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0

               第二十章

  晚上姐姐和妈妈都回来了,姐姐先是真诚地问候了一下伤情,然后就露出了
毒舌的真面目,没心没肺地调侃我。搞得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我恶毒地幻想着日后一定要找到机会狠狠报复。

  不过晚上这顿饭我吃得非常开心,因为少了还在学校读书的秦树。一家人其
乐融融地坐在一起,真是一种平淡的享受。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吃完了饭,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坐在我身边说:「小西啊,苏老师要
我带点东西给你。」

  我心里一紧,疑惑地看了看妈妈,问:「什么东西?」

  妈妈笑了笑,「喏。」说着递过来一本练习册。

  我苦着一张脸,「妈,我手受伤了。」

  「受伤的不是左手嘛……」妈妈说,「何况这也算是对你的惩罚。」

  听到「惩罚」两个字,我立马矮了一节,像我这样跟人打架受到妈妈的从宽
处理已经算是千谢万谢了,现在写点作业做点题目实在算不上什么。我只有答应
了。

  「今天反省了一天,有什么觉悟吗?」姐姐奸笑着走了过来。

  我咬牙切齿地随口一说:「姐姐,听说你挂科了?」

  姐姐面色一变,「胡说什么?」

  妈妈开口说:「对了,琪琪,你的成绩单我都还没见着呢。」

  姐姐干笑着说:「年年不都那样么。有什么好看的。」说着姐姐瞪了我一眼,
过来就要掐我。

  我不甘示弱,就和姐姐打闹起来。

  妈妈看着我们,无奈地摇了摇头。感觉到了有点疲惫,妈妈走回了房间。

  坐在柔软的床上,片刻的宁静让妈妈想起中午时的娇羞。中午那样娇羞的场
景,秦树挺着大肉棒,在床上把她干得泄身了两次。最后还用飘忽地声音对她说:
「纪姨穿黑色的丝袜一定很漂亮,明天穿黑丝袜来学校吧。」

  黑色的丝袜……妈妈从抽屉里找到了一双,平时很少穿丝袜的妈妈,买来后
只穿过一次。看着手上的黑丝袜,脑海里又全是自己在秦树胯下娇喘求饶的情形,
妈妈脸上越来越红,下体一阵火热的感觉。妈妈把丝袜放在一边,又想起了远在
北方的妹妹,秦树刚来的时候,妈妈经常和小姨通话,自从和秦树发生这样的关
系后,妈妈甚至不敢给再给她打电话,妈妈害怕听到妹妹的声音。本来妹妹是满
怀希望地把秦树交给她,可是现在……妈妈感到非常羞愧,又满是委屈。这时妈
妈的手机响了起来,妈妈一看,是小姨打来的。

  妈妈定了定神,接通了电话。

  小姨的声音很清脆,「喂。姐姐!」

  「喂。」妈妈强作镇定。

  「姐姐在学校吗?」

  「不,今天我回家了。」

  「姐夫他们还好吧?」

  「他们好着呢。」

  这样扯了一会家常,小姨问起了秦树,「姐姐好久都没给我打电话了,我家
秦树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妈妈想了一下,既然我管不了他,只有让他妈妈来教训他了,「我正犯愁呢。」

  「怎么了。」小姨很紧张地说。

  「我觉得呢,还是你这个妈妈来骂骂他效果更好。不然他不知道他肩上地担
子有多重。」妈妈说。

  小姨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又犯什么事了?」

  「秦树事到没怎么犯,只是学习上没什么长进。」

  「唉,这孩子怎么还不知道好好学习。」

  「还有呢。」

  「什么?」

  妈妈想一定要让妹妹狠狠地骂秦树一顿,于是吞吞吐吐地说:「秦树……还
经常偷窥我……」说完妈妈脸上更加红了。

  「啊?」小姨非常惊讶,「这小崽子真是反了。他现在在吗?」

  「他不在……」

  小姨说得痛心疾首,「我……我一定要好好骂骂他!气死我了……」

  忽然小姨话锋一转:「秦树是偷看你洗澡吗?」

  「嗯。」妈妈应了一声。

  「你都被他看过啦?」小姨问得很小心。

  妈妈楞了一下,忙说:「没有呢……」

  「哦,那就好。说到这个,我倒是真忽视了。」

  「哦?」

  「你一定不知道吧。有次我在家看到秦树上厕所的时候,他下面那个好大。」

  妈妈心跳没来由的加快了。那根粗长的大家伙,妈妈再熟悉不过,多少次就
因为那根又粗又长的家伙,让她在秦树胯下呻吟求饶。

  「我这个做妈的太失败了……从来没想过去开导他这方面……」小姨唉声叹
气。

  听着妹妹哀伤的语气,妈妈心里一软,说:「我明天回学校,到时你好好批
评教育一下他,让他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挂了电话,妈妈也叹了口气。想起明天,一片朦胧。

  第二天,我的生物钟让在一如往常的时间起了床,妈妈刚吃好早餐,看到我
说:「起床得正是时候。」

  我走到餐桌旁一看,早餐做得挺丰盛的。

  「快点趁热快点吃吧。我去学校了。」

  这几天天气有点热,妈妈穿了一件碎花的吊带连衣裙,裙摆约在膝上5 公分
处。连衣裙将妈妈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这时我注意到妈妈穿了一双黑色的丝
袜,这样一看,妈妈显得非常的成熟诱人,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妈妈上午上课的时候,走廊遇到苏老师,苏老师笑嘻嘻地凑到妈妈耳边说:
「纪姐今天穿黑丝好诱人哦……」

  还有不少女老师也纷纷反馈,直把妈妈说得面红耳赤。

  妈妈在办公室批改平时测试试卷的时候,因为成绩出奇地差,憋了一肚子火。
只准备下午上课的时候发泄一通,要把全班骂得狗血淋头。

  中午吃完饭后,妈妈带秦树回到宿舍,秦树正准备对妈妈上下其手。

  妈妈忽地递过手机说:「你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吧。」

  「哦。」秦树狐疑地接过了电话,并拨通了号码。

  妈妈手机的声音不大,所以妈妈听不清电话里小姨说得什么,但看到秦树苦
着一张脸,唯唯诺诺的样子,妈妈觉得很是解气。

  说了将近20分钟,秦树才挂了电话。苦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秦树,妈妈反而有点心虚,妈妈说:「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了。」

  妈妈也不看秦树一眼,就出了门。妈妈一路来到办公室,原来这一周多来,
因为不停受到秦树的奸淫,妈妈的教案落下了太多,很快就要到检查的日子了,
妈妈只好临时抱佛脚,用中午的时间来办公室写教案了。

  认真的妈妈很快就忘记其他的事,专心投入了工作中。

  下午上课的时候,妈妈按原定计划地把全班骂得狗血淋头,底下学生大气都
不敢出一口。

  看着下面噤若寒蝉的学生和秦树,妈妈感觉仿佛一切都回归到了最初的状态。

  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妈妈依然留在办公室赶教案,这时班主任龙老师走了
过来,龙老师说:「秦树生病请假了。」

  「哦?」妈妈有些奇怪,下午还好好的,这会怎么说病就病。

  龙老师笑着说:「你不去看看你外甥呀?」

  妈妈心里有些不情愿,可是她做为姨妈,不去看望于情理不合,「嗯。我去
看看。」

  妈妈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办公室,妈妈一百个不愿意去看他,于是就回了自
己的宿舍。

  来到门口,却发现门是虚掩的,里面亮着光亮,妈妈缓缓地推开门,才推到
一半,一只手忽然从里面伸了出来抓住了妈妈的手臂,里面的人用力一拉,妈妈
发出一声惊呼,被带到了那人的怀里。

  「秦树!」妈妈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等你好久了呢,纪姨。」秦树坏笑着,用脚踢了一脚门,将门锁上。

  「你怎么在这?」妈妈惊慌地问。

  秦树把妈妈压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说:「还记得那天晚上吗?」

  妈妈想把秦树推开,手反而被秦树抓住了。秦树把妈妈的双手举国头顶,并
在一起。妈妈忽然发现秦树手上握着根红色小指般粗细的绳子,妈妈惊慌地喊着:
「不要。」

  秦树不慌不忙地把妈妈压住,张开了双腿夹住了妈妈的腿。手上用绳子在妈
妈手腕处绑住,打上一个结。

  秦树的声音响了起来,「还记得那天晚上,你被我用丝袜绑住的时候,你有
多兴奋吗?最后还被我玩尿了!」

  妈妈脸抽搐了一下,秦树又继续说:「别不承认了,你看你今天不是穿黑丝
袜来了吗?」

  说到了要害,妈妈涨红了脸,妈妈手脚都动弹不得,这一周多来被秦树操干
的场景历历在目,妈妈干脆放弃了挣扎,闭上了眼睛。

  秦树看着妈妈这样一幅表情,差点笑出声来。秦树在心里说了声:「骚货!」

  秦树一手固定住妈妈举在头顶的双手,另一只手沿着妈妈光滑的手臂,缓缓
下滑,来到了腋下,手指轻轻的一挠,妈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手掌慢慢覆盖上
了妈妈的美乳,随着秦树用力又有技巧的揉捏,妈妈发出「嗯嗯」地低吟声,悦
耳动听,让秦树手下的力道又多了一分。

  熟悉的感觉又一次向全身蔓延,随着那一只手的抚摸又或者说是蹂躏,妈妈
全身越来越软。一股温热的气息忽然接近,秦树竟然朝妈妈的嘴唇吻了过来,感
觉到了的妈妈睁开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秦树,妈妈微微地挣扎着,虽然被干过
了很多次,但还从来没有接过吻。

  妈妈别过头,秦树的头也跟着移动,两个人的嘴唇始终没有分开。秦树伸出
舌头在妈妈的嘴唇上来回舔着,像是在品尝一种绝顶美味。

  知道无法摆脱的妈妈,就像往常一样任由秦树做为,就是不张开嘴。

  秦树往后退了一点,用膝盖顶进了妈妈的两腿之间,隔着裙子摩擦着妈妈的
私处。秦树把妈妈的衣服往下拉,妈妈的一对美乳从里面跳了出来,秦树毫不犹
豫地跟着把乳罩往上推,露出了一对丰满娇挺的美乳。

  上下夹击下,妈妈忍不住「嗯」了一声。

  秦树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舔在了妈妈的贝齿上,贝齿紧紧咬住,把守着最
后一关。

  秦树固定着妈妈双手的手也终是一路摸了下来。妈妈仿若未觉,双手仍是举
在头顶。

  秦树掀起了妈妈的裙摆,直捣黄龙,一根手指戳在了妈妈的私处。手指明显
感觉到了妈妈的内裤已经濡湿了,秦树心里得意的笑着,用手轻轻拨开了妈妈的
内裤,食指和中指开始前前后后摩擦着妈妈的小穴,很快妈妈的蜜穴就充血张开,
秦树的手指也湿透了。秦树竖起中指,慢慢地往妈妈的蜜穴里深入。

  妈妈的蜜穴把秦树的手指包裹得紧紧的,蜜穴里又湿又热,秦树开始有节奏
的抽插。

  两片肥美的阴唇随着抽插微微地一张一合,秦树的手指也越来越深入,直至
整个手指都插了进去。那手指不仅在身体最柔软的地方抽插,也在妈妈心底最柔
软的地方越插越深。

  妈妈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贝齿开启,最后一道防线也失守了。

  秦树的舌头长驱直入,追寻着妈妈的小舌。当美乳和小穴都得到快感之后,
柔软的舌头不由之主地和入侵者纠缠在一起。什么都忘了吧,只有眼前的快感是
最真是的。妈妈忘情地伸出了舌头,任由秦树挑逗、吸吮,交换着唾液。

  秦树手上的动作都放慢了下来,专心激吻着妈妈,仿佛要把妈妈的魂儿吸出
来。

  经过一阵长吻,秦树停了下来,看着微微娇喘,眼神迷离的妈妈,说:「纪
姨,你今天下午好凶啊。」

  妈妈没有回答,举在头上的手垂了下来,秦树见了又把妈妈的手固定了上去。

  「你的嘴太凶了,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一下。」

  妈妈不解的看着秦树,忽地双肩被下压,妈妈一下蹲在了地上。

  秦树脱掉了裤子,露出了青筋暴露的大肉棒,妈妈喊着「不要」。可是大肉
棒轻而易举地就朝小嘴插了进去。

  「嗯……」即使口交过了很多次,但小嘴含进这么粗大的鸡巴,仍然让妈妈
感到有些难受。

  「我要代班上同学惩罚一下纪老师的嘴。」说着秦树扶住妈妈的脑袋,用力
地往深处插。

  「唔……」妈妈仰视着秦树,楚楚动人的眼神在向秦树求饶。

  龟头快要插到喉咙了,妈妈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秦树这时把大肉棒抽了出来,妈妈如释大负,低头咳嗽着。

  眼看妈妈咳完一阵,秦树再次插了进去。

  秦树就像抽插小穴一样,在妈妈的嘴里越插越深,口中说着:「还要惩罚纪
姨向我妈妈打小报告。」

  秦树坏笑着,猛地一挺小腹,龟头已经插到喉咙处了。

  「唔……」妈妈的手挣扎着,可是因为被捆在一起,很轻易地就被秦树固定
住了。

  秦树从妈妈的嘴里抽出大肉棒,看着妈妈咳嗽着,握住大肉棒轻轻地抽打着
妈妈的脸。

  「再来……」秦树轻轻地说。

  「不要……」妈妈仰着头,乞求着:「不要再插了,我知道错了……」

  秦树看着妈妈,说:「也好。来这边来。」

  秦树牵着妈妈的手来到床边,让妈妈跪在地上,上身趴到床上。妈妈回过头
有点害怕地看着秦树,秦树压着妈妈的背,把妈妈的裙摆撩到了腰间。雪白的美
臀和黑丝美腿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秦树咽了口口水,说:「纪姨,田西以前犯错了你一定经常这样打他屁股吧。」

  妈妈摇着头:「放过姨妈吧……」

  秦树不说话,抬起手掌,重重地往妈妈的美臀上拍去。

  「啪!」声音清脆!

  「啊……」妈妈叫了一声。

  这时秦树把妈妈的内裤褪到了大腿上,肥妹的阴户夹在股沟里,淫水在灯光
下隐隐发亮。

  「不要……打……」话还没说完,秦树手起掌落,「啪」地一声,打在了丰
满雪白的美臀上。

  臀瓣红起一块,荡起一阵臀波。

  「啊。」妈妈随着掌声而叫。

  秦树「啪」地又是一巴掌,「说对不起。」

  「啪……」秦树又是一下。

  「啊……对不起……」妈妈抽泣着。

  秦树看过去,妈妈眼里泛着泪花,要强的妈妈强忍着才没流下泪来。

  哭着的妈妈看起来格外惹人怜惜。秦树把妈妈抱了起来,抱在自己的怀里,
妈妈想打秦树,可是手却被绑了起来,只有在秦树怀里扭动着丰腴的娇躯,带着
哭腔嗔怪说:「你这个混蛋。」

  秦树安慰着说,「纪姨,别哭了。来,躺好。」说着把妈妈的内裤脱了下来
,闻了闻,然后随手扔到了一边。秦树让妈妈平躺在床上,两只手抬起妈妈的腿
,抗在了双肩上。

  「好香的脚哇。」秦树张开口连着丝袜就把脚趾含进了嘴里。

  被秦树吮吸脚趾,妈妈感到脚上一阵酥痒。妈妈吃惊地想收回腿,可是被秦
树死死的固定了。

  秦树津津有味地吸了一阵,嘴巴沿着美腿往深处移动着。

  秦树用手轻轻的拨开了充血的阴唇,露出了湿淋淋的蜜穴洞口,秦树骈起食、
中两指,刮了刮蜜穴口,受到刺激的妈妈双手覆在了秦树的头上,又像是要推开
秦树,又像是把秦树往下压。

  这时秦树发现从阴户流出来的淫水把菊门打湿了,发出夺目的光泽。

  秦树下意识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菊门上舔了一下,菊门从没受过刺激的妈妈忍
不住呻吟出来。秦树受了鼓励,伸出舌头来回在菊门口舔舐。

  「不要舔那里……」妈妈有些慌张,推着秦树的头。

  秦树收回了舌头,改为用小指对准了菊门,打着转朝里插了进去。

  「啊!」妈妈这下真的有点慌了,「不要……不要……啊……」

  秦树当然不会在意,一心想着攻占妈妈的处女菊花。

  菊门非常紧,指头才插进去,就被紧紧地包住,每前进一点都极费力,妈妈
的挣扎也随着深入的距离更加剧烈。秦树想着来日方长,只好作罢,缓缓把手指
抽了出来。

  菊花的威胁没有了,妈妈小小地松了一口气,秦树却没闲着,嘴巴直接朝阴
户进攻过来。

  秦树用舌头舔妈妈的阴蒂并不时地轻咬,妈妈收了巨大的刺激,覆在秦树头
上的手缩了回去,改为捂在小嘴上,生怕发出大声的呻吟,「纪姨下面好湿了哦
……」秦树卖力地吸了起来,剧烈的快感再次击碎了妈妈的心防,妈妈媚眼如丝
地看着秦树。

  秦树忽然抬起头来说:「纪姨我真的太爱你了!来,我们换个姿势。」

  秦树提着妈妈的双腿,自己跪在了床了,让妈妈的背贴着自己的腿和胸,这
样妈妈就摆成了一个近乎倒立的姿势。秦树从上往下玩弄着妈妈的美穴。秦树又
吸了一会,转而用食指和中指插了进去,这次秦树抽插的速度非常快,蜜穴内响
起「吧唧、吧唧」的水声。秦树一边插,另一只手按压着妈妈的阴蒂。

  妈妈终于连续发出「啊……啊……啊……」的低声呻吟,声音颤抖不堪。

  感觉到妈妈一阵抽搐,蜜穴内忽地涌出一股阴精,秦树知道妈妈高潮泄身了。

  妈妈的性欲已经被完全开发了出来。高潮后的妈妈满面潮红,朱唇微张,眉
眼轻启,小口地喘着气,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之前还为之哭泣的情绪早已无影无
踪了。

  秦树把妈妈放了下来,把妈妈的双腿屈在胸前,露出肥美多汁的阴户。

  终于要开始真正的攻击了,秦树深吸了一口气。用龟头顶在了蜜穴口,说:
「想不想我干你?」就这样沉沦吧。何必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感
觉不到的伦理道德。

  「嗯……」声音细不可闻。

  秦树笑了笑,大肉棒一插到底。秦树就像是一台活塞机,大肉棒快速地在蜜
穴内做着来来回回地活塞运动。

  被秦树干了二十多下后,妈妈抬起头,艰难地说:「等……等……等一下……」
一句话被秦树猛烈的抽插打断好几次。

  秦树便停了下来看着妈妈,大肉棒在蜜穴内慢慢地搅拌着。

  妈妈脸色红润,大肉棒在蜜穴搅拌得非常舒服,妈妈娇喘着说:「不要在…
…嗯……床上……嗯……」秦树会意了,知道没有换洗的床单了,妈妈怕把床单
弄得太湿、太脏。

  秦树把妈妈扶了起来,指了指书桌,妈妈没说什么,顺从地走了过去,走到
书桌边,又回过头来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秦树。秦树轻轻地扶着妈妈的臀部,口
中说:「扶着桌子。」

  妈妈会意地用双臂撑在了桌子上,撅起了丰满的美臀。从后面看去,丰腴的
阴户微微隆起,阴唇闪亮着淫水,看起来非常淫靡。两片阴唇一张一合,淫水汩
汩而出,等着秦树的操干。

  秦树扶住妈妈的美臀,说:「再翘起来一点。」妈妈闻言又抬起来一点。身
为老师的骄傲与高贵已经完全卑屈于秦树的大肉棒之下了。

  秦树得意地握住大肉棒朝妈妈的蜜穴顶了过去,在磨蹭到妈妈的充血的阴唇
时,秦树停了了一下,拍了拍妈妈的臀,是在告诉妈妈大肉棒要来了。

  妈妈回头看了看秦树,又把头埋了回去,身体轻轻地扭动了一下。

  秦树猛地往前一挺,整条大肉棒插进了妈妈的蜜穴。

  「啊……」妈妈发出一声颤音。

  插了一会,秦树伏在了妈妈的背上,双手再度袭向了妈妈的乳尖,妈妈感受
到了那舒服的冲击,发出兴奋的颤音,妈妈那被大肉棒冲击而略显痛苦的脸变得
微微迷醉。

  「啊……」秦树的大肉棒又一次插进了最深处,一道灼热的火焰在蜜穴内扩
张,熊熊地燃烧着、蔓延着。

  「嗯……」胸前的美乳再次被秦树粗糙的双手捏成各种形状。

  不能不承认,秦树给这具身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妈妈也不得不承认,
她已经被自己的外甥玩弄得不可自拔。

  而秦树感受到蜜穴的嫩肉,紧密地裹着他的大肉棒,每抽插一下都有着强烈
的刺激和快感。秦树强忍着一口气,又在妈妈体内抽插了一百多下。从蜜穴里流
出来的淫水把下面的地板打湿了一大块。

  秦树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扶着妈妈让她背对着自己,坐到他的大腿上来,
大肉棒怒对上方,直直地插入了妈妈的小穴。

  这样的姿势让妈妈感受到了更强的刺激,「啊……嗯……快……」秦树也兴
奋了,扶着妈妈上上下下,每一次都尽根没入,一插到底,妈妈的阴道内壁快速
有规律的收缩着,子宫口一下下吮吸秦树的龟头。

  「叫我老公!」秦树命令着。

  妈妈被插得已经深深陷入了情欲之中,被前所未有的快乐笼罩着,妈妈顺从
地说着淫话:「老公……啊……快插……我……不要停……啊……」

  「再叫……」秦树听得非常爽,「快叫我老公。」

  「嗯……老公……嗯……啊……老公……」

  「老公在干什么?」

  「老公在干我……插我……啊……嗯……」

  「什么在操你?」

  「嗯……你的……啊……你的……大肉棒……」意识早已经被情欲包裹起来
,只有大肉棒,意识里只剩下了还在蜜穴内不断抽插操干的大肉棒。

  秦树也快到了最后的极限。秦树把大肉棒抽了出来,由于之前太过猛烈,性
器分离的那一刹那,发出「啵」地一声。

  妈妈「啊」了一声,眼神迷离地看着秦树,似乎很不解。

  秦树再次让妈妈趴在书桌上,相对而言,秦树更喜欢用后入式,因为这样更
有征服的快感!

  秦树的肉棒再次插入妈妈体内,妈妈也就静静地趴在了书桌上,上身尽量压
低,乳房贴在了书桌上,好让大屁股高高的撅起。

  秦树开始最后的冲刺,疯狂地抽插着,妈妈的屁股也开始扭动了。由于干得
太猛,好几次秦树的大肉棒从蜜穴里滑了出来。

  秦树感受到龟头阵阵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就在秦树还以为能继续操干
几分钟的时候,妈妈却是先高潮了,从子宫深处喷射而出的阴精浇在秦树的龟头
上。强烈的快感让秦树感觉像是飞了天。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精从马眼激射而
出!秦树死死地顶住了妈妈的蜜穴,精液一波一波地射在了阴道深处。

  秦树紧紧地从后面抱住妈妈,感受着妈妈颤抖的娇躯。

  疯狂过后,妈妈无力地趴在书桌上,身体瘫软如泥,两手仍然还绑在一起,
妈妈的脸上像是喝醉了一样,眼睛半开半闭,非常迷人。

  慢慢地,妈妈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想起之前的疯狂,妈妈简直无地自
容。

  秦树坐在了椅子上,把妈妈抱在怀里。妈妈羞愧地低着头。

  秦树捏住了妈妈的下巴,妈妈想反抗,可手仍然被绑着,这样子反而让妈妈
心底燃起一股异样的快感。秦树把妈妈的头慢慢抬起,低头吻了上去。

  也许明天会有一万种可能,但现在别无选择。妈妈张开了唇,伸出了舌头迎
合了上去。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