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人肉榨汁機》


                (上篇)

  我叫阿勝,今年二十五歲,仍是單身一族,有個女朋友叫阿杏,少我三歲,
和她拍拖一年,不過只限於拖手仔,連摸她三點也不准許。她思想比較保守,堅
持婚前不與男朋友發生性行為,怕我摸到慾火焚身,得寸進尺,她把持不住被我
攻陷最後防線,所以我只能眼看手勿動。

  阿杏年輕貌美身材好,我追到她是我的運氣,但是令人怦然心動的美人兒實
在太誘惑,我克制得很辛苦,好幾次想不顧一切霸王硬上弓,幹了再說,最後還
是用理智按熄慾火,要找藉口早些返家或入廁所打飛機,才可以平靜下來。

  這一晚因為阿杏和我慶祝我升職加薪,我喝了幾杯酒,特別興奮,情不白禁
摸向不應該摸的地方,摸到阿杏堅挺的大奶,她大為不悅,我並沒知難而退,反
越摸越過份,用手偷襲她的三角地帶,她猛說不要,我仍不肯停手,她一怒之下
掙脫我的糾纏,打了我一巴掌,喝令我離去,至此我才稍為清醒,非常後悔,求
她原諒。

  她氣在心頭,我說什麼她都聽不進耳,我惟有先走,待她怒氣消之後再向她
道歉。

  帶著低落情緒返回住處,我租住一個小房間,業主夫婦一向對我不錯,姓張
的業主四十多歲,半年前因一宗交通意外逝世,遺下三十多歲的妻子和十七歲的
女兒,幸好單位早已供滿,兼且有積蓄,足夠張太生活。張太的女兒阿雪識了一
些不三不四的人,已經學壞,我所租住的房間原是阿雪住的,她要獨立生活搬了
出去,張先生遂把空出的房間租了給我。

  自張先生去世後,張太面上的笑容便沒有了,我亦很同情她,夫早喪、女變
壞,變了孤零零一人,我有時會跟她聊天開解她,她才三十七、八歲,仍有好長
的日子要過,我安慰她明天會更好,開玩笑說以她的條件,將會有第二春。

  張太年輕時應該長得不錯,她五官標緻,皮膚白皙,又夠高度,只不過中年
發福,稍嫌胖一點,身體每一個部份都不受節制膨脹,變了肥女人,我估計她有
一百四十磅以上,胸前一對大肉球,起碼有三十八、九吋,臀部渾圓得脹鼓鼓,
假如腰肢瘦四、五吋,那簡直是誇張的魔鬼身材,可惜她腰部積聚了脂肪,形成
一個小肚腩,將整體美感徹底破壞,在她丈夫還在生時,她還向我自嘲似懷孕的
女人,需要減肥了,但她只不過說說便算,愛吃的張太始終沒真真正正去減肥。

  我被阿杏轟走,在便利店買了兩罐啤酒喝,返到住所有尿意,立刻走入浴室
小便。膀胱壓迫感消除,我拉回褲鏈,見到洗手盆邊有一條鮮黃色的女裝三角底
褲,相信是張太的。

  視覺受到這條香豔底褲刺激,我產生了性衝動,撿起鮮黃色的三角底褲放到
眼前,見到底褲中央部份透明的蕾絲布上有少許液體,還沾著兩條烏黑鬈曲的陰
毛,我湊近鼻端深呼吸幾下,覺得猶有餘香散發出。

  底褲上的分泌液陣陣騷味和兩條屬於張太的陰毛,令我無比興奮,忍不住再
拉開褲鏈,解開褲頭鈕扣,拔出漸漸發硬的大肉棒,我把張太的底褲放在鼻端,
幻想她赤裸伏俯在我跟前,張開雙腿,屹高肥潤的臀部,露出賁起的陰戶,引誘
我插入她的挑源洞。

  我一手握著陽具套弄,一手拿著張太的底褲嗅吸,甚至伸出舌頭去舔底褲上
殘存的分泌液,鹹鹹騷騷的,是最有效的催情劑。

  底褲上的分泌液被我舔得乾乾淨淨,我手中套弄的陽具亦越來越硬,朝天豎
起七吋長,我幻想大陽具插入張太的肥屄,龜頭頂著她的子宮,她爽到「啊啊」
大叫過癮。

  我套弄的速度加快,手中的肉棒彷似變成了一根熱熾火棒。我半張開眼,瞥
到浴缸裡的膠水桶上有一副鮮黃色的大奶罩,我將奶罩拿起,放近我的大陽具前
面,準備對著張太的大奶罩發射,我要將熱乎乎的精液噴落她的奶罩。

  就在我全面崩潰之時,陽具劇烈抽搐,白漿噴出,灑落張太的大奶罩乳杯,
浴室的門突然被人拉開。開門者是張太,她看到我噴漿的雄姿,濃稠的白漿被她
的大奶罩承接著,我不料有此情況出現,也呆立著不知所措。

  剛才我有少許醉意,入浴室小便時忘記了順手把門關上,張太以為裡面沒有
人,故把門打開便看到我的醜態。她並沒有尖叫,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快快將
手中她的底褲丟回洗手盆上,穿回底褲,向張太說聲對不起,希望她息怒。

  誰知她並沒有怪我,還關心地問我是否和女朋友吵架無處發洩?我惟有點點
頭承認。這時我才看清楚,張太身上穿著淺灰色的透明睡袍,裡面的粉藍色奶罩
和底褲隱若可見。


              年紀雖近四十

  我被她性感的褻衣引得心癢,把先前所做的事忘記了。張太亦感覺到我有侵
略性的眼神,她沒有表現出害怕的神色,反而流露媚態,說我學壞了,弄髒她的
奶罩和底褲,要處罰我,叫我跟她入房,我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孩,聽她的吩咐,
尾隨她入睡房。

  入到睡房,張太問我是否想和女人做愛?我又點頭承認,她便「吃吃」笑,
揚一揚手示意我走近她身前,叫我替她脫去睡袍。

  到了這個時候,最蠢的人都知道張太的心意。她自丈夫去世,久沒嚐到男人
的滋味,見到我雄赳赳的太陽具,她禁不住慾火暴升,希望我可以好好跟她幹一
場,讓她痛快享受一下。


              呻吟浪語亂叫
              雙眼瞇成一線

  我亦老實不客氣了,雖然張太和阿杏比,相差很遠,但饑不擇食的情況下,
我便不會斤斤計較了,有大奶可搓、有窿可鑽便成。

  張太被我卸去透明睡袍,我跟著解開她的粉藍色奶罩,一對大奶彈出,我第
一時間捧著兩隻分量十足的大肉球猛搖。肉球頂端兩顆奶頭很大,呈淺啡色,我
含住其中一顆舔啜。我一手搓大奶、一邊啜奶頭,張太非常享受,「咿咿哦哦」
呻吟起來。

  「啊……好舒服呀……咬……咬大力些……咬我粒奶頭……呀……噢……大
力搓我……隻奶……呀……阿勝……我好空虛呀……我需要……一條大肉棒……
啊……好癢……呀……噢……」

  我又搓又啜,搞到張太呻吟大作。她兩隻大奶比我想像中彈手,我還以為三
十多四十的女人,肌肉鬆弛,胸前兩團肉會失去彈性,變了兩灘開稀了的麵團,
想不到張太的大肉球質素仍不錯,我真沒有走眼。

  張太兩顆奶頭被我搓捏舔啜,漸漸變硬發脹,浪叫得越來越銷魂:「噢……
我……我癢死……啦……快……快些……將你那條……呀……插入去……充實我
下面個窿……我要被你……撐爆啦……啊……快些操我啦……不好等啦……」

  我摸一摸她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她的底褲已濕到透,大量淫水從她的肉洞
滲出,穿透她薄薄的底褲。我搓捲起她的小底褲,掃揩她濃密的陰毛,張太的黑
森林面積廣闊,呈很大的倒豎三角形,大片陰毛遮著她的桃源洞口。

  我撥草尋洞,把濕淋淋的陰毛分撥兩邊,終於見到她兩片厚厚的大陰唇。張
太的肉洞看來很緊窄,久沒有男人進入,難怪她被我一撩起慾火便癢得要命,再
三催促我揮棒入洞,填塞她空虛已久的騷穴。

  我用手指作先頭部隊,探探虛實,一隻中指插入張太的肉穴,她全身一顫,
「呵呵」連聲叫了出來,雙眼瞇成一條線,嘴巴蹺開。

  洞內濕濕滑滑,一隻手指摸索前進毫無困難,張太的陰道憑手指觸覺,應該
頗為緊窄,想不到她這麼豐滿的身型,肉洞竟這麼窄。

  人說肥屄多水,對張太來說肯定沒有說錯,她的屄水確實很多,我只用手指
撩挖幾下,她的屄水又源源不絕地湧出來,浸到我一手都是淫水。

  「啊……快插入去啦……我頂不住了……快些啦……」張太哀求我不要慢火
煎魚,她難過得要死了。見她如此心急,我再不吊她的癮了,分開她兩條肥腿,
龜頭瞄準她的肉縫,往前一頂,「滋」一聲便把龜頭鑽入她的肉洞,她頓時發出
歡呼聲叫。

  我用力一衝,便全根盡入她體內,棒端直觸及她的花心,張太當場叫起來:
「哎唷……噢……脹死我了……頂到上我心口……呀……噢……好舒服呀……撐
得我……好爽呀……」

  張太的毛蟹緊緊夾著我的大肉棒,我亦爽到震,比去光顧一樓鳳過癮得多。
平日我有性需要時,都會找一樓鳳解決,阿杏又不肯給我,惟有找一樓鳳出火,
好過谷精上腦。

  做得一樓鳳的女人,多數又殘又老,不能對她們有什麼要求,我因沒大多餘
錢找較好的貨色,惟有光顧一樓鳳,總算有個窿可以插,噴完漿就舒服點。


              桃源仍很鮮嫩

  而張太雖然年紀不輕,但她是良家婦女,十多年前只生育過一次,所以肉洞
仍保養得很好,和一樓鳳比較優勝得多。

  我和一樓鳳交易時,必戴安全套才上馬,她們的陰道又大多鬆弛,所以抽插
很久也難產生快感,要一樓鳳捱很多棍才收工。但肉棒插入張太的肉洞,感覺和
一樓鳳交易完全不一樣,我沒有戴套幹,被張太緊窄的陰道夾得我非常舒服,感
覺強烈得多。

  抽送了七、八十下,我已有要射精的衝動,即時暫停深呼吸幾下,要堅持下
去,因為如果張太還未到高潮我便潰不成軍,那便太失威了。張太被我抽插得如
癡如醉、大呼小叫、淫態畢露,扭動她的肥腰,加強磨擦她的陰核。


                (中篇)

  肥婆張太真是久旱逢甘露,我的大陽具插入她陰道頂到她的花心,令她爽到
顫。肥屄多水果然沒錯,她的肉洞湧出大量淫水,我一抽一插發出「唧唧」聲,
她就擘大口猛叫,扭動積聚脂肪的肥腰,表情十分肉緊。

  張太呻吟聲叫得好銷魂,聽到我心都酥。我抽插了兩、三百下,她終於支持
不住,「啊啊」連聲,雙手抓緊床單,全身抽搐,她的陰道一下一下收縮,擠住
我的大陽具,夾得我無比暢快。

  她享受到高潮的快感,我亦毋須保留實力,一放到底,狂抽猛插多十幾下,
陽具劇烈抖動,噴出熱乎乎的精液,灑落她的花心。

  洩了氣的陽具從她的陰道滑出體外,張太還戀戀不捨地伸手握著我垂頭喪氣
的小兄弟,多謝我給她帶來美妙的感受。

  張太問我還要不要再來一次?看來她餓了太久,幹一次是不夠喉的,我惟有
做做好心,再給她飽餐一頓,不過要先沖涼,歇一歇再戰第二回合。她說幫我擦
背,跟隨我入浴室,她用一雙大奶按摩我的背脊又擦出我的慾火,快快洗乾淨,
便和她走回房間。

  張太身上散發出陣陣香氣,她剛用香皂洗淨身體,整個人都香噴噴的。她半
倚在床上,等候我採取行動,我見到她肥厚的陰唇週邊長滿烏黑的陰毛,十分誘
惑,把頭湊近聞到騷香撲鼻,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舔她的大陰唇,撩入她的肉縫。

  我的舌尖一探入她的陰道,張太又像觸電般顫起來,大叫過癮,呼喚我舔深
入些:「噢……好舒服呀……舔入一些……呀……啊……爽呀……你舔得我好爽
呀……」

  她一動情,大量淫水又從她的陰道滲出,我無可避免吞下她流出的蜜汁。以
前我從未試過吞下女人的淫水,這是第一次,覺得味道很怪,難以形容的滋味,
總之越喝越想喝,鹹鹹甘甘之餘有仲一股騷意,令人十分興奮。

  我品嚐著張太流出的淫水,胯間的陽具也有反應,張太叫我轉移身體位置,
讓她為我品簫,這提議不錯,於是我把陽具遞到她面前,試試她的口技如何。她
拈著我的陽具,把頂端的龜頭放在唇邊吻了一下,然後伸出舌尖在我的龜頭冠溝
舔掃,我被她舔得血脈沸騰,龜頭的蛙口也流出口水。

  她用舌尖舔掃我的蛙口,我興奮得叫起來。她又張大嘴巴,把我陽具前端的
龜頭含著,用嘴巴套弄我的陽具,她口腔內濕濕滑滑暖暖,讓我感到十分刺激。

  「噢……我……唔……唔……我不行啦……」張太呻吟得越來越大聲,我雙
手撈向她胸前的一對大肉球,她俯伏著,半懸垂的大奶蕩來蕩去,我握著她一對
大奶搓揉,有如搓捏麵團,把她一對大奶搓到變型,她已陷入瘋狂狀態。

  陽具在張太嘴裡越勃越硬,我一個翻身將她推倒在床,又再提槍上馬。這次
張太主動拉起自己兩隻腳舉高,整個迷人洞擘開任我又鋤又撬,我好似打樁一樣
直上直落,插到她水花四濺,陰唇都翻開兩邊。

  「嗚……你……你操死我了……噢……我要死啦……你……你要我命啦……
心肝……寶貝……你好勁呀……快……再鋤快些……我就快……到了……」


              連番高潮虛脫
              仿似一堆爛泥

  張太雙手抓緊床單,渾身抽搐起來,在我鞭鞭有力的狂插下,她進入高潮境
界了。我感到她的陰道一下一下抽緊,將我的陽具夾得更實,裡面爆發出一股強
大的吸扯力,將我的陽具往裡面扯啜,令我爽快無比。

  張太終於支持不住了,「啵」一聲洩出陰精,低沉呼叫了幾句便攤軟下來。
「啊……噢……我死了……」她全身一緊,跟住又一鬆,成個人癱瘓了。

  我剛才已洩了一次,這次可以更加持久,她已抵達終點,我卻意猶餘未盡,
繼續抽送,一點也沒有洩氣,但是張太已無力承接我的撞擊,如一堆爛泥倒下,
任我為所欲為。

  我再抽插了四、五十下,她由動也不動,又開始漸漸復甦,有反應似的撐起
身體,發出微弱的呻吟:「啊……啊……你……好厲害……我被你操死都……都
甘心呀……呀……呀……呀……」

  她咬住牙關將塊面埋在枕個裡面,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估計可能她的陰
戶不斷受到磨擦,變得紅腫起來,而且高潮過後淫水逐漸減少,我一抽一插都令
她相當難受,於是我只好放慢抽送的速度,讓她好過一點,甚至停留不動,等她
再流出淫水。

  雖然我偃旗息鼓,但陽具仍然深深塞在她陰道裡,雙手捧著她的一對大奶慢
慢推揉,左搓右撚給她按摩。

  她被我按摩了幾分鐘,精神又抖擻起來,呻吟聲也變得愈加亢奮:「噢……
噢……呀……插我……大力操我……我要呀……你鋤爆我個窿啦……」

  我當然不會鋤爆她的桃源洞,她的陰戶實在太可愛了,帶給我無限快感。我
揪住她兩隻腳,陽具向著雙腿中間那個仙人洞又再開始炮轟,一口氣連續抽插了
過百下,操得她典床典席,又再享受到另一次高潮。

  這次她仿似全身虛脫,癱瘓在床上,全身冒汗、氣若游絲,只有陰道仍在一
張一縮的痙攣著,似乎高潮餘韻未退。可惜此時我亦成強弩之未,無以為繼,被
她的陰道大力一夾,頃刻全面崩潰,陽具劇烈抽搐,龜頭噴出白漿,又一次將精
液灑落她的花心,這才伏在她的酥胸上喘氣。

  連場大戰之後,我筋疲力竭,累得連下床的氣力也沒有,就此擁著張太呼呼
入睡。翌日起床,仍未恢復元氣,幸好是假日不用上班。

  我見房中張太已不在,正要找回衣服穿時,房門打開,張太笑吟吟進入來。
我全身赤裸,這時反而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她走到床前問我要不要早餐,說煮給
我吃。她身上仍是穿著那件半透明的睡袍,但裡面已換了黑色的奶罩和三角褲,
更見誘惑撩人。

  我速速穿好衣服下床,首先向她道歉,昨晚侵犯了她的身體,皆因酒精作祟
才有此糊塗行為。她反而安慰我勿介懷,並表示大家都是成年人,做那件事是你
情我願,誰也沒欠誰,況且彼此都從中享受到快感,何樂而不為?

  聽她這樣說,我大為放心,言下之意她還感謝我幫了她的忙。她拉我坐到沙
發上向我細訴心事,自丈夫去世後,她感到非常寂寞,尤其生理上極為痛苦,沒
有性生活,她怕自己再忍下去會瘋了。

  原來她是個性慾極強的女人,丈夫在生時,每晚她都要做過愛才能入睡,性
交是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幸而她的丈夫亦可以滿足到她的需要,因此尚
算如魚得水,經常可以享受到閨房之樂。

  一個對性愛要求如此強烈的中年婦人,突然要她完全斷絕性生活,其難受可
想而知。那段喪夫的日子,讓她受到慾火的煎熬,睡不安枕、食不知味,整日渴
望有個男人給她慰藉,將粗大的肉棒填充滿她那個空虛已久的肉洞。

  但哪裡可以找個男人來為她消除慾火、遏止騷穴的痕癢呢?她曾想過去當妓
女,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可以有男人給她解決性慾,但她始終不敢,因為她是良
家婦女,從沒有跟陌生男人上過床,不能為生理需要而去做妓女。

  我是她的房客,大家認識,她亦考慮過求助我,惟卻沒有勇氣開口,剛好被
她撞見我在浴室拿她的底褲自瀆,那便發生了她想做的事。

***********************************

                (下篇)

  寡婦張太性慾極強,沒有老公的日子其空虛難受可想而知,她晚晚被慾火煎
熬,不知染濕了多少張床單。靠假陽具只能暫時過癮,但始終沒有真正肉棒那份
質感和快感。

  她甚至有想做雞的衝動,享受被嫖客抽插的樂趣,不過以她這把年紀和肥胖
的外型,相信不會受嫖客歡迎,頂多做最下價的一樓鳳,接但求洩慾而不揀擇的
嫖客。

  這關頭她恰好遇著我慾火攻心,不理好醜,但求就手,見窿便鑽,她過癮時
我亦出了火,好過谷精上腦,正所謂「騷婆娘遇著脂粉客」,所以我和她一拍即
合。在操她時,我可以幻想著多水多汁的肉洞是屬於我老婆阿杏的,不是肥婆張
太,結果一樣有快感。

  操完張太後我已筋疲力竭,虛耗體力不少,翌日起床亦腳軟。放工找阿杏吃
飯,買份禮物送她討歡心,兩人又和好如初。

  阿杏是純情少女,只能眼看手勿動,我頂多可以拖拖她的手,至於想更進一
步,她便嚴辭拒絕,假如仍不罷休,她會反面,我撞過一次板,豈敢再越雷池半
步,無奈要等候適當時機才可得償所願。

  張太試過我的大肉棒,食髓知味,向我大獻殷勤,經常燉補品給我補身,無
非想我的精華用在她身上。她的補品果然有效,令我的小兄弟有如積聚了千噸炸
藥,一觸即發,需要找洞來鑽。

  這晚肥婆張太又刻意引誘我,她穿了件透明睡袍在我面前走來走去,裡面一
對大奶彈上彈下,令那副粉紅色奶罩負荷得好吃力,飽滿肥大的肉球有裂罩而出
之勢;她下面著一條淺粉紅蕾絲質料的超薄三角褲,大片陰毛浮現,可看到她中
間凹陷的肉縫。

  她這樣做等於暗示我可以再上她,說老實話,如果在正常狀態,我未必會上
馬,因為她渾身肉騰騰,樣貌一般,年紀亦不輕,倘若不是太久沒搞女人、谷精
上火,我不會饑不擇食。一晚操肥婆張太幾次,搞到我消耗大量體力,連翌日上
班都沒有精神,長此下去遲早被老闆炒魷魚。

  張太其實早有預謀,還故意拿些三級錄影帶借給我看,小弟弟想不抬頭都幾
難。電視上的做愛影片還沒看到一半,我已經慾火焚身,一手把張太拖過來,隔
住件透明睡袍握住她一對大奶,隨即搓揉抓捏,把玩在十指之中。

  張太發出「呵呵」淫笑,那條肥腰扭來扭去,彷彿身上有無數螞蟻在爬,一
靠在我胸口便毫不客氣地解開我的褲頭,伸手入內找尋她渴望想要的東西。

  我的陽具在看三級片時已有反應,她手握著我充血脹硬的陽具,如獲至寶,
臉上流露出喜悅的表情。她雖然已四十歲,但肌膚仍很嫩滑,我的陽具被她柔若
無骨的肉手一握,覺得很舒服,不禁又再漲長兩分。

  張太「吃吃」笑著不斷套弄我的陽具,替我在向她發動攻擊前熱身,我暫停
握捏她那一對大奶,先卸去自己的長褲和底褲,方便她為我按摩肉棒。

  張太這個浪婦叫我坐在沙發上,然後她跪在我兩腿間,俯低頭張開嘴巴含著
我的肉棒使勁舔啜,只見她吸得津津有味,並感覺到她的口技大有進步,尤其是
她伸出舌頭繞著我的龜頭舔撩時,令我爽到全身打顫。

  我叫她一邊舔我的肉棒,一邊脫去身上的睡袍,然後我再幫她卸去奶罩、扯
脫她的內褲,讓她身無寸縷地半倚在沙發前吮啜我的陽具。

  既然她肯為我的小兄弟服務,我也要讓她過過癮,於是把頭湊近她的陰戶,
撥開濕淋淋的陰毛,伸長舌頭撩入她的肉穴,一伸入去,淫水隨即滾滾流出,她
全身騷動、「咿哦」叫春,一副淫娃蕩婦的飢渴模樣,比起那些一樓鳳實在是有
過之而無不及。

  我和她兩人正互舔得全情投入,完全沒有注意有開門聲,直到突然有一個人
站在客廳,走到我和張太身邊時,我才看到是個眼大大的少女,她笑望著我,而
張太因視線問題,仍未看到她背後這個少女出現。

  我尷尬地停止舔啜張太的肉穴,她還不解地問我為什麼不繼續舔?我隨即示
意有人在旁。張太轉過身看到這個少女,登時嚇得目瞪口呆,原來這少女就是張
太的女兒阿雪。

  她與張太的感情不太好,自己搬了出去在外面住,我租住這裡後從未見過她
回來探望母親,偶然從張太口中聽說阿雪學壞了,在外面搞到一塌糊塗,勸她也
不聽,早已對她放棄,想不到她今天突然回來。

  十七歲的阿雪,外表看起來很早熟,身材發育得很勻稱,波大臀肥、曲線玲
瓏,她穿著年輕人最流行的新潮服飾,部份頭髮染成金黃,若在街上碰到,準以
為是個不良少女。

  這時我避無可避,赤裸的身體被她一覽無遺,她的視線竟然集中在我胯間濕
淋淋的肉棒上。由於張太剛剛口交時含啜過我的肉棒,故此整根肉棒像塗了一層
油,高高豎起,十分威武,整個大龜頭脹卜卜的露出在包皮外面,像個剝了殼的
煮熟雞蛋一樣光滑潤圓。

  阿雪這小妮子看到我的陽具就好像貓見到魚一佯,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我的
肉棒。她毫不諱忌地坐到我身邊,問我是否張太的情人,還讚我的肉棒好粗壯,
一定令她母親好舒服。她說自己從未試過和一個肉棒如此粗長的男人做愛,問我
願不願意和她打一炮?

  張太聽到阿雪這樣說,既怒且恨,但又不能明說我是她的姘頭。僵持中阿雪
已經不由分說伸手過來把玩著我的陰莖,張太見狀又連忙搶回手中,眼前一幕也
真不像話,兩母女爭奪一個男人。而且張太已經和我展開熱身,中途殺出這個不
孝女與她爭搶所愛,氣得她一時間不知說什麼話好。


              故意傳染性病

  阿雪若無其事地對張太說,她可以讓我跟她母親先幹,做完一次之後才輪到
她。我當然求之不得啦!阿雪年青貌美,充滿活力,和她做愛肯定十分過癮。

  我不作聲表示願意,只差看張太的意見,張太這時也也顧不得面子不面子,
剛才一場前戲已讓她慾火攻心,如果我不和她性交,她必定難受死了,反正肥水
不流外人田,就讓女兒也分一杯羹吧!

  阿雪見母親沒有異議,手擺一擺叫我們繼續,當她不存在,她先去沖涼,等
我和張太做完,她才來接力。呵呵,那實在太好了!我可以一棍插兩洞,操完張
太再上她的女兒。

  張太拋下尊嚴,把母親的身份丟開,爽完再讓女兒接棒。我預計這趟起碼要
出征兩次,所以必須保存實力,尤其第二回合面對的是青春可人的阿雪,更加不
能失威。

  我先要想法盡速解決張太,快速恢復體力後再打第二場硬仗,我要舔到張太
欲仙欲死才揮棒探洞,這樣可以保存戰鬥力。


              肥婆屄水雖多
              都是便宜莫貪

  我起身和張太換位,讓她仰躺在沙發上,然後分開她兩條大腿,把頭哄貼她
的陰唇,伸出舌頭深入她的肉穴,舔得她「咿咿哦哦」呻吟不斷。

  「嗯……唔……好舒服呀……阿勝……你……你舔得我……好爽呀……插入
些……嗯……嗯……再撩入一些呀……」張太雙手抱著我的頭,恨不得將我的腦
袋也塞入她空虛的肉洞內。

  「啊……啊……快……快插進去呀……我……好癢呀……唔……不行了……
啊……我挺不住了……呀……」

  張太的淫水源源不絕流出,越來越濃稠,我舔得一嘴都是黏黏膩膩的淫水,
部份淫水流入我的口腔,被我盡吞下肚中。

  我舔得張太呻吟大作,淫聲浪語斷斷續續,我相信如果不停舔下去,定可以
舔到她有高潮,但是這樣對她不公平,未能讓她享受到我這根大肉棒的滋味,我
不可以厚此薄彼,應該好好用大棒填滿她的淫洞,她便不再埋怨我。

  於是我把頭抬起,示意張太扮狗狀,雙手扶著沙發,膝蓋支撐身體,背著我
翹高肥臀,讓我從後插入她的桃源洞。張太乖乖的聽我話去做,我走到她身後,
將渾圓碩大的龜頭對準她的肉穴猛一挺腰,「滋」一聲鑽了半截入她體內。

  「哎喲……你好大條呀……喔……全部捅進去呀……好脹……喔……」

  我雙手扶著張太的肥腰,再用力一挺,又粗又長的肉棒盡根而沒,龜頭抵達
張太的花心,她的肉洞宣佈爆棚,沒半點空隙。

  「啊……啊……頂……頂到上心口了啦……噢……撐爆我個屄了……你……
你好厲害呀……插我啦……快點操我啦……」

  張太守寡多年,肉洞頗為緊窄,兼且肥屄多水,我扶著她的肥臀開始抽送,
快上快落地在她的肉洞出出入入,每一下都頂到花心。

  「噢……哎喲……插穿我個子宮了……哎呀……嗚……嗚……你……你要了
我的小命啦……噢……心肝……寶貝……操……操死我吧……快……插快些……
不要停……」

  張太拚命挺高肥臀迎合我的衝擊,我的肉棒和她的肉洞相撞,發出「劈劈啪
啪」的聲音,配合著她發出的呻吟聲,匯合成一首美好的性愛交響樂。

  我快速抽送了過百下,張太便支持不住,接近高潮境界了,「喔……喔……
喔……死了……我受不住了……啊……要到了……爽……爽……爽死我了啦……
啊……啊……到……到了……」張太狂叫著,陰道突然發出強烈抽搐,把我的陽
具夾得更緊,跟著她發出一下低沉叫聲便洩出陰精,全身像散了架,完全崩潰。

  我在她抵達終點後仍猛抽數十下,才毫無保留地爆漿,將熱騰騰的精液射入
她的子宮深處。跟著我休息二十分鐘,便把阿雪抱入房,留下張太在客廳回味先
前的快感。

  阿雪比她母親更狂野,由頭到尾都採取主動,替我又含又舔又啜,正式交合
時又變換了幾個不同的姿勢,令我對她刮目相看,小小年紀竟有這種功架,真要
好好向她學習性技。

  我先在阿雪口中爆漿了一次,再和她做第二回合,阿雪的肉洞卻令我有點失
望,想不到她十多歲的少女陰道竟不如四十歲的張太般緊窄,憑此能推想這個肉
洞已經被不知多少根雞巴拜訪過,她在外面濫交的情況可想而知。

  由於我出了兩次精,再插她肉洞時感覺已經很遲鈍了,所以抽插了二十多分
鐘仍可支持沒有洩精,一直幹到阿雪大叫救命,聲聲求饒我才鳴金收兵。

  我過了半個月的荒唐生活,晚晚和張太兩母女輪流做愛,結果中了阿雪的奸
計,後來發覺染上性病,才得知阿雪故意色誘我。原來她早知自己有性病,回家
見母親與我鬼混,故意要拖我下水,將性病傳給我和她的母親。張太亦與我同一
命運,害得我倆看了幾個月醫生,晚晚相對而不能共赴巫山。

  我沒有怨阿雪,誰叫自己貪心。不過試過這次教訓,我亦不敢再住下去,醫
好性病後便搬離了張太的房子,跟她撇清關係,以免破壞我和阿杏的感情,得不
償失。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