有我這個女人。」
說完站起來一件件脫掉衣服,把少女優美性感的胴體展現在李長江面前。

  李長江被剛才柳絮的話刺痛了,軍哥在摸她,肯定摸她屄了。眼前的玲子,
赤裸的戰爭面前,更加讓他有種報復的心理。男人雄風,女人。

                (待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