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2

                第二十二章

  一覺醒來,就看到爸爸站在床邊擺了一張臭臉,瞪得我有些發毛。

  我渾身一個激靈,才想起今天是要返校了。

  爸爸說:「還不起床!看看幾點了!」

  窗外大白,我心想不妙啊,于是匆匆穿衣起床,刷牙洗臉,早飯吃了個饅頭,
就坐上了爸爸的車,要回學校了。臨走的時候,我還看了看姐姐的房間,房門緊
閉,想來還是沒睡醒吧。

  車在路上,爸爸免不了一番說教,上至人生大道,下至雞皮小事,這啰嗦勁
快趕上媽媽了。我也祭出一直以來應對媽媽說教的必勝法寶:點頭稱是,「嗯哦
喔唔」。爸爸說着說着也就沒勁了。

  到了學校已經是9 點30了,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去上課,爸爸說:「走吧,我
去見見你班主任。」

  做學生的最怕的就是老師見家長吧,我無奈地說:「好吧。」

  帶着爸爸來到了辦公室,蘇老師笑着迎了上來,并把我趕回了教室。也不知
道蘇老師會不會像我爸爸打小報告,不過如果蘇老師要說我壞話,直接去我媽那
就行了。這樣一想我就釋然了。

  我背着書包站在門口,打了個報告。講台上的數學老師看了我一眼,點了點
頭示意我進來。我注意到同學們都用奇怪的眼光的看着我,我知道我跟人打架的
事現在一定是傳遍了。要不是現在是上課,他們一定一窩蜂地湧了上來對我「噓
寒問暖」。

  我坐回我的座位上,劉安馬上就寫了張紙條給我。

  我一看,紙上寫着「你出名了」。

  看着劉安那幸災樂禍的樣子,我迅速寫下一個字「操」。

  劉安馬上就開始問我打架的事,在紙條上寫滿了問号。

  看着這麽多問号,我想到待會還要面對小靜,我頓時沒了精神,把紙條随手
一捏,丢了回去。我心不在焉地熬到下課,果不其然,同學們朝我圍了過來。

  什麽問題都有,我應付不過來,隻好逃到了教室外面去。

  我偷偷地往辦公室裏看去,隻見爸爸和蘇老師談得不亦樂乎,也不知道怎麽
能說那麽久。

  「田西……」背後忽然有人叫我。聲音我再熟悉不過。

  我回過頭,就看到小靜那張氣鼓鼓的臉。終究是要面對的。

  「我看看你的手。」小靜平靜地說。

  我低聲說:「沒事。」

  小靜懷疑地看着我,生氣地說:「我真不知道爲什麽。你爲什麽要去打架。」

  我搖了搖頭,說:「中午再說吧。」

  話剛說完,蘇老師和爸爸就從辦公室出來了,奇怪地看着我們。

  我和小靜變得非常尴尬,爸爸咳了一聲,對小靜說:「你叫陳靜是吧?」

  小靜臉一紅,「嗯」來了一聲。

  爸爸饒有興趣地打量着小靜,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又像是贊許似的點了點頭。

  那神情說不出的怪異,我暗叫不好。沒想到爸爸對我說:「小西啊你好好讀
書,爸爸我先回去了。」

  「哦。」逃過一劫,我心裏長籲一口氣。

  待爸爸走遠了,蘇老師忽然說:「你們倆來辦公室一下。」

  我心一沉,隻好和小靜一起進了辦公室。暴風雨終歸要來了。

  話說爸爸走出教學樓,想起了在學校上課的媽媽。就掏出手機給媽媽打了個
電話,「嘟……嘟……」了好久,就在爸爸準備挂電話的時候,「嘟」的聲音沒
了。可是卻沒有聲音。

  爸爸「喂」了一聲,可是沒有回答。真奇怪啊,信号不好嗎?爸爸準備挂了
重撥。

  這時電話另一頭傳來一聲「喂……」聲音非常地低。

  爸爸并不在意,笑着問:「老婆,在哪呢?」

  等了一會,那邊卻遲遲沒有聲音,爸爸「咦」了一聲,「喂,聽得到嗎?」

  「我在宿舍……」媽媽說。

  「你不用上課嗎?」爸爸問。沒有察覺媽媽的異樣。

  「我早上沒課。」

  「哦,我來看看你。」爸爸說。

  「唔……」

  電話忽然挂了。

  「真是奇怪。」爸爸收起電話,朝媽媽的宿舍走去。

  時間回到2 個小時前,天還是蒙蒙亮的時候。
在媽媽的宿舍的床上,身材
健壯的秦樹摟着豐滿的媽媽,兩個人都赤身裸體,昨夜的瘋狂讓他們看筋疲力盡,
睡得格外沉。媽媽手上的勒痕猶在,連她自己也忘了手上的繩子是什麽時候解掉
的了。

  秦樹先從睡夢中醒來。媽媽赤裸的身體映入眼簾,一對嬌挺的乳房顫巍巍的
在胸前豎立着,平坦光滑的小腹讓人絲毫看不出有生過孩子的痕迹,随着媽媽的
呼吸有節奏的上下起伏,在往下是濃密的芳草,微微腫起的陰唇仍然向兩邊張開
着。

  秦樹的目光又收了回來,最後定格在媽媽嬌媚的臉上,媽媽的睡容安詳恬靜,
秦樹一點一點的看去,那嫣紅的唇邊還留有風幹了的精液,一時間秦樹性緻大起。

  小弟弟馬上響應了号召,充血勃起。秦樹帶着戲谑地握着還有些軟綿綿的雞
巴對着媽媽朱唇貼了上去。秦樹就在嘴唇外小心翼翼地摩擦着,興許是受了刺激,
媽媽的唇齒微啓,秦樹心想她一定是吃雞巴吃習慣了,連睡夢中也不忘記。正想
一舉插入媽媽的小嘴,轉念一想如果媽媽忽然驚醒的話一口咬下來那就得不償失
了。

  秦樹不敢冒險,轉而攻向了媽媽的胸部。媽媽堅挺的乳房在秦樹的蹂躏下變
幻着各種形狀。

  「嗯……」強烈的刺激讓媽媽驚醒過來。一睜眼就看到秦樹兇巴巴的大肉棒,
媽媽呼吸不由一窒,身體也微微顫抖。

  「紀姨,你可算醒了。」秦樹怪笑着說。

  媽媽吞吞吐吐地說:「你……快下來。」

  秦樹抓起媽媽的長發,一邊硬把大肉棒往媽媽嘴裏插,一邊語氣帶着強硬又
帶着挑逗地說:「紀姨,快親一下我的大肉棒。我忍不住了。」

  媽媽臉色越來越紅,「你怎麽盡想着這些事。」

  「來嘛……」秦樹勸說着。

  媽媽聽話的伸出柔軟的小舌頭舔上了秦樹的大龜頭,讓秦樹發出暢快的呻吟。
媽媽順勢張開了小嘴含了進去,秦樹的陽具在媽媽溫暖濕潤的小嘴裏舒适的躍動
起來,慢慢的開始漲大。秦樹仍不滿足,帶着命令地語氣說:「舌頭、舌頭,别
忘了。」

  秦樹很快就感覺到龜頭頂端的尿洞受到了舌尖的挑動,随着媽媽的舌頭與陽
具的纏綿,秦樹的大肉棒徹底勃起,媽媽再也含不住,艱難地吐了出來。

  大肉棒青筋暴露,上面還帶有媽媽的口水,亮晶晶的,差點滴落到了媽媽臉
上。

  媽媽帶着央求的語氣說:「秦樹,饒了姨媽吧,待會還要上課。」

  秦樹眼珠一轉,「紀姨,你忘了你今天早上沒課嗎?」

  「那你也要去上課……」

  「紀姨,你又忘了嗎?我生病了。」

  秦樹邊說着,手上也沒閑着,直接就撫摸上了媽媽的大腿。媽媽一顫,卻沒
有說話。

  秦樹面帶微笑,一下把手指伸到了媽媽赤裸的陰戶。媽媽不由輕呼一聲。

  秦樹把媽媽抱了起來,低下頭,輕輕地吻住了媽媽的唇,溫柔地,細密地,
又極盡挑逗,秦樹的火熱很快就把媽媽融化,媽媽變成一隻溫順的小綿羊,開始
回應着這個吻。

  秦樹的手指并沒有就此閑着,他的手指在媽媽的肉縫間來回刮擦,時而往蜜
穴口一戳,這時媽媽口裏就會發出輕輕地呻吟。秦樹喜歡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
當他感覺到媽媽的小穴已經濕的一塌糊塗的時候,秦樹依依不舍地饒過了媽媽的
小嘴。

  秦樹咬着媽媽的耳垂,粘粘糊糊的手指在媽媽眼前晃悠,輕輕地說:「寶貝,
想不想讓我幹你一回。」

  雖然媽媽已經情欲高漲,但聽了這話還是滿面嬌羞,口中喃喃說着,但聲音
太小,以至于無法聽清。

  「紀姨,我就喜歡聽你說淫蕩的話……」秦樹又繼續說着,還把沾滿淫水的
手指伸進了媽媽的小嘴。

  媽媽不安的微微扭動着嬌軀,大腿互相摩擦着。

  秦樹的手指不停地把玩着媽媽的丁香小舌,眼見有絲絲口水從媽媽嘴角流了
出來。秦樹知道要想跟進一步還需要更多時間調教,現下還是必須他來主動。

  秦樹再次把媽媽平放在床上,迅速的掰開她雪白的大腿。秦樹握着大肉棒在
媽媽的蜜穴口撞來撞去,不停地挑逗着媽媽的感官刺激。

  不争氣的蜜穴流出汩汩淫水,泛濫成災。秦樹吞了口唾沫,将龜頭輕輕地擠
入了媽媽的蜜穴。

  媽媽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迷離着雙眼,雙手抓住了秦樹按在小腹上的手,
輕輕地往裏拉,似在示意秦樹繼續前進。秦樹心裏一喜,但大肉棒反而抽了出來。
這讓媽媽眼裏不由露出一絲焦急。

  秦樹嘴角上揚,毫無征兆地一挺小腹,粗長的大肉棒盡根插入了媽媽緊窄的
蜜穴。

  「啊……」媽媽不由發出一聲呻吟,這聲音聽起來既帶有一絲痛苦,又帶有
一絲滿足,快樂與痛苦之間的聲音讓秦樹的征服心得到滿足,甚至感覺自己的大
肉棒因此又大了一分。

  秦樹用着「九淺一深」地插着媽媽,媽媽舒服地在秦樹胯下發出單音節地呻
吟。每當那一「深」來臨時,媽媽都會發出高亢的淫叫,那聲音中又帶有一絲嬌
柔。

  看着高貴的媽媽臣服于自己胯下,秦樹的快感達到了極緻,但秦樹仍不忘用
言語對媽媽進行調教。

  秦樹忽地停了下來,僅留一個龜頭在蜜穴裏,戲谑着說:「叫哥哥,快點求
哥哥,求哥哥繼續幹你,不然我就停下來不動了。」

  媽媽的意識早就像是被抽離了一樣,空虛的小穴像是有無數隻小蟲子在咬噬。
秦樹不忘再加一把火,他的手攀上了媽媽乳峰,捏着媽媽敏感的乳頭來回打着轉。

  媽媽的手握緊了又松開了,再次握緊,再次松開……床單被媽媽抓成一團,
媽媽終于被挑逗的忍受不了,聲音極低地說:「哥哥,快點幹我。」

  秦樹獎勵性地深深插了兩下,「大聲一點。」

  這兩下插得媽媽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喘着粗氣,兩隻腳緊緊地環住了秦樹
的腰身,聲音大了不少,「好哥哥,快幹我……人家難受死了……」

  媽媽的話剛說完,秦樹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小穴。秦樹用盡了他所會
的所有招式,大肉棒在媽媽的蜜穴裏如魚得水。

  秦樹的大肉棒迅猛地撞擊着媽媽的花心,弄的媽媽的眼角都滲出了絲絲的淚
花,「唔……嗯……嗯……唔……」

  伴随着媽媽無意識地呻吟聲,在抽插了百來下後,媽媽陰道裏一陣痙攣,媽
媽皺緊了眉頭,夾在秦樹腰上的大腿也緊緊夾攏。蜜穴裏打來一陣激流,淋在了
秦樹的大肉棒上,秦樹一下沒把持住,麻麻癢癢的感覺讓他精關大開,把一股濃
精射進了媽媽的體内。

  過了良久,秦樹才從床上慢慢爬了起來,滿面笑容地看着媽媽,媽媽嬌羞地
别過臉去。

  秦樹在媽媽耳邊低聲說:「紀姨,我真是做鬼也風流了。」

  媽媽受不了這個暧昧的姿勢,媽媽掙紮着從床上坐了起來,準備下床。媽媽
做爲教師的自尊早已經蕩然無存,在秦樹面前她究竟是什麽呢?

  秦樹說:「紀姨,怎麽了?」

  媽媽說:「不去上課了,飯總得吃吧。」

  媽媽站了起來,看到秦樹火辣辣地眼神,才想起自己現在身無寸縷,媽媽紅
着臉就去衣櫃找衣服。

  「等等。」秦樹也跑了過來。

  「怎麽了?」

  「就讓我來選衣服吧。」

  秦樹一眼就看到了一件黃底的碎花短裙,秦樹興高采烈地拿了出來,在胸前
擺了擺:「紀姨,就穿這件吧。」

  媽媽并沒有反對,似是默認了。

  「快穿上吧。」秦樹興緻勃勃。

  「我先找條内褲……」媽媽小聲說。

  「這裏隻有我們兩個人,穿内褲……」秦樹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多不
方便。」

  見媽媽沒有動靜,秦樹催促着說,「快啊……怎麽還那麽害羞。」

  媽媽堅持着說,「我不穿。」

  最後僵持不下,秦樹隻好退讓一步,讓媽媽穿了内衣内褲。

  媽媽最後也穿上了短裙。但效果着實讓秦樹有些失望,媽媽買的裙子終歸還
是比較保守,這所謂短裙其實也隻是在膝上5 公分左右,秦樹心想着以後一定要
讓媽媽穿上超短裙。

  然後是上衣了,媽媽正想自己做主了,秦樹卻眼疾手快地挑了一件白色汗衫,
口裏笑着說:「紀姨穿這個……多方便呀。」

  在秦樹的要求下,媽媽還是不情願地穿在了身上。

  媽媽的身體一下就凸顯出來。兩粒乳頭高高的頂在胸前,隐隐的還能看見乳
頭的暗紅的顔色。再加上媽媽嬌羞扭捏的神态,秦樹恨不得就地把媽媽壓在身下
幹一遍。無奈下身兄弟實在有些累了,隻好放過了眼前的美肉。

  媽媽這樣一身打扮進了廚房,開始準備早餐。

  秦樹坐在椅子上,一股逍遙自在唯我獨尊的情緒由心底生出。不過隻過了一
會,秦樹就自我冷靜下來。

  這時媽媽的手機響了,因爲是振動,在廚房的媽媽并沒有聽到。秦樹找到了
手機,拿起一看,然後很自然地按下了接聽鍵,就聽到一個悅耳的女聲,「紀老
師。」

  秦樹走到了一個角落,壓低了聲音,說:「是我呢。」

  那邊明顯吃了一驚,聲音變得有些顫抖,「怎麽是你?你爲什麽不在自己的
宿舍?」

  「蘇老師,爲什麽不能呢?」

  那邊沉默了下來。

  秦樹開口說:「考慮得怎麽樣了?」

  「嘟……嘟……」那邊忽地挂了電話。

  秦樹看着電話,微微歎了口氣。

  秦樹把手機放回原位,坐在椅子上,擡頭仰望着天花闆,像是因爲思考着什
麽而陷入了沉思。

  不久媽媽把早餐做好了,秦樹和媽媽坐在一塊吃完了早飯。秦樹倒是變得很
安分。

  吃完了飯,媽媽說:「你啊,明明好好的卻要裝病。如果把那種心思都花在
學習上那該多好。」

  秦樹順着話茬說:「我有什麽心思呀?」

  媽媽白了秦樹一眼,「還貧嘴。」

  「我知道紀姨爲我好,我這也不是爲了紀姨好嗎?」秦樹環住了媽媽的肩,
心想着好不容易有這麽一個機會,隔壁的老師們都出去上課了,即使叫得再大聲
也不會有人發現,絕對不能浪費這大好時光啊。

  媽媽掙脫了秦樹的手,起身開始收拾房間,經過昨晚的大戰,床上慘不忍睹。
媽媽彎着腰,撅着臀,整理着床鋪。看得秦樹有些心癢,可小弟弟就是不争氣,
怎麽也硬不起來。秦樹心想,少了這兵器可要怎麽才能把紀姨弄得服服貼貼呢?

  媽媽整理得差不多了了,忽然說:「秦樹,我要去上班了,你……既然請假
了,那就呆在宿舍吧。」

  秦樹心知再不想出點法子就不妙了,忽地靈光一閃,應該是時候了,秦樹忽
地上前抱住了媽媽。

  媽媽一驚,「怎麽?怎麽那麽快……」

  「難得那麽好機會,紀姨,就留下來吧。」

  媽媽神色堅定,「秦樹,放開我吧。」

  秦樹說:「紀姨,我給你看個東西。」

  「什麽?」

  秦樹從桌子的抽屜裏取出了準備已久的跳蛋,一個按摩棒,還有一個假陽具。

  媽媽目瞪口呆,「你怎麽有這種東西?」

  秦樹笑着說:「當然是給紀姨的玩具了。」

  「我不要。」媽媽說着就準備往外跑。

  秦樹說:「紀姨,你這樣穿着就要出去啊。」

  媽媽忽然想起自己身上穿得是一件汗衫,這樣一身裝束,怎麽好意思跑到辦
公室去。

  秦樹來到背後,「紀姨,這玩具很好玩哦!」

  秦樹先發制人,手握着跳蛋直襲媽媽的私處。媽媽驚得跳了起來,可是背秦
樹從身後抱住,掙脫不開。眼睜睜開着秦樹把跳蛋塞到了内褲裏,秦樹毫不猶豫
地撥開開關。

  「嗯……」這感覺媽媽再熟悉不過,當初秦樹将她制服用的就是這麽一個小
小的跳蛋。

  不過媽媽早已不是那個時候的媽媽,現在的媽媽在秦樹的滋潤下,早已經不
是被一個跳蛋就能搞得高潮叠起的女人了。

  但媽媽的身體、媽媽的私處還是太敏感,跳蛋對蜜穴的刺激讓媽媽全身酥軟
下來。媽媽背靠在秦樹懷裏,手想把跳蛋拿出來,可是被秦樹輕易地就控制住。

  「嗡……」跳蛋的聲音異常清脆。

  弄得媽媽嘴裏發出無意思地情欲聲。秦樹扶着媽媽坐了下來,讓媽媽坐在她
的大腿上。

  秦樹雙手不忘把玩着媽媽的美乳,在雙重刺激下,媽媽很快就濕潤了,她閉
上了眼,靜靜地享受着最原始的快感。

  這個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電話在桌子上振動,秦樹順手拿了過來,看到來電顯示上的姓名,秦樹笑了
笑。他調低了跳蛋振動的頻率,然後把電話湊到媽媽臉龐,說:「姨父的電話。
我接通了哦。」

  說着秦樹按下了接聽鍵,并順便按下了免提。

  因爲跳蛋不再那麽劇烈,媽媽緩過神來,輕輕地「喂」了一聲。

  「老婆,在哪呢?」

  秦樹使壞地用力捏了一把美乳,媽媽連忙捂着嘴,差點叫了出來。

  「喂,聽得到嗎?」

  媽媽盡量保持平緩的語速,忍着快感說:「我在宿舍……」

  「你不用上課嗎?」

  秦樹溫柔地揉着媽媽的美乳,笑看着媽媽的表現。見秦樹不再用力,媽媽輕
松下來說:「我早上沒課。」但卻沒注意到秦樹一隻手伸進了内褲裏。

  「哦,我來看看你。」

  媽媽聽得一驚,正想反對。秦樹竟然握住了跳蛋,對準了她的陰蒂。

  「嗡……嗡……」那跳蛋的節奏像是直接震撼了她的心扉。

  「唔……」媽媽再也忍受不住,發出了一聲悶哼。

  媽媽一手搶過手機,連忙挂掉了電話。

  媽媽顯得非常慌張,「他要來了。」

  「有什麽好急的。」秦樹不以爲然。

  「我怎麽能不急呢?」媽媽想從秦樹懷抱裏掙脫出來。

  秦樹緊緊地抱住了她,手下将跳蛋調到了最高級,再次襲向了媽媽的陰蒂。

  「啊……嗯……嗯……」媽媽整個弓起了身子。

  秦樹卻是意猶未盡地繼續玩弄着媽媽的蜜穴。手上的力道反而又加了一分。

  很快媽媽就再次被秦樹制服,最後乖乖地躺在秦樹懷裏,嬌喘連連。

  秦樹玩得忘乎所以,把跳蛋往蜜穴裏塞了進去。

  那跳蛋在媽媽的小穴裏頓時翻江倒海,将一處處嫩肉振得發麻發癢,無窮無
盡的快感從蜜穴裏傳向媽媽全身。

  秦樹玩得正高興,看着媽媽在自己手裏一步一步地墜入了情欲之中,這時外
面響起了敲門聲,「在嗎?」

  是爸爸來了。

               (待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