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軌道之外



                第一話

  我叫葉影,滿地都撿得到的大學生。

  剛開始認識陽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是個很奇怪的人,他並不認識我,卻在學
校BBS上直接丟我水球邀我去唱歌。我知道這不是一種正經的開始,但是我卻
沒有拒絕。

  Neseria:欸~要不要跟我們去唱歌?學校bbs丟來的訊息。我看
帳號,陌生人。

  Neseria:我是Neseria。

  Neseria:我是外文系大四的,你是中文系三年級的小葉葉學妹。

  baba:!!!!

  陽告訴我他一直在注意我。閱讀我的文章,看我跟朋友ID之間的互動,從
我學姊和系板知道我的名字系級,甚至還跑去跟我修了一堂通識課。

  這讓我覺得毛骨悚然。

  baba:不去!

  然後他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我他很喜歡我。我也同樣不厭其煩的告訴他,我
是個有男朋友的女生。這樣不好。

  是的,我有一個交往且同居三年的男朋友霖,是學校研究所學長。霖的個性
溫文儒雅,平時很疼惜照顧我。大家也都看好我們兩個人的感情發展,總認為我
們要結婚。

  我不知道愛情是不是就是這麼一回事。他卻說:「先別說你有沒有男朋友的
事情,先問你自己喜不喜歡我?」

  我設了他為好友。大概是他那種輕佻隨意的口氣和講話方式並不討人厭吧。
雖說這個人是這麼隨性,但有時候又會出奇不意有著足以讓人便秘的認真,說真
的,跟他認識幾個月下來,我還是完全不瞭解他。

  「怎麼?你對我也產生興趣啦?」

  我以為他是個花花公子,擅長用自信與輕佻調戲,但是從認識他的學姊那裡
知道,陽是個老實人,平常相處起來嚴謹認真,甚至一板一眼得有點龜毛,標準
的處女座。這讓我覺得有興趣了起來,他是只有網路上才這樣嗎?還是只有對我
是這樣呢?問他為什麼,他只是笑而不答。

  「你是想結婚?還是想『跟他』結婚?」他說:「別因為想安定下來,就隨
便找個男友互定終身。這樣很慘的。你現在的悶,以後會放大十倍,一百倍!」

  大家都在我的耳邊對我說,霖人不錯啊。對你很體貼啊。念個國立大學研究
所,又是熱門科系,將來出路很好耶。你們都交往三年了,這麼穩定,就跟他結
婚啊,應該將來日子會過得很好啊。

  但是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唯一出口嗎?這樣的男人是我要的嗎?

  霖雖然很優秀,但卻乏味無趣。也許是因為年齡跟我差距很大,總是把我當
妹妹一樣的照顧。平時他個性很好,對我很體貼,但是脾氣來的時候卻非常的情
緒化。跟他交往久了,我越來越悶,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而網路上的陽。總是能夠把我惹笑,把我逗哭。對他雖然是只是網友,但卻
比一般朋友更為親密。我有時候注意到這樣關係的危險,想要喊停。但是他說:
「你可以喊停。你一喊停,我就馬上離開你的世界,絕對不干擾。」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我很心疼,所以我更放不了手。

  「噯。見面吧。」隔著電話,他說。

  好啊。見面吧。

  於是我們約在學校的後門的車棚,我沒有機車,所以那天下課之後直接在那
邊等他,他會載我去他家。

  說來我根本沒有見網友的習慣。對我來說,網友是網友,和現實生活中的朋
友不一樣。因為透過保護,我可以更暢所欲言,可能網友會比現實生活中的朋友
更瞭解我,所以我更不會跟他們見面。過於接近的距離會讓我緊張,不喜歡別人
對我過於瞭解。

  但或許自己已經喜歡上陽了。正式正視到自己心情的時候,我並沒有要讓自
己停下來的意思。

  是的,我應該要。但是我卻沒有踩煞車,讓自己跟著感覺一路狂奔。也許,
出了軌道之外的路,比我想得要寬闊,才會讓我如此渴求自由,不惜冒著跳脫的
危險,即使玉石俱焚我也不在乎。

  我剛到沒多久,就看到一台機車停在我面前,他看著我,一雙漂亮的眼睛。
因為安全帽的遮擋,沒辦法看清楚他完整的相貌,他把安全帽遞給我並說:「學
妹,上車吧。」

  「放心。我跟很多人同住,客廳是共用的。」他一邊騎車,一邊說,「你可
以保住自己的貞操!」

  「我擔心的只是會不會把你嚇跑。」什麼貞操啊,我老早就沒有了。

  他笑,聲音低沈卻爽朗,「你那麼可愛,怎麼會把我嚇跑?」

  我滿臉通紅,捏了他一下,得意的聽到他哎呀的叫出聲。意外的,我對於他
的稱讚,覺得虛榮且開心。

  沒多久,到了他在學校外面的租屋處。進門的時候,看到一個男生坐在沙發
上看電視。

  「欸,你回來啦。」那個男生看了我一下,「女朋友嗎?」

  「朋友啦。」他拉著我的手進房間,我很意外他就這樣拉著我的手,但是我
也沒有因此而拒絕。

  進了房間,我看到一隻灰色的虎斑小貓,看到我進來,小貓倉皇失措的跳起
來,毛刺刺的向上噴,對著我發出不悅的叫聲。「你養貓啊?」

  「我在理學院附近撿到的。沒有人要養,所以我就養起來了。」他示意要我
坐在床邊,自己走了過去把小貓抱起來給我,「她叫曼曼。」

  「好可愛喔。」我摸摸貓咪柔順的毛,看了他一眼,「我可以抱嗎?」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仔細看他的臉吧。瘦削的身材和臉型,有一雙很漂亮的眼
睛,鼻子有點過於高挺,使他的側臉看起來很性感沉靜。眼角吊吊的帶點邪惡的
頑皮,不過笑起來就像個孩子一樣。「你會抱嗎?」他兩隻手從曼曼的腋下伸出
來承住,交給我。

  我一接過曼曼,它就掙扎的跑掉了,後腳還踢了我的手指一下,「哎呀。」

  「會痛嗎?」他把我的手指拉到他面前,「好像沒有傷口。雖然我有幫它剪
指甲,但是還是有可能受傷…」

  我有點害怕的把手收回去,「不痛。沒關係。」

  「怕什麼啦。」他哈哈大笑,直接戳破我的心事。

  「因為我有男朋友了啊…這樣不好。」我雙頰緋紅,舌頭打結個不停,他笑
得更大聲。

  「你真的很可愛。要是沒有男朋友就更好了。」他爬到床上,好整以暇的邪
惡笑容看著我。曼曼輕巧巧的跳上床,到他身邊,「要不要一起睡?」

  「不要。」我瞪他一眼,他又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伸出手拉我,硬把我拉
進床的內側,而曼曼就在我們兩個中間。

  我整個呆住,連尖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來,只是怔征的看著和我距離很接近的
臉。這是什麼意思?第一次見面,就上了別人的床?

  「別動。」他拉著我的手,摸著曼曼的臉頰和背,另一隻手繞到我的肩膀後
面扶著我。他暖暖的身體和淡淡的男人體味很自然的入侵我的中樞神經。也許就
如同他以往的玩鬧般這麼自然,我竟也覺得不討厭這樣的接觸。但是我畢竟是別
人的女朋友,理智告訴我,這樣的事情不能發生的。

  「欸。」我有點不悅的瞪著他,「你一向都這麼亂來嗎?」

  「沒有啊。因為你很可愛我才這樣的…。」他抱著我,鼻息吹撫在我臉上。
「我可不可以吻你?」

  「不可以!」我很生氣的說:「你要我提醒你,我有男朋友嗎?」

  「又怎麼樣?」

  他逼近我,我一手蓋在他臉上把他推開,他又開始哈哈大笑,笑完之後,是
一陣沉默。

  「幹麼不說話?」

  「要是你沒有男朋友就好了。」他看著我,皺著眉頭,有點難過的表情。
  我想,他對我的感情是真的。陰影開始向我的臉襲來,我這才正式第一次,
開始有了罪惡感。

  為什麼說這是第一次?因為見了面,喜歡對方的感覺才真正的浮現,而且在
心中變得很踏實。

  「我…」

  「真的不能吻你嗎?」他看著我,表情很認真。

  我搖搖頭,說:「對我來說吻很重要。我只能讓男友吻我…」

  「可是…」他逼近我,鼻尖已經碰到我的,左手扣著我的下巴「我要吻你,
你卻不會拒絕。」語畢便快速的輕吻了我一下。

  一時之間,我的委屈、罪惡、不甘一齊湧上,惹得我眼淚直掉,而我的心卜
卜跳著,臉上不知是因為情緒的激動還是什麼潮紅著。

  「對不起。」他看到我哭了出來,有點慌了手腳,急急拍拍我的背,拿衛生
紙替我拭淚,「對不起對不起,小葉,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是說親我只是好玩嗎?還說什麼…我不會拒絕……你很
過份!」

  「不是啊!」他眉頭皺起來,抱緊著我,不讓我下床。「我是…我是情不自
禁啊…我很喜歡你……真的。」

  「你的手在幹麼?!」我看著他伸進我領口的手,手指已經碰到我的胸部。

  「不小心碰到的!」他舉手投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真的不是故意
的!我從來不是這樣摸女生胸部的!我要摸都摸全部的!雖然你胸部大到無法掌
握!但是這是真的是我計劃外的!我今天真的就只是想著親你而已!!」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別哭了。」他收起誇張的表情,微哂看著我:「我不是想惹你哭,才跟你
見面的啦。」

  「我要回家了。」我爬坐起來,摸了摸貓咪,看著他說。

  「你還會再來嗎?」他好整以暇的笑睨著我。

  「你再這樣我就不來了。」

  「怎樣?」

  「親我和摸我。」我吶著聲音說。

  「我喜歡你。」他說:「因為這樣我才親你抱你。」

  「但是我不能啊,我是別人的女朋友。」

  「如果他是你唯一的理由,我會等你。」他點點頭,微笑道。他很明白的瞭
解我是喜歡他,若非如此,怎麼可能會第一次見面就上了他的床,又不拒絕他的
碰觸呢?

  「可是……如果我為了他不再見你呢?」

  「你會嗎?」我抬起頭看他,他收起笑容,眼神火熱,期待的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忍不住抬起手,摸著他的臉,而他溫暖的手輕柔的覆上我
的,甚至將我的手拉近唇邊啄吻,嚇得我收回了手,「如果我這樣做,你會怎麼
辦?」

  「我會跑去你家喔,會跟他單挑喔,會做很瘋狂的事情喔。」他猛然拉近我
的腦袋又是一次激烈長吻,而我竟也情不自禁的朦朧著意識回應著。

  吻畢,他的額頭對著我的,他閉著雙眼,長歎了一口氣。

  「不要這樣對我。」我點點頭答了一聲嗯,看著他長長的睫毛以及皺緊的眉
頭,我能夠看得出來他是很認真的。

  「對不起,我不該吻你,不該抱你,我知道這樣會加深你的罪惡感。但是我
忍不住。」他說,我捧起他的臉,將自己的嘴唇送上,心疼的淺淺一吻。

  我們就這樣,吻著。即使我感覺得到他的慾望強烈,呼吸也幾度急促,抵壓
著我的下體也是腫脹硬挺,但是他仍然保持紳士的風度,送我回家。




                第二話

  我想。我應該要攤牌吧,如果我真的喜歡陽,我必須要向霖坦白。我仔細的
思考,不確定自己的心情到底偏向哪一方,但我還是希望跟他談談。找了一天晚
上是我們都在家的情況。他在電腦前趕他的java程式作業,我在整理我的期
末報告。

  我有意無意的問:「霖。你記得Neseria嗎?」

  「嗯。」霖一邊看著自己手上厚厚的書,一邊盯著電腦,「不就是你之前認
識的網友。怎樣?」

  「我前陣子跟他見面了。」

  「喔。」

  「就是啊…我有一點…嗯…」我敲著鍵盤,看著黑色的bbs底圖不停在改變
,進出每篇文章,又出來,但我還是說不出口。「我覺得他人很好。」

  「喔。那很好啊。」他平靜的,只顧著自己的程式抓bug的進度。

  「我有點喜歡上他了。」我一股腦的大聲的很快速的說。

  我說了。

  他轉過身來,扶了扶眼鏡,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表情很平靜。

  「我…」

  「跟他斷絕往來。」他又將注意力轉向自己的電腦,「這樣是最好的。你跟
他根本不熟悉對方,根本不知道適不適合。而且你有我。」

  「可是我…」

  「只要你跟他斷絕往來,我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他斬釘截鐵的,
「你也不想我們就這樣分手吧。」

  而我面對著bbs黑壓壓的背景,無聲的哭了起來。

  你根本不瞭解我,不關心我。你不知道對我來說,你才是那個不適合,陽適
不適合我不知道,但是你絕對不適合我…。難道你不明白嗎?不能多關心我的感
受嗎?你一直以來注意的只有你自己,只會告訴我應該怎麼做,從來不關心我的
心情如何的轉折。而連我掉眼淚,你都沒有發現。

   這是什麼男女朋友啊。

  我不可能會跟陽斷絕來往的。下禮拜二霖說要去台北參加資訊展,據說某個
教授帶領幾位學生結合廠商推出了新的電腦遊戲,他說要去整整一個禮拜,下禮
拜一才會回來。

  跟他揮別之後當天下午,我便把陽約到家裡來住一星期,他笑笑的答應了。

  我是不可能會跟陽斷絕往來的。從霖的反應之中,反而我更堅定了自己是喜
歡陽的。

  「你們家住得這麼豪華啊。」他一進門,把背包放下。

  「兩個人住,當然比較豪華。」

  我拉著他的衣袖,他轉頭看我,「嗯?」我便吻上他的嘴唇,他有點驚喜我
這樣的反應,緊緊的擁住我。

  「你還好嗎?」他看著我迷濛甚至有點淚霧的眼睛,不安的抬起頭問,「怎
麼了?」

  「我……」我不想跟你斷絕來往,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一皺鼻子,就要哭。

  「好,別說了。」他說,「要哭就不要說,傻瓜。」

  我們兩個人這樣的局面,我想他不會比我好過到哪裡去吧。他是個正直磊落
的人,應該是不會想要這樣介入別人的感情;而看著我猶豫不安與罪惡,他一定
也會想要放棄的啊。能夠好好的談場正常的戀愛,誰想是今天這樣偷偷摸摸的樣
子呢。

  他肚子也餓了,我想天氣還有點涼,便進了廚房煮了韓式海鮮鍋當作晚餐,
他又說他吃得蠻辣,於是我加入了許多自製泡菜,雖然非常辣,但先與豬肉翻炒
之後,白菜中飽含蔬菜甜味的水分,再加進海鮮高湯與蛤蜊花枝魚肉等等,便會
讓湯頭變得甘美而辣味適中,這是我最拿手的料理。

  吃飽之後洗過澡聊個天,我們便埃在床上一起看了某一季某一集慾望城市,
還沒看到結束,我們兩人已經吻得難分難捨。

  「小葉,」他隔著睡衣,握著我的乳房,輕輕的晃動搓揉。「我知道這樣做
不對,但是你好軟,好溫暖。」

  「沒關係。」我親吻他的脖子,其實心中是渴望他更進一步的撫摸我。
  他輕輕解開我睡衣的扣子,露出我一大片雪白肌膚。我有點害羞的遮掩住自
己的胸口,雖然我的膚色很白,皮膚很好,而且胸部有36E。照理來說,我應該
是要很有自信的。但或許是因為我跟霖還沒有分手,我突然的退縮了。
這該死的罪惡感。

  「不要怕……」他以為我只是害羞,緩慢親吻著我的胸前肌膚,然後伸出舌
頭,輕輕的舔了我的乳頭一下。

  「啊…」我輕吟出聲,眼眶著實的已經蓄滿了淚,他仔細的看著我的表情,
停下了動作。

  「對不起。」他抱著我,拍我的背,「我說這對不起,有兩種意思。」
  「兩種意思?」

  「我太猴急了。」他親吻我的鼻尖,「而你實在很可愛,讓我真的好想欺負
你。」

  我瞪了他一眼,笑了出來。

  他看著我,眼神清明,「在你們分手前,我不會跟你做愛的。」

  「謝謝你。」我輕輕哼起了一首歌,梁靜茹的「Fly away 」,深
刻的感覺到我們兩人之間愛的沉重,忍不住掉下淚,而他沉沉的在我懷裡睡著了
,我微笑的親吻他的眉間,依在他的身畔居然是那麼容易,就可以進入夢鄉。
  這是我這三年來,睡得最熟的一次。

  醒來的時候,他已經醒了一段時間了,把我擁抱在懷裡,一雙溫暖的手的放
在我的肩上背上。

  「醒啦?」他溫柔的放開我說。「你睡好久喔。」

  「現在幾點了…?」

  他親吻我的臉頰,看著我伸了一個懶腰,露出肚臍,他輕輕撫摸我腰間的皮
膚,滑滑暖暖的,很舒服。「大概十點半吧…。」

  我一下跳起來,「啊?這麼晚了!你餓了嗎?我去做早餐…」

  「你今天又沒課,給我躺下。」

  他的手繼續摸著我的肚皮,怕癢的我一直扭動著,「你在幹嘛,很癢啦!」
直到他的手觸碰到我的褲頭,我開始有點緊張。

  「你要幹麼…?」

  「嗯?」他一臉奸詐的看著我,將手輕輕溜進我的褲子裡,隔著薄薄內褲,
摸著我的下腹和微微隆起的恥丘。

  「你……」我看著他,急急的直搖頭,他看著我這樣的反應更樂,將手伸進
我的內褲中,得意的看著我恐慌又害羞的表情。

  「會害怕嗎?緊張嗎?還是覺得罪惡?」他吹氣在我的耳朵邊,輕聲問我:
「或者是…你覺得興奮嗎?」

  應該都有吧,我咬緊下唇,不說話。

  「可以這樣摸你嗎?」他輕撫緩慢向下,讓我心跳加速,發現我該處是水澤
濕潤的,笑了,「學妹…你怎麼這麼濕?」

  「唔…」我羞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如果你不喜歡,我就會停下來。」他說,輕輕用手指分開我的陰唇,找到
了陰蒂,並不故意摩擦挑逗它,而是用手指故意的掠過,然後向下輕撫我的陰道
口,輕柔緩慢的,這樣反反覆覆,弄得我滿臉通紅,喘氣連連。

  「我可以把內褲脫下來嗎?」我點點頭,他便將我的內褲和睡褲一起脫下,
丟在床邊。「他也有這樣摸過你嗎?在這張床上嗎?」

  我搖搖頭,霖做愛一向很制事化,沒有多餘的動作,體位時間都一成不變。
我害羞的拉緊被子蓋住自己光裸的下半身。

  「真可憐。」他看著我,「把腿張開。」我乖乖的將腿分開,他舉起濕濕的
手指,直接放進嘴裡舔舐,一臉迷醉享受的。

  「你…」看著我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又邪惡的笑了。

  「你知道嗎?你這樣一副要哭的表情真的很可愛。」他伸出手指,繼續摩娑
著我的下體,清楚的聽到底下發出水澤噗滋噗滋的聲音。

  「小葉,這是什麼聲音?」

  「唔…」我滿臉通紅,完全說不出話。

  然後他加快速度,我的身體和情緒也被他撩撥至最高峰,忍不住發出一陣一
陣微弱的呻吟。

  但是就再最要接近高峰的時候,他軋然停了下來,我緊蹙著眉頭,嘴巴張著
喘氣,身體也不顧面子不顧先前的害羞扭動著,不懂他為什麼這樣。

  他看著我的表情,笑了。等我稍稍降溫,又再度加快手上的速度,直到接近
高潮,然後又這樣停了下來,他只是好整以暇的看著我著急渴望的表情,連續這
樣到第三次,我終於忍不住開口。

  我的眼淚已經掛在臉上,咬著下唇皺著眉頭,不安的撒嬌:「不要這樣…」

  「嗯?不要怎樣?」他親吻我一下,「想要嗎?」

  我點點頭。

  「用說的。」他親吻我的眼淚,說:「說你想要高潮…」

  「我不要…」我嚇了一跳,急急搖頭:「你說我不喜歡,就會停下來的…」

  「嗯?」他並不意外我的拒絕,手上的動作不只加快,還加重,讓我忍不住
叫出聲音,「可是你的表情明明就很喜歡啊,很快就要第四次囉…小葉學妹…」

  「我想要……高潮…」我小聲的說。

  「大聲點,我聽不見。」他唰的一聲,把被子掀開。

  我大聲尖叫,而我的大腿被他壓制住,動彈不得,張開得大大的,「水越來
越多呢,流到床單上不好喔,如果流太多,我會幫你舔乾淨…」

  我急忙搖搖頭,他看了我一眼,得意的說:「說你想要高潮……」

  我嗚咽顫抖著說:「我想要高潮……」

  聞言他滿意的馬上加快速度,直接用絕妙的手勁和速度,讓我達到高潮。這
高潮來的很急很快,也維持很久。我整個人顫抖不已,也按耐不住自己壓抑的聲
音,大聲叫喊了出來。

  霖是我第一個男人,在他身上,我好像從來不知道什麼是高潮…。原來這種
感覺是這樣令人觸電陶陶然的迷醉啊。結束之後,我整個人動彈不得,躺在床上
慢慢的喘氣。

  他捧著我的臉,「小葉,還好嗎?」我一句話也講不出來,用迷濛的眼睛看
著他。

  「你真的好可愛…」他親吻我的額頭,鼻頭和嘴唇。

  「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好不容易恢復了體力,我很委屈的說。

  「就像我昨天說的啊。你實在太可愛了,讓我好想欺負你。」他邪惡的咧嘴
笑了,笑得那麼可愛,就像個孩子一樣。

  我一陣火起來,什麼可愛嘛…。跳起來將他撲倒在身下。

  「你很過份。」我嘟起嘴說:「我一定要懲罰你…」

  「你要怎樣懲罰我…?」他微笑著看著我親吻他的胸前,上腹。一點也不緊
張,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能做什麼好事。」的表情。

  我強硬的脫下他的褲子,其實有點緊張的看著他粗大且微彎的陰莖,輕輕的
伸出手來套弄。

  我的心裡有一絲痛處經過,這是別的男人的陰莖,我居然伸手去觸碰它。

  他無聲的笑了,然後輕歎了一口氣。我也開始開心的玩起來了,看著他紅紅
的龜頭,我猶豫了一陣子便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順著龜帽的弧度,用舌尖不停畫
圈,聽著他不順暢且急促的呼吸和快要衝口而出的低吟,使我感到非常的有成就
感。

  然後我向下,將他的蛋蛋含入嘴裡,用舌頭不停挑動著他,又將他的硬得不
像話的肉棒深含入口中,吞吐吸吮著,而我的手並沒有閒著,配合著唇舌的吞吐
與挑逗,我的右手也不斷的套弄著他。

  「……啊」我感覺到他的大腿肌肉收緊,腹部以下僵硬挺直,然後我聽到他
說:「我要射了…」便用嘴唇含住他的龜頭溫和的吮吸,沒一會兒,感覺到溫熱
濃稠的液體,濺射在我口中。

  待他射得一乾二淨,我意猶未盡地才放開他的肉棒。

  「唔…。」我摀住口鼻,不是很喜歡那樣嗆鼻的味道。

  「衛生紙…衛生紙……」他看到我很難過的表情,跳起來要去拿床邊的衛生
紙。

  但是我卻咕噥一陣,把它全吞下肚。

  等他拿著衛生紙到我嘴前,我乖乖張開嘴巴給他看。「我吞下去了…」
  「你…你是笨蛋嗎你…」他苦笑了一下,用力的擁抱我,親吻我的臉。
  「不可以喝嗎?」

  「傻瓜。」他笑著捏了我鼻子一下說:「我好感動喔。」

  他當然應該要感動的啊。我可是從來沒有喝過男人的精液,他是第一個。




                第三話

  霖不在的那一個禮拜,我們一下子在我家過夜,一下子去他家住,兩個人一
起騎機車上學,下了課一起吃飯,就像一對真的情侶一樣。而除了那天的擦槍走
火之外,我們並沒有再做其他逾矩的事情。

  然後霖回來了,他把髒衣服丟進洗衣籃,把幾張光碟片整理進資料夾,我從
陽的住處回來,看到他並不意外,他只淡淡的說了一聲:「我回來了。」

  看著他,我全身虛軟無力,當天晚上我決定一定要把事情講清楚。

  洗過澡後,我和他躺在床上,我背對他躺著,不說話。他看著雜誌,不發一
語。我們互相肢體並沒有任何接觸,小夜燈溫溫的點著。

  「我想分手。」我翻過身,面對著她卻不敢看他的臉,小聲的說。

  霖有點被嚇到了,轉過頭看我,「為什麼?」

  「我愛上他了。」我看著他的表情,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

  我感到一陣戰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不是叫你跟他斷絕往來嗎?」他放下眼鏡和雜誌,坐起身子。

  我也爬坐起來,仔細而緩慢的說:「我沒辦法,我已經愛上他了。」

  「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我一陣火起來,你以為我是什麼?你的附屬品嗎?

  我轉過頭對他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這張床他也躺過,趁你不在的時候。」

  霖「啪」的一巴掌甩過來,打得我眼冒金星加耳鳴,用力之大讓我的頭直接
撞到床頭櫃之後整個人翻下床,我還來不及哭出聲音,他一把將我從地上拉起,
對我吼叫:「你再給我說一次?」

  「…我不愛你了…」我很害怕,但是我仍然堅持忍耐著疼痛與恐懼,哭著對
他說,「我已經不愛你了!!」

  他拉起我的左手,指著無名指上的戒指說:「你當初怎麼答應我要跟我結婚
的?你怎麼說要跟我過一輩子?就因為這麼一個人,你就要放棄一切?!我能夠
給你的,他能給你嗎!?」

  手上的戒指,是我們交往滿兩年的時候,他媽媽送給我的禮物,還說,希望
我畢業的時候能夠嫁給他。想起霖的母親那張溫和而信任的臉孔,我潸然淚下。

  「對不起…」我的眼淚落了下來,無法否認他指證歷歷的背叛。

  「你他媽的賤貨!」又是一巴掌,我整個人摔在床上,只是啜啜的抖著身體
哭泣,而他一邊開始粗魯急切的解開我的睡衣,脫下我的長褲和內褲。「他上了
你是嗎?你給我戴綠帽是嗎?干。」

  「不要…」我知道他要幹麼,害怕的拉過自己的衣服,但是卻被他奪走。他
脫下自己的衣服,用力的擰捏我的胸部,嘴裡還咒罵著:「你他媽的一身賤肉…
干……」

  他大力的張開我的腿,沒有任何前戲就戳捅進我的身體,我因為如此撕裂的
痛楚而哭喊出聲,本來有掙扎的身體也因為突如其來的痛楚而停滯住無法動彈,
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憐香惜玉,仍然非常用力的肏幹著我的下半身。口中仍然唸
唸有詞的:「你他媽的我干死你…干死你……」

  我聽著他的辱罵,漸漸變成一種哽咽,他痛哭出聲,然後不一會兒將自己的
精液完整的射在我的體內。結束之後,他快速的抽離我,把我推開到一旁,穿上
衣服離開房間。

  而我躺在床上,任憑下體陣陣抽痛與異物流出,無語淚濕著,聽到外面發出
了很多大小不一物品摔碎跌砸的聲響,然後大門被「碰」的一聲,摔上了。
  好不容易,我掙扎的忍著疼痛坐起身,看著下體流出來的並不只有白濁的精
液,還有大量鮮血。

  抓起手機,我馬上打給陽,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但是他還是睡眼惺忪的接了
電話:「喂?」

  「陽……你快點來我家……我流血了……」電話響了好多聲,我一聽見他的
聲音,便放心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啊?為什麼?你在家裡嗎!?你怎麼了?」他急急的說:「跟我說話!別
睡著!」

  「霖強暴我……」我痛哭著,拿著衛生紙急急擦抹著自己的下體,感覺到血
的流量減少了一些,「我流血了……好痛…」

  陽以110多公里的速度飆車趕來我家,一路上電話並沒有掛掉,幸好臨走
前霖並沒有將門上鎖,不然我也無法起身。他衝進房間,看到了下半身滿是血的
我,快速將外套脫下來蓋住我並將我抱起,攔了計程車直奔附近的醫院。

  醫生說,這算是蠻嚴重的撕裂傷,止血之後縫了三針,醫生讓我在急診室休
息一陣子。穿著醫院湖藍色的連身裙裝,蓋著棉被。陽在我的身邊緊緊的握著我
的手,表情非常生氣也很難過。

  「對不起。」陽說:「我沒有辦法好好保護你…」

  我搖搖頭,淚水浸濕了醫院的枕頭,這樣的關係,難道他不受委屈嗎?這並
不是他的錯,只是我沒想到霖會這樣對我。交往了三年,平時和藹可親的他,沒
想到會這樣重傷我,想到幾個小時前才發生的事情,我感到害怕得全身顫抖,一
句話也講不出來。

  已經是早上八點多,陽接我到他的住處,告訴我說下午他會幫我把一些重要
東西拿回來,我打了電話給我有開車的好朋友韋菱,希望他們一起去,就算碰到
霖也不那麼尷尬。

  躺在他溫暖的床上,聞著他身上也有的淡淡香味,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
感,然後我睡了一陣子,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三四點了。

  起床的時候,韋菱坐在我的床邊,一臉擔心的表情,我問她怎麼了,他吶吶
的說:「小影…學長跟你男朋友打架了…」

  「那他還好吧?沒事吧?」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啊。「他人呢?」

  「他沒事,在整理隔壁空房間,把你的東西搬過去。」韋菱說:「我們進去
的時候,你男朋友聽說我們是來搬東西的,沒說什麼,只是讓我們搬。但是學長
卻衝過去打他,然後他們就扭打成一團,我就在旁邊嚇傻了,就拿掃把打他們,
要他們不准打架。還打電話給阿飛、Maggie、小美她們,叫她們一起來幫
忙收東西,順便勸架。我們中文系就是男生少,不然應該多找一些男生的。」

  「呼。」我苦笑,「真是謝謝你了,韋菱。」

  「你沒事就好了。嚇死人了,居然發生這種事情…」韋菱抱著我安慰,「學
長人不錯唷。為你這麼拚命。哈。」

  後來韋菱離開了,我因為下半身還很疼痛,不能隨意的走動,只是等著他,
曼曼在我身邊蹭著,幾次之後我們已經很熟。它也不再見到我就哈氣了。

  沒多久,他走了進來,我看到他嘴角有點破皮,「哎呀。你還真的跟他打架
啊……」

  他搔搔頭,很不好意思的,「你同學跟你說了啊。這沒什麼啦,不會很痛。
你的東西我都放在隔壁房間了。你餓不餓,我托朋友買東西給你吃。」

  「我不能跟你一起住嗎?」我問,「我不想一個人睡…」

  「我…我叫房東把這片牆給拆了!」他急急的說,逗得我笑個不停。

  因為已經期末了,考試也結束的差不多,我把報告托給韋菱交了,就一直留
在這裡和他住在一起,而他因為雙主修要延畢一年,所以也不急著離開。兩個禮
拜之後他陪我去醫院拆線,所幸傷口復原的不錯,我漸漸的也能夠活動自如,恢
復正常作息和生活。

  霖是資工系的,他用自己一直得意擅長的電腦在學校的BBS上寫了一篇中
傷我的文章,內容當然不斷述說我劈腿,背叛他,而他花了多少時間多少錢在我
身上等等。

  他不少朋友一個一個挺他安慰他,韋菱看了非常生氣,但是我告訴她,沒有
什麼好說的。

  當男女朋友到這樣的程度,我實在無言以對,當然並不想把他強暴我的事情
拿出來說嘴,背叛他是我的錯。我的確劈腿,對於他的指責我無法否認。只好不
去看那些訊息,只是專心的對著面前的男人,守護著自己的幸福。

  偶爾,每天陽去打工的時候,我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會忍不住哭了起來。說
來,陽的個性很有趣,在網路上跟我可以如此談笑風生,現實生活中卻總是一板
一眼的,好像跟一般人都很難相處。我也曾經跟韋菱談過陽的悶騷,韋菱認為這
何嘗不是個優點,既然不會對別的女生亂放電,只有在我面前是這樣溫柔體貼,
這樣好像也什麼不好。

  而說來奇怪,就算醫生說我的傷口已復原,陽還是沒有碰我,他只是半開玩
笑的說:「你很色耶。這麼想做啊?」

  「醫生說我已經可以正常的性行為了呢…」某個夜裡,我吻著他的唇他的頸
他的胸口,這樣問他。

  「但是我怕傷口會裂開啊…」他呼吸急促的,手指不安份的在我股溝附近移
動。

  「但是醫生說這句話,是上上禮拜的事情了呢……」我掏出他的陽具,是這
麼挺怒勃張,某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哎…」他坐了起來,將燈打開:「我有話要跟你說…小葉。」

  「……?」

  「我絕對不是不想要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夠主動。」他正色道:「我不
急著要你,雖然我很想要,但是我希望我們做愛並不是勉強你…你才剛遇到這樣
的事情…心裡身體一定都很難受,說不定還有些陰影。而且…我不覺得你已經
忘了你的前男友。」

   我很想解釋,但是他繼續的說:「不是指你還想著他,我相信你是喜歡我
的。而是你還在那樣難過的困境中,我很想保護你不被他傷害…但是你卻不停的
責怪你自己,讓他這麼輕易的傷害你,我們這些關心你的人卻完全幫不了你…。
你可能不知道,我並不是這麼瀟灑的一個人,好像我可以常常這樣遊玩在感情之
間,勾引我想要的女孩。你是我第一個想得到,而主動去爭取的。如果爭取而來
的感情,還是讓你痛苦,讓你罪惡。這並不是我所希望的。」

  我捧著臉哭的一塌糊塗,陽遞給我一張衛生紙,繼續很輕柔的說。

  「如果你能夠自己想通,對過去的事情作一個終結,一定能夠主動的跟我做
愛。證明你不再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代表你不再想他,不再對他有什麼狗屁罪
惡感,而你跟我做愛的那一天開始,我才會對別人說,你是我的女朋友。」

  陽看我哭成這樣,不忍的皺起眉說:「我是不是在逼你?」

  我搖搖頭,抱緊他,「你說的沒錯。」

  我沒有想到,他是如此保護我疼惜我,而我這樣消極的感到罪惡的反應,也
同時在傷害他。




                第四話

  然後,漸漸的我比較能夠堅強振作起來,不再一個人哭,而有著陽的陪伴,
我一天比一天的快樂。

  那天晚上,是禮拜六。陽的生日。

  我買了蛋糕偷偷冰在冰箱,吃完晚餐之後。悄悄的把它拿出來獻給他,還附
有一張我自己做的小卡片。不到八吋的小蛋糕,兩個人吃剛剛好。

  「我好像很少過生日。」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謝謝你。」

  「不必謝我。」我笑著對他說,「生日是很重要的。」

  我們就這樣一邊吃著蛋糕,一邊聊天看電視,一小塊奶油不小心從我唇邊滑
落,掉到我胸口上,幸好我的衣領有些低,沒有沾到衣服。

  「哎呀,可以幫我拿衛生紙嗎?」我把蛋糕放下,指著桌子旁邊離他比較近
的抽取式衛生紙。
陽看得出神,挨進我的身體,低下頭去將奶油用舌頭舔掉。

  「嚇到我了…」我拍著胸口,一臉紅暈,他笑了一笑,又親吻我的唇,更伸
出舌頭來挑逗我的唇舌,我從來沒有這樣親吻過,所以在他伸出舌頭的時候,我
微微的顫抖了一下。更感覺到他笑了起來,喉結上下的移動著。

  「我先去洗澡…」他說。

  「等一下。」我拉著他,很害羞的說了這麼一句:「等我把蛋糕冰進冰箱,
我也要一起洗……」

  他很驚訝的看著我,不敢置信我提出這樣大膽的要求。因為我是一個很彆扭
的女人,就連幾次的愛撫和親密接觸,我都是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從來不讓
他看仔細過,而今天這樣的轉變,他也相當的意外。待我將蛋糕處理好,桌子稍
稍的整理後,我和他悄悄進了浴室。

  在這裡,一樓的浴室共有三間並鄰,坐落在一樓走道的底端,後面就是洗衣
間和曬衣場,所以不少人會經過。

  陽脫下衣服,露出精瘦的胸膛和肩膀,眼神火熱的看著我脫下上衣和短褲,
讓我不自在的用手遮住。

  「不要遮…」被他拉開了手,他看著我的光裸的身體,不發一語的笑了。
  「笑什麼啦…」我旋開水龍頭,蓮蓬頭花拉花拉的水噴了出來,試試水溫,
可以了之後沖沖身體,我將蓮蓬頭交給他。

  洗淨身體和頭髮之後,我們沖掉身上的泡沫,他拉了我到他身邊,緊緊的抱
著我擁吻。

  「過來,」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我們快點洗…快點出去好嗎?」

  「欸,小陽,你在裡面嗎?」我全身繃緊了起來,一聽聲音,是住在對面的
皮皮學長,跟陽是同班同學。

  「我在裡面,幹麼?」

  「借我洗髮精,我用光光了。」皮皮學長敲了兩下門,我拿起放在臉盆裡的
洗髮精給他,他將門開了一點點小縫,遞給皮皮學長。

  「謝啦。」他到了隔壁洗澡,但是嘴巴還是沒有停下來。「欸我問你喔,之
前你是不是有在謝媽媽那裡打工?謝媽媽人怎麼樣啊?待遇好嗎?一小時多少錢
啊?」

  「不錯啊。」我頑皮的蹲下身去,套弄著陽的肉棒,替他口交。

  「哪裡不錯啊?」

  「……都不錯啊。啊你是……不會自己去做做看不就知道了……」陽咬牙切
齒的,咳了一聲當作掩飾,對我搖了搖頭。

  看他這樣的表情,我也玩心大起,舔得更賣力。陽馬上把水關掉,用手勢和
表情要我停止。拿起掛在架子上的浴巾就洩憤的往我頭上丟,害我很想笑。
  「是喔。聽說謝媽媽的女兒很正耶。」皮皮學長繼續說。

  「她只是國中生。謝媽媽很保護她,你沒希望了啦。」陽應著說。我們擦完
身體,穿上衣服,將東西整理一下走出浴室隔間。

  「洗髮精還你。謝啦。」隔壁隔間開了一個小縫,將洗髮精拿了出來,我接
過洗髮精,「不客氣。」

  這時,皮皮學長被突如其來的女生聲音嚇到了。「干,你跟你女朋友一起洗
澡!沒天良啊!雞掰啊!」

  我們笑著離開浴室,回到房間,還聽到皮皮學長在那裡大叫:「為什麼我沒
有女朋友啊啊啊啊~!?」

  陽替我吹乾頭髮,剛才的熱情稍稍減退了一些,我們也都冷靜了一些,但是
我可沒這麼輕易就要放過他。

  「幫我擦乳液好嗎?」我將薄薄的黑色細肩帶連身裙撩起來,露出細白的臀
部,裡頭什麼也沒穿。

  「你這小鬼……」他屏息著,將手上塗滿我在body shop買的白麝
香乳液,均勻的塗遍我的全身,連股間都不放過。

  「好香喔。」他說,於是我就蹭到他的身上,「這樣你也香香的了。」
  我們兩人相視一笑,相互親吻,我趴在他的身上,不斷隔著四角褲撫摸他鼓
漲的褲襠,然後我伸出舌頭,輕舔了他的嘴唇,他有點意外,也熱情的回敬我,
兩根舌頭糾纏在一起,許久不能分開。

  「怎麼你今天……這麼……」他看著我脫下他的內褲,並且爬到他的身上,
他開始有點不知所措。

  然後我將它的肉棒對準著我已經濕漉漉的穴口,輕輕的坐了下去。感受到他
粗挺的肉棒被我包容住,也感受到他顫抖的身體和呼吸。就這樣我們緊密的結合
在一起。

  我輕輕的擺動自己的腰肢,上下的移動自己的臀部,聽著自己和他急促的呼
吸聲,享受一波波的快感。

  他舉起手環抱著我將我拉下親吻,並且輕揉我的胸部,得意的看著我的乳房
隨著身體的波動盪漾,也隨著手的揉捏擠壓晃動著。

  沒多久,他把我放下來,讓我面對著他躺著,輕輕的進入我,「還會痛嗎?
傷口?」

  我搖搖頭,夾緊他,鼓勵他繼續的動作。

  他輕輕抽插著我,每一次的進入,都讓我情緒和興奮到達最高峰,每一次的
抽離,也都讓我偋息以待,渴望再深入的探求。我呻吟著,聽著自己壓抑卻又淫
靡的聲音,覺得非常羞恥,卻也在羞恥之中得到很大快感。幾次的律動,讓他忍
不住加快速度,進入最終階段。

  這是最令我瘋狂的部分,如此快的速度,感覺到他的肉棒不停的在我體內快
速攪動,每一次的進入都掀起陣陣波瀾,更接近高潮的巔峰,忍不住揚起頸子,
抓著他的背,承接他一波一波的攻擊。

  然後他輕歎一聲,射在我的體內,融合我的體液。他沒有馬上拔出來,仍然
硬挺的存在著我的身體裡面,他擁吻著我,說:「我想……好好記得在你身體內
的感覺…」

  這便是我們的第一次做愛,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我們正式開始交往成為男女
朋友。

  每天在家裡陪曼曼玩耍,有時候一起出門上超市賣場買菜,每天作菜等他下
班回家,每天一起睡覺。對我來說這樣的幸福已經足夠了。

  某個禮拜六的早晨,由於陽有點不舒服,睡得不是很好,所以我就想要獨自
出門買菜,要買的東西並不多,距離也不太遠,陽也就讓我去了。

  到了超市,把清單上的物品都買齊了之後,我到處的逛了逛,想到了陽好像
蠻喜歡乳製品的,想說買一點優格回去一起吃,正在架上挑選的時候,我碰到了
霖。

  看到他的背影,驚覺發現是他的時候,他已經轉過頭來看到我。他的表情很
多變化,先是驚訝,而後變得有點憤怒或不安,但後來,又變得如以往的平靜,
甚至帶了些歉意。

  我嚇得倒退了一步。

  「好久不見,小影。」他對著我微笑。

  我轉頭就要離開,而被他拉住,「對不起。我知道你不想見我,很討厭我…
但是我很想你…」

  我甩開他的手,「不要碰我。」

  「很抱歉!在對你做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才能體會你的痛苦,我太自私,
太自我為中心…」他急急的說,「我只是要跟你道歉!希望你原諒我!我不會糾
纏你的!」

  「我無法原諒你…而我也同樣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我想…我們就這樣算了吧
。」我拿著東西,直接去結帳。

  而霖跟在我的身後,但因為剛好有幾名歐巴桑插隊,擋在我和他之間,讓我
感到比較安心。快速的結完帳,我提著東西放上機車踏墊,他又追趕了過來。
  「我是真的知道錯了。請你原諒我……」他擋在我的機車前面,「聽說你住
院,縫了兩三針,我很難過也很後悔。雖然我寫了文章罵你,但那都是因為我太
生氣,想要找些人支持我安慰我的情緒。那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情緒抒發,我並不
是故意要傷害你的。」

  「嗯。」我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

  「我們不能繼續做朋友嗎?小影?」

  我搖頭,這是不可能的。霖繼續說:「…如果我說希望你回到我身邊,也一
定是不可能的了嗎?」

  我還是搖頭,「嗯,不可能了。對不起。」

  「你還有東西放在家裡,沒有拿乾淨……」

  我看著眼前這個人,不停的製造各種理由,想要跟我維持朋友關係,而他先
前的那份自信傲慢,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我的確有些心軟了,但是不代表我就
會這樣回到他身邊,連這樣跟他這樣面對面,都感到非常懼怕,除了懼怕之外,
覺得我自己,真傻。

  「不好意思。我在趕時間。」從他的身邊快速騎過,我不發一語的急速回到
家,放下東西之後,在陽的懷抱中大哭了一場。

  我知道我對霖,一點點感情都不會再有了。如果不是因為我跳車,這一條筆
直軌道,到底能夠駛向哪個方向呢?我們還會有別種可能嗎?

  當初,早就該跟他分手的。就是因為我總是隱忍著不說,才會變成今天這個
樣子。我和陽得背負著劈腿的罪名,而霖得承受後悔的痛苦折磨。

  如今,我和陽之間非常坦承,不論任何大小事件都清楚的溝通,不希望任何
事件存留芥蒂。

  因為我們都相信,感情中如果有第三者介入,這份感情必定有讓人能夠趁隙
而入的機會,而我們三個人都要負責任。

  我們絕對不允許這份感情能夠有讓人趁隙而入的機會,我也不想再一次這樣
傷害對方,傷害自己了。一次就夠了。

  我們重新辟開了一條新的道路,不論方向,我們都能夠相互扶持著駕駛,並
且信任對方,不停溝通,才能讓我們在一路上平穩安和,雖然還會有不少的風風
雨雨,但是有他在身旁幫助給我力量,相信我們都可以一一克服的。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