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绝配母子情 ~ 第六章

            第六章 佳期临近多甜蜜

  柳欣欣和梁君辞别了两老后,驾车直接就往N市走。碰巧的是,刚上高速公
路,梁君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梁父在电话那头,说他已经找人算好了婚礼的时
辰,是下个月的农历初九。梁父说完这事后,沉默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但最终还是没多说什么,只交代了一句要抓紧时间准备,就挂电话了。

  时间既然已经定了下来,想想只剩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也挺紧的。于是,
一路上,两口子把婚礼的一些准备事项都拿来讨论商量了一番,把接下来要做的
一些事项都初步定了下来,比如,去拍婚纱照、购置结婚用品等。当然,在此期
间,两人还商定,结婚摆酒的具体情况等过多几天后再告诉柳欣欣的父母,相信
两老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商量中,柳欣欣几次说到梁君老家那里的筹备问题,不过
每次说到那里,梁君都是以一句「那个不用你操心的,我会处理好的。」来回答,
似乎都不想多提家里的事情。柳欣欣见他还是这个态度,也理解他的感受,最后
也没再提起,怕惹得他心中不快。不过这样一来,也让她想具体了解公婆家情况
的打算暂时落空了。说来好笑,她和梁君都已经登记结婚了,但是她连梁君的父
母名字都不清楚,只是知道他双亲健在而已。当然,这其实也不算什么,毕竟,
她在乎的只是梁君而已,至于其他的人,既然梁君暂时不愿多说,那就先不管他
了,以后慢慢再了解就是了,反正以后两口子估计也不会回去和他们一起住,知
道多少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在商量讨论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当两人商量好在老
家和这边同时布置新房这个问题后,车也开回到了江边别墅那里。

  打开别墅大门,把车开回到车库里放好后,梁君搂着柳欣欣的腰,和她一起
走上了二楼的卧室里。

  进门后,柳欣欣把手提包放好,轻轻挣脱了梁君的搂抱,然后就去衣柜那里,
背对着梁君翻找着什么东西,接着就走进洗手间里把门关了起来。

  梁君见她这么神秘的样子,跟了过去,拧了一下洗手门的把手,发现门已经
从里面反锁了。

  「欣欣,我要洗手,快开门啊。」梁君在门外说道。

  「等一下。」柳欣欣在里面匆忙回答道。

  过了一小会儿,洗手间的门重新被打开了,柳欣欣从里面走了出来。

  梁君眼尖,一下子就注意到她右手似乎紧握着一团白色的什么东西,并有意
把那只手往身后方向摆一点,似乎怕自己看到。

  梁君在她走出门口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她的腰,笑问道:「欣欣,你手里拿
着什么?这么神秘?」

  柳欣欣被他抱住动不了,听到他的问话,脸稍微一红,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说道:「你不是要洗手吗,还不快去。」

  梁君哪里是真的想去洗手,趁她说话的功夫,他已经笑着动手把柳欣欣右手
中的神秘东西给抢了过来。

  在柳欣欣的羞恼惊叫中,梁君把那团神秘东西打开,一看,发现原来是条白
色小内裤。那小内裤的裤裆那里,一片湿润,用手指触摸,感觉一片滑腻。原来,
柳欣欣方才上躲进洗手间就是为了换下这条内裤。

  看到内裤上的痕迹,梁君哪里还不明白其中的玄机,顿时,他扬了扬那条内
裤,忍不住怪笑了起来。

  柳欣欣趁着他的手松开些的机会,伸手快速地一把把那条内裤抢了回来,说
了句「色狼」就羞红着脸跑去一楼的洗衣机那里了。

  梁君看着柳欣欣跑开的背影,想着方才在车上忍不住对她裙下的美腿动手动
脚的情形,一时间,心中涌起阵阵得意和翩翩浮想,「想不到她那么敏感,被摸
了几把下面就湿成这样了,看来以后还要多多给她按摩一下才行啊,呵呵…」他
心中暗笑道。

  这个小插曲过后,两口子在家中喝了杯茶休息了一会儿,就一起开车出去了。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影楼的门前。

  「欣欣,就是这一家吗?他们的技术行不行啊?」把车熄火后,梁君抬头看
了看这家店的招牌和门面情况,对柳欣欣问道。

  「行不行我不知道,不过这家已经是这个市里规模最大最有名的了,其他地
方的应该没有这里的好,还是选这里好了。」柳欣欣整理了一下又被某人拉高到
大腿根部的裙摆,回答道。

  当下,两下了车,在门口迎宾小姐的欢迎声中,牵手走进了装修得华贵典雅
的一楼待客大厅内。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是来拍婚纱照的吗?」一个穿着白色职业套装的女职
员迎面走来问道。

  「是啊。不知道你们这里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梁君打量了一下来者,礼
貌地说道。

  「我们影楼…」那女职员见梁君问起,当下马上就热情细致地介绍起业务来,
并把梁君和柳欣欣请到宾客席那里坐好,倒了茶,拿来一大本宣传资料给两人翻
看。

  半个小时后,诸事搞定。在柳欣欣亲自出马之下,以最优惠的价格把一个最
高档的拍摄套餐给敲定了下来。

  当那介绍的女职员走开后,梁君看着柳欣欣,笑着说道:「你真是太厉害了,
居然把价钱砍到那个程度,我算是服了。真不愧是我的贤妻。」

  柳欣欣优雅地喝了一口茶,面有得色地说道:「以前谈判的时候比这复杂多
了,这算什么。」

  梁君看她那神态语气,一点谦虚的自觉都没有,顿时有点手痒,真想伸手在
她大腿上狠捏一把以示惩罚。

  事情初步敲定后,两口子也没再多磨,就起身到前台那里去办理剩下的手续,
和影楼约好了一个星期后来拍照。

  之后,两口子离开了影楼,找了家西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就逛起商场来,
打算购买结婚用的一些其他物品。

  这一逛就逛了三四个小时,柳欣欣是越逛越开心,而梁君则累得像条狗。不
累行吗?一路上所购买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他提的,逛到最后,他大袋小袋的提
了几十斤重的东西,差点没把他的手指给勒断。这倒不是柳欣欣把什么东西都塞
给他提,而是他主动抢过来提的,他哪舍得娇妻受累啊。不过,累归累,他倒也
没什么怨言和不耐烦,毕竟,这是为自己和爱妻的爱巢而买的。最后,还是柳欣
欣心疼他,忍着想继续逛街购物的兴头,提前结束了购物之旅。

  回到车那里,梁君把东西放好在车尾箱那里后,就钻进车里,关好车门,躺
靠在驾驶座上猛搓着被勒得发红的手指。

  柳欣欣上车在副驾驶座上坐好后,看着梁君那发红的手,伸手轻轻地帮他擦
了一下他额头上的细汗,带着点自责心疼地说道:「老公,都是我不好,让你提
着那么重的东西提了那么久,辛苦你了,手疼吗?」

  梁君见爱妻如此关心体贴自己,顿时间,只觉得受再大的苦累也值得了。

  他轻轻抓住柳欣欣那只帮自己擦汗的手,在她的手背上使劲亲了一口,笑道:
「没事,陪着这么温柔漂亮的老婆,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那点重量算什么,很
多人想提还没得提呢。」

  「讨厌!」柳欣欣嘴上嗔道,心里却感觉甜滋滋的。

  「欣欣,我们等下去拐去菜市场那里,买条桂花鱼,今晚我亲自下厨露一手。」

  「你还会做菜?」柳欣欣有点诧异地问道。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都是她下厨
做菜,梁君在旁边帮手,从来没见梁君动手炒过,还以为他不会做菜呢。

  「怎么不会,做菜可是我的特长之一。」梁君有点傲然地回答了她的疑问。

  柳欣欣见他说得那么肯定,有点不信地说道:「你就吹吧,怎么以前不见你
动手过?」

  梁君嘿嘿一笑,道:「有你做菜,哪还用得着我动手啊。哎哟…」

  他话刚说完,就被柳欣欣用另一只手轻扭住了耳朵。

  「好啊,竟把我当你的私人厨师了,看我饶不了你。」

  梁君其实耳朵被扭得并不痛,但他还上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倒把柳欣欣
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真的把他弄痛了,忙松开了手,轻柔地给他揉着耳朵。

  趁着这个空档,梁君侧身过去搂住了柳欣欣的肩膀,把她拉进自己的胸前。

  柳欣欣轻轻挣扎了一下,就任由他了。

  「欣欣,其实我是想吃你做的菜,因为你做的每一道菜,里面都有种特殊的
味道,那种味道叫满足。」搂住柳欣欣后,梁君深情地说出了这么一句带着点诗
意的话来。

  柳欣欣听到这句话,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把头靠在了梁君的肩膀上,眼中泛
起丝丝迷离之色。

  「老公,如果你真的喜欢,那我就做一辈子的菜给你吃。」她呢喃着说道。

  梁君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用脸轻擦了一下她的秀发,柔声说道:「其实只
要有你在的地方,我即使是喝白开水也是甜的。欣欣,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并
得到你的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和幸福,或许,老天爷让我经历那么多的磨
难,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让你成为我的妻。」

  「恩,我也相信。」柳欣欣很认真地应道。回想起当初和梁君相识相爱的一
幕幕,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像做梦一样。以前,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自己会爱上一
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男人,而且还爱得那么深那么彻底,仿佛,冥冥中真的有种
叫做缘分的东西在左右着自己的命运,怪不得当初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有种莫名
的亲切感。

  温情相拥中,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其实,不用说话,两人彼此都已经能深切
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的无限眷恋,那种无声的心灵交融,更让人心醉。

  就这样呆了一小会儿,突然,柳欣欣的脸红了起来。

  「老公,你想了?」她含羞说道。原来,她看到了梁君的裆部鼓了起来。

  梁君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化,听到柳欣欣这么问,他有点不好意思地道:
「欣欣,我突然想到了昨晚的时候,呵呵…」

  柳欣欣听他提到这个,脑子里不禁也浮现起了当时的情形,身体忍不住有点
发热起来。当时那种另类的紧张刺激感觉,实在是太深刻了,此时稍微回想起来,
仍是让她心中泛起阵阵激荡。

  柳欣欣低头沉思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她脸色绯红地抬头看了看车
子四周的情况,发现车子两侧都各自被一辆面包车挡得严实,车头又是向着一堵
墙,而整个露天停车场所里也是没有什么人走动。

  就在梁君对她的举动疑惑不解时,柳欣欣羞红着脸小声地对他说道:「老公,
如果你真的想的话,我可以现在就给你。」

  她这话,真是害人不浅啊,至少梁君听后,裆部那原本就高耸的帐篷顿时又
被顶高了几分,再顶高一点,估计裤裆都有被顶破的危险。

  梁君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有点不太敢确定地问道:「欣欣,我没有听错吧?
难道你不担心在外面会被人见到了?」

  虽然他喜欢那种在户外做爱的别样刺激感觉,但是他也知道柳欣欣是个思想
相对比较传统的女人,对这种事情估计是很难从容接受的,所以他想不到她会这
么说。按她现在的意思,就是可以在车里做一次了。

  柳欣欣转头看见他一副不敢置信中又带着期待的神色,红着脸解释道:「老
公,我知道你喜欢尝试不同的感觉,昨晚因为有人来,所以没有能让你尽兴,今
天我就补偿一下你好了,反正在车里总比露天的安全。不过就此一次。」

  其实昨晚完事之后,虽然梁君隐藏得很好,但她还是敏锐地看出了梁君那丝
丝意犹未尽的神色,所以心里也略有愧疚,觉得都是因为自己胆小才没能好好满
足他,进而也起了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好好满足他的念头。方才她见梁君又起
了性欲,再看到此时车里车外的环境比较安全,所以就决定趁这个机会兑现补偿
的决定。

  梁君见娇妻这么说,哪里还可能反对。当下,他兴奋地低呼了一声「万岁」,
然后双手就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老公,车头那里。」柳欣欣被他抚摸得呼吸有点乱了起来,不过还是及时
出声提醒道。

  梁君此时已经热血急转,欲火升腾,但听到娇妻的提醒,为了不使她太担心,
还是暂时忍住了欲火,放开了她,下车走到车尾箱那里,拿出了车前窗玻璃遮挡
阳光用的银色遮光布,从里面把整个前窗玻璃遮挡了起来。至于另外三面车窗,
由于已经贴了深色的防晒膜,别人从外面到是很难看清车里的情况,所以就没再
理会了。

  布置妥当后,梁君就拉着柳欣欣去到后排座位那里,把车门都反锁了起来。

  柳欣欣红着脸,紧夹着双腿,呼吸有点急促地坐在驾驶座之面的座位上,看
梁君弯着腰把裤子脱光。

  「欣欣,快把内裤脱掉。」梁君挺着下体硬长的阴茎,面对柳欣欣跪立在座
椅上,伸手在她黑裙下的雪白大腿上摸了一把,激动地对她说道。

  柳欣欣闻言,转头再看了看车窗外的情况后,就把手探入裙底内,挪动下体,
收起双腿,动作轻柔地把洁白的小内裤给脱了下来。脱了内裤后,她面色潮红地
看向梁君,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梁君见到娇妻裙底已经解除了最后的防备,想象着她此时裙底内光溜溜一片
的景致,顿时更是欲火高涨。他俯过身去,左手从背后搂住柳欣欣的肩膀,低头
吻向她,右只手则摸上了她的大腿,顺着大腿一路摸进了她的裙底内。柳欣欣原
本遮盖住一半大腿的裙摆,随着他右手的动作,被一路推到了大腿根部的位置,
顿时间,她裙底的风光随之显露了出来。

  梁君右手一路摸着柳欣欣雪白滑嫩的大腿,摸到她腿根处后,掌心按在了她
那白嫩中带着乌黑卷毛的阴阜上,手指则探入了阴阜下面那条已经很有湿意的肉
缝里,在肉缝中轻轻搅动着手指头,探寻着其中的桃源穴口。

  柳欣欣一下子被上下交攻,浑身轻颤了一下,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并有手
按住梁君那只在自己下体处作怪的手。

  「唔…」被吻住了嘴的她鼻子中发出带着颤意的鼻音,身体开始轻微地扭动
着,脚尖也微微垫起,夹紧着的大腿轻微磨动着

  梁君激动万分地热吻深摸了一阵,待弄得柳欣欣浑身发软、双腿不禁稍稍打
开后,便放开了她,从她的双腿间抽出已是满手湿液的右手。

  梁君举起右手,在柳欣欣的眼前晃了晃,嘿嘿直笑着。

  柳欣欣见到那沾满自己下体爱液的手,顿时羞得说不出话来。

  梁君得意地逗了这么一下,紧接着就迫不及待地把柳欣欣放躺下来,连她的
高跟凉鞋也不脱就抱起她的双腿,让她头朝车门躺在后排座椅上,左臀露出座椅
的边缘空悬着。他自己则左腿曲起架在座椅上,右腿半蹲着站在车底地毯上,把
下体高度调整到与她下体齐平贴近的样子。

  调整好自己的体位后,梁君把柳欣欣的裙子掀到她的腹部那里,然后用手各
自抓住柳欣欣一条腿的腿弯处,把她的双腿分开来并往她胸前位置压下去,好让
她的下体彻底暴露出来,方便自己阴茎的插入。

  在梁君摆弄的这个过程中,柳欣欣既紧张又兴奋,发软的身体都有种似乎要
痉挛的感觉。她呼吸有点急促地看着梁君慢慢压向自己,神色迷离的眼中充满着
渴望。

  「欣欣,你下面好多水啊。」梁君强忍住马上与柳欣欣合为一体的冲动,低
头仔细欣赏着她下体间的那处娇嫩花蕊。此时,她的阴部经过了梁君方才的一阵
挑逗,已经是爱液横流,淫湿不堪,尤其是阴道口附近的地方,爱液沾满得都快
要往下流了。

  「老公,快点。」柳欣欣见梁君盯着自己的阴部看,害羞不已,加上心中情
欲已经高涨,于是便羞声催促道。但那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是哀求?

  梁君此时欲火也早就达到了最高点,听到她的话,也就不再浪费美好时光了。
他突然把头凑向柳欣欣的下体,深吸了一口起,然后朝她的阴部吹去。

  柳欣欣被他这么一吹,顿时只觉得下体私处一阵凉飕飕的,那种感觉,与心
中的火热交织在一起,顿时刺激得她浑身一抖,阴道内肉壁不知主地急速收缩了
一下,嘴上更是忍不住红唇微张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梁君吹完后,也不抬头,顶动起下体,看着自己的粗硬阴茎接近柳欣欣的下
体花蕊。当阴茎龟头终于接触到她那如两片娇嫩花瓣的小阴唇时,他的身体,颤
抖了一下,一股如电流般的刺激感觉从龟头直达心房。而柳欣欣在这一刻则全身
都紧绷了起来,等待着被插入的刹那。

  「欣欣,我要进去了,进到你的体内。」梁君低喊了一句,然后就把上半身
重心向前一压,下体阴茎龟头也恰好在小阴唇中向下稍微一滑,滑到了阴道口那
里。顿时,龟头有一小半陷入了阴道口的嫩肉包裹中。

  确定阴茎龟头已经找准地方后,梁君下体突然一发力,把阴茎狠狠地快速捅
进了柳欣欣的阴道内。只听得「滋」的一声,他的整根粗长阴茎顿时就穿过阴道
口的阻拦,全部没入了她的阴道内,两人的性器紧密无缝地贴合交媾在一起。

  「啊!」

  柳欣欣在阴道被阴茎整根插入的刹那,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大声的短促吟叫。
好在车子此时是封闭着的,否则,她那一声,估计整个停车场的人都能听得到。

  柳欣欣叫出了那一声后,身体也适应了梁君的插入。她此时还能保持一些清
醒理智,所以在意识到自己的叫声有多大后,便紧张担忧地转头想看看车外旁边
有没有人。可惜她此时头部所在的位置,让她只能看到梁君身后靠近车头一侧的
车窗,另外几面的车窗根本看不到。

  柳欣欣在紧张担心的同时,梁君已经发力开始了急速的抽插。他已经有过几
经验,知道自己的阴茎龟头要女人的阴道内浸泡摩擦到一定的程度才会涨大起来,
所以就有意识地加快了动作,好缩短时间。

  果然,随着他的快速抽插阴茎,过了几十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阴茎龟头
有了涨大的感觉,原本阴茎插入柳欣欣的阴道后那种宽松的感觉也渐渐被一种紧
滑严裹的感觉所代替,交媾摩擦的快感,渐渐强烈了起来。

  「爽啊!」他心底喊出了一声爽叹,一边继续激情地抽插着,一边低头欣赏
着自己的阴茎在娇妻下体花蕊中进进出出、爱液横流的美妙场景。

  他开始爽了,而被他粗大的阴茎蹂躏着阴道嫩穴的柳欣欣,也开始被阴道内
传来的阵阵强烈销魂快感所侵袭,心儿乱颤,眼中迷醉之色渐浓,忍不住低声呻
吟了起来,也顾不上查看什么了。她感觉,梁君每一次的抽插,那深入自己体内
的阴茎摩擦的不是阴道肉壁,摩擦的是自己的灵魂。

  一时间,车内的两口子陷入了性爱的迷魂阵中不可自拔,全然忘了车子已经
摇晃了起来。

  柳欣欣不堪梁君的强劲抽插蹂躏,没过几分钟,就被操得高潮来临。但第一
波的高潮刚刚结束没多久,她又紧接着被继续操到了第二次高潮的边缘。此时的
她,浑身酥软,双手已经抓不住座椅的边缘,无力地搭身体两侧。她的裙子,不
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拉到了胸部之上,一双丰满雪嫩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随着下
体的一次次撞击而来回晃动着,那乳房之上,还残留着被人揉捏把玩过的淡淡红
痕。而她那一直没断过的娇吟声,也已经越来越无力了,不过那其中的销魂之意,
却更是勾人心魄。

  而激情中的梁君,在「操」劳了这么久后,也开始有了准备射精的点点征兆
感觉。于是,他把身体再向柳欣欣压近了一些,双手再次抓向了她的丰乳,嘴巴
也在她的雪白美腿上吻了起来,下体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

  他刚加快抽插动作,就感觉到柳欣欣的阴道肉壁急速地一阵收缩,紧裹着他
的阴茎,让他抽动起来困难了许多。不过,这样一来,那种抽插摩擦的快感就更
强了。

  其实,柳欣欣的阴道肉壁之所以突然有那么强烈的收缩反应,并不是因为他
的抽插加速了,而是因为她看到了让她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的一幕。

  方才她在神魂迷离中,眼光无意中扫过梁君身后的车窗那里。起先,她只是
迷糊地有点意识到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人。但接着,这点迷糊的意识让她已经放
松了许久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毕竟,她还是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环境的。于
是,她就忍着体内强烈的快感侵袭,强自集中起点注意力,定眼再朝车窗那里看
去。这一看,顿时就把她吓得差点当场晕过去。她看到了车窗外,有个中年男人
正弯着身子朝车内看,那男人的脸上,还带着惊喜有趣的玩味笑意,似乎是猜到
了此时车内发生的妙事。

  柳欣欣虽然知道车窗的贴膜是很高级的那种,外面的人即使把眼睛紧铁在玻
璃窗户上也不能看得清车内的情形,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觉得那男人的目光似乎
已经看穿了玻璃的遮挡,正直直盯看着自己做爱。

  紧张慌怕中,她身体一阵僵硬,交媾着的下体阴道内忍不住剧烈收缩了起来,
所以梁君才有了那番感受。

  那时,梁君由于正转头亲吻着柳她的美腿,所以没有看到她脸上的慌乱紧张
神色,仍是尽情地狠操着。

  柳欣欣想举手示意梁君,让他暂时停止动作,但是她凭着交媾经验,也知道
此时梁君正处在快要射精的边缘,同时也想到了自己此次满足他的初衷,不想就
此打断他,让他又不痛快。一时间,她陷入了深深的紧张和矛盾中,惟有死死地
忍住呻吟的冲动,不让自己再发出声音来。

  好在她的紧张矛盾很快就得到了解决。车窗外那男子在看了几眼后,可能发
现无法看清车内的情况,也失去了继续查看的兴趣,就站直起身体,转身掏出钥
匙带开了旁边那两面包车的车门。不过,转身前,那男子伸出大拇指,在车窗前
晃了晃,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车窗外那男子转开身去,柳欣欣刚感觉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梁君也
终于爆发了。在他的一记有力的深顶插入中,一大股浓浓的烫热精液在柳欣欣的
阴道最深处猛烈地喷发了出来。柳欣欣阴道内被那股精液一冲击,一种强烈的销
魂快感顿时席卷了她的全身,她下体随之忍不住痉挛了一下,接着,她的第二次
高潮也来临了。高潮中,柳欣欣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忍得真的好
辛苦。

  射精后,梁君放开了柳欣欣的双腿,软趴在了她的身上,抱着她的身体,闭
起眼睛一边喘气一边闻着她的发香,想和她继续温存一会再起来。

  不过,下一刻,他马上就绷直是身体,霍地坐直了身体。因为,他听到了身
后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

  他急忙一转头,就看到车子右侧的那辆面包车已经开动了起来,正缓缓向后
退去。一时间,他的脸色精彩了起来。

  「老公。」柳欣欣这时无力地低唤着。

  听到娇妻呼唤,梁君忙回过头来,见到她正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

  「那人走了吗?」她继续无力地问道。

  「你刚才知道了?」梁君疑惑地问道。

  「恩」

  「都是我,又让你担心了,刚才怎么不提醒我?」梁君有点自责地柔声说道,
身体又重新伏下去。他的这个动作,有点牵动到了还插在柳欣欣体内的阴茎,惹
得她忍不住想夹起双腿,但哪里夹得起来,于是就顺势把双腿勾在他的腰后。

  重新被梁君搂住后,柳欣欣转过头,贴着他的脸,温柔地说道:「老公,上
次没让你尽兴,所以这次我不想打断你,反正那人都已经发现了,停不停下来也
没什么意义了,再说他有不会真的看到这里面。」

  「欣欣,你真好。」梁君见爱妻宁可自己担惊受怕也要这么为自己考虑,心
里顿时感动得一塌糊涂。

  「只要你爱着我,那些都不算什么了。老公,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不过你
可不许不要我。」柳欣欣动情地说道。

  梁君见她这么说,顿时激动地说:「欣欣,我怎么可能不要你,除非我死了。」

  柳欣欣听到他提到死字,顿时急了,忙有有捂住他的嘴,说道:「不许你再
说那个字,我相信你。」

  梁君顺势吻了一下她的掌心,把她抱得更紧了。

  这样无声地又温存了片刻,柳欣欣说道:「老公,我们该回去了,我还要吃
你做的鱼呢,我肚子饿了哦。」

  梁君见她这么说,才不舍地坐直了起来,同时搂着她的后背把她也扶了起来。
不过,下体始终还贴着她的下体。

  柳欣欣坐起来后,低头见到梁君的阴茎还有半截软泡在自己的阴道里,被自
己的阴道口紧紧包含着。顿时,她脸上那刚消散得差不多的潮红一下子间又重新
涌回了脸上。

  梁君见她看向下体处,脸上潮红一片,那种娇羞之态,真的让人为之心动。
刹那间,他那已经渐渐熄灭下来的欲火又有了重新燃起的冲动。而心有所想,下
面的阴茎也跟着有了反应,又有了点变硬起来的迹象。

  感觉到了梁君的阴茎变化,柳欣欣顿时慌了神,她可不敢再继续承受他的再
次雄起了。

  「老公,不要了,我会受不了的。」她急忙说道。

  梁君见她这样表示,也担心做得太久太频繁会伤害到她,便点了点头,按下
心中那点邪火,后缩起下体把阴茎从她阴道里彻底抽了出来。

  阴茎抽出后,一大股精液顿时跟着从她的阴道内流出了阴道口,向下面流淌
下去,还没等她找到什么东西来擦拭,就已经流到了她臀下的裙子上,转眼便弄
湿了一大片。

  梁君见了,嘿嘿地得意笑了起来,在她羞恼地举起粉拳想打的时候,又摸出
一包纸巾,细心地帮她擦拭下体。在擦拭的时候,他顺手用手指轻捏了几下她阴
道口旁的娇嫩花瓣,又惹得她羞恼不已,大喊色狼。

  在充满温情的小闹中,两人清洁了下体,重新穿好了衣物。弄好后,梁君是
恢复原状了,但柳欣欣那被精液和爱液弄湿的裙子,就没办法了,好在是坐在车
里,否则还真没法见人了。

  随后,两口子开着车转去了一个菜市场那里,梁君自己下车去买了鱼和其他
一些菜,然后就转头直接回家了。

  回家后,梁君好好地露了一手厨艺,让柳欣欣赞不绝口。

  当晚,梁君因为爱惜娇妻,所以没有再和她做爱,只是抱着她,陪她说着情
话,直到她睡着过去。

  等柳欣欣在自己怀中甜甜睡去后,梁君又想了一下关于何时回老家去筹办婚
礼相关事宜的问题,才睡了过去。睡着后,他梦到了自己和柳欣欣举办了盛大的
婚礼,婚礼上,他笑得好骄傲好满足。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