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19

               第十九章

  中午的时候我找到了路星,他正在宿舍睡觉。晚上约了李欣就不能不防他,
有路星在的话我就不怕李欣找帮手。

  路星疑惑地看着我,睡眼朦胧地跟我来到走廊上。中午这个点,人不是在睡
觉就是坐在哪个地方看书什么的,走廊上没有人走动。

  路星问:「有什么事啊?」

  「我要找人打架。」我开门见山地说。

  路星有些吃惊,「怎么了?」

  其中原由牵扯太多,我想了想,于是简单地说:「有人打我女朋友主意,我
忍无可忍了。」

  「原来这样,小意思。」路星说,「等放假那天,我叫十几个兄弟来校门口
堵他。」

  「别。」我解释说:「我已经跟他定好了,晚上花园我要亲自来。」

  路星从没看到我这样生气过,这下才真的觉得事情非常严重,小心翼翼地问:
「你女朋友没被怎么吧?」

  「没有。」我说。

  路星这下有点迷糊了,又问:「那个人是谁?」

  「他叫李欣。」

  「李欣?这名字有点熟。」路星沉思着。

  「哦?你认识?」

  「他是不是今年才转来的?」

  「这……」这样一说,我倒想起如果李欣要打小静的主意的话,高一就开始
了,不会是暑假才开始,「应该是才转来的。」

  「那就是了。」路星说,「这小子也算出了名。」路星说着嘲讽地笑了下,
「但我听说他是个傻逼。他是市长的儿子,去年还在外地读高中,因为强奸了一
个女生,差点送去坐牢。但他家还是把这件事摆平了,今年只能回来读书了。」

  原来李欣还有这样的经历。这下我更加坚定决心。

  路星说:「也难怪你那么生气,像他那种混蛋确实该好好教训一下。」

  「晚上就拜托你了。」我说。

  「这是什么话。」路星笑着说:「晚上我可是看戏的。」

  路星想到了什么,又说:「晚上放心揍他,打到他服了为止。出了事我罩着
你,我看他能怎么样。」

  我知道他说得是李欣报复的问题,不过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就想着今天
晚上彻底解决这件事,让李欣以后再也不敢打小静的主意。现在就等晚上快点来
了。

  晚上下了晚自习,路星早早的等在了我的教室外面,这让我很受感动,能有
这样的朋友是我的幸运。

  路星拍了拍我的肩,算是对我的鼓励。我和他走到了花园,在亭子里等着李
欣。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花园里的路灯昏暗无力,只见远远走来了一行人。我听
到脚步声,往那边看去,一共有4 个人。我脸色一沉,我知道是李欣来了,我果
然也没猜错,他会带人来。

  李欣走近了,我才看清他的脸,依然那么嚣张。他的几个帮手都不高,都在
1 米7 上下,看着并不壮实,我想待会打起来也不至于太吃亏。这点上我相信路
星打架的实力。

  李欣看了路星一眼,路星人高马大,让他微微吃惊,李欣先开口对我说:
「有屁快放。」

  我忍着怒气,「你心里清楚。」

  李欣一笑,「陈静啊,我再清楚不过了,那白白的屁股,雪白的奶子,尤其
是叫起来……」

  我再也忍不住,冷冷地说:「有种就跟我单挑。」

  李欣哼了一声,「他妈的你以为你是谁,我呸。」

  忽然有人冲了过来,手上握着什么东西朝我打来,灯光昏暗加上我注意力全
在李欣身上,完全没想到有人偷袭,我反应慢不止半拍,眼看就要打到头上,我
下意识横起胳膊一挡。

  那硬物打在我的小臂上,传来一阵剧痛,我整只左手都失去了知觉。我这才
看清那人手上拿的是根短棍。

  路星吃了一惊,大吼一声:「我操你妈!」

  路星人高马大,但速度奇快,飞过来对着那人小腹就一脚。这一脚力道凶猛,
踹得结结实实,那人被踹飞一米远,痛苦的倒在地上。

  李欣后面两人跟着冲了上来,被路星挡住。这时我怒火中烧,眼里只有李欣。
我忍住剧痛,猛地扑了上去,李欣也不躲,迎上来跟我抱在一块。

  李欣捏住的左臂,我痛得叫了出来,浑身泄了力。脚下被李欣一绊,眼前一
片翻转,我知道我要倒下去了,我右手环住了李欣的脖子,用尽全力把李欣也跟
着带倒在地。

  我低吼着,以此来减轻我左臂传来的剧烈痛疼。如果现在被李欣打倒,那还
不如死了好。

  李欣压在我的身上,抓准了我左臂的弱点,用两只手压住了我的右臂。

  我整只左手跟废了差不多,这样的我现在一动都动不了。

  李欣狞笑着看着我,「让你屌。他妈的老子早想打你了。」抬起右手抽了我
一巴掌,反手又是一巴掌。

  「这时还你上次打我的那拳。」

  这时路星拿着短棍,那三个人不敢接近,路星回头看到我这边不利,从后面
冲了过来,「他妈的。」抡起短棍狠狠地抽在了李欣的背上,李欣惨叫一声,我
趁机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看着李欣这张脸,心中所有的怒气涌了上来,我挥
起拳头重重地打在了李欣的脸上,李欣「啊……」叫了一声,左脸肿起来一块。

  「别打……求你了……」

  我正准备打第二拳时,忽然响起了保安的声音:「是什么人在打架?」

  亭子外面站了好几个保安,我愕然地看着保安,心冰凉冰凉的,这下真是麻
烦了。

  我的伤算是最重的,被送到了校医院,值班医生给我看了,还好没骨折。

  才呆了一会,妈妈铁青着脸出现在了我面前。妈妈还穿着一件睡衣,脚上踩
着拖鞋,一定是来得非常急。

  妈妈坐到我身边不说话。我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但这样沉默着反而更好,
我在害怕,我害怕妈妈说话。

  但我又知道,依着妈妈的性子,我少不了被妈妈骂一顿。

  妈妈看着我,却是流下了眼泪。

  我惊慌失措,看着妈妈悲伤的面容,我失声说:「妈,是我的不对,你想骂
我就骂我吧。」

  「我又拿什么来骂你。」妈妈哭着说。

  我惊奇地看着妈妈,这是什么意思?

  妈妈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止住了哭声,说:「你的手没事吧。」

  「嗯,没事,医生说过个一周就能好了。」

  妈妈反复看了看我的手,好不容易才放下心来。

  「这就好。」妈妈顿了顿,「为什么跟人家打架?」

  「我……」我完全开不了口。

  「跟妈妈也不肯说吗?」妈妈的手在我的肩上婆娑。

  我开口说:「他该打。」

  妈妈皱了眉头,「你怎么这样想。有什么事非得要无力解决。」我沉着不回答。

  妈妈问:「你认识他多久了?」

  我说:「我不认识他?」

  妈妈说:「那是为了女人了?」

  我惊讶地看着妈妈。

  妈妈叹了口气,「我实在想不到你还会因为什么去找跟一个不认识的人打架。」
我低下了头。

  妈妈说:「被我说中了。」又沉默了一会,妈妈说:「跟我回去吧。今天就
别回宿舍了。」我点了点头。

  我很想问打架的事怎么处理,保安室又是个什么情况,但我没敢问妈妈。

  一路上妈妈并不说话,应该在想着什么。我就一直跟在身边。

  回到宿舍妈妈要我洗个澡,等我洗完回来的时候,妈妈已经躺在了床上,宿
舍里只铺了一张床,晚上我只有跟妈妈睡在一块。

  妈妈摆了摆手,「上来吧,时候不早了。」

  我正准备上床,妈妈推了推我,我错愕地看着妈妈,妈妈说:「你衣服脏死
了,不脱掉就要上床吗?」

  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妈妈嗔怪地说:「在妈妈面前还害什么羞。」

  我干笑了下,脱掉了上衣和短裤,仅留了一件内裤。我快速地爬上床,如今
已经入秋,晚上有点凉爽,妈妈盖着一床轻薄的毛毯。宿舍的床不大,我和妈妈
两个人睡在一块有些紧凑。我们的身子紧紧的挨在一起。

  闻着妈妈身上发出的香味,挨着妈妈光滑的几乎,我浑身变得非常紧张。

  「手还疼吗?」妈妈靠了过来。

  我感觉到我的右臂被妈妈的娇躯挤压着,心跳加速起来,我连忙摇头:「不
疼了。」妈妈忽地叹了口气。

  我心里一紧,说:「妈,你还是骂我吧。」

  「妈一直都相信你。」妈妈暖声说。

  我听得很感动,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我听你苏老师说过,那个李欣不是什么好学生。」妈妈说。

  苏老师?我缓缓地开口问:「苏老师为什么说这些给你。」

  妈妈奇怪地问:「怎么了?我算是你苏老师的半个师傅了,你苏老师遇到棘
手的学生还不向我来请教。」

  我听得大吃一惊,苏老师虽然在几个班上任课,但根本就不教李欣那个班。
苏老师为什么撒谎?

  「小西。你们为什么在那个地方打架?」

  「是我叫他的。」我不想再骗妈妈了。

  「为什么?」

  「李欣他……他想对小静做那种事。」

  妈妈沉默了一会,「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想着这事太过复杂,最后只好说:「小静告诉我的……」

  妈妈的手在我的脸上抚摸,我看着妈妈的秀脸,享受着妈妈的小手。

  「跟我讲讲你的小静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小静,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

  「你怎么哭了?」妈妈微微吃惊。

  「妈……」我轻轻地唤了声,把头埋在了妈妈的肩窝里,现在我就像是一个
小孩子,期待着妈妈的安慰。

  我这才发现,这些日子我其实已经为小静的事烦透了心。无时无刻不在担心
李欣对小静不利,可又有什么作用呢?今天晚上本想跟李欣彻底了结,可最后自
己伤了胳膊,还连累了路星。我到底该怎么办?

  小静,我到底该怎么才能保护你?

  我到底该做些什么?我该怎么办?

  越想越觉得悲伤,难过的情绪在我心底蔓延。我第一次感觉如此无助。

  妈妈说:「陈静是个好女孩。品学兼优,人也长得漂亮,有这样的女朋友你
还不高兴吗?」

  原来妈妈有关注过小静,听妈妈的语气竟像是赞同了我和小静的关系,我怔
怔地看着妈妈,感觉不可思议。

  妈妈反而皱了眉头,「怎么这么看我,难道陈静和李欣有什么关系吗?」

  我连忙否认,「当然没有!」

  妈妈笑了笑:「那不就好了。陈静知道今天的事吗?」

  「她不知道。」我接着问:「今天打架的事会怎么处理?」

  妈妈爱怜地摸了摸我的头,说:「你是全校第一,教导主任想狠狠罚你校长
也舍不得。」

  「啊?」我吃了一惊,就算不重罚我,如果路星被惩罚的太惨怎么办?

  想到这,我冷静了下来,我忽然发现我和妈妈几乎块贴在了一块,而我的头
正好在妈妈的胸前,妈妈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衣,领口开得很大,里面雪白的美乳
尽在眼底,两点蓓蕾时隐时现。

  我看得心跳加速,几乎快喷出鼻血。

  「坏孩子,盯着哪看呢?」妈妈整了整睡衣。

  我窘迫地缩回了身子,摆出一副专心睡觉的样子。

  妈妈看着我,神情复杂。

  第二天处罚出来了,教导主任把我们此次打架事件定性为聚众斗殴,每人记
大过一次,并停课两天,回家反省。

  这样的处罚也算是轻的了。我想多半是因为我是第一名,而李欣是市长儿子
的关系。

  这天我并没见到小静,我爸听说我打架受了伤,一大早就开车来学校了。其
他人的家长除了外出打工的,还有李欣他爸这个场面大的,都到了场,齐齐聚在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

  气氛剑拔弩张,我跟李欣互不相让,谁也不肯认错。反正先动手的不是我,
若他教导主任要是偏袒李欣,大不了我转校不在这上学了。

  最后大家草草收场,各回各家,这件事就算这么完了。

  我跟爸爸回到家,爸爸责怪我说:「看你这么高,怎么打完就你受伤最重。」

  我想起那狗日的偷袭我一棍都还有火,当下没好气说:「二打四呢,爸爸。」

  爸爸瞥了我一眼,「回到家了也好,好好养下伤。」

  「嗯。」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中午伙食你自己解决了。我要去上班了。」爸爸说。

  「好的,你去吧。」

  爸爸已经换好了鞋子,「那我走了。」

  「拜拜!」

  今天是星期五,我想起在本地读大学的姐姐,也不知道她晚上会不会回来。

  坐在沙发上,我无心看电视。坐了一会,我来到爸妈的房里,本想上会网,
可是刚刚坐到电脑前,又想起李欣,一时完全没了兴致。我看到桌子上放了一本
厚厚的相册,便拿了过来。

  翻开这页页相册,童年的回忆涌上心头。

  有一张我婴儿时期拍得照片,妈妈把我抱在怀里,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微笑。那
个时候的妈妈还是那么年轻,一张脸蛋美到令人窒息。

  看了好久,我才依依不舍地翻开了下一页。入眼的是一张黑白照片,上面有
四个年轻人,妈妈和爸爸我一眼就认出来,另外一男一女,女的跟妈妈有几分神
似,想来就是小姨了,另外那个男的环着小姨的肩,应该就是小姨的丈夫了。

  我又认真看了会小姨和姨父,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