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0, 2013

被催眠輪姦的美少女小柔



「阿、阿喔..恩..恩..我、我快不行惹、又要去惹阿阿阿阿....」一個女子的淫聲從房間內不斷傳出,很顯然的這個女子正在享受..或是被強迫高潮。

房間內有2男1女,一個男人赤裸著下半身坐在房間唯一的床上,發出呻吟的女子此刻正坐在男人的大腿之間,高挑全裸的身軀正在不斷上下擺動著,一頭及腰的長髮也隨著女子的劇烈擺動而飛舞著。女子赤裸迷人的小穴正把男人的陽具整根沒入,陰道正因一次次的高潮而收縮緊夾著男人的陽具。

「喔喔~她又高潮惹耶~想不到她聽話到能一直高潮,一定很緊很舒服吧,哥哥?」一個站在床邊像在觀賞A片一般的男子向床上的男人說道。

「呼、呼、喔~真緊啊..幹起來、真的、真的只有爽而已...」

那女子似乎一直在高潮,沒2分鐘就高潮一次,有點違背女人的生理。

女子叫高筱柔,大家都以小柔叫她。正在幹著小柔的男人叫雷剛,而站在床邊的是雷正,2個人是親生兄弟,小柔則是和他們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3個人一直玩在一起,連唸書也是3個人同校,就連上了高中也是在同一個學校。

大約在國中2年級,小柔開始發育,不但身高長高,胸部也從A罩杯升級到D罩杯,甚至有朝向E發展的趨勢。而正值青春期的雷剛和雷正見小柔出落的越來越吸引人,難免也有性衝動,只是小柔一直不當一回事,小剛和小正礙於她父母也不敢硬上,只好每天壓抑慾望打打手槍。

1個星期前,他們高2升高3暑假的最後一個星期,小剛和小正偶然在一本催眠書上發現惹一個"深度催眠術",書上寫只要催眠成功就能把被催眠者從淺意識催眠,變成一個百依百順,什麼都聽的人。兄弟倆在隔天立刻把小柔找來家裡當試驗品。

兄弟倆完全照著書本上教的去做,可憐的小柔還不知自己將成為實驗品,乖乖聽從兄弟倆的話坐在椅子上任2兄弟擺佈。

小剛拿出一個小鏡子做成的墜子放到小柔的眼前,並要小柔盯著看,小柔在鏡子裡看見自己的眼睛,然後小剛把鏡子慢慢擺動起來,小柔的眼神也隨著鏡子飄動,接著意識越來越模糊,只隱約知道小剛重複說惹幾句話,接下來的事她全都記不得惹。

催眠意外的成功!兩兄弟興奮不已。當小剛拍惹一個掌,小柔才驚醒惹過來。她疑惑的看著兩兄弟,不知道他們2個在搞什麼鬼。

「哥、我們快試試看成效如何啊~!」小正湊近小剛的耳邊說道。

「站起來吧!」小剛對著小柔說,同一時間小柔也站惹起來。

「再坐下!」、「站起來」、「向前走」、「蹲下來」...不管小剛說惹什麼指令小柔全都做惹出來,小柔感覺自己的身體像不受控制般的跟著小剛所說的動作做,此時小柔感覺到不妙惹...

那一晚他們把累積多年的獸慾一口氣全發洩在小柔身上,小柔被他們幹得整整2天合不起大腿..而且小剛還下命令要小柔不能告訴任何人,還要隨傳隨到,完完全全變成惹他們的性奴隸。

一個禮拜以來,兄弟倆每天都把小柔叫到家裡輪姦,可憐的小柔連吃便當都得被一邊幹一邊吃。這天小剛突發奇想,對小柔下惹一個命令。

「我們幹妳的時候,妳要一直高潮!」結果小柔在接下來的輪姦之中,竟然真的不斷地高潮,小剛隨意的抽插,都能把她推向頂峰,高潮時陰道內的收縮,也讓小剛爽到極點。

「啊...不要、等等、等等阿..小剛、又要、又要惹..喔阿阿阿~」顯然地,小柔又即將高潮。

「喔喔~又、又變得好緊啊~不行~我、我要射惹喔~」

「不、裡面..裡面不能..射在裡面..啊~會、會懷孕的啊啊啊.....」小柔才剛說完,就感覺一股火熱的液體噴向花心深處。小柔被射得意識恍惚,躺在床上喘息。但小正似乎不給她喘息的機會,上惹床將小柔無力的雙腿分開放在自己的肩上,肉棒"噗滋"一聲就馬上挺入惹被淫水和精液浸濡的小穴裡。

「等、等等..小正..不要啊、讓、讓我休息一下..恩喔....」意識到小正的插入,小柔驚慌地伸手想推開小正,然而無力的雙手無法阻止小正的獸慾,小正又在小柔體內抽插惹起來。幾乎不受控制地,小柔在很短的時間又再次被頂上了高峰。

「啊啊..恩、嗯..停、停啊~拜託..又、又要了..啊啊啊~~」在小柔高潮的同一時間,陰道又開始劇烈的收縮,將小正的陰莖緊緊包著。

「喔喔~~呼..真、真的好爽啊~好緊..喔~」

此時小柔的雙眼開始無神了,每一次的高潮都帶去她大量的體力,小正沉浸在小柔陰道的收縮,而小剛看到了小柔的異狀,不過他並沒有阻止小正繼續幹,他想知道小柔的極限到哪。

小柔已經意識模糊了,她現在只能發出”啊啊啊”的無意義的呻吟,而在這一次的高潮,小柔發出一聲”啊~~~”的叫聲後,就閉上了眼睛,小剛知道小柔已經體力不支暈倒了,小正卻還是奮力的抽插著,小剛本想阻止小正繼續幹下去,隨即又想知道暈迷中的小柔會不會高潮,也就任由小正繼續搞。

沒多久,本來只能發出喘息聲的小柔突然又發出了一陣呻吟,眼睛也無力的張了開來,顯然地小柔又要高潮了。

「啊....嗚ㄣ...嗚.....」小柔在發出這樣無力的淫叫後,又暈了過去。之後小柔不斷的因高潮而醒來,又因高潮而暈迷,小剛知道在這樣幹下去她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正想阻止小正,只見小正在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後,就把肉棒給拔了出來,一股白稠的液體也從小柔的小穴裡緩緩流了出來。

「黑嘿..哥,小柔姐真的是極品阿,如果能幹她一輩子的話不知道有多好!」小正對著哥哥說道。

「白癡!哪可能一輩子!等她上了年紀你還會想上她嗎!?」

「哈哈~也對!」

「可惜第一個幹她的人不是我們阿..真他媽可惜..」

原來小柔上高一的時候就交了一個男朋友,他們的感情非常好,小剛和小正也認識,那是他們隔壁班的班長。在他們墜入情網的時候,很快的小柔就把第一次給了他,這讓兄弟倆很吃味。

小剛和小正看著倒在床上,赤裸著美妙的姛體,小穴還不斷流出兄弟倆精液的小柔,想到以後的日子有一個這麼美妙的性玩具,兩兄弟忍不住對看著笑了起來。

疲累的小柔睡到了隔天下午才被自己的手機吵醒,醒來時兄弟倆都不在房內,她拿起自己的手機一看,有10幾通未接來電,全都是小柔的男朋友打的,小柔趕緊打回給他,響沒多久小柔的男朋友阿州就接起來了。

「喂~是小柔嗎?你昨天和早上的電話怎麼都沒接?我很擔心你啊!」阿州在電話理著急的說道。

「我不是故意不接的,我、我是被....」小柔聽到阿州那麼關心她,很想告訴他實情,不過就是沒辦法說出來。小正這時正好走進房間聽到小柔的談話,也知道是阿州打的,他悄悄的走近趴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小柔,此時小柔正顧著跟阿州講電話,根本沒察覺有人接近。

「我是、我是...唉..我只是忘記帶手機出門..啊!!!」小正趁小柔正在專注講話的時候,將手指猛地插入小柔露出的小穴,驚嚇的小柔不自覺地叫出了聲音。

「小柔!?怎、怎麼了?你還好吧?發生了什麼事?」阿州聽到小柔突然的叫聲,著急的問。

「繼續說電話!別停!」小正在小柔耳邊輕聲命令,順便將她的身體轉過來,使小穴正對著小正。

「沒、沒事只是看見一隻蟑螂..恩~~等等..州你等等ㄡ..」小柔露出一臉哀求的神情求小正別再弄了,小正哪會理她,一手把肉棒掏出另一手將小柔兩片陰唇左右一分,露出了可愛的小嫩穴,小正肉棒一挺就整根沒入了小柔的體內。小正故意把肉棒慢慢抽離小柔體內,等到幾乎整根都快抽出來時,再用力一口氣頂入,空虛和飽滿感的不斷交替讓小柔不斷想要叫出聲音來。

「州..我、我沒事的你放心吧..喔~我、我等等就回去準備開學的東西..」小柔努力控制自己的聲調聽起來正常,但是卻控制不了急促的喘息聲。

「小柔!你聽起來好像很喘,妳怎麼了?生病了嗎?」阿州聽出了小柔的喘息,連忙擔心的問道。

「沒..我、我和朋友逛街走路走太累了..州..我這邊收訊不太好、我們明天開學見面再說好嗎?掰掰~」小柔說完就馬上掛了電話。

「小柔姐~你男朋友還真關心妳喔~感情真好阿..就算讓他知道妳被我們這樣子幹..他應該也捨不得跟你分手才對喔~!?」小正一邊說著,一邊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

「別..別讓他知道~嗯喔...拜、拜託你~他很、很會吃醋..喔~~他..他會不要我的...」

「哼..小柔姐你還真、真自私阿~被幹成這樣..喔~~還敢奢望人家要妳~!」

「還..還不是你們..嗯、嗯~你們強迫人家的~~我、我還是愛著他的...阿阿~~!」

「哼~既然這麼愛他的話,那妳去找他幹妳吧~~」小正聽小柔這樣說,妒意一起,把正在抽插的陽具從小柔體內硬是抽了出來。

「唉...不、不要~~不要出去...阿阿阿~~我快要瘋掉了阿~~!!」陰道內突來的空虛感讓小柔忍不住叫了起來,夾住雙腿不住的摩蹭。

「怎麼!?不是要裝清純!?臭婊子愛裝清純就去找妳男朋友幹妳阿!!」

「快、快點進來~求你了..我快要、要受不了了阿~~我是賤女人..快點幹我阿~~」為了滿足生理的需求,小柔只好不顧廉恥的說出了這些話。

「哼!!口口聲聲說什麼很愛男朋友的...結果還不是叫別的男人幹妳,真會演戲的婊子!!」小正又一次把陽具對準小柔的陰道口,一個用力又把整根給挺了進去。

「阿~~~喔嗯...阿、阿....」陰道內再一次被填滿的感覺使小柔開始大聲淫叫。

「靠..叫你上來看小柔醒了沒而已不是叫你上來幹她!老媽今天加班不過老爸等等就回來了被看到的話看你怎麼辦!」小剛突然站在門邊對小正說道。

「好、好啦..讓我這次、這次爽一爽~~喔喔~~嗯!!!!」一陣低吼過後小正把精液灌入了小柔體內。

「唉..你...你又射進去..等等真的會...」

「慘了!老爸回來進屋了!」小剛聽到開門聲,猛地說道。2兄弟慌了手腳,反正只有愣愣的聽著老爸上樓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什麼事都沒辦法做。兄弟倆的老爸在一家不算小的貿易公司當總經理,所以時常出差或是加班不在家。終於,兄弟倆的老爸看到了站在門邊心虛的小剛。

「小剛阿~老爸回來囉~」

「老爸..你今天..今天似乎..比較早阿..」

「是阿~今天剛好你那愛嘮叨的媽要加班到很晚才回來,我特地早一點回家載你們上館子,高不高興阿~對了,外面的鞋子是小柔的吧?叫小柔也順便一起去吧~小柔和小正呢?」男人做勢要進房內,小剛也只有呆呆的看著往房間進去。

「小柔阿~不如妳今天就和我們以起去吃飯...你們..你們在做什麼!?」男人似乎也嚇了一跳,看著房內來不汲穿上褲子的小正,還有裸著身子躺在床上的小柔,白癡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男人對著站在門邊的小剛問道。

「老爸..對不起拉..我們、我們只是在玩..在玩催眠遊戲而已...」

「催眠遊戲?!那為什麼小柔會被你們...」

「因為..因為那是會讓人聽命於任何的的催眠..那是、是小正用的~不關我的事!」

「小正!是你用的?」

「對不起拉老爸..我也沒想到會這麼成功...」小正心虛說道。

「....小柔,妳先站起來!」男人看著躺在床上的小柔,沉思了一下後說道。小柔身體不受控制的自己站了起來,只有把一隻手遮住正在緩緩流出精液的淫穴,另一隻手則是擋在胸前。

「走過來!..轉過身!..把雙手放在背後!...」男人叫小柔做了這一連串的動作後,小柔整個身子背對了他,正再疑惑為什麼男人要她做這些動作時,34D的胸部突然傳來被一雙大手緊抓住的刺激感。

「咦...!?阿阿~~叔、叔叔你怎麼....不行~放開拉~~!!」男人突然伸手往小柔的大奶子抓了下去,小柔想用手搬開男人的雙手,但被命令放在背後的雙手卻怎麼也無法離開身後,小柔只能稍微扭動身子做些形式上的抵抗。不只小柔嚇了一跳,連小剛和小正也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不知所措。

「老...老爸你.....!?」

「兩個小兔崽子,有這麼好康的事也不通知你們老爸,自己暗槓啊!成天對著你們那黃臉婆老媽,我都快膩死了..還是你們高叔叔厲害,生了個這麼標緻的女兒,有這種機會不好好幹她個10次8次的豈不是對不起自己?」原來覬覦小柔的不只是兄弟倆,連兄弟倆的老爸也超哈。
聽到這裡,小柔已經完全死心了,兄弟倆也慶幸還好自己的老爸也是個色鬼。只不過2人還是不敢跟自己的老爸搶女人,只好站在一旁看著老爸玩弄小柔的身體。

男人粗壯的身軀使他毫不費力的就將小柔抱了起來,但卻不憐香惜玉的將小柔往床上丟,自己則是迅速脫下自己的衣服和褲子,也不在意自己2個親生兒子就在一旁觀看,馬上就全身脫得精光上了床。

「小柔乖,乖乖含住它,記得用舌頭不要用牙齒阿!」小柔看著眼前這根高挺的肉棒,不只她開始害怕了起來,連兄弟倆也自嘆不如,男人的陽具不知比他們的要大上多少,小柔的小嘴差一點就無法把這根東西給含進去,更不用說是從小穴進入的後果了。

小柔努力憋住呼吸,將男人醜陋巨大的肉棒緩緩用自己的嘴唇包覆起來,直到張到極限的小嘴好不容易將那雞蛋大的龜頭給含入嘴裡,男人卻已經忍不住開始抽送了起來。

男人每一次頂入都頂得很深,似乎硬要將整根陽具完全頂進小柔嘴裡一樣,每一次都頂到了小柔的喉嚨,讓小柔幾乎窒息,小柔只有利用男人陽具稍微離開嘴巴時,含含糊糊地向男人發出抗議。

「嗚..叔叔..叔..嗚..太進去..嗯嗚..會..會不能呼..嗚..呼吸..呣...等、等等..嗚..」      

男人似乎沒聽見一樣,抓住小柔的頭髮用力前後擺動,每一下都使男人的龜頭頂到小柔喉嚨的深處,但是再怎麼樣也無法將整根陰莖塞入小柔嘴裡。

沒多久,男人似乎放棄了,將小柔的頭用力往後一甩,整個人往後仰,小柔被甩的頭暈眼花的,還沒開始喘口氣,就發覺自己的雙腳被男人抬了起來放到了他的肩上,然後男人一個用力,那大到嚇人的陽具就整根沒入了小柔的陰道內。

「阿阿阿阿~~~~不行、不行阿~~叔叔你的...太大!!會、會壞掉阿~~~」小柔感覺自己的小穴好像快被撕裂了,痛到尖叫起來。

男人每一次的進入都頂到小柔的子宮,快速的抽插使小柔覺得子宮快被刺穿了。

「喔~裡面..還真緊~像處女一樣...喔嗚~~~」

「阿~阿~頂到、頂到子宮了...喔、恩恩~~會穿過去...會壞掉啦..嗚~~」

男人的性慾和精力出乎意料的強出常人許多,兄弟倆站到腳快麻痺了,而男人陽具從小柔陰道裡帶出的淫水,也在長時間的摩擦下變成了淫靡的白色。

「嗚...恩...喔、喔..呣...恩恩.....阿恩~~」小柔此時也已經被幹到意識不清,連叫的力氣都沒了,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喔~~恩~~要射囉~~哼...哼...」男人低吼幾聲後,就把精液完全灌入小柔的體內,小柔感覺整個子宮好像被灌滿了熾熱的液體,雖然覺得不妥但是也無力抵抗了。

「喔...叔叔...您射進去..我會..會懷孕阿...」

「那好阿~最好是生個女孩子等你年紀大了就換她讓我們玩阿~哈哈哈」

「原來我們老爸的本性也不太好...」此時小剛小正同時想著。而小柔知道自己可能一生都要受他們控制,只能絕望的流下淚來。

學校的開學典禮只上半天,在好不容易拒絕了阿州一起吃午餐再一起回家的請求之後,之前受命令下課後到某處的小柔,身體又開始自己動了

起來,朝向學校熱舞社的社團辦公室走去。

小柔已經漸漸無奈的習慣了這種不受控制的身體動作,不管再怎麼想拒絕,身體就像不是她的一樣自己動作,這也是讓小柔絕望的原因。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熱舞社社辦的門口已經出現在眼前,心裡出現了不能進去要往回走的念頭,但是手卻把門打開了,腳和身體自己走了進去。

「咦!?真的是高筱柔耶!!」  「高筱柔真的來了!!」辦公室裡出現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小柔看向裡面,除了小剛和小正翹著腳坐在椅子上之外,其餘班上的男生也全部都在辦公室裡,直覺不太妙,轉身就要出去。

「回來!想去哪裡啊?乖乖來我的腿上背對我坐著!」小柔還沒走出去之前,小剛就對她命令道。小柔的身體又自己動了起來,背對著小剛坐

在他的大腿上。

「很乖嘛!真的沒有穿內褲,而且有點濕濕的了喔!果然是個淫蕩的女人丫...」小剛空出一支沒在抽煙的手往小柔的制服短裙裡伸進去,

肆無忌憚地玩弄小柔沒一絲阻攔的下體。

「恩...等、等等..小剛~這、這邊太多人..在看..恩...」

「嘖嘖..很可惜,他們不是只來看戲的唷~」小剛一邊玩一邊看著旁邊包括他14個同班男生說道。

「不..不會吧..恩~~你、你想讓這麼多同班男生..喔..把、把我..嗯喔~」

「對啊!我就是想讓他們把你給輪姦,然後輪流都把精液全都射進妳的身體裡阿!你是不是很期待呢!?」

「絕..絕對不行~~恩..班上所、所有的男生..一定會..會~喔..會有的~~!」

「不過我和小正都很想看妳被每個人射進去的樣子呢~只好委屈妳一下囉~小柔!」

「我..我不要..恩..住、住手阿~~喔喔...不要、不要摳裡面..恩~~~」

「吵死了!給我彎下腰去!我先幹!」小剛說完示意小正把小柔的頭壓下去,制服短裙往上一拉,掏出陽具對準小柔的淫穴就挺了進去。

「阿阿~~~噢...呣呣呣~~恩...恩恩~~」小穴突然被填滿的感覺讓小柔叫了出來,而小正也順勢把陽具塞進了小柔張開的小嘴裡

。看到校花被一前一後的插入,周圍的男生們開始騷動了起來,有些人已經忍不住開始打起了手槍。

「哇~高..高筱柔真的被插進去了耶!我不是在作夢吧!」

「而且還是前後2個洞都...等等我們也可以耶~」

此時的小柔完全聽不到旁人在討論些什麼,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嬌嫩敏感的小穴裡,心緒隨著小剛的抽插也一收一放的,要不是小正的陽具

還在她的小嘴裡,她早就放情地大叫了。小正最先撐不住,小柔感覺到嘴裡的陽具突然有增大且發燙的趨勢,意識到小正要射精了,趕緊想把

頭抽出來,不過小正卻緊抓著她的頭髮不放,然後小正果然射精了,濃稠的精液全都射進了小柔嘴裡。

「唔..咳、咳、...」突然射進的精液讓小柔嗆到,咳個不停。

此時一旁的男生迫不及待的想湊到前面去幹小柔的小嘴,小剛一邊幹一邊制止了他們。

「先、先別玩她的嘴巴,不要浪費,把...把精液都射進去這婊子的子宮裡!」

既然小剛都這麼說了,每個人也都強忍著高漲的性慾,等著小柔下麵的”嘴巴”空出來。

「阿喔~恩、恩..阿阿~~嗚..阿、阿、阿、~~」

「喔~~爽~~要、要出來了~要射了!!」

「不要阿~~不要射在裡面...阿喔~~」小剛不顧小柔的無力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的噴在她體內。當小剛把陽具從小柔體內抽出來的時

候,小柔雙腿一軟,幾乎就要倒下,一旁一個男生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抬高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

片的嫩唇,然後順著小剛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

「幹,真是爽……小賤貨……終於被我幹到了吧……第一天看到妳就想狠狠幹妳了……妳長的還真是欠幹…幹死妳…幹死妳…」

「不、不要!!喔...阿阿~~拜託..停阿~不要...喔~~~」

「平常一副欠幹的聖女模樣……幹起來還不是一直叫……假清純…被幹得很爽吧……欠人幹……幹死妳…幹死妳……」

在男生近乎失去理智瘋狂的抽插下,小柔不時發出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男生狠狠噗滋噗滋猛幹,

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小穴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狀。

「好緊…嘴裡說不要,卻叫那麼浪…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太爽了…幹死妳…欠人幹的…好緊… 幹死妳…幹死妳…」

男生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小柔幾乎死掉,她鬆開雙唇大聲哀叫呻吟,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

「太棒了~~我、我要射進去囉!!」

小柔才剛想要反對的時候,男生已經將積壓已久的精液整個灌進小柔的體內。

「不、不行!!噢...嗯噢..你...」小柔感到滾燙的精液噴入了自己的子宮內,但此時的她連站都成問題了,更別說反抗了。

男生拔出濕黏黏還勃起著的肉棒,完全不給小柔喘口氣的機會,另一個男生又補上來一口氣把肉棒對準小柔的小穴插了進去。

「阿~等等、等等阿..讓我休息一下...喔喔~~嗯、嗯、嗯...」

「休息!?妳沒看到旁邊還有十幾個人在等我幹完呢~大概要大家都幹完你才能休息囉!嘿嘿..」

「阿、阿、嗯~~唔...喔喔喔...不、不行..阿阿~~~」

小剛和小正就這樣看著小柔被所有的男生輪姦,當最後一個男生把精液射進小柔體內後,小柔全身再也沒有半點力氣的趴在地上喘息著,小穴

張著嘴不斷吐出白色黏稠液體。男生們發現此時,小柔的肚子微微凸起,像是懷孕了一樣,知道是因為所有人的精液都灌在她的子宮裡,他們

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被精液灌的小腹凸起,不知道誰拿起相機就連同小柔一片狼籍的下體拍了幾張,每個人就起鬨的要加洗幾張起來作紀念,

而小柔則是羞恥地低下頭掉眼淚。

小剛拿出了1條黑色皮丁字褲要小柔馬上穿上,由於小柔連爬起身的力氣都沒了,只好讓受指令的身體自己動作,小柔發現丁字褲裡竟裝著一

根條狀物,不論大小和形狀都和男人的陽具一樣,小柔轉頭望向小剛。

「嘿嘿~那是我老爸搞來的sm丁字褲,穿上它足夠讓你再爽半天的~哈哈!」

小柔無奈的把它套上,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裡面那根假陽具給插進不斷流出精液的小穴裡。

「阿...阿..好、好奇怪的感覺..唔..」

假陽具擋住小柔體內精液加上淫水的流出,把男生們的精液全都留在小柔的子宮裡。本來已經有點累的男生們見到小柔挺著微凸的肚子,陰道

裡又有假陽具擋著,不禁又興奮了起來,有的比較快恢復精力的已經用眼神問小剛可不可以再讓他們幹一次,小剛當然看得出來,不過他只是

搖搖頭,說道:

「別急!今天才剛開學的第一天,我們以後還有很多時間來好好的幹這臭婊子,放心吧!」

男生們雖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以後還有很多機會來幹小柔,這才紛紛向兄弟倆告別,依依不捨的看小柔一眼,才走出社辦離去。

「好拉~也該回家拉!快起來吧~別在地上裝死!」小雷站起身來對著小柔說道。

小柔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才剛想要把那條sm內褲脫下來,小雷卻阻止了她。

「不用脫~你要穿著那條內褲!」小雷阻止小柔把內褲脫下。

「咦…?但、但是這樣我根本。。根本不能走路阿。。。」

小雷不管她,拉著小柔就往外走。這一段短短的回家的路,可能是小柔走過最難堪的一段,小柔感到每走一步,陰

道裡的假陽具就亂頂一次,好像一邊走路一邊被強姦一般,頂的小柔喘息連連,才走了短短10分鐘,小柔已經高

潮了2次,體內的精液還一直從陰道的隙縫中緩緩滲出,弄得小柔大腿整個黏膩膩的,非常不舒服。加上路上的人

顯然對一個肚子漲起,臉上還氾著潮紅的美少女很有興趣,每個經過的男人都在交頭接耳,有的甚至還滿臉淫笑,

使得小柔非常羞恥。走到公車站牌,小柔覺得自己好像快虛脫了一樣。

不久之後,公車總算來了,不過整輛公車裡擠的跟沙丁魚似的,小柔只好勉強擠在角落一群男人旁邊。公車門一關

上,小柔就感覺到有一隻手摸上了自己的屁股,小柔直覺認為遇到了色狼,小柔看向小雷他們,卻發現他們在前

面,只有自己被擠到了後面的角落,小柔著急的用手想去撥開那人的手,但是卻手卻被抓住,被強迫去摸另一個男

人的肉棒,小柔趕緊想把手抽回來,但是卻怎麼樣也無法做到,男人的力氣太大了。沒多久,一雙手就從她水手福

的下擺伸進去,直接握住她沒有任何阻隔的一對大奶子,開始搓揉。

在屁股上的那一隻手已經伸盡裙子裡面,正在撫摸黏膩的大腿內側。

「小淫娃,下麵怎麼流這麼多水阿~還這麼黏,看來妳那大肚子裝的。。是不是男人的精液阿~」男人在小柔耳邊

對她說這羞恥的話,說到精液時還特別大聲一點,讓其他男人都聽到,小柔只有羞恥的低下頭。其他男人也猜到小

柔微凸的肚子裡裝的是什麼,更肆無忌憚地在小柔身上上下其手。突然,小柔發現他手上的那根肉棒變的很燙,然

後手上就多了一股又黏又熱的液體,原來是阿個男人忍不住射精了,甚至射到小柔的短裙上,然後小柔的手又被拉

去別根漲硬的陽具,此時那個在撫摸她大腿內側的男人,更大膽的把手伸進小柔那條sm內褲裡,赫然發現裡面有

一根條狀物正塞進小柔的陰道中﹔

「原來是騷穴塞了一根這麼粗的棒子阿~難怪那些精液都流不出來,看來你很享受這種被灌滿精液的感覺嘛~」

「不。。我。。嗯~~沒。。沒有。。喔~喔~不要弄。。嗯。。不要弄它阿阿。。」

男人把那根棒子露出陰道的部分扣著,然後開始亂搞,一會兒把它拔出來,一會兒又重重的塞進去,甚至頂到子

宮,一會兒又繞圈,一會兒把棒子轉來轉去,弄得小柔呻吟連連,一路上高潮了好幾次,直到到站的時候,小柔根

本就已經完全動不了了,還是小剛來把她拉下車,不然她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車了。

一回到兄弟倆家中,小柔在玄關就像再也站不住一般地跌跪在地上,肚子明顯小了一些,因為被那男人玩弄那根棒

子時,精液也流掉不少了,小柔的短裙已經完全被精液浸濕了,其中不乏公車上的男人射在她身上的精液,小雷把

小柔的短裙翻起來,將內褲上的綁帶輕輕扯掉,然後慢慢將棒子從小柔體內拔出來。

「嗯。。喔~喔~。。。阿。。。阿阿。。嗯喔~~嗚。。嗯嗯~~」

拔出來之後,濃濃的精液大量從陰道口洩出,玄關的地板濕了一大片。小柔眼睛迷濛,無力的看向小雷,她不知道

這場惡夢還要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