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0, 2013

母子對白


(一)

  「這孩子今天怎麼了?怎麼還沒回來呢?」嚴芳焦急地看著牆上那方形的黑底白字的時鐘,心裡在不停的這樣想著,這已是她第五次看這時鍾了。

  今天她早就把晚餐做好了,一桌不算豐盛的晚餐正擺放在既是客廳又是餐廳裡的靠在陽台邊的一張不大的方桌上。

  今天是她兒子嚴兵六歲的生日,這也是兒子上市第一實驗小學的第三十天。本來她想去樓下右邊不遠的「家常餐館」訂一桌三菜一湯的家常飯來祝賀一下兒子的生日,但她想了很久還是沒有去訂,想想明天是星期六,自己又沒有上班,還是親手為兒子做一桌「生日宴」吧,更何況只花去上餐館不到一半的錢呢。

  「是不是兵兒出事了?自從他上小學這一個月來,是從來也沒有晚回來一天的呀!」嚴芳看到白色的時針已指向了六點過,分針已指到了二十五分。而兒子放學的時間是五點,平時他都是五點二十五就到家了,最遲也是五點半到家。今天可是晚了一個小時了。

  又過了十分鐘,嚴芳再也等不下去了,她順手從沙發上拿起自己的穿了多年也不願拋棄的外套,急匆匆地向房門走去。

  她剛拉開門,就被從外面髒兮兮的,而且臉上還有多處傷痕的兒子撞了個滿懷。

  「兵兒,你這是怎麼了?」嚴芳心疼地把兒子緊緊地抱在自己的懷裡,也顧不得兒子身上有多髒,「兵兒,是誰欺負你了,快告訴媽媽,媽媽現在就找老師去。」

  「媽……」嚴兵在媽媽的懷裡大聲地哭了起來。

  剛才在和樓下的小胖以及小胖的兩個「同黨」撕打的時候,他是那樣的勇敢而堅強,儘管後來被他們三人壓在身下的時候,也沒有哭一聲,喊一下,求饒一句。而現在在媽媽溫暖的懷裡,卻大聲地哭了起來。

  母子倆就這樣相互抱了一會後,嚴芳才又認真地看著兒子:「兵兒,是不是樓下的小胖又欺負你了,是不是?」

  「媽,我爸爸誰呀?」嚴兵沒有回答媽媽提出的問題,而是問了他不知問了多少遍的話,「媽,你不是說爸爸就要回來了嗎?他什麼時候回來呀,媽……」

  「兵兒,怎麼又問這個問題了,我不是告訴你,你爸爸他有特殊的工作嗎,也許你上中學的時候,他就能來看我們了。」

  「媽,你說過,當我上小學的時候,我爸爸就來看我們,怎麼你現在又說要上中學了才來呀?」

  嚴芳鬆開抱著兒子的手,也不回答兒子提出的問題,她也不知道怎樣回答兒子的問題。她拿過一個臉盆,從溫瓶裡倒出些熱水,再加了一點冷水,不時用白嫩的手指試一下水溫,然後提到兒子的面前。

  「兵兒,過來,讓媽媽幫你洗洗。」

  「媽--我是不是沒有爸爸呀,小胖他罵我是野種。」

  「於是,你就和他打起來了?」嚴芳一邊為洗兒子頭上、臉上的髒物和傷痕一邊對兒子說,「媽媽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在學校不要和別人打架,你怎麼又忘了。」

  「媽,小胖那樣罵我,我氣不過,才和他……」

  「兵兒,不要說了,記住媽媽的話,在學校只有學習,只有學習好了,以後有出息了,別人才不會再欺負你。」

  「可是……」

  「好了,這次媽不怪你。餓了吧,我們吃飯去。」嚴芳拉著兒子的手,向餐桌走去。

  「媽,怎麼會有這麼多我喜歡吃的呀,還有紅燒排骨。媽,今天是什麼日子呀?」一看到自己喜歡吃的紅燒排骨,嚴兵馬上把今天的不愉快忘到了腦後。

  「今天是我乖兒子的生日呀。」看到兒子高興的樣子,嚴芳在兒子稚嫩的臉上親了一口。

  「媽,你真好!」嚴兵也在媽媽細嫩的臉上回敬了一下。

  娘倆吃罷晚飯後,一起收拾餐具。收拾完餐具後,嚴芳又像原來一樣把兒子抱在懷裡一起看電視。

  嚴兵不時用小手摸摸媽媽胸前那兩個肥大的乳房。

  不到十點,娘倆就雙雙上床睡覺了。

  嚴芳住的房子只有兩室加一個陽台。陽台的一半改裝成廚房,另一半是衛生間。因此嚴芳和兒子是睡在同一個房間的同一張床上。

  客廳和臥室的燈都關了,但臥室的空間裡還能聽到母子兩人的說話聲。

  「媽,我今天六歲了,那明天就是你二十四歲的生日了。」

  「是呀,兵兒。」

  「媽,你的這兩個摸起來媽舒服。」

  「喜歡嗎?」

  「喜歡。」

  「喜歡你就摸吧。」

  「媽媽,你真好。」

  「兵兒只要聽話,媽媽就給你摸。」

  ……

  「兵兒,你的腿壓到我那裡了。」

  「媽,你這下面怎麼和兵兒的不一樣呀?」

  「媽媽是女人呀。」

  「媽,小胖說我們下面這叫雞雞,是不是呀?」

  「是,也不是。」

  「媽,兵兒就不懂了。」

  「小雞雞是方言,是你們男人特有的寶物,書名叫著『陰莖』,我們女人是沒有那玩意的。」

  「那你們女人長的不是小雞雞又叫什麼呢?」

  「我們女人呀,長的叫陰戶。」

  「陰戶?我怎麼從來也沒有聽說過呀,那方言又怎麼叫呢?」

  「難聽死了,還是不說了。」

  「媽,你說呀,你不常告訴我說,不懂就問嗎,怎麼現在兵兒問你,你又不說了呢。」

  「我們女人這方言說出來不好聽,大家都很少說,你也不許說。」

  「媽,你都不告訴我,我怎麼說呀。媽,你告訴兵兒吧。」

  「好吧,媽說給你聽,不過你以後不能說這個字喲。」

  「好,兵兒一定聽媽媽的話。」

  「我們女人這個方言叫……叫……」

  「媽,叫什麼呀?」

  「叫……」

  「媽,你快說呀。」

  「我們女人這個陰戶方言叫做『屄』。」

  「『屄』?好聽,好像是班主任教訓樓下小胖一樣的那個『批』字。」

  「什麼好聽呀,以後可不許說喲。」

  「好,媽媽,兵兒以後一定不說,那在家裡和媽媽可以說嗎?」

  「也不許說。」

  「好,兵兒一定聽媽媽的話,這『屄』字兵兒以後一定不說了。」

  「你怎麼又說了……」

  「喲……媽媽,你擰得我好疼。」

  「誰叫你又說那難聽的『屄』字了。」

  「媽媽,你不是也說了,兵兒也要擰你……」

  「好,媽媽甘願受罰……喲……兵兒,你輕點嘛。」

  ……

  「媽,我能不能摸你下面一下?」

  「兵兒想摸媽媽下面的大腿,還是小腳指呀。」

  「兵兒想摸媽媽的……陰戶。」

  「女人的那個地方你們男人可不能亂摸喲。」

  「為什麼呀?」

  「別人會說你是流氓的。」

  「我又不摸別人的,我是摸媽媽的呀,也能說是流氓?」

  「你是媽媽的兒子,媽媽的下面你就更不能摸了。」

  「為什麼呀,摸了難道別人會說是大流氓?」

  「哈哈,對了,兵兒真乖,睡吧。」

  「媽……你就讓兵兒摸摸嘛,別人又不知道,怎麼會叫我是大流氓呢,媽媽不會這樣叫兵兒的吧。」

  「兵兒是媽媽的好兒子,媽媽不會叫兵兒是大流氓的。」

  「那就讓兵兒摸摸吧,好媽媽,好不好呀?」

  「這……」

  「兵兒好想摸摸媽媽的陰戶喲。」

  「你這小鬼,為什麼呀?」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摸摸,也許是想比較一下有什麼不同吧。」

  「唉,今天是你的生日,媽媽就隨你的願吧。」

  「媽,你真好……媽,怎麼你的下面有好多毛毛喲,我的下面怎麼一點都沒有呢?」

  「你還小,長大了,就會和媽媽一樣長出來的。」

  「媽,你這下面怎麼有一個洞?我的小指指都進去了。」

  「兵兒,別進去,別……」

  「媽,你這洞洞好濕喲。」

  「啊,兵兒,聽話,別進去了。」

  「媽,兵兒聽你的話,兵兒的小手指出來了。」

  「你這壞小子,以後不准再進去了。」

  「媽,為什麼呀?」

  「你懂什麼呀,別問了,睡吧。」

  「媽,你說你這洞洞是幹什麼用的嘛?」

  「幹什麼用的,生你用的唄。」

  「兵兒不懂。」

  「你呀,你就是從媽媽這洞洞生出來的。」

  「怎麼會呀,媽媽你是騙我的吧。」

  「是真的,媽媽怎麼會騙你呢?」

  「那我這麼大一個人,怎麼能從你這麼小的一個小洞洞裡出來呢?」

  「你呀,你不都有六歲了嗎,你剛生的時候,才有拳頭這樣大小呢。」

  「拳頭這樣大也生不出來呀。」

  「所以呀,媽媽生你的時候可疼了。」

  「那媽媽當時你是不是哭了。」

  「媽媽可沒有哭,想到我可愛的小寶寶就要出世了,媽媽就忍著。」

  「那當時爸爸在不在你身邊呀。」

  「唉呀,你怎麼又提到你爸爸了,我都告訴你了,你爸爸在你沒生出來之前就走了嗎。」

  「兵兒不是想爸爸嗎,爸爸也真是的,怎麼生我的時候媽媽這樣疼,他也不來看看呀。」

  「兵兒乖,以後就不要再提爸爸了,聽話。」

  「好,兵兒以後不說了……媽,你的這兩片小小的嫩肉是什麼呀?」

  「嗨,你這孩子,怎麼沒完沒了的問呀?」

  「兵兒不懂嘛。」

  「說了你也不懂呀,睡吧,時間也不早了。」

  「媽,好像我小耳朵的下擺喲。」

  「什麼耳朵下擺,那是女人的小陰唇……你這小鬼,媽媽都上你的當了。」

  「小陰唇?還是沒聽說過。」

  「等你上初中的時候,老師就會告訴你了。」

  「等我上初中的時候,老師也像現在一樣,讓我摸她的陰戶來教我嗎?」

  「哪有這樣教的,外國都沒這樣開放呢。」

  「那又怎麼教呀?」

  「有掛圖的,到那那時你可得好好的學喲。」

  「那媽媽你現在就教我,以後不用老師教,我就會了嘛。」

  「唉,你呀,現在還小,媽媽說了你也不會懂的,睡吧,啊,聽話,媽媽也困了。」

  「好吧,媽媽,兵兒聽你的話……媽媽,你能不能抱著兵兒睡呀?」

  「好吧。」







(二)

嚴芳今天非常的高興,因為今天她又領到一千元的獎金,在這2000年領到一千元的獎金雖然不算多,可對她這個只有護校中專畢業文憑的護士來說,也算是不借的了,這還是她第一次拿這麼高的獎金呢。


領到獎金後,嚴芳又來到菜場買了些菜,當然又買了兒子喜歡吃的排骨,今天她又準備為兒子做一道他最愛吃的菜--紅燒排骨

嚴芳提著菜,臉上洋溢著擋不住的喜悅,嘴裡哼著小曲,有點像小姑娘似的蹦蹦跳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嚴阿姨,什麼事這麼高興呀」,在樓下碰到剛從家裡出來去打醬油的小胖這樣問她。

她也沒有回答小的問題,而是反問小胖道:「小胖,你都回來了,我們家的小兵回來了沒有?」

「那我可說不準,我回家的時候還叫過他呢,當時他背著書包正在校園的小道上,好像在想什麼事。」小胖邊說邊跑向對面的小超市。

嚴芳打開家門,看到桌上沒有兒子的書包,知道他還沒有來,於是她放下手中的菜,到家中的另一間房間,也就是她和兒子的臥室,換下從單位回家時穿的外衣,又換上了她非常珍惜的當年的他給她買的她只在家裡才穿的粉紅色的外衣。


嚴芳穿著這件外衣,心裡總是有一種她說不出的感覺,這種感覺是那樣的使她愉悅,這種感覺能消除她一天工作上的疲勞,這種感覺能減輕她受到的痛苦和受到的壓力。


嚴芳又在陽台的「廚房」裡忙著她今天晚上要做的第一道菜,也就是兒子愛吃的紅燒排骨,當她把最後一道菜做好的時候,已經是六點三十分了。

「兒子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呢?小胖不是已經看到他背上書包從教室裡出來了嗎?」嚴芳看著牆上掛鐘在靜靜的想著。

這是兒子上初中以來的第一次晚歸。

六點四十分了,嚴芳終於忍不住又換上了回來時穿的外衣,她想:自己得去找找兒子了。同時心裡在不停的嘮叨:千萬不要出什麼事。

當她把門打開的時候,又和從外面進來的兒子撞了個滿懷。

嚴芳把兒子拉進屋,又順勢把門關好,才把兒子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兵兒,怎麼這麼晚了才回來呀,你嚇壞媽媽了」

嚴兵並沒有回答媽媽的話,也沒有像往常那樣一進門就窩在媽媽的懷裡好半天,而是掙脫出媽媽的懷抱,氣鼓鼓地把書包往沙發上一放,就衝進自己和媽媽的房間裡,一頭撲到了床上。


嚴芳也不知道兒子到底是怎麼了,忙進去坐在了兒子的身邊,「兵兒,你到底怎麼了?」

嚴芳問了半天,兒子就是不回答她的話,也弄得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兵兒,你說呀,是什麼事使你不開心了?還是那個同學欺負你了?」

「媽……,你騙人」,過了好一會,嚴兵才輕輕地說出了這麼一句。

這下可把嚴芳更弄迷惑了,「兵兒,媽媽什麼時候騙你了」,嚴芳邊說邊撫摸著兒子的頭。

「媽媽你為什麼要騙我呀,你說的根本就不對」,嚴兵從床上坐了起來,並挪了挪身子,使自己和媽媽的距離又遠了一點,。

「兵兒,你說呀,媽媽怎麼騙你了?」嚴芳向兒子靠了過去,又把兒子的頭拉到了自己的懷裡,用自己的兩個大乳房撫摸著兒子的臉。

這一次嚴兵沒有再拒絕媽媽撫愛,因為他從一進門到現在,看到了媽媽而又沒有親近媽媽,這是這麼長時間來沒有過的,現在媽媽的兩個大乳正在安慰著自己,他一路上想好的回家後不理媽媽了的念頭已消去許多。


「媽,你說老師會說的,還要用掛圖來說,我一直都在等著這一天,好不容易今天等到了,可是今天老師說的話卻令我感到好失望,於是就認為媽媽以前說過的話是騙兵兒的」嚴兵一邊說著一邊用白淨的臉搓磨著媽媽的乳房,同時又把自己的左手伸進媽媽那沒有戴內罩的胸裡。


「兵兒,媽媽聽不懂你說的話呀」,嚴芳低下頭,親了兒子一下。兒子的話真是讓她有點暈,在迷惑,什麼「掛圖」、什麼「以前說過的話」,她是真的聽不懂。

嚴兵又用右手到媽媽的大腿根處探去,而且就在那神秘的部位停了下來,「就是這裡的事呀,當時我叫媽媽教我,可媽媽說等我上了初中以後,老師會教我的。還說老師會用掛圖來教我們的。還說叫我不要亂摸女人的這下面」,說到這,嚴兵又用中指在媽媽的下面按了一下,「我一直都在聽媽媽的話,就等著這一天,可是,今天老師卻叫我們……」


嚴芳這下終於聽懂了,這都是七年前的事了,兒子都還一直記著,也怪自己太粗心了。聽到兒子說到這,就好奇地打斷了兒子的話:「叫你們怎麼樣?」

「還能叫我們怎麼樣,叫我們自學唄」嚴兵的臉上顯出有好大的委屈似的。能不委屈嗎,自從那天晚上嚴兵聽到媽媽對他說的話後,他就天天在等著這一天,等著老師給他講講女人的陰戶,講講女人的下面為什麼和男人的不一樣,講講他是怎樣在媽媽的體內長大的,講講他是怎樣從媽媽的小洞洞裡出來的。可是等到了這一天時,老師卻叫他們自學,平時叫他自學什麼都可以,就是這一科的這一章節不能讓我們自學,更何況叫我們男生怎麼自學呀。我們男生又沒有女人的陰戶。


「哈哈……」,聽到這,嚴芳不禁大笑起來,「呵呵……,是這事呀,媽媽還以為兵兒受到什麼大委屈了呢」。

嚴芳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因為她知道兒子不是在外面惹事,不是和別人打架,也不是被老師批評,更不是因為考得不好,而是因為七年前她對兒子說過的一句話。這時她又有點納悶了,這都是什麼年代了,都二千年了,都進入二十一世紀了耶,還有老師不講這一節的?這可得去問問他們的老師。


「媽媽,你說怎麼辦?我怎麼自學呀」嚴兵用一種詢問的眼光看著自己的媽媽。

嚴芳拉起兒子,來到餐桌前,「來,先把飯吃了,既然老師不肯教你,吃完飯後媽媽教你就是了。……,兵兒,今天有你喜歡吃的紅燒排骨呢」

嚴芳想到,既然老師不教,她這個當媽媽的當然得教了,更何況孩子都這樣大了,還不知道女人的那東西是長成什麼樣子的,這也是她這個當護士的母親疏忽了。如果他急於想去解開這個謎,而犯下了什麼錯的話,那不是自己的過失嗎?


「媽,吃完飯後,你真的教我?」嚴兵有點不相信地看著媽媽。

「教,媽媽一定教」

聽到媽媽那肯定的回答,嚴兵高興得跳了起來。這一頓飯,嚴兵吃的真香,餐盤上的紅燒排骨都被吃光了。飯後,嚴兵又主動和媽媽一起收拾餐具,還不時摸摸媽媽那飽滿的肥臀。嚴兵向他媽媽多手多腳對他來說已是家常便飯的了,只不過媽媽的大腿根處他只是偶爾摸一下,就是那看似小心的幾下,也會引來媽媽的看似責怪的直眼。


嚴兵和媽媽一起收拾完餐具後,電視也不看了,就拉著媽媽進了他們的空間。

溫馨的小房間裡又播放出只有他們娘倆才聽到的話語,只不過這一次不是關著燈,而是床頭燈、檯燈、吊燈全開著的。

「媽,你的皮膚好白,好細喲」

「那能比上我這上初二的十三歲的乖兵兒的呀,我寶貝的這才叫細呢,才叫嫩呢」

「媽,不是兵兒吹捧你,你這皮膚真的不像是三十一歲女人的皮膚」

「那像多大女人的?」

「像二十來歲的」

「你這小子,難道你摸過二十來歲的女人?你可不能學壞喲」

「我可沒有學壞,我聽著媽媽的話呢。我只是摸過我們班主任數學老師的手,那可是她主動握我的喲,那感覺就是沒有現在我摸媽媽的好,我們的班主任也沒多大呀,聽樓下二樓的小胖說,她才二十四歲呢」


「你們的班主任挺漂亮的吧」

「那有我媽媽漂亮呀,差多了,我上課都很少看她,可小胖卻把她說成是仙女似的」

「你不是對媽媽說好話來討媽媽開心的吧」

「哪能呀,媽,不說別的,就說你這兩個大乳房吧,我是百摸不厭,我們班主任的比媽媽這小多了,還要故意戴一個大大的乳罩,就算她戴了那大大的乳罩,也還比媽媽這小一圈呢,媽,你這乳房怎麼這麼大,這麼挺呀?」


「我怎麼知道呀,它就喜歡長這麼大,難兵兒你不喜歡大的嗎?」

「媽,我喜歡死了」

「兵兒,你幹什麼呀」

「媽,我吸吸,……,噫,怎麼沒有奶水呢?」

「小傻瓜,你一歲多的時候媽就給你斷奶了,過後沒多久媽媽就停奶了,現在早就沒了,除非……除非……」

「除非怎樣呀,媽媽,你說嘛」

「除非媽媽再生小孩,那樣媽媽就有奶水了」

「那怎樣媽媽才能生小孩呢?」

「你呀,說了你也不知道,你還小呢,小雞雞都還沒長大呢」

「媽,我的小雞雞不小了,……,你看,……,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媽媽說它小就是小,最多就是十公分,媽媽天天摸著的,難道還不知道呀,你這小玩意也好意思拿出來,和尚的頭都還沒看到呢,快收起來吧」

「媽,什麼是和尚頭呀」

「我說你還小你又不服氣,長大了就自然就知道了,你還學不學呀,不學媽媽可要睡了」

「媽,你不會反悔吧,你在吃飯前可是對兵兒說好的喲」

「哪你快問吧,有什麼問題」

「媽,你先教兵兒上面的吧」

「什麼上面下面的?上面的是指什麼?」

「上面的就是指媽媽這可愛的乳房呀」

「那好吧,媽媽就從這開始教你吧。……。女人的乳房從外觀上看都是半球型和圓錐型的形狀,一般來說少女的乳房要小一些,成熟的女性,特別是哺乳時期的女人的乳房要大些。但少女的乳房是堅挺的,而哺乳期的婦女要略顯得有些下垂。」


「為什麼媽媽的乳房一點也沒有下垂呀」

「我都有十多年沒有哺乳了嘛,再加上你媽媽我對乳房的保護是很有方法的。」

「我看一樓小麗的胸部是平平的,她何時才長成像媽媽一樣呀」

「少女的乳房從十三、四歲開始長大,小麗比你都還小二個月呢,她的乳房當然還很小了。不過她媽媽也就是挺喜歡你的羅姨那乳房可以跟你媽媽的比了喔,我想長大了小麗的也不會比她媽媽差的。」


「羅姨的乳房那媽媽的大,更沒有媽媽的挺呢」

「你不知道,你羅姨是只戴那薄薄的胸罩,有時她在家裡是什麼都不戴的,你看上去當然比你媽媽的要小一些了。」

「怪不得,昨天我在小麗家跟她講作業時見到羅姨的胸前有兩個突出的東西。」

「那就是女人那可愛的乳頭,小子,看到了羅姨的乳頭,當時有什麼感覺?」

「沒什麼感覺呀」

「我說你還小吧,你又不相信,如果換成其他男人呀,那可要到衛生間去打槍嘍」

「媽媽,什麼叫打槍呀」

「嘿,你不懂,別問了,還是講課吧。……。乳房主要由腺體、導管、脂肪組織和纖維組織等構成,其內部結構就像一棵倒著生長的小樹,乳房腺體由15~20個腺葉組成,每一腺葉分成若干個腺小葉,每一腺小葉又由10~100 個腺泡組成。嘿,這些都長大女人乳房的裡面,你都看不到,還是給你講你看到的吧。……這就是乳頭,你看到羅姨胸前突出的那東西就是這乳頭,乳頭外面這一圈叫做乳暈,理想乳房的兩乳頭間距離在22到26厘米之間,乳房微微向上挺,厚約8到10厘米。乳暈大小不超過1元硬幣,顏色紅潤粉嫩,與乳房皮膚有明顯的分界線,婚後色素沉著為褐色。乳頭應突出,不內陷,大小為乳暈直徑的三分之一。如果胸圍除以身高是在0.5至0.53之間的話為標準乳房,如果在0.53至0.6之間的話為美觀的乳房,小於0.5就過小了,而大於0.6又過大了。……,兵兒,你幹什麼去呀?」


「我找工具來測量媽媽的乳房呀」

「你這小子,還不相信媽媽的乳房呀」

「不是不相信,我是想知道準確的數字嘛。……,媽,你別動呀,……嗯,媽媽的兩個乳頭的距離是24.3。……,乳暈比一元硬幣大一點點,只是一點點喲。……嘿,這乳頭不好量,如果有游標卡尺就好了,我估計這個比值應該是三分之一吧。……媽,你的乳頭怎麼硬了?發紅了?」


「被你小子這樣弄來弄去的,它不硬不紅那媽媽就有問題了」

「媽,你起來一下」

「你又要幹嘛?」

「量媽媽的胸圍和身高呀」

「你呀,對媽媽還是沒有信心」

「媽,不是的,兵兒只想知道具體的準確的數據嘛。……,身高168厘米,胸圍94.6厘米,……媽,我找計算器來算一下,……,媽,你的胸圍與身高的比值是0.563095。媽,你的乳房是屬於美觀型的耶」


「你這下相信了吧,臭小子」

「媽,我們政治老師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不親自實踐一下,怎麼能……」

「好了,好了,上面就教到這吧,都把媽媽弄得難受死了」

「媽媽怎麼會難受呀」

「臭小子,你知道什麼,你還學不學呀?」

「學,當然學了,……,媽,那我脫你的內褲了」

「……脫吧,不脫媽媽怎麼教你」

「……哇,媽,你下面的毛毛好多呀,長得好美觀喲」

「這叫陰毛,等再過一、二年,你也會長起來的,……,兵兒,你再近點,可看好了,你看到的這些叫外陰,它包括陰阜、大陰唇、小陰唇、陰蒂、前庭、前庭大腺、前庭球、尿道口,陰道口和處女膜。媽媽就跟你說說幾個主要的吧。這叫陰阜,就在這……,在恥骨聯合前面隆起的部分,由皮膚及很厚的脂肪層所構成,在十三、四歲以前,這裡是光光的一片,到了十四、五歲的時候,這上面的皮膚上開始生長陰毛,分佈是尖端向下的三角形,當然有些女人這上面也是不長毛的,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白虎,你羅姨就是一個白虎」


「那媽媽是黑虎嘍」

「去你的,你倒會對比的,哪有黑虎之稱呀」

「那白虎和黑虎又有什麼區別呢?」

「傳統上說白虎剋夫」

「剋夫?怪不得小麗的爸爸這樣怕她媽媽呀」

「哈哈,你小子不懂就不要亂說了。那不叫剋夫,那是『氣管炎』,剋夫是說要折丈夫的陽壽,丈夫會活不長的」

「那小麗的爸爸不是好好的嗎?」

「誰知道呀,也許是迷信吧。……這叫大陰唇,你看就這兩瓣,它是在外陰兩側、靠近兩股內側的一對長圓形隆起的皮膚皺襞。前連陰阜,後連會陰;由陰阜起向下向後伸張開來,前面左、右大陰唇聯合成為前聯合,後面的二端會合成為後聯合,後聯合位於肛門前,但不如前聯合明顯。……」


「媽媽,你的兩片大陰唇合在一起,好像一個小嘴唇喲」

「是呀,它也是唇嘛,這下你知道女人為什麼總喜歡打口紅了吧」

「還是不知道」

「你真笨,你看媽媽下面的小嘴是什麼顏色的?」

「紅紅的,又有點不像,媽媽,這種顏色兵兒可說不出來」

「這叫紅褐色,女人把上面的嘴唇塗得紅紅的,讓人一看就會想到她下面的小嘴,這就叫做性感嘴唇」

「那媽媽你為什麼不打口紅呢,媽媽不想要性感嗎?」

「媽媽要性感幹什麼,我們家就只有一個小男人,不像你羅姨,她天天畫嘴唇,那是給小麗的爸爸看的。等你再長大媽媽就打給你看,兵兒喜不喜歡?」

「喜歡,不過現在我看媽媽的上面和下面的是一樣的顏色呀」

「都是你這小子惹的禍,……,不說了,媽媽還是繼續教你吧。……這大陰唇外面長有陰毛。皮下為脂肪組織、彈性纖維及靜脈叢,受傷後易成血腫。未婚婦女的兩側大陰唇自然合攏,遮蓋陰道口及尿道口。經產婦的大陰唇由於分娩影響而向兩側分開……」


「媽媽,不對呀,你的這兩片厚厚的小嘴唇上可沒有毛呀,而且也沒有分開,是合在一起的耶」

「這個對於媽媽來說是一個例外,什麼事情都不可能是絕對的嘛」

「那媽媽的陰戶是人間的極品了」

「你懂什麼極品呀,快看這……,這叫小陰唇,就是你小時候說的像耳朵的下擺一樣的那東西。它是一對粘膜皺襞,在大陰唇的內側,表面濕潤。小陰唇的左右兩側的上端分叉相互聯合,其上方的皮褶稱為陰蒂包皮,下方的皮褶稱為陰蒂繫帶,陰蒂就在他們的中間,看到了吧,就是這一小顆粒……陰蒂位於兩側小陰唇之間的頂端,是一個長圓形的小器官,末端為一個圓頭,內端與一束薄的勃起組織相連接。女人的這陰蒂就相當於你們男人陰莖的龜頭。……兵兒,你不要亂摸,這可是摸不得的,到時候你可負不了責的喲。」


「什麼呀,摸摸也要負責的呀」

「是呀,你摸了它後,媽媽就要上火,而你又不能滅媽媽的火,那媽媽不難受死了嗎?所以你不能摸它。……」

「不摸就不摸,我看它也沒什麼好玩的,不過,媽媽的小嘴現在流口水了喔」

「都是你了,到處亂摸,媽媽的小嘴餓了就流口水了嘛。……,還是快教你吧。兵兒,分開媽媽下面的兩片小嘴唇,……,嗯,對,看到有兩個洞洞了吧?」

「兵兒看到了,一個上,一個下,上的小,下的大」

「這就對了,那上面小的叫尿道口,那下面大的叫陰道口。少女的陰道口由一個不完全封閉的粘膜遮蓋,這個粘膜是女人就最寶貴的東西,叫處女膜。」

「媽媽,你的這裡怎麼沒有處女膜了呢」


「你都從裡面鑽出來了,你想還會有那膜嗎?」

「媽,我真的是從你這小洞洞出來的呀」

「不是從媽媽這小洞洞出來的,難道是從小麗的媽媽,還是小胖的媽媽那洞洞出來的嗎?」

「我是不相信嘛,我可有這樣大耶」

「可不,你出來的時候,媽媽可疼死了,好在媽媽恢復得快,沒多久就好了。……處女膜中間有一孔,這個孔的大小、形狀及膜的厚薄各人有所不同。」

「媽,小麗下面的小嘴一定有處女膜了?」

「那當然了,她才只有十三歲嘛,肯定還沒有動過的。」

「那我可不可以讓小麗給我看看她的處女膜的形狀?」

「你小子可別亂來喲,否則,小麗的爸爸不會饒過你的。……這上面這個小的洞洞就是尿道口,介於恥骨聯合下緣及陰道口之間,為一不規則之橢圓小孔,小便由此流出。……,好了,能看到的部分,媽媽都跟你說完了,都把媽媽說得難受死了,我得上一下衛生間」


「媽,我的下面好像也有點難受耶」

「你知道什麼叫難受呀」

「真的,不信我脫給你看看,……」

「哇,比剛才是有點大了,有點長了,哈哈,我的兵兒快成大人了,不過包皮都還沒翻呢,來媽媽給你做一個小小的手術」

「啊……,你幹什麼呀,好疼喲」

「好了,看到了吧,這就是和尚頭」

「媽,還是很難受呢」

「那就自己搓搓吧」

「怎麼搓呀」

「用手呀,就像這樣,……」

「媽,你這一搓,感覺要好一點了」

「那你先去衛生間搓去吧,記得放上一點洗浴液潤滑潤滑喔。……你可要快點,等你好了,媽媽還要進去喲」







(三)

高一的第一學期又結束了,嚴兵考得不錯,各科都在九十分以上,排在班第一,全年級第三。這是他獻給媽媽的三十四歲生日最好的禮物了。

學期結束了,當班主任的數學老師又找他說了幾句。無非是一些要他繼續努力,假期也不要放鬆,下學期爭取躍到全校第一名的老話。不過他對班主任找去談話的事也不大反感,因為班主任賈靜老師長得還算可以,只是比自己的媽媽差一點而已,看著班主任胸前那兩個高聳的大奶還是很養眼的。


從班主任的辦公室出來一看表,已是六點半了,這下可把他嚇壞了,他慌忙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出了校門,攔了一部的士,向家中趕去。因為今天是媽媽的生日,現在回家晚了也沒有給媽媽打個電話,媽媽還在家裡等著他去一起過她的「特別生日宴會」呢,這可是早上快出門時,他把自己的大肉棒從媽媽的美洞中抽出來的時候說好的。


「這孩子又怎麼了,今天早上可是說好的呀,晚上六點半準時舉行『生日宴會』的呀」嚴芳在家裡一邊想一邊踱來踱去,又不時地看看牆上的掛鐘,「都六點半了,怎麼還不回家呢?」


自從兒子在自己的身上得到快樂的那一天起,他就天天圍著自己的身邊轉,每天總是要在自己的嫩穴裡射過一次,每天晚上都相擁著一起睡覺,白天黑夜都不時把玩自己的兩個大奶。


想起那個晚上,嚴芳的心又開始跳動起來,那真是一個激情而又刺激的夜晚,兒子竟在自己的洞穴裡射了兩次。

到了兒子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高中後,他也是天天很早地回家,從來也沒有晚回過一次,她知道兒子是戀上他媽媽這成熟而充滿慾望的身體了。

後來,兒子又告訴她說,小麗的媽媽為了報答他對小麗的關心也給了他,當時自己也有一點醋意,可後來也慢慢地接受了。現在一個學期馬上就要結束了,莫不是又到樓下與小麗的媽媽而忘了今天的……,不會,絕對不會,她知道兒子戀自己要勝過他羅姨幾倍,更何況今天早上兒子和自己說好的,兒子在出門前還在自己的陰穴裡射了不少呢。


……

「媽……,我回來了」

「你看你,都快七點了,早上是怎麼說的?」

「媽……,都怪我那班主任,誰知道她要用這麼長的時間」

「什麼?你是在和班主任做那……」

「媽……,看都想到哪去了,放假了,班主任要我在假期裡抓緊時間學習,不要天天只記得跟你做愛……」

「你說什麼?你都把我們的事告訴你們班主任了?」

「哈哈,媽,看你都嚇成什麼樣了,我哪能這樣不懂事呀,再傻也不會把在媽媽那裡射精的事告訴老師呀」

「那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媽,我只是說說是那個意思罷了,老師說要我再努力一點,爭取拿全年級第一,不要像現在的第三……,媽,你看看吧,兒子不爭氣,雖然是班上第一,可卻是全年級第三,下學期我一定爭取得到……」


「兵兒,這就很不錯了,拿來給媽媽看看。……,哇,兵兒,你真是媽媽的好兒子,科科都是九十分以上呢,數學還得了一百分,媽媽一定要好好地獎賞你,……,來先吃飯吧,媽媽又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那道菜呢」


「媽,你又做了紅燒排骨了?可兵兒現在最愛吃的不是這那紅燒排骨了」

「嗯?那是什麼?怎麼媽媽不知道呢?」

「媽,你怎麼不知道呢?就是這一道菜呀……」

「你個死小子,敢糊弄你媽媽呀,……,別摸,還是先吃飯吧」

「媽,兵兒想先吃這道菜好不好」

「早上出門時才吃過,怎麼又想吃了呀」

「媽,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這是我初中畢業以來最愛吃的菜了,我天天都想吃呢,我還想一天吃上兩次甚至三次、四次,可是每天媽媽你總是只讓兵兒吃一次,你說兵兒能不想吃嗎……」


「你呀懂什麼,你現在還小,吃多了會壞身子的」

「媽,我現在還小呀,昨晚你不是說『好脹』嗎?」

「你個壞小子,小小年紀也知道調戲起媽媽來了。媽媽不是說你這個小,而是說你年齡還小。……,快吃飯吧,菜都涼了,媽媽再去熱一下,來幫媽媽把這盤菜端過去,吃完飯,我們還要一起吹蠟燭呢,你早上跟媽媽說的,你忘了」


「媽,兵兒忘了什麼也不能忘了媽媽生日,一會吹蠟燭時我還要許一個願呢」

「想要許一個什麼願呢?」

「媽,許願可不能說出來的,要在心裡默默地真誠地許,說出來就不靈了,這不是你以前對兵兒說的嗎」

「哈哈,媽媽不問了,……,行了,咱們吃飯吧」

……

「媽,祝你生日快樂,永遠這麼年輕美麗,……,來……媽,我們碰一杯」

「謝謝你,兵兒,媽媽也祝你學習進步,天天快樂」

「媽,這可是你說的喲,我只有天天吃上了這道菜,才會天天快樂喲」

「正經點,吃飯的時候不要動手動腳的」

「好了,媽,兵兒的肚子飽了,可是兵兒的小弟弟卻是餓得慌了」

「好了,媽媽也吃好了,兵兒你慌什麼呀,你不跟媽媽吹蠟燭了?你不是說還要許願的嗎?」

「當然要了,……,媽,讓我來插生日蠟燭,……,媽,插好了,三十四根,來,媽媽,我們一起點燃它吧」

……

「兵兒,輕點,你怎麼插得這樣快呀」

「媽,你不是說過插快點,才能得到更大的快樂嗎」

「媽媽今天想和你慢慢的達到快樂的彼岸」

「好呀,那兵兒插慢點就是了,……,媽,這下可行了吧」

「兵兒,停一下吧,……媽媽想問你呢,剛才許了一個什麼願,這下可以說了吧」

「媽,我許的願就是,……」

「別動,是什麼?」

「願媽媽永遠幸福,成為兵兒的小娘子」

「這是什麼願呀,有你在身邊,媽媽就很幸福了,媽媽是你的老娘耶,怎麼會成為你的小娘子嘛,又在亂說了」

「媽,真的,兵兒是真的這麼想的,兵兒就是要媽媽成為我的愛人」

「小小年紀,懂什麼愛呀情呀的,長大了再說吧」

「媽,兵兒真的永遠永遠愛你,要陪你一生一世」

「愛媽媽一生一世是應該的,我是你媽嘛,但你不會天天陪在媽媽身邊的」

「媽,兵兒一定天天陪在美麗的媽媽身邊,躺在好媽媽的懷裡」

「你呀,現在覺得媽媽好,覺得媽媽美麗,再過七、八年你遇到一個美麗漂亮的姑娘後,你就覺得媽媽沒有你現在說的這樣好了」

「媽,不會的,兵兒真的要和媽媽生活一輩子,我不和其他的女人結婚,只和媽媽結婚」

「傻孩子,你能守媽媽一輩子,可媽媽不能守你一輩子呀,更何況到媽媽五十多歲的時候,你正是三十多歲,正是需求最強烈的時候,到那裡媽媽還能經得起你像現在這樣的猛插猛抽呀」


「媽,我不管,反正我只要媽媽,不和其他女人結婚」

「好了,媽知道兵兒對媽好,媽心領了。……,嗯……,嗯……,你插得媽媽好舒服,好,就像這樣慢慢的插,喔……對了,兵兒,我看樓下的小麗挺不錯的,你們從小在一起長大,又一直在一個班學習,你不喜歡她嗎?」


「喜歡呀,但我更喜歡媽媽」

「你更喜歡小麗的媽媽吧,啊,兵兒,輕點,啊……,媽媽說的不對嗎?你羅姨那只白虎插起來是不是比媽媽的更舒服?」

「媽,兵兒只覺得進入媽媽體內是最舒服的」

「別說乖面說了,那天小麗的爸爸出差了,你錯故去輔導小麗,到十二點都不想回家,要不是媽媽打電話叫你,你可能要在白虎的懷裡過夜了」

「媽,我是真的在輔導小麗嘛,……,再則,我和羅阿姨的事,你不是同意了嗎?」

「你呀,就不懂你羅姨的心事,只知道貪圖享樂」

「媽,羅姨有什麼心事呀,兵兒不懂」

「兵兒,動一下,哦……,對,……你呀,這樣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小麗雖然漂亮,但不是非常非常的出眾,成績也沒有你好,而你的學習又是那樣的棒,人嘛就不用我說了,羅姨當然就非常喜歡你當她的女婿了,可是她就想呀,單靠小麗一個人是不能留住你的,你還會被其他更漂亮的女孩從小麗的手上奪走,於是她就只好自己親自出馬,這下你該明白了吧」


「媽,你這樣一說,兵兒確實是明白了一點點」

「說實話,進過你羅姨幾次了」

「也不知道有幾次了,媽,誰記這個呀」

「兵兒,跟媽說真話,羅姨的白穴是不是很緊?她那兩片肥晨我可是見過的,媽媽都想摸摸呢,哪天叫來讓媽媽也摸一下怎麼樣?」

「羅姨的陰穴跟你的差不多,媽,兵兒真有點弄不懂,小麗爸爸的小弟弟難道還有我這十六歲的小弟弟大?」

「你知道什麼呀,跟你明說了吧,小麗的爸爸已經有幾年都沒有跟你羅姨做哪事了」

「媽,你怎麼知道?」

「還不是你羅姨跟我說的,你羅姨還說呀,不知再過一年還是兩年,她也要像我一樣了」

「為什麼呀?」

「兵兒,小麗的爸爸其實得了一種絕症,治不好的,已經有二、三年了,得了這病後,就沒有了男女這方面的要求,而他也真的立不起來了。現在只不過是苟且過日罷了,不過你羅姨對他還是很好的,要換了別人,早就把他給休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每次去給小麗輔導的時候,他都說出去打牌,等到我和羅姨完事了他都還沒有回來」

「想不想把羅姨和小麗都收了」

「媽,我只要你……」

「啊,……輕點,……,再慢點……,好,就這樣。……,其實媽媽也喜歡小麗這女孩的,她身上有一種誠實的美,等她爸爸走了以後,你們也大學畢業了,也可以結婚了,到那時把你羅姨也接過來一起住,也讓媽媽摸摸她的白穴」


「媽,小麗是很可愛,不過她知道我們……,她能接受嗎?要是她不能接受我娶她來幹什麼呢?媽,兵兒說真的,我是有點喜歡小麗,也喜歡羅姨,可是我真的更喜歡媽媽,如果沒有你,其他的女人我都不要」


「兵兒,媽媽相信,其實這都是媽媽害了你呀,使你過於迷戀媽媽的身體,形成了思維定勢。……,兵兒,你放心,這事你羅姨會處理好的,小麗是一個非常懂事的孩子,她最聽人羅姨的話了。……,啊,……兵兒,快一點,媽媽要來了。啊……」


「媽媽,兵兒也要來了,……,啊,……,媽,安全嗎?」

「射吧,全射在媽媽的裡面,這是今天你給媽媽的第二個禮物了」







(四)

一轉眼,三年的高中學習也結束了,嚴兵終於不辜負媽媽厚望,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了清華大學,而小麗也在嚴兵的幫助和鼓勵之下,也考入了一個二流的重點大學。

春節又要來臨了,兩個離家的學子也要回到了自己的母親的懷胞,特別是嚴兵盼著這一天已是等了很久了。

小麗進門要比嚴兵要早一些,因為她就讀的學校要比嚴兵要近一些,其實主要是她們學校放學的時間要比嚴兵的學校早一點的緣故。她回家沒坐上十分鐘,就與媽媽一起來到了嚴兵的家。

門並沒有關,這是嚴芳特意為兒子留的,下午兒子給她來了電話,說是下午六點左右能到家,雖然現在還沒到四點,可是她早在家裡為兒子做好了他百吃不厭的紅燒排骨。而且早上她還接到了小麗的電話,說也是今天下午回來,她當然是更加高興了。

「嚴姨,你好,我回來了,……,嚴姨,你怎麼連門都沒關呀」小麗走到廚房對嚴芳說,她其實可以叫嚴芳是媽媽了,可她還是不敢這樣去叫,雖然自己早就是嚴兵的人了,但終究她和嚴兵還沒有舉行儀式,故而也沒有叫「媽媽」,還是叫「嚴姨」

「嚴妹,還沒到四點呢,怎麼就忙起來了?要不要我幫什麼呀」

「呵呵,小麗,羅姐,你們來了,你們看電視去吧,這也沒什麼可忙的」嚴芳看了看小麗,她發現小麗上了一個學期的大學後,又漂亮了許多,豐滿了許多,自己對這個小白虎又多了幾分歡喜。

嚴芳想今晚又將是一個激情而又不眠之夜了。


……


「媽……,你的小情人回來了……,啊,羅姨,小麗,你們都在呀」

「你這個孩子,也不怕羞,你羅姨和小麗都在呢,怎麼這麼放肆呀」

「……,媽,還怕什麼呀,你們三人我又不是沒插過,……,喂……,小麗,你別打我呀,難道我說錯了嗎,我的小情人」

「你呀,沒大沒小的,都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了,怎麼還這麼不懂事呀。……小麗,你可得好好管管你這個男人喲」

「媽,還說我呢,你看你把小麗說得臉都紅了,……,羅姨,你得幫幫我和小麗呀……,小麗,你別不承認嘛,難道我媽說的不對嗎?你不要我當你的男人呀……,是嘛,還是羅姨說對,其實小麗你是很想我的小弟弟的,對吧,……哈哈,媽,羅姨,你看小麗她打自己的丈夫呢,你們可得幫幫你們的小情人呀。……,喲,羅姨,你怎麼也擰我呀。……」

「哈哈,活該,誰叫你這小子一進門就說這麼一大堆不三不四的話,在大學裡都學的是這些呀……,好了好了,兵兒,別鬧了,去洗個澡吧……,羅姐,小麗,你們也別不好意思了,都這樣了,還是自然一些吧,你們陪兵兒去洗澡吧,我去做完最後的兩道菜……,唉呀,羅姐,這有什麼不好的呀,你不想想,小麗一個人陪兵兒去,她承受得了嗎?你這個當媽的一點也不心疼自己的女兒呀,要知道小兵他是半年也沒有那個了嘍……,唉呀,羅姐,我們還分什麼先後呀,兵兒回來的第一次給誰還不都是一樣嗎?這小子,養精蓄銳了這麼長時間,一上來不知道有多厲害了,還是你們娘倆一起去先消消一下他的火吧……,兵兒,你還在哪愣著幹什麼呀,快拉你羅姨和小麗去呀」

「媽,我要先給你,還是你陪我一起洗吧」

「得了得了,你小子別做面子給媽媽看了,……,去吧,媽真的要做菜呢,你不餓呀」

「媽,我不餓,倒是我的小弟弟餓了半年了,我就想先進你的嘛」

「看你,才半年怎麼變得這麼囉嗦了,……,唉呀,你小子,你幹什麼呀」

「媽,我就進一下,就一下,我回來之前都和羅姨與小麗說好了的,是不是呀羅姨,小麗……,媽,你聽到了吧,這可不是我一個人心願喲……媽,怎麼沒有穿內褲呀,……,喲,媽,你的小咪咪流出好多口水來了呢」

「你小子怎麼和這兩個小老婆一起來欺負媽媽呀」

「哈哈,羅姨,小麗,你們聽聽,我媽媽都承認你們是我的小老婆了,那她不就是我的大老婆了嗎?……,哈哈,媽,按我們中國傳統的規矩,丈夫從遠方回來,第一次要先給大老婆的,這才利於家庭的長治久安嘛,你們說是不是?兩個小老婆……,哈哈,羅姨,小麗,你們不出聲,也就是默認了囉。……,媽,你這裡面好滑喲,好緊……」

「啊,……行了,都十多下了,兵兒,媽媽心領你的好意了,……,你呀,洗都不洗一下,一上來就往媽媽這裡面插,也不知道你這東西乾不乾淨?」

「媽,你就放心吧,昨天晚上我在學校特意把我的小弟弟洗得亮堂堂的了,你就一百個放心吧,即便沒洗,我的寶貝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你聽聽,你羅姨和小麗都不相信你呢,誰會相信你這大色鬼半年沒有找其他女人呀,媽媽也不相信……,啊……,你小子,輕點……,好了好了,都不知道多少下了,……,哈哈,羅姐,小麗,你們快看看,小兵的小頭好看極了……,」

「媽,你怎麼突然撤了呀,兵兒好難受喲」

「旁邊不是有你的兩個老婆嗎?她們會讓你快樂的,去吧,媽媽真的得去完成自己的任務了……,對她們可得溫柔點,不要一上來就像對媽媽這樣猛衝猛打的,要學會心疼自己的女人喲」


……


「兵兒,來,吃這個,……好吃吧」

「媽,好吃,只要是你做的,兵兒都喜歡吃,兵兒特別喜歡吃媽媽下面那道天然的菜,那味道真是好極了」

「又在取笑媽媽,一點都不正經,吃飯也是這樣子的,你看你羅姨和小麗都笑了」

「……還是羅姨說得對,小麗你說是吧,如果我和媽媽的感情沒有達到很深的境界的話,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的,一般的兒子就只會說說什麼『媽媽我好想你』呀、『媽媽我一定聽你的話』呀、『媽媽我一定努力學習呀』,這是什麼狗屁話呀,這些乖面話誰不會說,可是怎樣才能讓媽媽開心快樂呢,特別是只有媽媽一個人的時候,難道讓媽媽用自己的手指去獲得一點點的快樂也是叫想她、也叫聽她的話嗎?我說不是,這是天底下最自私的兒子……,媽,羅姨,你們說是吧,……,有的兒子更加可恨,自己不知道去安慰自己的媽媽,還阻止他的媽媽到外面去找男人,你們說說,這是好孩子嗎?」

「得了,吃飯時怎麼也這麼多話……」

「好了,媽,我吃飽了,你吃好了沒有呀」

「怎麼?剛才還沒有飽呀」

「媽,剛才羅姨和小麗都不讓我進去,兵兒只是摸了摸她們的白穴,用舌頭親了親她們的白洞呢」

「為什麼呀,這好像不是你這個大色鬼的風格呀」

「還不是羅姨的主意,羅姨,你說是吧……,媽媽,你聽聽,你看我這兩個小老婆也是你的媳婦對你挺好的吧,她們都想到你是大的,第一次應該射在你的裡面呢」

「羅姐,小麗,你們真好,但你們也用不著這樣呀,這樣一來還不把我的寶貝兒子憋壞了呀,你們只考慮了我,可就沒有為小兵考慮考慮呢,……,羅姐,你別說了,我知道你這是對我好,來吧,兵兒,她們不給你,媽媽給你。……,走,到我們的溫床去」

「媽,你還沒有吃好呀」

「媽還吃得下嗎?其實媽也飽了,……,羅姐,小麗,只好你們收拾一下嘍。」

「媽,去哪呀,就在這沙發上吧,我們一邊弄還可以一邊看電視呢」

「你小子,你哪是在看電視呀,你是想在你的兩個小老婆的面前插你的媽媽吧……,唉,為了媽媽的寶貝兒子,媽媽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我們三人也都成了你的女人,四人睡在一起也只是遲早的事情,更何況剛才你在她們的面前都插過媽媽了……喔,兵兒,輕點……啊,……兵兒,你那玩意好像又大了又長了」

「媽,都半年了嘛,它當然要長大長長的喲,但也不完全是兵兒的長大了,長長了」

「那還有什麼原因呀」

「還有呀……,就是媽媽這蜜穴已有半年沒有男人這止癢的東西來插了……,對了,媽,沒有我在家,你和羅姨在家裡也不會玩一些小遊戲來消消火呀」

「玩是玩過,可哪有我這寶貝兒子的長槍插進來舒服呀……,啊,……兵兒,媽媽要來了,啊……媽媽要升天了,啊……」

「喲,媽媽,你的陰水好多喲,滾得我的小弟弟的光頭好熱喲」

「……兵兒,剛才媽媽好快樂,……你還沒有好嗎,……啊,……」

「媽媽,兵兒,馬上就來了,啊……」

「來吧,乖兒子,全給媽媽吧」


……


「媽,你喜不喜歡羅姨和小麗呀,我和她們這樣……你不會……」

「其實媽媽也非常喜歡這兩個白虎的,你羅姨的皮膚、身材、胸部和下面那兩片肥肥的白白的厚厚的陰唇,連媽媽都想時時的摸摸呢。至於小麗呀,媽媽就更是喜歡了,一來是她有著和她媽媽一樣的皮膚、身材、胸部和那兩片肥肥的白白的厚厚的陰唇,二來是有了她之後,就不用擔心你找其他的姑娘而不能接受我們這種亦母亦妻的關係了」

「媽,你真好,我還要……」

「你呀,休息休息一下吧,等會還有她娘倆呢,也難為她們能這樣想,要換了別的女人哪會管這麼多呀,還不是只顧自己快活了,等會可得讓她們娘倆盡興了。所以呀,現在你就看看電視,和媽媽說說話吧,……,羅姐,小麗,你們收拾好了,你看我只顧自己快活,而讓你們去幹那些事……,羅姐,什麼應該的呀,這些家務事應該是我做的,……羅姐,我可沒那個意思,我可沒有把你們當外人喲,我要是把你們當外人了,還能在沙發上和兵兒……謝謝你小麗,小兵全給我了,兵兒的第一次全給我了,射得我下面滿滿的都是呢,你是不是也想你的兵哥哥射在你的裡面……,哈哈,小麗,別不好意思嘛,你都看到你兵哥哥的小弟弟進到嚴姨的體內了,現在嚴姨也要看看你的兵哥哥進入你的光穴裡面去。……兵兒,去呀」

「……小麗,來呀,到沙發上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呀,我和我媽都在這高潮了呢,你還有什麼顧慮的,你這小老婆不聽大老婆的話了?……,媽,你看小多好呀,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著的是她媽媽,好吧,那羅姨你就先來。……嘿,你們娘倆還推什麼呀,羅姨,這下好了,你倆一起來,我讓你們兩個小老婆一起升天好不好?」

「哈哈,我兒子真行呀,還要一箭雙鵰呢。……小麗,羅姐,你們就不要再猶豫了,剛才不是也在一起洗澡了嗎?現在只不過是多了我一個在旁邊而已嘛。小麗,你這當女兒的先脫吧,……,對嘛,還是小麗聽話,算嚴姨沒有看錯你,……,羅姐,你也脫了吧,……什麼?『不好意思』,嘿,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是遲早的事嘛,除非你不想把小麗嫁給小兵……想,不就是了,小兵可說了,小麗陪嫁東西他什麼都不要,……,要什麼陪嫁?要你陪嫁呀,……小麗還是你先來吧,……羅姐,你聽聽,多好的女兒呀,她說要讓你先,這下看你還有什麼好推的」

「羅姨,你現在是怎麼了,剛才在洗澡的時候你不是讓我在小麗的面前用嘴弄你的小穴了嗎……,小麗,幫幫你媽,也許你媽不好意思在我媽的面前弄她吧」

「羅姐,這就對了嘛……,哇,羅姐,你看小麗胸前那乳房可有我們的一樣大
了,小麗你擋什麼呀,……羅姐,你再看小麗下面那兩片肥肥的,白白的,你們倆真不愧是母女呀,上下都一樣的了,哈哈,小麗你蓋了下面,上面不又露了嗎?……,嚴姨哪有取笑你了,哈哈,這都是真的嘛,兵兒,你說是不是」

「還不都是我的功勞?」

「哈,怎麼又變成你的功勞了」

「要沒我呀,小麗的胸部會有這樣豐滿嗎?也能跟媽媽和羅姨你兩個比嗎?你說是不是,羅姨」

「好了,就算是你的功勞了,別再囉嗦了,還不快點呀,你看你羅姨那光潔的下面都淫光閃閃了」

「啊……,羅姨,好緊喲,……小麗,你也過來,這下可以了吧,我不是先進了你媽媽的美穴了嗎,現在輪到你了……,什麼?你要我在羅姨的洞穴裡射了,你才和我……」

「兵兒,你溫柔點行不行呀,你看你插得你羅姨汗都出來了,……小麗,還不上去換換你媽媽呀,你看你媽都說『要來了』……,去呀,對,就這樣,就躺在沙發的扶手上……,兵兒,讓你羅姨休息一下吧,這邊的小麗也是春光明媚了」

「啊,……小麗,我的小弟弟已全進去了,你的小咪咪把它夾得好緊喲……,媽,你要不要也來呀,……呵呵,行吧,就讓你休息休息一下,等會再叫你們三人一起升天去吧」

「兵兒,可以換了,你羅姨又現淫光了……,對,就這樣,再插深點,把她腳扛到你的肩上來,這樣就能更加深入了……羅姐,舒服吧……哈哈,怎麼了,這樣快又丟了,不會吧,……看來又該小麗你上了……,」

「……媽,小麗也快不行了,你看她也來了……啊,……,小麗,我也要來了……,小麗,你說什麼,你要我射在你媽媽的陰穴裡面,你真是一個孝順的女兒,連此時達到忘呼所以的時候,也還惦記著你的媽媽,……羅姨,你快來接著吧……啊……啊……」


……


「小麗,昨天晚上滿足了嗎?要不要現在再來一次……,臉我洗好了,現在你來幫我洗洗下面的小頭吧。……哈哈,什麼油腔滑調的呀,我是說真的喲……,噫,你問這個幹嘛呀,是不是說我偏心了呀?告訴你吧,就在你睡著了的時候,我又讓我媽升了一次,也在你媽的小穴裡射了一次,……」

「什麼你媽我媽的,以後不許這樣叫了,兩個都是你的媽媽,你說是不是,羅姐」

「媽,羅姨,你們起來了?……,媽,你不是讓她們做我的小老婆,你就做我的大老婆嗎?」

「什麼小老婆,大老婆的,我和羅姨就是你的媽媽,小麗才是你的老婆,你只能和她結婚,你小子還想像皇帝一樣娶上三宮六院的呀」

「那我不管,我就要你們三個」

「你要媽媽和羅媽媽是一回事,而你和誰結婚又是另一回事」

「又怎麼不是一回事了」

「……你聽,小麗說得對,結婚就得生孩子,你叫我們兩個快四十歲的女人給你生孩子呀,你還叫我們在世上做不做人呀,你要叫你媽媽和你羅媽媽都失業了都下崗了是不是?你還要不要上大學呀你這臭小子」

「媽,你也才36,羅阿姨--哦,羅媽媽也才38嘛,不是還沒到四十嗎?再則呀,你們兩位媽媽在我的眼裡就你二十幾歲一般,你說是不是,小麗」

「哈哈,你小嘴改得好快呀,就知道說乖面話,我們有多大了難道自己不知道呀……羅姐,你同不同意我這樣的決定,怪我昨天晚上沒有跟你商量……兵兒,你羅姨同意了,還不快叫媽媽」

「媽媽……」

「好了,這下可好了,小麗,你就安心的當你的嚴太太吧,我們兩位當媽的當然不會跟你搶了……」

「媽,那我怎麼叫呀,我叫一聲『媽』你們誰答應呢?」

「那就叫我是媽媽,叫你羅姨為羅媽媽」

「媽,這樣兵兒還是認為不好,羅媽媽還沒有我叫羅姨親近呢」

「……那就這樣吧,叫我是『媽』一個字,叫你羅姨就不要叫羅媽媽了,把那羅字去掉,就叫『媽媽』,兩個字,不就區分了嗎,你說是不是小麗……,哈哈,小麗你真聰明,你以後叫我當然是叫二個字的『媽媽』,叫你媽就叫一個『媽』……好了,就這樣了……小色狼,怎麼又來要你媽了,你有了新媽媽,還不快去做一個交接儀式呀」

「媽,那我去要媽媽了……媽媽,你以後就是兵兒的媽媽了,你是小麗的媽,也是我的媽媽,……媽媽,你答應了,那現在就給兵兒吧……在哪?就在這呀,就在這廚房裡呀……,到房間去,不要,我等不及了,就在這吧……,怎麼搞?站著搞呀,媽,你幫幫忙,幫我把媽媽的內褲脫了好不好呀」

「哈哈,兵兒,你就只管放馬過去吧,你媽媽的下面是真空的呢」

「哇,媽媽,你好淫蕩喲,媽媽,我可要進來了」

「壞小子,不要這樣說你媽媽,她不都是為了你呀」

「為了我?……啊,……,媽,兵兒進到媽媽的裡面了,」

「是呀,你看小麗和你媽不都是沒有穿內褲嗎?這都是我們昨天晚上說好了的」

「喔,我知道了,你們是為了方便兵兒吧……,但是這樣也有不好呀,到了外
面,萬一春光洩漏給了別人,那我不是吃虧了」

「你個死色鬼,我們出去不會穿上呀,即便沒穿,讓別人看看也沒什麼嘛,又沒有丟了去……」

「不行,出去一定得穿上,你們的美穴只准我一個人看,更只能我一個人插。啊……,媽,原來站著搞卻是這樣一番滋味呀」

「怎麼會只是你一個人插呢,小麗還可以這樣說,我和你媽媽就不能這樣說了」

「為什麼不能這樣說了呀。……媽媽,你的小穴好緊喲」

「如果只是你一個人插的話,那你和小麗又是從哪出來的?」

「媽,我是說從現在起嘛,媽媽被小麗的爸爸插,那不是以前的事了嗎?伯伯都走了已快兩年了,你還提他做什麼呢……,對了,媽,我爸爸是誰呀。啊……,媽媽,我要射了,啊……啊……」

「兵兒,怎麼今天來得這樣快呀,還沒有十分鐘就來了,……昨晚你插媽時,都快一個小時才來,害得我下面的小穴都還是紅紅的呢……,你看……」

「媽,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問的問題呢……,我爸爸到底是誰呀,以前你總是騙我說,爸爸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工作了……,可後來我才知道,他是不會再出現到我的眼前了。……媽,我會很愛很愛你的,現在我也想通了,我還要謝謝他把你留給了我呢……,也許時光早已沖淡你對他的那份情了,再加上有了我以後,我就很少看到你穿上那件在我上小學和初中時你經常在家裡才穿上的外套……」

「兵兒,其實這一切你媽媽都知道,我不想去說它,……」

……

「兵兒,你媽媽說的都是事實,當時你媽懷你的時候才十七歲呀。……當時你媽是多麼多麼的愛他,愛得那樣情真意切,寧願將自己十六歲的身子都給了他,可是他卻和那個洋妞跑到國外去從醫去了,你說當時我一個小護士又能怎麼樣呢?……都把它當成過去吧,現在好了,媽有了你就心滿意足了,更何況還有你的媽媽和小麗呢,現在想起來,我也真得感謝感謝他呢,你說是不是羅姐……,羅姐,你說得對呀,……時間過得真快,我懷上小兵後不久你也懷上了小麗,一轉眼十八年又過去了,……九三年他倆上一年級,九九年又一同上初一,二00二年又都進了重點高中,現在卻都上大學了,……兵兒,別鬧,你還不飽呀,你呀,也該注意一點身體,從昨天到現在,也不知你放了多少炮了,你要玩命呀,時間還長著呢……,你聽聽你媽媽怎麼說了,不要一下子吃飽了,吃得不想再吃,這樣就不好了……」

「媽,媽媽,你們的佳餚我是永遠永遠都不會吃夠的。……媽,媽媽,兵兒還是很乖的,很聽你們的話的,不吃就不吃嘛,我就摸摸你們的小穴和大奶。……媽,媽媽,我問問你們,是我的大還是爸爸、伯伯的大」

「是我的寶貝兒子的大,……你聽你媽媽說了沒有,還是你的長呢,當然也比你爸爸的長……,哈哈,小麗不服氣了,兵兒,你沒聽見小麗你了,她說好像你這個醜東西偉大得不得了似的」

「我這東西當然偉大了,她又沒見過伯伯的那東西,她怎麼知道我的寶貝是不是比伯伯的大,比伯伯的長,比伯伯的雄偉,……,小麗,你可沒有發言權喲。……媽,媽媽,小麗她掐我,兩位媽媽快來救我」

「救什麼呀你,你的兩隻手都在你媽和你媽媽的大腿根裡,小麗才能掐到你的,要不小麗會是你的下飯菜,她不被你插穿才怪呢」

「聽到沒有,小麗,媽和媽媽都下命令了,等一會,我可要插穿的白洞」

「好了,好了,兵兒,別鬧了,電視正好看呢,……姐,讓我也摸摸」

「哈哈,媽也想摸媽媽的呀,……,小麗,你得摸過媽媽的嗎?……,媽媽,你說什麼,啊,原來你們都彼此都摸過呀,……,哈哈,媽媽,你說得對呀,我是比你們要強點,你們只是摸摸,而我卻進入了我媽的體內了……,媽媽,你問我是什麼時候進我媽那裡去的?這個問題你問我媽吧,可能她比我還要清楚些,是不是呀媽……」

「你小子賣什麼乖呀,還不是你初三畢業時死纏爛纏媽,媽才給你的呀……,姐,別聽那小子瞎說,就是他趁我睡熟的時候強行進來的」

「媽,你這樣說可就冤枉我了,都把我說成是十惡不赦的大淫棍了」

「難道你是什麼好貨了呀,……,說,小麗問你呢,你是什麼時候把你媽媽給上了的」

「反正是媽的後面,我的第一次可是給了媽的喲」

「這個媽知道,你不要轉移話題嘛,小麗在問你呢」

「小麗,你別怪我喲,我是在上了我媽半個月後才上了媽媽的,那可是媽媽她主動的……,真的,我沒有瞎說,不信,你問媽媽」

「小麗,是真的,這個你媽清楚,是吧,姐,……,不過這其中的原因你也應該知道吧……,小麗,你真懂事,能這樣原諒你媽就好了,當時你媽的確是想留住你兵哥哥才這樣做的,要不然呀,你這個大色狼哥哥不知野到哪去了,此時你也不會在這裡了……,兵兒,你輕點嘛,你的手指弄得媽好難受喲」

「媽,要不要兵兒這雄偉的弟弟來給你止止癢呀」

「才不要呢,要去就去你媽媽那裡去吧……,哈哈,你媽媽也不要,我看你還是進你老婆的小白洞去吧……,兵兒,快來,小麗想跑呢,我可給你拉住了……」

「媽,媽媽,你們看小麗的小穴還有點紅呢,你們看怎麼辦呀」

「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你這樣猛插猛抽的,她一個少女家能經得起那樣折騰呀,又不是對媽和你媽媽」

「媽,那我插你的好不好,我可心疼我老婆喲」

「什麼呀,現在就開始知道護著她了呀,姐,再過十年,我們可就不在這小子的眼中了嘍」

「媽,媽媽,兵兒可不你媽說的那樣,你們永遠在我心裡」

「啊,你這小子,把我們都當成死人了,……姐,快來揍這小子,還說對我們好呢,是不是想我們都快快的走了,你好天天插小麗這嫩屄是吧」

「媽……你說什麼呀,……,小麗,媽媽,快來幫幫我,看來不插到我媽的小屄裡面去,還不知道她要說出什麼來呢……,對,就這樣按住,小麗,你別怕,……媽媽,你把我媽的裙子往上撩一撩,……,媽,我可進來了」

「啊,死小子,你往哪插呀,錯了」

「沒錯,這是媽媽指著要我往這插的,……,啊,原來兵兒還不知道這個洞也可以插呀,媽,好緊喲,夾得我都想馬上射了」

「啊,……,輕點,兵兒,輕點,媽疼死了,……姐,你好壞喲,怎麼合夥來整我呀」

「媽,這下不疼了吧,媽媽往咱們這吐了些口水呢,這下可滑了……,媽,這下是不是有一些快樂的感覺了?」

「你個死小子,啊……,有什麼感覺呀,還不是……嗯……嗯……」

「不會吧,媽,聽你的浪聲都是很受用的喲……,小麗,媽媽,你聽我媽是不是在故意的呀,明明是快樂卻又反說沒什麼感覺,……,媽,你真的沒有快感嗎,要是這樣,兵兒可就抽出來了」

「別,兵兒,別抽出來,就這樣插,媽快活著呢……,啊,兵兒,你怎麼又換地方了,就插媽的後門吧,你可是第一個插媽後門的男人喲,也算媽把第一次給你了」

「媽,你的下面兩個洞都讓兵兒爽死了,兵兒在交替著用呢」

「啊,……兵兒,媽也好爽喲,媽從來也沒有這樣快樂過,……姐,你別笑話我,真的是很爽呢,要不你也把第一次給兵兒吧……,兵兒,快呀,你媽媽也要把第一次給你呢……,什麼?你不是第一次呀,莫不是小麗的爸爸都用過了,哇,小麗,你聽聽,你媽可比我更淫呢」

「……媽媽,我看我媽都已高潮幾次了,你看她這軟棉棉的樣子,還是讓她休息一下吧,讓兵兒也來插插媽媽的後庭,……,喔,……,媽媽,你的後庭也好爽喲,……,媽,開發過的菊眼就是不一樣,……啊,爽死了,小麗,你也準備著吧,我也要開發你的後門……,什麼,不要,這怎麼行呢,你爸爸都要了你媽的後庭,你怎麼就不能給你的丈夫呀……,哈哈,我不是你的丈夫?媽媽,你聽聽,小麗不肯做我的老婆了,那媽媽你來做我的老婆吧」

「你這小子,亂七八糟的說些什麼呀,快換地方,媽也要看你同時插媽媽下面的兩個洞……,啊,對,一個洞來二十下,啊,看得我都爽了……,小麗,到你了,……,唉呀,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嘛,你看你媽和我不都是同時把兩個洞給了你兵哥哥了嗎?你是你兵哥哥的妻子耶,怎能不同意呢……,對嘛,這樣才對嘛。……,兵兒,你老婆同意了,你還等什麼呀,……,慢點,小麗可是第一次,等我放上一點潤滑濟你再進去,……,你小子慢點,停一下,你沒聽到小麗那大叫的聲音呀……」

「媽,兵兒快樂死了,……,小麗,你的菊花穴太緊了,都夾得我的小弟弟生生的疼呢」

「小子,別只顧說話,快換另一個玉洞呀」

「媽,媽媽,小麗的兩個洞都是好緊喲,……,啊,……,啊,兵兒要射了……,媽,快躺下,我要射在你的裡面,……啊……啊……啊……」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