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5,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25

               第二十五章

  车上的三人各有心思,气氛非常安静。妈妈十指交错,在大腿上婆娑。想起
今天下午的时候,自己已经吩咐让秦树先回家,没想到秦树一直没离开。现在秦
树就坐在身边,难保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车子里非常安静,心里不安的妈妈觉
得非常奇怪,平常健谈的苏颜现在一言不发,跟换了个人似的。妈妈想提出一个
话题,可是秦树在一旁虎视眈眈,让妈妈顿时没了精神。

  妈妈坐在最左侧,也就是苏老师的正后方,今天妈妈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长裤,
将一双美腿完美地勾勒了出来。车子行了一段路程,秦树就开始不老实了。

  妈妈整个身子都是后视镜看不到的,秦树正好为所欲为。

  秦树慢慢地往妈妈这边靠拢,妈妈看在眼里,但已经避无可避。苏颜就在前
面开车,妈妈惊慌地瞪了秦树一眼,并用眼角余光示意这里有人。秦树一如既往
地毫不在意,他的左手慢慢地攀爬上了妈妈的大腿,轻轻地抚摸着。太过担心被
苏颜发现,妈妈下意识地就把秦树的手打开了。

  「啪」地一声。

  前面的苏老师吃了一惊,苏老师朝后视镜看去,秦树和妈妈紧贴在一起,妈
妈低着头,瞧不到表情,一边的秦树眼中带笑,也正透过镜面朝她看来。苏老师
猜了个七八成,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有些结巴地问:「纪……姐,怎么了?」

  「没……没什么……」妈妈急忙否定。

  就在这时,秦树的手再次袭向妈妈的大腿,还不忘冲苏老师一笑。

  连纪姐也……真相让苏老师身心俱震,差点把车开到对面的车道上,好不容
易稳定下来,苏老师心乱如麻。苏老师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了刚才的教训,妈妈不敢再激烈反抗,妈妈一边偷瞟后视镜,一边用手阻
止着秦树的前进。

  对付妈妈秦树早已经驾轻就熟,秦树利用妈妈不敢声张的心理,稍微一用力,
就把妈妈的手给摆脱了。秦树的中指很快就按在了妈妈的裆部。妈妈担心地朝后
视镜看去,正好迎上苏老师的目光,妈妈生怕苏老师瞧出端倪,强装出一副正常
的表情。而苏老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也尴尬地收回了目光。

  秦树自然不会去管这些旁枝末节,就在妈妈分心的一霎那,秦树用手微微地
分开了妈妈的大腿,这样秦树就可以对妈妈的小小展开更直接的进攻。

  在一个年轻女老师的车上玩弄一个熟女老师,光想想就让秦树欲火焚身。秦
树用中指抵在了妈妈的阴户上,时轻时重地按压着。虽然隔着内裤和长裤的两层
布料,但敏感的妈妈依然心神动荡,酥痒的感觉从下体阵阵传来,熟悉的快感再
次往全身蔓延。

  秦树摸了一阵,把妈妈摸得眼神迷离,秦树趁机得寸进尺,从妈妈的小腹探
进了妈妈的裤子里面。

  感受到秦树如此疯狂的举动,妈妈忍不住低声「啊」了一声。

  前面的苏老师听到妈妈的叫声,已经不敢再往后看。居然在车里就搞了起来,
苏老师已经完全陷入了迷惘,一方面她不敢相信自己非常尊重的纪姐会跟自己的
外甥搞在一起,另一方面她没想到他们就在自己的车上搞了起来。过了会,苏老
师偷偷看了下后视镜,看到妈妈捂着嘴,像是再极力忍受着什么,苏老师当然最
是了解女人这样的一副表情。就在妈妈要仰起头的时候,苏老师收回了目光。担
心子却是依旧跳个不停。秦树下面的巨大在苏老师脑海里开始浮现。

  后面秦树的手摸到了妈妈柔软的阴唇,秦树的技巧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秦树的手指就在阴唇上来回挑逗,时而拨弄会敏感的阴蒂,把妈妈的小穴弄得淫
水横流,汩汩流出。

  快感太过于强烈,妈妈渐渐把腿越分越开,秦树也就毫不客气地把一小截手
指插入了妈妈的小穴。秦树开始耐心地在妈妈的小穴里抽插起来,秦树喜欢这样
地抽插,尤其是插进去的过程,这是一个把女人自尊剥离的过程,秦树喜欢看那
些被他插得舒服的女人的样子,喜欢看那些在人前美丽高贵的熟妇人妻在他的手
下、肉棒下沉沦。

  妈妈被插得红潮满面,娇喘吁吁,明明是在苏颜的车上,反而有一种刺激让
妈妈不受控制地陷入欲望的深渊。现在的妈妈甚至忘了去注意后视镜,多少次苏
老师通过后视镜偷偷地看,也没有被妈妈发现。

  前面开车的苏老师听着妈妈若有若无的喘息,看着妈妈迷离的眼神,加上脑
海里秦树在车上把自己干得高潮迭起的场景。那天也是在这辆车上,因为秦树的
出谋划策,苏老师成功地打了个翻身仗,把李欣气得暴跳如雷,却又不敢发作。
最后到了兑现诺言的时候,秦树主动提出了去苏老师车上的要求。也就是在后座,
秦树只是掀起了苏老师的裙子,脱掉了裤袜和内裤,利用仅有的狭小空间,摆弄
了数种姿势抽插操干苏老师,有李欣调教在先,在秦树大肉棒的淫威下,苏老师
在高潮后很快就屈服了。粗大的肉棒把苏老师的小穴干得淫水四溅,最后还在秦
树的诱导下说出不少淫荡的话。

  连纪姐都跟自己的外甥搞在一块,那自己和李欣还有秦树的事也不是那么不
可接受了。想着想着,苏老师不觉间下体开始变得微热,两只脚不自觉的就开始
互相磨蹭起来。苏老师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有些吃惊,清醒过来后,苏老师又朝后
视镜看去,后面的情况差点让苏老师惊叫出来,妈妈手捂着嘴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秦树的右手这个时候加入了战场,在妈妈的胸前不停的抚摸着。如果说之前对她
的存在还有些顾及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是明目张胆了!

  其实妈妈也有苦说不出,秦树步步为营,一开始的时候,妈妈能够接受,所
以选择了纵容,但秦树得寸进尺,这个时候妈妈又害怕被苏老师发现,好在秦树
并不是太过分,之后秦树越来越放肆,但妈妈已经毫无办法了,无论如何,妈妈
也不希望这个样子被苏老师看到。

  于是就有了秦树放肆地伸手去搓揉妈妈的乳房,但妈妈却不敢声张的画面。

  秦树很直接地就伸进了妈妈的外套和衬衣里,隔着内衣享受着妈妈的美乳,
丰满而又有弹性的双乳,秦树怎么也玩不腻。妈妈强忍着快感,想制止秦树进一
步行动,妈妈一张脸上满是可怜的神态,对着秦树直摇头,示意秦树快点停下来。

  秦树当作没看见,右手反倒是把内衣撩了起来,这样一对美乳就暴露了出来。
妈妈大惊失色,乳头很快就遭到了袭击,秦树先是在乳晕上来回打转,接着用拇
指和食指轻捏、挤按乳头,渐渐的,妈妈的乳头在秦树的爱抚下变硬。秦树仍不
忘对下体的攻击,秦树的手更加往里插去,转着手指,小穴内湿濡的粘膜嫩肉因
为兴奋而紧紧的缠夹着手指。

  感受到如潮快感的妈妈抬头朝后视镜看去,看到苏老师正目视前方,又稍微
放下心来。

  这时秦树再进一步,秦树收回了在小穴里捣鼓的手,把妈妈胸前的纽扣逐个
解开,并把衣领往两边摊开。妈妈怕惊扰苏老师,只好仍由作为,片刻间,整个
胸部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妈妈急得快要哭了,一边又继续察看苏老师的动静。只
怕苏老师已经察觉出来了吧,妈妈越想越害怕,可是偏偏妈妈却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现在反抗起来,那就等于把自己和秦树的关系暴露,但这样继续忍耐的话,
说不定秦树会停手。

  后面疯狂的行为早已让苏老师心乱如麻,一股欲火又从下体窜出,看着平时
善良的妈妈与外甥在自己车上偷情,苏老师几乎感受到了崩溃。

  听着后面越来越沉重的娇喘,看着秦树开始脱妈妈的裤子,苏老师心中的欲
火越烧越旺,同时心又不堪打击坠入深深的湖底。

  秦树在妈妈的轻微抵抗下把妈妈的裤子脱到了大腿处,秦树毫不迟疑地袭向
了妈妈的小穴。秦树一手拨开了妈妈窄小的内裤,看了眼充血的阴唇,一股股密
汁爱液浆汁正不断从的蜜穴深处涌了出来,秦树咽了口口水,两指并进。妈妈的
小穴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两根手指马上就能进行快速地抽插。

  「嗯……嗯……啊……」下体的刺激太过强烈,妈妈细声呻吟着。

  「嗯……快停下来……嗯……」妈妈的头枕在了秦树的肩上,央求着说。

  秦树的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耳边的声音开始变成简单的情欲呻吟,「啊
……嗯……嗯……啊……」

  苏老师看着后视镜里疯狂的男女,再也忍受不住,把车停在了路边。车还在
郊外,这个点只有寥寥几辆车从这经过。

  秦树却并没有就此停下来,他的手仍然快速地在妈妈小穴里抠挖,抽插。

  「嗯……嗯……嗯……啊……啊……」断断续续的呻吟从捂着嘴巴的指缝间
溢出,妈妈的身体开始抽搐。高潮将来的快感让妈妈暂时忘记了一切,就在要高
潮的时候,秦树猛地抽出了手,一切戛然而止。

  妈妈有些失望地看向秦树,下意识地抓住了秦树收回的手,企图阻止它的离
开。

  「纪姐……」一声呼唤让妈妈大吃一惊。苏老师探出来一个头,看着衣衫半
解,娇羞不堪的妈妈。

  妈妈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解释,「不是……不是这样的……」手在空中乱舞着,
无法解释的妈妈哭了出来。妈妈双手捂着脸痛哭,无颜去面对与自己关系要好的
苏颜。

  秦树把苏老师从驾驶席拉到了后排,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一边安慰着妈妈,
「纪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另一边他的双手绕过苏老师的腋下,开始揉搓
把玩起娇挺的美乳。

  一切都按秦树的计划发展,秦树的心里乐开了花,享受着怀里苏老师丰满的
乳房的同时,开始幻想着日后的美好性福生活,心想学校里还有不少美女老师,
不乏人妻少妇,日后一定要一个一个的搞到手!眼看就要可以双飞了,内心在自
我膨胀,秦树想起了多年前的场景,想起了那个约定。总会有一天的,他会以众
多美妇人妻的主人的身份站在那个人面前。

  苏老师在秦树的挑逗下难忍欲火,蜜穴很快就湿了。一旁的妈妈看到秦树和
苏颜搞在了一块,妈妈不敢相信,一颗心像是遭受了重击,妈妈把裤子往上一提
,打开了车门逃了出去。这一举动让秦树大吃一惊,完全脱离计划之外,秦树不
得不放开苏老师,追了出去。妈妈穿着高跟鞋,加上心神俱乱,跑不远就摔倒在
地,秦树不由分说就把妈妈横抱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魔鬼!」妈妈哭着捶打秦树。

  秦树并不回应,而是把妈妈抱回到了车上,对苏老师说:「快开车!」苏老
师看了妈妈一眼,听话地爬到了驾驶席,发动了车子。

  秦树不顾妈妈的抵抗,强行把妈妈的裤子和内裤脱了下来,秦树跪在妈妈的
双腿之间,握住粗大的肉棒一举插进了妈妈的小穴。被秦树的大肉棒插入,妈妈
无论如何也无法抵御下来,妈妈的哭声渐渐变小,转而成为了诱人的呻吟。

  「嗯……嗯……快……停下……啊……啊!」后面两声几乎是惨叫出来。

  妈妈的行为在他计划之外,让他今天的双飞泡汤,后面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
秦树非常恼火,大肉棒毫不留情地大力操干着妈妈的小穴。

  「啊……啊……啊……痛……啊……轻点……啊……」妈妈淫叫着。

  带着愤怒的抽插让妈妈极为吃不消,但伴随着痛苦的又是极其强烈的快感,
蜜穴里的肉被大肉棒摩擦着兴奋异常,花心深处也被顶得极为兴奋,下体有着一
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整个身子都要变得麻木起来。

  「嗯……啊……嗯……啊啊……嗯……不要……」又因为之前就有高潮被打
断,所以现在很快就沉入了快感之中。痛苦的淫叫声渐渐变得低沉婉转。

  秦树猛地拔出了大肉棒,把妈妈摆成了跪趴的姿势,妈妈口里喊着「不要」,
可很顺从地就被秦树摆成了羞人的姿势。

  秦树一只脚站在座位上,上身趴在妈妈的背上,大肉棒猛地插入,「骚姨妈,
快说让我干你。」

  「啊……」这一插直入花心,妈妈忍不住叫了一声。

  前面的苏老师听在耳里,下身越来越热。忍不住偷偷往后看。

  秦树缓缓地拔出,再一次猛地插入,来势更加凶猛,秦树势必要好好教训一
下妈妈,在苏老师的面前干她,好让妈妈今天起绝对服从于他。

  「啊……」妈妈不堪忍受,娇喘着说:「啊……干我……」秦树一只手伸到
妈妈胸前,用力地揉搓。大肉棒也开始有规律的抽插起来,肉棒根部的耻骨在每
一次抽插中都实实在在的撞击着妈妈阴户的耻骨,「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在
车子里回荡。

  「啊……啊……嗯……要去了……啊……」妈妈的身体一阵抽搐,她流动着
性感的娇躯,收缩、蠕动着小穴内幽深的阴壁,一波波的愉悦浪潮,将妈妈推上
肉欲快感的颠峰,妈妈觉得舒服快活得无以复加,爱液从花心里如泉涌而出。

  高潮之后的妈妈微微清醒过来,「不要……嗯……嗯……嗯……嗯……嗯……」
妈妈强忍着快感继续说:「嗯……不要……嗯……再干了……」无奈小穴里的刺
激太强烈,把她的话总是干得支离破碎。

  秦树放慢了一点速度,「不干也可以,骚姨妈用嘴把我吸出来就行。」

  妈妈不说话了。显然是并不同意秦树的条件。秦树又加快了操干的速度。

  大肉棒每一下都要顶到最深处,龟头都要撞进子宫,而秦树并不是一味地冲
刺,时而在小学里不忘碾磨打转,高超的技巧直把妈妈操得爱液四溅,香汗淋漓,
淫叫连连。

  「啊……啊……不要再……嗯……嗯……干……了……啊!」妈妈艰难地开
口说。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被秦树狠狠地插了一下。

  「给我口交!」秦树说。

  妈妈点了点了头。

  秦树抽回了大肉棒,坐了下来。一根大肉棒直直的竖立着。

  小穴里传来阵阵空虚感,妈妈转过身子,仍然是趴在座位上面,看着那根让
自己尊严尽失的大肉棒,刚刚高潮的快感还没有完全褪去,妈妈看了看后视镜里
的苏老师,发现苏老师也正在看自己,两两目光交汇,像是触了电,纷纷收回了
目光。

  「快!」秦树按了按妈妈的头,「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了,还害羞什么?」

  被羞辱的妈妈闭上了眼睛,这一个多月来,正如秦树所说,妈妈不知道吃过
多少次了。秦树按着妈妈的脑袋,慢慢靠近自己的大肉棒,在大肉棒滑过脸庞到
嘴唇的时候,妈妈张开了小嘴,把粗大的龟头含了进去。

  「嗯……」含得比较深,妈妈不由呻吟出来。

  秦树一边把妈妈的秀发挽到耳后,一边按着妈妈的脑袋,让自己的大肉棒在
妈妈的口里抽插。

  「嗯……嗯……」随着一个深深地插入,妈妈难受地呻吟着。在一阵抽插后,
秦树把妈妈的脑袋抬起,妈妈的小嘴和龟头之间,有一条白色的粘液将二者相连,
看起来淫荡至极!

  得意的秦树想着在苏老师面前这样羞辱妈妈,双飞只是迟早的问题。心情愉
快的秦树按下了妈妈的头,继续抽插起来。

  这时车子进了市内,不到10分钟就可以到家了。秦树倒是不慌不忙地继续摆
弄着妈妈的头,大肉棒继续凌辱着妈妈的小嘴。

  平常在讲台上传道授业,教书育人的小嘴,这个时候却被自己外甥的大肉棒
插得淫液满嘴都是,秦树光想想就非常兴奋。看着妈妈娇羞的表情,抽插着妈妈
诱人的小嘴,这样子持续了7 分钟,秦树再难把持,精关一松,射入了妈妈的口
中,妈妈吃惊地想退回来,无奈却被死死按住。秦树射了近10秒,把妈妈的小嘴
撑得鼓鼓的。

  射完了精,秦树才拔了出来。妈妈马上就把精液吐了出来,大部分精液都吐
到了秦树的裤子上,让秦树非常生气,正要发作,车已经开到了我们家住的小区。
秦树只好忍了。

  这一路过来,苏老师经历了一场活春宫,身体的欲望却又发泄不出来,可以
说是难受的厉害。苏老师相对妈妈说几句话,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妈妈和秦
树开始整理衣服。

  我坐公交车回到小区,看到小区里停了一辆熟悉的车,我在脑海里回想
了一阵,这不是苏老师的车吗?

  我走近了过去,这时妈妈从车上走了下来,另一边秦树也走了出来。

  妈妈回头看到我,神色有些慌张。我看妈妈面色很红,头发有些乱,感到有
点奇怪。

  妈妈说:「小西,我们快点上去吧。」

  我「哦」了一声,可是我的心仍然非常疑惑,我是比妈妈早回家的,可是现
在我却落在了后面,妈妈居然什么都不问。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