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3, 2013

嫂子的秘密 ~ 十一


               第十一章

  门外终于响起了要是插入锁孔所发出的清脆金属碰撞声,早就坐立不安的王
宁则站起来,迎接着回家的李薇薇。

  「嗯?宁则你在啊,吃没吃呢,我给你做吧。」

  李薇薇进了客厅,看到一旁站在那看着自己不语的王宁则,以为对方一直等
着自己还未吃晚饭,于是将包随手搁在沙发上,便要进厨房。

  「不,不用了薇薇姐,我吃过了。」

  「啊……」

  「薇薇姐今天去哪了?」

  王宁则没有停顿,直接问了起来,李薇薇被这突然一问稍稍在脸上露出了些
许惊恐之色,毕竟她不想让王宁则知道自己和别的男人出去的事情。

  「没……没去哪,学校那边有点事,我去了趟学校。」

  李薇薇并不擅长撒谎,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她故意用纤细的手指将耳边的
头发拢了拢,这时王宁则才发现,原本漂亮的乌黑长直发已经被她烫成了有点蓬
松的大花卷发,虽然那股青春娇媚的气质少了一些,却多了一份成熟的少妇风韵,
这让原本就迷人的嫂子似乎愈发的美丽性感了。

  「学校么……」

  王宁则喃喃低语着,李薇薇似乎有些心生愧疚,低下纤眉放佛做错事的孩子
一般,不再看向这边,又不好马上离开,一时间有些尴尬的与王宁则一并沉默地
站在客厅里。

  「宁则,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备课,我先去睡了。」

  鼓足勇气,李薇薇逃也似的丢下王宁则进了自己的卧房内,只留下王宁则自
己还呆呆的留在原地,不知想些什么……

  ……

  星期一的早上来的似乎特别的突兀,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未合眼的王宁则直到
听到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才回过神,原来已经是早上了。看来这是连续第二天自己
晚上失眠了。

  脑子里一夜都是李薇薇与那个陌生男人一同上车的背影,为什么,为什么薇
薇姐要瞒着自己和那个男人出去?

  王宁则想了这个问题想了一夜,已经头昏脑涨,多少次想着放弃大脑却自己
开动着又绕了回来。

  叹了口气,王宁则从床上直起身子,去了卫生间向脸上泼了几把冷水,向李
薇薇的卧房门那边望了望,似乎时间还早,她还没有起床。

  看了看表已经到了往日里该起床的时间了,不过王宁则现在也没心思去叫李
薇薇,想了想,还是独自背起书包,出了家门。

  「你知道富丽酒店的泳池么?」

  「林大小姐,星期一的早上居然你这么有精神啊。」

  王宁则有气无力的爬在课桌上,毕竟一夜未睡,自己的精神不可能还好。

  「当然啊,本小姐一向生龙活虎。」

  何止生龙活虎,简直就是精神大条,昨天在电影院里自己拒绝了她的告白时
候那一瞬间那双美目露出的寂寞神色还让自己于心不忍几分,没想到还不到24
小时就好似一切都未发生一般,这让王宁则在心里默默的向着老天讨回自己昨天
送出去的感动。

  「怎么样,这个星期日我们一起去吧。」

  「好……」

  有气无力的随口答应了一句,王宁则便不再理会林月凛了,这几天思考李薇
薇的事情让他太困了,不管了……还是先睡一会吧……

  一周的时间飞也似的过去了,连李薇薇也惊讶于这一周自己与王宁则见面次
数之少,算起来这一周几乎就没怎么和他说过话,看来陌生这个词汇加诸于二人
之间是一个非常有魔力的东西,当你在不经意之间它就会拉出一个大大的口子,
在你还想试图修补它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法挽回彼此之间的裂痕。

  当然李薇薇还觉得自己没有和王宁则已经到了这么可怕的地步,倒不如说这
一周二人之间的沉默给了自己一点空间,一点可以让彼此自由呼吸的空间,慢慢
的她有些贪恋于这份空间带给自己的轻松,甚至偶尔会为自己心底开始喜欢上这
种轻松感觉而有点害怕。

  周五的晚上李薇薇没有按照约定给王宁言打电话,说起来自从上次王宁言和
他商量要办关系转回本市以后自己就在没给老公打过电话了,这一周她也不想打,
她觉得明天自己要和别的男人约会这种事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在某种程度上背
叛了自己的老公,这种心理让她愈发的不太敢面对王宁言的声音了,还是等到实
验楼的事情完毕之后再说吧,那时候自己会在电话里好好地给宁言道歉的,李薇
薇在心底如是的这么说服着自己。

  周六的早晨李薇薇简单的穿了一套淡粉色高束腰的连衣裙便出了门,因为已
经知道自己要去孤儿院,所以李薇薇没有穿黑丝,只是简单的换上了一双乳白色
的高跟鞋和白丝袜,脸上打了一层淡淡的粉彩便出了门,因为害怕被王宁则看到,
所以李薇薇选择的是让周靖平在家附近的一个公园侧门接自己,那里在周六的早
上人很少,也不太担心被熟人看见。

  开车来接李微微的周靖平今天穿的也只是一套休闲西装,当然看了那个牌子
即便是对男装没什么研究的李薇薇也知道价格不菲,不过和周靖平已经一起出来
过几次了,她对于他的奢华已经算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周靖平今天倒是挺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又和李薇薇见了面,更重要的是
今天是她主动的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再似最初怀着提防的心理直接坐到后
面,这个小小的变化已经让周靖平在心里欢呼雀跃了。

  「这个孤儿院,真的是周总你办的?」

  「叫我靖平就可以了,别周总周总的了。」

  沉默了一会,李薇薇在一旁轻轻点点头,小声地叫了一声:

  「靖平。」

  「呵呵,这才对么。这个孤儿院是我开的,当初筹备这个还和民政局那帮人
一起打过不少交道,哼,那帮人一开始和我打马虎眼,要不是市里的张书记和我
关系……」

  说到这里周靖平忽然住了嘴,他知道李薇薇并不太喜欢听这些,感觉到李薇
薇并不出声才反应,之后只能悻悻的笑了笑,不再继续。

  「周……靖平,你当初为什么要开这个孤儿院……总觉得……」

  「呵呵,薇薇,你是不是觉得我这种人一切都是向钱看,向权看,自私自利
炫富自傲又目中无人……」

  「不……不……不是的……我没这么看……」

  知道自己的提问有些蠢,李薇薇有些慌乱的摆起雪白的小手否定着,周靖平
并未看向李薇薇,只是沉默了一小会专心开着车,一时间让刚刚还忙于解释澄清
的李薇薇显得越发的尴尬了。

  「小时候我家穷,我爸在80年代严打时候因为是个偷窃惯犯被抓了进去判
了15年,那时候我才十一二岁,我妈一气之下把我送回了我奶奶家,自己独自
去了深圳,从此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那时候除了我和我奶奶外,在这里我
没一个亲戚朋友……」

  忽然间说出自己小时候的事,让李薇薇有些吃惊的看着周靖平,她没想到周
靖平的身世居然这么苦,甚至比她的宁言还要苦上几分。

  「那时候我奶奶腿脚不好,也管不动我,我不爱上学,就在外面瞎混。打人,
也被人打,学抽烟,没有钱了,就跑到工厂里偷铁,偷钢,再后来甚至也去工地
上偷。」

  「就这么混到十六七岁,有天夜里我在一次偷钢管时候被工地的保安发现,
被三五个人追,吓得我一路顺着河跑,那时候正是雨季,嗯,天估计和今天得差
不多,下着雨,我那时候还不怎么会水,游泳什么都时候学的呢,也不敢往河里
跳,我那时候可不傻,偷钢管被人抓住最多一顿打,但是不会水跳河里命就没了。」

  听着周靖平杂七杂八的说着过往的事,李薇薇倒是露出了有些好奇的眼神看
着他,在她心里周靖平一直就是那种暴发户炫富的呆板形象,其实仔细想想,能
在三十多岁白手起家打下这么大份产业,想来他的故事也会有不少吧?

  「虽然我不敢跳河吧,但是我也不想被保安打,那群人打起小偷真是往死里
打,所以我就跑啊跑,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我跑到最后鞋都丢了一只,脚都磨
出血了还在拼命地在那个大雨天里跑啊跑,无穷无尽的黑暗里,好像永远没有尽
头的跑下去一样。」

  「那你后来怎么样了,被……抓住了?」

  似乎对这个故事有了兴趣,李薇薇催促着问了一句。

  「呵呵被他们抓住我不得掉三层皮啊,后来跑到魏兴桥那,那会子那边还都
是大野地,也没什么人,一个小姑娘把我拉进了桥墩子里,这才躲过去了。」

  「你还挺走运的,不过我倒觉得真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帮小偷。」

  大概是被周靖平有点滑头的语气逗乐了,李薇薇也半开起玩笑。

  「呵呵,那小姑娘救了我之后也给我感动坏了,掏出身上仅有的10块钱要
给她,那时候可是90年代初啊,10块钱也很值钱,不过对方说什么也不要。」

  「她人挺好的啊。」

  「后来我也是看她人挺好,偷过几次钢管材料啥的经常买好吃的回魏兴桥看
她去。」

  「嗯?她家住魏兴桥?那边20年前不是没什么人家么?」

  「她是住在那里,准确说是桥墩子底下,她和我差不多,也是没爹没妈,早
年她说她妈死后她爹续娶了一个,结果继母不喜欢她总打她,她受不住才跑出来
的,所以我才奇怪她口音根本不是本地人。」

  李薇薇默然的听着周靖平用平常的语气说着这些,不过她隐隐约约觉得,周
靖平对她似乎抱有更深的感情。

  「她那时候最初到这一分钱没有,来了月经连买卫生纸都买不起,只能血流
了一裤子。」

  「后来她就靠捡点破烂为生,虽然成天弄得有点脏兮兮的,但是对我却很好,
每次我偷东西去看给她买的东西她都分给我一半,我……」

  周靖平忽然有点说不下去了,顿了顿神,稳了一下才继续道:

  「后来我俩就搭伙了,我不敢把她带回奶奶那,就和她一起住在了郊区原来
我爷在农村看鱼塘时候留下的破房子。那段时间说起来算是我这一生中最稳定的
一段家庭生活了……」

  「那……后来呢?」

  忽然察觉周靖平不再继续说下去,李薇薇又有些好奇地问了下去。

  「后来她总是发烧,一开始我以为是住的不好吃的不好造成的,再后来看觉
得不那么简单,我咬牙连偷了七八天的钢管,甚至连国营的副食品商店我也偷了,
终于凑了点钱送她去医院检查,说是白血病。」

  「白……白血病……?」

  「我那时候都没听过这种病,听医院说治病的钱是天文数字,当然,现在这
些都是个屁,死人复活的那几个钱在我眼里也不过是毛毛雨。」

  周靖平忽然透出了几个脏字,李薇薇却没有半点责怪他的意思,她突然第一
次觉得,也许这个男人并不像她想的那么坏,他也是有过真挚的感情,有过真正
爱过的人。

  「几个月后她就死了,因为户籍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我连火葬场都没送,直
接在后山找个地方埋了。」

  「那……公安局不找你……?」

  「她在本地连个亲人都没有,谁管,那块地现在被我开发出来,埋她的地方
我特意做了个碑……」

  「金福小区那个就写了个薇字的碑原来是这么来的……」

  李薇薇有些吃惊,早就听说夏实房地产开发的金福小区居然在广场中间立了
一个只写着一个薇字的碑,当时还有马屁记者说这是夏实房地产公司做的一次文
化楼盘的尝试,没想到原来是为了怀念她,不过这么说来,难道说……

  「她的名字……也叫薇?」

  「她说她叫秦小薇,后来我按照她告诉我的地方和名字去找过,但是都是查
无此人,看来不是她没真正告诉过老家在哪就是没告诉我真实名字……」

  其实还有一句话周靖平始终未能说出口,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的秦小薇,也和
李薇薇一样,有着一双明亮的美目,两人眉宇间的那份纯粹的气质倒是颇为相像,
仔细想想,自己会不会因为这个才迷上了李薇薇呢?

  「自从她走之后我就立志要混出个人模狗样来,那之后我什么都干过,摆地
摊,倒腾火车票,螺纹钢,炒出租车执照……直到今天。我只想实现当初她和我
的两个愿望,第一个是要有一个温暖的大房子做家,第二个就是办一个能收留像
她一样无家可归的孩子的地方。」

  李薇薇没有说话的看向前面,她原因为周靖平只是心血来潮或者为了炒作自
己的慈善名号才去开办这个孤儿院,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

  「呵,说了这么多,不知不觉都快一个小时了,马上就要到了。」

  车拐进了一个狭窄的山道,扭了几个盘旋之后,终于停在了一个山地环抱的
院子里。

  「到了,下车吧」

  李薇薇大概是有些晕车,听到周靖平的声音才如梦方醒朗朗跄跄的下了车,
看到了一幢三层楼的建筑,看来这就是那家孤儿院了。

  天上阴云开始浓厚了不少,零零星星飘了雨点,李薇薇离开市里时候还未注
意现在才发现今天原本天气预报说的是暴雨吧?

  几个工作人员冒雨站在外面等着,一个似乎是负责人模样的赶紧上来向着周
靖平点头哈腰:

  「周总,东西前两天送到了,孩子们都很高兴……」

  周靖平摆摆手表示没兴趣听他接下来的话,反正也是一些拍马的东西,带着
李薇薇直接去了活动室,几个工作人员赶紧跟上,其实他们早就注意到这次周靖
平带来的这个漂亮女人不是以往的秘书周珊而是完全不认识的一个人,大家心里
都有些好奇,这女人和周总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说是他的……?

  李薇薇似乎也感觉到了背后传来刺背的眼光,脸上有些尴尬却又不知道该怎
么说,也不好意思埋怨周靖平只能轻咬着朱唇,不语的跟在后面。

  「叔叔,周叔叔……」

  一声清脆的喊声响起,大约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吧嗒吧嗒拐着腿扑向了周靖
平。

  「呵呵,乖,小羽今天好好吃饭了么?」

  「嗯,小羽不仅好好吃饭,连青椒都吃下去了。」

  「哈哈,小羽真厉害」

  看着周靖平抱着这个叫小羽的小女孩轻松的笑着,李薇薇在身后倒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个周靖平也能带上这么纯粹的笑容,也可以这样和蔼的对待别人。

  看到周靖平来了,叽叽喳喳的在活动时的小孩子们都围了过来,周靖平倒不
嫌吵,一个一个的这边抱抱,那边摸摸的。

  「这个姐姐好漂亮,她是谁呀。」

  两三个大概年纪大一点的男孩子没有围在周靖平身边,而是对李薇薇有了兴
趣,歪着大脑袋在一旁盯着她。

  「啊,我知道了,我看电视上说,这种漂亮的大姐姐这样的肯定女朋友。」

  「什么是女朋友啊。」

  「我看电视剧里都是亲亲的,那种就算是吧?大姐姐,你和周叔叔亲亲过了
么?」

  孩子们根本没有忌讳的东西,想到哪里说哪里,李薇薇雪脸上带着羞红赶紧
说道:

  「不……不是的,你们搞错了。」

  远处的周靖平到不说话,带着坏笑看向这边,似乎被几个男孩子的话提醒着,
发现李薇薇的孩子开始增多,不少孩子都对这个漂亮的女人有了兴趣,都围了过
来。

  「好漂亮的姐姐,像妈妈一样。」

  「你妈妈不是早就不见了么。」

  「那……那也像妈妈一样,我的妈妈肯定和这个大姐姐一样漂亮的,在梦里
我见过的。」

  听着身边后围过来的小女孩们的对话,李薇薇心里一阵心酸,蹲下美臀抱起
那个小女孩轻声说道:

  「乖,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

  「她没有名字,当初是在街上被别人捡到送过来的,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小
琳但是她不愿意,说是要等妈妈来取她告诉她名字。」

  周靖平抱着一个孩子在一旁解释着。

  李薇薇带着歉意看向了「小琳」不过旋即却被小女孩吧嗒一下亲到了侧脸上。

  「这……」

  「电视上说女朋友不都可以这么样,大姐姐这么漂亮还是女朋友,我也可以
亲亲大姐姐吧。」

  李薇薇哭笑不得的蹲在那里,原来这些小孩子受电视影响以为自己的职业就
是「女朋友」,不过话也说回来,现在的电视放的都是这么啊,四五岁的小孩子
都懂的这么多。

  「姐姐不是女朋友哦。」

  「唉?大姐姐不是女朋友么?这么漂亮为什么不是?」

  「这……这不是漂亮不漂亮的事……」

  李薇薇有些败的了感觉,的确想和这么小的孩子解释这种事情往往都是很累
的。

  外面的雨下的开始大了起来,周靖平在一旁看着李薇薇直发笑,察觉到了这
点的李薇薇对着周靖平嗔怪道:

  「你笑什么啊,是不是你这么教小孩子的。」

  「哪会,再怎么也不会让孩子学这些啊,不过下次……哈哈。下次我还真的
和工作人员说一声,不要让孩子总看电视了……都……都学坏了……哈哈哈哈。」

  周靖平说到最后终于还是没忍住,在孩子中间大笑起来,李薇薇也只好稍稍
撅起小嘴,有些无奈的看向了这边……

  好容易才脱离孩子们的簇拥,到了中午周靖平和孩子们直接在孤儿院的食堂
里吃饭,其实这也带着检查孤儿院伙食的意思,毕竟他不能总来这,比起孤儿院
克扣伙食那点损失的金钱,周靖平更怕的是让这些孩子受苦。

  这么对李薇薇解释着,似乎这个漂亮的女教师也能理解了几分,只是和这么
多孩子一起吃饭实在是个辛苦的差事,一会那个撒饭粒,一会那个掉汤匙了,饭
没吃上几口,倒把李薇薇忙坏了。

  总算捱到午睡,李薇薇才算轻松了一点,果然孤儿院照顾小孩子的活很累啊。

  「累坏了吧,再过一会我就带你回去吧,雨下的这么大了。」

  「嗯。」

  大概真有些累了,李薇薇大眼睛稍稍有些无精打采的回应了一句周靖平,两
人正要说这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有些惊慌的说道:

  「周总……好像有个孩子……不……不见了。」

  「不见了?」

  「吃完饭到午睡之间有半小时的活动时间,午睡点名的时候发现的……」

  「哪去了?我……我们也在找……」

  那个工作人员似乎已经在冒冷汗了,周靖平却顾不上在骂他,继续问道

  「都找过了哪了?」

  「楼里……基本都找遍了……」

  「外面呢?」

  「这么大的雨……应该……不会吧。」

  「什么叫应该不会,你们这些……」

  周靖平还想训斥些什么的时候,发现李薇薇已经转身冲出了楼外,瞪了一眼
工作人员之后,也跟着大美女跑了出去。

  外面的雨已经在空气中泛起了烟雾,没想到9月也会有这么大的雨,李薇薇
冲出来才发现由于担心孩子的安慰,她甚至连孩子是男是女叫什么都忘记问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的大雨天孩子刚不见,应该跑不远,在这附近见到落单的孩子
就肯定没错就是了。

  只是这么大的雨该到哪去找呢?出来还不过三五分钟,雨水早就打湿了身子,
原本白色的连衣裙贴住了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段,将一对巨乳衬托的分外明显,当
然这时候她也注意不到这些了。

  「薇薇……」

  跟着喊过来的是周靖平,不过在雨中也不管短短几分钟,他的狼狈也不下于
李薇薇了。

  「你怎么自己就跑出来了。」

  「这么大的雨,我怕孩子……」

  李薇薇没有继续说下去,没想到周靖平居然这么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过这股
暧昧的气氛突然让李薇薇有些不敢面对,只好截取了后半段话。

  不过两人都知道眼下不是在乎这种东西的时候,在雨中环视了一小会,院子
里空无一人,又去了院子外上找出去了两三公里,也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

  「这样的大雨天,他不会跑出去那么远的,可能还在孤儿院里。」

  看着全身已经湿透了的李薇薇,周靖平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得出李薇薇
已经很疲惫了,让她继续这么在雨里浇下去,搞不好要生病的。

  「那……怎么办?」

  「我想起来了,孤儿院后院那有个仓库,似乎大家都忘记了找了,我们去哪
看看吧。」

  李薇薇不敢保证周靖平说的真话假话,不过现在也的确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找
了,只好跟着周靖平又回到了孤儿院,去了后院。

  到了仓库边,看了看仓库门,果然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待到来开门一看,
正是一个孩子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小勇,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大家多担心你。」

  「我……我把球弄丢了,害怕老师说我……」

  「那球算个球啊……「

  周靖平还想着劝这个小孩子,不想李薇薇上前一把抱住了小勇,摸着小男孩
的脑袋说道:

  「下次千万不要这样了,犯了错老老实实承认就好了,躲起来大家找不到你
多担心,你对于大家是很重要的,知道了么?」

  李薇薇轻柔的话语让孩子不禁点点头,看着如同母亲一般的美女教师,周靖
平也没想到,李薇薇对小孩子这么有耐心,不过啊,这个大美女也真是够天然的,
忘记了自己身体已经被淋湿了么,现在一蹲下抱着孩子,周靖平从后面望去可以
清楚地看到李薇薇里面穿着的白色蕾丝内衣。

  终于找到了孩子,换衣服,将他哄睡,午睡时候不大不小的骚乱总算结束了,
李薇薇只能简单的换了套工作人员的衣服之后,跟着周靖平上了回家的车。

  「衣服我会洗好后还回来的。」

  本来嘴里想着说不用,不过一想到这样又可以多了一次和李薇薇见面的机会,
周靖平也就把话咽了下去,笑着点点头同意了。

  大概是真的有些累了,坐在副驾驶上沉默了不过两三分钟,周靖平再向旁边
一瞥的时候,发觉李薇薇已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二个小时后。

  雨天的路并不好走,周靖平没想到比原先预想的还要花时间,看了看仍然在
下着大雨的阴暗的天空,幸亏自己在下午两点的时候就开车往回赶了,否则要是
想等雨停再走,怕是要到深夜了。

  「薇薇,起来吧,一会就能到家了。」

  「嗯……到了么……怎么……好冷……」

  李薇薇的一双美目惺忪的微微抬起,小嘴嘟嘟囔囔的说不清楚,她只感觉脑
门发热,浑身却发冷,背酸疼酸疼的,全身都没有什么力气。

  「嗯?冷?」

  周靖平减慢了车速,伸手简单的在李薇薇雪白的额头上摸了摸,全身乏力的
李薇薇也顾不上周靖平这种亲昵的动作了,只是皱着纤眉,将身子埋在了真皮座
椅内。

  「薇薇,你额头好烫啊,难道是找孩子时候淋雨发烧了?」

  「我……我也不知道……」

  「算了,你先睡一会吧。」

  「嗯……」

  如果是一个月前,李薇薇是万分不敢就这样听从周靖平的命令主动睡在他的
车内的,可是经历了这次一起去孤儿院,李薇薇内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对周靖平
没有在那么抗拒了,看着他抱着孩子的那份纯粹的笑容,她内心里对他产生了某
几分的信任,觉得周靖平并非是自己原先所设想的那种男人。

  周靖平没有直接把车开回李薇薇家所在的小区,而是直接奔向了富丽酒店,
那是他经常去的一家酒店,偶尔喝多的时候会去那住,而不是回自己空无一人的
家。

  李薇薇的额头似乎越来越烫了,下车的时候几乎是毫无意识的被自己搂着纤
腰扶上了楼,看来确实烧的很严重,要是以前这个美丽的历史女教师对自己可不
会防备性这么低。

  进了房间将李薇薇轻轻平躺着放在了床上,大概是烧的越来越重的缘故,李
薇薇即便平躺要高耸的巨乳急促的起伏着,因为身体开始发热,李薇薇自己动手
将换出来的衣服扣子解开,即便白色的文胸露出来似乎也毫不在意。

  看着美女教师毫无意识的诱惑动作,周靖平咽下了一口吐沫,走到了李薇薇
的身边,本来是想假意看看她的病情,不过眼睛扫到李薇薇的胸脯上的时候,却
怎么也那拿不开了。

  白色的蕾丝胸罩脱落了一大半,露出了大片暂白的乳肉,顺着向下看去,李
薇薇全身娇嫩雪白的肌肤晃的周靖平刺眼,可爱娇小的肚脐随着呼吸声跟着平坦
光滑的小腹欺负着,放佛在刻意引诱着周靖平一般。

  「唔……」

  小嘴无意义的哼吟了一声,李薇薇将双腿稍稍分开了一些,因为穿着的是孤
儿院工作人员的工作裤,所以周靖平颇有些遗憾无法看到里面隐秘而美丽的风景
了。

  不过即使这样眼下这个露着上半身雪白嫩肤的美女所发出的魅力也足以诱惑
的周靖平身上有股抑制不住的冲动在窜走了,放下了要叫自己家庭医生的电话,
周靖平脑子似乎也如同发烧一样升温,自己喜欢的女人就这样横陈在自己面前,
不干点什么才不是男人吧。

  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慢慢深入了上衣里,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碰触女人慌乱的这
一天,指尖似乎已经碰触到了滑腻的乳头,终于狠了狠了心,一张大手直接上去,
握住了李薇薇的白暂奶球。

  「哦……嗯……」

  紧闭着美目,李薇薇敏感的部分被人掌握在手里,小嘴哼吟出裹杂着快感与
痛楚的不明呻吟声。

  这份暧昧的声音不仅没有吓退周靖平,反倒让欲火在他体内烧的愈发的旺盛,
握着李薇薇巨乳的手开始大胆的揉捏起来,另一只手则直接探入了李薇薇美腿间
的神秘之地,拨开了内裤,直接用手指探了进去。

  「啊……」

  大概是蜜穴被碰触到,李薇薇昏迷之中开始有了感觉,呻吟声里包含的快感
似乎比最初还有浓了几分,周靖平在也按捺不住,一张大嘴直接贴在了李薇薇另
一只大奶球上,寻到了那颗粉红色的精致乳头,张开嘴咬吸了起来。

  「嗯……啊……哦……」

  身体的快感愈发的强烈,昏迷之中的李薇薇的反应越来越大,一双美臂忽然
搭在了正在猥亵自己巨乳和蜜穴的周靖平后背上,闭着双目,小嘴呢喃着:

  「啊……宁言……」

  清晰的听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周靖平忽然惊讶的停住了手,带着几分自
惭形秽的表情看着身下的大美女,难道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想的是那个男人?

  「宁……宁言……」

  有一声清晰的呼唤传来,周靖平突然间兴致全无,虽然一只大手在抽出时候
还是贪恋着李薇薇巨乳的坚挺鼓胀的手感多摸了几下。

  「宁……宁言……不要离开我……」

  「放心吧,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

  转而摸了摸李薇薇的翘首安慰着她,周靖平叹了一口气,拾起一旁的电话,
拨通了自己的家庭医生的号码……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