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女兒說,都是你的錯

             

作者:仙地(奴家)
2005/01/07發表於:風月大陸


  還記得我的除夕約會嗎?

  維港放煙火的節目取消了,很多預訂了晚餐的客人覺得掃興,但我們的興緻
不減。

  我倒了一杯香檳,坐在敏兒的身邊,擁著她半裸的嬌軀,享受落地窗外醉人
的夜景。

  她斜靠著我,摺起兩條袒露的大腿。女人的大腿最能叫令人動情,她會最先
向你裸露的就是那裡的曲線,我巴不得能騰出一隻手去撫摸。

  「老公,肯定是同一個房間嗎?」敏兒從我的酒杯裡呷了一大口,軟綿綿地
攏在我懷著,嬌滴滴的,像是個小女生般說。

  「房間號碼一樣,海景一樣,連香檳的牌子都一樣。我還沒變成老懵懂,不
會弄錯。而且,去年我們在這裡所做的事,每一個細節,我都記得。妳呢?都記
得嗎?」

  「不記得了。」

  「呵呵,不要緊,待會兒我們再做一次,妳就不會忘記。」

  「你真壞。」敏兒纖纖的手探進浴袍裡面,摸著我那話兒。她說我壞,好像
是對我說的,也像是對她握住的那東西說的。它不敢待慢,立刻昂首挺立,向這
位賞識它的美人兒致敬。

  她沒說錯,我是個壞蛋。曾自命正人君子,卻和失婚的女兒搞到床上去,過
著半公開的亂倫生活,而且沉迷於此。她叫我做「老公」,是甘心情願,發乎自
然的。她所求於丈夫的,我這個爸爸都給了她,包括一般在床上能做的、會做的
和應做的一切事務。

  去年今夜,我們來看煙火……然後,搞到床上去。爸爸和女兒,就在這個房
間變成了夫妻。

  「都是你的錯。」我還未曾吻她、愛撫她,她還未為我脫下衣裙,她說了這
句話。

  我問她為什麼兩夫妻不能和解,有沒有想過回到丈夫那裡?

  她說,是你的錯。你太好人了,是個好丈夫,從沒有搞過婚外情,對媽媽不
離不棄,就算在媽媽病了那幾年,不能滿足我生理的需要。

  她問我,那是不是真的?除了她媽媽之外,沒有別的女人。

  我說沒有,從來沒有。

  她說,所以不能接受那幹過別的女人的丈夫再踫她,不能忍受三心兩意的男
人。為什麼男人不能像她爸爸,做個好爸爸,好丈夫?

  她婚姻的波折,從來都只能向媽媽傾訴。但她走了,以後再沒有人會聽她說
話了。

  她哭了,哭得不可收拾。我把她緊緊地摟著,輕輕拍她光裸的肩和背,安慰
她。

  她說:「爹地,容我留下來,我沒處可去了,你不要我就沒有人要我了。」

  她整晚從晚裝激突出來的乳峰,壓在我胸前,透過襯衣,嵌在我的胸前。從
她的頸子鬢下,一陣幽香撲過來。安慰她的手,不意把細肩帶撥了下來,讓她的
肩膀更裸露,更性感。

  沒錯,性感。一個父親不能如此看女兒。而且,她如此無助,軟弱可憐的投
在你懷裡,要求你安慰,而你覺得她這樣子很性感。

  窗外的煙火升起,燦爛。

  敏兒止住了抽泣,抬起一張美麗、青春的臉。

  那個糟透了的傢伙,瞎了眼,這麼美麗動人的女人不懂珍惜,糟蹋了她。

  那一張楚楚可憐的臉,仰望著我,一雙櫻唇微微的張合,在說著一些我聽不
到、也不明白的話。

  她的手在我身上爬,解開襯衣的鈕扣,說︰「看,沾了我的唇膏,我替你脫
掉,不要弄髒它。」

  「不要。」我說,想制止她。

  「爹地,老實回答我,你寂寞嗎?」

  「我……」

  「我寂寞,你也寂寞,是嗎?我們都寂寞。有人說,兩個寂寞的人在一起,
如果不把對方的寂寞趕走,兩個人會是更寂寞……」

  我明白了,一顆寂寞的心需要有個真實的女人來滿足它。她說得對,她回來
了,在我的身邊,叫我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寂寞,如果我們不做一點東西的話,
啊,那寂寞會是多麼的可怕。

  她站起來,在窗前站著,將低胸晚裝徐徐褪下,兩個美麗的乳房跳了出來,
像兩朵煙火綻放。她比媽媽更堅挺,恥丘更飽滿。

  窗外,一朵一朵的煙火升起,爆發。

  「爹地,給我,我是個女人,我也有需要。」

  她俯下身,嘴兒貼著我。我吻她,是憐香惜肉的吻,讓她覺得,有人愛她。
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這是我幾年來再次觸到女人那兩團敏感的嫩肉。

  然後那些細節,重現在我的腦海,我將會和她,我現任的妻子,重溫那一場
床上的戲。真的,像電影的床戲一樣,那麼激烈、動人。

  作爸爸的怎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

  「噢……呀……」

  女兒的嬌呼曾令我想退縮,從她的小屄裡把我的東西抽出來。但太遲了,她
纏得太緊,我插得很深,誰也分不開了。

  「都是你的錯。」

  我不能不承認。做錯了事就要負責。

  但怎樣?

  想知道我們這筆糊塗賬怎樣越算越糊塗?

  請告訴我,我就會告訴你。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