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8, 2013

平凡的激情(二十九)



               平凡的激情

作者:老柳
2013/03/0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二十九)

  「別動!」李長江扒下柳絮的內褲,清楚地看到陰道口,乳白的精液伴著淫
液散發出濃烈的性息。『這是他射的!是他射自己老婆裡的!』心跳加快、呼吸
急促,眼前突然出現了幻覺,怎麼變了,變成玲子的了?李長江用力晃了晃頭,
是,是妻子的,這是妻子被佔有過的痕跡,被征服過的戰場。

  一種無名火和無名的衝動,胯下剛征戰過的雞巴居然再一次抬起頭。心中暗
罵:『媽了個屄的,這是老子的戰場,今天非把你打個丟盔卸甲不可!』想罷提
槍上馬,揮戈征戰。

  柳絮還沒反應過來,丈夫已經插入,雖然沒有準備好,但敏感的身體顫抖了
一下,一聲輕吟從嘴裡發出來:「哦……幹嘛呀你,輕點。」李長江怪異的冷笑
道:「哼哼,輕點,你他媽不是喜歡用力肏嗎?哼哼,還他媽輕點呢!屄怎麼動
了?唵!你不是喜歡挨肏嗎?唵!他用力肏你不是很過癮嗎?唵!肏你媽的!」

  柳絮被罵得無言以對,連想反抗掙扎的勇氣都沒有了,是啊,自己剛剛被軍
哥肏過,有什麼理由拒絕丈夫呢?同時一種異樣的刺激,使身體不自覺的有了強
烈的反應,這種反應源於內心對丈夫的愧疚,源於一種彌補丈夫的心理。丈夫的
罵,讓她有種解脫和輕鬆。

  柳絮知道自己在丈夫面前已經沒有廉恥可言,她沒有怨恨,能做的就是滿足
丈夫,同時自己也不自覺的有種強烈的快感:「肏吧,老公隨便肏吧!罵吧,你
喜歡就罵吧!」

  李長江咬著牙、瞪著眼,剛剛肏過玲子的雞巴此刻並沒有多大的快感,甚至
有點麻木的堅硬,但此時心裡的征服慾和發洩慾,讓他感到異常興奮,快感主要
集中在心裡,那是一種接近變態的快感。

  用力撕下柳絮的乳罩,揉捏乳頭:「他也這樣肏你嗎?把你肏美了是嗎?你
他媽就是騷屄,欠肏的騷屄對嗎?肏你媽的,他怎麼肏的你?」

  柳絮意亂情迷了,迷失在慾望的海洋裡,扭曲的快感、扭曲的心理交織在一
起:「是,是,我是欠肏,我是騷屄,是……是……是軍哥把我肏騷了,我……
我……我被他肏爽了,他……他,他從前面,從後面都肏過,你……你……你也
好厲害!老公肏是我吧,肏死這個讓你當王八的騷屄吧!」

  最後這句「當王八」讓李長江的快感一下集中在雞巴上,一聲怒吼:「我肏
你媽呀!」急射而出。

  平靜下來後的兩個人,都被自己剛才的舉動驚呆了,這是真的嗎?怎麼會這
樣?柳絮原來是多麼文靜賢慧呀!李長江原來是多麼溫柔含蓄呀!怎麼都變了,
變得那麼可怕,那麼讓人不可思議啊!

  柳絮驚恐的蜷縮在丈夫懷裡低聲說:「長江,剛才你好可怕,你……你……
你好像有點變態,我都快受不了了。」李長江也木然的說:「我……我也不知道
怎麼會這樣。我罵你了,對不起,絮,我……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每
罵你一句,心裡就感覺好受一些,我真的變態嗎?」

  柳絮說:「長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罵我一句,我也感覺很興奮,感覺
輕鬆,但生活中你不許罵我,聽見沒有?我還是喜歡你愛我的感覺。以後咱們別
這樣了好嗎?我……我有點害怕。」

  李長江翻過身,摟住妻子,溫柔的說:「嗯,我們都不再提了。」柳絮突然
「哎呀」一聲說:「玲子還在隔壁呢,她不會聽到吧?都怨你,壞蛋,壞蛋。」
李長江也一驚,這是怎麼了?玲子,玲子和自己,哎!

  玲子沒有聽到,回到房間,早早就滿足愉悅的睡著了,夢裡露出甜蜜的笑。
這種幸福滿足的安全感,是她和以前的男朋友沒有過的,這種感覺讓她睡得很香
很沉,直到柳絮叫她起床才醒過來,伸了個懶腰,渾身輕鬆,哼著歌,愉快的起
床洗漱。

  玲子再看李長江的眼神,多了些柔情愛意。李長江多少有些不自然,不敢直
視玲子,好在柳絮並沒有注意這些。吃過早點,玲子叫柳絮陪她出去,準備買一
些開學需要的東西。李長江自己一個人來到店裡,軍哥早已經到了。

  這是兩個人過年以來,第一次單獨在一起,氣氛異常尷尬,想說什麼,又不
知從何說起。坐了一會,軍哥咳嗽一聲說:「長江啊,我……我不知道要怎麼感
謝你,你……你和柳絮還好吧?她……她是好女人,我們……我們都要好好愛惜
她,珍惜她呀!事到如今,我們兄弟兩個還有什麼不能說的,我這輩子欠你的太
多了,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

  李長江說:「軍哥,對於柳絮,我想不用你提醒,她還是我的妻子,你和柳
絮,我們都不要說,你知、我知就足夠了,報答就更談不上了。」說到這停頓了
一下,接著說:「要謝,你就謝玲子吧!」

  軍哥點點頭說:「好,不提了,這樣更好。是啊,玲子是個好孩子,又快走
了,唉!我真捨不得呀!」李長江感慨的說:「是啊,玲子是好女孩,我……我
也捨不得。」說完臉不禁紅了。

  十六,玲子走了,在車站,面對送她來的爸爸、柳姨和李長江,玲子哭了,
第一次哭了,為誰而流淚,只有她自己知道。火車緩緩使出了月台,玲子趴在車
窗,滿面淚水,心裡在呼喊:『長江,我的男人,等我,我會回來的。』

  一切回到繁忙的生活工作中,生意發展得異常順利,三個人更加忙碌了。真
快,一個月過去了,柳絮去軍哥那裡三次,已經有種習慣了的感覺,李長江的心
裡也慢慢變得習慣了,糾結得少了,只是和柳絮做愛變少了,變得有點麻木,甚
至有點厭惡,但是沒有表現出來,只能以累為藉口。

  柳絮還是有所發覺,儘量主動,甚至主動要求李長江罵自己。李長江沒有再
做出格的舉動,玲子的影子經常出現在眼前,只有玲子的影子出現,才有激情,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玲子經常打來電話,每次都先打給柳絮,再讓李長江接聽,濃濃的情意打動
了李長江,每次打完電話,他都會要柳絮,這讓他有點恐懼不安。

  這天中午,突然接到父親的電話:「長江,你們過來一下,他不行了,在醫
院呢!」李長江和柳絮以及軍哥快速趕到醫院。病房裡,經理躺在病床上,以微
弱的聲音對大家說:「謝謝你們來看我,我沒有遺憾,我知足了。你們要好好珍
惜幸福啊!」說完,用最後的力氣抓住李母和李父的手,把李父李母的手緊緊握
在一起,放在胸口上,安詳的閉上眼睛。

  淚水在李長江和柳絮以及軍哥的臉上滑落。李父緊緊抓住老伴的手,轉過頭
去,李母探過頭,在經理的額頭輕輕一吻,抬起頭輕柔的說:「你一路走好,我
和老李明白你的心,放心走吧!」說完把臉埋在丈夫的手裡,失聲痛哭。這感人
的一幕,打動了每個人的心。

  李長江和軍哥一手操辦了老經理的喪事,簡單而又不失體面。一切都結束以
後,李長江和柳絮在父母那住了幾天,安慰兩個老人,一家人難得在一起,自然
驅散了父母的悲傷。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暑假又到了,一大早,玲子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告訴
柳絮自己下午就到,讓李叔去接她。柳絮沒有多想,就讓李長江下午準備去接玲
子。

  李長江這天上午,心一直跳,有種期待,有種恐懼,猶豫不決,還是在軍哥
和柳絮不斷催促下才開車來到火車站。還是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容,玲子忘情
地撲在李長江懷裡,重重的親了李長江一口,興奮激動的說:「長江,你想死我
了。」李長江趕緊推開玲子:「這麼多人呢,注意點。」玲子哼了一聲,還是乖
乖的跟著李長江走出車站。

  在車裡,一路上玲子一直歪著頭注視著李長江,大眼睛裡流露出深情,幾次
伸過頭去親吻李長江,嚇得李長江趕緊說:「我開車呢,別亂動。」玲子嬌笑著
說:「那你說想我沒有。」李長江只好連連說:「想,想,可想你了。」玲子歡
快的大笑。

                (待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