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切包皮遇見了老同學

            

作者:不詳


  上週去做包皮環切手術,都躺在手術台上了,最先只有兩個醫生,男的二十
多、女的四十多,就叫我脫褲子。本來女醫生在我還多不好意思的,但看她年紀
也大了(我二十四),所以只有咬牙脫了。

  哪知道這時進來一個年輕女護士,拿著手術工具進來。老子一看,當場沒有
暈死掉,這個護士妹妹居然是我的高中同學!當年在高中關係還蠻好的,沒想到
她居然在這醫院當護士。

  我們同時認出了對方,她愣了下,臉當時就紅了。老子躺在手術台上已經騎
虎難下,當時只得眼睛一閉,裝不認識。

  本以為那個護士同學就只遞遞手術工具來協助的,哪知道那個女醫生叫她:
「快點把毛剃了!」我徹底暈了。這護士同學只好過來在我那裡塗了些類似泡沫
的東西(我看不見,但是感覺得到),就開始用剃鬚刀刮我的毛了。

  老子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把小弟弟暴露得這麼慘,而且是自己的女同學面
前。哎呀!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來這家醫院啊!

  毛刮完了,女醫生又命令道:「消毒。」你好喲!這女醫生怎麼這麼懶?啥
子都叫我同學做。就感覺我這同學用手拿起我的老二,然後擦碘酒再擦酒精,不
知道她戴手套沒有?我期間一直把眼睛閉著,沒敢看她的表情。

  過後開始做手術,我心裡已顧不得疼痛,滿腦子都在想:以後怎麼面對喲?
她給高中同學講了的話,老子還怎麼混?老子現在還是處男,會不會被譏笑?莫
說,可能這個轉移了注意力,手術中居然沒有感到疼痛,效果還好。

  手術做完,打完點滴後老子馬上打車跑了,像躲什麼似的,生怕再見到那護
士同學。

  還好前兩次換藥都是男醫生給我換的,沒有見到那位同學。今天又去,男醫
生在忙,看見只有那個四十歲的女醫生在,老子本想在外面坐,等那個男醫生忙
完了來,哪曉得那個中年女醫生居然認得我,很熱心地問我:「來換藥了?」我
只好說是,想到又要被老女人看,真倒楣!

  哪裡曉得,這個女醫生真的想得出來,叫我等待,轉身進去另一間房間,出
來時候帶了個人,老子一看嚇一跳,又是我那同學!心想:你媽的!給我換個藥
怎麼還要找人幫忙啊?(前兩次換藥都是那二十多歲男醫生一人換的)而且還找
我同學,嗯,是想讓大家一起來參觀麼?

  沒想到女醫生說了句:「你去幫他把藥換了。」說完轉身就走了,把我們兩
個愣在當場。老子心恨那個女醫生,慘了!你當我同學是包身工啊?啥子都叫她
做,自己不動手。

  現在剩下二人,我和她,兩個尷尬得要死,老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還
是同學先打破沉默:「跟我來。」然後把我帶進一個小手術室,關上門,老子現
在如坐針氈。

  同學似笑非笑的說:「脫了躺在床上。」我簡直憋不住了,故意輕鬆地笑著
說:「好尷尬。哈!」同學還是那個表情:「的确。快點!聽話。」怎麼聽著怎
麼有點挑逗的意思。

  心想本來都被看過了,也不差這次,於是脫了褲躺著。同學又開始消毒,兩
人都沒有說話,沉默。

  「你怎麼在當護士啊?你好像是讀醫學院的嘛!」老子無話找話,同時也是
心裡疑惑,因為這同學當年高考是高分,600多考入某醫學院的。

  「不是護士,剛到這裡來做實習醫生,7月畢業就來這裡了。」

  「怎麼才畢業啊?不是該去年畢業嗎?」

  「笨,學醫是讀五年的嘛!」

  ……

  然後邊聊著才慢慢曉得,同學今年本科畢業,本來這個醫院不招本科生的,
但是或許她優秀又或者有人脈,進這家不錯的醫院來了,剛剛那個老女醫生是她
的指導老師。

  同學差不多用了十五分鐘才把藥換好,然後又對我說了句:「傷口愈合得不
錯。」老子臉又紅了,慢慢說:「這個……你不會給別個說吧?」

  「哪個?」她明知故問。

  老子不好發作,畢竟把柄在別人手上,低聲下氣的說:「我做手術的事。」

  同學說:「哦,那改天發在同學錄上。」

  我瘋了!一個勁說「不要啊!我們是老同學啊!」這類的話。

  「哼!現在求我?還老同學?大學幾年都沒有聯繫過我!」

  這個把事情扯遠了吧!老子只有解釋道,什麼「畢業時還沒有開始用QQ」
啊、「大學暑假我一般不回重慶,呆在北京」啊、「寒假回來也是忙春節」啊、
「疏遠了同學感情是我的錯」啊……等一大堆好話。

  同學還是不致可否,最後只好使出殺手鍊,用激將法了,我說:「你說出來
了,你還不是尷尬?」我想女孩多少有些害羞的。

  哪曉得她說:「尷尬?我學醫的什麼沒見過!嘻嘻……」又狂笑。

  我說:「我先走了。」她還調侃我說:「下次記得還找我換藥啊!」最後還
逼我留下手機號碼、QQ、MSN,叫我有空聯繫她,叫她一起耍。還振振有詞
的說:「這個傷口一個月內肯定好完。」

  其實我也看出來了,這個同學好像對我有點意思。說實話,高中的時候感覺
她也對我有點意思,但是當時學習壓力大,而且人又都單純,所以沒有表達了。
後來上大學,一個在北京、一個在上海,天各一方,沒有聯繫,沒有想到這次利
用休假做這個一直想做而沒做的手術時碰上。

  這個同學給人的感覺還是像以前那樣純純的,雖然有點兇(可能學醫的都有
點兇),人也頗漂亮,特別是她出水芙蓉一點不化妝的樣子。

  中午午飯時她就打電話過來了,問我淋著雨沒有?我說沒有,我打的車;她
問我在幹嘛?我說在上網;她又叮囑我按時吃藥,少睡覺(做過這手術的人都知
道為什麼要少睡覺),叫我平時注意清潔,八天後再去找她拆線……暈!也太細
緻了吧?

  不曉得會不會與她發展,其實重溫那段感情也頗好的(還不曉得她有沒有男
朋友呢!晚上問),但是不知道找個女醫生當女朋友要得不。其實本人喜歡小鳥
依人型的女人,一個動刀子不動下眉頭的女人有時還是蠻可怕的,但是現在不管
得這麼多了。

  如果我們真的相戀,當別人問我們怎麼重新邂逅時,我該怎麼說啊?如果結
婚,我們是不是還要謝媒人——那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醫生?笑掉大家大牙喲!
哎~~想多了,想多了,冷靜、冷靜……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