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绝配母子情 ~ 第一章

            第一章 糊涂救美结良缘

  梁君原本是一个和快乐的人,家道殷实,人也长得帅气,毕业后又有一分体
面的工作。唯一稍微有点美中不足的是父亲对他不怎么好,还有就是没有一个亲
妈。虽然后妈从小对他也不坏,但是那不是母爱,他知道的。不过总体来说,他
的日子还是过得很惬意的。

  可是,这一切从半年前跟他一点关系就没有了。半年前,他跟一个漂亮的女
孩步入了结婚的殿堂,但是,那不是幸福的开始,而是悲剧的开始。洞房花烛夜,
他也激情了,但是激情的后果是,被送去了医院。他的阴茎很特别,有点向狗的
那东西,在进入新娘阴道深处后,龟头膨胀了几倍,像个大肉球一样,而且龟头
表面还长出了一颗颗小肉刺,卡在了新娘的阴道深处,愣是拔不出来。新娘疼得
死去活来,最后,折腾了一个小时,在新娘痛晕过去后,才不得不打120叫救
护车。在医生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把两人下体分开。第二天,新娘就要跟他离
婚,说他是怪物,没办法跟他过,他苦苦哀求之下,还是没能挽救他们短暂的婚
姻。

  婚姻破灭后,他产生了自卑,他不想承认自己是怪物,于是,从来都没想过
去嫖娼的他在一天的夜晚去了一家酒店,叫了一个小姐。结果,等刚起激情的时
候,他那根东西又龟头膨胀变化起来,卡在了小姐的阴道里,小姐痛得大叫,结
果,又是叫了医生来才解决了问题。

  而这次,他的事情也被大家所知道了,大家都带着怪异的眼光看他,他实在
受不了了,就辞了工作,独自一人来到了A市,简单找了份工作安顿了下来。

  在A市,他还不死心,去医院专门找了医生看,医生诊断后说,他这是属于
阴茎变异,在性交时龟头就会膨胀两三倍,龟头内侧还会有肉刺突起,起到了类
似倒钩的作用,让阴茎拔不出来,只有射精后才会恢复原状,但是,他偏偏就很
难射精,所以,就造成了进去后很难出来的情况。而一般女性的阴道根本受不了
他这样的阴茎,所以,医生建议他以后最好不要再做性交行为,并对他的这种怪
症表示无能为力。听了医生的诊断后,他的心死了一大半。整个人也消沉了下来,
渐渐酗酒了起来。

  这天夜里,已经很深了,他自己一个人有点摇晃的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这
是一段比较暗的路,靠近城市郊区,附近都没有人家。

  突然,他听到了一声喊“救命”的声音,是个女声,好象是从不远处的一个
拐角那里传来的。接着,又连续传来了几声惊恐的“救命”声,伴随着几声音男
子的淫笑声。他一猜,就猜到估计是哪个淫贼在劫色了。

  他本不想理会的,他现在连自己都不在乎,还在乎别人的事情。但是,接下
来听到的一句话让他愤怒了「别叫了,没人会听到的,这鬼地方哪里还有别人,
哈哈,即使有,在哥几个面前,他也是废柴一个,保证不敢坏我们的好事情,你
就乖乖的让我们爽一把,保证不伤你性命,哈哈,看不出三四十岁的人了,脸蛋
皮肤还保持得这么好,老子今晚有福了,强子,猛子,快按住她,我先干一炮,
等下轮到你们。」

  「废柴?废柴?谁是废柴?不,我不是废柴,不是、、、、、!!!!」。
梁君有点昏沉的脑子里一听到废柴两个字,就彻底的怒了,自从离开家后,他最
听不得别人在他面前提废柴两个字,因为,他已经听得太多了,正是那两个字,
让他受不了而离开了家。

  「操你妈的!」他大吼一声,两手从路边各操起一块砖头,身形有点摇晃的
就冲了过去。

  转过拐角,醉眼看到三个男青年正围住一个女的。那女的被按住了手脚,躺
在一块水泥板上,裙子被拉到了腰部,双腿被拉开,叫喊挣扎着,但没能挣开。
其中一个男青年已经把裤子脱到了腿弯那里,跪在她的两腿中间位置扶住她的腿,
看来正准备上了。

  梁君也不管他,此刻他只想上去狠狠的拍了那几个混蛋,「废柴,他妈的看
谁才是废柴,老子最恨别人说我废柴,一个对三个?老子怕谁,老子连命都不要
了还怕谁,操你妈的!」

  那几个男青年听到有人大吼一声,刚惊觉回头看,就看都有个黑影从拐角那
里飞快的冲了过来。

  脱了裤子的那人还没反应过来,脑门那里就挨了一记砖头重砸,当场眼一黑
就不醒人事了,旁边那两个,反应快点,忙躲闪,但有一个还是肩膀挨了一下,
当下疼痛难忍,惨嚎起来,估计是骨头裂了。

  梁君来了这么两下,自己也失去了重心,摔倒在了旁边。那个没受伤的回过
神来,见梁君只有一个人,也火了,当下掏出一把尖刀,扑上来朝往梁君身上就
是狠捅一通,顿时刀刀入肉,热血猛流。

  梁君本来还有点混沌的脑子被剧痛刺激,顿时清醒了一大半。他也不惧,滚
到一边忙爬起来,单腿支撑着身体,浑身是血的照样挥起砖头朝那拿刀青年扑上
去,一副拼命的架势。那狠样,谁见了谁都胆寒。那青年看了也怕了,也不顾同
伙,自己跑了,他这一跑,那肩膀受伤的小子也忍痛跟着跑了。梁君大吼着追了
几米,两眼一黑,就倒了下来。

  ********************

  A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穿着移动公司深蓝色
套裙、挽着职业发式、身材高挑而丰满匀称的成熟女人正在焦急的看着医生给躺
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梁君检查,她那漂亮妩媚的脸上,满是紧张和担心的神色。

  过一会,医生检查完毕,她忙过来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
危险?」。

  医生面色凝重的道:「病人身上被捅了十几刀,有几刀伤到了要害,又失血
过多,虽然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是,现在他的情况很不乐观,希望他能挺过来。」

  「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他,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你们能把人救过来,
拜托了。」那女人一听,顿时急了,忙说道。

  医生摇了摇头道:「不是钱的问题,我们已经用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物器
械来救他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看他的生命力了。」说完医生走开了。

  女人愣愣地看着医生背影,转头看想面如金纸的梁君,握紧了双手。

  ********************

  话说梁君当是只感觉眼睛一黑,就陷入了一片冰冷混沌中,脑中仅存的最后
一丝意识是「我就要死了吗?也好,反正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与其活着被人
嘲笑,还是解脱了好啊、、、、」

  好像漂了很漫长的岁月,他那已经散漫的意识突然又集中了起来,他感觉好
像看到了光。

  「他醒了,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啊,医生,快来看啊,他醒了。」

  梁君在清醒过来的那一刻,感觉到了全身的无比疼痛,同时听到了一个焦急
又带着兴奋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好像是那天晚上那个女的声音。
他努力想睁开眼睛,但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接着,一阵剧痛又让他昏迷了过去。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梁君半躺在病床上,正小口的吃着稀粥。粥是一个女人
喂的。

  「你感觉好点了吗?」那女人关心的问道。

  「欣姐,我好多了,你不必要太担心了,你也应该去休息一下了,这里有护
士。」梁君看着憔悴的她,说道。

  柳欣欣坐在床边,拿着碗继续小心的喂他吃东西。听到梁君关心的话,她一
愣,接着就欣喜地说道:「只要你感觉好点就好,我怕那些护士不够细心,还是
我来照顾你吧,我不累的。」

  原来,昨天,梁君又醒了过来,这次他没有再昏迷过去。他也知道了那个女
人叫柳欣欣,正是被他救的那个。他就叫她欣姐。

  柳欣欣对他很关心,说是为了感谢他救了她,要亲自照顾他直到他好了为止。
梁君原本不想她这样为自己操劳,说自己救她是应该的,她无需太在意,但她还
是坚持,他只好随她了。

  其实,柳欣欣之所以留在医院照顾梁君,一方面是出于感激,另一方面,也
跟她心中的一个感觉有关。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梁君的脸庞,内心深处没来由
的感觉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好多年了,
她跟人交往,只有淡漠的感觉,从没有过感觉到谁亲切,更不用说是一个不认识
的男人。她一开始对自己说可能是因为他救了自己,但她内心深处知道不是这个
原因。反正最终,她决定留下来自己照顾梁君。看着眼前的梁君一点点好起来,
她内心竟觉得有种舒怀的感觉,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她也看出梁君好像情绪非常的低沉,仿佛对一切都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这
两天接触下来,都是她问他答一句,从来不主动说话,一个人的时候就呆呆的看
着窗户外面,即使医生明确的告诉他说他能完全康复不会有后遗症,他也没有表
示出哪怕一点点的开心。仿佛,他的心已经冷了一样。「他到底是经历了怎么样
的事情,竟然这样的消沉?」柳欣欣不止一次的自问。

  梁君刚才劝她去休息的一句话,虽然说出来语气很平淡,但是听在她的心里,
却让她高兴了起来。这是他主动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她竟感觉莫名的开心。「他
终于不再那么冷漠了,这是好事情。」柳欣欣心道。

  接下来的几天,梁君还是话不多说几句,而柳欣欣也不计较,仍然是细心的
照顾着他。

  这天中午,梁君喝完最后一口粥,他看向柳欣欣,道:「欣姐,能帮我个忙
吗?」

  柳欣欣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她已经习惯了他不说话。

  「说吧,欣姐一定会帮你的。」她忙道。

  「我不想呆在医院了,我想回我自己住处那里,你跟医生说说。」

  柳欣欣又是一愣:「你要出院?不行,你还没好呢,怎么能出院呢,等过多
几天再说吧,先安心养伤。」柳欣欣不答应。

  「欣姐,你说你会帮我的。」

  「可你……」

  「欣姐,没事的,我的伤都已经稳定了,只差调养了,我觉得继续呆在医院
里心里很压抑难受,你就帮帮我吧。」梁君坚持着。

  看到他那请求的目光,柳欣欣心里没来由的一软,本来要拒绝的话也没有再
说出口。「好吧,不过我先去问下医生,医生说你可以出院调养了才行。」说完
她摇了摇头就出去找医生了。

  医生经过再次检查,说可以出院去继续调养,不过要注意很多事项,柳欣欣
耐心的听医生的叮嘱,还问了不少问题,这才办理了出院手续。

  梁君是打算回自己的出租屋那里的,但是柳欣欣一听说他是自己一个人住没
人照顾且住的地方又是出租屋那种条件不好的地方,觉得不利于他养病,就没同
意,坚持要接回她自己的住处继续照顾。梁君见她这么说,也没有坚持。柳欣欣
见他同意自己的意见,才笑了起来。梁君见到她笑,突然之间,他的心莫名的一
动。他感觉得出柳欣欣是真的关心自己的,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对她也有了一
种亲切感,感觉她像自己的妈、姐姐或者什么很亲近的人,总之,他也希望能多
跟她多呆些时间。从她身上,他又依稀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好像还有点色彩。

  梁君的双腿双手都受伤了,绑着绷带,不能乱动,柳欣欣就叫了一辆房车来
接他。车在市里转了十几分钟,终于,在靠近江边的一栋别墅那里停了下来。

  「到家了」柳欣欣欢喜的道。

  梁君一看眼前的别墅,心里忍不住猜测她是做什么的,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住这么好的地方,同时心里又有点不自在。

  柳欣欣看出他的异常神色,忙问道:「怎么,嫌欣姐这地方不好啊?」

  「不是,我是担心我会不会让欣姐的家里人太麻烦了,这样不好。」梁君回
答道。

  柳欣欣一听,原来他是担心这个,忙笑道:「放心吧,一点都不麻烦,这里
就我自己一个人住。」说完她就安排人帮抬梁君下车,并把他安置在别墅二楼一
间面向江边、有大阳台的房间里。

  梁君一看这间房间的摆设布置,就知道是柳欣欣的卧室,当下忙道:「欣姐,
这间房是你的卧室吧,我怎么能住你的卧室呢,你换一间房给我吧。」

  柳欣欣嗔道:「医生说你必须住在通风透光充足的房间,这样才有利于你的
康复,我这里只有这间房间是满足条件的,你就不要见外了,住着就是了,再说
我可不高兴了。」。

  梁君见她这么说,也只好随她了,不过闻这房间里的芳香,他有点异样的感
觉。

  就这样,梁君就在柳欣欣家里安顿了下来。傍晚,柳欣欣亲自去厨房做了几
样清淡点的菜,喂着他吃。梁君见都是她喂着自己吃东西,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但谁叫他双手都受伤暂时动不了呢。吃完东西,柳欣欣就让他坐在轮椅上,推他
去到江边散步。

  默默走了一段,柳欣欣开口问道:「君弟,你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

  梁君听后没有回答,过了一阵,他才道:「欣姐,其实我也没什么故事好说
的。」

  柳欣欣感觉到他情绪低落了很多,知道他不想说这个问题,就转个话题道:
「那你说说你那天救我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勇猛吗?是不是想英雄救美啊?」说
完她自己突然脸一红。

  果然,她这开玩笑似的问题立即让梁君一愣,然后他回头,刚好看到红着脸
的她。他忽然觉得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他一笑,道:「当然了,像欣姐这样的美
女都不救还救谁啊。」

  柳欣欣见他笑了,感觉天空好象都晴朗了很多,「你终于笑了,呵呵,这么
多天了,都没见你笑过呢,是不是嫌欣姐不够漂亮啊?」。她感觉刚才说自己是
美女的尴尬也没有了,就也跟着逗他。

  梁君突然定定的看着她,然后用很正经的口气说道:「经本流氓鉴定完毕,
结论是,欣姐绝对是美女。」

  「贫嘴,哪有说自己是流氓的?」柳欣欣扑哧一笑,说道。心里竟有一丝甜
丝丝的感觉。

  「我本来就是个流氓,欣姐可要注意了。」

  「你是流氓我也不怕,难不成你还能把我给吃了?」柳欣欣回应他道。

  突然,气氛马上变了,梁君又沉默了起来。柳欣欣见状顿时一愣,不知道自
己又说错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梁君叹了一口气,道:「欣姐,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能理解你的苦衷的。」柳欣欣理解地说道。

  「不,我想说了,欣姐,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嘲笑我。」梁君坚定地说道。

  「怎么会呢,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嘲笑你的。」柳欣欣忙保证和安慰地
说道。

  接着两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好后,梁君就把他结婚后就被妻子抛弃的事
情简略的跟柳欣欣说了一遍,他没敢说具体原因,也没敢说他嫖娼的事情。说完
后,他定定的看着她,让他心安的是,柳欣欣并没有露出嘲笑的神情,而依然是
诚恳认真的样子。

  她认真地道:「君弟,或许很多人嘲笑你,但是欣姐不会嘲笑你,我相信你,
那绝对不是你的错,你千万不要自己自卑和自我放弃,你要记住,不论怎么样,
我都是理解你和支持你的,你要加油啊!」

  梁君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欣姐……」他说不出话来,他能感觉得到,
柳欣欣的话是真心的。

  经过这么一个插曲,两人之间仿佛更拉进了无数倍的距离,接下来,两人聊
了很多话题,感觉竟然有很多共同话题。

  就这样,梁君在柳欣欣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两人之间的更加的相处融洽了,
或者说两人之间的友情更深厚了,梁君人也渐渐的开朗了起来。不知不觉间,两
人都没有感觉到,各自都已经对对方有了种依赖,见到对方的时候会感觉轻松和
开心,分开的时候会想念对方。这种情形,其实已经超越了友情的范畴,只是他
们两人都不知道或不想捅破而已。

  这天,梁君终于彻底康复了,去医院经过医生检查确定,他已经痊愈了。医
生拆除了他身上的绷带等物后,他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柳欣欣抱在了怀里,
然后当着医生和护士的面亲了她一口,搞得她脸红红的,但心里却感觉很欢喜。

  这天晚上,柳欣欣特地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两人就在卧室的大阳台上一起
饭,喝了点红酒,以示庆祝。

  饭后,柳欣欣问道:「君弟,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梁君思考了一下,摇头道:「暂时还没想好,原来的工作现在也丢了。」

  「要不,你就到我的公司来上班吧,凭你的简历和文凭,是没有问题的,再
说我也算是公司的一个小领导,还能说上话的。」柳欣欣建议道。

  梁君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去试试,不过,我要自己去应聘,
省得到时候别人说欣姐你假公济私。」

  柳欣欣扑哧一笑,用手指一摁他的额头,道:「什么假公济私,明明是你大
男子主义心理作怪,还找借口,放心吧,我也相信你的能力,就不干涉你了,祝
你好运哦。」

  梁君见被点破,尴尬的笑了笑,也没有反驳。接着,两人又聊了一阵子,才
分开去休息了。

  第二天,梁君就去了柳欣欣所在的移动分公司那里应聘。果然,很顺利的就
被录用了。当天晚上,两人又喝了一瓶红酒庆祝了一番。

  梁君提出要搬回去,但是柳欣欣不同意,说这别墅反正这么大,自己住也怕,
坚持要他继续住在她那里,就当是保护她了。最后,梁君说不过她,只好同意以
后继续住在她这里,但是,他提出一定要换个房间住。这点柳欣欣倒没有反对,
毕竟自己的闺房老是让一个男人住也不好。

  就这样,两人的生活就规律了起来,早上,一起去上班,下班也一起回来,
然后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去购物,一起去看电影,一起、、、、、,总之,
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恋爱的气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在两人中间弥漫开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