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平凡的激情(二十八)



               平凡的激情

作者:老柳
2013/03/05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二十八)

  李長江心中的慾火燃燒了、白熱化了,玲子被這燃燒的火焰烘烤著,扭動腰
身,盡展風騷。李長江的衣服被玲子扒掉,赤裸的身軀,堅挺的雞巴傲然挺立在
胯間。玲子跪下,握住擼動幾下,馬眼沁出透明晶瑩的液體。

  玲子饑渴的把龜頭含進嘴裡,品嚐著男人的味道。李長江按著玲子的頭,聳
動屁股,混著的意識在腦海裡不停地吶喊:『女人,這就是女人。雄風,堅硬的
雞巴,就是男人的雄風。讓這雄風佔有女人吧!征服女人吧!』一種強烈的佔有
慾和征服慾讓他像瘋狂的野獸,低吼著一把抓住玲子的頭髮拎了起來:「女人,
我要你,我要肏你!我要你的屄!」

  玲子情慾高漲,被抓著頭髮,卻沒有一絲疼痛的感覺,有的是一種異樣的興
奮和激動。眼前的李長江爆發出來的雄性目光,讓她有種屈服的感覺,那是女人
對男人特有的屈服,沉醉其中:「我是女人,你的女人,我需要你佔有我、征服
我、肏我,我的屄已經為你敞開。來吧,用男人的雞巴佔有它、肏它。」

  李長江推倒玲子,撲上去,怒吼一聲,深深刺入玲子體內:「哦……女人,
我佔有你了!我肏你了!我的雞巴插入你的屄了!」玲子大聲呻吟著:「啊……
男人,佔有我了!你的雞巴侵入我了,填滿我的屄了!不要插著不動,動起來,
動起來征服我,動起來肏我……」

  熊熊燃燒的慾火吞噬了兩個人,玲子的雙腿高高抬起,迎合著李長江一次次
的深入,她能做的只有迎合,只有迎合才能滿足需要。李長江雙手按在玲子的乳
房上,「啪啪啪」的用力猛插。

  他要喊,要大聲的叫:「肏死你!肏死你這個女人!說,給我大聲說,你這
個女人喜歡被肏對嗎?你的屄需要雞巴對嗎?你的屄為男人,為男人的雞巴而發
騷對嗎?說,大聲說,你的屄被征服沒有?」

  玲子已經高潮一次了,慾火沒有絲毫減退,反而更加炙熱:「啊……啊……
是,是,我喜歡,喜歡你肏我。我需要雞巴,要男人的雞巴肏死我,我的屄情願
為你發騷……你征服我了,我的天啊!」

  李長江怪笑著抬起身,拔出雞巴:「哈哈!哈哈!騷給我看,女人,騷給男
人看,我要看,看女人發騷。」玲子的下體一陣空虛,心裡更空虛,在這個男人
面前,徹底放棄了尊嚴,只有原始的本能驅使她,驅使她要滿足這個男人,滿足
自己空虛的心理、空虛的肉體。

  她翻過身,屁股高高的撅起,對著李長江搖動著。伸出一隻手,撫摸自己的
陰蒂,中指插入濕淋淋的陰道:「我騷給你了,看啊,就這,就這騷,這屄,女
人的屄,為你,為男人在發騷呢!看啊,騷屄在為你,為男人在流水。看啊,這
就是被你,被男人雞巴征服的地方,被你,被男人肏過的屄。」

  淫蕩的畫面、淫蕩的語言,李長江握著雞巴,狠狠地肏了進去:「騷屄,肏
死你!肏死你!」「咕嘰、咕嘰」的抽插聲充斥著兩個忘我的人的大腦。

  這是李長江第一次和柳絮以外的女人性交,這感覺是空前的,是和柳絮無法
形容的快感,這感覺讓他第一次有了作為男人的雄偉,這是可以毫無顧忌地大聲
叫,大聲說著污言穢語,感官的刺激、佔有慾的滿足、征服慾的自信。每一次深
入,心裡積壓的的憤怒、屈辱、壓抑都在無形地釋放,真正體會到了自己是在肏
屄,是如此酣暢淋漓。

  快感從全身向雞巴聚集,在尋找爆發的突破口,終於突破了最後的精關,向
玲子體內噴發了,強而有力地噴發了。玲子被最後大力的深入、被濃濃的精液噴
灑得再一次高潮,用最後的力氣把屁股向後頂,身體顫抖著,陰道急劇地收縮:
「我的媽呀!肏死我了!」

  癱倒在地板上的兩個人閉著眼睛喘息著、回味著。情慾慢慢地消退,理智慢
慢地恢復,李長江一骨碌坐起來,結結巴巴的說:「玲子,我……我……你……
你……我們幹……幹了什麼呀?這……這……我……我射裡了。」

  玲子有氣無力的說:「長江,我是心甘情願的,不用擔心,明天一早我就吃
藥。你太厲害了,你已經征服了我,抱我一會吧,我喜歡被你抱著,愛你。」

  李長江此刻已經無語了,把玲子緊緊地抱在懷裡,就躺在地板上一動也不想
動。男人和女人,一旦發生了肉體接觸,這關係就突然變了,懷裡的玲子突然變
得嬌美溫柔,不自覺的輕吻著玲子。玲子感覺自己被融化了,心中暖暖的、熱熱
的,在這個男人的懷抱裡,好幸福、好安全。

  李長江抬頭看見時鐘已經指向九點半了,心裡一驚,居然和玲子做了一個多
小時,太不可思議了!輕拍了玲子一下說:「快起來吧,她就要回來了。」

  李長江先穿好衣服,玲子懶散的爬起來,地板上留下一大灘液體,玲子陰部
更是一片狼藉,白花花的精液和淫液,把陰毛都染濕了。李長江拿過紙巾想給玲
子擦拭,玲子接過紙巾,墊在陰戶上,快速穿上內褲說:「別擦,我要留著,感
受你的東西在體內。」

  玲子把地板擦乾淨,走進衛生間,把擦地板用過的紙巾丟進馬桶沖了下去。
洗了把臉,出來看見李長江盯著自己,不禁笑了,過去挨著李長江坐下,溫柔的
靠在李長江身上說:「長江,以後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李長江感歎一聲說:「不,玲子,我是你李叔,我們不能再錯下去了。我,
我真混啊,怎麼能對你做出這種事呢?要是讓你爸和柳絮知道了,我……我……
我怎麼說得清啊?」

  玲子說:「就當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好了,有人的時候我還叫你李叔,沒
人的時候叫你長江,不就行了?我爸和柳姨,他們此刻恐怕還沒完事呢!我們是
各有所需,你何必在意呢?」

  聽完玲子的話,兩種不同的聲音在李長江心裡激烈的鬥爭著,一種是:軍哥
肏了我老婆,我肏你女兒,扯平了。另一種是:不對,不是這樣的,玲子還是孩
子,軍哥肏柳絮,是自己認可了的;自己肏玲子,軍哥和柳絮都不會接受,自己
也不敢接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這成什麼了?以後在軍哥和柳絮面前還能抬起
頭嗎?糾結的長歎一聲。

  鑰匙開門的聲音響起,玲子快速站起來,走到門口,柳絮正好進來,差點撞
在一起。沒等柳絮開口,玲子挑逗的聲音說:「幾點了才回來。你可美了,我和
李叔都快餓死了,還好吃了個大火腿腸。哼!」

  柳絮羞紅了臉,弱弱的說:「啊,我……我這就給你做麵條。死丫頭,就你
話多。」說完看了丈夫一眼,快速向廚房走去。

  李長江看著柳絮進入廚房,心中有股愧疚感。唉!明明自己老婆剛被別人肏
完,幹嘛有愧疚感啊?對玲子的機敏感到佩服,玲子正調皮地看自己,趕緊低下
頭,不敢正視玲子。

  熱氣騰騰的麵條擺在三個人面前,李長江真的餓了,狼吞虎嚥的幾口就把一
碗麵吃光了,柳絮笑著說:「你慢點,沒人跟你搶。」說完又給丈夫盛了一碗。

  吃完麵條,李長江感到精神分外飽滿,坐在沙發上看著兩個女人收拾碗筷,
有種愜意的感覺。收拾完,三個人隨便聊了聊,玲子要走,柳絮不同意:「都幾
點了,就在這睡吧,明天再走。你也快開學了,就在柳姨家多住幾天吧!」

  玲子點頭答應說:「好吧,我還真捨不得柳姨和李叔呢!那我先睡了。」說
完走進臥室,關門的時候,深情的望了李長江一眼。

  李長江和柳絮也走進臥室,李長江躺在床上,柳絮脫掉外衣,臉色一紅說:
「我……我先去洗洗,你先睡吧!」一句話,讓李長江突然有種莫名的衝動,一
把拉過柳絮,翻身按住她,扒掉秋褲、分開雙腿,柳絮的小內褲一片水漬,還沒
有乾。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玲子陰戶狼藉的畫面同時出現在眼前。

  『女人,被肏的女人,被佔有的女人,被雞巴征服的女人,女人都一樣嗎?
她被軍哥肏得也是和玲子一樣嗎?』突然有種想知道、想證明的感覺。

  柳絮被丈夫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羞紅了臉小聲的說:「你幹嘛呀?不要
看,我去洗洗,放手啊長江。」

                (待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