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妈妈张洁莲】【完】

  李璐自从在风骚的姑姑身上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後,就对女人充满了欲望,只要一有机会就缠着姑姑干穴。李玛丽也食髓知味,每天除了和儿子勇邦性交之外,也不巴不得外甥每天都来干她那充满欲望的肉穴,自然是有求必应。 

  姑甥俩日夜宣淫,可惜她俩毕竟不能天天能在一起,李璐一天没有来和李玛丽干穴,姑甥俩若有所失,尤其是李璐是更是受不了,像是断了毒源的瘾君子,每天只好靠手淫来泄欲。 

  他难受极了,猛然想起黄色录影带里,男人自渎打手枪的情形,于是他把拉炼拉开,用一手拿着黄色小说看,一手套动着大鸡巴,打手枪。 

  巧得很,李璐的妈妈张洁莲见魂飞守舍的样子,觉得古怪,就悄悄地打开李璐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要看李璐在玩什么花样。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连她的粉脸都羞红,芳心更是噗噗跳个不停,那种场面,真不知该怎么办呢?最后决定拿出母亲的威严来,叫了声:‘李璐。’李璐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怕得只顾藏那本黄色小说,忘了他的大鸡巴正如怒狮般的傲然峙立。 

  张洁莲说:‘把书拿来。’李璐不得不把书拿给母亲,才发现母亲的秀眼,正看着他的大鸡巴,他赶忙把大鸡巴藏进裤子里,这瞬间,他可害怕极了,像是大祸临头。 

  张洁莲温和地问:‘书从哪里来?’李璐告诉说是一位同学的。 

  张洁莲说:‘小孩子不可看这种书,看了这种书一定会学坏的,知道吗?明天拿去还给同学,今晚不可看,知道吗?’李璐唯唯诺诺, 

  张洁莲才走了出去。 

  他想,这下真的要糟了,妈妈若认为自己学坏了,又把今天这件事告诉爸爸,那就惨了,都是这本黄色书害的。 

  他忧心重重,再也顾不得看黄色小说了,心里面只是担忧和害怕,直到吃晚饭时,妈妈还是很慈祥的,他才放心不少。 

  饭后,张洁莲叫李璐陪她去看电影,这是一场恐怖电影,当电影渐渐进入恐怖高潮的时候,张洁莲也紧张的害怕起来了,娇躯靠着李璐,柔柔的玉手,紧捏着他的大腿。 

  李璐闻到了张洁莲幽幽的体香和发香,那种香味令人全身发麻,好不难受,下面的大鸡巴硬了起来。 

  在最紧张的关头,张洁莲怕得玉手死捏着他的大鸡巴,全身发抖,都没有发觉是握着大鸡巴的。 

  李璐只感到好难受、好难受,全身热得发烫,真想伸手去摸摸张洁莲的大腿,但他就是不敢,因为她是妈妈;他也想用嘴去吻吻妈妈的脸颊,也不敢,只是在紧张关头,用自己的脸颊,去贴在妈妈的脸颊上。 

  张洁莲也紧张得脸颊都发烫了。 

  看完电影,去吃了点心才回家。 

  回到家,这个家,也只有李璐和妈妈两个人,因爸爸生意做大了,开了一家大工厂,要应酬,出差,有时候要到外国去拿订单,所以常常不在家。在家的日子,一个月不到五天。 

  这时候才晚上十点,还早,妈妈说:‘李璐,你在做什么呀?’‘妈,我没在做什么。’‘那来陪妈妈看电视吧!’‘好的。’‘妈妈去换件衣服。’张洁莲就走进卧室了,平常张洁莲换衣服时,都是卧室的门关上的,今天却忘了关门,害得李璐一颗心噗噗跳着,很想去偷看张洁莲换衣服,又不敢去。 

  他卧室的门,正好对着张洁莲卧室的门,他假装回卧室,再偷偷地看张洁莲的卧室内,也许他站的角度不对,只看到卧室的一小角,其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只好回卧室,换下衣服,因为是夏天的关系,通常在家他都裸露着上身,穿了一件运动裤,如此而已,他换好的衣服,走到卧室门,整 

  颗心噗噗跳个不停的往妈妈的卧室一看,这次他看到了。 

  他妈妈只穿着三角裤和乳罩,正在衣厨找衣服,这时张洁莲正面向他,只听:‘哇!’张洁莲的一声娇叫,她马上闪到李璐看不到的地方去了,李璐也赶快的走到客厅,把电视打开看电视。 

  其实,他的脑海中,只想着张洁莲那裸露的胴体,真是又美又诱惑人,姑姑跟妈妈的比,还差多了。 

  张洁莲的身材高,差不多有一百六十八公分高,而且比姑姑瘦一点,平常穿衣服的时候,已经婷婷玉立,脱光了衣服后的胴体,更是耀眼 

  生辉,白得如雪如霜,宛如石膏雕刻出来的美女像,那样的诱人和美丽。 

  张洁莲走出来了,李璐因为心虚,不敢正视妈妈,避到厨房,从冰箱拿出可乐来喝,张洁莲也来到厨房,她说:‘李璐,你看那场电影怕不怕?’‘怕,好怕,妈!尤其是那个怪人,突然走到那女人的背后,双手……’张洁莲已经粉脸变色,惊得大叫:‘李璐,不要说,不要说……呀!……’她是怕极了,赶快抱住李璐。李璐顿感温香满怀,张洁莲己经怕得脸儿发烫了。 

  李璐见妈妈抱着他,心里虽然有点儿怕妈妈,但妈妈太美太美了,尤其是妈妈现在已不再戴乳罩,一双乳房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整个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紧碰碰地很是好受。 

  尤其是张洁莲那股淡淡的体香,幽幽地送进李璐的鼻内,使他下面的大鸡巴,早已又硬又翘起来,这时候,李璐也忍不住的,用手按着张洁莲的臀部,使她的阴户,紧贴着自己的大鸡巴。 

  张洁莲扭动着娇躯,臀部大规律地扭着,娇叫:‘嗯……嗯……好可怕……可怕……可怕极了……李璐,我怕……好怕……’其实 

  ,张洁莲这时感到一阵颤抖,舒服与刺激同时涌上全身,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李璐也感到妈妈下面的阴户,渐渐的硬起来,硬得像一块铁, 

  他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他只知道,妈妈一定在回想刚才的可怕场面。 

  但是李璐想亲吻张洁莲,他想起和姑姑李玛丽做时,两人接吻得很热烈。就是不敢吻妈妈,再回想刚才看到她那曲线暴露的赤裸胴体,是那么妩媚,艳丽和动人,可惜穿着三角裤和乳罩。 

  李璐说:‘妈妈,你还在怕吗?’‘嗯……怕极了……好可怕……哎唷……妈妈好害怕、好害怕……’李璐趁机把张洁莲死紧的抱着,下面的大鸡巴更是拼命磨擦她的阴户,他偷偷的吻了妈妈的脸颊一下。 

  ‘嗯……嗯……哎唷……’张洁莲突然全身精疲力尽,双手垂了下来,要不是李璐抱着她,她一定会跌倒,还好李璐身体高大魁梧,肩膀宽阔。 

  李璐大惊地问:‘妈,你怎么了?’张洁莲有气无力的说:‘李璐你很乖,妈妈只是害怕而已,你扶妈妈到客厅沙发上坐,好吗?’‘好,妈妈!’李璐的右手伸过张洁莲的腋下,扶着张洁莲走到客厅,李璐的手掌,正好放在张洁莲的乳房上,张洁莲又不戴乳罩。 

  ‘嗯!’李璐轻哼一声,娇躯微颤。李璐则不敢太明显的摸妈妈的乳房,只用手按着。 

  妈妈的乳房,比姑姑的乳房,好得太多了,姑姑的乳房软如棉花,妈妈则紧蹦蹦的像个少女的,可能是年轻点吧!李璐扶着张洁莲,张洁莲的娇躯就有一半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大鸡巴偏偏是被张洁莲贴着正着,被张洁莲的臀部所贴着,他想挪开,但又怕妈妈生气。 

  从厨房到客厅没多远,到了张洁莲快坐上沙发的时候,他乘机揉了张洁莲的乳房。 

  ‘嗯!’张洁莲眼睛含羞的看了他一眼,并没作生气的样子,他放心了一些,服侍妈妈坐好,他也坐在旁边。 

  妈妈的眼睛,只是看着电视,电视看在完了,张洁莲叫他洗澡。 

  本来他家有二间套房,妈和爸拥有了一间,所以他洗澡总是到另外的一间去洗澡。可是,前二天因为马桶漏水,仍未修好,所以他借用 

  了张洁莲的洗澡间。 

  李璐脱得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再拿了一条洗好的内裤,就往张洁莲的房间走,张洁莲在房间内,李璐走入了洗澡间,放水,脱内裤要洗时,忘了拿毛巾,他只好再穿上了内裤,要到另外的一间洗澡间,去拿毛巾。 

  走出浴室,看到妈妈。 

  ‘哇!’张洁莲惊叫一声,呆立当场。 

  原来,这时候的张洁莲,已脱得全身精光,连乳罩和三角裤都没有了。 

  张洁莲惊骇得忘了用手,盖住乳房和阴户,所以李璐是看得整颗心,宛如小鹿乱闯一样的,跳个不停,下面的大鸡巴更是翘得好高好高。 

  太美了,窕窈玲珑的曲线分明,如柳的细腰,丰满的臀部,构成了一座美女的裸体雕刻,太迷人了。 

  双峰乳房,虽不及姑姑大,那形状真是荡人心魄极了,尤其阴阜,隆突得像一座小山丘,阴毛虽不长,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 

  覆着阴户,扣人心弦。 

  张洁莲赶快转过身说:‘李璐,忘了带什么?’‘毛巾,妈妈,我忘了带毛巾。’‘去拿呀!’‘好。’李璐贪婪的看着妈妈的背部,全身的血液沸腾,真恨不得去摸妈妈的全身,尤其是把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里。 

  他边看边走出卧室,跑到另一间洗澡间,拿了毛巾,又跳进卧室,妈妈已穿上了外衣。 

  边洗澡,边想着妈妈如玉如莹的胴体,一边打手枪,射出精液后,胡乱的洗完澡,走出洗澡间,妈妈已在床上了。 

  李璐脑子里面全都是张洁莲的影子,拥有这种妈妈的儿子、最大的困境就是:要如何才能诱奸到自己的妈妈?李璐躺在床上想了一晚上,想出一对策就是:尽力搜集报导有关家庭乱伦的报章杂志,丰富自己的想像力,以便帮助实现最终的诱奸计划。李璐幻想着各种妈妈可能发生的情节,然後草拟对策修改推演。 

  第二天早上,李璐故意放了一本家庭杂志放在了张洁莲的浴室,当张洁莲走去浴室时,捡起那本家庭杂志,在外面偷看的的李璐全身肌肉紧张的绷紧,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等着张洁莲的反应。他想:妈妈会暴怒的冲入房里盘问我吗?她会认为是青春期的幼稚行为而放过吗?她会阅读内容而知道里面都是有关「乱伦」的故事吗?甚至知道有一篇「妈妈和儿子」乱伦的? 

  张洁莲注视外面一会儿,然後低下头阅读,首先她的表情看起来只是好奇翻翻而已,接着却是惊奇的表情,再下来竟变成兴奋的样子,大约翻了五、六十页左右,妈妈把手伸向自己的阴部?竟然自已手淫起来。 

  张洁莲看了李璐有关乱伦故事的情色杂志,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激起情欲,李璐知道想达成目的,此时一定要加油添醋煽动妈妈更高的欲火,李璐不但没把杂志收回藏匿点,反而将它放置於马桶旁的杂志架上,拔了根头发做位置注记然後若无其事的去外面。回家後李璐激动的发现毛发不见而杂志倒放着,知道妈妈已经大胆的阅读过我的猥亵乱伦的情色杂志,整个下午妈妈一定全身燃放激情,因为没人在家,她应当会放心的一次一次再一次的手淫,就好像跑马拉松一样!当晚李璐跟父母道晚安时,张洁莲吻在李璐的嘴唇,从李璐知道以来这是第一次,虽然不是热吻,而只是在唇上点吻一下代替吻脸颊但已经让李璐激情连连,情欲高涨,打起手抢来。 

  第二天,李璐回来早一点,当李璐经过张洁莲的房间,李璐听到呻吟声和哭声自张洁莲的房间传出来,李璐想妈妈她可能出了事,李璐准备拍门进去,发现门原来虚关上的,李璐打开门,看到张洁莲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假阳具插着自己的阴部,一边呻吟一边低声哭泣。张洁莲站在房门口一动不动,假阳具和阴道的磨擦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她的双乳在她的抽动下,一上一下动? 

  李璐站在那里看了大约十分钟上下,走过去抱住妈妈的头,抚摸着,吻着妈妈的脸,问她为什麽哭泣,安慰她。张洁莲一看是李璐,脸红着,不好意思坐起来,问李璐为什麽在这里,李璐照说刚回来,听到哭声和呻吟声,就进来。 

  李璐重复问张洁莲为什麽哭?她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说:“我看到你杂志看到有些兴奋,所以回房自慰。当想起你爸以前用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同我做爱时,何等快活,而现在你爸有了早泄,我一时感触,所以我哭了。” 

  李璐在张洁莲说话的时候,就伸手抚摸她的身体和乳房,最後手落在大乳房上,李璐用手掌搓着、揉着,和用手指捏着乳头,张洁莲的乳头早已硬了,在李璐的捏弄下,更加硬了,张洁莲呻吟着,看到李璐的裤裆起了小帐篷,张洁莲伸手放在李璐的小帐篷上,虽然隔着裤子,但李璐感到妈妈的手非常暧和,柔软的。 

  後来,张洁莲的手伸进李璐的裤里,温柔地握着李璐已经硬起的肉棒,张洁莲一怔,说:“这麽大,比你父亲还大!”并且上下移动,帮张洁莲打起手枪来。 

  张洁莲舒服地呻吟起来,李璐对张洁莲说:“妈,把它放入口中,好不好?”她踌躇一下,然後伏下去,张开小嘴含住李璐的龟头,用舌头舔着,并用牙轻咬。 

  李璐也弯下腰伏在她的小腹上,吻着,一直吻到她的阴部。她的阴部像小每馒头凸起,周围长着密密黑黑的芳草,如果不是假阳具还插在阴道,几乎看不到阴道口。她的阴核已经充血竖起来了,李璐把嘴含住她的阴核,用舌头舔,用牙轻轻地磨着,用手拿住假阳具做着活塞动作,张洁莲含着李璐肉棒的口发出“唔、唔”的声音。 

  不久,张洁莲用双腿大力夹住儿子的头,李璐感到一阵颤抖自她的下身传来,她吐出我的肉棒,大声地呻吟:“……啊……啊……”她已达到了高潮。 

  张洁莲躺在床上喘着气,李璐的肉棒还顶住张洁莲的嘴唇。肉棒还硬硬的,李璐感到痛,李璐起来和掉转他的方向,李璐跪在她的双腿间,拿住自已的肉棒在她的阴道口来回磨着,看到里面红的小阴唇和肉壁,有很多淫水流出,李璐用右手拿住已硬了很久的肉棒对准,向前一挺,龟头和一半已入去。李璐感到非常紧迫,像要推肉棒出来,张洁莲叫痛:“璐,不要这麽快插入。” 

  李璐不敢抽进,停留不动,继续用嘴含住乳头和用一只手玩弄张洁莲的另外一个乳房。李璐搓着、捏着乳头,刺激张洁莲的性腺,不久,张洁莲下身动了一下,李璐知道张洁莲要他插入去了,李璐大力往前一挺,全根没入了。张洁莲又叫痛,李璐不动,过一会,李璐慢慢地抽动,阴道更滑了,看到妈妈发出呻吟了,李璐知道行了,李璐大力抽插着,张洁莲的呻吟更大: 

  “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璐感到一股热热的阴水喷到他的龟头上,知道妈妈又高潮了。 

  张洁莲像死鱼一样躺在床上,李璐还未射精,李璐把那硬硬的阳具抽出张洁莲湿湿的阴道,把张洁莲反转,使张洁莲的背面向李璐,我看到张洁莲白白而肥大的屁股,张洁莲屁股口黑黑的紧合着,李璐想去操妈妈屁洞,李璐分开妈妈的双腿,两个洞口在李璐面前呈现无遗:前洞有湿湿的淫水流出,淫水在妈妈的阴毛上闪闪发光和把下面的床单弄湿了?张洁莲的阴道口和阴毛上取淫水揩在屁洞口使它湿滑,李璐用手拿住他的肉棒大力插入,张洁莲的屁洞非常紧,入到一半,张洁莲痛醒过来,大声叫痛,叫李璐不要插,李璐不理妈妈的恳求,李璐大力一挺,终于全根没入,张洁莲痛昏了过去。 

  李璐不理叁七二十一,我大力地抽插着,大约抽插几十下,张洁莲醒来了,不断地呻吟,李璐感到他要射了,李璐飞快地抽插着,张洁莲更大声呻吟,不久,李璐终于射出,热热的精液把张洁莲大肠烫得她大叫一声,张洁莲又打颤,她又一次高潮了。 

  张洁莲她转过身来,用妖媚的目光看儿子,露出满足的微笑,母子相拥睡了。 

  李璐起来不见妈妈,就知道她去煮饭去了,李璐裸体着走出来,在门口刚好见到张洁莲来叫李璐去吃饭,张洁莲见到儿子,红着脸说:“这麽大不穿衣服在家时走。”张洁莲叫李璐穿好衣服来吃饭,并用眼尾看着儿子那已软的阳具,红着脸去客厅去了。李璐回妈妈的房间穿上衣服,走下楼,走客厅,见妈妈已经把饭放在桌子上台了,李璐不理张洁莲吃了没有,大口地吃着,一直吃到七份饱才抬起头,见妈妈微笑看自已,就说菜做的很好吃,继续大口地吃着,她说:“小心点,别噎着。母亲红着脸说:吃完饭,妈还说要再来一次。李璐不知张洁莲说什么,张洁莲有点不好意思,看着李璐说:“她想试一试做爱的滋味。” 

  “真的?” 

  “唔。你这次可要温柔些和小力些对待妈妈,不要像昨晚那样,妈可是受不了。” 

  “我知道了。”李璐不等吃完早餐,就抱着妈妈去了房间。 

  李璐把张洁莲放在床上,她站起来,脱掉衣服和裤子,躺在床上,双腿八字分开,并把屁股抬高,整个阴部露在李璐面前,李璐把衣服脱了,伸手过去一摸,已经全湿了。 

  李璐移动到张洁莲的双腿中间,拿住肉棒对准大力一挺,全根没入妈妈皱一皱眉头,轻轻打李璐一下,说:“肉棒这麽大,一下了顶入人家的小穴,会痛的,下次不要这样。” 

  李璐说:“下一次我会-香惜玉。”李璐不理会妈妈痛或不痛,肉棒在小穴九浅一深插着,她呻吟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喔……喔……插死我了……喔 

  “叫大鸡巴哥哥!” 

  “……甜甜心哥……” 

  张洁莲感难为情叫自己的儿子做哥,李璐故意不抽动,过了一会,她张洁莲可能敌不过阴道的痒,就小声叫叫:“哥哥,大鸡巴哥哥……甜甜心哥,我要,里面好痒。” 

  李璐还故意不抽动,张洁莲受不了,“坏人,”轻轻地在李璐的胸打一下,“故意为难妈。” 

  李璐看时间已经够了,不要玩太过火,李璐要妈妈转身,像狗一样跪在床上,双手弯曲用肘顶着床,两个巨乳挂在胸前,屁股高高地竖起,湿润的阴户和红润的裂缝淫水不断地渗出,李璐等不了,拿住坚硬的肉棒全根插入,张洁莲这次不介意儿子一下全部插入,还夸儿子插得好,她要李璐大力插。李璐听这样,不客气了,李璐全部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口,又全根插入,李璐不断抽动,她大声呻吟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叫大鸡巴哥哥……甜甜心哥……喔……你插得小……妹……好爽……嗯……嗯……啊啊……我我……我……小妹……我……喔……啊啊啊……” 

  李璐也喘着气大力插她,李璐知道妈妈快出了,李璐飞快地抽动肉棒。李璐感到阴道一紧,一股阴精热热泄出来,很舒服,张洁莲高潮了,她无力地伏在床,李璐也快要射了,李璐用大力抱住妈妈的腹部,使阴户不脱离肉棒,肉棒飞快地插着,发出“卜卜”的声音,李璐射了,叁股热热的精液喷得张洁莲打起颤来。李璐抽离张洁莲的阴道,看着湿湿的肉棒在射的原因下变小一点,又软又硬。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