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母爱,不必尴尬和无奈】 【完本】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家里没人,奇怪,舅妈跑哪去了?找遍也不见,想想也许是约了发婶逛街吧!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看,奇怪,为什么VCD机开着呢?一定是舅妈出门前忘了关,那她刚出去不久吧!于是我把电视按去了AV台看看是什么影片。

  没想到,萤光幕上竟出现了性爱画面,见到一个女人含着男孩的龟头,不停蠕动了,欲火不断升起……这时候听见有人开门声,我马上把电视关掉,只见舅妈很匆忙的跑进来,看到我反而吓了一跳,也许她想起忘了关VCD,想早我一步赶回家弄妥吧。

  我眼见她又慌又急的,这时候我又不敢站起来,怕被舅妈看到了我的丑态,只喊了一声:『舅妈,你怎么了?』舅妈:『没事。你刚回来吗?』我说:『是呀!平时也是这个时间。』舅妈应了一句:『哦!那你还不去洗澡?』我心想:你是要支开我,拿回你的VCD吧!

  这时我的欲火还没发泄,眼睛很自然地望了她一眼,发觉舅妈年纪三十五,身栽也不错,双乳挺起……无奈只能应了声:『是,我现在就去洗。』欲火在心里头燃烧,阳具挺胀得难受,我一进入浴室便赶紧把全身的衣服脱光,脑海中浮起了VCD性爱画面和舅妈那对38C的乳房……忽然发现衣篮里有舅妈的衣物,我赶紧拿起来一看,里面有舅妈的内裤,但很失望找不到乳罩。

  手拿着一条通花内裤,想到这是舅妈的贴身物,我全身的热血立即全部冲往下体。在内裤的裆部我摸到了一些分泌物,嗅出带点腥臊味,更加强了内心的欲火,我把内裤裹在阳具上不停套动,幻想在抽插着舅妈的下体。

  内裤的磨擦让龟头不禁带出了我的精液,这时候心里头一凉,喊了声:『糟了!』精液都射在舅妈的内裤上,怎么办呢?洗湿了会被发觉,不洗更糟糕,如何是好?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卫生纸擦净吸干……这时候舅妈喊叫:『儿子,你洗好了吗?』我应句:『就好了!』跟着便冲了出去……舅妈已在门外等候,一见我出来便急着冲进去了。

  我往客厅一看,VCD如我所料已经被她收起了,那她再急着进浴室该不会是为了内裤吧?

  回到房里打开了日记簿,我要把今天的事全记下来,因为这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事。我想起舅妈她那迷人的身体,尤其是她那高而挺的乳峰,是我长久以来从未发觉到的。

  我这时候在想:舅妈她一向都很保守且斯文,和母亲一样的贤淑,为何会看那种春宫片呢?难道是因舅父常出外公干的关系,还是生理因素呢?那么她趁我不在的时候,除了看A片还会做什么呢?我越想越对舅妈产生了性趣和性幻想,未来的我要怎样面对她?

  忽然听到舅妈在门外喊着:『儿子,功课做好了吗?可以吃饭啦!』我应道:『来了!』虽然应了她,但心里有点发悸,可能是浴室的阴影吧!

  舅妈:『儿子,快来吧,我煮了你最爱吃的菜。』我道:『谢谢!舅妈你待我真好。』内心更添几分惭愧,吃饭时我低下头只顾扒着饭,不敢望向她。

  舅妈:『干嘛?怎么不吃菜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我道:『哦,没什么。』接着她起身过来倚着我身旁摸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呀!』这时候我的头刚好贴在她双乳之间,嗅到阵阵乳香,只可惜有乳罩隔住,不能一睹芦山,但我已在她钮扣的空间窥见到白色乳罩与乳峰的轮廓,差点叫了出来,心里暗地里赞了一句:『好美!』我虽忍住了心里的兴奋,但下体已挺起,幸好舅妈也回到座位,没看到我的丑态。

  这时我有一阵很强烈的失落感,我不想失去这一刹那的温馨,计上心头,胆向恶边生的情况下,我假装晕眩倒地,吓得舅妈急喊:『儿,你怎么啦?』她飞扑过来,只抱起我往她怀里拥护,不停地拍着我脸颊喊:『儿,你怎么了?应一应舅妈啊,可别吓舅妈呀!……』这时候的我把头全靠在她双乳间,用软弱无力的语气道:『舅妈……我全身乏力,头很晕。』舅妈道:『别怕,我抱你进房休息。』我道:『谢谢!』这时候的我也毫无避忌地用双手拥抱着她,手臂不停地碰触双乳,狂吸从她体内传出来的体香与乳香,我感觉我是最幸福的人!在她怀里的我也因此兴奋无比,而阳具也硬挺了起来。

  进了房里,舅妈把我放在床上,这时候我仰躺着,在毫无遮掩的情况下,舅妈见到我挺起的阳具把裤裆前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我不知如何是好,唯有继续装害怕,道:『舅妈,我好怕。』舅妈道:『别怕,你还见晕吗?』我道:『我不晕了,但我下面……』我不知可否该装下去?后果会怎样?

  这时候见舅妈脸上泛起一道红霞,道:『儿,想不到你已经长大了,今年你十五岁了吧?』我道:『是的。』舅妈也挺起胸口道:『那你……可曾……哎,怎么讲呢?』见她的样子挺好笑的,也因为这样壮起了我的胆子来,我道:『舅妈,可曾什么呀?』舅妈道:『儿,我也不知该怎样跟你说,这本是你母亲应该讲的,要我怎么讲呢?』我道:『舅妈,我知道我母亲很疼我,我也疼我母亲,但我一直都是你带着我成长的,在我的内心里一直都有两个亲妈妈,我真想叫你一声妈,可以吗?』舅妈道:『儿,可以。』我道:『妈,那你可以说可曾什么了吗?』

  舅妈道:『儿……你可曾交过女朋友吗?』我道:『我没交过女友,舅妈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嘛?您就直说吧!好吗?』舅妈脸上忽然变得很红,还带着几分羞涩,低着头小声道:『那好,我就说了。你曾手淫吗?』听了这句话,我兴奋得差点儿把精液给射了出来!十五岁的小子能够强忍得住,已经算是不错了!好在我之前已经出过了一次,这总算幸运吧!

  我答:『我没试过手淫,也不会,不知道怎样做。难道我的病和手淫有关系吗?』舅妈道:『儿呀!我看你那里挺起得高高的,又那么坚硬,相信这是和你生理成长有关,更何况又是你的头一回。原本我应该和你母亲讲,叫她来为你做指导的,可是你现在如此痛苦,强抑压也会弄坏身子,只有我来教你了。』我道:『谢谢……妈妈!』舅妈听了我喊她一声妈,内心的喜悦感都一一都呈现在脸孔上,舅妈道:『那你可要听我的话,要放松你的心情,这和上生理课一样,可别存有坏思想,知道吗?』我答:『知道。妈,我现在心里好紧张,越紧张下面越难受!舅妈……』舅妈道:『那……你把裤子脱了。』我心蹦跳得好像要掉出来似的,很快便把裤给脱了,道:『妈,我脱了。』舅妈应了声:『哦!』她走近床边,用眼角向我下体一瞄,『哗!』叫了一声。

  『怎么啦?』我问。

  舅妈道:『没想到你的会那么……大!』我道:『是吗?』舅妈说:『儿,你用手握住你那里上下套动,幻想着你喜欢的女性,不用紧张。』其实我哪不会手淫?只是想法子拉近我俩关系罢了。

  舅妈道:『怎样,可以吗?』我说:『不……好难受。』她说:『那你动快点嘛!』我又加快了速度,喊着:『好难受,想尿尿不出啊!』舅妈口里一直叫我别急,可她自己却急了,忽然推开我的手说道:『儿,我不想你难受,我只做一次,你记住怎么做啦!』接着把手握住我的阳具,上下地套动着。一会儿后,舅妈红着脸,只用眼角偷望着我问:『怎样,舒服吗?想尿了吗?』我说:『很难受,但尿不出来。』她又把动作再加快。

  舅妈坐在床边帮我打手枪时,我的眼睛刚好正盯着她的乳房,这反而加快了我内心的紧张。

  这时阳具在舅妈手中变得越来越硬,龟头红卜卜的胀得很大,我知道我快要泄了,喘着气道:『舅妈……我好难受……怎么了……』她见我满脸通红,于是再一次捉起我的手说:『你摸摸我这里吧,那你心里会舒服些。』她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上,舅妈说:『你可以摸一摸它,你摸了就不会难受了。』我兴奋到无法形容的境界,竟然可以光明正大地摸我舅妈的乳房。天啊!当我摸第一下时,我要强忍内心的兴奋,只见舅妈羞红着脸不敢正视我,我摸了又摸,老是给那个乳罩顶着我,我想用手把它拉开,但始终不能如愿,只能在外面摸。偶而我摸到乳头,便用手指夹住乳头拧弄,隐约听到『嗯……嗯……』的呻吟声,只见舅妈两脚不耐烦地左摆右摆。

  忽然她把头扭向另一边说道:『你可以解开钮扣,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摸。』

  听到那么动感的一句,我的鸡巴变得更加滚烫了,浓精似炮弹似的给轰了出去,内心是无比畅快。不过这一轰我知我损失惨重,白白损失了一次机会,无奈呆望着舅妈且恨自已不济事,只差那么的一点便可如愿似偿。唉!

  舅妈也被我的射精过程给吓呆了,直到我喊了声:『妈!你怎么啦?』她才定一定神说:『噢……没事。好了,没事啦,你赶紧抹干净,免得着凉。』随手递了盒纸巾给我,急急地走出门外。

  我心想:我过份了吗?那么慈祥且爱护我的人,我竟然以卑鄙下流的手段去欺负她,内心添加了几分惭愧且增加几分敬意。

  第二天一早,我为了补偿昨天的罪恶感,特意早点起床,煮了早餐给舅妈享用。或许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学,舅妈也睡迟了起床。

  舅妈见了我,赞道:『文儿,这么早起床了,还煮了早餐。真乖!』我见舅妈喊我叫文儿,也连忙说:『早安!舅妈。我煮了早餐给你……』舅妈:『谢谢!怎么,昨晚睡得不好吗?这么早就起床?』我说:『不!多谢你昨天帮文儿一个忙,所以……』舅妈:『傻小子。哈哈……』我说:『舅妈,你慢用。』今天我见舅妈穿了一件我未见她穿过的粉红透明薄纱睡衣,里头没戴乳罩,整个山峰呈现眼前,还有那迷人的乳头;配起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通花内裤,一片黑丛丛的阴毛也隐约可见,血气方刚的鸡巴也立即挺了起来。我怕自己又再做错事,马上转身进去帮舅妈收拾房间。

  进到房里喘了口气,我想我需要片刻的冷静来消降我刚升起的欲火。正当我收拾房间时,奇怪地发现为何地上有那么多纸巾?难道舅妈伤风着了凉?又不像啊!我继续整理床铺,哪知我翻开枕头时,见到底下有只假阳具和震蛋,我差点叫了出来!那些纸巾……我明白了,原来舅妈在手淫!我无比兴奋,刚平静的心又再一次燃烧起来。

  舅妈从房里走出来了,她已换上了一套普通的衣服,令我大失所望,心想她把那假阳具如何处理呢?该不会拿去洗吧?我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发觉她没有拿过出来,或许她会怕我看到,不敢这时候拿出来洗。我趁她不留意的时候跑到她房门外,发现已上锁了,果然她对我还存有戒心。

  『叮当!』门铃响了,我好高兴,妈妈来了!立刻跑去开门,见了妈直喊:『妈,您来了!哈哈……』妈妈说:『是啊!小文你乖吗?有没有想着妈?』我说:『有。我当然乖!』说着上前拥着她,在脸额上亲了一下,妈也亲了我一个。也许是早上起了欲念,鸡巴一碰到异性马上举起,我也难以控制。经过昨天摸过了舅妈的豪乳后,邪念立即升起,心想妈妈的乳房和舅妈的比较,谁的会比较大呢?我用双手大力地拥抱,将胸膛紧贴在妈妈的乳峰上,发现原来母亲的乳房不比舅妈的小,这可是我一直不曾发觉、埋藏了十五年的秘密啊!舅妈说得对,我确实是长大了、成熟了!

  舅妈这时候在厨房里走了出来说:『姐,你来了?』妈妈与舅妈是以姐妹相称的。

  妈妈:『早。是啊!』舅妈:『文儿,还不赶快帮你妈把东西拿进厨房?』我应了句:『是啊,我倒忘了。哈哈!』——我当然给忘了,我脑子里还在消化那十五年的秘密。

  我细心观察后,发现我妈妈可是个美人儿,虽然她穿得很保守,但若细心留意,会发觉到她的身栽一级棒,乳大腰细,瓜子的脸孔、修长的美腿,为何我会在这十五年里不曾发现呢?我赶忙帮妈妈把东西拿进了厨房。

  『舅妈!刚才我在餐桌底下看见母亲内裤的款式,所以才知道的,是母亲要你转手送给我的吗?那平时在洗衣蓝子里的那些也是母亲的?』我说。

  舅妈被我问到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文!即然你已经猜到,现在该明白为何我叫你别在你母亲面前做那件事了吧?』舅妈脸红的说。

  『舅妈……您是说母亲一直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我问。
  『是的!你母亲很疼你……为你付出了不少……!』舅妈想说付出不少淫水,只是害羞没有说出口!

  我现在真正明白小凤阿姨话中的意思,今天终于知道母亲内心的世界了!

  我知道母亲内心的世界后,心里无比的兴奋且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

  『小文!你想什么想到笑起来了?』舅妈问。

  『舅妈!我心里很高兴所以笑了起来!』我说。

  『小文!你以后可要孝顺你母亲了!』舅妈捉着我的手说。
  『舅妈!我不只要孝顺母亲也要好好的孝顺您,小文很感激舅妈对我的照顾与关怀,此刻我的心感觉很温馨,谢谢您!』我说。

  舅妈脸上露出安慰的笑容摸着我的头,自已不断的向我点头!

  『小文!这就乖了!你说的神秘礼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呀?』舅妈问……

  我从柜里拿出了一份礼物,然后转身在舅妈面前站着。
  『舅妈!这份礼物除了感谢您对我的照顾,也希望您能答应让我为您戴上!』舅妈望着那份礼物,听到小文说要替她亲手戴上,从礼物外形一看便猜到是内衣裤之类,感到脸红着不好意思!

  『舅妈!可以让小文为您戴上吗?』我紧张的问。
  舅妈觉得被小文这样一问,心里不禁紧张且全身发热!
  『舅妈!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已经……什么了……现在……求求您吧……』我说。

  舅妈心里想反正刚才都让小文手淫了,现在就算回报他吧!
  『小文……你就快点……吧……!』舅妈说。

  『那请舅妈把礼物先拆了!』我说。

  舅妈拿起了礼物慢慢的拆开,当她看见是一套黑色的内衣物,心里不禁淫笑,看一看乳杯的尺码,正合她身上穿的一样,她想小文即然为了这份礼物,宁愿尴尬跑进店里买,心里不禁的感激而送上一吻!

  『舅妈!您喜欢吗?』我说。

  『小文!舅妈喜欢极了,想信你为了准备这份礼物也难为你了,为何你要送这一类的礼物呢?』舅妈问。

  『舅妈!什么东西可以代表更有贴身照顾的意思呢?』我说。

  『小文!你真乖!相信你母亲也会喜欢!』舅妈听了点点头称是的说。

  『舅妈!现在小文可以为您戴上它吗?』我说。

  『嗯!开始吧!别让你母亲在外久等!』舅妈说。
  舅妈说完主动把我的手放在她的睡裙上!

  『小文!脱吧!』舅妈小声害臊的说。

  我的手拉起舅妈的睡裙,慢慢从的脱了下来,一对丰满的乳房在我面前挺着,双峰白里透红配戴着乳白色的乳罩,我看了体内的欲火冒然升起,阳具这时候也挺起向大乳敬礼!

  我小心翼翼的将乳罩上的扣一解,一对羞人的乳头终于也露了出来,忍不住乳房的引诱之下也揉了几下,然后急忙蹲下身体到舅妈的禁区,接着把她阴户那条小布慢慢的拉下!

  一片黑欉欉的阴中毛在我鼻子中扫了一下,我很自然向阴户上送上一吻!

  『小文……不要……别让姐在外面等……!』舅妈慌张的阻止我说。

  我亲舅妈的阴户嗅到好像有些血腥味?

  『舅妈……您的经期来了吗?』我问。

  『是啦……所以怕你会继续……!』舅妈把身体移开。
  我拿起新的内裤替舅妈穿上,然后便把乳罩也给她戴上,看着舅妈身上穿我送的乳罩和内裤,感到特别的兴奋!

  舅妈穿好睡衣后便急忙的想走出去,我急忙拉着她!
  『舅妈!麻烦您和母亲说我想亲手为她戴上礼物,如果她不答应我就送另外一份,免得母亲尴尬可以吗?』我说。

  『小文!你想母亲和我一样……让你为她穿上?』舅妈惊吓的说。

  『是呀!如果母亲不答应我就送这只水晶猫算了!』『小文……你好大胆呀……!』舅妈说。

  『舅妈……我真希望母亲会答应……您就帮帮我说说好话吧!』我哀求舅妈说。

  『这样……好吧……!』舅妈说。

  我在房里焦急的等,不知道母亲是否会答应?

  母亲在厅外坐立不安的等,脑海不停的想小文到底是送什么礼物呢?章然要关起房门而且还那么久?虽然明知道是不用如此紧张,但心理上自已好像被当成是外人,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是不是应该把小文接自已回家里呢?

  正在考虑最严重的问题时,舅妈已经从小文房间里走出来,母亲看着舅妈一脸满脸春风得意样,想接小文回家的决心又加重了几分!

  『妹!小文到底是送什么礼物给你呀?竟然要如此神秘呢?』母亲紧张的问。

  舅妈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似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
  母亲见状心理更不好受,忙坐下捉着舅妈的手追问。
  『妹!你说话呀!到底小文送了些什么东西给你呀?』母亲不耐烦的再问。

  『姐!我正在想该如何向您说好?』『妹!到底什么事嘛?只是礼物一件罢了会有什么问题呢?』『姐!您看!』舅妈拉起身上的睡裙说。

  母亲看见舅妈身上一套新式的内衣裤,她开始明白小文是送什么礼物了!

  『妹!小文送一套内衣裤虽然感到意外,但不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呀?为何你的脸色会如此沉重呢?』『姐!礼物不可以说不严重,从这套内衣裤款式和乳杯的尺码,您说小文从那里买的呢?这只是我思考其一的问题!』母亲听舅妈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回头想了一会果然问题不是这样简单,再深入的想了一会,才恍然大悟拍了一下沙发!

  『是小凤的店里买的?』母亲破口而出道。

  『姐!对!只有小凤知道我俩的身裁,但我再想入一层,小文去买这套内衣裤肯定小凤会在场,那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吗?』舅妈说。

  『妹!我想小文只是刚巧经过小凤的店,心血来潮买了就走吧?』母亲说。

  『姐!但小文知道那晚我们调换的内裤是您的呀!』舅妈说。

  『妹!你是说小凤把我的事都告诉小文了?』母亲说。
  『姐!我可以肯定小凤应该讲了,要不然小文绝对不会知道我们调换内裤事件,即然小凤和小文说了这件事,您猜小凤有没有和小文什么了?』母亲听了舅妈如此说法,情绪更加的高涨,现在还多了一个小凤出来,那她在小文心目中的地位不是越来越远了?

  『妹!我看小凤不会忘记我们结拜的口头协定吧?别把这件事看得如此严重,再说要不是小凤,你那会得到如此性感的内衣物呢?』母亲假镇定的说。

  『姐……希望如您说的吧!但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呢?您别太高兴了!』『妹!你就快说嘛!』母亲焦急的说。

  『姐!刚才餐桌的事我知道已经引起您的不满,其二的问题可能您会更加的不高兴了,希望您自已决定如何抉择了?』舅妈捉起母亲的手说。

  『妹!你就快说嘛!我们之间那会有什么不满的呢?』『姐!小文他送这套内衣裤的时候,他要亲手为我们穿上,他还要我转告您如果您不能接受他亲手为您穿上,他就转送一只水晶猫给您!』舅妈说。

  『什么?小文居然这样说了?』母亲脸色一沉的说。
  母亲听舅妈说小文要亲手为她穿上他送的内衣裤,立时芳之大乱!

  舅妈说得没错真是一个抉择的问题,如果她拒绝小文这次的要求,那小文的心思肯定会转移到舅妈或小凤两人身上,那她在小文心目中的地位就无存了,可是要答应小文的要求,却是一件非常难堪的事,除了羞怯之外还有乱伦的问题存在,生理压力相对也会加重,难道要在舅妈面前做母子通奸的事吗?

  母亲坐立不安的思考,她万万想不到小文会通过舅妈来引诱她,如果小文不让舅妈知道通奸一事或许她会答应,现在发展到这个阶段真是进退两难呀!

  『姐!您考虑得怎样了?』舅妈问。

  『妹!我现在芳心大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我看还是要水晶猫算了!』母亲无奈的说。

  母亲心里暗中指责小文不该将此真如此张扬,选择水晶猫的决定非她所愿呀!

  『姐……不会吧!您竟然会拒绝?我听错吧!』舅妈感到意外的问。

  『妹!小文是我儿子,如果我接受很容易变成乱伦事件呀!』母亲无奈的说。

  『姐!您太多虑了!那我和小文也算是乱伦了,虽然没正式的做爱,但这也算一种道德问题,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像古代那样了,只要双方乐意接受,关上门有谁会知道呢?』舅妈说。

  『妹!你的意思是鼓励我接受小文?』母亲问。

  『姐!我认为您不该放弃,您为小文也够辛苦了,何况小文的父亲又死了这么久,现在您应该接受小文才对!』舅妈说。

  母亲听舅妈这番说内心当然高兴,但违背常理始终难说出口!

  『姐!我知道您很难抉择,其实现在您不必说什么口头上的承诺或决定任何事,只要你不拒绝而让它顺其自然的发生,心理上就会轻松些,我一定会支持您的!』舅妈亲切的说。

  舅妈这句话说中了母亲的心意!

  『妹!你是说要我不拒绝一切让它顺其自然发生?』母亲恍然大悟的说。

  『对!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嘛!』舅妈鼓励母亲说。
  母亲在一旁作慎重的考虑,不断反复思考舅妈那句话!
  舅妈见母亲迟迟还未作出决定,内心担心母亲会怕第三者知道而拒绝,于是上前又游说一番,但她真正的出发点是为了什么?只有她自已知道了!

  『姐!如果您怕我知道或担心我会霸占着小文,您要接他回去住我也不会反对,我只想您得到真正的开心,不管怎样我都会支持您,更不会抢走您心目中的小文,只要您开心我就满足了!』舅妈亲切的说。

  母亲听了舅妈这一番话,而把小文接走的念头打消了,此刻她对舅妈更加尊敬也感谢她的支持!

  『妹!你别这样说,我和你之间那有分你我的呢?只要小文的体力能应付我们两人,我当然不会反对,何况小文还是你一手带大的!』母亲害羞的说。

  『姐!您是决定接受小文了?』舅妈喜出望外的说。
  『妹!你不是说过不要作口头上的承诺和抉择,一切顺其自然吗?』母亲笑着问。

  『姐!对!对!一切顺其自然!』舅妈高兴的说。
  舅妈知道母亲肯接受小文,心里很高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姐!您等会想收小文那一份礼物呢?』舅妈笑着问。
  这个问题母亲确实有点为难,她看见舅妈身上穿着小文送的内衣裤,自已也很想得到,但小文谢说要亲手为她穿上,这一点母亲始终没勇气接受而且感到害怕,但不接受要了一只水晶猫有什么用呢?

  舅妈看见母亲久久不肯回答,她猜想到母亲遇上尴尬的难题!

  『姐!您决定怎样了?』舅妈问。

  『妹!我是很想得到像你身上这份礼物,但小文要亲手为我穿上,这一点恐怕我很难接受呀!为什么小文会出这个难题呢?』母亲不安的说。

  『姐!其实我觉得您应该是时候释放一下自已了,别把自已藏得太密,要不然小文和您会出现隔膜,小文利用这份礼物走出第一步,确实难为他了!』母亲听舅妈这样一说,细心的想觉得舅妈讲得很有道理,一个男孩子走进女人内衣裤店卖这类东西已经不简单了,他还大胆提出要亲手为我们穿上,这一点虽然荒谬,但这份勇气不得不佩服他。

  『妹!刚才小文和你换上这套内衣裤的时候,他有摸你吗?』母亲问。

  『姐!小文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孩,他摸几下也是人之常情呀!』舅妈说。

  『妹!这样我怎能答应呢?多羞呀!』母亲脸红的说。
  『姐!您不想给小文摸吗?我刚才给他摸了几下,他还亲了我下面!……』『妹!小文还亲你下面?』母亲大惊的追问。

  『姐!是呀!文亲了一下后我马上推开他,刚巧我的经期刚到了。』母亲听小文亲了舅妈的阴户,自已想到小文会不会也亲她下面呢?

  母亲这么的一想阴穴又开始变化,刚才在浴室还未解决的欲火,现在又强烈的涌上心头,一种莫明其妙的需要和空虚,开始让她步进迷网!

  『小文能走出第一步,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也走出第一步呢?』母亲心里想。

  『妹!好吧!我答应小文接受他的要求,但有一个条件!』母亲说。

  『姐!是什么条件?』舅妈问。

  『妹!我怕会受不了尴尬的场面,我要求小文把灯全熄了!』母亲说。

  『姐!只要您肯接受相信小文已经很开心了!我现在进去通知他!』舅妈说。

  母亲看见舅妈想走进房间的时候,立刻捉住舅妈的手,当舅妈望了母亲一眼,母亲的手又慢慢放开了。

  『妹……你……进去吧!』母亲含羞放开舅妈的手说。
  舅妈走向房间的来了,我的心情比和拿成绩表一样的紧张,而舅妈脸上的笑容却成了我的定心丸!

  我一直在房间的门隙中,窥探厅中的情形,她们两人为了我一份礼物竟然弄了大半天,我虽然等得有点不耐烦,但我知道时间越久就对我有利,毕竟母亲肯给我亲手脱光她衣服,并不是一件容易答应的事!

  我想母亲到底会不会答应呢?

  舅妈脸带笑容的走进我房间。

  『舅妈!母亲的决定怎样了?』我紧张的问。

  『小文!你别紧张!你母亲答应了!不过她要你把房里的灯全熄了!』『舅妈……这……!』我有点失望的说。

  听到母亲肯接受我的要求心里十分高兴,但听到要熄掉房间的灯不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吗?感觉有点失望!

  『小文!你母亲已经提出很大的勇气了!』舅妈说。
  我想舅妈说得也很有道理,也许这是好的开始,我又何必闷闷不乐呢?

  『舅妈!那我现在熄掉房间的灯,麻烦您通知母亲进来吧!』我说。

  『小文!我这就叫你母亲进来房间!』舅妈说。

  舅妈走出去后,我把礼物放在床上然后把灯熄了,但我想我看不到母亲那母亲也是看不到我的,即然如此就赌上一把,我马上把自已身上的衣服全脱掉,静静等待这紧张香艳的一幕,内心无比的兴奋终于可以脱光母亲的衣服了!

  『姐!我已经和小文说了,您看他把灯也熄了,您快进去吧!』舅妈说。

  母亲很紧张双手不停的发汗,最想要和最怕遇上的尴尬终于来了!

  『妹!我很怕……!』母亲发抖的语气说。

  『姐!您怕什么呢?现在屋里只有我们三人,没有外人您就大胆的走进去!』『妹……你说小文他会不会……强……哎呀……!』母亲焦急的说。

  『姐……顺其自然……记得吗?』舅妈安抚着说。
  『对!顺其自然!』母亲吸了一口气,提着紧张的心情慢慢的走进去。

  为了不想让母亲从房外的光线看到我的裸体,于是我藏在床上的被窝里,突然听到敲门声,一股强烈刺激的感觉不禁让我的阳具充血的挺了起来!

  『小文……妈……来了……!』母亲说。

  『妈……您请进来……!』我说。

  母亲开门进来看见我躺在床上,为了害遮掩脸上的羞容,马上把房门关上!

  我看见母亲的房门关上后,马上起床牵母亲的手坐在床边,当我捉着母亲的手,感觉小手冰冷也没湿湿的,从她的鼻息知道母亲的心情很坚张,其实我也是一样的紧张!

  『妈……感谢您肯接受我的要求……多谢……!』我说。
  『儿子……那有送礼的……说……多谢的呢……?』母亲说。

  『妈……您知道……我送的礼物是什么吗……?』我假装的问。

  『儿……妈……知道……也看过了……!』母亲小声的说。
  『妈……您会怪我提出这样的要求吗?』我说。

  『儿……这个问题妈已经用行动回答你了,那你回答妈礼物你是去那里买的?』『妈……这……这……!』我不知道该如何说。

  『儿……是不是在小凤阿姨的店里买的?』母亲问。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母亲才好?我怕会引起小凤阿姨的不满,甚至怕她们三人会引起误会,最后决定还是不说的好!

  『儿……怎样……?你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吗?』母亲说。
  我怕不回答母亲的问题,她会生气走出房间,但我回答又怕母亲会不满意,真是一个大难题呀!

  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母亲的问题时,突然想到试试用拖字诀!

  『妈……这个秘密以后我再告诉您吧……好吗?』我说。
  『这……好吧……那你怎会知道我们穿的尺码呢?』母亲问。

  『妈……我只是用猜和看到浴室……里的洗衣蓝……!』我说。

  『原来如此……你一向很注意浴室洗衣蓝里的衣物吗?』母亲问。

  『妈……我一向很留意,当我知道以前我穿的内裤是……您的……心里便很惭愧,我还以为是舅妈的,想不到妈你竟然为了我,而在背后默默的满足……我……供应我,当时我还以为是舅妈的,将您冷弱了……妈……对不起……!』我说。

  『儿……别说了……妈羞死了……!』母亲娇语的说。
  『妈……日后我一定会努力的孝顺您……!』我捉着母亲的手说。

  『乖儿子……!』母亲说。

  母亲听了我这一番话感觉很开心且笑了几声,她的手已经不再冒汗,相信母亲的情绪安定了很多,我拿起纸巾替母亲抹掉手中的汗水。

  『妈……我们开始了……好吗……?』我说。

  『嗯……好吧……!』母亲小声说道。

  『妈……请站起来……!』我说。

  我扶起母亲从床边站了起来,现在母亲摆在我面前,等我脱去她身上的衣服,这一刻的刺激感,使我不禁紧张的流着汗,下面的阳具更是难受!

  唯一令我遗憾是不能看见母亲的脸孔,只能从动作中判断她的位置,不过这也有个好处,就是母亲也见不到我,让我能赤裸裸的与母亲相见。

  我的手从黑暗中伸了过去,那知道方向有误碰到母亲的脸孔,双手轻轻抚摸母亲的脸珠,从她的鼻息中知道她很慌张!

  母亲的脸很滑,感觉她有意想避开我的双手,但这一避却让我摸到她柔软的耳珠,手指轻轻的揉着,偶尔把尾指挑弄耳洞,一阵的骚痒母亲忍不住笑了『儿……很痒……你的手……放错位置了……!』母亲娇憨的说。

  『妈……我看不到……您带引我的手……吧……!』我说。
  『不……妈……羞呢……!』母亲害臊的说。

  『妈……那我把灯亮了好吗……?』我说。

  『不可以……这样妈更害羞……会害怕跑出去的……!』母亲紧张的说。

  『妈……我不开灯就是……那我就慢慢摸索了……!』我说。

  『嗯……!』母亲以害臊的语气回应我。

  现在我可开心了,我的手可以在母亲身上任意摸索,于是将手指在耳珠轻轻扫了几下之后,便慢慢移到母亲的脸上,摸到母亲高挺的鼻子,母亲的呼吸加促,接着碰到母亲两片珠唇。

  母亲的本能反应马上将嘴唇紧闭,无意中撩起我挑逗之心,于是把中指轻轻在嘴唇之间撩弄几下,想在紧闭的双唇之间找出一条隙缝,果然在我的中指撩了几下之后,母亲的嘴唇微微的张开,我马上把中指从有限的空间慢慢伸进去!

  母亲不敢张开口说话,怕我会将整只手指伸进去,只能发出喉声想阻止我,这几下的声音有如小凤阿姨的轻吟声,不禁使我更加的兴奋,中指继续挺进母亲的嘴里,虽然碰到坚硬的牙齿,但我可没泄气仍然从想从牙齿隙缝中挺进去,可能母亲过份紧张,我的手指找到少许空间于是便伸进去,母亲怕咬到我的手指,终于把嘴巴悄悄张开了!

  母亲的嘴巴含着我的中指,手指碰到一条湿滑的舌头,不知道母亲是有意还是无心之下,竟然用舌头挑弄我的中指,我的中指向四处乱挑,母亲紧张把我的整只中指含在嘴里,激烈不停的吸吮!

  正当母亲投入而发出吟叫声的时候,突然醒觉似的,张开嘴巴把我的中指吐了出来,然后把头转开逃避我的手指。

  『儿……你快点……我的心很慌……怕……!』母亲抖着的语气说。

  『妈……对不起……您别慌……需要休息一下吗?』我安慰母亲说。

  『不用了……!』母亲小声的说。

  『妈……我们继续……好吗……?』我问。

  『好的……你别戏弄……妈……了!』母亲羞羞说。
  我不想母亲再次受慌张,于是继续找寻母亲衣上的钮扣!
  我的手继续在母亲的颈沿下,双手搭在母亲的肩膀上,母亲和我的心情一样紧张不停的加促急跳,为了不想母亲过于紧张,我把动作暂时停顿!

  『妈……我不知道您衣上的钮扣在哪……我怕会摸错部位……?』我说。

  『这……这……!』母亲支支唔唔的说。

  『妈……您带引我的手好吗?』我再一次的问。

  『儿……妈……羞……你自已找吧……!』母亲小声的说。
  『妈……我怕我会摸错部位……求您可别生气……!』我体贴的说。

  『嗯……知道了……妈不说了……!』母亲害臊的说。
  我的手从母亲肩膀慢慢开始往下移,每移一寸我的心就重重的跳一下,我强行抑压内心的冲动和兴奋,虽然我全身赤裸但却没有丝毫寒意,反而觉很全身发热且不断的滚烫起来!

  我的右手沿着母亲的胸脯下摸索,我明知这一处肯定没有钮扣,只有涨起的乳房,我的手指已经碰到小部份有弹性的胸脯,沉重的手指以轻慢的手法继续沿下,终于触到弹性极强的半边乳球了!

  母亲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当我的手指碰到乳罩的边,母亲紧张捉着我另一只手,当我的手指和掌心握着母亲整个乳房时,母亲禁不住叫了出来!

  『啊……儿……不……这不是钮扣……你找错部位了……停……!』母亲叫了出来!

  可是母亲的惊叫已经迟了一步,我的手掌已经紧紧握着母亲的乳房,当她的手想移开我的手,却变成把我的手压在乳球上,我趁机揉搓几下!

  『啊……!』母亲不禁又叫了一声!

  『妈……的乳房真的很大……而且弹性十足……!』我内心暗中赞了一句。

  趁着母亲的手压着我的右手,于是我将左手快速的摸到另一边的乳房上,重重的揉搓几下,母亲被我这次的突系把叫声也变了!

  『噢……儿……别逗妈……了……!』母亲似哀求的说。
  『妈……对不起……房间黑……我看不到……!』我说。
  『你……哎……我不说了……!』母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怕母亲会腰斩以下的交易,于是把手指移到中间捉着钮扣。

  『妈……我开始脱了……!』我小声在她耳边说。
  『嗯……你……快点……妈……好紧张……!』母亲再次镇定的说。

  我小心翼翼将母亲身上的钮扣一粒一粒的解开,这份刺激真是难忘,原来我的手已经不停的冒汗,当解到第三粒钮扣时,我差点忍不住要亲在母亲的乳罩上,幸好自已有足够的定力,总算没吓坏母亲!

  母亲一件上衣终于如愿的脱了下来,原本我想把母亲的胸围先解了,但怕她赤裸上半身,心理上会害怕而逃跑,于是决定还是把裙脱了再说。

  我的手继续往下把裙的扣也解了,接着拉下拉链慢慢蹲下身体把裙拉了下来,在我面前是母亲的内裤,我马上将手移到内裤的橡筋上,另一只手在内裤外摸索内裤的款式,果然是一件新潮性感的内裤。

  此刻体内的欲火已经不允许我放慢动作,马上扯下母亲那件窄小的内裤,母亲突然紧张的把双腿合了起来,使我的动作中途被逼停止。

  『妈……!』我的头向上望着母亲。

  合闭了双腿又怎能把内裤脱下呢?母亲只好将腿慢慢的张开了!

  我的手将内裤拉下的时候,发觉母亲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

  母亲的阴户就在我面前,想起舅妈的阴户不知道谁的会比较美呢?即然刚才已经亲了舅妈的阴户,母亲的也应该亲一下,随手伸到母亲的阴户旁,碰到阴毛之后,便把头凑了过去,深深的在母亲的阴穴上送上一吻!

  这就是我出世的地方,我曾经藏在里面整十个月,现在终于有机会看到我的故乡,一时感触把嘴唇紧紧的贴在阴毛堆中不停的狂亲,舌头更伸了出来在小溪拼命的舔,母亲的手按着我的头想推开我,可是母亲的臀部被我紧紧的扣着,她想逃避也逃避不了!

  『儿……别这样……妈……受不了……你停……啊……!』母亲喊说。

  母亲不停的摆动身体,我怕母亲会把阴户移开,只好将嘴唇紧紧贴在阴核上,我也不知道是亲还是吸?只想把滚烫的阳具插进母亲的阴道里!

  母亲的身体放软却拼命的叫喊!

  『啊……儿子……快起来……饶了妈吧……!』母亲不停的叫着。

  母亲的淫水不停的流出,我满脸都沾上从母亲密桃流出来的密汁,使我更加的狂野更加的粗暴,正想把母亲压在床上霸王硬上弓的时候,突然听到母亲的哭声!

  母亲的哭声给我带来了惊吓!

  我马上起身而霸王硬上弓的念头打消了!

  『妈……您怎么哭了?您是怪我无礼吗?刚才我看见自已出世的地方,一时失了理性,妈……对不起……!』我忙向母亲道歉!

  『儿……我……我……!』母亲说到一半不想说了。
  我见母亲如比伤心,马上用手指擦干母亲脸上的泪珠。
  『妈……对不起……!』我在母亲耳边体贴的说。
  母亲听了我道歉后也把哭泣声收了。

  『儿……妈没事了……你继续吧……!』母亲说。
  幸好母亲能急时收覆心情,要不然我可真是失败呀!
  一时的冲动不但令母亲痛心的哭,差点把日后的机会也丧失了!

  听见母亲叫我继续,不知道是否叫我继续亲她的阴户呢?我还是不敢乱来了,我想起母亲的乳罩还没脱,干脆脱了乳罩再说吧!

  刚才舅妈乳罩的扣在前面,我想母亲也会是一样吧,于是将手伸到母亲双乳的中间底下找寻乳罩的扣子。

  『儿……扣在后面……妈自已……脱吧……!』母亲羞着说。

  『妈……让我来……刚才舅妈的扣在前面……我以为您的也是一样……!』我说。

  『傻孩子……有几种款式的嘛……!』母亲小声的说。
  『儿……扣子在你前面……会脱吗……?』母亲转了身背部向着我说。

  我摸到母亲滑润的背肌,马上将乳罩的扣解了!

  『妈……解了……!』我说。

  母亲知道我解了乳罩的扣便把身体转了过来。

  『妈……我想您此刻一定很美了……可以让我亲您一下吗?』我拉下母亲的乳罩说。

  『这……好吧……!』母亲害臊的说。

  母亲现在真的是一丝不挂的和我一样了,听到母亲答应肯让我亲,马上双手环抱着她,把嘴唇印在母亲的珠唇上,舌头已经放肆的挑进母亲的嘴里,不停的逗着母亲的香舌!

  母亲的舌头像小蛇般的灵活,不但不退缩反而向我的舌头挑弄着,我和母亲唇对唇的热吻起来,彼此都不让步,可能母亲认为接吻不会出事吧!

  越吻越激烈之下,我把母亲整个身体紧紧的贴在我身上,母亲身上润滑的肌肤使我全身发热,下面的阳具火烫的挺着,现在正顶在母亲的阴穴上。

  母亲发觉我的阳具顶着她的阴穴,急忙把手往下一探!
  『你……怎么没穿衣服……?』母亲惊吓的问。

  我不想再和母亲说什么了,马上利用嘴唇把她的樱桃小嘴封上,下面的龟头不停的磨擦阴毛中的嫩豆,母亲不断的反抗想挣脱我的拥抱,但她的阴户却没逃避之意,还自动配合龟头给她阴户的磨擦。

  我把强而有力的臂弯,紧紧的搂着母亲,吻着母亲的耳珠,母亲经过强烈的反抗后,已经开始将身体放软,我的手也移到母亲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搓,母亲的乳头也在我掌心下顽强的挺起,始终不肯软下来!

  『文……你停……我受不了……下面……很烫……啊……!』母亲开始忍不住的吟叫起来。

  『妈……您把脚……张开一点……可以吗……?』我一边亲母亲的耳珠一边说。

  母亲好像很听话果然把腿张开了少许,也许母亲已经堕入意乱情迷的状态中。

  我的阳具终于可以穿过两腿在中间磨擦,虽然不能插进母亲的洞里,看情形母亲等会肯定会受不了,到时她便会自动把我阳具套进去!

  心急之下还是不想等母亲作主动了,干脆自已找洞吧,我的手扶起阳具想从母亲阴道的洞插进去,可是试了很多次都找不到洞口,越来越急的情况下,逼不得以想把母亲推到床上!

  『妈……我插不进去……我想……!』正当我想叫母亲上床的时候,母亲突然把一只脚架在床边,我手里的阳具感觉好像有了一个空间,于是急忙的把龟头塞进去,由于母亲的阴户一片湿滑,很容易便溜了整个龟头进去!

  『啊……儿……你……啊……很烫……噢……!』母亲忍不住叫了出来。

  正当我想把阳具插进去的时候,母亲一声惊叫用力的推开我,开了房门衣服也不穿的冲了出去,我被母亲这个动作吓坏了!

  舅妈看见母亲赤裸着身体从小文的房间跑出去,于是惊慌的跟了进去。

  『妹……快……进来房间……!』母亲哭着说。

  舅妈快步的走进房间。

  『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您会哭呢?』舅妈问。
  『妹……别说这么多……快拿给我……现在我很需要……!』母亲急着说。

  『姐……你要什么呀……?』舅妈不解的问。

  『我要……你那那支……假阳具……快给我……!』母亲哀求的说。

  母亲说完背朝天的躺在床上,她把枕头放在她湿淋淋的阴户上,阴蒂不停的打圈磨着枕头,双手挤着胸前的大奶,身体像水蛇般不停的扭动,口中兴奋喊出浪吟声!

  『嗯……嗯……妹……快点……!』母亲闭着眼间不停的吟叫!

  舅妈看见母亲失控的不停用阴蒂磨擦枕头,知道她此刻十分的需要,她不敢怠慢的马上打开柜门,把几支的假阳具都拿了过来。

  『姐……拿来了……!』舅妈拿着假阳具说。

  母亲见到假阳具便发狂的抢了过去,急忙张开双腿把粗大的阳具,便往阴穴的小洞里插进去!

  『嗯……啊……嗯……噢……!』母亲直吟叫着。
  舅妈看着母亲急切的插进阴道里,这一幕若非真的亲眼看见,肯定不会相信。

  母亲的脑海里不停浮现小文的样子,不停想着小文的阳具当时插进她阴穴的情形,那种无比兴奋的感觉,至今还停留在她体内,现在她当假阳具是小文的阳具,不停的一边扭弄乳头,一边拿着假阳具使劲的抽插,穴内的淫水不停的涌出来,使她每一下都插到了谷底。

  『啊……小文……插得好……嗯……!』母亲不停的叫。
  舅妈见母亲如此消魂便让她独自享受,自已跑去问小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舅妈走进小文的房间想问个明白,走进小文房间的时候,便看见小文赤裸里的坐在床边,那条阳具还高高的挺着,舅妈自已看了不禁脸也红了起来。

  『小文!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你快穿回内裤别把这个东西露出来呀!』舅妈眼睛不停望着阳具说。

  『舅妈!我不知道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我拾起母亲的内裤穿在身上不解的说。

  『哎呀!怎会如此的呢?你母亲竟然衣服也不穿的跑出去,肯定你得罪她了吧?是不是你强来呀?』舅妈说。

  『舅妈!我那敢强来呢?我已经很小心处理了!』我说。
  『小文!即然这样你母亲怎会变得如此冲动呢?』舅妈说。
  舅妈看着小文的阳具仍然挺起,肯定他没有和母亲做爱,但事情又怎会变成这样呢?

  舅妈仔细的想觉得小文的母亲,可能是接受不了乱伦的心理,所以才会转身跑了出去。

  『小文!我还是看看你母亲情绪怎样了?』舅妈说完便转身走出房间。

  我舍起母亲的衣物不停的嗅着,独自在想母亲到底为何会这样呢?是不是自已太心急了呢?手弄着沾满母亲淫水的龟头,不停的问自已还有下次的机会吗?

  舅妈走进房间的时候,母亲的高潮正好出现!

  『啊……小文大力……插……啊……妈快来了……快……对……啊……妈要……泄了……噢……好……来了……啊……妈……给你害……死……了……!』母亲吟叫着。

  母亲的高潮出现,她马上急忙的把假阳具抽了出来,然后将阴户压在枕头上,全身不停的抽蓄且喘着大气,最后身体软洋洋的大字型躺着,半开媚眼朝思着。

  舅妈知道母亲已经泄了,于是上前追问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舅妈问。

  『妹!我……刚才……太激动了……一时控制不到情绪,吓到惊慌失措,所以不顾一切的跑了出来!』母亲说。

  舅妈用纸巾帮母亲清理阴穴,母亲全身发软的大字型的躺在在床上,任由舅妈为她善后,当纸巾碰到母亲的阴蒂,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

  『姐……您很兴奋呀!』舅妈笑着说。

  『妹……别笑我了……正常反应嘛……让我自已清理吧……!』母亲羞怯的说。

  『姐!让我来行了!您刚才是受了什么惊慌呀?』舅妈关心的问。

  『妹……小文……他……吓死我了……!』母亲说到一半又把头扑在枕头上说不出。

  『姐!您不说出来我怎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舅妈追问说。

  『妹……小文……他……插了……进来……!』母亲害臊的说。

  舅妈听了脸上露出奸笑……

  『姐!这是件好事呀……您为什么会怕呢?』舅妈不解的说。

  『妹……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辨好?所以从房里急忙跑了出来!』母亲急着说。

  『姐……小文真的全部插进您里面了?小文他有射精吗?』舅妈紧张的问。

  『妹……我不知道小文是否整只插了进来?感觉上好像插进了一点点……但我肯定他没有射精!』母亲说。

  『姐!这有什么好怕的呢?您不是正需要这样吗?』舅妈笑着用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说。

  母亲不好意思的移动一下身体!

  『我从来没想过小文的阳具会插进我阴户里!』母亲说。
  『姐……您试过小文的阳具之后感觉怎样?够大够粗吗?』舅妈问。

  『妹……当时我太过紧张了,好像有碰过一次,他那个确实够大够粗,当时我的心太慌了,没有认真看清楚!』母亲脸红的说。

  『姐!您在小文房间里,有试过高潮吗?有泄了出来吗?』舅妈问。

  『妹……没有……其实吃完饭后我在浴室自已弄过一次,弄了半天都泄不出,刚才在小文房间差点给他亲了出来,最后我理智的把他推开!』母亲说。

  舅妈听到母亲说差点给小文亲了出来,不禁又笑了出来。
  『小文他亲了您那里呀?』舅妈故意作弄母亲的说……
  『妹……你明知故问当然是……这里啦……!』母亲脸红的指一指阴户说。

  『姐!其实小文今天所做的一切,不是您长久期待会发生的事吗?我觉得并不是您说得那样可怕,您仔细想想事情进展到这个阶段不好吗?』舅妈说。

  母亲仔细的想舅妈果然没说错,脑海中一直幻想的事,今天不是实现了吗?这也是一直期待会出现的事呀,可能这件事突然出现,心理上一时接受不了,所以才会心慌逃跑,怪只能怪自已胆小而误事感觉很可惜!

  『妹!小文现在怎样了?被我吓坏了吗?』母亲想起小文紧张的问。

  舅妈听见母亲关心小文后,知道母亲的心里始终放不下小文。

  『姐!小文可被您吓坏了!独自一个人在房里发呆!』舅妈吓着母亲说。

  母亲脸色一变!

  『妹……这该怎么好?』母亲紧张的问。

  『姐!让我过去看看小文他怎样了?』舅妈说。

  『妹!谢谢你!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安慰小文叫他不用怕!』母亲害羞的说。

  『姐!我知道了!那我先过去看小文了!』舅妈说完便走了出去。

  母亲一个人睡在在床上,脑海里不断回想刚才在小文房间里的情形,当想到小文的阳具插进的一刻,下体的阴穴有如万蚁在爬动似痕疗无比,手指不知不觉的沿下到芳草之地,喉咙也配合手指弹起轻快曲调而哼起无字吟声,突然看见那只湿淋淋的假阳具……!

  我手拿着送给母亲的乳罩和内裤,一直在舅妈房间门外等候,看见舅妈走出来马上走过去。

  『舅妈!母亲怎样了?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紧张的问。
  『小文!你母亲没生你的气,只是过于紧张惊慌而跑了出来,现在没事了!』舅妈脸上露出笑容说。

  我听了后心总算定了下来。

  『舅妈!这份礼物我是否该拿进去给母亲呢?』『嗯……我陪你一起进去,免得你们两个对着哑口无言!』舅妈想了一会说。

  『舅妈!谢谢您了!』我感谢的说。

  当我们开门进去的时候,看见母亲赤裸身体大字形的躺在床上淫叫!

  『啊……噢……噢……舒服……嗯……!』母亲手里拿着一只假阳具在阴穴上抽插着。

  当她回头发现我们进来,吓得惊慌失色!

  『你们快出去!小文别进来!』母亲把头转向另一边喊着说。

  正当我想走出房间的时候,舅妈拉着我的手示意我别走,还牵我的手到床边坐下,母亲的脚想找被单遮掩身体,但她早已经把它踢下地面了,母亲只好用背部对着我们,而把枕头遮掩她的臀部!

  『姐!您就别再害羞了,我们三人还有什么需要怕的呢?』舅妈说。

  母亲没有回答舅妈,但身体仍然不停的发抖!

  『小文!过来帮帮你母亲!』舅妈把假阳具递了给我。
  『妹……你……怎么……能够叫小文……他……哎……别……转我的身体……!』母亲慌张的说。

  舅妈的手把母亲的身体强行转了过来,她一只手忙揉着母亲的乳房,另一只向我示意快点行事!

  『姐……您想小文再次受到惊吓吗?现在的情形不是您一直想出现的吗?』舅妈在母亲耳旁小声的说。

  母亲听了后脸上呈现一片红霞,双手紧紧遮掩着脸部!
  我看见母亲没有出声抗议,于是马上转过身体拿起假阳具,便在母亲的阴核上撩弄,母亲的腿原本是紧闭着,但给我手上的假阳具搓了几下,双腿慢慢的张开了!

  我看见母亲阴穴湿了一片,拨开阴毛隐约看见一条嫩红的小道,上面还有一粒吊钟型状的小豆,我终于忍受不了母亲阴穴的诱惑,马上把头凑了过去,张开嘴巴把那粒小豆含进嘴里!

  『啊……小文……你做什么……啊……嗯……别亲我……下面……羞……我不要……呜……你快走……不要……呜……!』母亲哭着说。

  我听见母亲的哭声想起身就走!

  舅妈看见我想起身,忙把我的头按在母亲的阴尸上,不让我把头抬上来,我只好继续的亲,偶尔伸出舌头舔了几下阴核,母亲嘴里虽然叫我别亲,但她却把阴尸顶在我的嘴上,双腿还不停的张开,淫水更是不停的涌了出来!

  『你们不要这样……不……我接受不到……呜……别折磨……我……呜……!』母亲哀求说。

  『姐……您别想这么多……享受嘛……!』舅妈安尉母亲说。

  我继续加强舌头的挑逗,双唇含着阴蒂不放接着还强劲的吸,母亲的阴蒂被我吸了几下,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个颤抖,身体的扭动变得更加剧烈!

  『啊……啊……小文……啊……妈……难受……别亲……快要丢了……啊!』母亲不停的叫!

  舅妈见了叫我把假阳具插进去,我想将自已挺起的阳具插进去,但我怕母亲又会发脾气,而不敢自作主张,只好抑压内心的欲火,把假阳具沿着洞口慢慢的插进母亲阴穴里,母亲狂扭着身体,双手紧捉着床单不停的作出挣扎『啊……啊……插进来了……啊……呜……真……的……啊……!』母亲扭着乳头喊着说!

  终于整只阳具一下一下的插了进去,母亲配合我的动作,摆动臀部来迎顶溪内的巨物,每一下的抽插都让母亲兴奋的大声喊叫!

  『啊……小文……啊……啊……好……我快……要泄了……啊……来了……!』母亲喝斯底里的仰天大叫!

  母亲的高潮终于降临了!

  我看见母亲脸上两行眼泪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于是拿起纸巾替母亲善后,接着把我送的乳罩和内裤为她穿上。

  『希望妈您会喜欢我这份礼物!』我替母亲盖上被说。
  『小文!乖!妈很喜欢……谢谢你!』母亲脸红的说。
  我为母亲穿上亲手送给她的乳罩和内裤之后,正想走出房间却被舅妈喊住了『姐!您就让小文这样离去吗?』舅妈问。

  『妹!你想我怎么样呢?』母亲紧张的说。

  舅妈露出慌张的神色坐立不安!

  『姐!你没看见小文的阳具仍然挺着的吗?』舅妈问。
  母亲听到舅妈这番话很难为情的点点头!

  『姐!您应该为小文好好想想呀!』舅妈说。

  母亲脸红的望着我,从她的神态可以看出她有一股冲动想为我做点什么的,她只是没勇气踏出第一步,我正在想会不会是舅妈暗示我要大胆表白呢?

  母亲终于向我说了!

  『小文!为什么你还穿着我刚才脱下的内裤呢?这件内裤已经湿透难道你没有我的内裤了吗?』母亲羞怯的说。

  母亲这个表情太迷人了!

  『妈!我就是喜欢它湿,因为代给我一种亲切感,只有沾上这些水才会有真正的感觉,妈!您的内裤每一件也是我的喜爱!』我低着头说。

  母亲听了我这番话双手激动紧紧的捉着床单!

  『小文!你走过来妈这里让我看看内裤到底有多湿!』母亲大胆的说。

  我移步向前走到母亲的面前,母亲躺在床上而我站在床边,这是我的阳具第一次接近母亲的脸孔,望着母亲的小嘴和洁白的牙齿,使我有一股冲动想冒险把阳具穿过母亲的牙齿,送到她暖暖的嘴里!

  当母亲的手指想碰我的阳具时曾经犹豫了一会,最后母亲是作了一次深呼吸才敢捉着我的阳具,她用她长且细的手指摸了摸我的内裤!

  『妈!干了是吗?那种感觉好像消失了!但我会再用清水沾湿它,当作是母亲的那种水,我很珍惜那种湿变干的感觉!』我说。

  母亲变得很大胆的望着我,也许她感到吃惊为何我会如此大胆的说这一番话?

  『如果是妈的口水你也会喜欢?』母亲羞怯的说。
  我听见母亲说口水难道真的会是口水?

  『只要是妈身上任何一种水我都会喜欢,只要不是泪水就行!』我激动的说。

  母亲用手抹了眼角渗出的泪水!

  『小文!妈有了你便不会有泪水!』母亲激动的说。
  母亲说完终于她把嘴上的薄唇印在我的内裤上,她激烈的动作且张开嘴唇,把内裤和阳具都藏在她的嘴巴里!

  母亲这个动作使我全身发热滚烫起来,阳具似乎想撑破蕾丝的束缚,不停的一次又一次的挺起,我从未见过阳具会如此激动!

  我感觉母亲的舌头像小蛇般的灵活,她故意将舌头沿着内裤的边偷偷挑进去,故意用她灵活的舌尖去碰我的阳具!

  母亲的舌头在我内裤里继续的向前舔,终于舔到我的龟头上,我偷偷用手把内裤拉下一点,母亲用眼角偷望着我,此刻我和母亲的视线相投,当我偷偷拉下内裤的一刻,她也将我的内裤偷偷拉下,最后一条窄小的内裤合母子之力终于拉下了!

  母亲的嘴巴真正含着我的阳具!

  我以感激的眼神回报母亲的恩泽,母亲也大方的偷偷拉下身上的被单,一对丰满的大乳若隐若现的出现,使我精神大振!

  我的双眼紧紧扣着母亲的胸部,她另一只粉滑的大腿也偷偷从被单中伸了出来,母亲故意撑起大腿,让我的眼睛透过被单的空隙,看见她身上那秘密的禁区,是黑色的禁区!

  滚烫的阳具被母亲湿滑的小嘴吞吐着,很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套着,灵活的舌头顶着火烫的龟头,只可惜她的小嘴始终藏不了我的庞然巨物!

  母亲极力尝试把我整只的阳具藏在她迷人的小嘴里,可是阳具的长度被逼母亲放弃原想要做的动作,母亲经过一阵的吞吐后终于疲倦投降了!

  我的阳具仍然高高挺着!

  『妈!对不起!可能太长不能让您完成心愿!』我说。
  母亲移动了一下身体,让我清楚看见两粒嫩红的乳头,而且是充满生命力且会挺硬的乳头,我的眼睛盯着不放,我是在保护它还是想补捉它呢?

  『小文……亲亲它……!』母亲发出一种诱人的莺语。
  我的头不由自主的迎上前,用我暖暖的嘴唇保护它,母亲的乳头生命力极强,它不停的在我嘴里涨大挺硬!

  『小文……揉……它!……』母亲再次发出施令!
  我的手马上握起又柔又弹的滑乳,36C的乳房确实令人着迷,揉搓几下之后母亲终于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吟叫声!

  『啊……小……文……嗯……好……啊……!』母亲不知不觉中发出吟声!

  原来母亲向我发出的吟声是如此的优美,母亲的双腿再次引诱我去抚摸,我的手在母亲的滑腿上不停的抚摸,只是没勇气走进粉腿的禁头!

  母亲双腿的动作越来越明显,一只温柔的小手把我这粗野的手掌带到双腿的禁头,是禁区是原始的禁区,更是我的故居!

  原来母亲的禁区已经泛滥成灾,如洪水瀑发过一样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想看母亲羞怯的脸孔,想看母亲娇憨的神态,我把头慢慢移到母亲的脸额上,我的嘴唇对着母亲的嘴唇,正想问她可以亲吗?母亲已冲动的亲了过来,两人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谁也不想放弃谁,舌头更不停的向对方挑逗,此刻无声胜有声!

  突然!我感到龟头碰到野草的的磨擦,使我的龟头感到痕痒!

  『小文……怎么啦……?』母亲发觉我动作有异。
  『妈……我下面被您的……毛……弄到很痒!』我小声的说。

  母亲迟疑了一会!

  『那你想不想躲进没有毛发骚到的地方呢?』母亲脸红的问。

  我激动呆着不会回答而望着母亲拼命的点头!

  『妈……您真的肯让我放进去?』我颤抖的问。

  母亲的双腿向两旁大大的张开!

  『你……说……呢……?』母亲害羞把头转到另一个方向说。

  我太高兴了!我终于征服母亲了!

  我的吻像下雨般不停的洒下,激动令我马上将阳具顶着母亲禁区的洞口!

  『啊……进……了……小……文……你终于……进来了……!』母亲紧紧的搂着我说。

  『妈……谢谢……您……!』我在母亲的耳旁说。
  我的阳具在湿滑的小道上慢慢的挺进!

  『小文……别……太快……我很久没做……过了……慢慢来……!』母亲害臊的说。

  『妈……我会慢慢的……这条路确实很窄……!』我说。
  母亲听了双手猛拍打我的背肌,母亲像小孩一般的天真,我的阳具终于回到我的故居,我珍惜它爱惜它,每一下的抽送都让母亲喊出诱人的吟声!

  『啊……嗯……快动……嗯……我要……弄进一点……噢……好……!』我的抽送引出母亲隔别多年的呻吟声,现在我俩激烈的抽送和迎顶,每一下都让我和母亲感到兴奋!

  『啊……文……快……妈……就快……来了……怕……就……来了……嗯……怕……!』母亲激动的别着。

  我加快抽插我要母亲得到快乐!

  『妈……别怕……有我……在……!』我紧紧的抱着母亲!
  母亲身体突然颤抖双手把我抱得紧紧的!

  『文……妈……来……啊……啊……啊妈……泄……了……啊……抱紧我……快……!』母亲紧张的叫。

  我紧紧的拥抱母亲!

  母亲的阴穴颤抖之后,紧紧的吸着我的龟头,我感觉有一阵酸溜溜的感觉,涌向我的龟头,这一刹那的快感把我体内浓浓滚烫的浓精,全部射到我的故居了。

  『文……啊……好久没试……过这种……情形了……啊……!』母亲仰天大叫!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