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3, 2013

阿姨的戲弄

         (一)阿姨的戲弄─受窺伺的肉體

                (1)

  「武彥在偷看我的房間。」

  在由美子最喜歡的書框下的塑膠板牆上有一個小洞,牆壁的那一邊是武彥的
房間。

  武彥為了暑假期間上台北補習班,在阿姨由美子的二房一廳的公寓借用一間
房。由美子是二十八歲的成熱女人,她不是沒有性伴侶,但為了武彥的功課,准
備為他忍耐一個月,可見用心良苦。

  可是武彥竟然偷看我的房間……由美子首先感到驚訝也無法相信。武彥還是
國三的學生,是小男孩,怎麼會偷看女人的臥房?

  在由美子的腦海裡不斷的出現自己在臥室裡顯露出來的姿態。

  「哎呀……難為情死了……」

  臥房對由美子而言,是身心都能赤裸的唯一安全場所。一個人全身赤棵時有
說不出的快感,由美子最喜歡那種感覺。

  那時候的裸體不是故意做給男人看的,是為自己一個人的裸體。這種不想給
任何人看的赤裸裸肉體,竟然被年幼的外甥看到。

  由美子想到這裡時,奇妙的感到身體裡開始火熱。

  「現在,他一定也在偷看。」想到這裡時由美子忍不住抱緊還穿洋裝的自己
身體。

  由美子自己都無法相信,她竟然會幻想武彥的肉棒,像一顆年青的竹子,直
直的豎立。雖然還沒有實際看過,但由美子的嘴裡積存很多唾液。

  「那孩子一定一面偷看,一面自我安慰,看著我的裸體拚命手淫……」

  對於自己的裸體能媚惑男人,使男人興奮,女人無不感到快感。即使這個男
人是外甥,男人的勃起對女人就是一種讚美。

  「我的身體真的那樣美嗎?」

  由美子好像要確定自己的身體一樣的,雙手在洋裝上順著身體的曲線向下撫
摸。她對自己的身體不是沒有信心。高聳的乳房,細細的腰,豐滿的屁股……大
概是從大學時代做有氧體操的關係,身材一直保持很好。

  如果借用由美子的許多男朋友的話,「華麗而芳香的肉體,為性感做化身的
女人」,是充滿成熟色香味的二十八歲的肉體。

  「既然這樣想看,就給你看我的身體……」

  這樣也沒有那麼才對,外甥偷看阿姨的裸體偷偷手淫,也是很自然的事。因
為他還年輕,讓他只是看到裸體就高興,我也會覺得高興……

  由美子的前開洋裝很輕易的就從身體上滑落下去。要和過去一樣裝出不知道
有偷看的孔,動作必須要很自然。

  粉紅色的乳罩和同色的丁字三角褲,還有米白色的吊帶長絲襪。半裸的由美
子在背上感到武彥火熱的視線,走到大鏡前。

  「我的身體怎麼樣?性感嗎?」由美子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輕輕說,然後用手
把長髮撩到頭上,把臉靠近腋下閉上眼睛慢慢吸氣。

  「這是多麼美妙的味道……武彥……這就是成熱女人的味道。」

  由美子很清楚的知道,這樣的姿勢對男人是多麼刺激。武彥是不是忘我的凝
視?是不是勃起的龜頭前端,已經流出潤滑液……

  由美子來到床邊,抬起一隻腳放在上面,好像故意讓武彥焦急,慢慢脫長絲
襪。

  「看我的腿吧!又美又光滑,而且很火熱。想不想在這裡親吻?還有……」

  由美子幻想武彥把鼻子靠在小小的三角褲上,像小狗一樣的聞……立刻覺得
下體開始騷癢。脫下長襪後又面對大鏡。

  「這就是女人的乳房,想不想吸吮?」

  雙手繞到背後打開掛鉤,在這刻那兩個豐滿的乳房立刻頂開乳罩跳躍出兼搖
動著。

  由美子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小小的丁字三角褲。

  「武彥,仔細看吧……我的屁股豐滿又有彈性吧?」

  由美子用雙手撫摸屁股的同時,手掌伸入三角褲裡。

  「哎呀……這裡都濕了。」

  夾在大腿間的三角褲離開肉體的感覺非常淫靡,看到三角褲的中央被由美子
分泌的液體潤濕。

  「武彥真是好色的小孩。」

  由美子幻想武彥把瞼靠在她的三角褲上拚命聞的模樣。

  由美子慢慢脫下三角褲丟到房腳。

  「武彥,現在我已經脫光了。現在我的身體便轉向你,讓你看到全部……」
由美子小聲說著,再次用雙手撩起黑髮,做出惱人的姿態。

  這時候由美子的心跳也開始激烈,告訴自己要很自然的動作,然後慢慢轉向
有孔的牆。這時候由美子感到武彥火熱的視線刺到她軟綿綿的下體上,她覺得身
體無力的無法站穩。

  由美子一下就倒在床上,仰臥時,裸體就完全面對著牆上的孔。她輕輕哼一
聲,用手肘蓋住臉,另一隻手摸到下體的陰毛上,在那裡用力摩擦時,從肉洞口
到子宮產生強烈的電流,由美子的身體猛然抽搐,不由得彎曲大腿。

  「武彥……讓阿姨做出這種事……你真是壞孩子……」

  由美子慢慢分開大腿,讓牆後的視線進入大腿之間。

  「武彥……你還不能射精!阿姨也要……洩出來!」

  由美子用手指撥開花瓣,在那裡開始揉搓。


                (2)

  「早安,武彥!已經八點了,快起來!」

  第二天早晨,由美子奇襲武彥的臥室,沒有敲門就衝進去,突然拉開窗簾。
原來睡熟的武彥因為事情來的太突然,一時說不出話來,明亮的陽光也使他張不
開眼睛。

  由美子立刻來到武彥的床邊伸手就拉開武彥身上的毛巾被,「啊……」武彥
急忙扭動身體想躲避由美子的視線,可是只穿一件內褲的下體,沒有辦隱藏早晨
挺立的肉棒。

  蜷曲身體、雙手放在下腹部上,武彥戰戰兢兢的轉頭過來看由美子。由美子
是白色的上衣和短褲,非常妖艷的打扮,站在武彥的頭邊雙手插腰。從下面向上
看,能看到大腿跟和珍珠色的內褲,早晨挺立的肉棒不值沒有萎縮反而更勃起。

  「你不用隱藏,我早就看到了。」和武彥的預測不同,由美子帶著笑容坐在
床邊。

  「武彥轉過來!我說過,你不要隱藏。」伸出一隻手,輕輕拉開武彥的一隻
手,果然內褲像帳蓬一樣的隆起。

  「你把內褲脫掉,我要看你勃起的樣子。」

  武彥羞的臉色通紅,用難以相信的表情看著年輕的阿姨:「那種事……」

  「唷!你以為還能抗拒我說的話嗎?」由美子用高壓的口吻說:「你敢偷看
我的裸體,自己的就了能給我看嗎!」

  武彥好像嚇壞了。

  「我沒有生氣,可以說這是交換條件。你看過我的裸體,所似我有權力看你
的裸體,對不對?」

  「對不起,我再也不敢……」

  「我說過我沒有生氣!你這孩子真煩人!」

  由美子伸出右手抓住武彥的內褲褲腰用力向下拉,武彥急忙想躲避,抬起屁
股反而更壞,等於幫助脫內褲,武彥的肉棒和陰囊都完全暴露出來。被壓住的肉
棒猛然跳出來,搖動兩三下,呈垂直的挺直不動。

  「真漂亮!」由美子不由得讚美一聲。

  年輕的肉棒果然和想的一樣新鮮,好像難為情的出現紅色,可是充滿幾乎要
爆炸的硬度,剛剛長齊的如汗毛般的陰毛,下面縮緊的陰囊顯得非常可愛。

  由美子默默的看,把男人的肉棒看成美麗的東西這還是第一次。是很久沒有
看的關係嗎?絕不是如此……

  自從想看的瞬間開始,在由美子的腦海裡強烈的形成肉棒的印象。可愛又美
麗的印象。偷看她的裸體,忍不住勃起的肉棒。她能如意擺弄的,外甥的新鮮肉
棒,武彥的肉棒沒有使由美子的希望落空。

  「對不起……求求你原諒我吧……」

  「不行!不能原諒。」由美子用甜美的聲音輕輕說著,伸手到顫抖的武彥身
上,左手握肉棒,右手抓住陰囊。

  「啊!」武彥的全身猛然抽搐。由美子雙手裡握住陰莖和陰囊的感驟,覺得
非常美好,同時陶醉的看著又硬又熱的外甥的肉棒,雙手忍不住上下活動。

  「不行啊……要出來了!」

  「你每一次都是這樣弄出來的吧,一面偷看我的裸體,看我的那裡……一面
幻想摸或舔我的身體手淫,對不對?」

  由美子全身覺得異常興奮,女人的自我陶醉……這樣的感覺使由美子的雙手
不停活動。

  「啊……我喜歡阿姨……所以……啊……不行了!」年輕的肉棒在由美子火
熱的淫靡雙手中,很快的開始爆炸。

  「啊!」年輕的噴泉激烈的在空中飛散,有一部分散落在由美子的頭髮上。

  「對不起……」用雙手蓋住開始萎縮的陰莖,武彥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真討厭,想到自己的外甥是一個變態的男孩,我就很傷心。」由美子拿衛
生紙擦沾在頭髮上的精液:「以後不可以偷看了。今天晚上我的男朋友也許住在
這裡,但你絕對不可以偷看,知道嗎?」


                (3)

  說這是禁止看的命令,不如說是一種誘惑。由美子當然不會認為武彥真的不
偷看,反而在心裡還希望他偷看。想把純真的武彥,戀慕她肉體的武彥,要徹底
的折磨,在由美子的內心裡產生有如虐待狂的慾望。

  由美子的「男人」是同在一個設計事務所上班的。上田是和由美子同年紀的
男人。上田也是出名的花花公子,好像除由美子以外還有幾個女人,他們兩個人
發生關係以後已經兩年,且雙方都沒有考慮到結婚的問題,彼此只當做理想的性
伴侶而已。

  上田雖然是花花公子,但聽說隔壁房間有年經男孩還是覺得不自然:「真的
可以嗎?」

  「沒有問題的,他已經睡了。」

  如果說外甥會偷看,就是連上田這種人,大概對性交也會猶豫不決。

  「那孩了一但睡著了,不是輕易就會醒的。」

  「可是,你那時的聲音是相當大……」

  「你這個壞蛋……」由美子撒嬌的說著,好像迫不及待的用右手摸男人的長
滿毛的下體,輕輕握住還沒有膨脹的肉棒。

  「我已經忍不住了……想要這個,拜託你快給我插進來吧!」由美子一面說
一面親吻男人的胸部。

  「你今天真熱情,好像突然發情了……」上田露出微笑,愛撫著由美子的黑
發。

  自從發生關係已經兩年,但由美子這樣急急的要求還是第一次。

  用一隻手撫摸陰莖和陰囊,由美子好像著迷似的從男人的胸部一直吻到下腹
部。上田第一次看到由美子淫蕩的動作,逐漸開始興奮。

  「由美子,用你可愛的小嘴好好的給我用吧!」

  不知何時由美子已經趴在男人分開的雙腿之間,吻還沒有完全勃起的陰莖。
知道武彥正在偷看,就更淫靡的用一隻手玩弄陰囊。由美子把上田的陰莖含在嘴
裡,上田忍不住扭動屁股,這是多麼強烈的吸吮,上田的陰莖在由美子的嘴裡忘
記隔壁有人開始膨脹。

  「好……好……」

  由美子的嘴裡快要容納不下很快勃起的肉棒,吐出來後用臉頰摩擦。龜頭特
有的稍許剌鼻的酸味,今天感到特別刺激,由美子已經忘記演技,用自己的鼻尖
在脹大的龜頭上摩擦。

  「由美子,快繼續含在嘴裡,我忍不住了,快吸吮吧!」看到由美子一直握
在手裡玩弄,上田挺起屁股催促她。

  由美子好像從夢中醒過來一樣,抬起頭來張開眼睛,仔細看著在眼前聳立的
肉棒。這時侯想起大小和形狀,以及顏色都完全不同的武彥年輕肉棒。只是用手
掌輕輕的撫摸就忍不住在歡喜中射精的年輕肉棒,由美子覺得太可愛,如果能現
在這樣給他含在嘴裡,武彥一定會高興得哭泣吧!

  現在武彥一定在偷看,你一定要看清楚我在親吻男人肉棒的樣子,你想我也
給你這樣弄吧?那就要仔細看清楚……

  由美子在心裡這樣念著閉上眼睛,猛然把上田的肉棒塞進嘴裡,用舌頭和牙
齒,還有嘴唇在男人肉棒上面飛舞。

  「唔!」對從來沒有過的貪婪口交,上田不由得挺起腰,雙腿用力伸直,嘴
裡冒出哼聲。

  由美子已經不顧一切的吸吮。現在自己的這種樣子,有外甥武彥在偷看……
這樣一想,由美子的本能幾乎要瘋狂,對嘴裡的肉棒已經分不出是上田的還是武
彥的。

  武彥,看啊!看我做這種事情!這樣做淫亂的事情……

  本能的要求愈來愈熾烈,心跳的速度愈來愈快,全身像火一樣的發熱,從陰
戶流出來的蜜汁沾濕大腿根。由美子覺得快要昏迷了。她覺得不安,只好抓緊上
田的肉棒拚命的吸吮,好像唯有這樣才能保全自己。

  「唔……好了!不行了!」上田不得不用雙手把由美子的頭推開:「快騎到
我的身上來,快讓我的肉棒插入你的陰戶裡!」

  由美子的嘴離開肉棒,眼睛好像失去焦點的看著遠處,把沾在臉上的頭髮用
手拉到腦後,從全身散發出女人特有的甜酸味,騎在男人的身上。雙腿跪在男人
腰骨的兩側,伸直上身,用手扶助堅硬的肉棒,把濕淋淋的肉洞對正在上面。在
勃起的龜頭碰到已經充血的小陰唇時,好像已經無法忍耐的,由美子的身體猛然
落在上田的下體上。

  巨大的肉棒在剎那間完全進入由美子的身體裡,從兩個人的嘴裡同時發出淫
靡的哼聲。

  上田挺起下體,由美子扭動屁股,彼此都想更深深的結合,身體在一起摩擦
著,上田同時也伸出手抓住由美子搖擺的豐滿乳房。

  「啊……好極了!要用力……用力地插,在我的陰戶裡用力地插啊!」

  由美子好像把上身的重量完全放在上田的身上,由美子的屁股開始上下猛烈
起伏。

  武彥,在看嗎?快看……我已經要洩了……啊……快看吧……

  武彥在看!上田的肉棒在身體裡插入的興奮,和武彥在看的興奮形成相乘的
效果,使由美子的身心波動。不停的搖頭,黑髮隨著飛舞,汗珠在臉上滾落,好
像呼吸都困難的樣子。

  第一次看到由美子這樣瘋狂,上田的慾火也更猛烈燃燒,用力向上挺,幾乎
把由美子的身體頂飛,此時由美子鳴咽的聲音也更強烈。子宮被肉棒挖弄……在
這樣又深又強烈的陶醉感中,由美子感到上田的射精比過去的任何一次都激烈。

  「啊……我要洩了……洩出來了……」

  過去從沒有過的強烈高潮,像海嘯一樣的襲擊由美子的全身。陰戶開始猛烈
痙攣,用難以相信的力量勒緊肉棒,兩個肉體好像變成僵硬,一動也不動。

  一分鐘、二分鐘……惟有結合的部分在這段時間裡好像自動裝置一樣收縮、
振動。

  「唔……」
  「啊……」

  兩個人同時深深歎一口氣。

  「不要緊吧?你的聲音那樣大……他不會醒吧?」上田從餘韻中醒過來,好
像有一點擔心的樣子。

  「也許聽到了……也許他在偷看……」

  「什麼?真的嗎?」上田猛然起身向四周看。

  「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即便是真的偷看現在緊張也沒有用,而且聽到或偷看
有什麼關係!我們又沒有做壞事,對不對?」由美子好像對隔壁的房裡說話。


                (4)

  第二天早晨,上田很快的離開由美子的公寓後,由美子又穿著性感的衣服來
到武彥的房間。

  「武彥……醒醒吧。」這一次是很溫柔的說,武彥好像很驚訝的張開眼睛。

  「武彥,早安。」

  「唔……早安……」武彥露出迷惑的表情看著由美子。

  「嘻嘻嘻!」由美子有意的輕輕笑著,從毛巾被上抓緊早晨勃起的肉棒。

  「啊……」

  「今天早晨果然也很有精神,年輕的男孩就是這樣。」由美子好像在欣賞手
掌裡的充實感,一面握緊一面用嬌媚的聲音說。

  「武彥,昨天晚上你偷看了吧?」

  「不……我沒有……」

  「我昨天和他性交,你真的沒有偷看嗎?」

  「是……」

  「唷!那樣就真遺憾。」由美子的手突然離開肉棒,改用冷漠的聲音說。

  「如果你偷看了,我準備和你做一樣的事。我沒有說謊,真的準備和那個人
一樣的和你玩。武彥,你不是喜歡我嗎?因為你的這種心情使我很高興,所以想
和你做同樣的事情。可是你沒有偷看……就等到以後再說吧!」由美子假裝做出
要離開的樣子。

  「等一等……」武彥急忙阻止:「我……偷看了,對不起……」

  「我不相信,你不是不守諾書的壞孩子吧?」

  「對不起,我知道不應該……可是忍不住……」武彥露出快要哭泣的表情。

  「不相信。那麼你就說說看,我和他做了什麼事情?如果說對了,和你也做
同樣的事……」

  「那是……」武彥說不下去了。

  「看吧,你根本沒有偷看。」

  「我說……阿姨……把那個男人的……用嘴……」

  「什麼?把那個人的什麼東西用嘴……」

  「把小雞雞……用嘴……吸吮……」

  「就是這樣嗎?」

  「還有……還有……阿姨騎在那個男人的身上……」

  「哎呀,你是真的偷看了……壞孩子!」

  「對不起……可是……我……」

  「沒有關係,你能坦白的說出來就原諒你。武彥,你也想做同樣的事嗎?要
我給你……吸吮小雞雞嗎?要我……騎在你身上嗎?」

  武彥的臉上立刻出現興奮的表情,難為情的看著由美子點頭。

  「真是壞孩子,你媽媽罵你,我可不管……」

  「沒有關係……我最喜歡阿姨了……變成什慶樣都沒有關係……」

  「真是沒有辦法的壞孩子……那麼……」由美子說著就輕輕拉開武彥蓋著的
毛巾被:「把內褲脫了吧,我會好好的親吻你那可愛的小雞雞……」

  武彥好像很高興的點頭,脫內褲時雙手好橡有一點顫抖。

  「嗯,很美,我也喜歡你的小雞雞。」由美子說完就立刻低下頭,幾乎是碰
在武彥的下腹部上。

  毫無疑問的這是由美子的真心話,還沒有經過沾污的像青筍般的肉棒,由美
子覺得非常可愛。

  受到這樣火熱感情的驅使,由美子舔遍武彥的下體,大腿到陰毛、陰囊到肛
門,把武彥的下腹用唾液完全沾濕。

  「武彥,我要吸吮你的小雞雞了。」由美子在激情下猛然撲向武彥的肉棒。

  「唔……」好像有熱水突然澆在上面的感覺,武彥的身體反射性的抽搐了一
下:「阿姨啊……太好了……這個真是阿姨的嘴巴。」

  剛才塗上的口紅把武彥的肉棒染成紅色。任由本能的驅使,由美子有節奏的
上下活動頭部。由美子濕潤又火熱的嘴唇,和陰戶一樣的把武彥的肉棒夾緊上下
套弄。深深的含在嘴裡後,凹下臉頰用力一面吸吮一面向上拉。舌尖舔到陰莖的
肉縫上,用牙齒摩擦膨脹的龜頭,一次比一次的動作更有力。

  對只知道手淫的年輕肉棒而言,這樣的剌激實在太強烈了。肉棒膨脹的達到
痛的程度,馬口有火燒般的剌痛感。武彥仰起頭抓起由美子的肩,拚命的忍耐快
要瘋狂的衝動。

  「啊……不行了……要出來了!」

  年輕的肉棒是沒有耐性的,在馬口產生火燒般的高潮預感,使得武彥急忙想
退縮屁股。可是由美子的嘴比剛才更用力的夾緊武彥的肉棒,不讓他逃走。

  「武彥,沒有關係,你可以射在我的嘴裡……我想要你的精液……射在我的
嘴裡……」由美子輕輕的說著,把武彥的肉棒深深的含在嘴裡,幾乎碰到喉嚨,
然後用盡全力吸吮。

  「啊!」武彥當然受不了,全身開始抽搐,射出火熱的精液。剎那間大量的
精液射入由美子的嘴裡,也不顧從嘴角流出來,由美子仍舊繼續吸吮。

  在年輕的肉棒吐出一切,變成小肉塊時,由美子才鬆開嘴,把剩在嘴裡的精
液吞下去。

  「對不起……我射出來了……」

  「沒有關係……馬上會再給你弄大的……現在還沒有完……等一下要把這個
東西插入我的陰戶裡。」

  由美子露出興奮的表情,再度把武彥縮小的陰莖含在嘴裡……


          (二)阿姨濕潤─生母的味道

                (1)

  由美子的口交非常激烈,如果不是真的喜歡,絕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是激
烈而執著的口交,而且不只是把肉棒含在嘴裡,是把男人整個生殖器,像飢餓的
野獸一樣貪婪的吃下去。

  「我小時候很想做男生,非常非常想要小雞雞。」

  如同由美子自己這樣承認,喜歡口交的女人大都是這樣有強烈的男性慾望。
這些不說,當男人一旦享受過這樣滋味,自然永遠不會忘記。連經驗周到的上田
都一下子投降,剛十六歲的純真的武彥為此瘋狂也就不能怪他了。而且愈是遇到
年輕新鮮的肉棒,由美子的動作也會更熱情。

  山口由美子是二十八歲、有充滿智慧的奠麗女性。對武彥而言,她是他是阿
姨。

  武彥已經只要看到由美子的臉,實際上是看到嘴唇就立刻勃起。而由美子本
人像開玩笑似的,遇到武彥時,不看他的臉,先看他的下體,然後仲出舌頭以誇
大的動作舔嘴唇。

  「武彥,你真是的,已經這樣硬梆榔的。」

  由美子會這樣說著,用一隻手從褲子上撫摸勃起的東西,同時把自己的嘴壓
在武彥的嘴上,把舌尖伸入時,武彥會拚命的吸吮,讓由美子感到非常可愛。兩
個人的嘴仍齧合在起,由美子的雙手靈巧的解開腰帶,拉下拉煉,翻開長褲的內
褲,露出完全勃起的肉棒。離開嘴後,用難為情的眼光看一看武彥的表情,就跪
下去。

  「唔!真可愛……阿姨最喜歡你的小雞雞。」

  這時候由美子會陶醉的閉上眼睛,用臉在年輕的肉棒上摩擦,用鼻尖刺激龜
頭。

  「我最喜歡這樣的味道了。」

  這樣聞幾次後,就張開嘴含在嘴裡,把年輕沒有耐性的精液吸出來。

  可是這一天完全不同。

  「武彥,把衣服全脫掉。」由美子一面說,自己也一面脫衣服,毫不吝嗇的
把豐滿的成熱肉體完全暴露出來。

  「你在這裡趴下。」對著脫光衣服用雙手掩飾陰莖,露出疑惑的眼光看著由
美子的武彥,用命令口吻說:「把你可愛的屁股轉向這邊。」

  修長的大腿上看到還不成熱的屁股,由美子忍不住用舌尖舔一舔嘴唇,當場
側坐把臉靠近趴在地上的武彥的屁股。然後猛然用一隻手抓住肉棒,另一隻手抓
住陰囊。武彥的身體因為期望和興奮跳動一下。但驚訝還不止這樣,因為立刻感
到從陰囊的背面到會陰以及肛門上產生又熱又濕滑的感覺。這樣的感覺繼續集中
在肛門上,武彥幾乎要尿出小便。一種奇妙的,淫靡的感覺從肛門傳到攝護腺以
及後背上。

  對武彥而言這是難以相信的事,阿姨竟然會用舌頭舔他的肛門。

  「阿姨……受不了!」

  「這樣有強烈性感吧?你的肛門小小的還是粉紅色,真可愛。」

  由美子的舌頭在武彥的肛門上舔過去,又用舌尖做出插入肛門裡的動作。

  阿姨在舔我的肛門……武彥感動的身體開始順抖,握在由美子手裡的肉棒因
為太感動的關係快要爆炸。

  「不行……快要出來了。」

  「還不能!」

  由美子的手指在武彥肉棒的根部夾緊,她的嘴離開肛門,把頭鑽入趴在地上
的武彥的下面。她這時候仰臥著抬起頭,就像金魚吃餌一樣,張開嘴把紅腫的龜
頭含在嘴裡。

  「啊……」好像突然碰到熱水一樣的,受到女人火熱舌頭的纏繞,武彥的龜
頭猛烈顫抖。

  可是阿姨的攻擊並不因此就停止。由美子把肉棒含在嘴裡,用一隻手玩弄肉
袋,同時另一隻手開始撫摸外甥的肛門。

  由美子的中指進入縮緊的屁股洞裡。第一次感到這樣令他顫慄的快感,武彥
只好咬緊牙關忍耐,可是手指進入到第一關節時,武彥的忍耐達到極限。

  「呀!」武彥的龜頭就在由美子的嘴裡爆炸。這是這一天的第一次射精,大
量的精液從由美子的嘴角溢出來。

  最後的脈動結束,完全射光後,由美子的嘴仍不肯離開武彥的肉棒。完全把
萎縮變小的肉棒繼續放在嘴裡用舌尖撥弄。這種行為不是真正喜歡男人肉棒的話
是做不到的。年輕的肉棒自然很快開始復甦。

  「嘗嘻嘻,又恢復精神了。」由美子的嘴離開又勃起的肉棒,從武彥的身體
下離開:「我的陰戶也已經濕淋淋了,該輪到你該給我舔蜜汁了。」

  看著武彥緊張的表情,把經過激烈口交冒出香汗的妖艷棵體躺下來,然後好
像和武彥開玩笑似的,雙腿分開的剎那用雙手蓋住陰戶不讓武彥看到。

  「嘻嘻嘻,今天在這裡噴上香水,你要仔細的聞聞看。」

  等到武彥蹲在她的雙腿之間,把臉靠近下腹部時,由美子輕輕分開蓋在陰戶
上的雙手,做出只能讓鼻尖進入的縫隙。武彥急忙把鼻尖塞入空隙裡,閉上眼睛
深呼吸,聞到濃厚的香水芳香,幾乎使他頭昏腦脹。

  「阿姨……太棒了!」武彥似乎已經無法忍耐,用臉向女人的下體摩擦。

  當由美子急忙分開手時,武彥的嘴緊緊吸住由美子的陰戶,由美子也用手溫
柔的撫摸武彥的頭。根本想不到哪裡最敏感,如何剌激會使女人高興,武彥只是
把沸騰的慾望發洩出來。但這樣的模樣,反而使由美子的心裡更激動。

  「我的……陰……戶……真的很香嗎?」

  「嗯……好香。」

  動員鼻子、臉頰、嘴唇、牙齒、舌頭、下額等一切部分,武彥忘記一切的吸
吮,由美子的雙腿不知何時已經用力夾緊武彥的頭,主動的把陰戶壓在武彥的臉
上開始扭動屁股。

  兩個人的呼吸都急促,她開始鳴咽:「唔……好……太好了!啊……你弄得
真好……背面……屁股那一邊也要……舔吧……啊……」

  由美子的身體彎曲得像一隻蝦,雙臂摟住雙腿,把下體最深的部分完全送到
武彥的嘴裡。這時候武彥抬起頭,仔細的看完全綻放的花瓣,裡面的粉紅色的嫩
肉,以及包括肛門在內的景色。

  從來沒有想過女人的屁股是這樣美,對武彥來說是驚人的新發現。

  「唔……不要只顧看,快舔吧!」

  不用她催,武彥也忍不住繼續吻下去。

  「好啊……還要在那裡……」

  可以說是異常的激烈親吻,由美子快要瘋狂,房間裡充滿淫邪的啾啾聲。

  「啊!好!啊……」由美子的身體突然豫彈簧一樣彈起,推開武彥的身體:
「不行了!不能忍耐了,求求你,快插進來吧!」

  由美子主動的要求把肉棒插進陰戶裡這還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徹底的玩弄武
彥,讓他急得快要哭出來。

  武彥默默點頭,用一隻握緊勃起到極點,從龜頭露出透明液體的肉棒,瞄準
已經濕淋淋的等待肉棒插入而蠕動的陰門。

  「我要來了!」不用由美子用手引導,有一下就插入到底的信心。

  「啊……武彥……好……」

  武彥的肉棒沒有任何的猶豫,瞬間就連根插入。在這同時,由美子的雙手抱
緊武彥的頭,雙腿纏繞在武彥的腰上。

  「啊……真舒服。你決用手指……插入屁眼裡,用手指在裡面攪動!」

  由美子抬起屁股瘋狂的扭動,武彥把右手中指插入由美子的嘴裡沾上唾液就
塗到由美子的肛門上。

  「啊……不要了……那樣太難為情了!」由美子口是心非的說。

  武彥的手指在肛門四周輕輕敲打時,由美子的全身期盼手指的進入,有一點
緊張。

  「噢……啊……」

  中指的第一關節好像被吸進去一樣,在這同時,肉洞以難以相信的力量夾緊
陰莖。

  「唔……」武彥忍不住發出哼聲。

  插在肛門裡的手指左右旋轉,由美子就扭動著身體嗚咽,同時更夾緊肉棒。
武彥進時候只要把肉棒用力插在裡面就行了,自己不要做抽插運動,動一下手指
就能讓由美子的肉洞立刻夾緊肉棒。

  已經完全進入恍惚境界的由美子,開始吸吮武彥的嘴唇。在下體牢牢的結合
下,兩個人的嘴猛烈吻在一起。

  在夕陽射入的房間裹,年輕的肉棒在成熱的肉體裡把所有的精液完全射光。


                (2)

  「武彥,你有了女朋友嗎?」愛子盡可能的做出自然的態度問。

  她覺得很久以來武彥的態度有一點奇怪。近日來回家時身上有香水味,這就
不尋常了。愛子仔細觀察武彥的舉動,尤其是細心檢查要洗的內褲,先聞一聞味
道,已經是完全成熟男人的體嗅。強烈的精液味,使愛子幾乎感到目眩腦脹。

  武彥一定和女人發生關係,愛子從本能上做這樣的判斷。

  「沒有那種人!」

  「你隱瞞也沒有用,媽媽是看得出來。你已經是高中生,有女朋友是沒有關
系,做最好是不要過分深入交往,你還不是大人,這一點要好好考慮。」

  「真嚕嗦,我說過沒有女朋友」我也很忙,不要為為無聊的事嘮叨吧!」武
彥也沒有看母親一眼就跑上二樓。

  看著他的背影,愛子不知為何感到不安。他這樣認真的生氣……很奇怪……
不尋常……已經有了必須要隱瞞的女人嗎?

  愈想愈往壞處想。希望在這種時候能和丈夫真一郎商量武彥的事。可是不要
說是商量,兩個人之間已經冷卻到連普通談話都沒有了,真一郎深夜回來只是背
對著愛子睡覺而已。

  愛子的丈夫真一郎和她的親妹妹由美子發生關係。知道這個事實後,雖然感
到很狼狽,但愛子很快就恢復平靜。愛子已經完全放棄每天和妹妹做愛的丈夫,
把自己的愛情完全附託在兒子的身上。最後所依靠的兒子,如果和奇妙的壞女人
發生關係,一切都完了。

  武彥很晚回家是每週一次,一定是在星期三晚上。

  第二周的星期三,愛子躲在武彥的校門後,看到武彥時心裡開始緊張。可是
戴上太陽眼鏡,穿上夾克,迷你裙和黑襪,武彥是絕對不會認出來。再怎麼看也
像二十歲的大學女生,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她是個已經有上高中兒子的三十六歲女
人。

  「不可能吧!」跟一在武彥後面的愛子,心裡出現可怕的預感,可是繼續向
前走以後,她的預感變成事實。

  「怎麼會……不可能……」剩下最後的希望也完全破滅,因為武彥走進他的
阿姨——也就是由美子的公寓裡。愛子的心已經混亂,不知道該怎慶辦。

  妹妹由美子和兒子武彥……但是由美子是有可能……用女人的身體誘惑兒子
武彥……她是誘惑丈夫的無恥女人……可是還要誘惑武彥,實在太過分了……

  愛子不顧一切的跑上樓梯,這時候武彥正站在由美子的房間前準備按門鈴。

  「武彥……」

  武彥剛回頭時,好像還認不出她是什麼人,手放在門鈴上露出疑惑的眼光看
愛子。

  「啊!」發現那是母親時,武彥的臉上立刻失去血色。

  「武彥,回家吧!」

  武彥好像犯人一樣的跟在愛子的身後。

  在計程車裡武彥的眼光只是看著車外的街景一句話也沒有說。被跟蹤失去快
樂的遺憾,還有第一次看到母親的這種打扮,那是年輕美麗的女人,武彥的心裡
充滿複雜的情感。

  不久後兩個人回到家裡。

  「為什麼跟綜我,媽媽太卑鄙了!」走進房裡武彥立刻用粗暴的口吻說。

  在愛子驚訝的來不及回答時,武彥突然從愛子身上剝下夾克:「穿這種衣服
干什慶!」

  「武彥!你這是做什麼!」

  武彥毫不客氣的把驚慌的愛子推倒在地上,騎在母親的肚子上用力向左右拉
開襯衫。

  「啊……」

  鈕釦掉了,露出米黃色的乳罩包著豐滿的乳房。愛子拚命的想推開武彥,可
是一點用也沒有,雙腳用力在空中踢,但也只是更撩起迷你裙而已。

  這是武彥在計程車裡研究的結果。武彥是拚命的想要母親的肉體,剛有這種
念頭時,還川為是她平擾他和阿姨的好事才有那種想法。但聞到母親的體嗅和看
到照在車窗上的母親時,他感相信一直追求的就是這個味道,這個肉體。

  原來想要的不是阿姨的肉體,阿姨的肉體不過是用來替代母親而已。愈是這
樣想就愈興奮,在計程車上就已經忍不住使肉棒勃起。

  「武彥,你不能這樣!」

  武彥一句話沒有說就拉掉了母親的乳罩,同時用雙手抓在完全成熟的豐滿乳
房上。

  「啊!痛啊!」

  光滑有彈性的感髑,母親的乳房比他想像的年輕幾十倍。武彥的手上更用力
的揉搓,愛子雖然用手抓住武彥的手腕,但對年輕男人的力量一點作用也發生不
了。

  「媽媽,我早就想和你性交了!」

  「不行啊!那種事絕對不可以!求求你……絕對不要這樣……」

  武彥根本不在意愛子用雙手打他的胸脯,解開腰帶,拉下拉煉,同時把長褲
和內褲脫下一半,露出已經從龜頭溢出透明液體的堅硬肉棒。曾經在內褲上聞過
的味道,立刻剌激愛子的嗅覺。

  武彥把還在掙扎的母親雙手壓制在她的頭上,移動屁股向上,用肉棒的根部
和陰囊在愛子的臉上摩擦。

  「啊……不要!」

  兒子堅硬的肉棒在她的臉上磨擦,如果張開嘴,男人的肉棒就會毫不客氣的
進入嘴裡;如果呼吸,就聞到武彥的肉棒味道。

  「我如果這樣弄,阿姨就會非常高興,還會舔我的陰莖和屁眼。很棒吧?媽
媽。」

  臉上強烈的男人性器發出來的味道幾乎使愛子快要昏過去,但同時也對由美
子產生強烈的嫉妒感。如果是武彥的陰莖,會高興的含在嘴裡。如果是武彥的屁
股,會高興的舔遍每一個地方。可是母親的立場使她不能這樣做,愛武彥的感情
遠超過由美子,可是不允許親生母親陶醉在兒子的性器味道裡。

  「媽媽是喜歡我的味道,因為我看到了媽媽聞我的內褲。」

  愛子覺得腦後突然遭到強烈的打擊。她沒有那樣的念頭,只是為了調查兒子
的行為聞一下他的內褲。可是愛子沒有信心肯定自己的行為,如果說完全沒有陶
醉在兒子的性器裡,那完全是謊言。

  力量從愛子的身上完全消失。

  武彥當然看出母親的這種變化,立刻在愛子身上使身體轉變一百八十度,就
撩起愛子的裙子,把雪白的三角褲和黑色長襪一起拉下去。

  「哎呀……」愛子反射性的夾緊大腿,但已經完全沒有力量,只是用手拉一
下,愛子的大腿就分開。

  母親和由美子是親姊妹,但陰毛的風光完全不同。由美子是又黑又密,看起
來就是淫蕩的模樣;但母親的陰毛不多,但看起來很可愛,高雅的圍繞著女人的
秘洞。

  武彥再也忍不住,把鼻子靠花母親的陰毛上,甜美的味道,使武彥閉上眼睛
進入陶醉的境界。

  「媽媽……這個味道太好了!我要的就是這樣的味道……」

  武彥把自己的性器更用力地壓在愛子的臉上,把拉下一半的三角褲從腳下脫
去。


                (3)

  「啊……不要……」

  愛子把臉轉過去,避開兒子的攻擊她的嘴已經是盡最大力量,對兒子攻擊下
半身已經完全沒有辦法應付。趁這個機會,武彥用雙手抱起愛子的雙腿同時分開
九十度,這時侯看到陰毛圍繞的美麗花瓣。

  武彥不由得瞪大眼睛,用手指分開花瓣,看到裡面有透明的液體,陰唇發出
濕濕的光澤,淫猥的蠕動散發出芳香。

  阿姨的充滿挑撥性的濃厚味道不同,那是像藍花般發出甜美的幽香。就像花
蜜吸引蜜蜂一樣,武彥的嘴唇輕輕吻在母親的花瓣上。

  「啊!」愛子的全身緊張的顫抖,想夾緊大腿也沒有辦法。

  「不行……那個地方很髒……」

  「不髒!媽媽的陰戶是最美的!這裡的蜜汁是最香的。」武彥說完之後拚命
的吸吮。

  「啊……不行啊……」

  從武彥的嘴裡發出「啾啾」的淫蕩聲,愛子的性器在武彥的嘴裡變形。兩片
花瓣已經翻轉,好像子宮被吸出去一樣的感覺,使愛子的下體感到強烈的騷癢。

  愛子在心裡還在拚命的告訴自己,不能允許他這樣做,自己更不可以陶醉。
可是從身體深處產生的甜美痳痺感,已經忘記很久的性感。現在是自己的兒子在
吸吮她的陰戶,做母親的興奮,希望能陶醉的女人本能。這些是母親的理性逐漸
淡薄。

  腦海裡五彩繽紛,不斷的湧出情慾和歡愉,愛子的身體已經無法支持理性的
存在。

  「不能做這種事!」

  「有什麼不可以!我早就想這樣了!媽媽的比阿姨好多了!」

  這句話使愛子非常高興,她無論如何也不想失去武彥,丈夫已經被他妹妹搶
走,武彥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不願讓由美子,也不願讓任何女人搶走武彥。為
了保住武彥,什麼事也願意做。只要是武彥想要的……即使是不合人倫也顧不得
了。

  愛子準備把一切獻給武彥。在陰唇被武彥吸吮,下體產生甜美的感覺中,愛
子做了這樣的決定。

  張開眼睛時,眼前看到縮緊的肉袋,還有頂端分泌透明液體的肉棒。愛子伸
出舌頭像捲進來似的把肉球含在嘴裡用力吸吮,同時用雙手從兩面夾住兒子的肉
棒。

  「啊……」武彥的身體高興的輕微顫抖:「媽媽……」

  愛子沒有回答,但用所有的熱情在武彥的大腿跟吻到會陰,還有肛門。

  「唔……」彥發出嗚咽的聲音。

  愛子拉下肉棒把龜頭含在嘴裡的同時,武彥的肉棒第一次爆炸。

  兒子的精液間歇的猛烈噴射,武彥的龜頭還在母親的嘴裡,身體也隨著間歇
性的抽擋。

  第一次把兒子的肉棒含在嘴裡,覺得非常粗壯,精液是那麼濃厚而甜蜜。愛
子在心裡想,這個肉棒和精液是我自己一個人的,絕不能讓其他女人搶走。

  「啊……」武彥歎一口氣,把開始萎縮的肉棒從愛子的嘴裡拔出,仰臥在愛
子的身邊:「啊,媽媽的太好了……」

  「嘻嘻,武彥的也很好。」愛子說著抬起身體用手背擦拭嘴角,嘴裡還粘粘
的留著精液的味道。

  這時候武彥還在急促的呼吸,享受高潮後的餘韻。

  愛子看著那樣的武彥,悄悄的把身上的衣服脫下變成赤裸。在兒子面前赤棵
……又一次感到心跳,臉頰開始紅潤,剛才被吻過的陰戶又感到火熱的騷癢。

  「武彥……」愛子說著,讓赤棵的身體靠在武彥的身上,用臉輕輕磨擦著已
經完全萎縮的肉棒:「武彥,你是媽媽一個人的,要保證絕不和其他女人做這種
事……」

  「保證……我保證。我最喜歡媽媽……能夠和媽媽這樣,我就不會要其他女
人……」

  「武彥,我真高興……」愛子開始脫下武彥身上面的學生制服,「只要你保
證,媽媽願意每天給你這樣的快樂。」愛子一面說一面瘋狂的在兒子身上親吻。

  「武彥,只要你想要的,媽媽什歷事都給你做。因為媽媽比由美子或其他女
人更喜歡你……多麼難為情的事,多麼淫蕩的事都願意給你做。」

  「媽媽……是真的嗎?」武彥的肉棒已經恢復勃起狀,在下腹部直立。

  「媽媽是不會說謊的,是真的。媽媽現在想要你的小雞雞了,用你的小雞雞
插入媽媽的陰戶裡吧……你要答應只和媽媽這樣……」

  愛子使赤棵的身體仰臥,分開大腿等待武彥。

                 【本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