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我的麻煩同居人1-8



作者:naijen 2007-3-7 首發於微風廣場原創區

這是我之前看某個H漫畫,很喜歡那個內容所以寫成文章。

  請的不好的地方請大家多多包容。

  
我的麻煩同居人1

  又是平凡學校生活的一天,我看著柳儀琳老師在黑板前麵點名。

  「各位同學早,我們現在開始點名。陳哲豪?」老師就像一般早晨般,拿起
點名簿。

  「有!」

  「林佳凡?」

  「有!」

  「張建弘?」

  「有!老師,你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坐在教室前面的一名學生問道。

  「跟你媽一樣的啦!」老師不耐煩的說道,說完就拿起手上的點名簿往他頭
上打下去。

  柳老師今年才剛從師大畢業,年紀很輕。跟我們這群高中學生的距離自然是
比較近,平常我們也會跟他開開玩笑。柳老師很漂亮,披肩的長髮,平常總是穿
著時尚套裝來上課,也因此在男學生中有著高人氣。

  張建弘似乎對老師剛剛的回答很認真,他回說:「跟我媽一樣顏色?是紅色
嗎?」

  只見全部包括老師在內都露出三條線來,老師愣愣的說道:「你媽還真是新
潮。」

  我心想這個張建弘還真是好笑,連他媽的內褲都去看。

  「張耀仁?」老師點名到我了。

  「有!」

  「你今天午休的時候來老師辦公室一下。」

  「為什麼?」我可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成績也算保持的不
錯。

  「你之前帶到學校的那些A書不要了嗎?」老師不經意的提起。

  忽然間周圍的女同學都鄙視的看著我。我只好連忙回說:「老師那不是我的
啊!」

  老師不在乎的說:「那我拿去丟掉好了。」

  一聽到老師要丟掉我的珍藏我趕緊說:「不行!那些…」那些除了我的珍藏
以外,有一部分還是跟人借的,丟掉可就麻煩大了。

  我座位後面的王勳宇拍拍我的肩跟我說:「你就去吧,只有你能拿回來。」
我可差點忘了,那邊有幾本是他的。

  我嘆了口氣對著老師說:「知道了。」

  

  午休時間一下子就到了,我來到老師辦公室。

  我走到老師的座位旁,看到老師皺著眉頭看著我那些珍藏的A書。

  他發現我來以後,抬頭上對我說:「這些東西一定有合成,不然怎麼大這麼
!」

  我尷尬的說:「我也不是很清楚。」

  老師把我那幾本寫真集拿給我說:「來,拿去。以後別再帶這些東西來學校
了。」

  「知道了。」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

  老師清了清喉嚨說:「接下來才是主題。」

  「咦?」還有事情?會是什麼呢?

  「老師聽說你是自己一個人住在公寓內?」

  「恩,因為父母都在國外工作。」

  只見老師雙手握在一起裝可憐的說:「請給我一個房間。」

  「老師,你在說什麼?」不敢相信一個老師會說出這種話。

  只見老師補充道:「要免費的!」

  「老師你在耍笨嗎?怎麼會有老師問學生這種事情。」看著眼前的年輕女老
師我也不跟她客氣。

  「沒辦法,我因為最近手頭有點問題,房租沒繳,就被房東趕了出來。很可
憐吧?」老師一個人裝憂鬱的看著窗外。

  看著老師身上的名牌,我低聲的說道:「自作自受。」

  老師接著說:「當然我也知道說這個不是很簡單的問題,但是要是你讓我住
的話…」接著聲音壓低說:「我的胸部讓你摸。」

  我直接回說:「我才不要咧。」要是扯上這種麻煩的事情,誰知道以後會怎
麼樣。

  說完我就拿著寫真集轉身離開了老師辦公室。

  離開前彷彿聽到老師的跺腳聲。

  
我的麻煩同居人2

  放學以後的晚上,我來到離家不遠的便利商店,開始了我晚上的工作。今天
晚上的客人不多,因此我在櫃檯前面也算輕鬆。

  我身旁的少年手搭上我的肩膀問:「嘿,小仁,怎麼樣?適應的差不多了吧
?」

  開口問我的是阿克,他是我打工地方的前輩。雖然說是前輩,但是跟我一樣
都是高三的學生。

  自從父母出國工作以後,我為了不讓自己一個人在家發呆,我選了一份晚上
在便利商店工作的差事,一方面比較不會寂寞以外,另一方面也可以有多一點零
用錢。

  我微笑回說:「還可以,不過還是有很一些細節記不起來。不過我相信會越
來越好。」

  阿克低聲邪笑說:「話說上次我給你的那幾片DVD不錯看吧,那可以是在網路
上訂購,從丹麥直接坐飛機過來的。」阿克上個星期借了我幾片他收藏的好片。

  「你說那幾片啊?嘿嘿,真是太棒了。沒想到會有那種姿勢,外國真是先進
。」這種只有男人才會瞭解的邪笑,對我們兩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來說,一天不
說就不自在。

  阿克對我淫笑道:「是啊,總是讓人出乎預料。穿著衣服的感覺也不同。」

  我笑著邊點頭邊整理櫃檯上的香煙。

  「你喜歡哪種姿勢?」此時櫃檯旁一個女性的聲音問道。

  正在整理香煙的我順口回道:「不光是姿勢啦,連用的道具也很不一樣。最
重要的是服裝吧。」

  「慢慢把學生制服脫下來在做?」那個聲音接著問。

  「恩…」當我整理好後,出現在我眼前的人是我最不敢相信會出現的人。「
老…老師…你在這邊幹麻?」我指著她問。

  老師微笑的跟我打招呼:「嗨~」

  老師穿著白天在學校的套裝,手拉著小旅行箱。

  「老…老師?」阿克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他眼前的妙齡女子,無法相信這位
看起來比他大一點的女子會是老師。我相信在她的印象中,沒有一位高中老師會
穿的像OL一樣,何況有人會相信高中老師有這麼漂亮的嗎?

  「恩,她是我的班導師。」我點了點頭。

  「請問…有沒有男朋友?」阿克連忙跑出櫃檯來到老師身旁問道。

  只見老師裝可愛的回答:「不好意思~我對年紀比我小的沒興趣。等下輩子投
胎在來吧。」我心想真是小惡魔,可以笑著拒絕人。

  只見阿克彷彿受到強大打擊的樣子,摸著自己的心口呈現石化狀態。

  雖然早知道結果會是這樣子,我還是忍不住說:「老師…你還真狠。拒絕的
超乾脆。」

  「這種黃毛小子小跟我約會還早的十萬年。」老師笑著撥了撥頭髮。

  此時店內傳來店長的聲音:「耀仁你可以走了。」

  「喔。」轉頭對一旁呈現木訥狀態的阿克說:「剩下交給你了。」

  工作服換完,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上走著,老師都跟在我的後面,拉著一個小巧的旅行箱。

  到了家門口,老師也還是跟著。我終於忍不住對她說:「老師!你有什麼事
情嗎?這裡是我家了。」

  只見老師露出羞澀的神情,輕咬著自己指頭說:「那個…我今天想要在你家
過夜。」

  
我的麻煩同居人3

  出現這種情況,我敢打賭一百個男人有七十個會開門讓她進去。我當然也是
正常的男人,我對老師微微一笑…

  碰!

  在這短短幾秒鐘的時間我行如流水的開門加上關門,反應不過來的老師就這
樣被我關在外面。

  「開門啦!開門!。」老師邊喊邊踢著我家的門。

  「老師妳別開玩笑了,哪有女生晚上跑去男生家過夜,更何況我還是妳的學
生。」我整個人靠著我家大門,感覺著門上衝擊。

  「膽小鬼!妳不開門我就要撞門了喔!」老師一點都不在意我剛剛說的話。

  「這種話妳都敢說出口。妳真的是老師嗎?」

  忽然間門上的衝擊停止了。只聽到老師聲音低沉的說:「唉,果然還是不行
。我看…我還是回去好了。抱歉給你惹麻煩了。」

  我靜靜的等了幾秒鐘,確定沒聲音以後,緩緩的把門開出一個小縫。想看一
看老師是不是真的走了。只見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瞬間跑進門縫之間。

  老師彷彿陰謀得逞似的笑道:「妳還太嫩了。」說完用力一推就連人帶小旅
行箱進到我房子裡面來。

  「打擾了!」

  「老師,等一下。」我連忙跑進去想阻止她。

  「哇,好大的房子。妳只是個小鬼卻住這麼好的房子。」老師讚嘆的看著房
間裡面的擺飾。

  「這個是父母幫我租…」我話還沒有說完,老師已經跳到床上去了。

  「哇~是床是床耶。我好久沒睡床了!」老師興奮的抱著我的枕頭滾來滾去。


  「老師…冷靜冷靜。」我站在床旁邊試著安撫她。

  話說我的房子也就是我的房間,進來以後有一個小廚房,至於客廳和床是放
在一起的。並沒有所謂房間的設計。

  看著老師我鼓起勇氣說:「老師,我覺得妳還是去借住妳朋友家比較好。」
我想了想,學生跟老師住在一起,怎麼說都還是不好。何況兩個人性別不同,還
是別住在一起好,免得一堆麻煩。

  「我上個星期以前都是住朋友家裡,但是每個人都是馬上把我趕出去。」說
完老師翻了翻,趴在我的床上。

  我好奇的問道:「為什麼?」

  「我哪知道。」我心想,該不會老師有什麼很不好的壞習慣吧。

  老師接著說:「不管~我要睡彈簧床,我要睡軟軟的床!」說完兩隻小腿就有
如孩子般的不斷搖動著。

  「姐姐家,和老家都好遠…要是去男性朋友家裡面住不知道會怎麼樣…所以
我就想說來張同學家住。」

  「等一下,我也是男性耶。」我連忙跟老師提醒,看能不能讓她改變主義。

  老師抬起身來直盯著我看,惡狠狠說:「你會對我怎麼樣嗎?」

  「不會不會。什麼也不會做的。」我連忙搖手說道。

  老師笑著說:「哈哈哈,對啊,超安全的。你根本沒那個膽。」我居然被小
看了。

  「不過老師,妳身為老師跟學生一起過夜總是不太好,妳是不是…啊。」只
見老師把白色襯衫紐扣解開,露出白色胸罩和雪白的胸部。

  我連忙轉過身去。

  只見老師笑說:「這樣如何?要靠近一點嗎?」

  我摸著額頭無奈的說:「別鬧了,饒了我吧。」

  老師聽到我這麼說連忙接著說:「那麼今天讓我呆一晚可以吧?」

  「好吧。」除了說好我還能說什麼,老師衣服都開始脫了。

  「耶~」老師歡呼了出來。

  
我的麻煩同居人4

  我喝著咖啡,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水聲。此刻的我心神不安,心想怎麼會有老
師在我家裡洗澡。

  喝著喝著,浴室水聲就停了。只見老師穿著緊身的運動衣就走了出來。

  「啊~真是清爽。」老師一臉高興的說道。

  我看了老師穿著如此緊貼的衣服出來,口中的咖啡差點噴了出來。

  我指著她說:「你穿這是什麼樣子!」

  「這種衣服有必要這麼害羞嗎?」邊說邊調整胸部的部位。

  「老師!」我提醒她叫道。

  「這種衣服你去健身房常常看到啊。又沒有關係。」老師不在乎的說。

  「老師你沒關係我有關係啊…」我邊說邊移開我的視線,免的尷尬。

  老師沒聽我說完就自己爬上房間裡面唯一的床,躺下以後無所謂的說:「會
為這種事情而大驚小怪的一定是處男。」

  被說中事實的我由得的叫出來:「什麼!?妳…」

  老師連甩也不甩的接著說:「晚安,我要睡覺了。」

  看著她眼睛閉上我連忙說道:「老師?」沒想到才短短不到幾秒的時間老師
就昏睡過去了。

  太扯了吧,怎麼會有這麼自我中心的人啊?搞的這好像是她家一樣。埃,算
了。

  我走到浴室想洗一洗今天的髒衣服,但是當我打開洗衣機的時候,卻不由自
主的大叫了出來。

  「嗚啊…」一件女性絲質內褲和胸罩就放在洗衣機裡面。

  我拿起這兩件內衣,自言自語道:「就這樣把內衣放在陌生人家的洗衣機中
,她有沒有一點羞恥心啊。」

  「你在吵什麼?」只見老師揉著眼睛站在我身後。

  「啊?」

  「你手上拿著我的內褲要幹麻?」老師看著我和我手上的內褲。

  「沒,沒要幹麻啦。」我連忙搖手跟她解釋。

  老師轉身走回床鋪,邊走邊說:「那就一起洗吧,才兩件而已。」

  「嗯…」我除了答應還能說什麼,老師一點也不在乎。

  「那晚安吧,你要安靜一點喔。」說完老師就再次昏睡過去。

  我看著老師抱著棉被的睡姿,想著今天感覺像做了場惡夢一樣。彷彿完全沒
有被當成男人的感覺。

  

  「什麼!忘記作業?」早上上課的老師英氣十足。

  「抱歉。」答話的是座位前面的張建弘,只見他摸了摸頭傻笑看的老師。

  「為啥只有我的課會忘記?」老師邊問手上的課本就打往他頭上敲了下去。

  「啊~用力點…」只見張建弘享受的閉上眼睛。

  班上一個女生看不下去開口說:「老師你別敲張建弘,你越敲他越爽啦。」

  老師說道:「咦?真的嗎?那我就不敲了。」

  只見張建弘連忙握住老師的手說:「怎…怎麼這樣,再敲一次啦。」

  「哇,你別碰我!」老師連忙把他的手給甩掉。

  老師看著班上接著說:「還有人忘記帶作業嗎?」

  我把右手舉了起來。

  老師看著我略有所思的說:「張同學…那個…好孩子好孩子。」說完摸摸我
的頭。

  那一瞬間我還覺得滿尷尬的。

  這時候班上男學生開始抗議了。

  「那是什麼啊!不公平啦。」

  老師不耐煩的罵說:「你們吵死了,張同學只是剛好忘記帶而已。」

  我身後的王勳宇羨幕的說:「真好。」

  我納悶的回說:「有什麼好?」

  「都只有對你好。」

  我看著講台上的老師回他:「是這樣的嗎?」

  
我的麻煩同居人5

  噹噹噹~

  「好耶,終於吃飯了!」聽到中午午休的鐘聲,班上幾個上課上到變成腦死
的人不由得歡出了出來。

  走在走廊上,手上拿著剛剛從福利社買回來的麵包,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
不自主的嘆了口氣。

  身旁的王勳宇問道:「你幹麻老是唉聲嘆氣?」

  「有一點事情。」

  他哈哈大笑說:「該不會是之前的那些DVD的關係吧?」理所當然的那些DVD
不是什麼正常的片子,而且我還沒全部看完,誰叫家裡多一個人呢…

  忽然間身後低聲傳來:「張同學…」

  只見老師躲在旁邊一間理公教室的旁邊跟我招手。

  老師低著頭可憐的說:「張同學,借我兩百塊錢好嗎?」

  「咦…你有這麼窮喔?」不敢相信一個老師身上連兩百塊錢都沒有。

  老師喪氣的說:「嗯…向其他老師又很難借到錢,但是我肚子又餓了。」

  我沒辦法的跟她說:「我也只有帶我的午餐錢而已。」

  看著手上的麵包接著道:「這些麵包,如果你要的話可以給你。」

  「真的嗎!?可以嗎!?」

  老師一臉天真的笑著:「好高興喔~謝謝你。」看著老師的可愛的笑容讓我
不僅臉紅了起來。

  這樣也好啦,老師看起來這麼高興…

  

  時間很快的就過了一個星期。

  老師彷彿在我家已經住上癮,從學校回來以後就是打著我的電動等吃飯。

  「肚子好餓喔,飯還沒好嗎?」老師在電視機前面問道。

  「再等一下下,就快好了。」這種對話已經成為每天的例行公事了。

  好在!?我這個人手藝還不錯,所以勉強養活的這個大孩子?

  「老師過來吧。今天吃蛋包飯。」我把飯放在客廳的小桌子上。

  「哇,蛋包飯耶。」老師開心的看著眼前的佳餚。

  接下來的幾分鐘就是一直吃一直吃。

  「老師你吃慢一點啦。」真的是大孩子。

  

  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是老師睡著我的床,而我邁向連續睡沙發的第七天。真不
知道這樣的日子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這種生活…雖然我不是這麼討厭,不過有一
個問題不排除的話…

  

  一天下課我身旁的謝文原跟我說:「跟姐姐兩人一起生活已經一個星期了,
雖然姐姐和我相處愉快,但是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姐姐一直都在旁邊所以都不能
」做」。」

  謝文原的父母也是沒跟他住在一起,所以他和他姐姐一起租的小公寓住。

  我對他笑說:「呵呵,說的也是,我非常瞭解。」

  他看著窗外:「這種感覺女人大概很難體會吧?」

  我想想過去幾天的生活說:「確實是這樣,該怎麼辦呢?」

  「咦?什麼什麼?有顏色的話題嗎?」只見老師往我們兩人的身邊走來

  「柳老師!?」謝文原不知所措的看著她。

  老師走到我身旁靠著我的手說:「原來如此,謝同學跟姐姐一起生活所以不
能」處理」在煩惱!」

  我盯著她問:「你在旁邊聽了多久?」

  老師沒回答我接著說:「請你姐姐幫你這樣就好了啊…」邊說左手邊呈現握
狀,上下搖動。「這樣的…啊,好痛…」

  我往老師的額頭劈下去說:「你這是老師應該說的話嗎!」

  「什麼嘛!這才是最現實的東西!」老師反駁著,說完就笑著跑開了。

  我搖頭說:「哪裡現實了?」

  謝文原看著老師的背影微笑說:「總覺得老師最近心情很好,遇到好事情了
嗎?」

  「大概是因為有免費的地方可以住,外加附送三餐吧。」

  謝文原納悶的看著說:「是這樣嗎?」

  「好像…是這樣吧。」

  
我的麻煩同居人6

  那天晚上回到家,老師顯著異常的沉默。

  吃完晚飯,我在餐桌上寫功課的時候老師坐在沙發上直盯著我。

  「老師,有什麼事情嗎?你這樣看著我,我會沒辦法專心。」我轉頭給她一
個煽煽的微笑。

  老師看著我的眼睛說:「那個…有一個事情要問你。」

  我心想很難得老師今天的語氣這麼的」客氣」。

  「嗯?」

  老師臉紅紅的說:「張同學,你有在自慰嗎?是不是?」

  我尷尬的回問:「為什麼要問這種事情?」

  「因為今天早上聽到你們的對話,我就想要是我在這裡的話不就不太方便做
嗎?」

  老師接著說:「而且我聽說男人囤精在身體裡面太多不出來的話,對身體不
好…」

  我阻止他說下去說道:「是這樣的嗎?我怎麼沒聽過。」我把視線放回課本
說:「關於這個問題無可奉告。」

  老師急著說:「為什麼!?我們不是像一家人一樣嗎?」

  「我才不跟家人討論這種事情。」

  老師從沙發上爬到我身旁說:「我可以出去一個小時再回來。」

  我抱著頭誇張的說道:「我不需要這種關心啦。」

  「那麼…我用手幫你。」老師害羞的看著我。

  「你再說什麼?」無法相信這是老師會開口說出來的話。

  老師的長髮垂落在紅色T-Shirt上,臉微帶紅韻輕聲說:「因為我一直免費的
住在這裡,我也是會不好意思。要是只用手的話可以幫你弄嗎?.…呀!痛!」

  我順手抄起桌上的課本往老師頭上敲下去。

  我皺著眉頭看著她:「你再打這種壞主意的話就去找要錢的地方住。」這種
事情要是真的做了,那不就兩個人都毀了。

  老師摸著被打的地方低聲吼道:「嗯…推倒!」說完就整個人把我壓在地板
上。

  「哇啊!」

  當我頭稍微抬起來的時候,眼睛看到的是老師緊身的牛仔短褲。

  「老…老師?」我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老師沒回答我,只顧著把我的褲子拉開,下一瞬間我的肉棒就接觸到空氣。

  「咕哇!」這種時候我終於瞭解小說中所謂嚇的花容失色。

  老師的玉手摸上已經握上我軟趴趴的肉棒,我趕緊開口阻止:「等等!老師
,等一下!」

  老師不耐煩的說道:「吼,吵死了!妳乖乖的別動,很快就好了。你應該很
快就結束了吧?這麼久沒用了。」

  我手忙腳亂的動著邊說:「你是指什麼事情?」老師那隔著緊身牛仔短褲的
翹臀就在我眼前不到十五公分的地方讓我耳朵到臉頰都火熱了起來。

  「老師!」我右手撐了起來,左手順勢的按上老師的翹臀。

  「別碰我。」老師大叫道,接著臀部用力的坐上我的胸部,以阻止我的掙扎
。手上的動作卻沒停止著。

  「張同學你乖乖的別動就好!」

  我這也算是另類體驗嗎?剛剛一切發生的太快所以肉棒沒什麼感覺,但是隨
著老師手部的套弄,一陣陣舒服的感覺由下面慢慢傳來。

  怎麼辦!?怎麼辦!?雖然真的很爽,但是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吧。

  
我的麻煩同居人7

  老師略帶驚奇的說道:「啊…變硬了。」

  「咦,是這樣的嗎?」這不是廢話嗎?要是這時候不硬的話我不就要去看泌
尿科了。

  只聽見老師緩緩說出:「我稍微…舔看看。」

  反應不過來的我只能說出:「咦!?」

  下一瞬間就感覺肉棒被老師溫暖的口舌給包住。老師的舌頭不斷的畫過肉棒
頂端的邊邊,不時吸著敏感的馬眼。

  「啊…老師,等一下!等一下!這樣不太好。」我雙手撐住地板想起身來。

  老師回頭說:「好了吧?趕快出來!」

  「不太好吧。難得能有這個機會,在稍微…啊!我再說什麼!」讓我硬的是
妳,要我出來的也是妳,老師未免太個人主義了吧。

  老師似乎對我這個享受的說法不太高興:「你別太囂張!」說完再次把龜頭
給含進嘴中,用力的吸允著。

  受到這麼強大刺激的我忍不住呻吟了出來:「啊…」老師含住的同時,舌頭
不斷對著肉棒敏感的地方打轉。

  過沒幾秒鐘,受到老師口舌刺激的肉棒就射出許多精液。

  老師沒留意到出來的前奏,因此許多都噴上她的小嘴和俏臉上。她不由得呼
聲道:「嗚哇~!啊!真是的!要去的時候要說一聲啊!哇!」

  最後這個哇是因為我把老師給推開,老師一個重心不穩也坐倒在地上。

  我看著拿著衛生紙的她問道:「老師對不是男朋友的人也會做這種事情嗎?


  「當然不會啊。會的話早就在男性朋友家過夜了。」老師擦著臉上的精液接
著說:「但是你可別誤會,剛剛這個是我給張同學的一點點心意。」

  看著趴在地上的老師,我忍不住把她的牛仔短褲連內褲一起扯下來。

  老師驚呼:「你在做什麼!」

  我紅著臉對她說:「老師的也讓我看看。」

  「什麼!?你想造反嗎?」

  我不管老師的掙扎,很快的老師的陰部就曝露在我眼前。

  老師紅著臉說:「討厭啦!…」

  我用左手撥開老師的陰唇。老師叫道:「哇!等等!張耀仁!」

  老師順手拿起旁邊的參考書用力的往我腦袋打下去,微怒的說道:「你這個
色小鬼。真是的!」

  頭上受到重擊的我暈了一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但是卻跟老師拉近了距離


  老師側趴著看著和她沒多遠距離的我警戒的說道:「你要幹什麼?你等等。


  我跪在老師身旁,看著倒臥在地上的性感軀體說:「老師…你不是也已經濕
了?」剛剛摸上老師的下體的時候,已經感覺那邊氾濫的很嚴重了。

  老師臉露紅韻說:「…沒那種事情吧,笨蛋。」

  我左手摸上老師雪白的臀部,慢慢的移向中間的花園,輕輕的摩擦著老師的
祕花園說:「這個…不是嗎?」

  老師嘴上不認輸的說道:「咦?嗯~嗯…是…什麼呢?嗯…啊…嗯~」老師
手遮住她那性感的小嘴,試著不發出呻吟聲。

  老師看著我說:「只能摸而已!可不能達陣喔!」

  「啊,進去了。」

  
我的麻煩同居人8

  我的中指和無名指順著老師的愛液進入了老師的花園中。

  「嗯…嗯…啊!」老師驚呼了出來。

  我趕緊問道:「抱歉抱歉,會痛嗎?」

  老師閉著眼睛輕聲呻吟道:「嗚…嗚~不是啦…沒關係的。」

  受到鼓勵的我,手指慢慢的在老師濕熱的花園中進進出出。

  「嗯~啊…啊…」老師左手握著自己的右手臂,閉著眼睛感受下體傳來的陣
陣刺激。隨著老師的動情,我每次的進出都可帶出大量的愛液。

  「哈啊…哈啊…」老師的愛液從花園慢慢的流到豐滿的臀部。

  單純的插續已經滿足不了我了,我右手摸上老師花園上端的豆子摩擦著。

  忽然受到這麼激烈刺激的老師身體抽續了一下就整個躺倒在地上。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問道:「抱…抱歉,太超過了嗎?」

  老師喘著氣低聲對我說:「喂…」

  「嗯?」

  老師害羞的說:「進來吧。」

  「!?」

  老師張開雙腿,用雙手撥開自己黏滑膩稠的陰唇紅著臉說:「進來…這裡…
好嗎?」

  看著老師那因為愛液而閃閃發亮的陰唇,以及上面那些恥毛我不由得緊張的
說:「你…你在說…什麼?」

  老師紅著臉說:「進來吧,這裡都已經這樣了…」輕輕咬著手指接著說:「
快點…好嗎?」

  我吞了吞口水顫聲說道:「可…可以…嗎?」

  於是我把肉棒移向老師的花園,老師右手過來引導我進入正確的位子。有著
足夠的潤滑,我腰一挺就進到老師的裡面,跟老師做著最親密的結合。

  我看著倒在地上的老師跟她說:「進來了…」

  「嗯…動動看。」

  我雙手抬起老師雪白的大腿,動起了腰部,肉棒在老師的密花園中進進出出


  「嗯…哈…啊。」老師閉著眼睛喘氣呻吟著。

  每次肉棒的進出都帶著大量的淫水,有些還濺到老師的雙腿。

  「喂,這裡也要。」老師說完掀起了自己的T-Shirt,露出了堅挺的乳房和鮮
潤的乳頭。

  我兩手一邊一個抓住了老師的雙峰,讓老師的乳頭夾在指間中。

  我笑著看著老師說:「老師真是好色。」

  「笨蛋…」

  老師看著我,起身把她的雙手圍繞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說:「你可不能告
訴別人喔。」

  我聞著老師身上的體香回說:「嗯…嗯…」

  下一瞬間老師往後一倒,我就倒在她身上。

  我停下了肉棒的動作,看著老師。

  老師看著我的眼睛說:「來接吻吧。」

  我驚訝的說:「咦?」

  我還來不及反應老師的唇就吻上了我。

  老師指導著說:「舌頭再進去一點。」

  「嗯…」舌頭往老師的嘴中伸了一點。

  老師說:「事到如今你是在害羞什麼!?」

  「那個…」

  老師看著我說:「你剛剛還那麼的積極。」

  我不好意思的答說:「是這樣子的嗎?」

  「算了,是第一次嗎?」

  「嗯…是的。」說完彷彿不想被老師小看,我又開始移動著肉棒。

  「啊…我…瞭解…這是你的第一次。」老師邊說右手邊往我們兩人的交接處
撫摸著,感受著肉棒的進出。

  老師看著揉捏她堅挺胸部的我囈語說:「對任何人…都不能說喔!這個…這
個…是特別的。」然後雙手把我抱的更緊,雙腿也盤上我的腰,接著說:「我討
厭比…我小的…還有學生…」

  我除了肉棒在老師的身體進出以後,手口不斷的吸吮舔弄著老師的蓓蕾。「
嗯…好。」老師身體傳來的快感讓我肉棒無法停止。

  下一瞬間就全部射進老師的花園裡。

  「咦!?笨蛋!」老師看著緩緩流出她身體的精液對我罵說。

  「對不起!」我連忙手忙腳亂的抽出衛生紙。

  

  後續工作處理好以後老師發牢騷的說:「處男就是這樣子!」

  我坐在她面前跟她鞠躬說:「非常抱歉。」

  她看著我:「…睡覺吧,已經很晚了。偶爾也一起睡吧。」

  

  那天晚上我和老師躺在床上,我卻怎麼樣都睡不著,又不敢翻身,因為怕會
吵醒老師。

  我完全不知道老師在想什麼!

  我轉頭看著老師熟睡的清秀臉孔,心想這個人大概什麼都沒在想吧。

  睡著睡著老師就睡到我身上,她豐滿的肉體壓著我,讓我難以入睡。

  我隱隱約約聽到老師的夢話:「嗯…張同學…屁股不行。」

  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啊!

  老師接著說夢話:「但是…我不討厭喲。再多做一點…」

  來人啊…真不知道這樣的生活會演變成如何…

  不過,或許這樣子也不錯吧…或許。

我的麻煩同居人9

  換完制服看著眼前吃著早餐的老師,感覺昨天晚上的事情彷彿沒發生過。

  只見老師把莎拉裡面的紅蘿蔔給一個一個挑出盤子,我勸說:「老師你別只
吃蛋和馬鈴薯啦,紅蘿蔔也要吃。」

  老師專心的用叉子一個一個挑出來,頭沒抬起來回問:「為什麼?」

  「因為紅蘿蔔裡面有豐富的胡蘿蔔素,可以變成維他命A。」看著還穿著T-
Shirt和內褲的老師,我接著說:「何況你要是這樣慢慢挑的話不知道要吃到民國
幾年。」

  老師大概是有所謂的起床氣,老師口氣不耐煩的說:「別以為你脫離處男講
話就可以得意起來,你這個禿子!」

  禿子是因為我昨天睡覺的時候頭髮沒壓好,所以頭的右邊出現一個頭髮沒蓋
住可以看到頭皮的地方。

  知道老師早上情緒一向不是很穩定,我趕緊打哈哈說:「老師,雖然我不是
禿子,但是你可以慢慢吃。」怎麼說也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還是以和為貴好。

  看著老師我心想原來昨天晚上不是夢啊,我已經脫離處男了。

  雖然跟我以前模擬的情形不太一樣,不過就結果而言是相同的。

  

  「…你們寫作文的時候別一直simplesentence,多用compoundsentence和
complexsentence,也就是說多用介係詞把句子連起來。打開第28頁,裡面有詳細
的解說…」老師在黑板前面講解的英文句子。

  老師今天穿著白色的襯衫搭配著到膝蓋的裙子和絲襪,看起來還是一樣迷人


  雖然和老師住在一起一個多星期了,但是我對於老師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真的要我說的話,我只覺得她是一個又善變又任性的」大人」。雖然大家都說她
很可愛,但是她這種個性要我來應付,我實在是應付不來。

  但是…但是…昨天晚上的老師真的是好可愛。老師堅挺的胸部,豐滿的臀部
…唉,真是幸福啊。

  「痛!痛!痛!痛!」就在我在思考」人生哲學」的時候,頭頂上忽然傳來
巨大的痛楚。

  「老娘在上課的時候你還敢做白日夢!真是不知死活。」只見老師邊說邊用
右手肘在我腦袋上鑽洞。

  好不容易老師停下來了,我揉著被鑽的地方問道:「老師有什麼事嗎?」

  「你剛剛被鑽的時候臉好像鹹蛋超人,我再玩一次好了。」說完打算在對我
進行一次打地機攻擊。

  我警戒的保護自己的頭說:「老師別鬧了。」

  老師手插著腰說:「上課不專心聽課,叫你起來回答問題,你竟然敢忽視我
!你在想什麼?」

  我心虛的笑著:「沒,沒什麼。」

  只見老師靠到我面前惡狠狠的低聲說道:「你在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吧?你這
個小色鬼!」

  我也把聲音壓低反駁她:「才沒有呢…雖然只有一點點。」

  老師轉身走回講台,邊走邊說:「算了,全年級第一名的張耀仁同學也難得
會做白日夢。」

  王勳宇在我後面開玩笑說:「別上課想A片,要是等會你起生理反應,又被叫
到台前可就精采了。哈哈哈。」

  我摸著還發痛的地方,看著老師的身影。

  可惡,先勾引我的不是老師嗎?

  忽然老師轉身盯了我一下。

  算了,我自己也是太得意忘形了。唉。

  
我的麻煩同居人10


  雖然這樣對老師有點不太好意思,不過我想我有必要跟他說說未來的事情。

  當下課鈴聲響起的時候,我把走出教室的老師給叫住。

  我來到她面前說:「老師,可以談談嗎?有些事情。」

  老師看著我納悶的說:「咦?談談事情?有什麼事情嗎?」

  我抓著頭髮想著要如何開頭:「嗯…嗯…有點非常重要的事情…老師,我想
…」

  「什麼!你想要跟我交往!?」不等我說完老師直接把話接下去。

  我錯愣的大聲回說:「咦~!?」

  只見老師毫不留情面的說:「我才不要跟比我小的小鬼交往,沒有經濟支柱
又不懂女人心。」她該不會整個誤會了吧?

  我急忙揮手解釋道:「不,不是這樣的,我要說的事情不是這個。」有時候
真的不知道這個老師是天真還是無邪~

  老師瞄了我一眼說:「不是這個?那我知道了!是不是這個?」老師邊說邊
左手再次形成熟悉的"握狀",上下搖動。

  她接著說:「這個?不太好吧?在學校裡面做這個!」嗯,不是天真也不是
無邪,應該說無知。

  看到老師在走廊上就比出這個手勢,我連忙把她手壓下去:「老師你手別弄
成這樣啦!而且昨天晚上可不是我主動說老師我們來做吧。」

  老師反駁說:「你先說的!」

  「我記得我沒有啊!」說真的我也不記得到底有沒有,不過那種事情怎麼開
始的本來就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過程。

  老師耍賴的說:「反正就是這樣,你這個變態小色鬼!」

  聽到這個形容詞實在讓我難以接受,我說:「老師你說什麼!」

  老師邊說邊指著我說:「你這個人在學校裡面都是戴著面具,在家裡和在學
校完全不一樣。面具下面是貨真價實的野獸!野獸!」

  我反擊的回說:「真的要說的話也是老師先出手。」我想起來了,昨天從頭
到尾都是老師先開始的。

  老師不服氣的轉開視線說:「才沒有這種事。」嗯,做賊心虛我可以更加確
定是老師先動手的。

  看到老師微露紅潮的翹臉我決定趁勝追擊,我接著說:「老師的雙腿也是自
己打開的。」

  老師耍小孩子氣的罵道:「閉嘴,吵死人了,你這個禿子。」

  看到老師這樣子我也算是達成目的了。

  我無奈笑說:「老師,你真是糟糕。」

  老師嬌哄說:「什麼嘛~」

  當我把視線移到週遭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剛剛我和老師的對話吸引了一堆圍
觀的學生。

  「小倆口一早就這麼親熱~」

  「一早就鬥嘴。」

  「好幸福喔~」

  周圍學生看著我和老師低聲的評論。

  看到周圍這麼多人我想我也沒機會跟老師說下去了。

  我對老師低聲說:「老師,事情等我們回家再說吧。」

  老師抱怨說:「你一開始這樣不就好了!真是的!」

  「抱…抱歉。」

  說完老師就往辦公室的方向走了。

  而我也走回教室準備等會要上的課。

  那天是怎麼結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人坐在公園的板
凳上。

  我獨自看著夕陽西下,心想我真的是很糟糕,今天上課的時候腦海中都是老
師的身影。上課教的東西一點都沒吸收進去,雖然筆記全部抄下來了,但是怎麼
看都看不懂…

  這樣下去真的糟了,因為要是我的成績變濫的話那個房間就會被收回去。那
是我之前跟父母談條件的時候,用學年前三名的成績做的要求。

  果然,老師果然還是要搬走不可,為了我的房間。

  
我的麻煩同居人11
當天晚上我回到家的時候,一進到客廳入眼的是昏睡在沙發上的老師。

  只見老師穿著粉紅色T-Shirt和內褲就流著口水不省人事。

  怎麼說這也是我家,老師只穿一條內褲不會不好意思嗎?

  我從她周圍亂七八糟的東西中拿起一本雜誌,站好位子就往老師的頭打下去


  「老師!起床了。」還這麼亂真是不檢點。

  「哇!」頭部受到重擊的老師叫了一聲,醒過來了。

  老師摸著頭一臉迷惘的張開了雙眼,她轉頭看著四周想看是什麼東西打她的
頭。

  我隨手把雜誌丟在一旁對還昏昏糊糊的老師說:「老師你東西也收拾一下吧
,東西別隨手就丟。用完就放回原位。」

  老師一臉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我,當她要爬起來的時候卻一個失手從沙發
上跌下來。

  看到老師剛剛那下跌的不輕,我連忙過去像哄小孩一樣的摸著她的頭說:「
嗯…老師乖乖,不哭不哭喔。」要是她等會發火連我剛剛打她頭的部份一起報仇
的話,我可吃不消。

  剛剛那下撞上老師額頭的力道似乎不輕,老師雙手按住額頭沒回答我話,只
是楚楚可憐的看著我。

  「剛剛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這樣叫你起床的。」老師這樣還滿不錯的,像個
小孩子一樣,不像在學校這麼楚楚逼人。

  「啊…早安。」老師好像終於恢復意識了。

  我對她苦笑說:「早安,雖然已經晚上了。老師你…」

  我話還沒說完老師就站起來往洗手間走去,留下我一個人收拾著東西。

  有時候我常常有這種感覺,要是沒有我的話,老師到底要怎麼在這個世界上
存活下去,隨性到這種程度真的沒問題嗎?她這樣一個人住的話不就很糟糕?等
等!那個人要是沒辦法自己住的話不就要再來我這邊住?怎麼辦呢?我應該做一
點什麼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老師已經回到我身邊,楚楚可憐的看著我說:「我肚
子餓了…飯呢?」

  嗯…這個情形要我怎麼辦?雖然我很想跟老師撇開關係…但是算了,怎麼說
飯也還是要吃~

  我對老師說:「等等喔,我馬上做。你想吃什麼?」

  老師帶著可愛的笑容說道:「炒飯~」

  下一瞬間就是我在廚房忙進忙出了。

  唉,男人真可悲,不過今天就算了。搬家的事情明天在說吧。

  

  「張建弘?」

  老師在講台前麵點著名。

  老師一臉不爽的說:「張建弘?那個傢伙又遲到了!」

  老師邊寫點名簿邊說:「每次張建弘遲到,他座位旁邊的謝宗瑞也遲到,一
直都是他們兩個,他們是home嗎?…」

  就在老師發牢騷的同時,教室的被門打開了。

  只見張建弘一臉酷酷的說:「安全上壘…啊!」只可惜酷樣還沒擺完,老師
的板擦已經打上他的臉了。

  「出局啦!笨蛋。」

  老師手插著腰對門口的兩人說:「真是的,你們真的要收斂一點,這樣下去
留級我可不管。知道的話就進教室!」老師穿著咖啡色的套裝,看起來整個人英
氣十足。

  呵呵,真是精采啊,老師今天狀況似乎不錯。

  但是也不能再拖下去了,今天就跟老師說吧,說搬出去的事情。

  就等午休吧。

  我的麻煩同居人12
午休的時候我把老師找來頂樓旁邊的樓梯間,對她說出希望她搬出去的想法。

  老師聽完驚呼道:「咦!你說什麼?為什麼要我搬出去?」老師激動的說著
,也一步一步的把我逼到牆邊。

  「老師冷靜,冷靜。是這樣的,因為跟老師一起住,我的成績會變…比較差
。」我試著把老師安撫下來。

  老師盯著我說:「因為有我在成績變差就要我搬出去?這是什麼理由啊!」

  我試著用比較不這麼直接的用詞跟她說:「嗯…也不是要妳馬上搬出去啦,
就是設定一個目標,慢慢的往那方向前進…」我邊說邊把手舉起,試著把老師和
我區隔開。

  老師納悶的問道:「有我在讓你感覺到困擾嗎?」

  我點頭道:「嗯。」

  老師眉毛一挑說:「你說什麼!?」

  「不,沒有。」我趕緊回道。

  忽然間一個中年男性的聲音從我們身旁傳來:「柳老師。」

  「幹嘛啦!」正在火氣上的老師轉頭,惡狠狠的說著:「…啊,訓導主任。


  老師連忙退開我。

  只見穿著西裝的訓導主任開口說:「你們在這個地方做什麼?」

  只見老師尷尬的開口說:「嗯…這個麻…等會見!」說完就往樓梯跑下去。

  訓導主任看著老師跑下樓的背影說:「你跟柳老師似乎很要好。」

  我也看著老師離去的身影苦笑的說:「是這樣嗎?」

  主任右手搭上我的肩膀看著我冷聲說道:「不過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比較好吧
。學生就該像個學生,跟同學一起玩吧。」

  他的口氣讓我不是很爽。

  他接著低聲說:「你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儀琳現在正在和我交往。」

  「咦!?」

  「我們前一陣子大吵了一架,現在在冷戰中。也好一陣子沒有聯絡了,我想
我也該回去找她了。你也好好唸書吧,就這樣。」主任說完也往樓梯走下去。

  

  回到教室的我,找了對老師情報最為瞭解的張建弘。跟他聊了些無關緊要的
事情以後,我就切入我比較想知道的內容。

  「你聽說過老師和訓導主任的誹聞嗎?」

  「嗯,聽過啊。大概是一年以前,這件事情在學校是大新聞。有人看到訓導
主任和老師進去賓館裡面。」

  我納悶的說:「我怎麼沒聽說過。」

  他不在意的說道:「大概是你對老師沒有興趣,所以才不記得這件事情吧。


  「是誰看到的?」這種八卦一般越傳都會越離譜,直接去找親眼看到的問比
較準。

  「嗯…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這樣啊。」畢竟也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

  張建弘忽然用手遮住自己的臉悲聲說道:「別再說了!我們的小儀琳竟然被
這種老頭做那種事情。」

  我也不知道怎麼開口接話,就聽他接著說:「那個訓導主任一定是變態,看
他的眼睛就知道了。像蚊子一樣。啊~!他一定每個晚上都對儀琳做些變態的玩
法!」

  「你想太多了。」

  啊,有點火大,為什麼呢?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