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3, 2013

嫂子的秘密 ~ 十二

               第十二章

  星期日的上午。

  李薇薇还是觉得头有些沉沉的张开了美目,不过眼前装潢华丽的房间还是一
下子就把她残存的睡意赶走了七七八八,这样陌生的地方,自己是在哪?

  想摸摸自的己身上,却发现一只手怎么也不停控制,侧过美目一看才知道,
居然是被趴在自己旁边睡着的周靖平握住了。

  看到了周靖平的睡脸,一瞬间李薇薇的心底涌上了一股安心的感觉,不过旋
即发现了自己内心的荒唐,赶忙强行抽出了小手,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得,开始赶
紧的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衣裤早就被除净,心里有些慌乱的又在床上就分开了
自己的美腿,发现那里并没有侵犯的痕迹,似乎下体也并没有什么不适,这才有
些轻松地吐出了一口气,靠在床上。

  不过随即就又来一个问题,自己是怎么到这的,怎么又在这里睡下了?

  记得自己最后一次睁眼还是在周靖平的车里吧?那现在怎么会他在地毯上趴
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呢?

  李薇薇越想脑子越乱,记忆中空白的地方总是接不上,真是糟糕,上次喝酒
就是这么和王宁则出的事,自己可不想再犯上一次的错误了。

  「嗯?你醒了……」

  大概是被李薇薇的动作影响到了,周靖平也起了身,这才发现对方的大眼睛
里似乎含着三分怒气看向自己。

  「我怎么会……睡在这里……身……身上的衣服呢……本来我还以为你…
…怎么……」

  看着李薇薇似乎误会了什么,周靖平赶紧说道:

  「薇薇你误会了,昨天你高烧不退,我也不好就这么扔下你,所以就把你接
到这里,让我的医生给你开药看了看,之后发现你的内衣内裤好像……好像也湿
透了,就叫了个女服务员帮你脱下来的。」

  「真的?」

  「真的。」

  看着李薇薇听了自己的解释后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的目光似乎柔和了不少,
周靖平这才有些安下心来喘了口气。

  「你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怎……怎么会。」

  周靖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当然你的蜜穴和巨乳我还是摸过了,不过又没
真枪实弹,不算过分吧?

  李薇薇咬着嫩唇带着几分狐疑看着周靖平,可是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只能大
眼睛一低,侧过头小声说道:

  「那……那谢谢你帮我叫你医生了。」

  「没什么,呵呵,你当时病的那么重,我也不能不管,再说这次你高烧也是
因为找孤儿院的孩子造成的,说起来责任也在我。」

  看到李薇薇似乎不再怀疑自己,周靖平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转而说到

  「你从昨晚就什么也没吃,现在都快到中午了,我带你去酒店随便吃点什么
吧。」

  「那……那怎么行……」

  「没什么,你是病人嘛,不吃点东西赶紧恢复,明天你怎么上课?」

  周靖平的话似乎很有道理,李薇薇也不便说什么,只好点点头说道:

  「那好吧,请你出去一下,我把衣服换上。」

  「嗯,那好,你的那套衣服我已经拜托服务员烘干好了,就放在另一边,我
出去等你了……」

  ……

  王宁则并不太愿意这个时间和林月凛出来,李薇薇的事弄得他够烦了,但是
他现在又有些害怕自己一个人,因为那样自己脑子里就会被李薇薇填满,弄得他
寝食难安,尤其在他那天目睹了李薇薇和周靖平上车的镜头后。

  一旁的林月凛倒是兴高采烈的在泳池旁围着自己,这个美少女果然性格够大
条的,上星期自己不是才甩了她么,现在看这种事情好似根本没发生一样。但是
他眼下却仍然还想着李薇薇的事,一夜未归,打她的电话又发现她根本未带手机,
薇薇姐究竟去哪了呢?

  「怎么了?和人家出来玩从来都是苦瓜脸,不能高兴一下吗?」

  看着愁眉苦脸的王宁则,林月凛主动的拍了一下他的背问道。

  「林大小姐啊……」

  「啊,我知道了,是你饿了吧,说起来也到中午了,我们去酒店的客房部那
边吃点东西吧,餐厅就在那。」

  林月凛抓起王宁则的手就想出泳池,却被王宁则一把拦住。

  「我说大姐,这种高级酒店的餐厅自助餐像我这样的穷小子可是吃不起的啊。」

  「我也不是有钱人啊,不过没关系,我姑妈在这个酒店当客房部的经理,她
给我了招待券,我们可以去白吃的。」

  看着林月凛有些可爱的傻笑王宁则这才觉得真是拿这个大小姐没辙,不过想
想也是,没有关系的话,就凭林月凛这样的小女生也是无法带自己进来游泳吧?
仔细想想,记得第一次和林月凛相遇出站台遇到的那个接站的中年妇女也许就是
她的姑妈了。毕竟林月凛说过自己是从外地转学过来的。

  说起来自己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饭,这一上午稍微活动了一下还真有
些饿了,摇摇头王宁则果然拿林月凛还是没有办法,最终跟着她一起出了泳池换
了衣服……

  勉勉强强换上了自己昨天穿的淡粉色连衣裙,李薇薇才发现自己没有带什么
化妆的东西,这也不奇怪,自己原来可没打算在这里和周靖平过一夜的。

  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一个月前自己可还是对这个男人深恶痛绝的,没想到他
不但照顾自己了一晚上,居然还真的一下都没碰到自己……

  李薇薇忽然发现自己呆坐了已经有七八分钟居然满脑子想的都是周靖平的事,
赶紧自己主动拍拍粉脸清醒了一下,站起身走出了房间,周靖平已经站在那好久
了,不过看到李薇薇出来并没有嫌烦,只是一笑说道:

  「换好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李薇薇点点头,无声的跟在了周靖平的后面。

  怀着谁也不清楚的心事,拐过楼梯口的长廊,李薇薇忽然听到了一个有些熟
悉的声音,心里正惊讶不会那么凑巧吧,没想到转过拐角,一个让她最不想此时
见到的脸还是出现了:

  穿着便装的王宁则一脸疲惫的和林月凛走在一起向着这边,似乎那边也察觉
到了什么,王宁则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和周靖平前后而行的自己。

  「薇薇……姐?」

  王宁则的帅气英俊的脸上几乎一瞬间就变得近乎于狰狞起来,在这个上午暧
昧的地方,两人如此亲密的从客房走出来,昨夜李薇薇又一夜未归,一种疯狂却
自认合理的联想让王宁则几乎从开始就要有了一种绝望般的破坏欲,这种面孔甚
至有些吓到了对面的李薇薇,她可从未见到过王宁则又过这样的表情。

  「宁……宁则……你……你听我说……」

  「这就是你想要的么?」

  「不……宁则……你误会了……」

  李薇薇几乎要哭了一样着急解释,却发现王宁则已经沉静到用野兽般的眼神
看向她和周靖平的时候,本能般的向前了几步,挡在了周靖平的身前。

  「宁则,你听我说……」

  「哦?这就是薇薇你的弟弟吧?」

  「靖平,你先别说话。」

  大概害怕周靖平会激怒王宁则,所以李薇薇抢先一步制止了对方,不过当听
到李薇薇喊出「靖平」两个字的时候,那股愤怒之火已经在王宁则心中无法再熄
灭了。

  「靖平?」

  「啊……不……不是的……宁则……我……」

  李薇薇知道自己愚蠢的犯了一个无法挽回的错,但是越想解释现在的事态,
她却发现她原本那张美妙润泽的嫩唇却始终跟不上自己的思维了。

  「薇薇,不要紧的,呵呵,我叫周靖平是……额……薇薇的朋友……」

  周靖平故作潇洒的伸出手想和王宁则握手示好,却不想迎来的是王宁则迅速
而凶狠的一拳。

  「不,宁则……」

  忽然间李薇薇发现了不妙,就要用身体去拦下王宁则的攻击,纵使王宁则发
觉了嫂子的意图收手,不想这一拳还是重重的击在了李薇薇的香肩上,让这个美
丽的女人痛苦的呻吟倒在了身后周靖平的怀里。

  「你想干什么?」

  看到心爱的李薇薇为自己挨了一下圈,周靖平似乎也激起了怒气,口气不善
的质问向了有些呆住的王宁则。

  没想到自己这一拳打在了心爱女人的身上,王宁则现在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的
混乱,嗡嗡的犹如雷鼓击打一样,将他的理智和冷静敲碎的一干二净。

  「宁则……你……」

  一旁的林月凛似乎也察觉到了王宁则的情绪有些失控,刚想拉住他,却不想
被他迁怒的一把推开:

  「你他妈给我滚。」

  「宁则……你……」

  第一次被王宁则粗鲁的谩骂,林月凛大眼睛里涌上了委屈的泪水,看着王宁
则,慢慢的将它流了出来可怜的洒满了粉腮。

  发觉自己搞砸了一切的王宁则这时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看着流泪的林月凛,
看着躲在别人怀里的李薇薇,王宁则忽然双手掩面,长啸大吼了一声,疯也似的
逃离了这里……

  「宁则……你……你回来。」

  李薇薇忍着肩膀的疼痛,刚想从周靖平怀里站起来追上去,却一把被周靖平
拉住:

  「薇薇,算了,别跟过去了,让他冷静冷静吧。」

  「你懂什么,那是我的孩子……」

  李薇薇有些生气的一把推开周靖平,拖着刚刚病愈的身子,也跟着跑了出去
……

  跑到大街上,王宁则已经早就毫无踪迹,没办法李薇薇只好搭上了一辆出租
车,可是去哪呢?想了想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到了家发现大门敞开着,难道是王宁则真的跑回来了?李薇薇也跟着追进去,
发现自己卧房门打开着,王宁则失神的仰躺在上面,半句话也不说。

  「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宁则,你听我说,其实那是误……」

  「薇薇姐,你知道么,从八岁那年开始,我就爱上了你。」

  「宁……宁则……」

  忽然被王宁则告白,李薇薇脸色有些红了,刚想制止王宁则说下去,忽然被
对方起身拉倒跌坐在床上。

  「我第一次看到你和哥在床上做爱的时候,我心里什么滋味你知道么?」

  「宁则,你在说什么啊。」

  「我吻过你的胸罩,闻过你洗过的内裤,对着你的照片手淫过,这些你知道
么?」

  「宁则,你疯了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李薇薇瞪大了美目一副惊呆了的表情,她当然不知道,已经几夜未睡的王宁
则的精神现在几乎已经进入了一个迷茫的状态,而与这样的人相处是多么的危险,
她也不知道就在刚才,她拒绝掉了周靖平自认识以来给予她的第一个真心为她考
虑的建议:「算了,别跟过去了,让他冷静冷静吧。」

  「我那一夜能与你在一起,那之后我甚至觉得我此生都无憾了。」

  「够了王宁则,你不要再说了。」

  一个个羞耻的回忆被王宁则说出来,李薇薇涨红着精致的媚脸,却发现自己
怎么也挣脱不了王宁早已则握住自己纤细手腕的手。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再一次的离开我,再一次的远离我,宁可和一
个才认识不过一个多月的男人在一起,也从来不瞥向我一眼,难道我不如哥哥,
连他也不如么?」

  「宁则,我都说了你误会了,你冷静点!」

  「既然让你被那种人玷污……不如我来……」

  突然发现王宁则的语气有着不同寻常的颤抖,李薇薇感到了一丝深入骨髓的
恐惧,不会……应该不会发生那种事吧。

  「薇薇姐……不……李薇薇……今天……今天我就要让你做王宁则的女人
……只做我的女人……」

  已经有些癫狂的语气,王宁则的眼神里理智的色彩已经全然消散,还未等李
薇薇从惊恐中逃出过来,王宁则直接将李薇薇压倒在了床上,用身体压住那香软
的身子之后,开始双手撕扯起李薇薇身上的连衣裙。

  「宁则……不……不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放开我……呜呜呜……求
求你了……宁则……」

  被王宁则忽然而来的暴行弄得呆住的李薇薇刚刚回过神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
被他压在了身下,等到发觉自己根本无法反抗王宁则撕扯自己衣服的时候,李薇
薇只能从最初的惊恐转变为了哭泣,哭泣着向自己身上那个曾经有过一丝暧昧爱
恋的大男孩求饶。

  「闭嘴,贱货。」

  忽然暴怒了的王宁则狠狠抽了李薇薇的一个耳光。

  「为什么别人可以就是我不可以?你知道我爱你爱的多么深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从来不看看我……为什么从来不接受我……既然那个男人可以……为
什么我不可以……」

  「呜呜呜……宁则……不要……求求你……宁则……」

  泪水已经顺着原本媚气的眼梢润湿了背后的床单,李薇薇长腿挣扎着却也发
现无济于事,宁则疯了,她的那个可爱的,温柔的,帅气的弟弟疯了,此时此刻,
李薇薇的心里如同被刀绞一般的自问着,难道是自己逼疯了他么,是自己的错么?
啊……这就是对我这个背叛过宁言的坏女人的惩罚么?

  「薇薇,不要紧……我会……很温柔的对待你的……」

  王宁则哆哆嗦嗦的已经撕开了李薇薇的胸罩,一把含住了那颗粉色的乳头。

  「宁则……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啊……呜呜呜……」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么……难道这就是我要背负的惩罚么……啊……宁则的
东西……进来了……一切都完了……我……竟然被自己的弟弟强奸了么……

  发觉了身下香软身子抵抗的逐渐减弱,王宁则插入的肉棒慢慢调整了一下姿
势准备开始好好地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爱上一场。

  「薇薇,一会……我会像那夜一样爱你的……」

  李薇薇大眼睛有些失神的望向了天花板,小嘴已经不再求饶了,什么都无所
谓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看到李薇薇彻底放弃了抵抗,王宁则不再一只手摁住李薇薇的手腕,转而全
部腾出来开始玩弄起李薇薇的雪白的巨乳,那对美妙的丰丘终于属于自己了,不,
现在可爱美丽的李薇薇那全部诱人的身体,都已经属于自己了……世界真美好啊
……

  啪的一声碎响却从王宁则的脑袋上响起,一个瓷花瓶彻底击碎了王宁则的妄
念,如同一具死尸一般,他直直的晕倒了在床上……

  抽泣着爬起来的李薇薇几乎已经顾不得换衣服了,如果不是王宁则将自己的
手腕放开才得以勾到床边的花瓶,现在的她恐怕真的已经被宁则强奸了吧。

  想起了宁则,转身看了看晕倒在床上的少年,虽然头部擦破了皮,但是应该
只是晕过去了,李薇薇神色复杂的看了看他,还是嫩唇一咬,逃出了家门。

  因为是周日的上午,所以大街上的人流并不少,假日里合家出外逛街游玩的
幸福的人是如此之多,这么简单的日常在踉跄的跑在街上的李薇薇眼里却第一次
发现,幸福是如此的平淡而又寻常,但只有失去它的时候才得知它的弥足珍贵,
她的家,她的那份往日里足可以称之为连续的奇迹的日常,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
了吧。

  一只高跟鞋早已跑丢,狼狈的摔在地上,这么一个大美女如此落魄的情景让
街上不少人开始注意到了她,不过无所谓了,李薇薇现在想的是赶紧逃离现实的
一切,无论是哪,能让自己逃掉就好。

  「薇薇,你在这里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抬起美目一看,居然是周靖平,李薇薇笑也似的哭了
起来。

  「薇薇,跟我走吧。」

  发觉已经有不少人在向这边观望,周靖平拉起李薇薇上了车,回了自己的家。

  周靖平带着李薇薇去了自己在城郊的一处别墅,同时周靖平给周珊发了个早
就编辑好的短信,每次自己有女人过夜不需要周珊过来陪的时候,为了避免撞车
通常周靖平都会这样做,周珊也知趣乖巧的每次这种时候都会乖乖呆在家里,不
再去找他了。

  「我给你弄点吃的吧,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吧?」

  「你也会做菜?」

  李薇薇眼圈有些红红的,不过听到了周靖平的话还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看你说的,早年我也是在社会上混过的,自己不会烧饭煮菜怎么过的下去?
不过今天倒也不是我要亲自下厨,都是一些酒店大厨帮我弄好的半成品送到我这
里来,我无聊时候会自己摆弄摆弄给自己做吃的。」

  周靖平说完便进了厨房折腾起来,李薇薇抱着一只胳臂,那是刚刚被宁则箍
紧手腕的那只,直到现在李薇薇还能看到纤细手腕处的属于宁则留下的那个深深
的指印。

  这栋三层的别墅收拾的很干净,大概是会有专人来打扫吧?李薇薇小小的环
视了一圈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好了,来尝尝吧。」

  招呼李薇薇进了餐厅,周靖平与她对坐在一个不算大的桌子旁。

  李薇薇勉强笑了笑,随意捡起筷子吃了两口,味道倒还可以。不过随即一个
自嘲,这种情况,自己居然还吃得下。

  「怎么了?薇薇?」

  看到李薇薇坐在对面忽然浅笑起来,周靖平还以为对方在嘲笑自己手艺差。

  「没什么……我是在笑我真是个差劲的女人。」

  「怎么会呢……」

  「那你说为什么宁则不肯相信我呢?」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的,再说我们俩……确实昨晚没做什么嘛。」

  周靖平心里有鬼,所以抢先提起了昨晚的事,当然李薇薇并未注意到周靖平
的心虚,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

  「宁言也许也会知道吧。」

  「嗯?知道什么?」

  李薇薇摇摇脑袋,她再天真也不会随意把酒醉和王宁则发生关系的事情告诉
周靖平,不过她心里总是隐隐觉得,经历这样一场风波,宁则终究会把事情全都
告诉宁言吧,自己到时候还有什么脸去见丈夫么?

  「靖平,你喝的是什么?」

  「啊?威士忌,你想要?」

  「嗯。」

  「算了吧,这酒性子烈,女人不适合。」

  「就一点吧,我想喝。」

  看到这个大美女真的想要自己的酒,周靖平也只好点点头,倒了一点给李薇
薇,和一个月前那次饭局不同,今天的周靖平天地良心的可真没有想故意灌醉李
薇薇的意思,不过人生也许就是这么的讽刺,一个月前他打坏主意给李薇薇倒酒
对方戒意倍生自己什么也没干成,今天自己不想给对方喝酒居然她还抢着要。

  李薇薇结果倒好的酒抿了一口,不自然的皱了一下纤细的柳眉,果然难喝啊。

  「哈哈哈,我都说了不好喝了。」

  「呵呵,果然是这样。」

  李薇薇突然苦笑了一声,看着这个大美女如此落寞的表情,周靖平反倒吓了
一跳。

  「薇薇生气啦?我只是……」

  「不,我只是在笑自己,为什么自己做出的总是错误的选择。」

  「错误的选择?」

  「错误到甚至于家人也没有选择我。」

  「薇薇你?」

  「宁言在我和弟弟之间,选择了为弟弟去军校,宁则在对我的猜忌与信任之
间也选择了猜忌,为什么,为什么连我的家人也不会选择我,是我因为我总做了
错误的选择么?」

  忽然眼圈又红红的,李薇薇接着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水,那股烈性的蒸馏酒的
问道顺着舌喉冲进了胃里,让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似乎都清晰了不少。

  「薇薇……」

  站起了身,周靖平慢慢走到了李薇薇的身边,将她的翘首埋入了自己的胸膛
上。

  「我会选择你的……」

  「选择我?」

  「我会一直选择你,无论什么选项,无论什么问题,我的选项里只有你。」

  「事到如今,还说这些……」

  「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一句话么,人的感情是会变得。」

  「感情总是会变的,今天会悲伤,也许明天就会高兴起来,今天喜欢你,也
许明天就不喜欢了,人就是这么一种善变的动物。所以,不要为了眼前的事情折
磨自己,忘了那些事情也对你更好。」

  周靖平又喃喃的重复了一次,他似乎感觉到了躲在他怀里那个充满魅力的女
人内心的动摇与颤抖了。

  「忘掉么……我……」

  「背负的这一切对你来说太沉重了,扔掉他们吧,我会保护你的。」

  「我……」

  发觉到了李薇薇一刹那的犹豫,周靖平抓住时机低头吻了下去,他知道胜败
在此一举,如果李薇薇推开自己,那么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自己不会再和她有
任何进展了。所以他需要五秒,不三秒,三秒的缓冲器就足够了,如果李薇薇能
接受他这三秒钟,他有自信可以让李薇薇真的对他敞开防线。

  吻住了那瓣娇唇,周靖平第一次开始觉得时间过得太漫长,他的内心焦躁的,
等待期了这三秒时间的宣判……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