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母亲香柔的子宫】【全本完】

  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美丽性感的台湾女人,由于生活的很娇养,再加上母亲对自己身体的保养一直做得很好,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已经四十一岁,有了一个儿子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像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面貌皎好,柳眉杏眼中常带有勾人心魂的眼波,一身白嫩的肌肤可以弹出水,凹凸玲珑的身段,肥瘦适中,有股成熟妇人的性感韵味,尤其突出在胸前的双峰,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与圆翘的臀部,时常在她卖弄风骚,搔首弄姿时一阵的款浪抖,真让街坊邻居的男人们,看得眼花撩乱。

  我十九岁那一年,父亲在一次的宴会里,受不了好友的频频劝酒,而带着几分醉意回家,不幸地那条回家的路,也是的不归路,从此与世永别。

  自从父亲去逝后,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两人,我一肩担起家庭的生活重担,继承父业,年纪轻轻就担任几家大企业公司的总裁,在商场上打滚,在短短的几年中将公司经营的更规模庞大,且名声更远超过父亲的名气。

  直到我二十岁生日那天,我的母亲突然很有感触地告诉我,有关我身世:我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我是在三岁那年,被他们夫妇在香港一家儿童院里收养的,后来随着他们一起来到美国。

  至于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她也不知道,只是听当时的职员说,当时我的母亲很年轻,在湾仔一带的酒吧当吧女,而我的爸爸则是一名不知名的美国水兵,当我出生后不久,我的母亲便把我送到一间教会举办的儿童院,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我听到这番话,觉得很震撼,难怪我和父母的面貌一点都不像,原来他们只是我的养父母。

  今年,我看公司已经上了轨道,便决定放两个星期的大假出外旅游,我选择香港,因为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回到这个地方,可能作为我对母亲的一种怀念,亦可能是为了寻回我童年的一点点。

  我先后到过新界一些名胜古迹参观过,亦曾到过他小时候居住过儿童院,但那儿经已拆卸,我已无法再找得一些记忆。

  晚上,我乘的士来到湾仔,车子经过洛克道一间间闪着七彩耀目的霓虹灯招牌的酒吧,我在那儿下了车。酒吧林立,我走进其中一间。

  推开门,里面灯光幽暗,客人不多,那些吧女正三三两两的靠在一起,嘻嘻哈哈,像是忘记了外面一切忧愁,只期待着客人上门。

  我在靠近吧台的一个高背卡座中坐下,叫了一杯啤酒。酒刚送到,已有个年约二十多岁的女郎走到他的身边,毫不客气的在我身边坐下,向我嫣然一笑后,用英语说:「请我喝杯酒吧。」

  这女郎很漂亮,我很乐意的点了点头。

  「我叫阿梨。」女郎自我介绍说。

  「我叫乔治。」我接着说。

  「你是游客?」阿梨问。

  我点点头,用广东话回答他说:「是,但我在这儿出生。」

  「啊,太好了,你也算是半个香港人了。」阿梨高兴的说。

  阿梨妙语如珠,喝了一杯啤酒后,二人已经熟络起来。

  阿梨问我这两天要不要找个向导,面她正乐意担任这个差事,不过得收四千元的服务费,至于床上的服务又得另计。

  我对阿梨甚有好感,于是一口答应。两人手牵手的离开酒吧,我心想,当年我爸爸和妈妈大概就是这样认识的了吧。

  当晚,阿梨就随我回到酒店。阿梨可算甚具职业道德,她和我回到酒店后,马上侍奉我沐浴按摩,我身上每一寸地方都为我洗擦干净。

  沐浴过后,阿梨穿上了我的宽松睡衣,里面全是真空的,也许是职业使然,她没有半点顾忌的扑进我怀中,两人先来个热情的拥吻。

  我解开她的钮扣,把手伸了进去,爱抚到她饱满的乳房,在那小小的顶点揉捏了一会,阿梨娇喘连声,全身好似酥软的倚在我身上。

  她的肌肤极之光滑,那些美国女孩皮肤粗糙,根本没法相比,我真是爱不释手,当我抚摸到那片山林地带之时,我已经欲火焚烧。

  我迅速将她的衣服脱去,用他那已呈粗硬的阳具,在她那已渗出潺潺淫水的阴唇上来回磨弄。

  阿梨很快已受不住我这种挑弄,她娇声的说:「不要啦……我……支持……不住了……」

  我知她的意思,亦急不及待,于是用力一挺,将阳具向前一送,很顺利便插进她的阴户。

  阿梨有了很大的反应,她用力握紧我的手,嘴角展露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她这一笑,我更是意乱神迷,心情更觉兴奋,我的阳具更加坚挺,马上开始了一连串的抽插。

  阿梨被我抽插得气喘异常,不时的叫了起来,虽然这些叫声或是职业性的,但仍然令我大有英雄感。

  可能是白天太累的关系,我很快便俯首投降,拥着阿梨进入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我在阿梨的热吻下醒来,她拉着我的手说:「起来,今天我们先到香港仔吃海鲜。」

  吃过海鲜餐后,我随阿梨在香港仔游览一会,再对阿梨问:「阿梨小姐,我们下一个节目是甚么呢

  阿梨说:「会出乎你意料之外的,我可以提供一个神秘地胜地,你一定可以得到一生难得一次的特别享受,但我得先跟你声明,这个地方不是人人都可以去的,而且要花很多钱,要带备五万元以上的港币,你肯不肯

  五万元虽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对我来说还是小意思,我猜想那个神秘的地方一定是一个活色生香的销金窝,心里拿定了主意,一于去碰碰运气。

  「如果你认为值得,那我也没问题。」我耸耸肩说,我相信阿梨会是个好伴游。

  「那好,我先去打个电话,你要带备五万元以上的港币。」

  阿梨说完便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和对方约好了时间地点,和我一起到银行提取了五万元现金,上了的士,阿梨吩咐司机开车到湾仔一座大厦,在大厦附近阿梨让我自己上了一架从里面遮住了窗口的小型巴士,那时我虽然觉得有些冒险,却也很刺激,我不知车子向那儿驶去,也不去计算它走了多久,但是我感觉到车子开上了一艘渡轮,我和车上的另外几个人下车后,便有一位小姐带着进了客舱,那里边已经有几十个男人等着了,过了一会儿,陆续再有人来,渡轮也起航了,客舱里也望不到外边,后来渡轮停了下来,大家走到甲板上,周围的海面无边无际,渡轮舶在一艘豪华的游轮旁边。

  同来的一行人纷纷登上游轮,好多位年轻貌美的小姐在等待我们,每人一位,很多男人看来是熟客,熟门熟路就进去了,接待我的是一位绿衣小姐,笑容满面地说:「欢迎先生光临「奇梦乐园」,请跟我来吧。」

  我随着她走到下一层的一个房间里,陈设华丽,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里有一部机器,绿衣小姐在上面按了一下,一个小门就打开了,她又教我把身上所有的钱放进小门里,然后再按另一个按钮,小门就慢慢关上,等了一会儿,小门又打开了,钱就不见了,里面有了一条心型链坠的项链。

  绿衣小姐指着链坠上有一个像电子手表的表面一样的显示屏说:「这就是你刚才放进机器里面那些钱的数目。」

  我看了看,果然是那个数。

  绿衣小姐又指着心型链坠上的尖端说:「这里有一个计算机的读入感应头,也叫做电子扫描仪,「奇梦乐园」里的女人她们身上都有一个计算机标签,如果你要亲近她们,就要在她们的标签上划划,好让她们可以向公司计数,还有,里面的一些设备,也是利用这个来计算收费的。」

  我问:「这里的收费是怎样的,我的钱会不会不够。」

  她笑道:「你放心吧,你的余数随时可以在链坠上读出来,你先坐会,等一下会有人来接待你的。」

  绿衣小姐亲手帮我把项链戴上,接着便打开门,自己走了。

  不一会,门打开了,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美艳妇人,年纪四十多岁,长的千娇百媚,一进门就开口说:「欢迎光临「奇梦乐园」,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乔治。」

  「我叫南茵,是这里的老板娘。」

  「哎呀,要老板娘亲自接待,怎么好意思。」

  「先生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娱乐,况且是阿梨介绍的,我们当然要隆重接待。」

  「客气,客气。」

  「乔治先生想要怎样的小姐陪,我们这里应有尽有。」

  南茵拿出几本像簿,打开其中的一本来,我发现里面全部都是年轻女孩的裸照,每一页就是一个女孩,照片上做着骚人的动作,有的双腿大大张开地坐着,有的夹紧大腿站着,旁边还有一张淫穴的特写,照片下注明了她们的名字、年龄、生辰年月日、星座等等。

  「这里面的女孩子全都是十几二十岁,任你挑选。」

  南茵说的没错,这些女孩子果然是个个都很可爱,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挑谁。

  南茵见我没有反应,还以为我不喜欢这些女孩,笑着说:「你想要奇特的也行,只要你想得出的,我们这里都有。」

  「奇特?什么奇特?」

  南茵笑着拿出另外一本像簿来,递给我说:「这里面全部都是奇特的,不过价钱贵了点,有些还要预约。」

  我打开来,第一页写着:「未成年的处女。」

  一个娇美而纯洁的小 女孩裸着身体,头发结成稚气的发辫,俏皮可爱地笑着,两眼微眯,雪白胸部上两个微突的小乳房,漂亮地向上翘起,乳房的确还很小,但是已经发育成一个桃子那么大了,上面有两个粉红色小小的奶头,乳头显得有些娇小,小腹十分平坦,在与纤细的大腿结合的地方微微弯起一道优美的弧线,上面是两片结合紧密的、有些出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红色阴唇,形成一道深深的层层折迭的小沟,突起在小丘的上面,两旁寸草不生,显得非常醒目,小沟看起来很深,两边结合得十分紧密,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我觉得真的像一些黄色小说描述的,像一朵粉红色的花苞。

  南茵笑着说道:「这个女孩今年才十三 岁,还是个女中 学生,因为她老母欠下贵利才出来做的,昨天她脱光给我我检查过了,真的是一个处女,你看,一身细皮嫩肉白雪雪的,阴部光秃秃的,耻毛都未长出来。」

  我也笑着说道:「看她这个样子,我都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一个确确切切的处女,不过我认为处女到底是及不上少妇那样有味,她之所以宝贵,就是由于她是第一次,但是就像青苹果一般涩涩的,不会挺摇屁股迎凑。」

  南茵说道:「你喜欢少妇哇,有啊,后面有很多呢。」

  我翻过页来,第二页是:「淫荡的住家少妇。」

  下面是七八个年约二十七八少妇的裸照,她们都是天生的美质,有长发的,也有短发的,大都身材很好,生得前凸后凸,胸前的双乳,彷似一对尖尖的高峰坚挺着,有的阴阜上生着无数又黑又浓的阴毛,一片黑漆的,油光而好看,有的阴部居然光滑平坦,是只「小白虎」,别有一番风味。

  南茵指着这些少妇的裸照说:「她们都是二十七八岁,刚结婚的少妇,有几个是住家少妇,也有几个白天在公司的写字楼返工,晚上就在这里兼职,你看,她们的腰部都是纤细的,肚皮上没有怀孕过的花纹,保证没有生过小孩,小穴不会太松,又有经验,怎么样?你喜欢哪一个?我帮你安排。」

  我看本像簿,后面还有很多,便对南茵说:「我想先全部看完再选,好吗?」

  「当然可以,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我不是催你。」

  我翻过页来,跟着是:「成熟的中年妇女。」

  几个年约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裸照,个个体态丰腴,肥大丰满的乳房和屁股充满了成熟女性的性感韵味,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她们的乳房都十分饱满,但是也已经开始有些下垂了,乳头已经有些发黑,上面生着几个小孔,那是小时候哺乳所造成的结果,由于生育过,小腹微微有些鼓起,又不显得过于臃肿,看起来正合适,虽然她们的穴孔两边的大阴唇是深紫色,明显的显示出已经历了数不清的性行为,但是每个穴都好正点,表明了她们的身体正处于成熟的阶段。

  南茵说:「她们都是生过孩子的妈妈,个个都经验丰富,并且带有母性的温柔体贴,可以满足你们男人的恋母情结。」

  我看着几个妈妈级的中年妇女裸照,觉得比刚才那些少妇产生更加强烈的欲望,难道我也有恋母情结的变态嗜好,我摇摇头,有些不屑自己竟然有乱伦的念头,继续翻过页来,跟着是:「年迈的奶奶。」

  出现几个六十多岁老女人的裸照,除了其中一个很丰满,妆化得很浓,看起来比较顺眼之外,其他几个都又老又丑,满头白发,全身都是绉纹,其中一个牙齿已经差不多掉光,乳房下垂到肚子上,下面的肉穴也松垮垮的,大得惊人,两块小阴唇变得很大,还突出来呢,又黑又下垂,还有好多皱褶,难看死了。

  我笑着说:「哇,都老掉牙了还这么淫乱,不知道她们那里还会不会流水?要是不流的话,那只有用油了。」

  南茵说道:「女人到这个岁数基本上都不会出水,要靠润滑剂,只有这个例外,今年都已经六十一岁了,小穴还照样出水,比那些二十几岁的少妇还多,而且她每天都至少要干一次,如果没男人跟她干,她也要自己用塑胶假阴茎干一次。」

  「哇,这么厉害,只是她们这么老,还会有人叫吗?」

  南茵说道:「你还别说,这里有好几个客户就是喜欢这么老的,上次还会一个客户嫌她们不够老,要我帮他找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女人干,不过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以前还会一个十多岁的少 年,次次都要找这些六十多岁的老女人干,而且干得还很兴奋呢。」

  我笑着说:「这可是名副其实的老穴吞幼鸡。」

  我翻过页来,跟着是:「肉感的肥婆。」

本章字节10354(其他章节在12-16楼)

【全本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