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18


               第十八章

  我的心无法平静下来,我在床铺上来回翻转,怎么也睡不着。我知道刘安指
的是谁,现在我的脑海里全部都是苏老师的身影。种种迹象让我不得不相信这是
真的。那样美丽、骄傲,高高在上,我一直尊敬的苏老师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后面我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上课课间的时候,我和刘安把张小
艺找了出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张小艺问:「有什么事?」

  刘安咳了几声,说:「张小艺,我们就想问问苏老师。」

  张小艺疑惑地看着我们,说:「想问什么?」

  「你每天借我手机看『寻花少年』的空间,应该知道我想问什么了。」刘安
说。

  张小艺脸一红,摇了摇头。

  我心下坚定起来,说:「这么说吧,你是不是知道那个女老师是谁?」

  「不知道!」张小艺说得很坚决。

  听到这话我虽然很吃惊,但心里放松了下来。刘安瞪着大眼睛,说:「你骗
我们干什么?」

  张小艺皱着眉头,说:「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刘安说:「那个女人是不是苏老师?所以你才不肯说。」

  张小艺涨红了脸,说,「原来你怀疑苏老师。」

  刘安说:「不是苏老师你为什么变成这样?」

  「我不知道。总之你们别胡乱猜了,那个女老师不是苏老师。」张小艺说。

  「我们也是猜测。」我说,「其实我自己也不相信。」

  刘安不依不饶地说:「你没说真话。」

  我有点忍不住了,「刘安,那个女人是苏老师你才高兴吗?」

  刘安看着我,哼了一声,自己走回去了。

  我和张小艺沉默下来,我说:「算了,我们也回去吧。」张小艺点了点头。

  回到教室后,刘安写了张纸条给我,「女老师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我看着纸条,不知道刘安是什么意思。开学以来,张小艺像变了个人,他知
道『寻花少年』的空间后便疯狂迷恋,如果不是看到什么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我也不想再去想太多,总之不论如何,那个女老师不是苏老师,我提着的心
算是放下来了。

  中午我来到小静的教室外,等着她一起去吃午餐,小静和李欣正在课桌上讨
论着什么,只不过是普通的交谈,但李欣打什么主意我是再清楚不过,女老师的
事弄得我魂不守舍,一夜未睡,现在看到李欣我愤怒到了极点。让女朋友在这种
禽兽身边而放任不管,那我一定是傻逼。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忍那么久,但现在
我是忍无可忍了。

  我看到小静要出来了,我连忙躲到了另一间教室,待小静走远后,我走出来
正好碰上李欣。李欣看了我一眼,要绕开我,我拦住了他,说:「有种的话晚上
下了自习来花园。」

  「你是找死吗?」李欣的语气很嚣张。

  我很想动手,最后还是忍住了,指着李欣说:「晚上我在那等你。」

  说完这些话,我的怒火算是得到了发泄,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就我在三楼的上面的四楼,妈妈在办公室里,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
是一件灰色的套裙,包裹着丰满的臀部,修长的美腿上还有肉色的丝袜。妈妈正
通着电话,这是一个学生家长的电话,电话里的家长是个中年妇女,人在外地,
听说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表现不好,成绩差,说着说着已经隐隐哭了出来。妈妈一
边劝着这位家长,一边提建议。正说到一半,妈妈忽然怔住了。站在妈妈前面的
秦树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秦树轻轻的解开妈妈胸前的纽扣,妈妈瞪着大眼睛看着秦树的举动,一动不
动。随着胸前大开,那道深深的乳沟露了出来。

  「喂、喂,纪老师?」电话里传来疑惑的声音。

  「我在听……」妈妈回答。

  秦树这时伸出他的右手探进衬衫内,轻轻地抚摸着妈妈娇挺的美乳。另一只
手很自然地就伸下去摸住了妈妈的大腿。

  妈妈不自然地听着电话,秦树的右手却在不断地用力揉着美乳,下面的大手
也越来越深。

  妈妈捂着嘴,可是妈妈的身体太敏感,更何况这么厉害的刺激,就在秦树伸
进了胸罩捏了一下妈妈的乳头后,妈妈「啊……」的一声,猛地就把电话挂了。

  妈妈脸色红润,吞吐地说「这是办公室,你快出去……」

  秦树笑了笑说:「我反锁了门,窗帘也拉上了,没人知道的。」

  难道他要在这做?妈妈有些惊恐。这时秦树脱了裤子,坐到了妈妈的办公桌
上。

  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在妈妈眼前一蹦一蹦,大肉棒还没有完全硬,但已经让妈
妈的心跳个不停。

  妈妈看着大肉棒不说话,秦树按着妈妈的后脑,说:「快舔舔我这又粗又长
的宝贝。」

  妈妈抿着嘴,大肉棒在她的嘴唇上上下研磨。

  「纪姨,别这样啊。昨天在宿舍里不是舔得好好的吗?」

  秦树的话让妈妈羞愧不堪,脸上像是火烧了一样。脑海里全是昨天在厕所里
被秦树干到高潮,后来蹲在地板上给秦树口交的情形。

  「不舔硬一点,等会就不舒服了。」

  妈妈开口说:「不要在这好不好?」

  秦树趁着妈妈开口的当口,用龟头顶在了妈妈的嘴唇之间,这样妈妈就合不
拢了。妈妈看了秦树一眼,眼神嗔怒又带有一丝幽怨,还是张开了小嘴把秦树的
大肉棒含了进去。

  大肉棒熟悉的气息熏斥着妈妈的大脑,妈妈开始不停地上下套弄起来,秦树
把妈妈的秀发夹到了脑后,看着妈妈性感的小嘴在吞吐着他的大肉棒,平时骄傲
能干的纪老师此刻却在给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外甥口交,再也没有了老师、姨妈
的尊严,秦树爽快地跟神仙差不多了。

  「来,舔舔这里。」秦树扶着妈妈的脑袋吐出了肉棒,然后把大肉棒竖了起
来,「舌头。」

  妈妈的眼神复杂,犹豫了一会,伸出了柔软的舌头,舔了下秦树的大肉棒。
妈妈从下往上舔着,最后又含住了秦树硕大的龟头。渐入佳境的妈妈开始卖力地
口交着。

  大肉棒越来越大,妈妈含着龟头的小嘴被撑的鼓鼓的。秦树跨开了腿,这样
好让妈妈更方便的舔弄。

  看着妈妈口交了好一会,秦树从办公桌上下来,站在地上把妈妈扶了起来。
秦树让妈妈双手伸直了扶着办公桌,屁股高高翘起,妈妈身材高挑,整个背部形
成了一个诱人的曲线。妈妈大脑像短路一样,任由秦树摆成了一个屈辱的姿势。

  秦树熟练的把套裙卷到了腰间,同时另一只手把妈妈的美乳从胸罩里抓了出
来。

  「不要……」妈妈摇着头,一只手往后推着秦树。

  秦树站在妈妈的侧面,一只手抚摸着丰满的美臀,另一只手揉捏着妈妈胸前
的美乳,妈妈扶着办公桌,发出「啊啊……」的呻吟。

  这样情欲的呻吟让秦树更来劲。后面的手来到了妈妈的肉缝地带,轻轻一模,
发现下面早已经湿得不行了。秦树并不着急,仍是隔着内裤轻轻按着妈妈的阴蒂,
时不时又捏起妈妈的乳头。

  浑身的欲火都被点燃了,妈妈的呻吟越来越不可自抑,呻吟声越来越大。

  看着妈妈渐渐沉入欲望泥潭,秦树把妈妈的内裤褪到了膝间,一根手指插了
进去。

  「啊……啊……嗯……嗯……」妈妈趴在了办公桌上,呻吟的声音随着秦树
手指的抽插此起彼伏。

  秦树伏在妈妈的背上,吻着妈妈裸露在外的香肩,「纪姨,你还不承认你是
自愿被我干的吗?」

  「不要说……」妈妈的表情显得非常难受。

  秦树来到妈妈的背后,把妈妈的内裤完全褪下,扶着妈妈的美臀,分开了大
腿,伸出舌头舔弄着妈妈的小穴口,这是妈妈第一次被人口交,妈妈「嗯」的一
声,绵长而舒缓。

  秦树的舌头伸到蜜洞内左右舔舐,强烈的刺激让妈妈不能自已。

  原来口交的感受那么强烈,妈妈在心底呼唤,不要再舔了。二十多年未体验
过真正性爱的身体,欲望像是泄了闸的洪水。

  秦树的技巧让蜜洞内淫水汩汩,秦树这时专心向妈妈的阴蒂发起进攻,又吸
又舔。口交的快感把妈妈湮没,当秦树停下来时,妈妈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大
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着如此尤物被自己征服在胯下,秦树傲然地挺起大肉棒顶到了妈妈的蜜穴
口,在湿润的肉缝里上下滑动,却并不插入。

  蜜穴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空虚,龟头滑过的地方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噬咬,
进去一点,再进去一点。妈妈扭动着屁股,朝后慢慢移动着。

  秦树慢慢插进去了一点点龟头,很快又退了出来。

  刺激来得快,去得也快,妈妈回过头幽怨地看着秦树。

  秦树轻轻地说:「求我插进去。」妈妈摇了摇头。

  秦树的大肉棒在淫水泛滥蜜穴口来来回回的撞击着,只用龟头插进去一点。
这样蜜穴里的淫水越来越多,蜜穴越来越痒,秦树又轻轻地说:「求我干你。」

  「我想要……」妈妈再也忍耐不住。

  秦树也已经忍得不行,这会再不迟疑,大肉棒一插到底!

  「啊……」妈妈发出畅快的声音。

  「啪啪怕……」秦树发起快速的抽插。

  大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插到了子宫,空虚不再,多日来一直保持的最后的矜
持终于被刺穿,妈妈只想用小穴紧紧包裹粗大的肉棒,再也不能让它离开。

  「啊……嗯……嗯……嗯……不行了……啊……太厉害了……啊……」
秦树把肉棒抽了出来,仅留一个龟头,「叫我老公。」

  「老公……」妈妈摇晃着大屁股,轻轻的叫了一声……

  「好老婆!」秦树猛地插了进去。

  「啊……啊……嗯……嗯啊……啊……」这次秦树不再是一味快速的抽插,
转而变得深深浅浅,有快有慢,时而又左右搅拌研磨,这一阵抽插下来,直把妈
妈插得娇喘不停,淫叫连连。

  「啊……不行了……啊……嗯……」妈妈已经完全屈服于外甥大肉棒的淫威
之下。

  秦树把妈妈的一只丝袜美腿抬了起来。踩在了椅子上。这样就使阴户完全露
了出来。

  秦树吸了一口气,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纪姨,被我干得舒服吗?」秦树不忘用言语继续引导着妈妈。

  「舒服……啊……舒服……嗯……快干我……啊……嗯……不要停……嗯…
…嗯……」终于完全征服了妈妈,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秦树仍然高兴得兴
喜如狂,下面也操得更加用力。

  又操了几十下,秦树感到有点累,把妈妈了起来,压着妈妈让她跪在了地上,
自己坐在了椅子上说:「给我舔舔。」

  妈妈的眼神里即有不甘,又有熊熊燃烧的欲火,最后妈妈还是选择了屈服,
张开了嘴把大肉棒含了进去。

  这样的妈妈让秦树热血沸腾,那欲距还迎的眼神,半解衣衫的美胸,高高翘
起的雪白丰臀。秦树不能自已,眼看妈妈跪着舔了好一会。再也沉不住气,抱起
妈妈,让她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大肉棒直直地挺向了最深处。

  秦树也疯狂了,肆无忌惮地抽插着,口里不停地喊着「操……操……」
两个人都忘了这是校园,这是办公室。

  抽插了百来下后,秦树和妈妈同时达到了高潮。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