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瓜棚里的乱伦】【完】

  瓜棚里虽然没有被太阳直接照晒着,但也热得难受,感觉空气干得就像划一根火柴都会燃着似的!地里的西瓜快要成熟了,为了防止别人偷瓜,这些天来我一直住在这简易的瓜棚里,白天忍受酷热夜里忍受蚊虫叮咬,真是苦不堪言。但这片瓜地是我们全家的命根子,家里等着这些西瓜上市卖点钱来给卧病在床的父亲看病,这些年来父亲的病已经耗尽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而父亲的病却不见有什么好转。父亲的病是家里巨大的经济负担,如果不是因为给父亲治病花光了家里的钱,我和妹妹都应该和其他同龄的伙伴一样舒舒服服的在学校读书。我还清楚地记得前年高考结束后,我高高兴兴地把大学录取通知书拿到家里交给妈妈的情景。妈妈用颤抖的手握着录取通知书,流着泪看着我说:“阿德,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钱供你读书……。”

  当天就晚上我把那张凝聚着我的心血和希望的录取通知书一点点地扯成碎片,丢在离家不远的那条小河里。我虽然没有继续读书了,但十多年的学习生活却使我养成了爱看书的习惯,在瓜棚里那张用木棒扎成的简易床上,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志和小说,这些书当然都是我从地滩上买的减价书。在看守这片瓜地的这些日子里,我翻来覆去的看这些书打发时间。

  今天的天气太热了,我脱掉了全部可以脱下东西,身上只留下一条黑色的短裤。我躺在自己用木棒扎成的“床”上,拿起那本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成人小说慢慢看起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又一迟陷入了书中描写的那一家人乱伦的幻觉之中。

  “阿德……吃饭了。”妈妈的叫声使我从幻觉中清醒过来。

  妈妈手里提着饭盒,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原来,我在看书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把手伸进了裤衩里握着自己胯下那根硬梆梆的肉棒。我边忙把手从裤衩里抽出来,不好意思地说:“妈,您……您什么时候来的?”说话间,我放下手中的书从小床上跳下来,从妈妈手中接过饭盒。妈妈笑了笑说:“来好一会了……看的什么书啊,……看得这么入迷?”妈妈一面说一面在小床上坐下来,随手拿起那本小说。我心里一惊,想制止妈妈拿书,但转念一想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蹲在小床前把饭盒放在地上小心地打开盖子。饭盒里装的是四季豆煮的稀饭,我端起饭盒坐在地上拿起饭盒里的小勺小心地吃起来。我一边吃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妈妈,发现她坐在小床上拿着我刚才看的那本小说一页一页地翻看。由于我是坐在地上的,妈妈裙子下面两条雪白的大腿正好映入我的眼帘中……。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饭盒里的稀饭已被我吃了个精光,而这时我两腿之间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早已硬得像木棒一样让我难受。我放下饭盒,偷偷脱掉身上唯一剩下的那条裤衩,从地上站起来。

  “阿德,……你哪里弄的这种坏书啊,以后不准……”妈妈发现我站起来了,放下手里的书对我说。妈妈的话只说一半就停下来了,因为她突然发现我竟然赤裸着身子!

  妈妈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吃惊而又生气地说:“阿德,你要干什么?……快把裤子穿上!”

  妈妈一面说着一面就要从小床上下来,我一顾一切地扑上去把妈妈按在床上,随即把手伸到妈妈的裙子下面抓住裤衩往下脱。妈妈奋力反抗着,用双手猛力地推我的胸部,想把我从她身上推开,嘴里不停地喘着气说:“阿德……你……你不能这样……我……我是你妈妈呀!”然而此时的我早已失去了理智,我一声不吭地将妈妈死死地压在床上,用力一扯将她裙子下面的裤衩扯了个稀烂。接着,我强行扳开妈妈的又腿,猛地一下将硬梆梆的阴插进妈妈的体内!

  “啊!……”妈妈悲嚎一声,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床上,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从她的眼眶中滚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将阴茎插入女人的体内,而这个女人竟然是我的妈妈!

  强烈的刺激使我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我感到妈妈的阴道内壁又热又滑把我的粗壮的阴茎裹得紧紧的,而我那硕大的龟头也插到了妈妈阴道的底部,牢牢地顶在妈妈的花心上。我轻轻擦去妈妈脸上的泪水,激动地说:“妈妈,爸爸已经有四年多……没有让你快乐了,今天……就让儿子代替爸爸让你快乐吧!”`

  说完,我抽动着粗壮的阴茎开始了和妈妈的第一次性交。

  在我越来越快的抽送下,妈妈开始呻吟起来。没多久,妈妈伸出双臂将我的脖子紧紧搂住,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张开口一面呻吟着一面不住地喘气。我趁势低下头去用灼热的嘴唇堵住妈妈的张开的口,把舌头伸进妈妈的口中,妈妈的舌头随即伸过来像蛇一样和我的缠在一起。十多分钟后,我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内猛烈地抖动起来。在猛烈的抖动中,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从我的阴茎尖端激射而出,射入妈妈的阴道深处。

  射精后,我把阴茎从妈妈的阴道内拔出来,站在小床前惶恐地看着妈妈。妈妈从小床上下来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默默地提起饭盒走出瓜棚。看着妈妈蹒跚离去的背影,一种愧疚和负罪的感觉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妈妈走后我从地上拾起短裤穿在身上,坐在瓜棚里呆呆地看着天上的云。我的心被深深的愧疚和负罪感煎熬着,我不敢想像妈妈回家后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妈妈会不会把刚才发生的事对爸爸说,更不敢想像生病中的爸爸知道这件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有好几次我想偷偷回家看看,但每次都又退缩了,因为我不敢面对想像中那种可怕的后果。我就这样呆呆地坐着,直到太阳慢慢地落到山的好一边,直到我看到妹妹提着饭盒从远处朝着瓜棚走来。

  妹妹今年十六岁了,正是一个女孩子最爱打扮的年龄,然而是她身上穿着的却是三年前她十三岁生日时妈妈为她买的那件米黄色连衣裙。这件裙子现在穿在她身上已经不合身了,也正是这样一件不合身的裙子反而使她成熟的身体看起来更加轮廓分明。看着妹妹身上这件不合身的裙子,我感到一阵莫明其妙的酸痛。妹妹比我小八岁,是典型的计划生育产物,当初父母为了生她,还被罚了一千多元钱。也正因为这样,她从小就被父母宠着,如果不是因为爸爸生病花了很多钱,她肯定是左邻右舍里打扮得最漂亮的女孩。

  “明芳,妈妈今天中午回家……没有说什么吧?”妹妹刚走进瓜棚,我就试探着问。

  “没说什么啊,哥……乍了?”妹妹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说。我暗暗舒了口气,有些心虚地说:“没……没什么,我随便问问。”说完,从妹妹手中接过饭盒。

  打开饭盒,一股香气扑鼻而来。我仔细一看,饭盒里炒的土豆丝上面竟然有几块香喷喷的瘦肉!

  “今天,……咱们家吃肉了?”我用疑惑的目光看妹妹问,因为在我们家里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吃肉了。

  “你就得意吧,”妹妹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嫉妒:“妈说,你在这里守西瓜很辛苦……专门慰劳你的!”听到妹妹这样说,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来了。我顺手从饭盒里抓起一块瘦肉,笑着对妹妹说:“芳芳,你今天给哥哥送饭也很辛苦……哥也慰劳一下你好不好?”妹妹嫣然一笑说:“哥,……还算你有良心。”说完,妹妹张开口等我喂她。看着妹妹那娇憨可爱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得一动,连忙把肉送进她的嘴里。看着妹妹慢慢咀嚼着,把那块肉咽下肚里,我连忙又抓起一块肉递过去。妹妹摇了摇头,说:“哥,我不吃了,还是你吃吧。”

  “吃吧,这个……是哥奖励你的。”我把肉递到妹妹的嘴边往她嘴里塞,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心里很喜欢看妹妹吃肉的样子。

  妹妹只好张开嘴让我把肉喂进她口中,一面咀嚼着一面说:“哥,你快吃吧,天快黑了……我还要回家去哩。”说完妹妹转过身去坐在那张“床”上,顺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

  老天,妹妹拿起来的正好是那本成人小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