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绝配母子情 ~ 第四章

            第四章 佳婿初访喜意浓

  柳欣欣软在梁君的怀中,被他一番温情爱抚后,才得以逃离了梁君的「魔爪」。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房间内的狼籍,然后就到厨房做饭去了。

  梁君在柳欣欣做饭期间,沉思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拿起手机给父亲打了个
电话。

  电话里,他的父亲还是没有什么好声色,不过也不像当初那么冷言责骂,只
是语气有点冷淡。当初梁君去嫖闹出的丑事,让梁家蒙受了巨大的耻辱,一家人
在外面都抬不起头来。他父亲当时可是气坏了,扬言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好在
被母亲拦住了。不过虽然没有断绝父子关系,但是他父亲也是整日看着他不顺眼
就出口责骂,而母亲和弟弟也是众多埋怨,再加上左邻右舍的冷言嘲讽,所以当
初梁君才受不了而离开了家里。现在看来,他父亲还是没有原谅他,只是气消了
一些而已。

  梁君事到如今,也不怎么打算和家里重新搞好关系了。不过,事关婚事,他
还是忍着心中的不快把自己与柳欣欣结婚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父亲,毕竟到时候
还是要他们出场的。

  梁父在电话那头听完梁君告知的事后,沉默了起来。梁君脑子一转,便知道
了原委。他淡淡地道:「放心吧,我已经和她同居过了,不会发生像上次一样刚
结婚就离婚的事情的,不会给梁家再丢什么脸的。」。

  电话那头还是沉默,半晌,梁父才开口说,让梁君自己拿主意就行了,他不
反对。见父亲没什么意见了,梁君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打电话前还很担心父亲
会因为之前的不愉快而不配合自己。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婚礼就不能算是成功的
婚礼,他不想那样。

  随后,梁君跟父亲说了一下柳欣欣的具体年庚,好让他拿去找人测算婚期。
梁父听后似乎感觉有点惊愕的样子,「啊」了一声后又问了梁君一次,问他这年
庚是不是准确的,得到梁君的肯定答复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梁君虽然对父亲的反应有点奇怪,但是也没多想,以为他是对柳欣欣的年龄
有这么大感到有点吃惊。反正,父亲没有因为柳欣欣的年龄问题而再改口为难自
己,他就知足了,至于父亲是不是很乐意,他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随后,梁君又告知了父亲,具体的婚礼事宜他会自己操办准备,不用家里动
手。说完后他就挂电话了。

  挂电话后,他起来穿好了衣服,去到厨房门口那里。看着柳欣欣忙碌做饭炒
菜的身影,他的脸上,渐渐恢复了笑容,一抹浓浓的柔情在他的眼中闪现。

  饭很快就做好了,菜式不多,就几样,但都做得很可口。梁君狠扒了三大碗
饭,惹得柳欣欣直笑着说他是猪,结果梁君回了她一句:有你给我做饭,我愿意
做一辈子的猪。柳欣欣听后嗔了一句,便喜滋滋地专心吃饭了。

  饭后,梁君提出要和柳欣欣去见岳父岳母,柳欣欣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两人
商量了一下后,柳欣欣便打了个电话跟家里爸妈提前讲了下。而后,两人一起开
车去了一趟商场,狂购了一通礼物。买好礼物后,已经是下午。看着已经到了上
班的时间,两人就去了一趟公司,递交了辞职信。老总挽留了一番,见他俩心意
已决的样子才作罢,暗自摇头惋惜了一阵。

  这一趟去公司,没有看到张前那个小人的身影。这点让两人心里舒服了不少。
不过,他俩还是觉得公司同事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似乎总带着点不同的意味。所以,
办完事情后,他俩也没有跟熟人打什么招呼,就匆匆离去了。

  两人回家后,打扮收拾了一遍,就出门了。梁君穿了一身银灰色西装,而柳
欣欣则挽起头发,穿了一条丝质的黑色短装连衣裙。两人站在一起,倒是非常的
郎才女貌。

  柳欣欣的连衣裙裙摆只到膝盖上十几公分处,一双穿着黑色高跟凉鞋的修长
美腿,在黑色裙子的衬托下,更显白嫩诱人,只看得梁君一阵流口水,跟在后面
猛盯,直到柳欣欣上了车,他才意犹未足地收回了色狼的目光。

  车是由梁君驾驶的。车在市区里转了一阵,出了市区,直奔高速路口而去。

  柳欣欣的父母亲是住在三百多公里外的N市,从高速公路去估计要两个多小
时的车程。

  路上,柳欣欣也跟梁君细说了一下她父母家里的情况。她的父亲是个退休教
师,母亲是个退休工人。她还有一个弟弟,已经成家了,有了个女儿,仍是和父
母一起住。

  柳欣欣当年嫁给那个男人的事,家里倒是不怎么同意,所以后来她分开后,
觉得没什么脸面回家去,就到了B市来求职,自己独立生活。后来,时间久了,
事情也就淡了,不过她那时已经在B市做得有了点声色,所以也就没有再回N市
去,都是逢年过节的才回去看看。

  梁君也把他跟家里通过电话的事情告诉了柳欣欣,不过,他也只是说了家里
不反对,其他的就没有说太多,似乎不想谈及太多家里的事情。柳欣欣见梁君不
想多说,也就体谅地没有过多问及,倒是像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读书时的一些
趣事都翻出来跟梁君说了,逗得梁君阵阵大笑。梁君也不藏私,把自己小时候的
「战绩」也说了不少。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在欢声笑语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当然,途中梁君免
不了用手在柳欣欣的大腿上揩了几把油。

  夕阳斜照之下,当车停在了N市城中江畔一座三层小楼房前时,梁君的脸上
开始有了紧张的神色。

  「欣欣,我感觉有点紧张。」梁君有点求助似的对柳欣欣说道。

  「紧张什么,又不是去见老虎。我爸妈他们都是很和善的,不会为难你的,
放心吧。」柳欣欣安慰地说道,不过其实她心里也有点紧张。

  「我这不是怕等下有什么做不好会给你爸妈他们留下不好印象吗,毕竟是第
一次见面。」梁君苦笑着道,就是迟迟不下车。

  柳欣欣有点气恼地说道:「都到这里了还这么婆婆妈妈的,不想见我爸妈就
算了,哼。」

  梁君见老婆大人不高兴了,才苦着脸下了车,抱着礼物跟着她走向小楼。到
了门口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堆满了亲切的笑容,不过可以看出他脸上的肌肉似
乎有那么点僵硬。

  柳欣欣转头看了一眼满脸亲切笑容的梁君,满意地点了下头。她拿起手提包
摸了一遍,没找到钥匙,估计是落在家里了,无奈之下抬手按住了大门的门铃。

  过了几秒钟后,门后面传来了一声老年妇女的应答声:「来了来了,等一下。」

  门被打开了,里面站着个面容和蔼、体态稍胖、六十多岁年纪的女人。

  那女人一眼看到柳欣欣,就欢喜地说道:「终于回来到了,我和你爸在二楼
那里看电视等你们,一楼没人,就关了门了。你不是有钥匙的吗?怎么还按门铃
呢,我们还以为是其他人来呢,所以你爸也就没下来。」。原来,她正是柳欣欣
的母亲。

  柳母唠叨了一通后,才看向梁君,上下打量了一下,看到梁君相貌俊朗、身
材高挺,一表人才,两眼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你就是梁君吧,快进来,我都是这么罗嗦,真是招呼不周了。」柳母看了
一眼后,忙热情地招呼着。

  梁君当下忙问候了一句「伯母」。在柳欣欣没打电话回家前他俩商量过了,
还是先不要跟家里提他俩已经登记结婚的事情,省得到时候老人家会怪柳欣欣说
也没说一声就把事情办了。所以,在称呼上,还是暂时以伯父伯母相称。

  之后,柳母就领着二人上了二楼的客厅那里,一路上就对楼上喊着说女儿带
人回来了。

  刚上到二楼走出楼梯口,梁君就看到一个六十多岁、带着眼镜的高瘦男子站
在客厅沙发前望向自己,神情很亲切的样子。

  「爸,这就是梁君。」柳欣欣走到了前面,开口介绍道。

  梁君见是柳欣欣的父亲,忙礼貌问候着,同时把手中的礼物放到了旁边空地
上。柳父热情地让梁君坐到了沙发上,和他交谈了起来,客套了几句后就问起了
梁君的情况,梁君心里忐忑不已,带着亲切的笑容一一礼貌地回答了问题。

  柳母给梁君倒了一杯茶后,就拉着柳欣欣下到一楼厨房里,准备做晚饭,让
两个男人自己交流。

  厨房里,柳母一边做着手中的活,一边问柳欣欣道:「晓玉啊,你找的这个
男人看起来真的很不错,不过你们年龄相差这么多,会不会合不来啊?他的人品
怎么样啊?」

  晓玉是柳欣欣以前的名字,她以前叫柳晓玉,后来和那个男人分手后才把名
字改为柳欣欣的,不过家里人一直都是仍旧叫她以前的名字,她说了几次见没效
果后也就只能由着他们了。

  柳欣欣见母亲问起,忙回答道:「我已经和他认识好长一段时间了,我们是
真心相爱的,不会合不来的,否则我也不会带他回来见你们了。至于他的人品,
我也很清楚,是很不错的,你们以后就会慢慢知道了。」,说着,她还用眼睛偷
偷看向母亲,看她是否对自己的回答满意。

  柳母见女儿说地那么肯定,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毕竟她知道自己的女
儿一向都是很诚实理智的人,不会骗自己的。而且,女儿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了,
相信她不会一时冲动犯糊涂的。

  柳母接着问道:「晓玉,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心里还有点记挂着以前那
个男人?」

  柳欣欣一愣,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问这么个问题。

  「妈,怎么可能呢,我早就忘了他了,怎么还会记挂着呢。」柳欣欣愣过之
后忙回答道。

  柳母有点怀疑地说道:「你说你忘了那个人,怎么重新找的男人相貌也和那
个人有几分相似?」

  柳欣欣听到母亲这么说,心头突然一震。

  其实柳欣欣一早就发现了梁君的相貌和以前那个男人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
她也只是觉得那是巧合罢了,她从来都不怀疑梁君和那个男人会有什么联系。

  那男人祖上几代都是一脉单传,没有什么其他旁支亲属,至于说梁君是那人
的儿子?那更不可能。梁君的身份证她在医院的时候就看过。那时一开始的时候
有护士误以为她是梁君的家属,就把梁君身上的钱包和证件交给了她保管,那证
件里面就有他的身份证。按照那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推算,梁君出生的时候,正
是自己刚嫁给他的时候,那时候他哪里已经有了孩子?除非是他和其他女人生的。
但是,柳欣欣相信自己的判断,那时候的那个男人如果和其他女人有什么关系并
生下了孩子,自己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毫无察觉。所以说,梁君也不可能是那
个男人的儿子,只能说是相貌刚巧有点相似罢了。

  此时,她之所以感觉心中有震惊之感,是因为这个问题本身。「难道我内心
深处真的还没有完全忘了那个人?真的是因为梁君长得跟那个人有点像而爱上他?」
她心中暗暗自问着。

  不过,这个问题只是在她的心中一闪,就被她坚决否定了。

  「不可能!我即使没有忘了那个人,那也是因为忘不了他带给我的痛苦,我
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丝毫的爱可言。既然是这样,我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没有忘了他
而受到影响爱上梁君?恨还差不多。」她随后就对母亲这么回答道。

  柳母听她这么回答,想想觉得也是,当下就放开了这个话题,问起了柳欣欣
和梁君认识的经过。柳欣欣认真地回答了她的询问,当然,像跳楼等一些不方便
说的事情经历她略过没说。

  就在交谈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饭也终于做好了。

  因为柳母说柳欣欣的弟弟一家三口两天前就出外地旅游了,暂时回不了家,
不用等他们了,所以,当晚饭做好后,柳欣欣就走上二楼客厅那里,叫父亲和梁
君下来吃饭,顺便把礼物中的一瓶酒也拿下楼去。

  她上了楼后,发现梁君和父亲聊得很开心的样子,似乎已经聊到了一起。见
到这个情形,她心中也是暗暗高兴。梁君能和自己的父亲相处得来,那是她非常
希望看到的。

  柳欣欣拿好酒后,叫了一声两人下楼,就转身下去去继续准备餐具去了。

  「知道了,晓玉,我们这就下去。」柳父应了一声。

  「晓玉?」梁君喃喃地说道,脑子有点糊涂起来,柳父明明回应的是柳欣欣,
怎么又说什么晓玉?

  柳父见梁君疑惑的样子,猜想着估计是女儿还没把她改过名字的事情告诉梁
君,当下便简单解释了一下。梁君听后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之后两人就站了起来,一起走向楼下。下楼的时候,梁君好奇地问柳父,柳
欣欣为什么要改名字呢?柳晓玉这个名字也挺好听的啊。结果柳父摇了摇头,有
点无奈地说他也不清楚。梁君见问不到结果,也只能作罢,暗想着以后亲自问下
柳欣欣。

  随后的吃饭中,两个男人把刚才客厅中聊的话题搬到了饭桌上,一边喝着小
酒一边畅聊着,一副相见恨晚的知己样子,让柳欣欣在一边倒像个外人了,连插
嘴的机会都没有,惟有频频给他俩倒酒。柳母在一边看着不出声,也是满脸的笑
容。柳欣欣看到这一幕,暗中对梁君竖了竖大拇指,心中吊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
彻底落地了。

  饭后一起洗碗的时候,柳母笑着对柳欣欣说:「晓玉啊,你这次给老头子找
的女婿终于是找对了,老头子平时话都不多说几句,难得有人能让他说得那么高
兴,看来他们天生就有翁婿缘分啊,怪不得我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亲切,呵呵…,
看来,你这次不嫁给梁君估计都不行了,否则小心老头子跟你急。」

  柳欣欣被母亲打趣的话说得脸色发红,干脆不理她了,埋头认真洗碗。柳母
看到她这副羞窘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仿佛,已经看到了女儿幸福的将来。

  随后,柳母不知怎的,又不自禁地想起了当年柳欣欣抱回来的那个白白胖胖
的可爱婴儿,想着那孩子现在估计也和梁君这般大了,可惜被那可恨的男人带走
后不知道在哪里了。柳母暗暗想着,等柳欣欣与梁君结婚后,一定要催她快点再
生个小孩,以了却自己当年抱外孙没抱过瘾的遗憾。

  当晚,梁君被安排在了二楼的书房里睡,而柳欣欣则在二楼她当年的闺房那
里睡。睡前,小两口趁着两老都回房去睡了的时机,单独相处了一会儿,温存了
一番,不过也不敢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

  期间,梁君也问了柳欣欣关于改名的事情,柳欣欣听后神色稍微一黯,然后
在梁君还没觉察过来前便恢复了常态。她笑着跟梁君说是算命先生建议改的。梁
君听后也没再多问,只说算命先生的话也不能全信。

  两人私会一会儿后,见天色已晚,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