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6, 2013

嫂子的秘密 ~ 十三

 一秒。

  两秒。

  三秒。

  四秒。

  五秒。

  ……

  李薇薇瞪大了眼睛,漂亮的瞳孔里泊满了不可思议,本想推开这个身上有着
好闻的香皂水味的男人,但是那温柔而又有力的嘴唇触感却一再融化着她的决心。

  不同于宁言与自己接吻时候的那种炽热的久别重逢之情,不同于与宁则那夜
癫狂荒唐又带着青涩的酸苦之情,周靖平更多的是那种对自己的索取,对,那裹
着温柔的吻正贪恋的在自己的娇唇上索取着,探寻着,挖掘着,咀嚼着,放佛一
只饕餮怪兽一样要把李薇薇每一份藏在心底对于王宁言的爱都找出来放进嘴里,
嚼碎,咽下,全部吃掉,一点不剩。

  「不……」

  十六秒过去了,李薇薇终于鼓足了勇气,一把推开了已经在自己嫩唇上蚕食
太多太多的周靖平。

  「你……你在干什么。「

  那份漂亮的大眼睛此时带着复杂的神色看向周靖平,愤怒?惊讶?不解?彷
徨?犹豫?恐惧?动摇?痛苦?迷茫?……不,只有一个词周靖平没有读到,那
就是拒绝。

  「我在选择你。」

  「一个刚刚还说人是善变的,现在却说选择我?如果明天你不选择我了呢?」

  「人的确是善变的,做出的选择也不会总是相同的,但是我却不同,我只会
选择你。」

  「为什么,难道你觉得你有钱就特殊么?」

  忽然发觉李薇薇那娇媚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嘲笑,周靖平又靠近了点李薇薇眼
神坚定地说道:

  「因为我以后无论什么事,选项里只有你一个人!」

  「什……什么?」

  「我说我的选项里只有你一个人,那么我如何善变,最终选择的也只有你一
个人!」

  「可……可笑……哈哈哈……靖平……你可真可笑……」

  心里已经彻底慌乱的李薇薇有点踉跄的站起身,刚想逃离这张餐桌,不想一
把被周靖平拉住,不过两人纠缠的动作太大了,一下子带的他们双双跌倒在地板
上,本想逃离这一切的李薇薇,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被周靖平压在了身下。

  不敢看向周靖平仍然在直视着她的眼神,李薇薇侧过雪颜,想用乌黑的长卷
发遮住自己的美目。

  又一次的低头吻下来了,李薇薇却没有逃避,那吻刻在了自己暂白的美颈下,
留下了一个放佛污点般的吻痕。

  「我是一个坏女人。」

  「你背负的太多了。」

  「我已经被抛弃了。」

  「你还在我的怀中。」

  「为什么……呜呜……为什么……」

  李薇薇忽然流出了眼泪,不明所以的问着不明所以的问题,周靖平却不知何
时已经褪下了她的内裤,将她的一双长腿悄然分开。

  「可以么?」

  「不可以。」

  「你爱我么?」

  「我不知道。」

  「你爱王宁言?」

  「我已经不配爱他了。」

  「我要进来了。」

  「……」

  泪水顺着美目已经濡湿了长发,李薇薇无声的哭着,忽然一阵包含着痛楚与
快感的呻吟声从小嘴渗出,啊……靖平的东西,进来了。

  肉棒慢慢的顶入已经有些湿润的温暖膣内,紧凑的蜜道里的褶皱贪婪的包裹
住那根慢慢深入的巨杵,一点点的,随着李薇薇的呼吸做着美妙的收缩。

  「我爱你,薇薇。」

  「……」

  慢慢的肉棒顺着褶皱研磨起了李薇薇的腔内膣肉,终于占有了梦寐以求的这
个蜜穴了,周靖平兴奋地催动着腰部运动着,两只手慢慢托起李薇薇的美腿,努
力的让它们分开,好为蜜穴张开更多的空间去吸纳自己的肉棒。

  「嗯……啊……」

  渐渐叹出了暧昧的鼻息,李薇薇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纤腰,毕竟是一位健康
的年轻女性,无论如何在没有宁言的日子里,李薇薇的身体对于性的需求实际上
是超乎常人的敏感的。

  将两只美腿完全的弯折在李薇薇的巨乳两侧,两人在地板上交合扭动的发出
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与那只肉棒搅拌着蜜肉所发出的的咕叽咕叽的声音混杂在一
起,扩散到了四周。

  雪白的奶球随着身体的晃动前后起伏着,周靖平在自己的身上不住的刻着吻
痕,自己的眼泪没有停止过,实在为什么哭?因为自己背叛了宁言?不,自己早
就背叛了,因为宁则对自己做出的暴行?不,那也许并不全是他的错。因为自己
并不爱周靖平?不,这一点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李薇薇的两只藕臂忽然搂紧了周靖平的后背,啊,不想思考了,太累了,一
切都太累了,最近自己好像总在思考,却没有一件事得到进展,所有的选择都是
错误的,所有的路都是失败的,累了,这的累了。

  肉棒已经抵住了自己的深处开始了有规律的挺动,周靖平的动作很温柔,在
肉体上也让自己很舒服,李薇薇开始有些享受起现在的性爱了。

  我的选择既然都是错误的,我的路既然都失败的,那就交给别人吧,交给别
人来选择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这一次,自己把这些都扔掉吧……李薇薇开始
呢喃着夹杂不清楚的字句,鼻息也变得粗重了起来,膣内似乎裹夹的更用力了。

  趴在李薇薇的身上,周靖平开始了咬吸着粉红色奶头,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传
遍了全身,他的嘴唇同时也吻着李薇薇那漂亮的粉色乳晕,让暂白的巨乳被暂时
压成了一个椭圆形。

  膣内被乳头的快感刺激的开始痉挛抽搐起来,周靖平的肉棒似乎也被感染着
开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房间内咿咿呀呀的声音愈发的浓厚放荡。

  「啊……啊……啊……」

  忽然一阵急促的媚吟声,随着周靖平忽然的一声低吼,一股热流一下冲入了
李薇薇的子宫内……

  这一夜,第一次放弃了思考的李薇薇体会到了这种纵欲无知的快乐,自暴自
弃般的被周靖平抱上床后向周靖平拼命索取着肉欲,两人摆出着各种疯狂地体位,
只为了满足彼此对于性的需求,也许在李薇薇看来,这样才能让她忘掉一切,她
在这一夜想着逃避,逃到王宁则看不到找不到,王宁言也看不到找不到的地方。

  清晨并不是一个晴朗舒爽的秋日,阴霾继续笼罩着这座城市,早上的风景犹
如傍晚,一片暗蒙蒙的。

  李薇薇睁开了眼睛,可惜一夜的疯狂没有带她去通话的世界,眼前仍然是现
实的世界,残酷的世界。

  「薇薇,你醒了?」

  「嗯……」

  「后悔吗?」

  「我不知道……」

  两人并肩的躺在被子下,李薇薇靠在周靖平的怀里,不知该如何回答周靖平
的问题。

  一只手忽然捏住了李薇薇的奶球,周靖平翻身直接压在了李薇薇的娇躯上,
用古铜色的健壮身躯感受着李薇薇玉质一样光滑嫩肤。

  「一起都交给我吧,什么都别想了。」

  低头吻过去,李薇薇仍然闭紧了双目,有些紧张的迎接了这一吻。

  我的薇薇,我的小贱货薇薇,你什么都不要想,等会我在床上,会让你爽的
把这一切都忘记的,不论王宁则还是王宁言都不如我的大肉棒来的实际。

  这么想着的周靖平,稍稍将李薇薇的双腿分开,便将肉棒再一次的送入了李
薇薇的蜜穴中。

  笼罩着城市的阴霾愈发的浓厚,一如两人之间的情欲,李薇薇躺在床上任凭
周靖平在自己身上爬动着,索取着,美目紧闭,头脑渐渐一片空白,她有些喜欢
上这种大脑空空的感觉,不用去想宁则,也不用去想宁言,啊……下面好舒服的
感觉,只要闭紧眼睛去享受就好了……

  慢慢的小嘴也露出了放荡的呻吟,美腿开始缠上了周靖平的虎腰,屁股也开
始扭动起来,渐渐地,李薇薇开始主动的也去寻起了性欲的快乐。

  察觉到这一切的周靖平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到不如说他期盼的就是这样,
现在正是关键的时期,不能给李薇薇一点思考的空间,要让她沉迷在自己制造的
快乐之中,让她从肉体上习惯自己。

  蜜壶紧逼的越来越紧凑,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缓缓的睁开,露着略显迷离的神
色,小嘴微微颤动着,看着身上的男人,这个漂亮的女教师忽然一声悠长的浪吟,
在床上与周靖平便一同到达了性爱的顶峰……

  其后的三四天里,李薇薇在周靖平的家中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便是与周靖平交
媾,忘我的交媾,疯狂的交媾,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浴室……骑乘位,
后背位,座位,立位,甚至于李薇薇不喜欢的口交。一切玩法都尽情去尝试。

  学校方面由周静平直接给校长打了个电话后也不去了,周靖平现在需要尽量
避免李薇薇去见到过去认识的人,尤其是那个王宁则,一旦被唤起对过去的迷恋,
自己这几天的功夫可就前功尽弃了,他需要的就是时间,至少需要一周或者半个
月的时间让李薇薇习惯,甚至喜欢上被自己养在笼中,被自己保护起来的感觉。

  对于李薇薇这样女人来说,金钱,地位什么的并不是她急需的,或者说是她
不屑于去急需的。所以靠钱征服周珊的那套周靖平想也没想过,权力,名誉,事
业她也并不怎么稀罕,所以对付雅琪那种模特的招数也不能用在李薇薇身上,远
离丈夫的她需要的是安全感,是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周靖平需要做的,就是给予
她,要让李薇薇从心底相信是自己在撑着她看到的那片天空,要让李薇薇甘愿活
在自己制造的空间内,这种感觉,不如说,自己要饲养李薇薇,对,要让她如同
一只自己的宠物一样,被自己饲养起来。


  「啊……啊……」

  跪坐在沙发上,李薇薇两只雪白的小手主动抬着自己美臀的臀瓣,迎接着周
靖平从后面的冲击。

  「薇薇……这样舒服么……」

  「嗯……好……好舒服……啊……下面麻麻的……痒痒的……」

  黝黑的睾丸不停地拍打在李薇薇的臀肉上发着噼啪噼啪的响声。

  「薇薇……我要来了……」

  「嗯……啊……」

  简单的答应了一声,李薇薇果然还是无法对自己叫床出更淫荡的内容,不过
周靖平并不在意,怒挺了几十下,扑哧一声将精液尽数射入了李微微的蜜道深处。

  大战之后两人相拥坐在沙发上,看着娇喘的李薇薇的脸上抹着性爱残留的淡
红红晕的媚态,周靖平直接吻了上去。

  虽然有些害羞,李薇薇还是微微闭上了美目,和周靖平做了个长吻……

  「靖平,这几天你都陪着我,这样好么?」

  「没关系,比起公司的事还是你比较重要。」

  李薇薇听到这里心里一热,「比起事业还是你比较」重要这样的话自己多久
未曾听到了,啊,是从来没听到吧,宁言最初报考军校当兵也没有跟自己商量,
如果宁言不走的话……

  忽然发觉李薇薇眼中浮上了痛苦的神色,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让李薇薇
想起什么了,周靖平赶紧捏住了李薇薇的巨乳,甚至两跟手指直接掐住了那颗诱
人娇小的粉色奶头,有些粗暴的打断了李薇薇这次的思考。

  「啊……靖平……这样好痛的……」

  李薇薇有些不满的娇嗔了一句,周靖平赶紧笑着赔礼说:

  「对不起对不起,谁叫我的薇薇这么美……」

  看着李薇薇大眼睛里开始一副你这样的色鬼我不知道你想什么的神态浮出来
的时候周靖平反而松了口气,对,薇薇,就是这样,不论是好是坏,现在的你脑
子里只有我就足够了,别人的事半点都不要去想。

  「说起来,你还没什么换的衣服吧。」

  转移了话题,不过的确衣服的事情李薇薇也忘记了,现在想起来,自己现在
唯一的那套衣服还是那天去孤儿院的淡粉色泛白的连衣裙,当然现在并没有穿在
身上就是了。

  「嗯……」

  「明天我们去买点衣服吧。」

  「哎?要去买……衣服吗?」

  「总不能一直让你这样吧,虽然我很喜欢就是了……」

  「你这个流氓……」

  笑着用小手打了周靖平一下李薇薇也有些脸红,的确自己这几天和周靖平一
直在做,连自己身上几乎都没穿过衣服这种事情都忽略了,忘掉思考这种事情居
然也会有这么可怕的后遗症啊。

  捧起李薇薇的翘首,周靖平没有给李薇薇继续思考的时间了,吻住了那张迷
人的小嘴,用舌头探出找到了她的嫩舌尽情的搅拌吮吸起来……

  ……

  放学后的林月凛独自来到了王宁则住的小区内。

  「大概是这幢吧?」

  上了楼,约莫着地方敲响了门,开门的并不是王宁则,而是一个妩媚劲十足
的大美女。

  「啊,对不起,我找错了。」

  「哦?没关系啦……」

  周珊这几日知道周靖平自己又和别的女人鬼混去了,所以乐得清闲的在家,
公司那边的事物除了必要的文件外也没什么自己需要处理的,周靖平不在她反倒
自由自在。

  看着眼前的有着乌黑披肩短发的美少女,周珊漂亮的眼珠转了转,忽然浮起
了笑容问道:

  「小妹妹,你找的是谁啊,我在这个小区住了好多年,也许认识可以告诉你
呢。」

  「啊,我找的是王宁则,一个和我岁数一样的男生,是XXX高中的。」

  「哦?找他啊。」

  周珊没有着急告诉林月凛王宁则就住在对面,而是又继续问道:

  「请问找他什么事啊,你也知道现在推销的很多啦,啊,小妹妹我是相信你
的啦,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是推销的呢,但是你也知道……住址这么隐私的东西
……我知道清楚再告诉你也比较好啦……」

  花言巧语的哄骗一通,还是学生的林月凛哪知道周珊的城府,于是只好把王
宁则几天没上学只是他同学比较担心来看看的事情都说出去了。

  「哦原来是他同学啊……我记得他的姐……嫂子也在那个学校当老师吧,为
什么不去问她呢。」

  「李薇薇老师也好久没上班了,所以……」

  李薇薇和王宁则一起消失了?怎么回事,一起生病了?还是两人一起私奔了?
周珊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不过很奇怪啊,之前两人一点征兆都没有吧?难道是前
自己在公司忙没注意到么?不对,等等,我好想少思考了点什么,嗯?周靖平那
个大色狼最近也没有来公司啊,是哪天来着?六天前的周六就没来了吧?

  「小妹妹你怎么称呼?」

  「我叫林月凛。」

  「啊,月凛妹妹,宁……王宁则他多久没去学校啦?」

  「大概五天了吧,这星期就没来过。」

  嗯,对不上?不,今天是周五,周日学生是放假的的,那么也许王宁则出了
什么不能上学的事其实是在周日或者周六,勉强也可以说是六天前了?这样考虑
就对的上了?

  「这个姐姐……」

  发现自己被周珊拉着聊了好久,林月凛有些急了催促着,她可不是来找别人
聊天的,虽然周珊长的的确美到让女人也喜欢亲近的地步。当然了,被她勾引到
男人做了情敌的女人是绝不会喜欢她那份诱人的美貌的。

  「啊,不好意思啊,月凛妹妹,问了这么多。王宁则的家就在对面。」

  林月凛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被耍了,既然在对面直接告诉我就好了嘛,还说那
么多。

  简单说了声谢谢林月凛便回过头敲了门,周珊嘲讽般的微笑了一下后也关上
了自己的门,不过她并未走开,而是透过猫眼查看起了对面的情况。

  敲了许多下门那边也并没有反应,林月凛觉得有些奇怪,不在家?不可能,
那天的状态王宁则如果不在家那么估计现在一定会在派出所了,知道他冲动起来
的脾气的林月凛觉得他不可能跑出去居然还没有什么闹事的传闻。

  他在躲着我?林月凛这么一想有些生气的砸起了房门,也不管邻居怎么想的,
就这么砸了三四分钟,终于门被她砸开了。

  「你干什么啊,门被砸坏了。」

  「为什么不开门?」

  王宁则看了提问的林月凛一眼,不说话的转身进了屋,林月凛看了看,也直
接进去,将门带上。

  对面的周珊可惜也只能看到这里了,不过隔着门模糊听到到王宁则那颓废的
声调,周珊心里愈发的觉得,也许李薇薇不见了和周靖平真能联系上,搞不好和
周靖平鬼混的那个人就是李薇薇?哈哈,如果是这样可就太有意思了,这么想着
的周珊贴着门坐在自己家的玄幻口处,慢慢的小手深入了自己的蜜穴内兴奋的抠
弄起来……

  「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学校?」

  看着头发乱糟糟的王宁则赖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林月凛闻到了家里的一股怪
味,感觉闷了好久的样子,而且看他已经有了浅浅的胡茬和通红的眼神,这一星
期都没有怎么休息洗漱么?

  「你这几天在干吗啊?」

  「你烦不烦啊,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王宁则斜靠在沙发上,头看着天花板,有些不满的嘟囔着,李薇薇从那天起
就没回来过,他从那天也几乎没怎么合过眼,说起来,最近这半个月自己就没好
好睡过一觉吧?

  「你到底怎么了?不来上学也不联络任何人,那天你和……和她跑回去究竟
做了什么?她也好几天没来学校了。」

  「啊……是吗?」

  「是你个头啊,你现在看看你这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已经失去做人的资格了……哈哈……」

  发着怪笑,王宁则瘫软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了一旁已经有点脏兮兮的干面包
嚼了几口,活脱脱一副乞丐的模样,完全没有了往日帅气沉静的形象。

  「你这个白痴。」

  林月凛一把打掉了王宁则手里的东西,用小手狠狠抽了王宁则两个巴掌。

  「你干什么?」

  「你这个没用的王八蛋,到底怎么了让你变成这样?」

  「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薇薇已经不在了……」

  王宁则干脆仰躺在沙发上,他对林月凛看都不看一眼,哪怕被打了连个巴掌,
他连追究的兴趣都没有。

  「她去哪了?」

  「谁知道呢,可能跟着周靖平跑了吧。」

  「我会找到她的。」

  「然后呢?」

  「然后想办法让她回来。」

  「回来?」

  「对,你等着看吧。」

  林月凛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扔下了错愕的王宁则,冲出了房门……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