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母亲的性爱史

  这里要说一说我家的故事,说我的妈妈,有关她的感情史。妈妈叫李燕,有人登记名字的时候也误写作艳,这个名字于是也留传下来,仿佛别名的样子。其实两个名字,无论燕还是艳,都生动的表现出妈妈性格的不同方面。妈妈既有像燕子一样活泼可人的一面,也有艳丽迷人的一面。妈妈来自东北,皮肤白嫩柔滑,身高1米68,丰乳肥臀,有外国内衣模特一般的身材,特别是屁股,浑圆,肥熟,像鸭梨的底部,女人味十足。后来我才发觉,东北是新开发区,物产丰富,土地肥沃,而且地广人稀,所以孩子发育期营养很好,山东河北的移民到了那里,不用三代,人就发育的很充分,妈妈便是典型,年轻时,美妙的大屁股就像吹得鼓鼓的气球,30岁甫过便更加肥美圆熟了。 

  那时从东北有很多人来到我们大西北这里建工厂,高高的化工厂和炼油厂建起来,他们也就留在了这里,扎地生根,妈妈便嫁给了我的爸爸,我爸爸家是世居陇上六郡的本地人,然后在26岁的时候妈妈生了我。东北的姥爷和姥姥一起努力,给世界上带来了六朵姐妹花,最后尾才得了个儿子,就是我舅舅,姥爷疼爱舅舅,把他留在东北身边,六朵姐妹花一手撒开。 

  那个时代轰隆隆的,上山下乡,三线建设,毛主席的话一呼百应,六朵姐妹花里的五朵就相继来到了金城,对了,金城就是陇上六郡之一的西凉故地,清清的黄河在这里如带穿过,这里是我的家乡。而妈妈就是这五朵里最嫩的一朵,排行老六,我的姨表哥姐们都管我妈叫“六姨”,有的表哥也亲切的叫“老姨”,我后来觉得,东北话里,这个词蛮有暧昧味道的。五朵鲜花明艳动人,怎能没人摘采,没人动心,很快,从二姐到五姐都嫁了人,唯独我妈这个六妹,还住在二姐家里不肯出阁。不消说,妈妈是五姐妹里最雪白最丰满的一个,虽然脸蛋不如二姨漂亮,但妈妈性格开朗活泼,又温柔懂得贴人心,所以一般人都说妈妈最漂亮,就是这样,向妈妈求婚的人也越来越多。 

  那个时代,虽然包办婚姻废除了,姥爷远在东北,也管不着闺女的婚嫁,但完全自由恋爱而成婚的还是不多,大多是组织或者亲人帮着介绍,见面相相亲,说说话,说得合了就结婚,从头到尾过程很快的。其实相对象前各种条件就已经考量好了,只要去相,问题就不大,在这里有没有共同兴趣爱好人生理想的,倒不是看对象的重点,重点是成分资历,政治面貌,和干部工人级别。在那个时代,党员就比群众诱人,干部当然比工人诱人,总之,当了党员就意味着前途无量,不是党员就差很多,话说回来,那个时候入党很严的,也不像现在这样满街可以买。党员,妈妈的四姐和二姐把我爸介绍给妈妈的时候,考虑的就是这一点,尽管那个时候我爸还不是干部,名不见经传,只是精工车间的一个工组的小组长,也就是几个工人的小头,也得上机床的。 

  这回妈妈也是同意,一则是妈妈也不小了,23岁,那个时代还不结婚算很稀少的了,二则是一天到晚迷信党员老公幸福必胜论,妈妈也为这个党员动心了吧。至于爸爸,这次也没有再挑三拣四,一下就看中了妈妈的原因,则就是妈妈那丰满的肉体了,特别是妈妈的大屁股,一定深深吸引了爸爸的心,世代生长在陇上的男人们,很少不为东北女人那雪白丰满的屁股动心的。 
虽然西凉的女人也美也白也丰满,甚至不比东北女人差,但西凉的自然条件注定太阳光很直接,极伤人皮肤,西凉的人文经济,又相对贫瘠,从而决定了西凉的女人们要更多室外的辛苦劳作,受紫外线的激照,从幼年开始,长期下来,脸上便形成无法蜕去的红皮肤,俗话叫“红二团”,使得无论多美的女人一下土气起来,再加上基本不受教育,气质更无,这样自然比雪白晶莹的东北女人差了一个档次。 
我的爸爸当时于是一下就拍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我的妈妈在姐姐的鼓舞下也跃跃欲嫁,于是婚礼很快到来,爸爸终于得到了那丰满的肉体。 

  不过事后证明,严格说是婚后几十年的生活证明,爸爸妈妈这样草率的与对方结婚是不明智的,首先两个人的性格、兴趣、爱好,其次再到差距甚大的语言生活饮食习惯,最根本还是对生活的态度,爸爸和妈妈相差太远了,以至于一辈子的时间,都很难磨合。吸引两个人的,只是妻子的肉体和丈夫的地位罢了。当然,从有了我之后,我则成了联系两个人的一条重要线索了。给妈妈介绍对象的二姨和四姨当然不管这么多,而且还居功自傲,毕竟她们自己的丈夫还不是党员,而把一个珍惜的未婚党员介绍给妹妹,这两个姐姐当然对婚姻寄予厚望。同样婚后的几十年证明,两个姐姐的期望值超值得到了,爸爸不愧对那个时代珍惜党员的名望,婚后平步青云,凭着老成能干和几分狡诈,爸爸没有用多久的时间就完成了三级跳,从组长到主任,从主任到科长,从科长到副厂长。在国营大厂,副厂长的级别已经不低,爸爸如果不是经历后来的一段婚外情和挫折的话,完全可以在北京总公司里坐堂的,当然,这是以后的事了。 

  丈夫是副厂长,这给妈妈实际上带来了很多很多的方便和好处,尽管妈妈很少主动意识到这一层关系,作为副厂长的妻子,谁敢不给妈妈一个面子一些优待呢,不知不觉中妈妈的工作岗位从机床调到了办公室,妈妈成了车间里的文员,这是一个车间里最轻松的工作,只得两份。当其它男工女工在噪音机床边一天挥汗如雨8小时的时候,妈妈却在办公室里靠着风扇喝茶水聊天,而妈妈的工资还比他们高,因为文员算是干部的一种,看,其实,这也就是幸福,二姨和四姨的眼光也没有错,嫁给一个前途无量的党员老公后,妈妈不再是汗水蓝领,从此上班生活轻松愉快。轻松愉快之外,文员的工作也给妈妈的保养提供了大大的便利,不像一般蓝领女工,早早就卸去青春光采,妈妈美丽依旧之余,更添成熟风韵,常坐少动,也在妈妈下体增添了一些迷人的脂肪,修长的大腿更加肥实,丰满的屁股更加透熟欲滴了。 

  可是,爸爸妈妈的婚姻,介绍对象的后果,两个人彼此都不了解对方就结婚的后果,婚姻遇到了问题,爱情没有培养出来,怨气和矛盾却一天天放大了。爸妈婚后的生活,在职场上两个人都很顺,主要是爸爸顺,和爸爸一个工厂的妈妈当然也就跟着顺,对于初中毕业的妈妈来说,做到文员,管理一二百号工人的工资资料等等,这个工作真是其它女人烧香也求不来。 那个时代男人受教育都很低,更别说女人了,大部分女人,都只得做工人,在机床锅炉边磨掉自己的青春,虽然她们中不乏惊世的美女,如果放在今天早就傍上大款高官和老外了,但在那个时代,没得选择,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妈妈嫁了个老练能干的丈夫,一辈子在工作上都没怎么遇到难受和挫折。 

  可人就是不懂得满足现状,妈妈似乎从来也不愿意主动去意识这一点,而是和爸爸的家庭矛盾越来越大,逐渐升级,直到我8岁那年,达到第一次小顶峰,两个人提出闹离婚。要说我的父亲,职业场上能力挺强的,老成,干练,又有几分狡诈,而且专业技术也过硬,别的男人都服气他,爸爸出身的精工一车间里,和爸爸关系铁的哥们很多。但不知为什么,爸爸在对付女人上却不像别的男人那样得心应手,爸爸的晚婚,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有的男人别看立地没几尺,但特别会讨女人欢心,变着法的让女人开心,女人往往就迷了眼,跟了他,爸爸这方面就比较差,特别是不懂体贴女人的心理,而我的妈妈,性感娇艳的女人,心思就特别丰富多情,需要丈夫的用心呵护,于是两个人就形成巨大的剪刀差。 

  新婚燕尔还好一些,日子久了,越来越积怨重重,加之爸爸是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用今天的话说是情商低吧,所以一场激烈争吵后,爸爸一时生气打了妈妈耳光,妈妈哭了一宿,当时就提出离婚。那个时候,我8岁,妈妈就把我抱到本来是她和爸爸的席梦思床上睡,我哪里睡的好,当然是被父母吵架吓哭了,妈妈也哭,爸爸气得甩门而走。  我哭着哭着停了,妈妈也哭呀哭呀哭累了,躺在床上仰面看着天花板出神。还是那张白皙美丽的脸,其实爸爸下手挺轻的,只是威吓意味的一下,妈妈却不干了,也难怪,从小就是幺妹,单位里又没人敢惹得妈妈,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呢。她忽然转头来对我说:“明明,妈妈要和你爸爸离婚了,你跟谁过。” 我那时候才八岁,我也不是天才,我也不早熟,我只想有一个圆满的家庭,我哪里会想那些问题,于是我一下又哭起来,妈妈搂紧我在怀里,说,“和你爸过吧,妈妈会常来看你的,好么?”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