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女人淫路之父女初鸞儔


  1995年8月18日 雨

  扯天徹底的雨水終於在黃昏的時候恩澤了這個位於中國北方的城市,連續多
日的溽熱在一陣陣的電閃雷鳴中煙消雲散,讓剛剛坐到餐桌前的人們有了一個好
胃口。

  「張叔,嗯……」

  暑期的傍晚即使下著大雨也是明亮的,落在窗扇上的雨點曲曲扭扭的連成了
一片,映得玻璃水汪汪,像是女孩多情的眼睛。

  女孩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像是正被雨水劃過的玻璃窗。

  女孩的心也是水汪汪的,卻不是雨水,是一波又一波洶湧的的潮水,而這潮
水又讓女孩兩條大腿間的小花蕊裡也變得水汪汪的。

  女孩身上的男人是汗津津的,即使是瓢潑大雨帶來的涼爽也不能讓他身上的
汗水變得少一些,因為他的全身都在燃燒。他的心裡有一團火,他的眼睛裡也有
一團火,他兩腿間那支碩大的肉棒也像是帶著一團火,彷彿只有插進女孩窄小的
陰戶裡時才能得到短暫的清涼。

  女孩的小穴被男人插得是越來越水汪汪的了,兩片粉紅色的陰唇濕漉漉的張
著小嘴,努力地包裹著男人的性器,光溜溜的牡戶邊已經溢滿了白色的泡泡,還
有更多的汁水劃過她菊花般的後庭,順著又圓又可愛的小屁股,一點一點的濺落
到床單上,就像是綻放開的雨滴。

  男人肥碩的臀部在女孩白皙的兩腿間快樂的動著,一前一後的舞蹈著,快樂
得像是西班牙的鬥牛士,一下又一下刺中了女孩的心。女孩蹬在床邊的雙腳越來
越沒有力氣了,白生生的腳趾頭因為用力過度變得粉紅,便一下放棄了支撐,垂
在了男人身後,一晃一晃的,就像是她眼睛裡汪著的那兩潭情水,溫柔得讓你心
動。

  女孩彎彎的瀏海下的一雙眼睛細細的、長長的,迷離地望著屋頂的一處;肉
肉的的鼻尖上掛著細細的汗珠;紅紅的薄薄的兩片嘴唇被不是很整齊的牙齒頂得
向外鼓起來,卻彷彿總是要找人接吻的樣子,勾搭著你的慾火,這時正咬了一綹
散落在臉頰邊的髮梢,只在喉嚨裡發出一陣陣含糊不清的呻吟聲,像是三月裡的
小貓。

  女孩的身材一點也不像她十七歲的容貌,在男人魁梧身材的擠壓下,嬌弱得
猶如十三、四歲的樣子,肉肉的、白白的,或者還有一層細細的絨毛。她胸脯上
那對一晃一晃的乳房卻又像是被上帝不小心按早了一點,又或者是她全身上下只
有這對奶子發育得著了急,圓圓的、大大的、軟軟的,兩個小巧乳頭就像是嵌在
白饃饃上的小紅棗,一跳一跳的勾引著你的嘴唇、你的牙齒。

  「張叔,求你了……張叔……啊……啊……」

  男人卻不搭聲,只是悶了頭,一下一下的重複著那個讓他快樂之極的動作,
只偶爾的俯下身,捉了女孩的乳頭吃上兩口,便弄得她弓起身子,搖動著那對乳
房,更大聲的叫起來。

  「張叔,張叔,我不行了。」

  「嗯。」

  「啊……」女孩的呻吟聲細細的、柔柔的,就像是隻鑽在主人懷裡的小貓。
男人卻一下子拔出了那支肉棒,又圓又大的龜頭被女孩的蜜穴滋潤得亮晶晶,紅
彤彤的,在一堆亂蓬蓬的毛髮中驕傲的昂著頭,顯示著中年男人充沛的體力。

  女孩的身子像是一下失去了支點,扭動著小屁股尋找快樂的來源:「張叔,
給我,我要……」

  男人直直的看著床上的女孩,那迷離的眼睛、微張的雙唇、豐滿的乳房、幼
弱豐滿的身子、白皙光滑的雙腿、半開半合的陰戶和一雙纖細白嫩的小腳丫,每
一樣都讓他朝思暮想,每一樣都被他偷偷地窺視,甚至偷偷地摸過,現在,他終
於可以盡情地佔有她了,盡情地玩弄她了,他是幸福的。

  一年前的春天,在朋友的撮合下,他走進了這個單親家庭,一下子從一個獨
身中年男人變成了一個半老徐娘的丈夫和一個十七歲女孩的繼父。說實話,當時
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這樣一個家庭,更不知道怎樣當好一個父親,只是依著
自己儒雅的個性和半知識份子的耐心,當成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的呵護著。女孩也
尊敬的稱他「張叔」,從不給他找麻煩,懂事地承擔著一些家務,甚至當他偷偷
喝兩口的時候還會替他打掩護,這讓他開心不已。

  如果不是今年初夏的那個傍晚,女孩和她母親之間突然爆發的那次爭吵,一
切都會按部就班的繼續著,他繼續扮演著他繼父的角色,她也繼續做著他可愛的
繼女。

  「如果你再和他在一起,你就給我滾!」剛剛下班回家的他,一進門,迎接
他的就是老婆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而女孩哭著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老張先是安慰了怒火未熄的老婆,然後敲開繼女的房門:「娟,吃飯吧!」
老張藉著窗外昏黃的夕陽,走到床邊,想要安撫一下這個任性的小女生,卻驀地
一下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女孩平躺在床上,將自己的頭塞在大大的枕頭下面抽泣著,上身只罩了一件
白色的小吊帶背心,鼓鼓的胸脯肆一聳一聳的顯示著女孩的憤怒,薄薄的背心清
晰地勾勒出乳房豐滿的輪廓,甚至可以看到兩粒乳頭淡淡的粉紅。

  老張抿了抿發乾的嘴唇,驀然發現他一直視作女兒的孩子,卻已經是一個不
折不扣的小女人了,而且是一個每天和他近在咫尺的女人,一個他觸手可及的小
女人。

  女孩細長小巧的臍窩恰到好處的嵌在小蠻腰中間,一條白色的棉質三角內褲
剛剛擋住了老張瞟向女孩兩腿間的目光,也剛剛只能遮住那塊微微隆起的小丘,
但是那條內褲真是太小了,也太緊了,緊得讓老張清晰地看出了那條可以帶給每
個男人快樂的肉縫;小得讓老張立刻猜到女孩的私處會如同一塊無瑕的美玉,光
滑得沒有一根毛髮。

  老張的褲襠立時支起了一頂小小的帳篷,只好拼命地按壓住想要把自己的陽
具塞進那道肉縫裡的欲望,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面前的這個女孩是自己不能
跨越道德底線的繼女,即使她是那麼能勾引起你的慾火。

  女孩纖細白皙的大腿隨意的打開著,嫩白的腳趾猶如剛剛剝開的豆瓣兒,讓
老張恨不得能捧在手心裡,一個個的吸吮。

  「不。」女孩固執的扭了身子,朝向牆壁,那條小小的內褲一下子被拉進深
深的股溝裡,一個白花花的、光溜溜的、可愛的小屁股幾乎完全暴露在老張的眼
前。

  「行啦,別生氣啦,你媽也是為你好啊!」老張咽了咽口水,坐到床邊,伸
出手在女孩的胯上蜻蜓點水似的拍了拍,便再也捨不得動了。

  「都和他說啦,我和那個男生沒什麼的,還不信。」

  「張叔信,小娟說沒有就是沒有。」老張的手從女孩的腰上慢慢摩挲到她的
膝頭,一邊享受著繼女肌膚的光滑,一邊趁機幾乎伏倒在她的身上,呼吸著面前
少女特有的體香,滿腦子裡都是女孩在自己身下扭動呻吟的樣子。

  「那樣的,我們小娟還看不上呢,是不是啊?」

  女孩終於破涕為笑了,一把推開了頭上的枕頭,扭過身,卻一下變成和繼父
臉對著臉,兩個人的目光碰在一起,都像受了電擊一樣,一個坐直了身子,一個
又扭過了頭。

  「嗯,啊,你現在畢竟大了,又這麼漂亮,你媽不放心啊!」老張意識到自
己的失態,隨手拉過邊上的涼被搭在女孩身上。

  「哼,瞎說,我哪漂亮啊!」女孩卻一下支起身子,那對白白的奶子在背心
裡顫顫的,向老張示威。

  「行啦,快起來吃飯吧,別惹你媽傷心了,她一個人帶你不容易。」老張這
回乾脆從床邊站了起來。

  「真是的,自己女兒有男生追還不好啊?沒喜歡的就好啊?」女孩從床上爬
起來,蹦到地上,那胸前的奶子也是一顫,老張的心像是要從喉嚨裡蹦出來了。

  「我們小娟哪會沒人喜歡啊,那一定是瞎子。」老張拾起扔在地上的短裙,
遞了過去。

  女孩彎下腰,一條腿套進裙子裡,蜷起另一條腿,拉上裙子的一瞬間,窄小
的內褲一下子嵌進了大腿間細細的肉縫裡,兩片美麗的小花瓣一下從邊上綻放了
出來,而她胸前那對白嫩嫩的乳房更是從背心的領口裡完全呈現在老張的眼前,
甚至是那兩粒粉紅色的乳頭。那一瞬間,就這樣永遠定格在了老張的記憶裡。

  「張叔,張叔?」

  女孩的嬌呼讓老張一下子從回憶中清醒了過來,面前的女孩抿著嘴唇,正用
小腳丫挑逗著他的陽具。老張看了看女孩的身下,沒有意料之中的東西,卻變得
更加衝動了,爬上床,一把拉起她,按倒在窗子前。

  女孩跪在床上,胳膊支著窗台,圓圓的小屁股高高的撅起來,兩片嫩紅的花
瓣在白皙的大腿間微微的綻放著,亮晶晶的汁水從上面掛出了一條細細的線,美
麗的小菊花在深深的股溝裡悄悄地盛開。

  老張興奮得要窒息了,但是現在他更想知道一件事。男人俯下身從後面按著
女孩的雙手,粗壯的陽具頂在她的蜜穴上,卻不深入,只是在裡面淺淺的含著,
女孩扭動著屁股想要老張進入得更深,卻不能如願。

  「娟,告訴張叔,你是不是被別人操過了?」男人一邊親吻著女孩的耳垂,
一邊輕輕地問道。

  「啊,張叔,沒有。」

  「真的?」

  「嗯。」

  「說謊!」老張把肉棒刺入了一點,女孩顫抖著。

  「有嗎?」

  「操過。」

  「誰?技校的那個男生?」

  「不是。張叔,我想要……」女孩呻吟著扭動下身,兩隻奶子垂在身子下面
一顫一顫的。

  「什麼時候?」男人抓了那對圓圓的肉球搓弄著。

  「啊……啊,初中。」

  老張的肉棒更硬了,漲得難受,索性一下子深入進女孩的肉穴裡。

  「啊……」

  「誰?」

  「張叔,愛我……」女孩半閉著眼睛,兩條胳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享受著
兩腿間那充盈的滿足。

  男人開始慢慢地抽插起來,女孩的陰唇緊緊包裹著粗壯的肉棒,甚至都不能
讓他完全深入,窄小的肉縫裡濕濕的、滑滑的、燙燙的,每一下的刺入都會頂到
那小穴的深處,但這時老張更想知道的是,那支比他更早玩過這個美穴的陽具究
竟來自哪裡。

  靜寂的房間裡,女孩快樂的呻吟聲夾雜著陽具抽動時的「啪啪」的聲,又混
合了窗外落雨的「嘩嘩」聲,把這樣一個夏日的傍晚演奏得分外性感。

  「張叔,張叔。」

  「啊。」

  「啊……」女孩的臉幾乎貼在玻璃上,眼神已經因為下身的亢奮變得迷離,
窗外的雨水反射著最後的天光,在女孩的臉頰上映出美麗的光輝,這一瞬間,女
孩又回到了一年前的春天。

  那時,這個47歲的男人走進了她和母親的生活,儒雅、健康、開朗,使她
對這個男人的到來並不反感,而且她知道母親是需要一個男人來照顧和疼愛的。
更重要的是,自從父親故去的那一天,女孩就渴望得到一個成熟男人的關懷、寵
愛,而張叔給了她。

  她生病時,張叔照顧她;她生氣時。張叔開導他;她失意時,還是張叔來安
慰她。她開始喜歡他勻稱的身材、她開始喜歡他溫柔的男中音,她甚至開始喜歡
他身上那股男人的味道。所以,當這個男人在自己委屈時卻將兩道如火的目光貪
婪地瞄向她的乳房和大腿時,她是害羞的、是竊喜的、是滿足的、時渴望的、是
似曾相識的。

  她在他的面前穿得越來越性感,越來越多的坐在他大腿上撒嬌,越來越多的
喜歡在洗澡的時候忘記關門,越來越多的在夜裡,邊偷聽母親低低的呻吟聲邊將
手指滑進自己濕漉漉的蜜穴裡。她也越來越多次的看到男人眼睛裡按壓不住的慾
火、越來越多次的感覺到男人大大的陽具在自己的屁股下迅速剛硬,越來越多次
的在熟睡時感覺到男人的撫摸。

  這一切,在這個大雨的夏夜終於有了交融,是兩團火焰的交融,是兩種渴望
的交融,是成熟與清純的交融,是父愛和情愛的交融,是肉體和道德的交融,這
一切,都是女孩期盼的。當繼父瘋狂地抱起她,扯掉她的T恤、褪掉她的短褲,
揉搓她的乳房,舔弄她的蜜穴和後庭時,她知道,她的幸福回來了。

  「娟……娟……」男人的喘息越來越粗重,肉棒抽插得越來越用力,越來越
深入的撞擊著繼女白花花的屁股。女孩粉紅色的陰唇上溢出越來越多的汁水,奶
子搖晃得越來越劇烈,也越來越大聲的呻吟著,兩條腿越來越支撐不住自己的身
體,只是伏在窗台上,高高的撅起屁股任由男人蹂躪。

  「娟,小娟……」老張喊著繼女的名字做起了最後的衝刺,女孩緊迫的陰道
帶給他無與倫比的享受,女孩扭動的肉體帶給他佔有的快感,女孩稚嫩的面龐帶
給他異樣的性慾,女孩嬌媚的呻吟讓他再也抑制不住蓬勃而出的慾望。

  「啊……啊……張叔,張叔……饒了我吧,張叔……啊……啊……」

  老張的雙手緊緊抓住女孩纖細的腰肢,不停地拉動她撞向自己粗壯的陽具,
女孩的蜜穴在亮晶晶的肉棒上快速的套動著,粉嫩的陰戶上掛滿了細細的白色漿
液,就連雙股間那朵小小的菊花都含羞般半開著,承接著雨露的滋潤。女孩那對
鼓鼓的奶子在身下一顫一顫的搖擺著,白皙的雙腿用力支撐著燃燒的身體。

  「啊……啊……張叔,嗯……」

  「娟。」

  「哎。」

  「娟,喜歡叔幹你嗎?」

  「嗯,啊……喜……歡。」女孩興奮得全身都泛起桃紅。

  「叔也喜歡你。」

  「嗯。」

  男人開始了瘋狂的抽動,肉體的撞擊聲夾雜著床板的「吱呀」聲響成一片。
終於,在最後一下重重的插入後,男人將一股灰白色的精液散射在女孩白白的屁
股上。

  「娟,喜歡嗎?」男人一邊意猶未盡的在探索著女孩嬌小的身體,一邊深深
的呼吸著女孩甜甜的體香。

  「喜歡啊!」女孩雙頰上的緋紅還沒完全退去,赤裸著身子蜷曲在男人的懷
裡,一隻手輕輕的抓著男人的陽具。

  「你真是爹的好閨女。」

  「以後我就喊你老爸。」女孩說著一挺身,在男人的腮邊輕輕的親了一下。

  「哎,哎,好,老爸以後會好好疼你的。」男人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老爸。」

  「娟。」

  兩個人的雙唇再次糾纏在一起,男人剛剛低垂的性器再次昂揚起來,在女孩
的手裡猶如一條探出頭來的蟒蛇。

  「老爸好壞啊!」女孩輕輕地套動著手裡的肉棒,下身不覺的又一陣酥酥的
淫癢。

  「我們家的小娟也夠騷啊!」男人把女孩的身子向著自己懷裡拉了拉,托起
她的一條大腿,從後面再次把自己的陽物一點點的擠進女孩的肉穴裡。

  「啊……爸。」

  「娟,爸想問你件事。」男人的肉棒一點點的推動著,滿滿地享受著少女陰
戶的包裹。

  「嗯。」

  「你以前和別人是不是……」

  「……」女孩的身子不禁一顫。

  「沒事,爸就是問問,你要是不想說,爸不會怎麼樣的。」男人把女孩兩隻
柔軟的乳房捏在了一起,挑逗著那兩點粉粉的乳頭。

  「爸。」女孩全身再一次燃燒起來,心裡的火燒得更旺,眼前彷彿又看到了
那隻破舊的跳箱,在窗間夕陽下泛著淫靡的光彩。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