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神鞭】【全文完】

  他叫冷文军,今年刚满18周岁,家住西红市枣源县,记得那是在他三岁的时候,这天一大早,父母不知是为何事就破口大骂起来,二人大打出手,不一会儿功夫把家里折腾的是乱七八糟,由于那时他还小,也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一个人坐在床上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玩弄着妈妈新给自己卖的大手枪。
  
  没过多长时间就惊动了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街坊四邻,大家都来劝他们,可是无济于事,反而火上浇油,事情是越闹越大,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他的母亲在不听众人劝阻的情况下,背着书包,拿着行李,离开这个家,离开了她刚刚过完三岁生日的小儿子。
  
  一年一年地过去了,转眼间事情已经过了十五年,现如今的冷文斌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只会玩弄手枪玩具的小孩子了,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最突出的表现无非是他那根让人看了都有可能当时就晕倒的阳具,粗!粗得邪乎!大!大得惊人!
  
  黑!黑的比煤球儿还黑!
  
  就因为如此,自从冷文斌小的时候街坊四邻就非常喜欢他,其实就是喜欢他的鸡巴,尤其是那些三四十岁的大老娘儿们,没事儿就将他抱在胸前,并且有意识地把自己乳沟靠近他的鸡巴,来回摩擦,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们那略带一点儿老茧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一点点的羞涩,反而显得更加淫贱!
  
  自打他成年的那一刻开始,院子里的这些大老娘儿们天天都透过他的衣服,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鸡巴的轮廓,脑子里不停地幻想着哪一天自己可以亲身体验一下。
  
  这一天,天气非常的炎热,院子里坐满了拿着蒲扇正在乘凉的男女老少,大家满头大汗地你一言我一语,顶着酷暑,强颜欢笑!虽然如此,可是他们还是坐在那里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只有冷文斌一个人例外,独自坐在一旁,不闻不问,脑袋搭拉着,借着地面寄托对母亲的哀思之情。
  
  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在他的脑海里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母亲的模样,只是隐约的记得在自己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喜欢给他洗澡,几乎天天都要洗上两三次,每次最少也要洗半个多钟头,因为不光是冷文斌要洗,他的母亲也要和他一起洗。
  
  母子二人一同坐在浴室的澡盆内,母亲拿着打过香皂的湿毛巾,非常细致的给自己的孩子擦洗全身,可是每当她擦洗到冷文斌的下体的时候,都要在那里停留一小会儿,用毛巾将其裹住,上下套弄着,把浓浓的香皂泡沫,反复的涂抹在上面,再看冷文斌母亲的脸蛋儿上瞬时飞过了一缕红霞,心跳也开始加速,情绪颇为激荡,双手不时地微微颤抖,眼睛自始至终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孩子年龄根本就不相符的阳具。
  
  由于冷文斌那时候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哪里懂得这些男女暧昧之事,当时的他,只是觉得每次母亲给他洗澡的时候,摸到他自以为只会撒尿的大鸡鸡上的时候,从他的内心深处都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非常舒服,非常温馨。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让他这个对人世间事务还没有什么接触的小毛孩子,先知道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长在他下面的这个只会尿尿的家伙,原来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变形,以至于后来这个东西成了他的玩具,每天都捧在手里,爱不释手,认为这东西和变形金刚没有什么区别,反而肉呼呼地更加好玩!
  
  想到这里,冷文斌不由得从短裤里的口袋中掏出了那个令每个女人都向往的家伙,攥在手里,有趣地玩弄起来。
  
  记得他的母亲刚刚生下他的时候,医院里的医生差一点把他的鸡巴当作脐带给割下去,好在发现得比较及时,险些让这举世罕见的瑰宝付之东流。
  
  后来冷文斌的母亲看到自己这么小的儿子居然刚一生下来就长了这么老大的一个鸡巴,无论在冷文斌身上穿什么样的衣服,鸡巴总是在外面嘟噜着,权宜之下,她的母亲就在他的每一条短裤里面加缝了一个口袋,每次外出的时候,也好把鸡巴放在那里面,如果总是让孩子的鸡巴搭拉在外面,着凉也不好呀,所以直到现在冷文斌的短裤里面都有一个装鸡巴的口袋。
  
  即便是如此,这十几年来冷文斌对他的鸡巴的细心抚摸和呵护,使它更加的茁壮成长,现如今的鸡巴比小的时候又长长了些许,看起来更加的中用!
  
  就在冷文斌撇下院子里的众人,独自一个人玩弄着自己的鸡巴的时候,坐在他不远处的苏大娘早早就盯上了他,由始至终的看着冷文斌在那里玩,可能是由于年纪大了的原因,随着冷文斌鸡巴的涨大,苏大娘的身体也有点支撑不住了,身体在椅子上左右摇晃,最后「扑通」的一声,从椅子跌倒在了地上,这下子可把坐在一旁乘凉的街坊四邻给吓坏了,急忙上前,搀扶着苏大娘,嘴里说着:
  
  「苏大娘!您老没事吧?都怪这倒霉的天气,太热了!看您的样子是不是中暑了?」「谢谢大家关心!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才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没事的!」这时,冷文斌根本不了解内情,他哪里知道,苏大娘之所以从椅子上摔下来,全都是被他的大鸡巴给刺激的,出于对长辈的尊敬,听到响声他立刻跑到了苏大娘的身前,带着满脸的稚气说:
  
  「苏大娘!您老还好吗?我看您还是不要坐在外面了?不行我掺您回屋休息吧?」「好!太好了!」别看苏大娘上了年纪,可是她并没有嫁人,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硬是自己一个人闯了过来,下面也没儿没女的,也是怪可怜的!所以自从冷文斌一生下来,就认苏大娘做了干奶奶。他看到苏大娘如同看到了自己的奶奶,怎能袖手旁观,听到苏奶奶没有反对,俯身将摔在地上的苏大娘的胳膊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双手托起苏大娘的肥臀,大步朝着干奶奶的房间走去。
  
  一进门冷文斌一点都不敢怠慢,立刻将苏大娘摆正位置,放到了床上,然后用清水洗过的毛巾在她那全是褶子的脸上擦拭,感动的苏大娘当时就黯然泪下,双手捧着冷文斌的脸蛋儿,充满激情地说:
  
  「斌斌,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嗐!瞧您说的,这不是应该的吗!您不还是我的干奶奶了吗!」「唉!你一提起这事儿,我总是有点惭愧!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丈夫,没儿没女,可是自打我见你妈妈生了你以后,心眼儿了就有一种羡慕,看着你一天一天的在我眼皮底下长大,我对你就更加的喜爱,尤其是……是……是你那个……我就……好喜欢!……我想!「「哦!干奶奶您不用说了,我全明白了!您也喜欢我的大鸡巴呀?没想到您这么大的年纪还这么花心!」「呸呸!你这坏小子!怎么学得小没正经呢!」「没关系!现在屋里就咱娘俩儿,您还不好意思呀?」「你刚才说的那么直接,换了是谁也受不了呀?」「啊!干奶奶,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呢!您就受不了了?」「不说了!不说了!奶奶说不过你这伶牙俐齿的小坏蛋!」苏大娘说着,起身扭扭捏捏地依偎在了冷文斌的怀里,眼睛朝着他的下体望去,双手颤颤微微地伸进了冷文斌的短裤内。
  
  刚一摸到那令她日思夜想的大鸡巴,全身像有一股电波穿过一样,看她那激动的样子就知道这苏大娘真的是不容易呀!这么大的年纪还没试过这么大的鸡巴呢!虽然在年轻的时候和几个男人有过几次性关系,可是都不能满足她,自从那时开始,苏大娘对男人失去了信心,认为天底下没有男人能够满足她,也就没有婚嫁。
  
  可是自从她十几年前见到了冷文斌的大鸡巴,就是他的鸡巴改变了一个女人对男人性能力的否定,只不过冷文斌那时年纪还小,苏大娘也就没有亲身证实,现在机会就在眼前,送上门的鸡巴给她操,她怎能放过。
  
  慢慢地将冷文斌的鸡巴从短裤里的口袋里掏了出来,小嘴儿首当其冲地将她干孙子的大鸡巴含在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略带点异味的唾液缓缓地顺着阴茎向着冷文斌的屁股眼里流去。别看苏大娘年纪大,嘴上吹箫功夫更是了得,冷文斌的大鸡巴在她凌厉的攻势下,「当啷」一下就立正了。
  
  根据冷文斌当时的判断,苏大娘的功力最少也在四十年以上,看,苏大娘现在正在用小嘴儿配合着舌头来回套弄着冷文斌的龟头,舌尖挑逗着龟头上的马眼儿,左三圈儿,右三圈,非常有规律地舔着,最让苏大娘满意的还是冷文斌那用双手都握不过来的阴茎,捋来捋去,越捋越长,越捋越粗。
  
  再看这时的冷文斌真的有点支撑不住了,就好像把鸡巴当插座插在电门儿上过电一般,全身颤抖着,享受着老前辈的吹箫功夫,嘴里不停的称赞道:
  
  「奶奶!太厉害了!您的吃鸡巴功夫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绝对无人能敌!
  
  我长这么大,今天算是遇见到高人了,孙子我甘拜下风,对您老佩服得五体投地,四根软,一根硬,不过,不知道您那饱经风霜的老屄还能不能招架住我这千古难寻的加长型大鸡巴?「「没问题!你只管放鸡巴过来!古人曰:」兵来将挡,水来土埋『,不管你的鸡巴有多利害,我的屄从来都没有怕过!「冷文斌听到干奶奶如此夸大自己的屄,根本没有将自己的大鸡巴放在眼里,一把将奶奶放倒在床上,托起那根早已被奶奶小嘴儿吹大的鸡巴,对准洞口,蓄势待发!
  
  先是用龟头在那干瘪的老屄上摩擦了一阵,可无论怎么样,那一点都不鲜的洞口就是不流水,和先前一样,干瑟瑟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对着这么一个老掉牙的干屄,哪里能够挑起冷文斌的性趣,不一会儿功夫,他的大鸡巴就软了下来。
  
  这下可把饥渴的苏大娘给愁坏了!只见苏大娘从床边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好像是非常粘稠的液体,她打开瓶盖,用手指在里面搅和了一会儿,手指从里面带出了一些非常光亮的液体,然后将手指慢慢地伸进了自己的骚屄里又和弄了一会儿,非常难为情的对我说:
  
  「唉!奶奶真的是老了!屄里连一点淫水都没有了,用这东西代替一下吧!
  
  你就将就着操吧!「「奶奶!这是什么东西呀?」「这叫做阴户润滑剂!主要是给小穴里加湿加滑的!」「哦!原来是这样呀!可是现在您的屄里是湿了,您看我的鸡巴软了!」「没关系!这对于我来说小事一桩!奶奶用嘴再帮你吹大了!」说着,苏大娘又将自己干孙子的大鸡巴放进了嘴里,双手拼命地套弄着阴茎,舌头在那紫红的龟头上反复纠缠,功夫真不是盖的!不一会儿功夫冷文斌的大鸡巴又恢复了先前的凛凛雄风,高高的向上翘起,这次可绝对没有问题了。
  
  冷文斌举着大鸡巴,借着他奶奶屄里润滑油的作用,一下子就将龟头顶了进去,可是阴茎还是给甩在了外面,冷文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是毫无成效,不爽的对苏大娘说:
  
  「奶奶!操您这屄可真够费劲的!怎么涂了润滑剂还是插不进去?」「孙子!别着急!奶奶这屄是老了一点!再说这几年里,每当我性饥渴的时候,只是用手指捅两下爽一爽,屄里好久没有接洽过像你这么粗大的鸡巴了!」「奶奶您不用夸我的鸡巴大!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没事儿!我将就将就,再作些努力!」「就是!你着什么急呀!现在奶奶的屄比处女还紧呢!你就应该耐心些!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吗!何苦这是好几年都没有没有接待过鸡巴的老屄了!」这时,苏大娘拿着润滑剂在冷文斌的鸡巴上涂抹了一些,让他再试试,果然这次的确比上一次要好一些,冷文斌一看也差不多少,就这样先操着吧!一进一出,随着润滑油的作用,一点一点的抽送,每次到了无法再向下插入的时候,冷文斌总是稍加用力,希望可以插的更深一些,用这个方法慢慢地有了一些功效,插的一次比一次深,苏大娘的叫床声一次比一次大,可把她给美坏了,眼角略带血丝,满足地说:
  
  「好孙子!我的好孙子!你可把封印在奶奶心里多年的死结儿给解开了,奶奶对男人有了新的认识了!……啊!……自从我懂了什么叫操屄以来!……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象今天这么舒服过!……孙子!……大力些!……敞开了操吧!……奶奶我到了这个岁数!……还能被你这么大的鸡巴操!……真的是死而无憾了!……哎哟!……没事!……不用管我!……就这样接着操!……啊!……我现在被你操!……感觉我好像一下在变得年轻了!……心中充满活力!…干吧!……借着年轻!……啊!……又有这么好的本钱!……还怕身边没有女人!……啊!……我!
  
  ……我舒服死我了!……我舒服得都说不出来了!」「奶奶您不用这么快就对孙子我投降了!现在您孙子的鸡巴连三分之一还没进去呢!等下您会更舒服的!」「啊!……啊???……什么???……现在你的鸡巴刚进去三分之一??……我的天哪!……真的是我的好宝贝儿呀!……今天如果你都插进去非要把奶奶给操死不可呀!」「难道奶奶您不想让孙子的鸡巴都插进您的屄里吗?」「啊!……想!……我太想了!……为了等到今天!……我足足十五年没有被操的这么舒服了!……啊!……就算!……啊!……就算今天被你给操死!…啊!……我也!……无怨!……啊!……无悔了!」奶奶的这一番话,让冷文斌非常高兴,顿时觉得身体精神百倍,非常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由浅入深,最后在两人的相互配合和努力下,终于冷文斌的鸡巴三分之二的部分全部插进了苏大娘的老穴里,每一下都可以顶到苏大娘的子宫,顶的苏大娘连连叫苦,干的冷文斌拍手称赞:
  
  「奶奶!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您的屄真的很紧!好像处女一样!」「那当然了!我的屄很久没有上战场了!当然就紧!……孙子你的鸡巴也太长了!……还有一部分没插进去就已经顶到我的子宫了!……啊!……要是全进去!……我可真的就OVER了!」二人在屋子里顶着炎炎夏日,满头大汗,津津乐道地干着这宇宙赐予我们人类的美事,让大家都能够相互满足,可是往往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就在冷文斌好不容易将鸡巴插进苏大娘的体内,正要大干一番,和苏大娘一比高下的时候,只听见外屋的大门「咚」的一声被人推开,这一老一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逮了个现案儿……其实不是别人,就是旁边屋里的邻居宋婶,她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实际上已年过三旬,听说是由于她的前夫的鸡巴有早泄的优点,还是祖传的呢!所以就在几年前才刚刚改嫁到这里,和冷文斌他们家院子里的宋二哥结婚了,虽然两人都是二婚,可是小两口的生活也还过的不错,宋二哥也非常疼爱她,每次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给她吃,记得她刚来的时候是瘦小苦干,可现在让宋二哥喂得是肥头大耳,体重将近一百公斤,远看去以为她是国际举重冠军呢!
  
  宋大婶一进门看到冷文斌和他的干奶奶在床上赤条条的,尤其是冷文斌的大鸡巴此时还在苏大娘的屄里,此情此景让他们三人非常的尴尬,但还是宋大婶比较会捉弄人,满脸不怀好意地对着他们二人说:
  
  「哎哟!他苏大娘!听说您刚才在院子里晕倒了,我赶紧来看看,原来跟干孙子在玩呢?」「哟!他宋大婶您这进屋连门都不敲,以为到了自己家了?」「嗐!他苏大娘!我这不是有急事找我们斌斌吗?听院子里的人说刚才掺扶着您进屋,直到现在还没出去,我这不是等不及才进来的!谁知来的还真不是时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啦!好啦!二位都是我的长辈,你们就给我这个小辈儿留点脸面,都不要再吵了!有什么事都能好好说吗?何必针锋相对呢?」「哼!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懒得理她!现在差不多快要吃饭了,我到厨房去看看斌斌他二娘的饺子包的怎么样了!」话音一落,苏大娘一边穿衣服,一边走下床,脸上带着对宋大婶的不满,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宋大婶一下,可是宋大婶并没有往心里去,脸上反而表现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不怀好意地笑眯眯地目送苏大娘走出了屋门。
  
  由于冷文斌的干奶奶上了年纪,脑筋也不太给使唤,老爱死钻牛角尖,只是顾着和宋大婶赌气,也就没有多想些什么,可是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对于冷文斌来说,那绝对是心知肚明,其实他早就看出了宋大婶的用意,只是没有揭穿她罢了。
  
  因为冷文斌觉得操他干奶奶的老屄,一点淫水没有不说,光是看到那屄的样子就已经想要吐了,但是,尊老爱幼是中华美德,想到这一点,他也就将就着操了,反过来说,和他干奶奶相比,宋大婶的屄还算嫩一点,正好刚才和苏大娘干的也不爽,火气还未全消,用宋大婶的屄先解了燃眉之急,再说,要不是她的屄又痒痒了,怎么会来找冷文斌呢!
  
  看着苏大娘步履阑珊地走出了屋子,宋大婶别提多高兴了,看她当时对着冷文斌喜形于色的样子,好像立刻就要向冷文斌道明来意,恨不得马上把他的大鸡巴塞进自己的骚屄里,可她终究是冷文斌的长辈,就算她的屄再骚,她也没有勇气直接了当地对冷文斌说,只好再想些其他婉转一点的办法,逼着冷文斌就范。
  
  冷文斌见自己的干奶奶出去后,宋大婶一句话也不对自己说,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对着自己发呆。此时屋里静悄悄地,就连二人呼吸的声音听得都非常的清楚,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下,冷文斌只好先开口,只见他向宋大婶投去了一缕疑惑不解的目光,用手抖了抖自己的大鸡巴,然后抬头对着宋大婶,非常严肃地说:
  
  「宋大婶!您是因为什么事,找得我这么急呀?」这时的宋大婶猛然地回过神儿来,虽然如此可是她并没有听清楚冷文斌的问话,而是当看到冷文斌举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的眼前来回抖弄时,才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起的,看着冷文斌的眼中对她有着一种期待的目光,嘴里吱吱唔唔地说:
  
  「啊!哦!斌斌!你刚才对我说什么?我没有听的太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没听清楚呀!那就算了!算我什么都没说!」「别又戏弄你宋大婶!你刚才肯定是在说你宋大婶的坏话,还不从实招来?」「要是这样的话!宋大婶又有哪里坏!值得我说呢?」「好你个坏小子!小小年纪哪里学来这么多的坏心眼?」「好啦!好啦!宋大婶我刚才只是和您开了一个玩笑!您又何必当真呢!其实我刚才是问您,您找我这么急!到底有什么事情?」「嗯!……哦!其实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只是想替你宋二哥向你要个!……要个!……那个!……就那个长得那么大的诀窍!?」「什么!这个!……又那个的!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呢?」「臭小子!刚说完你!你现在又来了!不理你了!」「别!别!别呀!我不开玩笑了还不行吗!」其实在二人相互挑逗的时候,彼此都已经是欲火难耐了,冷文斌见时机差不多已经成熟,翻身下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跟前,一弯腰就将正在那里和他赌气的宋大婶抱了起来,转身来到床边,将手中抱着的宋大婶躺放在床上,气喘吁吁地对宋大婶说:
  
  「我的妈呀!您果然名不虚传!够分量!可千万别把我干奶奶的床给压塌了!」「你个臭小子!占了人家的便宜不说,还揭露人家的弱点!要是你再这么顽皮!我就不理你了!」「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就改邪归正!」说着,冷文斌站了起来,挺着一个硬梆梆的大鸡巴,在宋大婶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宋大婶头晕眼花,这下可把心里躁得厉害的宋大婶给憋坏了,看着眼前的情形,真是心急如焚:
  
  「你个臭小子!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你说不管就不管了!让我怎么办呀?」「什么管不管?再者说我把你弄成什么样了?」此时正待宋大婶回话,可是她说不出来了,两个人的目光一起集聚到了宋大婶下体的床单上,定睛一看,已经是湿了一大片,冷文斌非常好奇的来到跟前,顿时感觉是一股女人屄里淫水的骚味儿,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掀开了宋大婶的长裙,往里一瞧,嘿嘿的笑道:
  
  「哈哈!原来宋大婶是为这个而来呀!而且是有备而来!」「我有什么备而来呀?别胡说!」「还说我在胡说!您自己说,您的下面连内裤都没穿!不是有备而来是什么?」「我!……我!……」冷文斌还没等宋大婶的话音落下,一把将宋大婶粗壮的大腿分开,也不问三七二十一,一头就栽进了宋大婶的长裙里,刚一进来,冷文斌就被这小穴里淫水的腥骚给吸引住了,张开小嘴儿,一口气用舌头把阴户外面的淫水舔了个一干二净,可是宋大婶阴户里的淫水是取之不尽,舔之不完的,冷文斌就在那里怎么也不肯出来,充分的享受着宋大婶带给他的人间美味。
  
  但这样一来,可把这个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的宋大婶给搞了个措手不及,立时被冷文斌弄得是芳心大乱,她哪里承受得了这么迅猛的攻势,只见她躺在床上,扭动着屁股,极力地迎合着冷文斌的小嘴儿,左右摆动,嘴里连连叫苦道:
  
  「臭小子!你个挨千刀的!让你这么一搞,我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哎哟!……你慢一点!……你真的想把我给搞死呀!……下回你可要事先通知我一下才好!……啊!……你这么搞!……哎哟!……我可受不了了!」这时的冷文斌哪里还听得到宋大婶的叫骂,一个人独自畅游在女人的阴户里,大吃大喝,真是海量呀!
  
  这时冷文斌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他慢慢地将宋大婶的长裙向上托起,用一只手扒开了宋大婶的大阴唇,借着屋子外面的亮光,对宋大婶的阴户里面作了一个全面的X光检查,这下子可让他大饱眼福,刺激得他呼吸也急促起来,从鼻子里呼出来的气息,全部被宋大婶的阴户吸到了里面,弄得宋大婶的阴户就像黄河出现了缺口一般,淫水犹如洪水猛兽般往外流的一发不可收拾。
  
  再看冷文斌对着宋大婶的阴户,一边用手抠,一边喃喃自语道:
  
  「哎呀!好多的水呀!流呀!流呀!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这一下午真的没白忙活呀!终于让我看到屄里流水了!嘿嘿!」「你个臭小子!……啊!……别拿我的屄和你那干奶奶的老屄相提并论!…哎哟!……我这是八十年代的屄!……啊!……你干奶奶那是六十年代的屄!…啊!……哦!……时代不同嘛!」「我不管是什么年代的屄!……有水能操的就是好屄!……啊!对了!……差点忘了?」说着,冷文斌将双手上移到了宋大婶的乳房上,在她那一只手都抓不来的乳房上大举进犯,搓揉她的乳头。看到宋大婶这么硕大的乳房,冷文斌灵机一动,起身托起他那根硬得都快要爆炸的大鸡巴,「啪嗒!」一声甩到了宋大婶的乳沟里,用一只手将龟头放进了宋大婶的嘴里,双手一起回到宋大婶的乳房上,将阴茎紧紧地夹住,拼命地抽送起来。
  
  冷文斌只顾着自己爽了,忘了宋大婶的嘴里哪里容得下他那么长的鸡巴,每当他的阴茎在宋大婶的乳沟里抽送一下,宋大婶嘴里的龟头,准顶到她的嗓子眼儿,这下可把宋大婶弄了个哑巴吃鸡巴,有苦说不出!
  
  站在远处朝他们两个人望去,女的躺在床上,男的骑在女的身上,怎么看也看不出他们在操屄,反到像是猴骑骆驼一样,给人一种滑稽可笑的感觉。
  
  不一会儿功夫,宋大婶的小嘴儿被冷文斌的大鸡巴顶的有点受不了了,她只好勉强的,略带一点依依不舍的意味,用舌头将冷文斌的龟头给挤了出来,这下好了,宋大婶终于有了发言权了,怒目直瞪着冷文斌,破口大骂道:
  
  「你个小淫魔!你还让不让我活了!……你真拿着我的嘴当作屄来操了,拿着我的嗓子眼当作子宫来顶呀!……你是舒服了!……我受得了吗?」「哦!……我忘了!……对不起!……实在是对不住呀!……我现在就补偿您好了!」「补偿我?……怎么补偿我?」「您瞧好吧!来了!金刚不坏!人见人爱!铁杆儿大鸡巴冷文斌杀进来了!」这时再看冷文斌,已经带着大鸡巴来到了宋大婶的桃源秘洞口,只要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杀进去,可是冷文斌没有这么快就插进去,而是举着大鸡巴在宋大婶的洞口,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摩擦,弄得宋大婶奇痒难耐。
  
  只见宋大婶起身用双手托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在冷文斌聚精会神还玩弄着宋大婶外阴的时候,再看宋大婶不愧为操屄界老手,她看准时机,抬起肥臀,在冷文斌还无防备的的情况下,还真准,强行用自己的骚屄俘虏了冷文斌的大鸡巴。
  
  可是宋大婶在情急之下忽略了一点,就是冷文斌的大鸡巴和她丈夫的不一样,最起码也比她丈夫的鸡巴长出五倍到六倍,这下可好,由于宋大婶臀部过力,没想到在冷文斌插入的第一下就顶到宋大婶的子宫,突如其来的刺激可让这个从来都没有满足过的宋大婶,过足了瘾,非常满意的大叫道:
  
  「啊!…太舒服了!……第一下就顶到了我的子宫!……啊!……斌斌!…你!……哎哟!……又顶到了!……你可太厉害了!……哦!……不对!…是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都快要把我的骚穴干炸了!……干!……干我!…干死我!……干死我这个淫贱的女人吧!……能被你这样优秀的大鸡巴插死我也无怨无悔了!……操!……用力操!」其实宋大婶不知道,冷文斌的鸡巴并没有完全插入,还是和他操他干奶奶的时候一样,也有那么一大节儿留在了外面,真的没有想到冷文斌的鸡巴如此之长,如此之厉害,简直是前所未见,前所未闻呀!
  
  随着鸡巴和小穴「噗呲」声、两人小腹的碰撞声中,宋大婶渐渐地支撑不住了,动作也没有先前那么强烈,就像一条活死鱼一样,瘫软在床上。
  
  此时冷文斌还在努力地干着宋大婶的小穴,操着操着,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停下来,从宋大婶的小穴里拔出鸡巴。就在这时,宋大婶阴户里的淫水波涛汹涌源源不断地向外流出,抬头再看宋大婶已然昏死过去,独自一人在梦中享受着这位至今为止算是鸡巴最长、岁数最小的冷文斌给她带来的致命快感!
  
  待宋大婶从冷文斌滚滚浓精的侵袭中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这时早已不见冷文斌的踪影,可是她心里并没有半点的埋怨,脑子里昏昏沉沉地,全身无力地穿好身上的衣服,步履蹒跚地走回了自己的屋子,开始琢磨晚上吃些什么,也好给自己补补身子。
  
  而此时的冷文斌呢,他一点都表现不出有任何的疲倦,听到他干奶奶临走的时候说要去厨房里帮他二娘儿包饺子,冷文斌眼珠在他的眼眶里转了两圈,嘴角略带着淫笑,举着他那还没有泄精的大鸡巴来到了他家厨房。
  
  由于天气非常炎热……一进厨房门,冷文斌就感觉到热气扑鼻而来,朝里一看,里面只有他二娘一个人,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身上散发出的香汗已经浸湿了她的全身,在没有任何遮掩的情况下,高挺的乳房紧紧地贴在连衣裙上,使人依稀可见,尤其是那两颗让人馋涎欲滴的乳头,尤为突出,真恨不得马上过去咬一口,也好为全天下的男人解读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这么好吃?
  
  可是冷文斌从小就沉着冷静,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从来不轻举妄动,他只有智取,如果强攻反而坏事,这时在冷文斌的脑子闪过了一个念头,可这本是他自己想的主意,再看他自己先乐的合不拢嘴,他迈步走进厨房,来到他二娘身后,双手靠在她的肩膀上,非常殷切地对他二娘说:
  
  「二娘,今天晚上吃什么呀?这么香。」「吃饺子呀,你看我这不正在包吗?」「哇,好好吃呀。我最爱吃二娘儿包的饺子了。」「哼,臭小子。你刚一进门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讨好二娘,说,你是有事找我?要么这么热的天你跑到这大火炉里干什么?」「没有,哪里有什么事,刚刚听到干奶奶说您在这里包饺子,我特意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哦!干奶奶哪里去了?怎么没有看到她?」「苏奶奶她老人家,刚才还在这里,可是还没干什么就说身子累,说去和你爸爸聊会儿天,也给自己解解闷儿。」「哦,是这样呀……啊,那不正好吗……干奶奶走了,我又来了,可以帮二娘儿做事呀?」「你?你可以做什么呀?」「您可别这么说,我能做的事肯定是让人出乎意料的事。」「啊!那我就更不能让你帮了,出乎意料?」「哎哟!不是啦,二娘儿。」冷文斌这么一说,反而让她二娘儿感到不安,出乎意料?他二娘儿琢磨了许久,也想不出包饺子还能包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只是一再推脱冷文斌,不要让他插手,可是自小冷文斌鬼点子就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看着满团迷雾的二娘儿,笑眯眯地说:
  
  「二娘儿,您看,我可以帮您。」只见冷文斌站在他二娘儿旁边,将桌子上和好的面,反复又在桌子上翻腾几下,然后用刀将面切开,用手非常细心地把面揪成团,看到这时他二娘儿并没有理解冷文斌的用意,只管看着他一个人耍玩。
  
  其实冷文斌并没有在那里玩,只见他从胯下掏出他那粗长的大鸡巴,先在他二娘儿的视线范围内套弄了一番,然后把鸡巴放在面板上,那它当作擀面棍儿,在桌子上擀起面皮来,这一下,可把他二娘儿弄得心花怒放,因为再早,她二娘曾经听冷文斌得干奶奶赞扬过他的大鸡巴,今日有幸一睹庐山真面目,真是三生有幸。
  
  可是,她知道她自己的小穴非常窄小,自从五年前嫁到冷文斌家,就天天和他父亲操,每次都是高潮迭起,想一想冷文斌父亲的鸡巴,再和冷文斌的鸡巴比较,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个高层,另一个是平房,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被冷文斌的大鸡巴操,非把他二娘儿操飞天不可。
  
  可是哪个女人见了这人间瑰宝不心动呢?当然冷文斌他二娘也不会例外,本身当她看到冷文斌从胯下把鸡巴掏出来的那一刻起,她已经乱了阵脚,脑子里一片空白,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冷文斌的一举一动,看到他居然用自己的鸡巴擀着饺子皮儿,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反应,这时,听到冷文斌说:
  
  「二娘儿,怎么样,我这家伙儿还中用吧?」「这叫什么话,你在那里用它擀着饺子皮,反而问我中用不中用,我怎么知道?」「啊!我知道,二娘儿是想自己来试一试?没事,尽管来试,如果不好用就任人宰割。」「哈哈,任人宰割?那你不就成了太监了吗?哈哈……」忽然冷文斌抓起他二娘儿的手,将其按在他的大鸡巴上,引导她来回搓揉,一开始的时候,冷文斌的二娘儿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觉得又好笑,又好玩,可好景不长,随着冷文斌的大鸡巴一点一点地在她二娘儿手中涨大,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小手儿也不时地往回缩,可无奈冷文斌一直抓着,就是不放开,看到他二娘儿的反应,胸有成竹的说:
  
  「怎么样,二娘儿?厉不厉害?」「厉……厉害……」「嗐,二娘儿这不算什么,还有更厉害的呢……您要不要试一试?」「我……我……试……我不……我……」冷文斌看到二娘儿踌躇不定,知道她心里非常矛盾,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他主动上前抱住他二娘儿,对准她的樱桃小嘴儿亲了起来,舌头犹如长蛇一般在他二娘儿嘴里游动,并将他二娘儿嘴中流出的唾液,一口一口的咽进肚里,这下可把他二娘儿的性欲勾了起来,可是她并没有将自己完全放松,不时地带有一点女性的矜持:
  
  「啊……斌斌……别……别这样……我……我是你二娘儿呀……我们不……不能这样……啊……我……」「二娘儿……没事……玩玩儿而已……一会儿我会让你的小穴美上天的……来我们把裙子脱掉吧?」「不……不行……斌斌……别这样逼我……我不能……我……」冷文斌没有等她说完就伸手从后面将他二娘儿的连衣裙上的拉链一直拉到了臀部,双手从后面轻轻捏揉他二娘儿那丰肥的双臀,小嘴儿在她的粉颈上亲来亲去,立时冷文斌的二娘儿感觉全身酥软无力,只好任由冷文斌蹉跎。
  
  这时冷文斌冷不防地将他二娘儿的连衣裙褪了下来,绕过她的双臂,这下子他二娘的玉体在他眼中完全暴露,吓了她二娘一大跳,立刻用双手捂住了她的双峰,冷文斌知道二娘儿不是不乐意,只是在小辈儿面前有点害羞:
  
  「二娘儿不用害羞……来把双手拿开,让我吃一吃你的奶子……来嘛……」说着,冷文斌将她的手从乳房上推开,然后用两只手开始搓揉起他二娘儿的奶子来,舌头在她乳沟里游走,不一会儿冷文斌将将她二娘儿逼到了厨房的一个墙角,使她二娘儿可以有所依靠,这样他就可以将她二娘儿一网打尽。
  
  这时只见冷文斌将一只手离开了他二娘儿的乳房,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腹,然后用嘴吸住了她的一颗早已晶莹剔透的乳头,用舌尖调弄着乳头周围,渐渐地他二娘儿已经完全沉浸在爱的海洋里,全身心地投入到里面,受到冷文斌完全的控制,不再受自己心里支配。
  
  冷文斌见他二娘儿已入佳境,一下子将他二娘儿抱起,放在了先前擀饺子皮的桌子上面,他将大鸡巴放入他二娘儿的口中,双手就像和面一样,搓揉她那两个高高翘起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非常柔韧,使人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嗯……啊……嗯……哦……斌斌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呀……嗯……都快要把我的嘴撑爆了……啊……好吃……嗯……斌斌的大鸡巴真好吃……」「呜……二娘儿要是喜欢吃……我天天拿给您……呜……让您吃个够……哦……二娘儿的口技真是正点……我、我好舒服……哦……对舔我的龟头……我喜欢……扒开我的包皮……这玩艺儿真碍事……呜……我……我明天就割了它!」说着冷文斌将一只手移到了他二娘儿的桃源禁地,潺潺的淫水源源不断地从蜜洞中流出,他用手指在上面划了一下,整根手指完全被浸湿了,冷文斌举起他那根湿滑的手指,对着他二娘儿说道:
  
  「二娘儿你看,这就是从您的洞洞中流出来的,您看呀!」「嗯……我的小祖宗……你给我看那东西做什么?怪脏的。」「不脏……那里脏……您看我把它放到嘴里吃了。」说着,冷文斌将手指放到了嘴中,吸吮起来,感觉咸咸的、涩涩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反正好吃,于是他将小嘴儿移到了他二娘儿的桃源蜜洞口,看着淫水不断地从里面流出来,看得他馋涎欲滴,忍不住用舌头在上面舔了一口,感觉比先前还要好吃,于是就用嘴将她的骚洞完全堵住,不停地将里面流出来的淫水吸入口中。
  
  「哎哟……吸……我……好舒服……吸得我好舒服……我……美死我了……哎哟……轻一点……我……我好爽呀……!「可是冷文斌实在是吸的太累了,一口气吃了他二娘儿屄里这么多的淫水,肚子里实在不是滋味,只见冷文斌将小嘴儿离开了她的洞口,改用舌头挑逗她的阴蒂,双手将她的大阴唇扒开,舌头探进去极力地寻找着那颗令每个女人都兴奋不已的小豆豆。
  
  「啊……斌斌……你吃的好好的怎么又舔弄起我的阴蒂来了……啊……我爽死了……你好会舔呀……舔……别停……就这样……继续……舔……舔我……我……我就要爽上天了……嗯……斌斌……你可真厉害呀……我……我服了你了…用力舔……不要停……我……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你爸爸就够厉害的了……啊……没想到……嗯……你比他还要厉害许多……」「二娘儿……呜……这刚哪到哪……别着急……还有让你更兴奋的呢……呜……一会儿把我的大鸡巴插进您的骚穴……那才叫爽呢……!」「不要一会儿了……就现在吧……快给我的骚穴止止痒……啊……快点吧…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我……你……你快一点吧……我好痒呀!」「好吧……我这就来……呜……插进来……让二娘儿爽个够……」话音一落,冷文斌的二娘儿将嘴里的鸡巴吐了出来,等待着冷文斌操她,只见冷文斌挪动了一下她二娘儿的身子,可以让她的小穴直对着他的大鸡巴,看到他二娘儿渴望他将鸡巴插入的着急的样子,冷文斌别没有很快将他的大鸡巴插入到他二娘儿的小穴中,反而用龟头在她的洞口来回摩擦,不时地用龟头还刺激一下她的阴蒂,这下可把他二娘儿给急坏了,对着冷文斌哀求道:
  
  「斌斌……啊……你就别再捉弄我……你这样不时越弄我越痒痒吗……二娘儿……啊……二娘儿求求你了……你就快插进来吧?……别……啊……别再戏弄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好吧……二娘儿……您不要着急吗?……我这就插进来……您别着急!」话是这么说,可是冷文斌别没有马上就插入,依然是用龟头在她的外阴部摩擦,看到她二娘儿被他折腾的实在不行了,才对准洞口,准备插入,可是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冷文斌费了半天的力气,一看,只是将龟头插入到了他二娘儿的小穴中,再往里进说什么也进不去了,这下子可把他们二人给急坏了,看到冷文斌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他二娘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斌斌……对不起……我的小穴生来就窄小……平日里你爸爸的鸡巴进到里面都非常的困难……今日我看你是进不去了……你就不要再勉强了……」「什么?二娘儿您是不是拿话激我,我就不信我今天插不进去,二娘儿您躺好了,我再试试。」说着,冷文斌将他的龟头从他二娘儿的小穴拔了出来,用眼睛看了看她的洞口,感觉他的鸡巴插进去应该没什么问题,那为什么就是插不进去呢?冷文斌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出来?
  
  正在冷文斌看着他二娘儿的小穴纳闷儿的时候,就听见他二娘儿说:
  
  「斌斌!你别着急!别着急!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小穴生来就是窄小,别的女人的洞洞里无论多大的鸡巴都能插进去,但是我的小穴比较特殊,不说蝎子粑粑独一份,也算是百里挑一了!因为我的小穴里面的结构就像一个漏斗儿一样,越是往下就越窄小!再加上你的鸡巴这么粗大,理所当然就插不进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无论你们男人的鸡巴有多么的粗大,我们女人的小穴都是可以容下的,如果你想操你二娘儿我的小穴,就是得费些功夫!」「哎呀!二娘儿!我的鸡巴都硬得快要爆炸了,不管多困难您只管说!我都能做到,现在只要让我的鸡巴插进去,我就感激不尽了!」「好!好!好!我这骚屄不也想赶快让你的大鸡巴操个痛快吗!这样,你先用一根手指头在里面抽插一会儿,待我的阴道壁里的肌肉完全松弛的时候,再用两根手指将里面能撑都大就撑多大,直到你认为你的大鸡巴可以插进来为止!」「啊!二娘儿您不是在耍我吧?还要这么麻烦呀?哎哟喂!您可真把我急死了!操了这么多的屄,也没有操您这一个屄麻烦!」「斌斌!不要再抱怨!有什么办法呢!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操你二娘儿的骚穴就得按我说的做!」「唉!好吧!谁让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来,来,二娘儿麻烦您把腿张开,也好让我下手!」说着,只见冷文斌他二娘儿立即将玉腿分开,等待着冷文斌的手指插进来,不过我们这个鬼灵精怪的冷文斌别没有真的将手指插进去,现在他满脑子里都在不停地打转转,经过他一阵苦思冥想,终于让他想出了一个,以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大的收获的好办法。
  
  原来,冷文斌想就地取材,用眼睛在厨房的四周环视了一圈,最后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个菜篮子里,里面装满了绿油油的黄瓜,随着他嘴角的一缕微笑,他走上前去,在里面翻腾了一会儿,找了一根相对细小的,和他二娘儿的小穴对口的小黄瓜,顺手抓了起来,转瞬又回到了他二娘儿的身边,可是冷文斌的举动让他二娘儿感到非常的疑惑不解,随口问道:
  
  「斌斌!你不赶快将手指头插进来,把我的小穴撑得大一点,反而抓起这根破黄瓜做什么?」「嘿嘿!二娘儿!这您就不懂了!现在流行这个!您不是说让我把您的洞洞撑大吗?用这个东西再合适不过了,如果用它,我保证立即见效!再小的洞洞也会瞬间被撑大!而且它还可以让您的小穴里的淫水狂泻不止,这就是黄瓜的独到之处!一个任何男人鸡巴都无法比拟的特色功能!」「什么玩艺儿!不就是一根破黄瓜吗!它有什么特殊的?」「它的特色功能!那就是倒冽刺儿!」「什么?倒冽刺儿!那是什么功能?」「您看是这样!这根黄瓜的外皮上是不是有很多的小毛刺儿,这些小毛刺儿说软不软,说硬也不硬,如果让它在您的阴道里来回摩擦,您想一想那是什么一种感觉?」「哎哟!斌斌!我发现你干奶奶说你人小鬼大一点都不假!鬼主意都打到你二娘儿头上了!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能不能插进来?」「放心吧!二娘儿!肯定没问题!我将这根黄瓜细小的一头朝下,不正好和您的小穴一一对应上吗?」「说你坏!你还来劲儿了!这么损的话也说的出口!不过你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那就试一试吧!
  
  冷文斌听到他二娘儿这样说,心里兴奋极了,一只手扒开她的阴唇,另一只手拿着早已准备好的黄瓜,刚一接触到他二娘儿的阴唇,冷文斌感觉他二娘儿全身都在颤抖,晶莹的淫水不由得从阴道里面流了出来,只见她两眼微闭,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全身心投入到了这根黄瓜给她带来的新鲜感觉,这时听到冷文斌说:
  
  「二娘儿!您准备好了吗?我可要把黄瓜插进去了?」这时冷文斌的二娘儿正充分地享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哪里还顾的上冷文斌说什么,他看到二娘儿默许的样子,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将黄瓜置于阴道口,用里面流出来的淫液侵湿了黄瓜头,然后慢慢地插入,可还没进去多少,就听见冷文斌他二娘儿大叫到:
  
  「啊!……我的天哪!……啊!……这黄瓜太神奇了!……啊!……我!…斌斌!
  
  ……慢一点!……哎哟!……啊!……刺激死我了!……爽死我了!……啊!……我的小穴好舒服!……太舒服了!」「二娘儿!我还没有完全插进去呢!您不会现在就受不了了吧?」「啊!……啊!……最主要我!……我受不了!……啊!……受不了你说的那个!……啊!……啊!……那个!……那个什么倒冽刺儿!……那玩艺儿可把我害苦了!」「哦!……怎么样呀!不错吧!我说吗!现在就流行这个!」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冷文斌根本就不听他二娘儿的连连叫苦声,只管将手里的黄瓜继续往他二娘儿的小穴里塞,渐渐地随着他手中力气加大,黄瓜也一步一步地进入到了他二娘儿的小穴里,可是冷文斌并没有在里面抽送,因为他知道,性欲再高的女性,也不一定能受得了这种刺激,尤其是他二娘儿的小穴第一次受到这种冲击,弄不好兴奋过度,再弄出人命来,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在这种情况下,冷文斌显得非常镇定,将握在手中的黄瓜控制得非常有节奏,抽送得不是很快,也不是很慢,让他二娘儿感觉好像是恰到好处。
  
  「啊!……好舒服!……啊!……这东西真不错!……啊!……好!……好棒呀!……啊!……我!……我爽死了!……啊!……斌斌!……你太会弄了!……弄得我的小穴酥麻酥麻的!……啊!……全身!……全身从上爽到下!……啊!……感觉非常奇妙!……啊!……啊!……而且!…而且抽送得很有节奏!……啊!……啊!」此时,冷文斌看到他二娘儿小穴里的淫水狂泻不止,而且里面也被黄瓜撑大了许多,也许是他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乘着他二娘儿没注意,来了一个偷梁换柱,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将他二娘儿骚穴里的黄瓜换成了真真正正的鸡巴,搞得他二娘儿措手不及。
  
  「哎哟!……啊!……好!……好你个小坏蛋!……啊!……换了家伙儿也不告诉我一声!……啊!……你!……你还要不要我活呀!……啊!……嗯!…你真想操死我呀!……啊!……我可是受不了了!……啊!」「二娘儿!这样玩儿!……嗯!……哦!……才有意思吗!……嗯!……二娘儿!……嗯!……您舒服吗?」「我!……我好舒服!……啊!……舒服得都要!……啊!……嗯!……都快要舒服死了!……啊!……使劲!……再插得深一点!……啊!……再用些力气!……啊!……对!……啊!……就这样!……啊!……往里插!……啊!…往深处插!……啊!……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呀!……啊!……美死我了!」其实冷文斌何尝不是爽到了极点,他这么粗长的大鸡巴第一次插入这么窄小的阴道,此时他的鸡巴被他二娘儿的阴道紧紧地包围着,就算是他想抽送几下都非常困难,所以他只好一个劲儿的用力向下顶,可是越是往下,他感觉他鸡巴上的龟头越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滋味,整个龟头上好像碰到了热腾腾的岩浆,温度急剧升高,至此他也不打算继续向下进攻了,先抽送几下再说吧!
  
  「哦!……啊!……二娘儿!……啊!……您的小穴好紧呀!……啊!……如果我没说错!……啊!……嗯!……您的小穴比处女的还要紧一些!……嗯!……夹得我得鸡巴别提多舒服了!……啊!……好舒服!……嗯!……好温暖的小穴!……啊!……我真的想让我的鸡巴永远在里面,到死也不出来!……啊!……好屄呀!……啊!……真是难得的绝世好屄呀!」经过二人前期的一些准备,现在冷文斌可以将鸡巴插入到他二娘儿的小穴里,虽然没有完全插入,但是抽送起来要比先前顺畅得多,可以让他大显身手。
  
  但由于刚才分别和两个女人都干过,再加上现在被他二娘儿的小穴紧紧地夹着,当时冷文斌只是觉得一股滚烫的阴精冲向他的龟头,全身如触电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觉得此时的鸡巴被他二娘儿的小穴夹的更紧了,终于缴械投降了,自龟头处喷发出一股酝酿已久的阳精。
  
  刚一把鸡巴从他二娘儿的小穴里拔出来,只见祖国的千万花朵酒杯他们这样给糟蹋了!川流不息地从阴道口流出,而他们二人都无力地抱在了一起,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
  
  事后,他们二人立即将厨房里的一切收拾干净,急忙将剩下的饺子包好,终于在傍晚时分让这些沾满他们二人淫液的饺子下锅了,不一会儿冒着热气儿的饺子就出锅儿了,这时冷文斌和他二娘儿互看了一眼,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端着饺子进屋了。
  
  「爸爸!爸爸!吃饭了!快点出来吃饺子呀!」「来啦!来啦!看你小子这么着急,不用问这饺子肯定是你二娘儿包的!是不是?」「谁说的!这里还有我的功劳呢!」「啊!还有你的功劳!哈哈!这里能有你什么功劳?」「哦!……斌斌他爸!别听他瞎说!这有他什么事!没有给我添乱,我已经是菩萨保佑了!」「啊!……哦!……是啊!……是呀!爸爸!我是跟您说着玩儿的,您也别当真!快吃饺子吧!要不然一会儿都凉了!」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三个人快快乐乐的生活着,彼此之间相依为命,而冷文斌呢,凭借着他那根人间人爱的大鸡巴,和邻里之间的性关系搞得也相当不错,哪里需要就到哪里!随传随到!从来都没有当误过事儿!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夏天渐渐地离去,冬天紧跟着来到了,也就因为这冷热交替的季节,使冷文斌的父亲大病了一场,那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夜晚,天空中仅有的几颗星星,照耀着冷文斌这个哭丧的脸庞,他见父亲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起来,心中万分焦急,就在这时,冷文斌的二娘儿跑到冷文斌的面前,打断了他的思考,非常急切地说:
  
  「斌斌!快!快走!你爸爸正找你呢!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快和我走!」此时冷文斌的二娘儿和他的心情是一样的着急,所以没等他回过神儿来,就被他二娘儿一把抓起,拽着他朝着他父亲的屋子跑去,一进门冷文斌看到卧床不起的父亲,不禁言语有点哽咽,非常关心地对他父亲说:
  
  「爸!爸爸!您的身体好点吗?想吃点什么?告诉儿子,儿子给您做!」「斌斌!别哭!我还没咽气呢!呵呵!男子汉没有掉眼泪的!不哭!不哭啊!」「嗯!爸!我不!我不哭!哦!爸爸!您不是找我有事吗?」「是的!哦!斌斌他二娘儿你先出去一下!我想和斌斌单独谈谈!」「好的。」说着,冷文斌他二娘儿转身离开了房间,此时屋里面只剩下冷文斌他们父子二人,只见冷文斌他父亲抚摸着他的脸蛋儿,语重心长地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