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绝配母子情 ~ 第七章

            第七章 婚礼大成惊情现

  第二日一早,梁君先醒了过来。

  看着沉睡中将玉臂嫩腿勾缠在自己身上柳欣欣,梁君动也不敢动一下,怕惊
醒了她。

  十几分钟后,柳欣欣也醒了过。她睁开眼睛,见到梁君正一脸含笑地温柔看
着自己,他眼神中的怜爱和满足之意,是那么的直接明显。

  柳欣欣心中一甜,把头往梁君的肩膀上靠了靠,娇墉地道:「老公,你是不
是早就醒了?怎么不叫醒我。」

  梁君伸手抱紧了她,道:「现在还早着呢,我想让你多睡一会儿。你睡着的
样子很迷人呢,呵呵…」

  柳欣欣稍微动了动身体,想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不过,她刚动了下腿,就
停住了动作。

  「老公,你真坏。」她突然娇羞地说道。

  原来,她发现梁君的下体那里顶着个大帐篷。

  梁君有点无辜地说道:「真的不关我的事,这叫晨勃,呵呵…」

  柳欣欣眼睛有点迷离地道:「其实关你的事也没什么的。」

  她这话刚一落音,大帐篷突然一动,似乎又顶高了几分。接着,一只灵活的
手探入了她的睡裙底,在她滑嫩的大腿内侧探索着。

  就在准备出“大事”的时候,床头的手机响了,是柳欣欣的手机。

  已经微微喘着气软做一团的柳新欣欣原本不想理会手机,但那手机响完一遍
后接着马上就响起了第二遍。没办法,她只好把手机摸出来。她一看,顿时燃起
的欲火就弱了几分。

  「老婆,是谁打来的?」已经压上了娇妻美体的梁君有点悻悻地问道。

  柳欣欣无奈和歉意地看了梁君一眼,道:「是妈妈打过来的。」

  「哦。」梁君应了一声,彻底没脾气了。没办法,既然是丈母娘的电话,那
他哪敢有意见了,小心惹恼了娇妻今晚自己睡书房。

  接下来,柳欣欣在示意梁君不要乱摸后,就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柳母等
电话一接通就焦急地说,老头子病了,已经住院,希望柳欣欣能回家看看。

  柳欣欣在保证一定赶快回去并安慰了一番后才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她一脸
忧虑地把通话的内容告诉了梁君。

  梁君听后,从她身上滚落到她身侧,抱着她柔声说道:「别担心,岳父只是
老毛病复发了,会没事的,等下我就和你一起回去。」

  柳欣欣「恩」的应了一声,把头紧靠在了梁君的怀里。

  随后,两人也没有了欢爱的心情,相拥温存了一会儿后就双双起床,做了点
早餐吃了之后就开车出门了。

  两个小时后,两人就赶到了柳父住院的医院里,待找到主治医生了解到柳父
病情已经初步稳定了下来后,两人才稍微放下点心来。

  由于柳父还需要在医院住院个把星期才能出院,柳欣欣担心母亲自己一个人
照顾不过来,就决定留下来直到父亲出院为止。对此,梁君当然没有什么异议。
不过,婚事的操办问题也不能再拖了,于是,夫妻两人商量了一下,就决定由梁
君自己一人先回老家那里把一些准备工作做好,柳欣欣估计是要等到结婚摆酒那
天再去了。

  商量好后,梁君再陪了一天就驱车回到了B 市的家里。回到家的时候,邻居
们见到他,看向他的眼神仍是有点怪怪的,好在也没有谁出来说什么风凉话。

  梁父在见到梁君后,脸色依然有点不太好,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着
一张脸。梁君也不在乎,他公事公办地把宴请亲戚方面的问题和父亲商量了一下,
就匆匆出门了,也不等后母和弟弟回来。

  离家后,梁君就去酒店开了房,然后就去处理订举办婚礼的场地及酒席等方
面的事项。三天后,梁君好不容易才把大大小小的各项筹备事项给忙完。

  忙完后,梁君就不再继续呆在B 市了,也没和家里打招呼,就直接回到了N
市,陪着柳欣欣一起照顾柳父。在这期间,由于柳欣欣还担心父亲的病情,也没
什么心情,加上照顾病人很劳累,所以梁君也很体贴地没有找机会和她欢好一番。
「反正也不急于一时,以后的机会多着呢,先忍忍吧。」每当看着娇妻暗流口水
的时候,他如此安慰自己道。

  终于,再过了五天后,医生说柳父恢复得比预期的快,可以出院了。听到医
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梁君当时觉得这个医生简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了,好人
呐!

  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后,梁君和柳欣欣住了一晚。当晚,梁君趁机提出了要
和柳欣欣结婚的事情,两老当然是一口答应了。第二天,梁君又把举办婚礼的时
间告诉了两老,两老虽然感觉似乎有点太仓促了,但最终也没提出什么意见。这
样一来,柳父柳母这一关的程序算是补办完了,和预料中的一样顺利。又住了一
天后,两人就告辞了两老回去了,因为,影楼那里打电话来催了。

  回到江边别墅的当晚,梁君憋了一个多星期的精液终于彻底地发泄了出来,
尽数浇灌在了柳欣欣娇嫩的子宫里。这一夜,柳欣欣被操得欲仙欲死,第二天软
得差点连床都起不来。

  接下来的好几天,两人忙着拍婚纱照,着实被折腾了一番,真正是累并快乐
着。其间,梁君的积极热情让工作人员叹为观止,声称这是他们影楼开张以来接
待过的劲头最足的新郎官。对此,柳欣欣除了感到幸福甜蜜还是幸福甜蜜,看向
梁君的眼神,那化不开的蜜意让人看了都不好意思。

  忙完了拍照的事情后,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琐碎的事情要忙,不过,这对于此
时正热情高涨的两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就在忙碌和等待中,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终于到了那最让人激动的一天。婚
期,终于到了。在婚期前几天,梁君处于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每每想到自己就
要在那华丽的舞台上向所有的亲戚朋友宣布柳欣欣是自己的妻子,他的心,就被
一种浓浓的幸福激动所占据。

  在婚期的前一天,柳欣欣就回到了娘家居住,等着梁君到时候去迎娶她。

  举办婚礼的当天,梁君按照风俗早早的回家中烧香拜祖后,领着一个长长的
迎亲车队从B 市直奔N 市而来。一路上,穿着传统新郎服的梁君显得有点作立不
安,总感觉这车走得似乎太慢了,尽管此时的车速已经过百了。

  终于,迎亲车队顺利地开到了新娘家门前。一番礼仪之后,也没空和首次见
面的“小”舅子多寒暄,新郎官梁君手捧着鲜花,在众人的簇拥下就来到了新娘
房门口。

  里面的女伴自然是不会这么轻易就开门了,连出难题让梁君应对。好在这些
难题的难度也不算太大,处于兴奋状态的轻松地一一破解了。最后,在大把红包
的进攻下,房门终于打开了。门刚打开,梁君就一阵风似的冲了进去,直杀到穿
着红旗袍的新娘面前。

  看着坐在床边一脸幸福、脉脉含羞的新娘柳欣欣,梁君一把抱住就是亲了一
大口,惹得满屋子的人都起哄了起来。

  随后,梁君为新娘穿上红鞋子,献上鲜花后,有力地横抱起她,大踏步地走
了出来。

  柳欣欣在梁君的怀里,感受着他那急速的心跳,温柔地把脸贴在了他的肩膀
上,一副小鸟依人的娇羞之态。

  接到新娘后,梁君一刻也不停留地率领着车队直赶回B 市。一路上,梁君不
顾伴郎伴娘就在旁边,搂着柳欣欣低声地和她卿卿我我,弄得伴郎伴娘只好转头
猛看窗外风景,一脸羡慕和无奈。

  从N 市到B 市的路途不近,不过这回,梁君倒不嫌车速慢了,因为新娘已经
在他的怀抱中了。

  两个多小时后,车队回到了B 市,先回到了梁君的家那里。按着当地习俗,
新娘柳欣欣盖上了红盖头,在夫家女性长辈的搀扶下,和梁君一起去到梁家祖宗
牌位面前,按着旧俗,在司仪「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的唱礼声
中,规规矩矩地行完了整个成婚大礼。这个环节一完成,意味着柳欣欣已经正式
地成为了梁家的媳妇,是梁家的人了。

  高堂之上,梁君的父亲受了儿子儿媳的拜礼后,看着一脸喜色的儿子,一直
半绷着的脸终于舒展了很多。不管怎么说,儿子这次是正式又娶了老婆了,终归
可以封住一些人的嘴,可以少些闲话。

  拜礼完成后,就是送入洞房了。当然,这次只是一个仪式,不可能真正就「
洞房」起来了,接着还要去酒店举办一次西式的婚礼仪式呢,虽然那个仪式作秀
的成分居多。

  由于时间比较紧凑,所以,夫妻两在象征性地进入临时的新房,掀了盖头,
喝了交杯酒,呆了一会儿后,换上了西服婚纱就马上转头出门去了。这次柳欣欣
的红盖头就不用盖了。顿时,她的出现引起了一片的赞叹声,都道这新娘子长得
真漂亮。而此时,梁君的父母家人已经先一步出门赶去酒店那里和随后而至的亲
家先碰头了,那里自有人帮安排。这就是中式西式婚礼混着搞的麻烦之处,不过
也没办法了,当下大家都是这个套路来的。

  二十分钟后,梁君和柳欣欣到了酒店,开始在酒店门口迎宾。迎宾过程中,
柳欣欣的美丽大方又赢得了一片的赞美声。梁君这个新郎官在旁边则是笑得差点
合不拢嘴,挺着胸脯一脸的幸福骄傲。

  终于,重头戏终于来了,婚礼开始的时间就要到了。

  举办婚礼的大厅内,梁家和柳家父母至亲一起坐在最前面的一桌那里,两家
人看起来倒是相处甚欢,特别是梁母和柳母两人,都已经开始小声讨论着生孙子
的问题了,不过,都是柳母说的居多。

  等待中,司仪终于走上了高台,以一种满怀喜悦的语调对下面满满的宾客宣
布婚礼即将开始。接着,整个大厅的灯光全部都暗了下来,一组聚光等照射在了
关闭着的大厅入口,同时婚礼进行曲的音乐也悠扬地响了起来。

  音乐声中,两扇大门缓缓地打开,穿着笔挺西装的新郎和披着洁白婚纱的新
娘携手慢步迈上了笔直通向高台的红地毯,无数的七彩礼花在空中飘扬。

  红地毯尽头的右侧那里,梁父等一桌人和其他宾客一样,都忍不住转回头望
向红地毯的另一头,看着在灯光聚焦中的一对新人缓缓地向这一边走来。

  「老头子,女儿终于嫁人了!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柳母一边看着一边
眼角湿润地呢喃道。

  柳父握住老伴的手,重重地点了下头。虽然之前经历过婚事商定和梁君接亲
的事情,但此时面对这么神圣感十足的场面,他还是忍不住心头涌起阵阵激动。

  而旁边的梁父梁母则是脸上欣喜中带着丝丝复杂之色。看着梁君在大庭广重
之下举办着比上次更隆重的婚礼,两人心头终于是暗吐了一口气。上一次短暂婚
姻的耻辱,终于可以用另一次婚姻来冲淡了。

  就在众人的注视中,一对新人带着一脸的幸福笑容,走到了红地毯的尽头,
迈步踏上三步台阶,走上了布置得喜庆炫目的高台。

  当一对新人在高台中央站好并转回身面向宾客的时候,整个大厅的所有灯光
突然之见全部亮了起来。

  就在这一刻,原本一脸笑容的梁父,全身肌肉突然一下子僵住了,笑容瞬间
也突然凝固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一瞬间,他的耳朵仿佛已经听不到身后那如雷鸣一般的掌声,只回荡着自
己心底的这么一句惊叫。

  方才,一对新人走近的时候,由于那时灯光已经变成了斜照,所以他没怎么
看得清楚新娘子的容貌,但当灯光全亮的瞬间,他终于看清站在台上不远处那仪
态万千的新娘子的容貌时,他顿时就发觉,新娘子的容貌,和某一个当初被他无
情抛弃的女人竟然有七八分像,与此同时,他的脑子里也禁不住想起了另一个事
实,那就是新娘子的出生年庚与那个女人居然是完全相同的,更离谱的是,连姓
氏都一样。

  以前他刚刚知道未来的儿媳妇姓氏与出生年庚竟然与那个女人完全相同的时
候,他当时就在心底起了疑问,不过最后还是归咎于巧合而没有深究,但此刻再
发现新儿媳居然连面容都惊人的相似的时候,他终于无法再用什么解释来说服自
己了。如果这也是巧合,那这种巧合也太吓人了。如果这不是巧合,而是两个人
根本就是同一个人的话,那结果更吓人。因为,那个女人,其实正是梁君的亲生
母亲。

  「不,这肯定也是巧合,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什么不可能的。对,绝对
是巧合,她不可能是那个人!」梁父心底对自己吼道,想以此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以免失态。不过,他内心还是不受控制地涌起一阵恐惧和慌乱,尤其是耳边传来
柳母的一句「晓玉今天真是太漂亮了!」的喜极感慨的时候。

  「晓玉?」梁父有点机械和不受控制地把头转向一座之隔的柳母,失声问道。

  好在此时柳父母两人都把目光投注在了台上,否则见到梁父此时的表情一定
会被吓到。

  柳母听到了亲家的问话,礼貌地把头偏转过来一点,不过目光还是没有离开
台上。她笑着回答道「是啊,那是我女儿以前的名字,后来才改做现在的名字的。」。
说完,她就又专心地看着台上了,似乎不想错过女儿此时每一秒的出彩。

  听到这句回答,梁父顿时感觉心底直冒起一股冷气,手脚一片冰冷,感觉心
脏仿佛在一阵的收缩。

  「晓玉,柳晓玉!」这个名字,居然也和那个女人的名字一样,难道,这也
是巧合?

  不,世界上绝对没有这么多的巧合同时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这样的巧合说
出去连傻子估计都不会相信。梁父一点都不傻,所以,他也开始意识到这绝对不
是巧合了。不过,此刻,他宁愿自己可以马上变成一个懵懂的傻子,至少,傻子
可以不用去想一个可怕的问题:儿子娶的老婆竟然是他的亲生母亲!

  与此同时,台上一对幸福的新人已经在司仪的引导下开始了一系列的婚礼仪
式,台下,阵阵的掌声时起彼伏。

  目光被台上的精彩所牢牢吸引着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梁父
的脸色一片苍白,脸上冒着冷汗。他虽然是脸朝台上看去,但他的双目中似乎已
经没有了焦距,只有恐惧。而他的身躯和双手,也在轻微地颤抖着。

  「老婆,我爱你!如果还有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我绝对还要娶你,让你生
生世世都做我的老婆!」

  台上,喝完香摈交杯酒后,一脸幸福激动的梁君紧紧地一把楼住柳欣欣,给
了她一个深情的一吻后,当着大伙的面把这句火辣辣的爱之誓言给大声地喊了出
来,顿时让柳欣欣既娇羞又万分甜蜜。至此,整个婚礼仪式过程终于结束了。

  随后,在司仪的善意调侃下,梁君才有点不舍地放开了怀中的新娘。他拿起
话筒,对台下的宾客表示了感谢,客套了几句后,他就携着柳欣欣步入了后台更
衣室,等换好礼服后再出来给至亲和宾客们一一敬酒答谢。

  「啊!你怎么了?」

  台上告一段落之后,收回目光的梁母终于发现了梁父的异常,顿时被他的脸
色神情和身体状况给吓了一跳,不禁低声惊呼了出来,同时转过上半身来用手摇
了摇他的手臂。

  结果,她这一摇,梁父先是浑身一下剧烈颤抖,接着就直挺挺地倒向了她的
怀中。梁母慌乱地用手抱定他的身体后,低头一看,发现他竟然已经是一副人事
不醒的样子。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