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3

               第二十三章

  妈妈浑身一颤,爸爸近在咫尺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泼在了她的心里。妈妈
清醒过来,强忍着蜜穴里传来的快感,妈妈回过头,压低着嗓子说:「快……嗯
……嗯……放开……我……」

  秦树把跳蛋又往里塞进去了几厘米,把跳蛋挑到了比较低的频率,这样就可
以无声无息地在妈妈的蜜穴里翻江倒海,而不至于被发现,同时把另外两个玩具
都藏回了抽屉中。做好了这一切,秦树放开了妈妈。

  爸爸在外面又重重地敲了几下门,「在吗?」

  妈妈想把跳蛋从小穴里拿出来,秦树在后面推着妈妈,一路把妈妈推倒了门
边。爸爸在外面听到脚步声,「老婆?」

  妈妈应了一声,只好打开了门。

  爸爸走了进来,抱怨说:「怎么回事啊?」这时爸爸看到妈妈身后的秦树,
惊讶地说:「秦树你也在啊?」

  秦树说:「我发烧了……所以纪姨说让我过来,好照顾我。」

  爸爸哦了一声,「你昨天睡在这吗?」

  秦树点了点头。

  「我看看。」爸爸的手摸到秦树的脑门,感觉到了温热,爸爸信以为真,说:
「去看了医生吗?烧到多少度了?」

  爸爸当然不知道这完全是因为秦树把妈妈抱在怀里一番调教,完全是欲火烧
身,哪会是什么发烧感冒。秦树不慌不忙地说:「昨晚去看了,体温有38度呢。」

  妈妈站在一旁忍受着小穴里强烈的刺激,那酥麻的振动,把她的小穴搅拌的
一塌糊涂,妈妈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源源不断地淫水从小穴里流了出来,打湿
了她的小内裤。

  爸爸看妈妈的表情有些奇怪,脸色有点红,关心地问:「老婆,你怎么了?
难道你也发烧了?」

  妈妈有些慌乱,但表面上强作镇定,缓缓地说:「我没事。」

  秦树在一边说:「这几天转凉,纪姨也有些感冒了。」

  三人找了椅子坐下,爸爸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看着妈妈说:「老婆。我觉
得儿子这事挺麻烦的。」

  妈妈如坐针毡,小穴里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勉强开口说:「怎么了?」

  「你怎么还问我怎么了。」爸爸叹了口气,「今天我见到儿子的女朋友了,
还真是漂亮。该拿他们怎么办才好?」

  层层快感从小穴里袭来,妈妈带着求助的眼光看向秦树,只见他面带微笑看
着自己,妈妈忍不住刺激,婆娑着大腿,不觉皱紧了眉头。

  爸爸见不对劲,说:「你怎么了?」

  「啊……」妈妈一惊,「你刚说什么?」

  爸爸说:「你这真是。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秦树在一旁偷乐:「你老婆可不是不舒服,而是舒服过头了。」

  妈妈灵机一动,「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去上厕所。」心里盘算着去了厕所,
就把跳蛋取出来。

  妈妈站了起身,因为下身刺激强烈,有点摇摇晃晃。爸爸忙起身扶住了妈妈,
嘀咕说:「你今天好奇怪。」

  妈妈心里有些慌,生怕爸爸发现什么,也不敢搭话,在爸爸的搀扶下,一步
一步走向厕所。

  就在要走进厕所时,学校响起了铃声,响彻整个校园,秦树见机把跳蛋的频
率上调到了最高档。

  跳蛋在铃声的掩护下,大发淫威,强烈的振动把妈妈小穴震得淫水翻飞,嫩
肉娇颤。妈妈「啊」了一声,一个趔趄险些倒地。好在爸爸眼疾手快扶住了妈妈。

  爸爸皱了眉头,「这么严重?赶快去医院吧。」

  妈妈背对着爸爸,艰难的摇了摇头,妈妈走进了厕所,把爸爸推了出来,飞
快地把门关上。

  爸爸转过身,看到秦树在身后,忙问:「你姨妈最近生病了吗?」

  秦树说:「刚才都还好好的啊。」

  爸爸拍了拍秦树的肩,「你姨妈身体一向都很好,如果明天还这样,你一定
要劝她去医院。」

  「嗯,我知道了。」秦树点了点头。

  「照顾好姨妈。」爸爸又说。

  「我会的。」秦树坚定地说。

  厕所里妈妈背靠着墙壁,强烈的快感让妈妈变得软弱无力,妈妈掀起了裙子,
把手伸到了内裤里。一触摸到内裤,才发现内裤竟然湿得一塌糊涂,甚至还有一
串串淫水已经沿着大腿往下流淌了。

  妈妈心里责怪着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多水,难道自己的本性真的那么淫荡吗?

  妈妈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手上抓住了跳蛋的线头,就要把它拔出来。

  因为刺激强烈,又像是因为舍不得这快感,妈妈只是一点一点地往外拔,没
拔出来一点,就油然而生出一股空虚,随着跳蛋的离去而越来越强烈。

  妈妈不由地停下了动作,手扶在了水管上,弯下了腰。一只手抓着小穴口的
线头犹豫不决。

  一定要拔出来,一个声音在妈妈脑海里喊着。

  就要高潮了,为什么不继续享受呢?另一个声音犹如魔鬼般在怂恿作祟。

  两个念头在脑海里斗得不可开交,但小穴里嫩肉的感受却是如此真切,强烈
的快感让妈妈感觉几乎要飞了起来。

  妈妈身体开始颤抖,小穴里的嫩肉也抽搐起来,高潮要来了。意识已经飞离
了身体,妈妈下意识地把震旦反而往里塞去。

  「啊……」妈妈快速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一股股阴精从小穴里喷薄而出,穿透了内裤,把一双美腿都淋湿了。

  淫水沿着美腿往下流淌,高潮过后的妈妈扶着墙壁喘着气,跳蛋还在小穴里
不依不饶地发动着攻击。意识清醒之后,妈妈一口气把跳蛋拔了出来,连同固定
在内裤上的遥控模块一并取了下来,湿答答的跳蛋犹自在空气中震动。妈妈把开
关关上,跳蛋这才安静下来。

  内裤已经湿透了,没法再穿,妈妈把内裤托掉之后,用干毛巾把大腿上的淫
水擦了干净。这才发现,厕所里是没有供她穿的干净内裤的,正着急之间,门外
响起了爸爸的声音,「怎么了?怎么还没好?」

  妈妈忙说:「马上!」

  又在厕所里犹豫了好久,门外爸爸又催促说:「真的没事吗?」

  妈妈把跳蛋藏好,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少了跳蛋的折磨,又是高潮过后,
再加上点点娇羞,面带潮红的妈妈说不出的动人。

  爸爸关心地问:「好点吗?」

  「好多了。」妈妈避开了爸爸的目光。

  「那就好,回头记得去医院看看。实在不行,就请假回家,我带你去检查。」

  「哪有那么严重。」妈妈说。

  「还说没有,刚才你不知道我有多急。」爸爸说完,就往厕所走去,妈妈下
意识拉住了他。

  爸爸疑惑地问:「我去小解,怎么了?」

  妈妈欲言又止,想着实在没理由拦住他,只好说:「没什么。」

  爸爸进了厕所,妈妈生怕他发现跳蛋,心里非常担心。

  「纪姨一直站在这就不怕姨父怀疑吗?」秦树在耳边轻轻地说。

  妈妈带着怒气说:「你还好意思说。」

  秦树耸了耸肩,拉着妈妈来到外面坐下,轻笑说:「我猜你现在一定没穿内
裤。」妈妈呼吸一窒。感觉到裙下的阵阵清凉。

  「沉默就代表默认了。」秦树说。

  「你怎么知道……」

  「纪姨下面水那么多,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呢。」

  这时爸爸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原来是工作上的事,挂掉电话,爸爸交代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妈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秦树担心玩过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办公室里,苏老师讲着道理,从大道讲到小道,目的就是说服我和小静分手。
并威胁说通知家长。我当然不会担心爸妈,而是担心小静的家长。也不知道他们
是不是通情达理的人。

  苏老师还算和颜悦色,所以我和小静也是一幅虚心受教的样子。

  从办公室出来,我和小静越好中午再见面。

  中午我在走廊上遇到李欣,李欣挑衅的指了指手臂,小静忽地从一旁拉住我,
一个劲地把我往反方向拉,我只好忍着,跟着小静走了。

  小静嘟着嘴说:「你是不是又想打架了?」

  「好一条蛔虫。」我说。

  「我跟你说正经呢!」小静打了我一下。

  「不会。」我说。

  「真的?」

  我点了点头。打架是两败俱伤的做法,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小西。我真的一点也想不通,追我的人可以排一条街了。你难道要每一个
人都打一顿吗?」

  「他不同。」我说。

  「怎么不同?」小静气冲冲说:「你如果是吃醋的话,那……真的……我和
他怎么说也是同桌,总不能一句话不说吧。」

  说着小静顿了顿,看着我说:「不过你和他都这样了,我以后也不会理他了。」

  我郑重地说:「小静,有些事我没法和你说。但你一定要相信我。」

  小静有些吃惊,「怎么了?什么事那么神神秘秘?」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但现在得保密。你答应我,以后绝对不要再搭理李欣。」

  「我答应你就是了。何必搞得奇奇怪怪的。」

  「那就好。」我露出了笑容。

  我和小静走着走着,我忽然想起苏老师训话的事,我问:「那个,你爸妈知
道我们的事了吗?」

  「怎么?你迫不及待要见我爸妈了?」

  我感到无语,「你还有心情说笑。」

  小静眨了眨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好吧,算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好狗狗,给姐姐叫两声!」

  看着这样的小静,我心里也落下了一块大石,我和小静的感情,又怎么会是
李欣这样的人能介入的呢?

  那个路星所说的上策我算是理解了。所谓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我和小静将无
懈可击。

  夜深的时候,校园里还在进行着晚自习,苏老师焦急的站在学校的一个角落
里,入秋之后的晚上有点冷,但她却紧张的出了汗。

  一双手臂从背后缓缓抱住了她,苏老师吃了一惊,听到后面的人说:「不要
回头。」

  那双手并不安分,在她的胸前有条有理地抚摸着。

  苏老师的娇躯随着挑逗在微微颤抖,嘴上说:「我一定是疯了。才会来找你。」
语气里满是绝望。

  那双手停了下来,「你没疯。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你凭什么能帮我?」

  「李欣只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另外那个嘛,完全是个愣头青。我就不
同了。」

  听到这,苏老师猛地一惊,「你把纪老师怎么了?」

  「话可不能乱说哦。别扯东拉西了,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李欣再也不敢骚
扰你。」

  「我不信!」

  「你不信为什么来这,据我所知,李欣还有那个谁谁在另一头等着你去3p呢?
不过现在去好像也不迟。」

  苏老师咬了咬牙,「我不去他们会把我的照片公布的。」

  「所以说你真笨。」

  「什么?」

  怀抱着诱人的娇躯,那只不安分手的手伸进了内衣里,捏着弹性十足的乳房,
苏老师并没有过多的挣扎,「这样就算你默认了?」

  苏老师闭上了眼。

  「好吧,我告诉你,你给李欣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不过有个前提。」

  那只手越来越用力,苏老师忍不住低声呻吟着,「嗯……快告诉我。」

  「急什么?」

  一只手慢慢地往下,伸进了苏老师的裙子里。

  苏老师挣扎着说:「在这会被看见的。」

  「你说得对,来日方长。」

  难道今天就这么放过自己了?苏老师吃惊地想回头,却被按住了。

  「我可是很有诚意了。苏老师你呢?」

  「我……」

  「我知道苏老师一定非常想摆脱他们吧。今天到此为止,苏老师只要听我的
话,按我说的做,我保证,李欣再也不会骚扰你。」

  「我受不了那样的屈辱。他越来越过分,给我下药,逼我变淫荡,现在还叫
了我的学生来搞我,我受不了,受不了……」苏老师快哭出了声,良久,像是下
定了决心,「那……我该怎么做?」

  身后的人听完她的诉苦微微沉默,过了会才说:「呵,李欣不是叫了个人来
搞你吗?让他们两自己搞基好了,别管他们。」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