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绝配母子情 ~ 第二章

           第二章 历经磨难成眷属

  惬意舒心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一转眼,已是过了三个月。

  梁君和柳欣欣的感情,在无数的点点滴滴的积累中,终于彻底冲破了友情那
层薄薄的窗户纸。捅破那层窗户纸的那一天,正好是两人相遇后的第一百天。

  那天的傍晚,梁君和柳欣欣像平常一样,吃了饭后一起在河边散步。一路走
着,柳欣欣能感觉得到梁君比往常话少了很多,都是在她说话后他才接着说。

  梁君当时的心里确实有事,他的心很纠结。他心里非常非常的想做一件事,
但同时又很有顾虑。

  最后,他的渴望还是战胜了他的顾虑,他把自己非常想做的那件事做了出来。

  「欣姐,做我女朋友好吗?」他鼓起无限的勇气对柳欣欣说道。

  柳欣欣先是一愣,接着心跳加速了起来。看着梁君脸上的一片真诚和热切期
盼之色,柳欣欣忍住了心中的激动,假装镇静地对梁君说道:「君弟,别开这样
的玩笑好吗?」

  「我是认真的,欣姐,我是真的非常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梁君非常认真
地回答道。

  「我可是比你大差不多二十岁啊,你不嫌我年龄太大了吗?」她的声音中已
经有了微微的颤动。

  「不,我一点都觉得年龄的差距是什么问题,即使你比我大三十岁四十岁,
我也要你做我的女朋友,因为我真的很爱你。」梁君有点激动地说道,握住了她
的双手。

  「你还那么年轻,现在只是一时冲动,等你将来遇见了喜欢的女孩子,你就
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是错误的。」柳欣欣身体有点发软地说道,已经掩饰不住自己
语气中的颤抖。说完她心中涌起了后悔的感觉,紧张地看着他,想知道他怎么回
答。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一时冲动。在一
个月前我就想跟你说了,但我怕你会拒绝,现在,我再也不想等了,哪怕说出来
后马上被雷劈死,我也要说,欣姐,我爱你,你是我活着的唯一意义,答应我,
好吗?」梁君神情已经非常激动了起来,紧紧地握着柳欣欣的手,大声地把话说
了出来,话的最后,已经带着哀求之色。

  柳欣欣身体颤动,还想说什么,却已经被梁君有点粗野地一把抱入了怀中,
紧紧地搂着。她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跳是如此的剧烈,他的手,是那么的有力。

  她轻轻的挣扎了两下,就静静地伏在了他的怀中。

  「我答应你。」

  一分钟后,她在他的怀中说道。此时她脸上的神情,是那么的安心、舒心、
开心。

  河边,顿时响起了一声男子的惊喜呼叫声,仿佛有人中了亿万大奖一般,不,
似乎比那个还兴奋的样子。随后,又传来一阵狂急清脆的亲吻皮肤的声音以及一
个女子嗔怪娇呼的声音。

  「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的。」

  几十米外,一个老太太拉着小孙子的手,一边叹息着一边转身离去,仿佛害
怕小孙子会受影响而在长大后跟着学坏。

  *********************

  从那天的傍晚之后,梁君迎来了一段更加美好的时光。捅破了那层纸后,梁
君觉得世界仿佛变了一个样子,所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带着甜蜜的味道在
里面,让他不时地感叹原来人生还能这么有滋味。

  而柳欣欣也是变了很多,似乎每时每刻嘴角都要带着一丝笑意,只要不是瞎
子,是个人都能看得出她每一天的心情都非常的好,身上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有经验的人都得出了同样的一个结论,那就是柳欣欣恋爱了。这个结论让公司了
的很多人都大跌眼镜,因为柳欣欣平时冷静淡然甚至是有点淡漠的样子多年来已
经深深地烙在了他们的心中,现在这个突然的转变所造成的感觉差距实在是太大
了,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顿时间,公司里很多人都想知道到底是哪位高手这么厉害,竟然能把柳欣欣
这个冷美人给追到手了,还能让她性情都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要知道,当初可
是有不少帅哥款爷疯狂地追求过她,可惜都连她的影子也没有追到就彻底败北了。
当然他们怎么想都没想到,他们心中的那个高手,其实就在他们身边。由于梁君
和柳欣欣平时在公司时,都是各做各的,并没有表现出一点很亲密熟络的样子,
再加上两人年龄差距这么大,所以根本没人想到他的身上。

  先不管那些八卦的人怎么想了,至少梁君从来就不会去管,他只在一边看热
闹,偷偷地过着自己甜蜜的小日子。

  而既然是甜蜜的日子,那当然是少不了做些甜蜜的事情。梁君和柳欣欣确定
了关系后,相处的时候少了很多顾忌,用郎情妾意来形容他俩相处时的情形非常
的恰当。不过,两人相处时再怎么随便、再怎么打情骂俏,甚至连身体的抚摸都
做过,但始终都没有走出那最后的一步:做爱,而两人似乎还各自都很乐意维持
这样的状态,仿佛,只有精神上的相爱也满足了。但实际上呢,随着时间的延长,
两人各自心里都产生了一种相似的忧虑感,都有点害怕这样的状态无法保持的那
一天的到来。当然,他们此时并不知道对方竟然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忧虑。

  就在梁君开始对未来产生了些忧虑的时候,一个更大的危机却已经悄悄地接
近了他。

  这天,公司突然宣布,要从普通员工中提拔一名部门经理,公司要员工们先
自己投票选出两名侯选人,然后再由公司高层决定具体选用其中一个。这个决定
一宣布出来,顿时就在公司普通员工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大家都弄不明白公司
这是唱的哪一出,因为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提拔人的方法。不过再怎么不理解,
宣布的事情还是被认真执行了。经过大家投票,最后产生了两个候选人,一个是
梁君,另一个是公司的老职员,刘开亮。梁君之所以被选上,主要还是得益于他
超强的工作能力。他虽然进公司没多久,但他为公司所创下的业绩屡破公司的记
录,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能力,所以很多人都投了他一票。

  得知自己被选为侯选人后,梁君倒没有觉得有太大的惊喜。当晚回去后,柳
欣欣向他祝贺时,他只是无所谓地说了一句「这是必然的,也没什么。」,结果
惹得柳欣欣一阵白眼。

  第二天,梁君和平常一样,搭柳欣欣的车到了公司附近,自己先下车后再步
行去公司。

  刚去到公司,他就感觉到公司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看着自己,搞得他满
头雾水。快到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旁边走来一个职员,名叫张前的,是刘开亮
的好友。他看见梁君,就咋了咋舌头,然后有点怪腔怪调的道:「看不出来,我
们梁君同志原来还是个名人啊,之前真是失敬。」

  梁君不知道他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为他是说自己成为经理候选人的事,
一笑,道:「我哪里算是名人啊,这么多领导,怎么也排不到我啊,你就不要瞎
说了。」

  张前有点怜悯地看了梁君一眼,得意地说道:「瞎说?不不不,我可没瞎说,
大家可能不知道吧,去年3月7日的时候,我们的梁君同志就已经上过B市的新
闻头条了,那个轰动啊,真是没得说的,不信,你们自己看看这份当时的报纸就
知道我没瞎说了。」说完他扬了扬手中的一份旧报纸。

  旁边的一些同事见他说得那么悬乎,也起了好奇心,都围了过来想看看张前
手中的报纸。

  梁君瞬间刷的脸就白了,他知道张前所指的是什么事情。他下意识的忙想抢
走张前手中的报纸,但是张前早就防他这一手,一躲,就把报纸塞到了旁边的同
事手中,并侧身挡在了前面。

  「哇,还有这样的事情啊,一男子去嫖娼,结果因为阴茎变异,拔不出来,
最后去医院才弄出来,看看,还有照片,怎么那男的长得那么像某人呢?」

  「什么像某人,就是某人,你看下面写的,梁姓男子,估计错不了。」

  「呸,原来他是这样的人,亏我还投票支持他当候选人呢,后悔啊!」

  那一帮男女同事一边看报纸,一边发表评论,目光不时地看向梁君,带着鄙
视。

  梁君此时脑子已经一片惶恐,他知道自己完了,至少在这里完了,但他不知
道该怎么办。那件事情就像一把刀一样悬在他的头上,是他洗不去的耻辱。这段
日子的平静让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谁知道还是又被翻了出来,给了他致命一
击。

  「在A市被人认出来,到了这里也是一样,难道到了C市D市E市就不会再
被认出来吗?天啊,以后还有什么活路啊、、、、」他心中绝望地想着。

  「真是个怪物,废柴,居然在我们公司,真是可怕了!」不知道是谁说了这
么一句。

  这句话终于让咬牙强忍着羞辱的梁君失去了理智,他红着脖子怒视着众人,
吼道:「你们凭什么说我是怪物废柴,凭什么?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愿意啊?
你们这帮混蛋,你们知道什么?知道什么?」他的样子让众人都不禁后退的几步,
怕他发狂打人。

  这时,围观的同事越来越多,张前好象不愿意放弃对梁君的继续的打击,讥
笑道:「我们知道什么,我们只知道你是个怪物加废柴,要不然怎么才结婚第二
天老婆就这么急着跟你闹离婚啊?你都这样了,还有女人愿意跟你才怪呢,还是
找个地方收着吧,就你那样,还出来祸害女人,连妓女都不放过,哪个女人碰到
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一些女同事也鄙夷的道:「就是,这样的人,是个母的都该避这他,太可怕
了。」

  「啊!!!」

  梁君大叫了一声,后突然含泪狂笑了起来,接着他声音凄惨地吼道:「对,
我是个祸害,是女人的祸害,好,你们都那么厌恶我鄙视我,是不是我永远消失
了才合你们的心意?我是怪物,废柴,我祸害人间,哈哈哈、、、、我是不是早
就该死了?哈哈哈……」吼完他就狂笑着发足朝楼顶那里跑去。

  这下,众人都蒙了,张前也张口结舌的,他想不到梁君竟然会这么受不了刺
激,听那语气似乎是要寻短见。

  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快去救人」,然后众人就一窝蜂的朝梁君追去。等众
人追到楼顶,就见到了吓人的一幕,只见梁君已经爬到了楼顶的边缘那里,好象
随时都有可能跳下去。看到这状况,众人都惊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有个惊恐颤抖的声音响起「君弟,你别想不开啊,你如果跳下去,
我也跟你跳下去,我说到做到。」

  听到这个声音,梁君本来已经有点前倾的身体突然一顿。他转回头,看到了
柳欣欣那满是惊怕欲绝神色的脸。

  他凄然一笑,道:「欣姐,你就别管我了,我是身败名裂,已经没有脸活在
世界上,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我的活路了,你又何苦为了我做傻事呢,你就不要
管我了。」

  「不,你那叫什么身败名裂,都是他们说的,那肯定不是你的错,我相信你
一定是有苦衷的,你千万别想不开啊!」柳欣欣带着哭腔喊道。

  「欣姐,他们说得没错,我就是个怪物废柴,我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别
了,欣姐。」说完他做势欲跳。

  「不!」柳欣欣发出凄厉的叫喊。

  「我爱你,哪怕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讨厌你,我都会永远爱你!」她不顾一切
的哭着喊道,要不是有人拉着她,她早就冲过去了。

  梁君已经向前迈出的身体再次一顿,他惨然一笑:「欣姐,谢谢你,或许你
以前这么说我会相信,但是今天你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心里肯定也在鄙视我是不
是,你的话也不是真心的,你只是想哄我而已,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有女人真心
喜欢的,我知道的,哈哈…。」

  「你跳下去我马上跟着跳下去!」就在梁君说话的时候,柳欣欣已经挣脱了
阻拦,跑到离他不远的楼顶边缘那里,做出要跳下去的动作。

  「欣姐,不要!」

  梁君虽然做好了死的打算,但是他也不想柳欣欣陪自己去死,他虽然不敢确
定她会不会真的会陪自己去死,但他不敢赌,因为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挂
念的人了。

  「君弟,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爱你,我要嫁给你,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你
是什么样子的,我都不管,我只知道,我真的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如果你死了,
我现在马上就去陪你。」柳欣欣凄惨地说道。

  梁君心里震撼了一下,但他心中的死意还是没有消散。

  就在这时,有几个男同事已经悄悄的摸到柳欣欣的背后,并突然把她抓住,
而梁君那边,由于视野开阔,众人怕刺激到他,没敢这么做。

  「欣姐,谢谢你的爱,但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我去了,你一定好好好为
我活着,再见了!」梁君见她已经被人抓住不可能再跳得下去,就心里一松,然
后凄然一笑,挥了一下手后,纵身往楼下跳去。

  「不!」

  柳欣欣看到这一幕,肝胆欲裂,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一下子挣脱了同
事的阻拦,向前冲了两步奋力向下一跳。

  梁君在半空中看到柳欣欣也跟着跳了下来,他突然之间,觉得心里仿佛被生
生撕裂了一般的痛,「对不起了,欣姐,是我辜负了你的真爱,下辈子再报答你
的爱了。」他心中默道。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两人从十楼先后落到底了,但是,都没有死,只是昏迷
了过去,因为,下面已经有消防队的官兵拉好了救护网。原来,刚好公司旁边就
是消防队的总部,刚才一闹出动静,消防队的人看到了,急忙在下面布置好了救
护网,还好够及时,也算他两人命不该绝。

  楼上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稍微放点心下来了,但众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已
经没有了刚才鄙视讥笑的心理。此时,再蠢的人也知道了柳欣欣的恋人是谁了,
不过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去理会这个八卦了。

  消防官兵见人救下来了,忙从救护网中把人给抬下来,准备送医院,但经过
这么折腾,两人先后都自己醒了过来。看到救护网,两人都明白了自己没死成的
原因。刚才梁君是背对地面坠落下来的,撞到救护网才被震得昏迷了过去,而柳
欣欣在跳出楼后,就恐惧地闭上了眼睛,最后也是撞到救护网才昏迷过去的,两
人昏迷过去前都没有看到下面已经有人张开了救护网,此时醒来看到才明白了过
来。

  柳欣欣挣扎着站了起来,拒绝了消防员的搀扶,走到了梁君的身边,梁君也
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突然,紧紧的相拥抱在了一起。

  「君弟,你不要再去寻短见了,好不好,答应我,答应我。」柳欣欣哭着哀
求道。

  梁君抱紧了她,含着泪点头道:「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了,为了你,哪怕
全世界的人都鄙视我嘲笑我,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接着,两人吻在了一起,完全不顾旁边还很多人围观。而周围围观的消防官
兵和公司的同事,一点也不觉得他们的行为很出格,他们心里只有动容,不管怎
么样,这两个人虽然年龄相差了近20岁,但是,他们这份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
的爱情,绝对是值得人尊重和佩服的。掌声,渐渐的响了起来,接着,越来越热
烈,经久不息,这是为这一对恋人祝福的。

  许久,在掌声中,两人的唇分开了,柳欣欣脉脉的看着梁君,温柔的道:「
君弟,我们现在就去登记结婚,好不好,我现在就想正式成为你的妻子,谁也不
能分开我们。」

  梁君对她深情的道:「欣姐,我愿意,我非常愿意,拥有了你,我这一辈子
再也没有一丝的遗憾。」说完他又吻了她一下。更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而后,梁君和柳欣欣就拉着手去了车库那里,一起开车回家拿了证件,然后
就直奔婚姻登记处而去。

  到了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很快就帮两人核实了身份,并颁发给了两本红红
的结婚证书。两人办完结婚手续后就直接开车回到了别墅,把车停放在了别墅前。

  一下车,梁君就紧紧抱住了柳欣欣,抱紧得她快点喘不过气来。柳欣欣没有
挣扎,就这样静静的在他的怀里,任他拥抱,任他抚摸自己的秀发。

  许久,梁君才松开了她,定定的看着她,痴痴的说道:「这不是梦,这不是
梦。」

  柳欣欣展颜轻笑:「当然不是梦,是真得不能再真的真实。」

  梁君忽然用手使劲的掐了自己的脸一把,然后放声畅笑:「会痛,真的不是
梦,欣姐,你真的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我成了欣姐的老公,哈哈、、、」

  柳欣欣含笑看着他,看着眼前男人那有点得意忘形似的笑,她的心底,甜甜
的。

  终于,她轻推了一下他:「好了,老公,我们先进屋吧,等下你再慢慢笑,
都快笑傻了。」梁君闻言一把横抱起她,不顾她的轻呼,快步走进别墅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