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因为母爱而夺儿子的童贞】【完】

  他正是我的儿子德高。

  只要有人提起他,她就将责任往我身上推。

  因此,只要有人批评他恃,我也只能在口头上敷衍地,告诉别人,他以后必会是会责任感之人。国中、高中甚至到大学,不论大小事都是由我这位母亲陪他渡过的。因此,有一天德高说要与女孩子单独出游时,我非常担心。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不过容我以后说明。

  不过无论如何对德高而言,是迈向成长的一大关键。
  身为人母自然希望这次旅行得以成功,毕竟儿子的喜怒哀乐,牵引发母亲的一颗心。

  德高毕业后,进入父亲任职的公司上班,并且成为m氏贸易公司的正式职员。

  德高英语能力很强,所以我相信他很快地就能成为公司中的中坚份子。

  而最令我担心的是德高过于沈默寡言而、人又消极。
  尤其是在众人面前就显得过于木讷,当决定要出外旅行的那一天。

  他显得非常兴奋,回家后马上问我各种火车的时刻表。
  那表情彷佛是学生要去参加毕业旅行般的兴奋与喜悦。
  是星期六哦。妈妈!请您为我准备旅行袋,换洗的内衣裤等等,「衷诓?」br/>星期一而已,整整还有五天的时间,而他却急得彷佛违明天要出发一样。

  看他神采飞扬的样子。除了令我深深叹息外。更勾起脑海中,他曾经凄惨归来的情景。

  德高,对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嗯!是三天前在同乐会上认识的。」回家时恰巧又搭同一班电车。

  她叫由美子,也居住在信州的乡下,如果有机会想去看看的话,她很乐意招待我云云……光是招待你而已?

  大概不会吧!她看起来好像蛮喜欢我的样子。

  在摇晃的电车中,一直紧握我的手,后来居然坐过了头,而忘了下车呢。

  对德高而言,这是个转捩点。由女方主动握着他的手看来,对方显然是一位相当积极的人物,说不定她能引导德高。心里虽这么想着,但总是惴惴难安。

  在坐车时会先握着德高的手,那么在旅行时又会发生什么事呢?对方会紧握德高的手,必定没有想到过德高依然是位在室男吧。

  如果在旅途中,德高没有采取任何主动的行动的话,那么她会不会认为德高是一位懦弱无能之人呢?在旅行中,不可能分开住吧?到时候,德高会怎么作呢?

  会不会有肉体上的关系?身为人母,大概想法都比较偏差吧!很自私地希望德高能霸占那位小姐的贞操。却又担心一旦为对方的父亲知晓后果堪虑。德高虽已大三但依然是在室男,此次的旅行,会不会带来惨痛的教训呢?

  告诉妈妈,你认识这女孩吗?

  当夜深人静时,我来到德高房间。他正在床上看书,我冷不防地问道。

  认识啊,很熟呢!我们那一系大约有二十人左右吧?
  德高似乎没有领会我话中的含意。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了解女性的胴体吗?」「胴体?不知道啊。」回答的声音小得好像是蚊子在叫一样。

  在德高念高中时,我曾和数位母亲联络。如果是团体旅行,我觉得无所谓,但如果是单独行动,我心里总是放心不不过,他们总是欺骗家长是团体旅行才得出去玩。

  但现在时代不同了。

  现在的孩子根本不在乎。

  更严重的是,你有可能在他的抽屉中找出保险套之类的东西呢?

  现在国中生,尚有三分之一是处女,也许已经发育好了,很难加以阻止吧。

  因此,我先生经常会告诫我儿子,只不要让女孩子怀孕就好了。

  高中毕业的当天晚上,那些尚未经历人生大事的人,全会到新宿一些特殊的店裹,在实际体验一番呢!

  这三位母亲绝不是散漫之人,她们将孩子养的非常好。
  不但功课方面一级棒,其他方面也很优越,全是很尽责的母亲。

  在听了她们的一番话后,心中难免会德高来比较。
  当德高问我,女孩子在高中毕业时,是不是也藉着星业旅行,去体检一下性爱时?我着实吓了一跳。

  当时,我也曾问过德高类似的问题。

  德高,你到新宿可曾到过一般特殊场所玩呢?

  德高一听,脸为上涨得通红。

  没去啊,不好意思,而且不能去。

  德高不容易为一般的女性所说服的。

  身为人母的我,并不认为木讷的德高可怜。

  无论是高中时代或是现在已大三,他依然兴冲冲地为这次旅行收拾内衣裤。

  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吧!也许这是为人母对儿子的溺爱吧!

  也许再过几年,他会轰烈地大谈恋爱、结婚吧!
  但为人母的我,是最了解儿子的,他与一般青少年不太一样。

  「德高,妈妈也是女性,你了解吗?」我有丰满的乳房,这是别人没有的,而有的是你有,而妈妈没有的。

  因男人和女人本是天生一对,凹的部位加上凸的部位,正是绝配,也是人类爱的表现。这是大家都了解的,只要为爱必然会有这种动作的。

  「德高,你爱由美子吗?」我一手搭在德高的肩上,并拉德高的另一只手来解开我胸前的衣扣引诱他,并轻轻地对他耳语。

  「嗯……喜欢吗?」德高轻轻地点了点头,并面红耳赤地将脸依偎在我的肩上。

  就像小时候一样地可爱,我不由得紧紧地抱住他。
  德高也曾有过艰难的一面。

  高三的暑假大家到海水浴场游玩时,当时只有他没有女朋友。

  他们一伙四个人曾在海水浴场附近过了一夜。

  听说只有德高一人在海边散步进入大学的那一年夏天,恰巧也是这个时节。

  德高兴高采烈地说他要去旅行,二位男生搭配二位女生的小团体。

  在外面住了三晚回来以后,德高看起来,就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

  我心里仍是放心不下。

  于是我就询问同行的另一位男生,他说好不容易配成对。
  但不如何原因,到了房里后,就惹对方女孩生气。
  于是第二天就变成三对一的局面。

  再仔细询问,那男生答道:他完全不会与女生交际。
  因为男生如果不主动出击,即使是对方女孩子有意,也是无计可施。

  结果由女方采取主动,但他却混身颤抖。

  我打圆场道:「德高是一位纯情男性。」但女方回答道:「纯情早在国中时代就应该结束了。」于是弄得不欢而散,后来整个行程变得非常沈闷。

  老实说他也是蛮可怜的,类似事件后来又发生过一、二次。

  当时我也相当迷惑,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丈夫商量的结果是,丈夫要我一切顺其自然,别管他。
  将儿子培养成为一位真正的男子汉,然后到社会上有所贡献,是身为母亲的责任,此次信州之旅,我为了要增强儿子的自信心,我决定要他成为真正的男子汉我们相互拥着肩膀躺在床上。

  德高的手尚不习惯握住我的乳房,慢慢地手指稍为有点动作。

  在德高的心中,认为乳房是什么样子呢?

  他在四、五岁时曾经摸过,也许早已经了无印象了,从其紧握不放的手看来,让我深深了解到他的心意。

  「别犹豫,用力握紧。」女人需要如此才能燃烧!
  一旦燃烧她会更爱这个男人的,用力握!我摊开我的胸部,让德高能轻易地握住它们。

  「对!对!手慢慢地往腹部移动。」「对!慢慢会到达女人最重要的部位。来!试试看。」虽然德高保持缄默,但他的手却完全照我所想的一样在动作,不久他的手已伸入内裤之中。

  手指接触到那杂草。

  「很好德高,再往下一点。」啊!啊!已经流出很多水了,只要流水表示对方女性会更爱你的,只要爱你,自然希望你能尽快进入她的体内,好享受她对你的爱意。妈妈也爱你,所以希望你能早些进入他*的体内。由美子也必会如此德高的手终于进入龟裂之中。

  动作虽缓慢,但我已忍受不住了。

  「帮我将内裤褪下来。」他照着我的话作。

  「德高也让妈妈看看是不是变大了。」不管它是否有变大,只要用手加以抚摸,它必定会变硬的。

  但是我依然担心德高的小鸡鸡,会不会变得雄壮、硬挺?
  摸到之后,我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它是那么雄伟,这令我觉得颇为欣慰。

  「没关系!德高,你的小鸡鸡很粗大。」你对自己要有信心。

  妈妈要教你作一些好事,德高快速地将长裤与内裤一同脱了下来,然后用手握住自己的小鸡鸡。

  「啊!啊!」耳边的叫声是如此凄厉。

  「很舒服吧!如果将它插入女人的体内,女人也会感到喜悦。」男人更能从中获得快感。

  上帝造的人,也惟有相爱之人才得以相结合为一体。
  德高爱妈妈,妈妈也爱德高。

  所以我们有资格接受它。

  由美子必定也希望你能如此待她吧,所以对自己要有信心……那庞然的肉体压在我的身上。

  他比他爸爸还重,比他爸爸更高,自然身材也比他爸爸魁梧。

  这么强壮的身躯我不相信他会是性无能者,如此强壮的体魄表示你确已长大成人了,妈妈这么认为,别人必定也会如此看待,所以你必须成为名符其实真正的男人。

  德高因害羞而一直默默无语。

  「来!对妈妈说,你爱我。」我一边抚摸他的背部。
  而德高的小鸡鸡,似乎很想进入我的秘处。

  但无论他多么努力地去做,小鸡鸡总是在肚子上徘徊,进不了殿堂。

  「妈妈,我爱你。」哇啊!终于进入了。

  对,我也爱你。

  试着说,由美子,我爱你。

  「由美子,我爱你。」「好了,现在将腰部稍微举起。」德高举高了腰部,但它坚硬的小鸡鸡的前端,依然停在湿润龟裂之中。

  它在寻找入口,于是用它的头摩擦,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你先用手抓住你的小鸡鸡,试着作上下摩擦的动作,你就会了解如何进入我的体内了,用膝盖及左手支撑身体,右手抓着它摩擦,作了三、四次以后,终于找到入口了。「对!就是那里。下决心进入看看。」啊!当我觉得有硬物进入我的体内时,我很自然地叫了出声。

  也许是年轻吧!它来势汹汹,动作是如此激烈,而且它是那么地深入我的体内。

  「啊……」耳边突然响起类似悲鸣的声音,同时他整个人就压在我的身上。

  大概是结束了,第一次在女性内射精,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并且享受着那份快感。

  「好了!结束了。」你不是办到了吗?

  下次时间应该可以再拉长一点,我的心不断地撞击着我的乳房。

  在外出旅行的五天中,德高将充满着男性的自信。
  对于女性的胴体,以及深入女性胴体内所获得那份满足与快感,让德高非常感激与快乐。傍晚我先放洗澡水,给晚归的丈夫洗澡。

  之后我才进入浴室,德高若无事地进入浴室,尽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这种情形倒是不曾有过,他只是来作试探。

  倒不是他有什么不开心。

  当我无意间看见德高的裤口时,我身彷佛着火燃烧般。
  感到异常躁热,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敷衍他。

  其实我想起年轻时与丈夫刚结婚时的情景,乳房及私处遭到意外地刺激,我不自觉地喘息,德高似乎心事重重般地喋喋不体。

  我虽然很高兴他改掉内向的毛病,但看到他裤裆鼓起时。
  我的想法变了。

  「他想要我的胴体。」我如此想着。

  是我教他的。

  男人是不可能忘掉他的第一个性伴侣的,而我就是他的第一个性伴侣。

  当我想到将来,我这位女性会对他造成阴影时,我就无法释怀。

  但是只要他与由美子多加接触,必定会将我忘怀的。毕竟她的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

  由于这些疑问改变了我的看法,母亲只不过是导火线。
  是强烈爆药的引信,只要点火后,自然会消失殆尽。
  我相信德高以后不但会对女性充满自信,必然也会相信我这位母亲所给予的帮助。

  「德高,一起洗吧,要不要我帮你搓背?」「不要,天色尚早,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不管是谁来,都无所谓。」「儿子与妈妈一起洗澡乃天经地义之事。」「没关系!进来吧!」德高顿了一下,很快就将外裤脱下,为了怕我看见他早已鼓起的小鸡鸡,他转过身后才将内裤脱下,下半身还用毛巾围着。

  「妈妈白天洗澡,挺舒服的嘛。」在澡盆中,德高一直盯着我的裸体看,当然时间并不长。

  在水声中,德高突然转过身来抱住我。

  当然也早已一丝不挂。

  自然他无需对他的母亲喃喃自语。

  「妈妈!妈妈……」光是这样叫就够了。

  我心中自忖这正是大好时机。

  那一天是晚上,而且是在床上,德高根本没有看清我的胴体。

  现在夕阳柔和的光线正透过的玻璃照了进来。

  现在,我要他看清女性的胴体德高那雄纠纠、气昂昂的小鸡鸡正在我的腰部附近来回摩擦。

  而他的双手更是紧紧地环抱住我的脖子。

  自然我也是紧紧地抱着他。

  「德高,来看清楚他*的那个特殊部位。你没看过吧。所以……」他当然无需回答。我用拧乾的毛巾敷在上半身上。

  并用热水往上面淋下,我拿起垫子当枕头,向着他仰卧着。

  我毫无其他念头,只觉得身为一位母亲应该为自己的儿子献身而已。

  当然,我也很喜欢由美子。

  只不过她也不一定会嫁给德高。

  我最担心的是:德高是否会再度失望而回。

  「看清楚。」我静静地闭上双眼。

  「妈妈,为什么要我看?」「德高,不论任何事情皆需学习。」不要当我是妈妈,只要将我当女性看待即可。

  看看那里是你想进入的入口。

  它的构造如何?以母亲的身份命令儿子去作。

  他必定不会生气的,德高一心想将它看个明白,因此他跪在我的双腿之间。

  首先看到的应是有点恐布的山丘。当我将山丘左右拨开时,他才开始起劲了。

  「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突出物。它叫阴蒂。」只要轻抚这里,就能使女性软绵绵的,感觉特别舒服哦。

  在这个的下面……用手指摸一下,这里就是你所想进入的地方,怎么样?

  很奇怪吧。

  我用手指,指着每一个部位一一加以说明。

  因为靠得很近在观看,我可以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它刺激了我那敏感的粘膜。

  而德高的手又挥进去玩弄一番,使我不知不觉间失了神。
  三天二夜之旅,老实说我的心情相当复杂,到了晚上我就开始想,他们现在在作什么呢?进行得是否顺利?到了天亮时,该要倍加温柔才对。

  而这一切早已计划好的,是不可能更改的。

  每到一段时间,我就会想像由美子与德高之间会有什么动作呢?

  三天对我而言,简直是寝食难安,懦弱安静又木讷的儿子,固然令身为人母的我担心不已,但此时我的心头,彷佛已注入了一股奇怪的感情成份,自然我很希望他能够明了。男性对女性身体的了解,会随时日俱增。

  但通过这个时期,并不表示已经结束。

  他现在已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了,并且带着心仪的女性到信州去玩。

  我真没想到,都已是三十岁还是在室男的儿子能渡过此关。

  三十岁的在室男,并不受欢迎。所以也无人愿意亲近他。
  那些讥笑我的期待是病态的人。

  想必都拥有好儿子吧。

  我也希望他能够了解我的叹息与烦恼,旅行结束时,德高曾从新宿车站打电话给我。

  我心里有点不安。「妈妈是我,我在新宿车站。」声音透出些许无奈。「怎么啦?玩得过瘾吧?」声音里,听不出半点高兴的讯息,对于我的闲话,他避不作答。

  只说:「我马上回家……」说完就将电话挂断了。
  回来得可真快啊,如果玩的尽兴必定会搭夜车回来。
  情形看来不太乐观。

  我对悄然在玄关的德高问道。

  「由美子,怎么啦?」他听到我的问话后,摇摇头咬着牙,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不好吗?」不是我爱问,只是在决定这趟旅行之后,我就一直在烦恼着,对女人而言,即使是我亲儿子的抚摸,依然会使我心花怒放,我的声音固然装得很高兴的样子。

  其实心里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因为我心中的「女人」非常兴奋,它兴奋得早已流满爱液在等待着,等待它的「男人」能早早进入,我本身只是迷恋着我这宝贝儿子的灵魂而已。

  以后一定要将他教育好,也许是我操之过急之故吧。
  但他只是头儿低低的,将信州带回来的土产放在桌上后,就迳自上楼去了。

  虽然我很想马上追上去,但更认为他需要一点冷静的时间。

  我去准备一点酒,再到他的房里好了。

  虽然这一切我都能体会,但仍希望德高能将详情告诉我。
  不料却看到他泪流满面的样子。

  「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啦?」家里一切都由我作主,学校的一切,自然也是我的责任。

  大学毕业后,出了社会依然是我的责任,对于这么懦弱的儿子,看来我也只好认了。

  我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

  他垂头丧气说道:第一天,他们在松本过夜,那一夜的情形,完全就如我想像的一样,他们同住一个房间。

  当德高看见由美子的胴体时,气脉贲张,自然是先吻了她再说。

  只是在心情过于焦虑之下,那「男根」愈是不见挺立。
  不过由美子认为这只是前戏而已,只要相互裸裎相见,必定很快就能结合。

  德高知道自己的小鸡鸡根本不听使唤,无法举起。
  于是就照我所教给他的方法。

  由手指开始轻抚由美子的龟裂部位。

  「由美子,有没有说很好呢?」听到这里我了解,如果对方不喜欢的话,是会拒绝的。

  她说:「很好。」又说:「很爱我。」但我了解德高一定是希望她是位处女,可是德高的小老弟一直很不争气,无论如何就是直不起来,于是德高就用手指一直抚弄着她的私处,先用一根、二根,结果五根手指头全都进去了,并且在里面大肆搅动。

  虽然由美子一直大声地说:「好……」而德高也紧紧拥抱着她揽着她的腰,缠住她的双腿、动作非常激烈。对方好像不是处女,只要不是处女必定使德高感到震惊,在德高的手指下,由美子整个人早已进入疯狂状态了。

  她心里一直期盼着德高怎么还不进行下一个动作呢?
  「好了,怎么啦?」但是德高的小鸡鸡,依旧不听使唤,所以他只好继续用手指拨弄。

  这下更让由美子魂不守舍,几乎抓狂状态,于是她伸手往他的大腿间一探,结果只摸到小小的小公鸡。「什么啊?这是……」只说了一句之后,由美子就默默不响地睡到另一个角落去了。

  第二天由风景区回来后,到湖中划船。

  当夜就住在湖滨的旅馆,只是德高的小老弟依旧不听使唤。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脑中充血而且心里愈急愈糟糕,我一直希望它能快快变大,可是就是没有办法。

  德高趴在我的胸前哭诉道,虽然他早已长大成人了。
  但是在母亲的眼里,他永远是个小孩,不要担心,这种事经常会发生的。

  只要你放轻松,就可以办到的,他点着头,终于破啼为笑。

  「要不要和妈妈再试一次呢?」德高一脸兴奋的表情。在我的臂弯中,德高轻含着我的乳房。

  而他己变大的小鸡鸡,也在我的身上摩蹭着。

  「这个孩子要是没有我,不知会如何呢?」我虽然装得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但心中却一直在反问着:「为什么?为什么?」我自然很想问,但又怕孩子不了解为人母亲的苦心,心情难免沈重起来。

  「我只要有妈妈就好了。」「没有妈妈,我就什么什么都不行了。」然后积极地进入我的体内,并在我耳朵喃喃地说着,他的这一切动作,更是令我如醉如痴,我虽然觉得这是一件逆伦的行为。但是我不想将德高让给其他的女人……我虽是个坏母亲,不过德高倒是我的至爱。

  我实在是一个人类的残渣。

  现在我也不知该如何才好,又无人可以商专,只能每天期待德高回来的时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