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3, 2013

三人行之一屋二夫 24 草木皆兵

二十四、草木皆兵

靖尧唐突的举动引来我失控的尖叫,门外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女子关心的询问,「小姐发生什么事?」

惊慌的、陶醉的情绪搞得我思绪纷乱,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去响应门外女销售员的询问,熨烫的双颊蒸发出涔涔汗水,心脏也如战鼓般冬冬作响,难道我要在这里出糗?

「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老婆看到一只蟑螂,吓了一跳,我已经把蟑螂打死了。」靖尧在这时居然开口。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受到惊吓了。」门外销售员连声道歉,「那请问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内衣合尺寸吗?」

看来销售员还没有马上走的意思,可眼下这种情况我们是无法开门出去的,「小姐,好像小了点,你可以拿大一号的给我吗?」

「没问题。」

「小姐。」我怕她已走远声音加大了些。

「还有什么需要服务吗?」

听到她的声音还在门边,我便用正常的音量继续说着,「刚刚我看到旁边还有几个款式也不错……」

「好的,我一起拿给您,请稍候。」

「谢谢你。」

我把耳朵贴着门仔细的听着,销售员的脚步声已逐渐走远,这才敢深吸口气缓和刚才紧张的情绪,可靖尧却是一点也不耽搁的揉捏起我柔软的乳房,还不时的拨弄着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受凉而挺立的乳头。

「我会给你害死啊!」我把双手按在靖尧手背上,试图掰开他,可他却非但不松手还握的更紧。

「不是没事了。」靖尧悠哉的说着。

「去,我都吓出一身汗了。」说着我抹去额头上的汗,顺手抬高往他脸上抹去,他这才分去一只手,把我的手给握住,放到唇边亲吻了一下,不知怎的他这个举动却叫我心头一颤,竟有种窝心的感觉。

「对不起。」靖尧说着又在我手背上亲了下,说也奇怪本来心里头很是埋怨他,可却叫他这连续的亲吻给抵销了。

「你倒是机灵,知道用蟑螂来解释。」一向不怕蟑螂的我还真想不出这个好理由。

「我妈最怕蟑螂,每次一看到蟑螂就惊声尖叫,刚才你一叫就让我想起我妈每次看到蟑螂的情景,所以……」

「大嫂确实是很怕蟑螂,我还帮她打过一次蟑螂呢。」脑海里浮现出多年前在老家过年时的情景,彷佛又看到了那个腼腆的少年靖尧,曾几何时,少年已成为我身旁雄伟壮硕的男人了,想起了几次被他结实的胸膛所环抱着,不久前还为了解危亲口说出「老婆」这个字眼来,不禁脸上热了起来,「谁是你老婆呀?」

「在我心里,你就是我老婆。」忽地靖尧将我紧紧的搂进怀里,温润的唇亲吻着我的额头,「你就是我的妻。」当靖尧复诵着这句话,我只觉鼻头一阵酸,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就只能紧紧的拥着他。

叩、叩、叩,敲门声再度响起,我应了声开了点缝把新内衣拿了进来,便随即将门关上,靖尧立刻从我手里将内衣全数接了去。

「你干么呀?」不明所以的我问着。

靖尧手忙脚乱的把内衣挂在他手里,然后问到「你喜欢哪一件?」

看着他一个大男人手里挂满女性内衣,又像个推销员似的问我喜欢哪一件,惹得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睁大了眼睛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挑一件啊?」见我没回答,他又问了一次。

「真的让我挑啊?」我还以为他又有什么诡计,这小子越发的不老实了。

「当然呀!」他一脸纯真的看着我,似乎看不出什么邪念,可我从镜子里看见自己,上半身却是一丝不挂,连忙从他手上取来一件内衣穿上。

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没再有偷袭的举动,可是当我瞥向他时倒是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端详着我,看就看吧!不让他看他便用摸的,还引来一场虚惊。

「怎么样好看吗?」等我穿戴好胸罩,挺起胸膛,拉直腰杆,双手叉腰,站出一个模特儿的姿势,让他好好的评鉴。

「好看、好看。」靖尧目瞪口呆的望着我,像个傻瓜似的重复同样的话。

不过他说的话哪能算数,我站在镜子前转了转身体,这款内衣是米黄色的底,胸罩的边缘缀着米白色的蕾丝花边,花边的内缘还有浅绿色丝线绣出几片叶子。半罩式的胸罩,似乎有些包裹不住我丰盈的乳房,只消稍稍吸气就要滚出来似的,看来这件有点小了,于是我便立即脱下它。原本被内衣托住的乳房,一下子失了依靠,在我胸前晃了晃。

我看见靖尧的手想伸过来却又收了回去,只是从我手里把卸下来的内衣皆过去,「还要穿哪一件?」

「你说呢?你喜欢哪一件?」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穿这些的。」说着靖尧的脸当即红了起来,这个小色狼我都没见他脸红,这会倒是害臊起来。

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很想看看靖尧穿起胸罩的模样,脑海里似乎已经浮现出这个模样了,不觉嘴角扬起一阵贼笑。

「你在笑什么?」

「你想不想穿穿看呀?」

「啊?我穿?」靖尧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好嘛!你穿给我看看。」为了达到目的我向靖尧撒娇着。

靖尧面有难色的看着我,但似乎认真的在考虑着,「等你都穿完再说。」接着比着他手臂里满满的内衣,做了一个莫可奈何的表情。

这算是答应吗?姑且就当是同意喽!

于是我继续从他手里取来一件内衣,这是一件粉紫色的蕾丝胸罩,虽然样式并不花俏,但合身的剪裁,正好包裹着整颗乳房,穿起来的感觉也很舒服,好,就是它了。可是当我脱下它来看了看内衣上的标签,这件竟然真的是大一个尺码的内衣,难道我又胖了?

「不好穿吗?」靖尧大概是看出我的困惑,询问道。

「很好穿,可是真的是大一号啊!」

「胸部长大了不好吗?」靖尧一脸疑惑的说。

「那表示我胖了。」

「我看不出来呀!」

「如果你都可以看出来,那就胖的不得了了。」

挂在靖尧手上的内衣大概有十来件,我没有全都试穿,剔除了几件样式不合意的,陆陆续续的都试穿完毕。虽然卖场有冷气吹送,但不停的穿穿脱脱却也还是流了一身的汗。

「当女孩子真辛苦。」靖尧看我流了满身汗,从我随身的包包里取出了一包面纸,贴心的为我擦拭汗水,当他的手移到我的乳房上,忍不住的捏了两把,正当我想抗议时,他却不贪恋的随即移到其它地方擦拭,反而让我有了一丁点的失落感。

但是他如此贴心又温柔的举动,却让我有股莫名的感动,「尧。」我轻呼他的名字,便紧紧的拥着他,在他的怀里磨蹭着。

「这样我会受不了的。」他也将我紧紧的搂着,「你看。」感觉到来自腰间一个坚硬的部位正抵着我,我忙将他推开,「怎么了?」

我知道我们都想要,但这里实在不是好地方,「时间差不多了,大姐和王平涛不知道谈的如何?我们去看看吧!」我借故好离开这里,免得再耗下去会发生什么事都难以预料。

「嗯。」靖尧也不坚持,我想他也明白我的顾虑。

于是我穿回自己的衣服,整理好服装仪容,把要的内衣挑出来,差不多可以离开这方寸之间了。

「你可以了吗?」临出门前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靖尧前一刻还勃起着,如果还没消掉便出门要是给别人看见,岂不是很糗。

「啊?」靖尧显然没明白我的顾虑,我用手指了指他的裤裆,他才恍然大悟的说着,还故意摸了摸,「这个啊!你要不要摸摸看?」

「去你的,我才不摸呢。」看着他的举动,我的脸竟然热了起来。

「本来可以了,你又让他胀大了。」靖尧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彷佛也看见他的裤裆又逐渐的高起。

「那怎么办呀!」

「我也不知道。」靖尧两手一摊,一脸无奈。

「我不管了,等下出去,你先去鞋店,我自己去结帐。」我不能再耽搁了,多待一刻,我的心就越蠢动,突然想到刚才好像有经过一间鞋店,不如就让靖尧绕去鞋店。

「喔!」靖尧像是给人浇了冷水似的,很无奈的响应着。

我们终究不是夫妻,如果遇到熟人看见我们从更衣间里一块出来,又一起去结帐,那还得了,「我先出去,你好了再出来。」

我像个贼一样从试衣间里出来,东张西望了会,确定没看见熟人这才放心的走到收银台前,却也不忘回头留意靖尧,靖尧在我离开后不久,也随后走出试衣间,我向他比了一个要他离开的手势,靖尧只得乖乖按照我的意思往旁边的鞋店走去。

看着靖尧的身影朝鞋店的方向走去,紧张的心情终于得到缓解,深呼吸一口准备来去结帐。

「阿姨。」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传来。

我忙转过身来,赫然看见大姐的女儿──立青。

我的天啦!她什么时候出现的,刚才我怎么没看到,那么她看到了什么吗?

一时间脑海里浮出的许多恐怖的联想,她该不会看见我和靖尧从同一间试衣间出来吧!如果她真的看见了她会怎么想呢?

「阿姨。」立青又喊了我一回。

「这么巧,你也来买内衣啊!」我收敛心神先回应她,没准是我多虑,也许她什么也没看到,我如此的自我安慰着。

「我刚经过这,看见阿姨的背影,觉得眼熟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阿姨耶!」

「是这样啊~」立青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看来真是我作贼心虚了。

「阿姨买了这么多内衣啊?」立青看着我手里十来件的内衣讶异的问着。

「只是试穿,我只买这几件而已。」我已经将要买的与不买的分别放在左手与右手,我把左手晃了晃,示意我要买的只有左手上的五件内衣。

「我也想买,等会阿姨帮我挑挑看。」

「好啊!你先看看,我把内衣拿回去放好。」

「小姐试穿好了。」这时刚才的女店员看到了我,开心的向我走过来,「喜欢哪几件,先生满意吗?」

店员的话像雷击般击中了我,好不容易才安了心,她这一提……

「姨丈回来了?」

立青会如此问肯定是姊姊告诉他仲耿出差的事,这下可好,仲耿还没回来,不知情的小姐把靖尧当成我丈夫,反正是不认识的人也不用取理会她,可这会立青问起来了,叫我怎么回答啊!

说是,立青这丫头满黏仲耿的,不见面则以,一见肯定要拉着仲耿天南地北的聊,可这会我去哪里生一个姨丈给她呢?

说不是,那不是不打自招。这会真的头在火里脚在冰里,叫我怎么回答呢?

「阿姨?」立青又叫了我一回。

「啊!你爸妈也来了,我们先去找他们好了。」我对立青说完后,立刻把内衣放下,并接着对店员说,「我要这五件,等会再来算帐。」交代完后,我便拉着立青飞快的离开内衣店。

「我爸妈也来了?」路上立青惊讶的问着我。

「是啊!是我故意安排的。」

「阿姨费心了,真希望他们赶快和好。」

「我也这么希望,可是这种事情……,她赞成你爸爸的作法吗?」我忽然想了解立青的想法,为人子女的对于父亲想一屋二妻会是个什么样的看法,也好转移她的注意力。

「大人的世界,岂是作子女所能干预的,只要他们高兴就好了。」从立青的反应看来,似乎并不反对王平涛的行为。

「你劝过你妈妈吗?」

「妈不让我插嘴,她说这她和爸爸之间的事,我也不希望他们离婚啊!这不是我希望的结果。」

「谁也不希望会是这样的结果啊!不知道他们谈的如何了。」想到姊姊刚才见到王平涛时愤怒的神情,我开始感到忧心忡忡。

「有这么有趣的事,我当然要去看看。」无意间听到身滂走过的行人,兴冲冲的讲着电话,随即拉着身旁的男伴,往电扶梯冲了过去,随着他们的动线,我往挑空的大楼上望去,看见一堆人围在一隅,也许是好奇心使然,我拉着立青也跟着跑了过去。

一路跑到了三楼,好不容易从围观的群众里找到了个缝隙,眼前的景象让我和立青登时瞠目结舌,全然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你这是干什么?」王平涛跪在地上,拉着姊姊的小腿,姊姊看似厌烦,但脸上泛起的一丝心疼却是令人难以忽视的。

「你说的,只要我敢当众向你下跪你就答应我不离开我。」王平涛述说着大概是姊姊想摆脱他故意开出的刁难他的条件,却万万料想不到,一向高高在上的王平涛居然真的在大庭广众之前向她下跪了。

「我只是随便说说。」姊姊有些不知所错的回应着。

「我知道,可是我希望你明白我的决心。」王平涛很平稳的说着,虽然他是跪在姊姊面前,但他所显现出来的一种男子气魄,却不会因为他是跪着而有所折损,相反地会为他深深折服。

「既然这位先生这么有诚意,你就答应他吧!」在这种时候,围观的人群里总会有同情男人的人,因为感动而替男人求情。

「是啊!是啊!他那么有诚意,你就答应他嘛!」一个中年妇人看别人开口,也忍不住开口帮劝。

姊姊低头看了一眼王平涛,然后又转向中年妇人,「你知道他求我的是什么吗?」

「不是向你求婚吗?」中年妇人理所当然的以为。

「呵呵~」姊姊冷笑了一声,「这个应该由他来说比较适当,我……说不出口。」

「这位先生你到底求她什么呀?」中年妇人难以遏制内心的好奇,果然弯下伸去向跪在地上的王平涛询问着。

「这……」真的要王平涛说出原委,他却显得犹豫了。

「你敢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说罢,姊姊愤怒的将小退往后一蹬,踢在王平涛的胸口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王平涛一下子松了手,姊姊便趁机溜走。

可是姊姊虽然跑走了,原本抚着胸口表情有些痛苦的王平涛,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那笑容看起有些得意。

「爸。」立青随即上前拉起王平涛,而我则跑去追姊姊。

姊姊走的并不如想象中的快,似乎是有些期待的刻意放慢脚步,所以我很快就追上她。

「你干得好事!」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姊姊已经开始兴师问罪。

「我也是为你好啊!」我诺诺的应着,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啊!

「是嫌我烦了吧!恨不得早一点把我赶走。」

「怎么会呢?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姊姊并没有回答,却是往我身后望了望,好像是在找寻什么,「靖尧呢?」

「他说想买鞋,到鞋店去了。」我心虚的回答着,也庆幸刚才做了安排。

「你怎么没和他一起去逛呢?」姊姊忽然质疑起我来,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怎么我就非得和靖尧一块去看鞋呢?难道……姊姊知道我们的事了?

「我……」我正想要回答,王平涛和立青刚追了上来。

姊姊一见到王平涛又想跑了,立青立马上前挡住了她,「妈,你就跟爸爸回家吧!」

「你这个死丫头,眼里还有我这妈吗?你们三个人串通好了来整我。」姊姊还是怒气冲冲。

「不干他们的事,是我安排的,你还想我做什么,尽管说。」

「我只想离婚。」

「唯独这点我办不到。」

「那就不用说了。」姊姊仍然想走,可立青硬是拖着她,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呀!姊姊又怎么摆脱的掉呢。

「这里人多,我们回去再说吧!」那群看热闹的群众还不罢休,也跟着转移阵地的继续围观过来。

姊姊没说什么让立青扶着她往前走,本来打算直接搭电梯到停车场,可围观的人还是一直跟上来,而电梯却在遥远的十三楼,于是王平涛簇拥着我们三个女人改走电扶梯。

「多谢大家的盛情。」王平涛回头对紧紧跟随的群众说了声谢,得到了广大群众的响应,一时掌声、加油鼓励声四起,却也停下了脚步,不再作电灯泡了。

原本看似仓慌得逃离举动,却在王平涛泰然自若的应对下,完美落幕,这个男人不由得不教人佩服。

少了众人的跟踪,我们四个人悠然的走回了一楼,甫下电扶梯,便看见靖尧手里提了两个大袋子走了过来。

「战果丰硕啊!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姊姊率先开了口。

「刚买了鞋,还有……」不会是我的内衣吧!在靖尧还没说出前我便有了预感,忙向他眨了眨眼,让他别说,「这一包是婶婶买的东西,我帮她拿。」

此时立青忽然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靖尧,露出了一种了然于心的神情。我的心脏紧张的开始噗通乱跳了。

「你就是康靖尧吧!」立青走上前去,主动和靖尧打招呼。

「你是?」

「我叫王立青,你的婶婶呢就是我的阿姨,今天终于见到你了。」立青大方的伸出手来,倒教靖尧一时手足无措,我忙从他手里把我的内衣拿过来,靖尧这才空出手握上立青的手。

不知怎的,心里头有股不安的预感,如果立青真的看出什么来,那么她现在的举动只是单纯的示好吗?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