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為了拯救女兒,我讓岳母懷孕



  我叫覃世仁,是上海一家電子公司的頭家,原來有一個幸福的家,清秀而又
溫柔的妻子秦蔚,可愛的女兒小米,同時和我們一起生活的還有岳母秦霞。岳母
年輕時期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美女,雖然現下45歲的她已經是中年人了,但是
那年輕時期驚人的漂亮經過多年歲月的衝擊後卻仍舊有著強大的生命力。

  我和妻子秦蔚有著非常和諧的性愛,雖然在旁人眼中,高碩、英俊而又富裕
的我應該找一個高貴的美女做老婆,但當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這個不很漂亮
但卻矯小溫柔的女孩子用她那標準的身材、雪白的膚色一下子就俘虜了我的心,
看見秦蔚,我突然就有了一種衝動,一種強烈的要保護她的渴望。

  於是我發狂般的追她,終於一年後她成了我的妻子。兩年後我們的女兒小米
出生了,我們三口和岳母秦霞生活在一起(妻子的父親在她三歲時就去世了),
日子過得富足而又幸福。

  但是好景不長,在小米兩歲的時候,妻子在一次車禍中追隨她的父親而去。
一下子,我的世界彷彿褪色了許多。由於悲痛太大,使我一度對女人失去興趣,
就一直和女兒、岳母生活在一起。

  岳母秦霞是滬上唯一一家職工醫學院的教師,雖然已經45歲了,但是皮膚
光滑細膩,無一絲皺紋,一頭長髮依舊烏黑油亮。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背影上
看去和20歲的少女沒有什麼兩樣。就這樣,我白天在公司上班,岳母則在家裡
照顧小米,並做好晚飯等我晚上回到家裡一起吃,然後各自回房睡覺。

  日子就這樣飛快的過著,有時候我們三個人也會在節假日駕車去名勝景點遊
玩。很多次在某地休息的時候,小米累了睡倒在岳母的懷中,她就輕輕的拍著孩
子,我總會安靜地坐在她旁邊。從遠處看,我們是三人彷彿是三口之家。好幾次
我都有這樣的感覺,但這個感覺是非常朦朧隱約的,當時我也沒有往更深的層次
想,我只知道這輩子就好好的賺錢,將小米撫養長大。

  也許是老天冥冥之中有這個意思吧,當小米長到五歲的時候,災難突然降臨
到了她的頭上。先是經常感到乏力,然後是持續不退的高燒。我和岳母心急如焚
的把她送到醫院,檢查後的結果把我們兩都擊倒了:小米得的是白血病,並且現
有的醫療水準最多維持她兩年的生命。老天,你為何要這樣對我?讓我失去了我
的愛妻後,現下又要奪走我的女兒,為什麼?為什麼?

  在接到診斷書的那一刻起,我心如死灰,只覺得人生的一切樂趣都離我而去
了。在這關頭,我有一位當醫生的老同學知道後打電話告訴我說,當前唯一可以
救小米生命的只有骨髓移植手術。費用對我來說不成問題,最難的是必須找到相
配對的幹細胞,我和岳母兩人都做了檢查,很遺憾,我們兩身上的幹細胞都無法
挽救小米的生命。

  怎麼辦?怎麼辦?我痛不欲生,而岳母也天天在一邊長吁短嘆,淚水不停的
流。這時我同學又打電話過來問情況,當我告訴他結果之後,他也感到很惋惜:
「要是小米有親生的兄弟姐妹就好了,那樣希望就比較大了。」

  老同學掛上電話後,他的這句話卻反反覆覆的在我腦海中迴蕩,並飛快衍生
著各種念頭和回憶:『我和妻子做愛生下小米;岳父當年和岳母做愛生下我的妻
子;我和妻子沒有再生下其他小孩;妻子的血型分類和岳母相同;而小米的血型
分類又和妻子相同;而我和岳父的血型分類很巧合的又是一樣。』

  我眼前一亮,但馬上我的亢奮又暗淡下去了:這樣做的話可是違法人倫啊!
再說岳母能答應我這個幾乎荒謬的念頭嗎?「不行,不行!」我荒亂地搖著頭喃
喃自語道。但是眼前馬上又浮現起了小米那蒼白虛弱的身體。不,我已經失去我
的妻子了,我不能再失去我的女兒了。不能,絕對不能了!

  晚上,在客廳的夜燈下,我對岳母全盤托出了我的想法,當我如竹筒倒豆般
的講完了一切之後,輕輕的閉上了眼,等待那嚴厲的訓責。但結果出乎意料,岳
母的神情一直都很平靜。

  聽完了我的敘述後,她卻是輕輕的嘆了口氣:「哎!孩子,媽也知道你的難
處,其實媽比你更疼愛小米,這孩子長得太像小蔚(秦蔚)了,這些日子媽每個
晚上都沒有睡好。孩子,如果你提出的這個方法可以救小米的話,媽什麼都願意
做,什麼都敢幹的。」

  是嗎?我驚喜地聽著這一切,岳母的聲音溫婉而又蒼怨,這聲音是令男人怦
然心動的那種力量之源。聽著她那娓娓而談的優柔,看著她那雪膚依然的纖纖素
手,我忘情地摟住了她。

  那一夜我們談了很多很多,是關於性愛的強健和明朗,也是關於男女之間因
情而性,因愛而歡的鐵律……

  第二天,我沒有上班,將公司的事務交給別人處理。先是懶洋洋的睡到早上
八點多,然後起床跑步,半個小時之後我回到家中。岳母,哦不,現下應該叫她
為阿霞了(昨晚我們倆製定了一個週密的造人計劃:在岳母懷上我的骨肉之前我
不再是她的女婿,而是她的男人;而她也不再是我的岳母,而是我的女人阿霞。
我們決心孕育出一個健康的小生命,用他的幹細胞來拯救小米)。

  阿霞早就為我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餐,她今天長髮批散,一雙秀眸柔波四溢,
彷彿二十年前光彩又在她的體內發出了。吃完早點之後,我和阿霞驅車去了附近
的一個古寺,在送子觀音菩薩像前雙雙跪倒虔拜,然後我們如一對情侶般相互依
偎著又去了公園、電影院,並在外面吃了午飯。這個過程中阿霞牽著我的手,嬌
柔萬分,像個初涉人世的少女;而我也緊緊的摟著她,像個勇士般的呵護著她。

  才幾個小時,我倆已經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了。「岳母」、「女婿」這種關
係早就被我們拋到九霄雲外去。

  下午4點,我們回到家中,我洗了澡之後,阿霞叫我先睡一會兒,她來準備
晚飯。「你會不會太累了呀?親愛的。」我故意嘟著嘴抱住她,而她卻是嫣然一
笑,去廚房了。

  兩個小時之後,我被叫醒吃晚飯。此時的我精神十足,充足的睡眠讓我的精
力旺盛異常,在燭光下,我吃著可口的牛排、喝著美味的酸奶。燈光下阿霞也是
異常的嬌艷,四十多歲的女人身上那種因滄桑而壓迫出來的氣質之美是任何少女
也無法偽裝出來的。她此時身著粉紅色睡袍,體態輕盈,婀娜多姿。

  阿霞輕輕走到我身邊,在我的大腿上坐下來,我順勢抱住了她,一陣芬芳鑽
進我的鼻孔,頓時我熱血沸騰起來,一下子我緊緊的吻住了阿霞的雙唇,那種香
軟柔滑的膩感幾乎讓我陶醉。「嗯……嗯……」她被我吻得發出輕輕得呻吟,修
長得纖指在我後脖子上來回撫摸,指甲無意間劃過我肌膚的癢感讓我更強壯了。

  我一把抱起了她,大步流星得走向臥室。當我將她按在床上的時候,她已經
如蛇一樣纏住了我的身體。我倆狂熱地擁吻著,激情飛快地滋長著……

  我不停地吻著她的脖子,並飛快地卸下了她所有的衣服,45歲的阿霞,竟
然還有著那麼誘人的青春胴體,那暗紅色的乳頭高聳著,雪白的小腹曲線玲瓏。
我的唇游走於她的脖頸、腋下、乳丘、小腹,她如一條激情焚慾的魚,全身不停
地扭曲著。我是那樣的有力,不斷地向前衝、不斷地抽動、不斷地用力,我的血
脈一定是火爆的,我的激情一定是兇莽的。我的力量把她從一個高潮帶到另一個
高潮,從一個尖峰帶到另一個尖峰……

  終於,當我大汗淋漓地從她那雪白身軀上滾下的時候,她翻過身緊緊地抱住
我,我知道那是女人對一種強大征服的激動。

  在以後的幾個月中,我們恩愛異常。一年後我們的結晶出生了,小米也順利
獲救了。之後的事情美麗幸福得讓任何女人嫉妒——我和她結婚了,一家四口幸
福地生活著。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