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平凡的激情(二十六)



               平凡的激情



               (二十六)

  夜無眠,李長江瞪著眼睛看著天花板,身邊的柳絮早已香甜的睡著了。距離
如此近,又是那麼遙遠,如此熟悉,又是那麼陌生。回想這一年來的經歷,就像
一場夢一樣,模糊不清,又清晰可見。

  家到底是什麼?愛情到底是什麼?親情到底是什麼?自己擁有什麼?失去了
什麼?李長江有點模糊了。曾幾何時,這個家是自己勞累一天後最想回的地方,
身邊的妻子是自己最牽掛的人,軍哥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現在呢?那種平淡平凡
的日子跑哪去了?難道自己擁有的僅僅是一場夢嗎?夢醒何處呢?自己這一步走
向何方,能否左右,沒有人能告訴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左右得了。越想越亂,越
想越沒信心。

  夜裡醒來的玲子,突然感到好恐懼、好孤獨。李叔拒絕了自己,這和自己想
像的怎麼不一樣啊?不應該呀!還是自己的觀點根本就不對呢?這個男人太不可
思議了,一種崇敬的感覺由心而生。他太偉大了,在他的面前,自己和爸爸顯得
太渺小了,呀!自己和爸爸都做了什麼呀,突然感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太卑鄙無恥
了。這……這……這以後自己怎麼面對李叔啊?

  玲子不敢想下去,用被子蒙著頭,可李長江的身影就是在眼前不停出現,溫
暖的手、輕柔的拍,怎麼也趕不走,大腦一片混亂。

  柳絮醒來時,已經八點了,睡得真香啊!伸了個懶腰,這才發現丈夫不在身
邊。起床走出臥室,看見丈夫站在客廳陽台上,冷漠的眼睛遙望著遠方,不知在
想些什麼,這才記起昨晚發生的一切,愧疚的走到丈夫身後:「長江,我……對
不起,我……我起晚了,我這就做早飯。」

  她簡單的做好早點,拉著李長江坐下,給丈夫把稀飯和麵包放在面前:「長
江,快吃飯吧!你說句話呀,我……我好害怕,你……你不高興了對嗎?你生氣
了對嗎?是……是你讓我去的呀!你……你後悔了嗎?以後我……我不去了,好
嗎?吃點飯吧,你的身體要緊。」

  李長江麻木的說:「沒啥後悔的,別提了,吃飯吧!哦,對了,你叫玲子起
床吃飯吧!」柳絮趕緊說:「玲子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不知道啊?」李長江
說:「你們剛走不一會就回來了,你回來時,她早睡了。」

  柳絮臉色通紅,走過去敲了敲門說:「玲子,該吃飯了,都幾點了,還不起
來。」玲子答應了一聲,穿好衣服,打開門。柳絮想到玲子知道自己昨晚去她家
了,不敢正視玲子,低著頭,回到桌子旁,坐下默默的喝了幾口稀飯。

  玲子到衛生間洗漱了一下,出來坐在柳絮身邊,她不敢抬頭看李長江。三個
人沉默的吃過早點,玲子小聲說:「柳姨,你們一會去你爸媽那,我先回家了,
代我向姥姥、姥爺拜年。」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年初二,是傳統的女婿節,李長江和柳絮帶著禮物來到岳父家。仍然是歡聲
笑語,但柳絮明顯感覺到丈夫毫無表情,冷漠僵硬,心裡感到好恐懼,爸媽可千
萬別看出什麼來呀!這是怎麼了?柳絮突然感覺好累。

  李長江和柳絮在岳父家過了一夜,初三了,提著禮物回到自己父母家裡。幾
天工夫,經理顯得更加虛弱了,站著都費勁了,父母對經理的關愛溢於言表,李
長江和柳絮心情都很沉重。

  看著媽媽給經理端水、送藥的忙碌,父親不時的安慰,李長江再一次被感動
了,和爸媽相比,自己算什麼?爸爸的話又在耳邊響起:「哪頭能放下,放不下
就挑起來。」自以為做到了,其實哪頭都沒放下,又沒挑起來。真他媽窩囊。

  柳絮想過去幫忙,又無處下手,自己在廚房邊摘菜邊想,公婆對經理的關愛
是那麼真誠,那麼無私,沒有一絲做作,回想自己的做為,能做得如此坦然嗎?
丈夫同意自己走出去了,自己沒有猶豫,真的走出去了,可他的目光為何如此冷
漠?冷得讓自己打冷戰。

  丈夫、軍哥,軍哥、丈夫,兩個人在自己心裡到底什麼位置,柳絮不由得重
新審視。丈夫無疑是自己生命的依靠,自己的喜怒哀樂,只有丈夫才能用心分擔
分享。軍哥呢?只是自己人生中的過客嗎?不,不是,他已經融入自己體內,就
像大餐裡的味精一樣,不可缺少。

  柳絮心緒雜亂,理不出頭緒來,不知什麼時候李長江也來到廚房,無聲的在
那看著自己。柳絮輕輕的說:「長江,我……我該怎麼做?我……我不知道怎麼
做。」李長江長出來口氣,緩慢地說:「你不要再問我,答案在你心裡,我能做
的,只有這麼多了,事到如今,是我應該尊重你的選擇了。」

  樂樂打斷兩個人的對話,跑了進來大聲對柳絮說:「媽媽,給我做紅燒肉,
媽媽做的最好吃,爸爸也愛吃。」柳絮對兒子愛憐的說:「好好,媽媽這就給你
做。乖兒子,和爸爸先出去。」

  李長江和樂樂剛出去,婆婆走了進來說:「現在的孩子,天天吃肉還沒夠,
我們那時候,一個月能見點肉星就不錯了。小柳,你還好吧?」柳絮低著頭說:
「媽,我挺好的。」婆婆搖搖頭,彷彿自言自語的說:「這人啊,一手拖兩家,
太重了,誰能真的做到啊!」說完開始淘米,準備做飯。柳絮若有所思的「嗯」
了一聲,沒在說話,和婆婆一起做飯炒菜。

  吃完晚飯,李長江和柳絮準備回家去,柳絮讓樂樂一起走,樂樂噘著嘴說:
「那你不許讓我寫作業,讓我玩遊戲。」李長江不耐煩的大聲說:「哪那麼多廢
話,快穿衣服回家,再不聽話踢你!」

  話音剛落,父母都站了起來,父親憤怒的對李長江說:「你踢誰?你踢一腳
我看看!」母親也說:「你能了哈,想打孩子。」說完把孫子摟在懷裡。

  柳絮趕緊說:「好了,爸媽,你們消消氣,長江也就說說,他哪能真踢呢?
樂樂就在奶奶這吧,爸媽,我們先走了。」說完拉著丈夫走出去。

  李長江邊走邊無奈地說:「慣吧,都慣壞了,這人老了,對孫子怎麼就這麼
溺愛呢?」柳絮挎著丈夫的胳膊,邊走邊埋怨丈夫:「你說你也是,大過年的,
非得惹爸媽生氣,平時你都不這樣,真是的。」

  一個埋怨,一個爭辯,不知不覺回到家裡,這一刻,又回到了從前,家庭瑣
事掛在兩個人嘴邊,暫時忘記了發生的一切。直到躺在床上,兩個人又開始陷入
沉思。

  柳絮向丈夫身邊靠了靠說:「長江,你……不想說點什麼嗎?」李長江說:
「絮,我說過了,我能做的已經做了,你還讓我說什麼?我還能做什麼?我想聽
聽你怎麼想的,打算怎麼走下去。」

  柳絮嘆息了一聲,說:「長江,我知道這對你太不公平了,我不知道該怎麼
說才好。我不會離開你,我不知道沒有你的夜晚該怎麼渡過,只有在你的懷裡,
我才睡得安穩,只有在你的懷裡才有安全感,才溫暖。我知道你想說,和他也可
以。但是,長江,真的,和他真的沒有這種感覺。你也許說我虛偽、虛假,可我
說的是真心話,我不可能對你再有半點隱瞞,在你面前,我如果隱瞞,我不得好
死。」說完靠在丈夫肩上,緊緊抓住丈夫的手。

  短暫的沉默後接著說:「長江,我已經沒有資格請求你原諒我的不忠了,是
的,我承認,我對他還有需要,那不代表我不愛你。沒有啥說不出口的,我和他
做完後,就想回到你的懷抱,在你的懷抱裡我才能感覺到愛。這也許很荒唐,但
我說的是真話,不管你相信與否。」

  李長江呆板的說:「是嗎?你以後打算怎麼做?我還是那句話,尊重你的選
擇。」

  柳絮閉上眼睛,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氣說:「如果可以用選擇來解釋,我都
選擇。從你讓我給他那一刻起,我就想好了,十天給他一次,兩年,兩年後的今
天結束,重新回到我們以前的生活。你能接受嗎?你如果反對,就當我沒說,我
保證和他不再來往。」說完鬆了口氣,等待丈夫的回答。

  李長江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說:「柳絮,我接受你的選擇。我不同意
又如何,能控制你不想他嗎?哈哈,那樣我不是太虛偽了嗎?你滿意就好,這一
步是我自己走的,我不會怨你的。」

  柳絮坐了起來說:「長江,你還是不情願吧?你說話的語氣好可怕,我……
我……還是算了吧!」李長江搖搖頭說:「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可吃,我接受是真
的,心甘情願我還做不到,兩年後再評論吧!」

  柳絮想了想說:「謝謝你,我修了幾輩子的福,才找到你這樣的老公,和你
比,我……我簡直無地自容。」說完趴在丈夫懷裡,一個大膽的想法從心底冒了
出來:『給丈夫找個情人吧!不,不不,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柳絮緊緊閉上
眼睛。

  柳絮不知道對丈夫能做什麼,輕柔的說:「長江,愛我好嗎?愛我吧!」說
完拔掉丈夫的睡衣,舔弄丈夫的乳頭,擼動軟軟的雞巴,慢慢地開始變硬。李長
江閉著眼睛,生理上自然的反應,心裡卻沒有快感可言。

  柳絮跨坐在丈夫身上,手扶著雞巴深深的坐了下去,扭動起伏,感到丈夫沒
有熱烈的反應,讓她感到難過:「長江,抱抱我好嗎?愛我,愛我呀!別這樣,
你……你……你罵我吧!罵我吧!」

  李長江一種衝動從心裡發出,壓抑的情緒開始聚集,雞巴開始堅硬,猛地翻
身把柳絮壓在身下,眼睛開始冒出慾火:「你這個婊子,肏死你!肏你媽個大騷
屄!」罵出這句話後,李長江感到無比舒爽,「噗哧、噗哧」的猛抽猛插:「肏
你媽的,你他媽不就欠肏嗎?老子肏死你!」

  柳絮被李長江一罵,一種異樣的快感襲來,愧疚的心有種解脫,體內的慾火
異常高漲:「肏吧,我是婊子,欠肏的婊子。老公啊,罵我,肏我,我是賤屄,
肏死我這個賤屄吧!」

                (待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