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绝配母子情 ~ 第三章

            第三章 绝配交合云雨情

  梁君激动地抱着柳欣欣,进了别墅后,迈开大步直接上了二楼,进入了柳欣
欣的房间里。

  进入房间后,梁君走到柳欣欣的床前,把她轻放在了床上。之后,他喘着粗
气有点傻笑地站在床边,双手搓了搓,似乎在想着怎么样好好享用眼前的「美餐」。

  柳欣欣此时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制服套裙。她膝盖向上地弯曲着双腿,黑
色的高根鞋踩在洁白的床单上。穿着肉色裤袜的一双修长圆润美腿张开着,把那
只能遮盖到大腿一半的紧身套裙向两边撑开得似乎要裂开了一样,裙摆边缘都已
经有点勒进了大腿嫩肉里,裙底的风光,已经泄露无遗。而她的上半身,丰满的
乳房高耸着顶起胸前的衣服,仿佛随时都会涨破束缚呈露出来。

  梁君被柳欣欣的美态所震撼住了,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以前他虽然也有过
对柳欣欣动手动脚的,但那都只是属于揩油的性质,并没有太深入,所以也没有
现在的这么激动。现在,他一想到等下这具美妙诱人的身体就要任由自己随意占
有品尝,以后也是都属于自己的,他的心,顿时就涌起了无限的兴奋和满足。

  柳欣欣含羞地看着已经激动得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的梁君,也不催促他,红着
脸就这样静躺着等待他的下一步举动,一副任君处置的娇柔样子。但她那紧抓着
床单的双手,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之意。

  当看到梁君解开了领带,似乎就要脱掉衣服的样子,她闭上了眼睛,贝齿轻
咬住了红红的下唇。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原本还强自镇定的心,开始有
点乱了起来。

  「等下他会不会嫌弃我那里?会不会让他很失望?」她心中渐渐地涌起了一
阵忧虑,一种期待中又带着担忧顾虑的思绪弥漫在了她的心田。

  衣服掉落地上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她的耳中,她知道,梁君已经在脱衣服了。
她的心,突然更加的紧张纠结了起来。

  「要不要先再拖延一下?」她心中开始挣扎着,脑子里,浮现出了以前那段
失败的婚姻的一些回忆,一些非常深刻非常不好的回忆。

  那段婚姻的破裂,正是做爱的缘故所导致的。

  柳欣欣内心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顺从。她觉得反正这么拖着躲避始
终都不是办法,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她只有祈祷他不要像以前那个负心人一
样嫌弃自己了。

  有了决定后,她便紧张忐忑地继续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她又等待了片刻,
但却迟迟不见梁君的动静。顿时,她便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起来,似乎,梁君脱衣
服的时间也太久了点?

  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结果便看到了让她吃惊的一幕。只见梁君只穿着一条
内裤,蹲在床边,双手抱头,不停地用力抓着头发,神情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君弟,你怎么了?」她紧张地问道,不自觉地又用回了以前的称谓。此时
她早就把心中的担忧顾虑暂时丢到了一边,只关心着梁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梁君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依旧神情痛苦地抓着头发。

  柳欣欣大急,忙撑着坐了起来,伸手去摸梁君的头。「君弟,你到底怎么了?
告诉我好吗?你这样子我很担心害怕。」她慌急地说道。

  梁君感觉到柳欣欣的抚摸,感受到她的关心和焦急担心,这才停止了抓头发
的动作。他抬起头,神色痛苦黯然地对柳欣欣说道:「欣姐,我不能,不能害了
你啊!」

  柳欣欣听得心中一愣,随即,她便猜出了梁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由。
「君弟,你是不是觉得你阴茎的变异会伤害到我?所以不敢要我?」她心疼地问
道。

  梁君听了她的话,神情更加的痛苦了。他点了点头,黯然地说道:「欣姐,
你也知道了我的事情,如果我和你做爱的话,那只会给你带来痛苦,我不想伤害
你,真的非常不想。但是,我如果连这个都不能给你,那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老
公?其实我不应该和你结婚的,因为我注定无法给你幸福,是我太自私太冲动了。」

  原来,刚才他在万分的激动中解脱身上的衣服,等只剩一条内裤的时候,看
着内裤里那鼓起的一团,原本因为激动而被忽略了的那个问题又被他想了起来,
所以才神情痛苦纠结起来。

  柳欣欣见梁君竟是这么说,顿时便慌了。她下了床,跪坐在梁君的身边,搂
着他的脖子,认真地对他说道:「君弟,如果是因为那个原因,你根本不用自责
和担心,我不会因为那个问题而歧视你,我爱你是真心的,你能不能和我做爱其
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有我就行了。对我来说,被你爱着其实才是最大的
幸福。」

  她说完,见梁君虽然神情有所缓和,但还是很纠结不安,似乎并没有真正解
开心中的心结。

  她担忧地看着梁君,脑子里飞速地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他彻底放下那个心中的
包袱。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时间,她的脸色露出了惊喜之色,但随
后,又泛起了犹豫之色。

  她看着还没有从痛苦自责中走出来的梁君,最终,暗暗一咬牙,然后便鼓起
勇气对梁君说道:「君弟,我刚才深想过了,其实你那个问题对我来说或许根本
就不是问题。」,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着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

  梁君神色似乎因为这句话而稍振,他转头看想柳欣欣,嘴巴张了张,没有说
出什么话来,随后神情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可能他以为柳欣欣只是在安慰他罢
了。

  柳欣欣见他这样子,知道不把事情的真相详细说出来,估计梁君是不会相信
的了。于是,她再次鼓起勇气,深吸了一口气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把事情的前因
后果跟梁君讲了一遍。

  原来,柳欣欣在二十多年前曾经和一个男人相恋过,那时,她才不到二十岁。
相恋的第二年,她就嫁给了那个男人,不过由于当时没有达到结婚登记的年龄,
所以他们没有办理结婚手续。

  而后,她以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谁知道,嫁给了那个男人后,等
待她的不是幸福,而是渐渐的冷淡。她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婚前对自己海誓山盟
的男人婚后反而对自己渐渐冷淡了起来,她觉得很委屈,不过还是默默地爱着他,
并在婚后第二年为那个男人生下了一个儿子。

  儿子的降生,并没有让那个男人的爱重新回到她的身上,他甚至连去补办结
婚登记的事情都没有再提过。她不死心,仍是苦苦地坚持着心中的爱,委屈地过
着每一天。

  她的委曲求全和无私付出,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她得到的,却是伤心绝望。
第三年,她无意中发现了那个男人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勾搭成奸的事情。知道这个
情况后,她无比的伤心绝望和愤怒,她质问他为什么。到了这一步,那个男人也
不再有任何的顾及和忍耐了,他理直气壮地说出了一个让她震惊的理由:她的生
殖器官根本不正常,跟她做爱根本享受不到任何的快感,他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以前他出于曾经的感情和顾及她的面子一直都没有说出来,但坚持了几年,他现
在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要寻找他自己的幸福。

  这次的质问之后,她就彻底地对那个男人死心绝望了,毅然离开了他。她离
开的时候,除了得到点不多的金钱补偿,什么都没有得到,儿子也被那个男人抚
养了,不许她带走。由于当时她自己也没有什么谋生能力,经济条件很不好,所
以,为了儿子不跟自己受苦,她忍痛没有去跟那个男人争儿子的抚养权。谁知道
这一分别,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那个男人在她离开后不久也带着儿子
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他搬去了哪里。

  而在那次的质问之后,柳欣欣也曾去医院妇科检查过。检查前她还是不太相
信自己的生殖器有什么异常,她觉得那纯粹就是那个男人的借口。但检查的结果
却令她很震惊。医生告诉她,她的生殖器确实很不正常,严格来说是有点变异。
她的阴道内部比一般的女人宽很多,越是里面越宽,在阴道的最里面,阴道的宽
度简直就是正常女人的两三倍,而且阴道的敏感度也比正常的女人低。她这样的
情形之下,男人和她做爱时,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根本体会不到什么摩擦的快感。
最后,医生还建议她最好以后都不要生孩子了,因为她的这种变异有非常大的概
率会遗传给后代,让后代的生殖器也跟着产生一些变异。

  知道这个结果后,她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婚后那个男人好像都不怎么和自己
做爱,以及为什么自己从来都不觉得做爱有什么乐趣享受了。

  婚姻的失败和检查结果的双重打击,让她消沉了一段时间,好在在朋友的劝
慰和鼓励下,她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并在移动公司里谋到了一个职位,一步一步
地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而在五年前,她更是幸运地买中了一注彩票,得到了几百
万的大奖,她便用那笔钱的一部分在河边那里买了一栋小别墅。这或许就是所谓
的否极泰来吧。不过,自从那次打击之后,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已经很淡漠了,
对男人都不怎么理会,所以一直都是独身一人过日子,直到遇梁君。

  柳欣欣就这样用时而低落时而感伤的话语,把她的前事娓娓地告诉了梁君,
心情不自禁地陷入了一片凄痛中。梁君静静地听着她讲述,中途也没有打断她的
话,而他的心中,却已经被深深地震惊住了。他想不到柳欣欣还有如此不堪回首
的惨痛经历故事,想不到她也和自己一样深受过性器变异所带来的痛苦。

  「君弟,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说你阴茎的事情对我可能没有什么影响
了吧,或许,我们就是天生的绝配,呵呵。」柳欣欣最后笑着对梁君说道,不过
那笑中,没有丝毫的开心,只有苦涩。

  梁君转身把她搂在了怀中,他脸上的痛苦已经被一片心疼之色所代替,「欣
姐,不,老婆,都是我不好,让你回忆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他温柔地说道,
抚摸着她的头发。

  柳欣欣柔顺地偎依在梁君的怀中,感受着他的关怀和心疼,心里渐渐地平静
了下来,感觉很安心。

  「老公,我想你要我,现在。」柳欣欣忽然发出了一声呢喃。

  梁君身体一颤,沉默了一下,才担忧地说道:「老婆,我还是担心会伤害到
你。」

  柳欣欣听了梁君的这句话,坐正了起来,搂着梁君的脖子,红唇在他脸上轻
轻一吻,道:「老公,我一定会承受得了的,你不用担心,我要证明,我不是一
个没用的女人。要我,老公。」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那坚定而期盼的神色,梁君心中涌起一阵感动和柔情。
他深吸了一口气,激动地说道:「老婆,谢谢你,谢谢你的谅解,谢谢你的爱,
我也要向你证明,我不是一个废物。」说着,他伸手抄抱起柳欣欣,站了起来,
然后俯身把她压到床上。

  柳欣欣在他的紧压下柔若无力地躺在床上,搂住他脖子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梁君顺势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顿时,品尝到了一片软玉温香。梁君伸出舌
头在她的红唇上一舔,回味无穷地问道:「老婆,你抹了什么唇膏,这么香甜?」

  柳欣欣还没有从那一吻一舔的美妙滋味中回过神来,看着梁君色色的问自己,
她含羞嗔道:「连那个也要吃,小心有毒。」

  「想谋杀亲夫的话,我也认了。」梁君调笑了一句,又埋头品「毒」。

  柳欣欣在他的温柔攻势下,敞开了所有的心怀,伸出舌头回应纠缠着,鼻子
中不时发出娇哼声。

  梁君嘴上品尝着娇妻的香唇湿吻,一边抽手把那条碍事的内裤给脱下扔掉了,
光着全身跨上床来,两腿分开跪伏在柳欣欣的左边大腿上,压低下体,让胯下那
跟粗硬的阴茎轻擦着她那穿着光滑裤袜的大腿。

  柳欣欣感觉到大腿上一根硬邦邦的长东西在厮磨着,当然明白那是什么,顿
时只觉得浑身燥热起来,右腿抬起,勾在了梁君的后腰那里,尖尖的高跟鞋鞋跟
轻轻的滑过他的皮肤。

  梁君感觉到柳欣欣的滑嫩玉腿在自己腰上摩擦着,手上跟着动了起来。片刻
功夫,柳欣欣的上衣和文胸就已经被解脱掉了,她的双手也被梁君分开按了在她
的头后面。她那一双雪藏了多年的丰挺雪乳,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了梁君的眼前。

  梁君放弃了对她香唇的进攻,把目标重新锁定在了她那两颗樱桃般鲜嫩艳红
的乳头上。他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乳头,伸出舌头舔着,并不时地张大嘴巴在雪乳
上啃上几口。

  柳欣欣酥胸遭此侵袭,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一片嫣红迅速地爬上了她的脸
和玉颈,胸口随着大口的呼吸而起伏着,让胸口上的一双雪乳更是随之颤动。

  梁君干脆就把脸埋入柳欣欣双乳间,摩擦着脸,用脸来感受着雪乳的丰满滑
腻,并转动头,左右逢缘地啃咬吸舔着,鼻子在用力地吸着一片芳香。

  「老公,我快受不了了,要我。」柳欣欣已经多年没有被男人这么伺弄过,
哪里抵御得住这般作弄,已经是神魂阵颤,娇喘连连,美眸迷离如呓语般地娇吟
呼唤出来。

  听到娇妻的呼唤,梁君放开了她的双手,抽出手抓在了她的一双雪乳上,只
觉入手一片柔软滑腻而又有弹性,单手根本连一半都抓不过来。他适当地用力轻
挤揉捏着,让那一双丰满雪乳在他的双手中不停地变幻着形状,并不时地用手指
挑逗着雪乳上的两颗小樱桃。而他的嘴,已经离开了柳欣欣诱人的酥胸,一路向
下吻到了她平坦的腹部,舌头轻舔着她的小肚脐。

  柳欣欣那一双被解放了的玉手,平伸开抓在了梁君的双臂上,似想推开,又
似不让他放手。

  「老公…。啊………」柳欣欣忍不住又是发出娇唤。被压着的那条玉腿,不
时地挺起一点,迎向梁君的下体摩擦。另一条玉腿,则死死地勾向梁君的腰,似
乎想把他勾回自己的下体妙处。她的纤腰丰臀,也在不安地扭动着,似乎在籍此
释放着心中越来越强烈的欲火。

  梁君听着娇妻的娇吟低唤,感受那阵阵她身体的滑腻温香滋味,心头的欲火
也早就旺盛到了极点,他现在是在模仿着以前偶尔浏览黄色网站所看到的招数,
但他已经感觉有点进行不下去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和她合为一体了。

  「老婆,欣欣,我爱你。」他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春情泛滥的柳欣欣,激
动地吼道。

  他的一双手,放开了那雪嫩的双峰,滑想她腰两侧,从她腰两侧一路向下抚
摸滑过,直到她那还包裹在紧身套裙里的丰臀,感受着她身体的完美曲线。

  「嘶」的一声中,他已经一边手托起柳欣欣的丰臀,一边手拉下了她臀后的
裙子拉链。顿时,裙子松动,那包裹到她腰部的肉色薄丝裤袜裤头和裤袜里的一
条白色小内裤,露出了一点。

  梁君的手,此时已经微微有点颤抖了起来,呼吸更加的粗重。他也没有把柳
欣欣的裙子向下脱掉,而是用手抓住那紧勒着已经退缩到她大腿根部的裙摆,用
力把她的整条裙子都翻到她的肚脐之上。顿时,柳欣欣那被只剩透明裤袜和小内
裤包裹着的下体根部就彻底地显现在了他的眼前。

  由于梁君双手向下移动了,柳欣欣的双手也失去了抓握的目标,就张开在身
体的两侧,紧抓住床单,似想好把床单揪烂了一般。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裙子已经
被完全翻卷了上来,自己的下体只剩那薄薄的一层遮挡,就要彻底地呈现在了眼
前的男人的眼中。忽然间,她心里在激动之余又涌起了一点紧张。

  梁君的动作没有停顿,在解决了裙子的束缚遮挡后,他隔着裤袜用手抓捏了
一把柳欣欣丰润浑圆而又有弹性的美臀,然后就抬腿跪坐在一边,用手指勾住她
裤袜和内裤的边缘,顺着她的玉腿稍微用力往下一拉,一时间,柔滑的丝袜就顺
滑无比地被剥到了她的脚踝处,被她脚上穿着的高跟鞋所阻挡住。

  梁君看着柳欣欣一双被穿着丝袜时更显白嫩的修长玉腿,忍不住低头亲吻了
上去,只觉嘴唇接触之处,一片滑嫩的感觉。

  他一边啃着柳欣欣的美腿,一边用手把她的高跟鞋脱掉,把裤袜彻底脱离她
的脚,然后又把她的高跟鞋给她穿回去。他觉得,这么诱人的白嫩美腿穿上黑色
的高跟鞋搭配着更完美更有诱惑力。

  为她穿好高跟鞋后,他的双手也加入了对美腿的侵扰中,顺着她的脚踝一路
向上摸着,他的嘴,也顺着她的嫩滑大腿一路吻着接近她下体的私地。而他那激
动得已经发红的眼睛,早就瞄紧了她紧夹的双腿根部微微露出的那一抹嫩红。

  柳欣欣此时早就在一阵阵的刺激中只剩下娇喘的力气了,心底的渴望和紧张
纠缠着,期待那一刻的到来,但有又点怕那一刻的到来。

  梁君的忍耐也终于达到了极限。他那已经抚摸柳欣欣大腿根部的双手突然向
下滑回她的膝盖那里,头也抬了起来,然后抓住她的双腿用力向外一分。在柳欣
欣的一声娇呼声中,她双腿间的秘密私处已经在梁君眼前呈现无遗。

  看着柳欣欣下体阴部的风光,梁君只觉心头又是一阵猛跳,一股热血直涌向
脑门,眼睛死死地盯着看。

  柳欣欣的阴部那里,嫩白微隆的阴阜上只长着稀疏的阴毛,阴阜下的阴蒂阴
唇,颜色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大的变深,还是很嫩红的样子。她的阴唇很薄很小,
看起来就像是她白嫩的下体间裂开了一条嫩红的肉缝,那条肉缝的下端,一个正
不停流淌出晶莹蜜汁的指头大小肉洞小口在微微张开着,似乎在苦苦等待着主人
的归来。

  柳欣欣目光迷离中,看到梁君正专注地盯着自己的下体阴部看,顿时只觉得
心中涌起无限的羞意。

  「老公………」她发出了一声勾魂般的娇唤,轻扭着下体臀部。

  「欣欣,我的老婆,我要拥有你,永远拥有你,你永远是我的。」梁君再也
按捺不住要彻底占有柳欣欣的欲望,他激动无比地急喊了一声,然后就把自己的
下体挪到她的下体处,用肩膀架住她的双腿,用手握住自己硬长的阴茎,就想闯
关入穴。

  此时他也不再讲究什么轻品细尝了,只想着尽快把自己的阴茎插入柳欣欣的
阴道里,进入她的体内,彻底地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柳欣欣感觉到梁君的色急和冲动,感觉到小阴唇已经被坚硬汤热的东西抵住,
知道最后的一刻终于来了。她心里突然一阵紧张,同时又觉得无比的渴望期待。

  「老公,要我。」她只来得及喘息着柔弱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感觉一根粗硬
的东西已经快速地突破了自己的阴道口,闯进了自己那已经多年都没有被男人光
顾过的阴道内。不过,带给她最强烈刺激的也仅仅是阴道口被突破的那一刻,等
那根东西进入阴道内后,她反而没有感觉到有多大的感应,这种交合所带来的感
觉根本比不上刚才被梁君抚摸身体所带来的感觉刺激。她心头一颤,眼睛微微地
看向梁君,见他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表情,心头才稍微安心了一点,不过那一开
始的信心却已经慢慢动摇了,她还是怕自己根本满足不了他。

  而梁君在将阴茎顶插入柳欣欣的阴道内后,除了阴道口那里感觉到有摩擦的
快感外,那深入到阴道深处的阴茎龟头竟没有怎么体验到什么摩擦的快感。他知
道这是柳欣欣的特殊体质所造成的。不过因为早就有所心理准备,所以他并没有
感觉很失望,仍是很激动投入地抽插着阴茎,并期待着自己的阴茎发生变异的那
一刻的到来。

  果然,抽动了没几下,在柳欣欣阴道内爱液的湿润下,他开始感觉到了自己
阴茎的膨胀。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前端已经传来被紧紧地
包裹住的感觉。他知道,是自己的阴茎龟头膨胀挤压到了柳欣欣的阴道。

  柳欣欣也感觉到了,她一时间只觉得阴道深处传来了从未有过的涨满感觉,
那种滋味,她以前根本没有体验过。一阵激荡瞬间就从她的下体处传遍了她的全
身。

  梁君轻轻地抽动了一下被那被柳欣欣的阴道紧紧包裹住的阴茎,只觉得龟头
那里马上传来了湿滑紧缩的感觉,一阵如电流般的消魂快感在摩擦中从阴茎那里
传来,瞬间让他的每个细胞够酥麻舒爽了起来。

  随着梁君的抽插动作,柳欣欣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胸口急剧地起伏着,
尖叫完后,她张大在嘴巴,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着。架在梁君肩膀上的一双玉
腿,伸直了起来。

  梁君被她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以为她被自己弄痛了,忙停止了动作,抱住她
的双腿紧张地问道:「很痛吗?」

  柳欣欣当然不是因为痛才叫的,她是太舒服太刺激了才忍不住爽叫出来的,
她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做爱快感,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体会到做爱的
美妙滋味,所以大受刺激之下才叫了起来。

  见到梁君紧张地问自己,她心底感觉甜蜜的同时,也感觉到一阵的羞怯,
「老公,我好舒服,不要停。」她羞红着脸弱弱说道,说完又娇喘起来。

  梁君见她这么说,再看她的神情,似乎也不像是痛苦的样子,知道她说的是
真的。当下,他彻底地放下心来,丢掉了多年的郁闷之气,之觉得一股强烈的男
人雄风之感充斥满了心田的每一个角落。

  梁君放开胸怀后,抽插得更起劲了。他这也算是第一次尽情地品尝到了和女
人交媾的快感,随着阴茎在柳欣欣阴道里的每一次擦动,那阴茎被她阴道嫩肉紧
紧包裹摩擦所带来的美妙快感让他彻底体会到了做一个男人的快乐。而尤其让他
满足的是,这种快乐还是从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身上所得到的。

  而柳欣欣也彻底地丢掉了多年的心结,那一阵阵如浪潮般的快感,让她也彻
底明白了做女人的幸福。她的阴道敏感度是比一般女人低,但被梁君那巨大而带
着肉刺的阴茎龟头冲刺摩擦着,再低的敏感度也抵挡不住那强烈的刺激,她反而
享受到了比一般女人更大的做爱快感。

  一时间,两人都抛弃了所有的顾虑,尽情地享受着他们的第一次结合。梁君
尽情地把以前在黄色网站上看到的做爱招式用在了娇妻的身上,而柳欣欣也极力
地配合着他,两人尽情的让对方把自己的肉体奉献给了对方。

  两人的做爱经验都不是很足,梁君是因为以前没有真正做过一次完整的性爱,
而柳欣欣虽然结婚生子过,但是前夫由于对她的生理异常心有不满,所以也没有
真正花太多心思在她身上,做爱次数少得可怜,而且做爱的花样也单调,加上她
也没怎么体验到做爱的快感,所以也没什么心思在这上面。不过,梁君现学现卖
的做爱招式花样还是让他们俩的性爱充满的情趣,从一开始的笨拙到最后的配合
默契,两人都品味到了其中的无穷乐趣。

  不过招式再怎么变,有一点却始终都是没有变的,那就是梁君的阴茎都没有
离开过柳欣欣的阴道,即使在变换姿势的时候也一样。不是他不想抽出,而是根
本抽不出。当他的阴茎在抽出到柳欣欣阴道前面三分之一处时,涨大了几倍的阴
茎前端就被柳欣欣那越向外越紧小的阴道给卡住了,根本抽不出来。如果硬要抽
出来的话,肯定会把柳欣欣的阴道弄伤的。

  时间在激情中过得很快,此时,不知不觉中距离两人开始做爱时已经过了差
不多二十分钟左右,两人做爱的地方已经从床上来到了卧室内的一张玻璃茶几上。

  此时,柳欣欣臀部轻坐在茶几的边缘,双手搂抱着梁君的脖子,上半身向后
仰吊着。一双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美腿,大大地张开着,腿弯搭在梁君的两边手臂
上。而梁君子则站立着,双手分开抓住茶几的两侧边缘,下体刚好和柳欣欣的阴
部齐平。他那根依旧硬挺的阴茎,堵塞在柳欣欣的阴道里,随着他的来回挺动下
体而在她的阴道深处摩擦冲击着,龟头更是次次顶到她的子宫颈。

  每一次梁君向外抽动阴茎的时候,都可以明显地看到柳欣欣的阴部阴唇周围
部位整体被拉动得向外微微隆突一点,而后又随着他的插进而向内陷进去一点,
可想而知梁君的阴茎前端对她阴道内的摩擦力度有多大了。

  「啪啪」的下体撞击声中,柳欣欣的臀部在玻璃茶几上来回滑动。此时,她
阴道内已经有大量晶莹润滑的爱液顺着她的阴道口和股沟流到了茶几上,把她臀
部下弄湿了一大片,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老公,我又来了。」柳欣欣突然无力地喊了一句,接着,就见她的身体一
阵颤抖,双手差点搂不住梁君的脖子。

  她的第二次高潮终于来了。是的,是第二次,刚才在床上的时候她已经高潮
过一次。

  「欣欣老婆,我也来了。」梁君跟着也大吼了一声,突然加速了下体的抽插
频率。

  「啊!」突然,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悠长的爽叫声。

        ******************

  十来分钟后,洗过澡的梁君和柳欣欣两人赤裸着身体相拥着躺在床上。

  「老公,对不起了,暂时不能再满足你了。」柳欣欣轻摸了一下梁君那又有
点硬起来了的粗长阴茎,带着歉意柔声说道。

  梁君亲了一口怀中的柳欣欣,搂紧了她玲珑有致的滑嫩玉体,满足地笑道:
「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也不急在现在。老婆,我刚才是不是特男人?」

  柳欣欣听到梁君的话,想到他刚才的勇猛和自己感受到的无穷消魂滋味,心
里泛起一股激荡。她柔顺地把头靠紧了他的胸膛,一脸幸福满足地道:「你是我
的男人,当然特男人啦。」

  说完,她轻轻地抬起头,在梁君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带着羞意深情地说道:
「谢谢你,老公,是你让我做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梁君也深情地对她柔声说道:「我也谢谢你让我做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说完,两人含笑对视了一眼,那眼神交流中,充满着浓浓的柔情蜜意。

  梁君轻抚着柳欣欣光滑的后背,闻了闻她的发香,突然笑道:「老婆,以后
我叫你欣妹好不好?」

  「讨厌,明明我比你大,怎么能让你叫妹妹,那不羞死人啊。」柳欣欣顿时
不依地嗔道。

  「要不叫什么?反正我是不想再叫你欣姐了,那么多人都这么叫你,你是我
老婆,当然要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叫法。」梁君继续追问道。

  「叫我的名字欣欣吧,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以后就是你的专利了,满意
吗?」柳欣欣认真想了一下,说道。

  「好,那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我的欣欣老婆。」梁君马上回应道。

  「没正经,欣欣就欣欣,老婆就老婆,混在一起叫怪怪的,哪有这么叫法的,
不理你了。」柳欣欣娇嗔道。

  「都听你的,我的好老婆,不过你该怎么叫我呢?我可不想你再叫我君弟了,
叫个更加亲密的听听,比如君哥哥什么的?」梁君继续在称呼的问题上做文章。

  柳欣欣白了他一眼,无奈地说道:「想得美,我以后什么都不叫,就叫你老
公好了,这样够亲密了吧。」

  梁君得意地亲了她一口,道:「那就这么定了。」

  看着梁君那得意样,柳欣欣微瞪了他一眼,不过心里却感觉甜甜的。

  温存了片刻后,梁君问道:「欣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沉浸在甜蜜中的柳欣欣听到这个问题,一愣,随后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
「我不想回公司上班了,反正我也存有一百多万,暂时也不缺钱,以前去上班,
一开始是为了谋生,中奖有钱了之后是为了找点事情来做做,同时也是为了预防
坐吃山空,不过现在闹出了这么一件事情,虽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是想到当
初他们逼得你那样子,我心里一想到就不舒服,不想在和那些人有什么接触了。
反正到时候慢慢再去找另外一份工作就是了,最好找清闲点的,那样可以多点时
间陪着你。你呢,老公?」

  「我也不想在公司呆了,反正凭借我的能力,相信还是能重新找到一份不错
的工作的。」梁君认真地说道,随即他神情一沉,恨声道:「不过我不会忘记张
前那个小人的,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我以前的事情的,又怎么还有办法找来
了那时的旧报纸来打击我,虽然我是在和他的好朋友竞争经理的职位,但是也用
不着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整我啊,即使把我整跨了,那他小人的名声也洗不掉了,
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反正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并给他一个教训,否则难
出我心头的一口恶气。」

  柳欣欣回想到了当时的惊险经历,心头仍是有点余悸,她见梁君愤恨的样子,
怕他会陷入到仇恨中去,急忙劝导他道:「老公,我们犯不着跟这样的小人一般
计较,反正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如果没有那一档子事,恐怕我还没有这么快
就决定嫁给你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让我再担心了,好吗?」

  梁君感受到娇妻的担忧,一笑,道:「好了,欣欣,为了你,我不会再去做
什么傻事的,我听你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不理它就是了,你放心吧。」
他说着,但心里却另有一番计较。当然,为了不让柳欣欣为自己担心,他没打算
把心里的这点计较想法跟她说。

  柳欣欣听了果然安心了下来。忽然,她脸一红,转头对梁君道:「老公,我
们什么时候回去见公公婆婆?」。

  她以前只听梁君简单地介绍过他家里的情况,只知道他和父母闹得不太愉快,
具体就不太清楚了,所以,问出这句话来后,她的心里有点忐忑的感觉,有点担
心梁君的父母会不会嫌弃自己这个儿媳妇年龄有点大了。

  梁君想不到她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他。其实自从
离开家之后,他就已经不把那里当做自己的家了,包括现在和柳欣欣结婚,他也
不打算跟家里人说什么。不过,现在听到柳欣欣这么问,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
确实太过简单了。自己在怎么不想回去,但自己始终都是梁家的子孙,柳欣欣作
为梁家的媳妇,如果连见下公公婆婆、在祖宗面前烧柱香的机会都不给她,那对
她确实太不公平了和太不近人情了。

  当下,他认真考虑了一下,才认真地对柳欣欣道:「欣欣,虽然我不太想回
去,但是,我还是决定一定要在老家举办一个隆重的婚礼,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
门,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梁君娶了一个多么好的老婆。不过,我们现在暂
时就不要回去先了,等选好了日子后我们再回去吧,我暂时还不太想见他们。」

  柳欣欣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看着他坚决的神色,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顺
从地默认了他的安排。她随后转念一想着到时候举办婚礼的场景,心里的忐忑就
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的期待和满足。她的第一次婚姻并没有举办什
么婚礼,甚至连结婚登记都没有,那曾经是她的一个遗憾。现在有了这么个更大
更美好的补偿,她觉得以前所有的遗憾和苦痛都不算什么了。以后甜蜜幸福的日
子,已经清晰预见了。

  就这样,一对鸳鸯又在床上厮磨温存了一会儿,最后被一阵饿肚子的咕咕响
声所打断。

  「老公,我先起来做点东西给你吃,你再躺着休息一下好了。」柳欣欣马上
进入了贤妻的角色,就要起身给梁君做饭去。

  她刚坐起身子,梁君也跟着坐了起来。他贴着她光滑的后背,从后面伸手穿
过她的腋下,双手环绕到她的酥胸前,各自握住她的一边雪乳,在她的娇嗔声中,
带着点坏笑地伏在她的耳边说道:「欣欣老婆,先别急着去做饭,我们还有一件
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先做好。」

  柳欣欣一愣,想不起还有什么所谓的重要事情要先做好。

  「玻璃茶几上的精华液需要先清理了,你看,有很多都滴落到地毯上了,再
不及时清理的话会弄坏地毯的哦。」梁君紧接着就说明了所谓的重要事情。

  柳欣欣闻言朝玻璃茶几上一看,只见茶几上面有一大滩精液和她的爱液的混
合液体,流淌到茶几边缘的部分已经开始一滴一滴地向下滴落到干净的地毯上。
顿时,她脸上涌起了一片羞红,转头用手轻轻扭住了梁君的一边耳朵,羞恼地嗔
怪道:「还说,都是你害的。」梁君呵呵地得意笑着,也不阻止她扭耳朵,反倒
是双手加大了揉捏雪乳的力度,顿时,柳欣欣便投降了,软靠在了他的怀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