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我們並沒做愛,都是別人擠我們的

          


  「玉林啊!還沒好嗎?要走囉!」

  記得十六歲的那一個畢業暑假某天,昨晚才打電玩到深夜,今天早上要和媽
上街買東西。我的媽媽那年三十九歲,身材如一般的上班女郎,只要是男人都會
想看她一眼的。

  「來了!來了!又要去買東西了哦~~」我眼睛痛得張不開的回道。

  單親家庭的我從小到大都是媽媽買東西的好助手,因為我可以幫她提東西、
給她建議,就這樣媽媽時常會買玩具或我喜歡的東西給我,因此我也滿喜歡跟媽
媽逛街。

  今天也是像往常一樣,媽媽穿著輕便的短裙休閒運動套裝,而我也是半截的
運動hip-hop裝,一樣東逛西逛,看見想買的就買一點。走著走著,也不
知為什麼,經過一家黛安芬專櫃時,媽媽停下腳步走了進去,我也很平常的站在
店裡發呆。

  現在的內衣專櫃不像以前,性感的內衣都會大膽的展示出來,可能我剛開始
沒注意到,陳列在我面前的竟是一件撩人的透明丁字褲套裝。可能是剛起床的原
故吧,看著看著我下面就開始脹大起來,那時我還真的不敢亂動,誰知這時媽媽
突然從我面前移動,背對著我往那件衣服走去,她那美妙的屁股就這樣往我的弟
弟紮實的擦過了過去,我慌了,趕緊往後退了一小步,媽媽也無動於衷地繼續看
著她的衣服。

  過了一會,「走,去火車站吧,我們去下一個地方逛。」媽媽說,這時我們
就結束了這區的行程,趕往下一個購物地點。

  上了火車,因為是電聯車,通常暑假期間坐車人潮總是擁擠了些,我和媽媽
兩人也與往常一樣用站的靠在車門附近,媽媽站在我前面。不知為什麼人越來越
擠,剛才因步行時好不容易消腫的弟弟,更因為外力的推擠碰到了媽媽的屁股,
慘,它又大了起來,硬得不得了,因為我們的衣服都很薄,能說媽媽感覺不到我
弟弟的存在嗎?可是我想閃到後面,屁股又會弄到人,真的氣氛很尷尬。

  而媽媽也感覺到我的不安而亂動,因此就裝作鎮定,怕我會更不安,於是我
就這樣一直貼在媽媽的身後,動也不能動的隨著火車搖擺。在這過程中,有幾分
的罪惡也有幾分的享受;而媽媽呢,卻只是閉上眼睛,是在逃避呢?還是和我一
樣有著那麼一點沉醉?

  過了一、二十分鐘,終於到了站,我們依序下了火車,而媽媽裝得若無其事
的笑說:「呼……終於到了,先去Sogo吧!」然後我點點頭就跟著走。

  到了Sogo,媽媽第一件事就是找廁所,然而我也是進了廁所,掏出我的
弟弟準備尿尿,結果一看,龜頭上盡是些白色的透明分泌物,我之後趕緊拿張衛
生紙擦拭了一下。上完廁所我就走到外面,一樣照往常還是我在外面等媽媽,這
時我站在外面就心想,媽媽會不會和我一樣流東西呢?

  等了許久媽媽從廁所內走出,「等很久了嗎?」媽媽問,「嗯……沒有。」
我回應著,我們就接著開始逛百貨公司了。走著走著不知怎麼了,也有可能是因
為下了車的媽媽跟平常不一樣,像個年輕女孩似的,跳來跳去的似乎在吸引異性
一樣,我開始注意媽媽的身體,看她的臀、看她的胸、看她的腿,看她的任何地
方,我真的完全被她吸引住了。

  媽媽也好像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她的任何動作,因此她的動作都不再像從前
了,會特別娥娜多姿,深怕給人壞的印象。有時她還會走到我後面抓著我的肩膀
問那好不好看,或有意無意用屁股和身體碰撞我的身體,除了弟弟之外。現在不
管做任何事,像幫媽媽拿錢或拿袋子,我們都會有默契似的接觸對方的身體。

  到了吃午飯的候,我和媽媽是面對面的坐著,她也毫不避諱地挺著胸部吃東
西,彷彿怕我沒看她一樣,我也是強忍著誘惑吃著最無奈的一餐。

  吃完了飯,我和媽媽又接著去逛街了,到了一家服飾店,媽媽挑了一套衣服
進去試穿完走了出來,一套右側腰上鏤空斜肩的上衣,往左斜下有些許蕾絲的短
裙,「好看嗎?玉林。」整套穿在媽媽的身上把身材都秀了出來,「嗯,好漂亮
哦!」我答道,接著媽媽買下它後就繼續逛。

  「哦!差不多四點了,好了,該回家了。」媽媽說著:「走,回車站吧!」
我應道:「哦,好!」說完我們就往車站方向走去。

  上了車,人潮依然擁擠,媽媽一樣也是靠著車門,我站在她後面,我心想這
次沒那麼擠了,不會再像上次那麼尷尬了,可是誰知媽媽竟往後湊了過來,壓在
我弟弟上面,生理反應馬上出現在我們之間。因為之前許久的壓抑,加上目前的
情形,我也就假裝後面很擠的樣子往前擠了過去,火車的搖擺之間,也搖出了我
和媽媽說不出的感覺。

  可能是動物的本能吧,後來媽媽竟將貼在我弟弟上面的右臀往右移了過去,
把臀溝放在弟弟身上,這時我的弟弟已是挺立為做愛的姿勢。

  過了一站,上車的人更多了,我和媽媽貼得更為緊密,這時我也不知道為什
麼,只想將弟弟放在最舒服的位置,於是我用手伸進了口袋裡,將堅硬的弟弟往
前擺弄,把龜頭頂到媽媽的肛門和陰道口附近。可能是我們的衣服真的太薄的原
因吧,那種感覺超像在做愛似的,直想看能不能把對方的內褲頂到破洞,互相得
到對方。

  這時媽媽依然是緊閉雙眼,雙手抓著欄桿,深怕站不穩,就這樣,我們一直
頂著到回家的車站。

  下了火車,媽媽已回過了神往前走著,我也緊跟著在她後面。出了火車站,
我們坐上了計程車,一人一邊,可能司機先生是喝了酒吧,說:「唷!小倆口吵
架啊?坐那麼開。」媽媽聽了臉更紅了,而且臉上有了笑容。

  回到了家後,我們和往常一樣做著自已的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只不
過我們會互相留意對方的動作和身體。我比平常多做了一件事,就是要到廁所裡
把槍打一打。而且在那天起,往後出去的購物途中也是我們身體與身體之間的秘
密,彼此享受著對方。

  有一次媽媽又找我去買東西,我剛洗完澡,來不及找內褲穿就直接套上運動
褲出門去了。和媽媽上了火車後,一樣和媽媽舒服的靠在一起,這時弟弟開始腫
大,於是我直接就頂到媽媽的陰部去,可是這次竟和之前的不一樣,感覺更為真
實,而媽媽的反應也跟之前不一樣,眼睛睜得好大,而屁股一直不斷地輕輕磨擦
著我的弟弟,而且也會稍微用力往我這邊頂。

  媽媽這次竟然好奇地偷偷往後面摸了一下,接著又趕緊把手縮回去,她臉轉
了過來,小聲問我說:「你沒有穿內褲啊?」我點了點頭,然後媽媽又再閉上眼
睛,屁股也是一直往我這磨。可是這次磨啊磨,我竟然射了,我在媽媽的陰部外
隔著三件衣服射了!

  我強忍著舒爽站在那跟媽媽講:「我的褲子濕了,怎麼辦?」這時候媽媽眼
睛睜開了,轉過頭來,手從皮包中拿了些衛生紙跟我說:「小心點,先拿這個去
擦一擦,等下拿皮包給你擋住,走在後面時跟近一點就不會給人看到了。」這時
我的心像去了顆大石頭似的安心多了。

  出了車站,我們一樣先到Sogo的廁所裡整理一下,大家出來後,媽媽有
點偷笑的說:「皮包可以還我了嗎?」於是我就點頭說:「嗯,可以了!」媽媽
仍是一樣心情愉快的逛著,我也開心的跟隨在媽媽後面。

  我們就這樣逛著、吃著,好不愉快,而我們的話也比以前多了,邊逛邊聊、
邊吃邊聊,聊媽媽的事業、聊我的學業,活像是對情侶。

  在回家的車上,因為這次媽媽並沒有買任何東西,所以我的手可以跟她抓同
一支欄桿,另一隻手扶著她的肩,弟弟頂著她陰部,可是天啊!我感覺我的龜頭
好像可以插進去似的,兩公分、三公分的進出著,真的好不一樣的感覺;而媽媽
這次眼睛也睜得大大的,像看著我的弟弟插進她的陰道一樣。

  我抓著欄桿的手很本能地去摸媽媽的屁股,摸著摸著感到很奇怪,怎麼這麼
真實?原來媽媽早已把內褲給脫了。我的手放了回去,這時我倆都更為用力地互
頂對方,盡可能頂入五公分,甚至七公分,我們做得小心翼翼,深怕被別人看出
我們正在做愛。

  這時媽媽轉過頭來說:「我的裙子應該濕了,等下下車你要緊跟在我後面,
不然會被別人看到。」接著我們又繼續隨著火車搖擺。

  在這次之後,也許媽媽變聰明了吧,自已跑去買了超薄純棉的運動裙和運動
褲,而且是黑色的,我想這樣就不會被別人看出是濕濕的了。雖然媽媽給我褲子
時沒說任何話,可是這次我們都很心照不宣的穿上它去坐車、買東西。這次穿上
媽媽買的褲子,感覺果然不一樣,我在外面抓了一下,觸感就像只是戴上保險套
而已,還沒上車弟弟就硬得撐起了帳蓬,於是就跟媽媽借了皮包先擋一下。

  上了車,就像期待了很久一樣,兩人急著要試試這衣服的功效,果然跟上次
不一樣,幾乎三分二弟弟都可插進,而媽媽的眼睛直直的望著窗外,我們就這樣
有時微微的、有時用力的搖擺著做愛。尤其在火車換路軌的時候,那是我們最舒
服的時候了,可以藉著車廂的搖晃用力地擺動我的屁股,真的好舒服!

  就這樣插著插著,「媽,我要射了!」我小心貼在媽的耳朵旁細聲的說著,
此時媽媽的屁股翹得更厲害,陰道夾得更用力,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急頂了幾
下,渾身一個哆嗦就這樣把全部精液渲洩了出來。

  下了車,媽媽一直摸著裙子問我:「濕濕的,看得出來嗎?」而我一直說:
「絕對看不出來。」

  爾後的日子裡,我和媽媽就把這件事當作沒發生過似的,彼此不會提起,但
只要媽媽說要出去買東西,我就一定會穿上媽媽送的運動褲。而且我們的動作也
越來越大膽了,現在喜歡在車廂的走道附近做,當我快射精的時候,兩人就會移
動到最後排人少的地方,媽媽儘量張開雙腿、翹起屁股讓我在她後面用力地頂撞
著,直到我的弟弟在她陰道中射精。

  有時候我會問:「媽,你那會不會痛啊?」媽總是搖頭說不會。就這樣,我
們一直保持隔著兩件衣服的母子關係,如果中間沒有兩塊超薄的布片相隔,我們
的親密行為根本就與夫婦無異,而且在家中也會保持著這種良好的互動關係。

  一直到了我高二那年暑假的某天晚上,平常到了七點新聞我都會回房做我自
已的事,像打電動啊、看漫畫啊什麼的,或想著媽媽的身體打手槍。可能那天覺
得打電動無趣、漫畫又看完,想多親近點媽媽吧,於是就沒回房去,坐在客廳的
沙發上繼續和媽媽一起看電視,可是新聞報導什麼不好播,偏偏報導了一段父親
姦淫自已親生女兒的亂倫新聞。

  這時候我和我媽不知為何都面紅耳赤的,媽媽就當作沒事似的拿起了搖控器
說:「真是神經病!」然後就轉到娛樂八卦節目去,好死不死,這時節目正在播
兩性之間的話題,說在什麼場所做愛最刺激等等,這時我們真的動彈不得似的定
在沙發上,而媽媽也更不好意思再轉去別的節目,生怕被電視說中了些什麼,於
是我和媽就這樣看著節目。

  這時候電視說著說著就說了些場所:「……例如在郊外、汽車上、廚房、陽
台頂樓、火車上……」哇!真糟糕,這時我和我媽都被嚇到了,最不想聽到的偏
偏就給主播說了出來。

  這時我的腳隨意地抬起放在沙發上,而媽媽也順勢把腳側擺到沙發上,可能
是看電視看得太尷尬的原故,沒注意到自己放這腳的姿勢正好是我可以看到她陰
部的角度,『天哪!媽原來沒穿內褲啊!』我看了後心想,她那飽滿的陰唇還有
兩片皺皺的深紅色花瓣,是我從來沒看見過的。

  時間越是往下,我的弟弟越是受不了,而媽媽也是更專心的聽著電視訪問,
而陰道中似乎開始透出小小的水光。媽媽看著看著可能也感覺到陰道中有東西流
出,於是假裝轉頭看了一下,看到我正死盯著她那看,她可能真的沒注意到自己
的姿勢會讓我看到陰部,於是馬上又將她的腳放在地上,此時我也立即將目光移
回到電視去。

  媽媽後來走進了廁所,我想媽媽可能感到不好意思,進去整理整理,擦拭一
下。過了不久,媽媽又回到沙發上,然後竟然把腳斜擺在沙發上,姿勢跟剛才一
模一樣,而我從斜眼餘光中看到媽媽做出這個動作後,好像又在專心地看電視,
便再偷偷往她那看去,竟然發覺剛才她去廁所並沒有將內褲穿上,反而在陰道口
週圍潮濕的範圍更大了,『媽媽一定是進去手淫了!』我心想。

  看著陰道在又開又閉的收縮著,我知道媽媽此刻一定很想我去幹她,可是我
卻不敢,在火車上我們是因為人太擠才這樣的,但在家中我怎敢這麼大膽公然去
用我媽呢?

  這樣時間過了二十分鐘,我終於忍不住進入廁所將所有慾火發洩出來。三分
鐘後我出來客廳,我和媽媽就像沒事似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一直待到很晚兩
人才分別回房睡覺。

  星期日,我和媽媽一樣坐火車去購物,享受男歡女愛的刺激,而平常兩人也
很喜歡一起看八卦電視或性愛頻道。我們彼此間都有個默契,就是都不穿內褲,
媽媽會三不五時隱隱約約讓我看她那,而我呢,就站起來假裝喝水從媽媽面前經
過,讓媽媽看看我褲子前高高撐起的帳篷,我們母子間的娛樂似乎越來越有趣。

  有一次,媽媽拿起了搖控器,是故意可也不像故意的按到頻道搜尋,電視就
開始從頻道0開始搜索,搜著搜著第一個跳出的畫面竟然是性愛節目!我在想:
『什麼時候多了這個頻道啊?這可是要付費的耶!』可是也沒作再多的聯想。但
媽媽一直在按搖控器,卻一直按不掉,可能是太緊張了吧!

  「搖控器有問題嗎?」我問,媽媽答道:「可能是吧!怪怪的,一直沒辦法
轉台,真奇怪!」於是我從她那接過搖控器,假裝著按了幾下,因為我也不想把
這頻道按掉,畢竟真的沒看過。「好像真的壞了。」我說,接著我和媽媽就好像
無奈似的以「沒辦法,只好看它了」的表情一起繼續看性愛節目。

  電視中男女主角的親熱撫摸和抽插時的叫床聲,真的是聲聲刺進我和媽媽的
心裡,我看了沒多久就急忙衝進廁所到處亂射,而媽媽在我出來客廳後沒多久也
進入廁所,我想她應該跟我一樣在裡面盡情地發洩吧!

  媽媽回到客廳後把腳放在沙發上,整個陰部毫不避忌地暴露在我眼前,我看
了一下,她的陰道是微開的,四週到處都濕糊糊,我想媽媽這時一定很想要了,
可是我仍然不敢去冒犯她。

  隔天媽一回來就說要去買東西,我也知道媽想幹嘛。在車上,媽不像從前那
樣手都會很規矩的放在前面,這次她竟然往後抓著我的屁股用力地往她那邊拉,
看著她饑渴難捺的急色舉動,我想媽真的很希望我的弟弟能把我們的衣服戳破,
直接與她的妹妹肌膚相親。

  回到家後我和媽媽照以往一樣,分別洗完澡後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著
看著媽雖然知道那性愛頻道是多少,但還是不好意思按下搜尋轉到我們愛看的節
目上,可是今晚媽媽穿上比較大的T恤,可以蓋住內褲那種。

  因為坐久了,媽媽就起身運動一下,只見她雙腿站直、雙手往前拉筋,馬上
整個陰部顯露無遺。然後她又跪在沙發上,雙手扶著椅背往後將背拉直、屁股翹
起,我緊盯著媽媽那纖毫畢現、又肥又美的陰戶看著,真是迷死人了!後來媽媽
又坐回沙發上繼續看電視,我們就這樣看到兩人分別進廁所手淫後才各自回房睡
覺。

  這樣的生活一直到我升上高三才有重大的轉變,一天媽媽從公司下班回來,
而我也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她回家,可能最近公司一直加班,晚上也很累,媽媽
都沒和我一起看電視的原故,所以今天她顯得特別高興,只聽到她啍著歌就進入
浴室洗澡。

  不知道媽媽是不是剛才回家時在路上偷偷去買的,還是什麼時候早已買了回
來,反正她一邁出浴室那剎間,我就差點因興奮過度而流鼻血。媽媽竟然穿著亮
得反光的細肩帶絲質睡衣,兩粒奶頭印在上面的樣子清晰可見,而且腿上還穿上
小格的洞洞襪,活像是A片上的性感女優。

  接著媽媽就把電視節目直接切換到性愛頻道,然後坐在沙發上,這時雙手也
不避諱地在自己的陰部上遊走,看得我更是受不了。接下來媽媽更是大膽,直接
用手指插入陰道中穿梭,而我看到媽媽如此,也慢慢將自己的褲子拉下,早已堅
挺無比的弟弟「啪」一下就彈了出來,我還深怕給媽媽發現,用手小心的按著。

  因為媽媽這時正陶醉在電視和我的面前手淫裡,所以並沒發現我已將褲子拉
下,用手指壓住弟弟小心的上下磨擦著。這時媽媽好像來真的了,越插越激烈,
而我也是改成用握的上下越套越快,已經無法控制住精液噴射出來,於是發出叫
聲,而媽媽的頭則往我這邊死盯著,一直看住我將精子射在自己胸前,而她也是
一直叫一直叫,我想我們是一起高潮了吧!

  之後我們就開始每天晚上看著A片,她手淫、我打槍,互不侵犯,想要插的
話,就只有等到星期日的購物日了。隨著週休二日的來臨,我們的購物日也隨之
增加,可能是我年輕力壯的關係吧,我幾乎每天都和媽媽看著電視手淫,最近變
得更誇張,我們看著看著都會互相叫喚著對方,恨不得靠到對方身邊去。

  這件事情真的就在幾天前發生了,以前媽是坐在旁邊沙發的另一端,而我則
坐在沙發中間,現在媽是坐在旁邊沙發靠近我的這一端,我是坐在靠近媽的那一
端,兩人幾乎只有一步之隔,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坐著坐著,接著就被電視畫
面挑逗得各自在自慰。

  我們真的是靠得太近了,臉和臉就像只隔一層紗,想親不親的,最後就這樣
和媽媽輕輕的觸碰到嘴唇,再來就是用力地給她親下去,舌頭也開始互相勾纏。
我的手順勢往媽那豐盈的胸部抓去,媽媽的手也往我弟弟這抓來,我的弟弟好熱
好爽哦!媽媽就這樣的抓著不放的和我一直親吻舌戰。

  接著媽媽停了下來,說看一下電視,我就聽媽的話繼續看電視,冷靜一下也
好,不然我就要衝動到射出來了。不久媽站起來移到我面前,背向我雙手扶住飯
桌邊緣,正對著我的是她那撩人的渾圓屁股,而我也摸著媽的屁股站了起來,這
時我們就像在火車上的情形,感覺週圍像是被很多人推擠著似的。

  媽媽轉過頭來對我說:「我們並沒做愛,都是被別人推擠的……」我的弟弟
也是像在火車上一樣頂住媽的陰部,但就跟那時不一樣,而是好順好滑好爽的插
了進去,並且是沒有隔著褲子整隻插進去的哦!在進出之間,我看到我的陰莖上
沾滿了媽媽分泌的潤滑液,於是我們越動越快,像在火車上的搖擺,但感覺就真
的差了十萬八千倍。

  媽媽手一直扶著桌子深怕掉了下去,嘴裡一直喊著我的名字,我也一直喊著
媽媽,就這樣將我這幾年對媽媽的愛意在這次做愛中向她傾洩而出,媽媽也深深
感受到我對她的愛。之後我和媽媽在廚房、在頂樓、在陽台、在郊外,甚至在我
的校園、公園裡都如此做過,因為媽跟我說:「我們母子並沒有在做愛,都是別
人在擠我們的……」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