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3, 2013

三人行之一屋二夫 23 方寸之亂


  沒有燈光的客廳我什麼都看不清楚,可是在寧靜的夜晚,聲音卻格外的清
晰,姊姊的聲音並沒有就此打住,「再進來一點點,啊!對,就是這裡,嗯~
啊~」

  突然間我的腦袋像被雷轟了似了,嗡嗡大響,腦海裡浮現了我和靖堯歡愛
的畫面,可忽然間我的臉變成了姊姊的臉,頓時全身像失了溫度,一股透骨的
寒意由腳底往上蔓延。

  我扶著牆壁來支撐我搖搖欲墜的身軀,難道他們真的……,我不敢想,甚
至……不敢打開燈來一探究竟,如果是,我又該如何?如果不是,那又會是什
麼?

  倘若他們真的做了那件事,我又能如何呢?我有什麼立場去面對他們,思
及此,只覺心涼如水,我挨著牆壁慢慢的走回臥室裡。臥室裡並無燈光,因我
睡覺一向習慣關掉所有的燈光,可他們既然在客廳為何不開燈,孤男寡女共處
一室,若只是聊天又為何關燈,這個推想讓我心底那僅存的希望也徹底破滅。

  我在床沿坐了下來,紛亂的思緒裡蹦出了靖堯說過的一句誓言,『我只喜
歡妳一個女人,我只會是妳一個女人的。』可如今呢?

  如今我成了天底下最傻的人,只有傻瓜才會相信男人說過的誓言。

  靖堯說過的那一句,『我不喜歡女孩子……』是的,他不喜歡年輕的女孩
子,他喜歡的是成熟的女人,而我和姊姊正是。

  憤怒、懊悔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我竟不識靖堯的色狼野心,還妄想以真
心相報,如今是害己害人,更對不起愛我的球球。

  我把自己裹進被窩裡,痛哭失聲。

  「球球,你什麼時候才回來?」想到自己背叛了球球,如今亦遭人背叛,
這不是報應是什麼,委屈與悔恨的淚\水傾瀉而下。

  不知過了多久,我停止了哭泣,卻正好聽見有一個腳步聲慢慢接近,我趕
忙拭去淚\水,繼續裝睡,直到聽見腳步聲往浴室裡走去,才敢稍稍換口氣。

          ※      ※      ※

  我因為睡得早,再加上發現了姊姊和靖堯的事,便已一夜無眠睡不安寢,
等早晨天候稍稍明亮我便起身,而睡在我身旁的姊姊正是好夢正酣,想是昨夜
她必是久旱逢甘霖,受了靖堯的滋潤,身心舒暢了。

  想著我便一肚子怒火,妳倒好,老公外遇,妳也出牆了,夫妻倆正是兩不
相欠,可我卻是愧\對球球,但又不希望球球在大陸也做出對不起我的事來,可
他真要做了,我又能說什麼呢?

  梳洗完畢,我本躊躇著如何踏出房門,我要是見了靖堯該如何面對呢?但
一想他此刻怕也是睡得香甜,不會如此早起,便放了心走出房去。

  可誰料他已備好早餐\,正在佈置餐\桌呢。

  「珈,嗯……嬸嬸妳起來了。」我一看見他正想轉身,卻已被他喊住,此
間並無他人,他不喊我珈珈,反而叫我嬸嬸,分明他心已變,看來我並沒有冤
枉他們了。

  「你也那麼早起啊?」我冷冷的回答著。

  「我一向都這時候起床的。」靖堯的面上有著困惑的神情。

  看著他一臉無辜的神態,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你還要用這樣繼續愚弄我
嗎?「喔。」耐著火氣我淡淡的回應了一聲,便往客廳走去,還未走到,卻叫
靖堯從身後一把抱住。

  「放開我。」也想學王平濤左擁右抱嗎?我豈能容得,便掙扎著想擺\脫。

  「怎麼了?不喜歡我抱妳嗎?」他倒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更是叫我氣憤
難平。

  我什麼也不想說只是用力的掙脫,可沒想他卻輕易的就鬆開手,而我的心
就像失了依託,一下墜到了地面,要是往日他定是纏著不肯放,可如今有了新
歡,卻輕易鬆手了。

  不知怎地,我的眼淚\卻像散落的珍珠,霎時已是滿臉淚\痕。

  「珈珈,妳怎麼了?」靖堯見我落淚\,慌亂的又抱起我來。

  經他一抱,我卻不想再掙脫,索性蜷進他的懷裡,放聲痛哭。

  「妳怎麼了,為甚麼哭呢?」

  「你做的事還問我。」我用推開他的胸膛,這裡已經有別的女人躺過了,
我怎能繼續留戀。

  「我做了什麼?妳不是已經接受我了,我們還在書房......妳忘了嗎?」

  「還要裝蒜?」我含淚\的雙眼瞠視著他。

  靖堯一臉茫然的凝望著我,一如當初我錯怪他侵犯我時的神情。

  「如果我做了什麼讓妳不開心的事,請妳告訴我。」

  「你……這還用我說嗎?你自己心裡有數。」

  「珈珈,妳告訴我,我一定改。」靖堯態度十分誠懇的說著。

  靖堯的態度不像做了虧心事,難道是我有所誤會了?也不知怎地,我居然
有了這個念頭,抱著一絲希望期盼一切都沒有發生。

  「珈珈。」靖堯雙手一伸又將我覽入懷中,便低頭吻了我的額頭,甚至還
想繼續往下。

  「你放開我,在我還沒弄清楚前,不要碰我。」我粗魯的再次推開他。

  「好嘛,妳說,我哪做的不好,我改。」

  「昨天晚上,你人在客廳,為甚麼不開燈?」我直接了當的問了。

  「昨天晚上我和阿姨在客廳聊天,阿姨說她肩膀酸痛,我就替她按摩,突
然就停電了,阿姨說沒關係,我就繼續替她按摩。」靖堯說得相當順暢,不像
是假,難道事情就這麼簡單,他三言兩語就交代清楚了,可我卻為此苦惱了一
整晚。

  「妳……」靖堯突然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幹麼呀!看什麼呢。」知道誤會了他,想起剛才對他的冷淡心下覺得過
意不去,看他現在的反應,八成是知道我誤會了什麼,他那雙炯炯有神的黑眼
珠,發出如太陽般炙熱的光芒,照的我渾身發燙。

  「小傻瓜。」靖堯突然抱住我,便直襲我的雙唇。

  我知道自己誤會了他,理虧在先,便不好再拒絕他,順從著他的吻與之纏
綿,可誰想他得寸進尺,一雙手上下其手,上撫我的乳房,下摸我的私處,惹
得我是春心蕩漾,慾火焚身。

  「不行。」殘存的理智告訴我,既然昨晚並沒有發生我想的那件事,那麼
姊姊是不是隨時有可能起床。

  「為甚麼?」

  「姊姊啊!她隨時都會起床的。」

  「唉~」靖堯像洩氣的皮球,輕嘆了一聲,硬是摟著我,緊緊的擁抱了一
會兒,才依依不捨得放開我。

  「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在一起呢?」靖堯貼在我的耳邊輕聲的問著。

  「我也不知道。」我也只能聳聳肩,無奈的回答。本以為晚上還有時間可
以偷歡,可誰知姊姊放過了我,卻不放過靖堯,哪裡有時間做愛呢。

  「吃早餐\吧!」靖堯在我面頰上輕喙後,便摟著我往餐\廳而去,為我拉開
座椅,扶我坐下,將一盤法國土司和一杯鮮奶送至我面前,自己坐到我對面的
座位去。

  此刻我只感到慶幸,這麼好的男人若要我與他人分享是萬不可能,就是親
如姊姊怕也不能,也難怪姊姊不答應王平濤的要求了。可是難道讓姊姊在這住
一輩子,現在她和靖堯相處時日尚短,要是時間一長只怕是夜長夢多,這該如
何是好?

  「吃啊!妳在想什麼?」靖堯面帶微笑的提醒我。

  解鈴還須繫鈴人,不管如何決定,早晚也是要面對的,那麼……

  「妳在笑什麼?這麼開心。」

  「吃早餐\。」我的心裡已有打算,可暫且不表。

  「神秘兮兮。」靖堯一頭霧水的看著我。

  「呵呵~給你想法子呢。」

          ※      ※      ※

  前幾天老早就讓姊姊安排好今兒個週末要去逛賣場,吃過午飯後,果然姊
姊就緊張的要去賣場了,於是由靖堯開車,我們三個人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以往到賣場也就是作採買和閒逛,心情是輕鬆的,可今天卻是愉快中帶點
興奮。早上用完早餐\,我便撥了通電話給王平濤,告訴他姊姊今天的行程,讓
他事先候在賣場,好來個不期而遇,是離是合,兩個人當面說清楚。

  可不知怎地心理總感覺有些不安穩,噗通噗通的跳著。

  「等等~」姊姊忽然看著窗外大叫起來。

  「怎麼了?」我問。

  「你們看……」姊姊指著窗外說著。

  「看什麼啊?」我問,也循著姐姐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好像是新開的賣場,我們去那裡逛逛怎麼樣?」姐姐開心的提議著,
似乎不等我們同意,已經拍著靖堯的肩膀,要他轉彎了。

  「好啊!去逛逛。」我能有什麼意見,也只有順應姐姐了。

  本來也沒有什麼不好,但是我已經事先通知王平濤到我們平常常去的賣場
等候了,現在突然改變目的地,我可得再通知王平濤,但是就怕沒機會,罷了
再找時間吧!

  到了賣場我本想藉上廁所的機會給王平濤打電話,但沒想到姐姐也跟了進
來,偏又在我隔壁間上了,打電話是行不通了,想發個簡訊,這才發現要在這
小小的按鍵上打上幾個字還真是不容易,手忙腳亂間,隔壁間已傳來沖水聲,
我也只好匆匆收好手機,按下沖水器,跟著姐姐一塊出了洗手間。

  「新賣場就是不一樣,廁所很乾淨。」從廁所出來的路上姐姐說著。

  「嗯,是很乾淨。」

  看來這一路上要擺\脫姐姐不容易了,算了吧!改天再找機會,只好讓王平
濤去撲個空吧!

  我和姐姐和靖堯就像劉姥姥來到大觀園似的,走了十來分鐘才逛不到十分
之一。而姐姐已經在一間賣手機吊飾的小店家上看上了癮,玲瑯滿目的手機吊
飾看的人目不暇己。

  「你們有沒喜歡的,我買給你們。」姐姐手裡已經拿了好幾個,還不忘照
顧我和靖堯。

  「這個不錯啊!」我拿起一個水晶吊飾說著。

  「這個確實很漂亮啊!」耳邊傳來的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轉頭一看,道是
何人,正是王平濤,我當場嚇的心臟快要停止,只見他向我眨眨眼,我忙讓出
位置,讓他站在姐姐身旁,可一心專注在吊飾上的姐姐卻還未曾發現。

  「妳還是跟小女孩一樣喜歡這些小玩意。」王平濤彎下身去在姐姐身旁說
著。

  「怎麼是你?」姐姐發現王平濤的第一個反應自然是驚訝,可隨後卻是扔
下所有挑好的手機吊飾,便衝出了小店,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我和靖堯本也要追上去,可王平濤向我使了個眼色,還投以一個萬事包在
他身上的笑容。我只好乾笑著和靖堯停下腳步,看到王平濤緊跟在姐姐身後,
我也不用擔憂了。

  不過他出現的這麼巧,不知道姐姐會不會發現是我告的密,可我還沒通知
王平濤目的地變更,怎麼他就跟來了,果然是個採花的料,叫人甘拜下風了。

  「珈,我們去哪啊?」靖堯貼著我的耳邊問著。

  「不要靠那麼近啊!」忽然發現靖堯與我的距離過份親密了,這可是公眾
場合,不得不提醒他。

  「喔。」靖堯有些不甘願的癟起嘴,拉開了點距離,「現在去哪呢?」

  「隨便逛逛嘍!」儘管靖堯據我約有二十公分左右的距離,可我卻有些心
神不定,一來是牽掛著姐姐,王平濤出現的這麼巧,只怕姐姐要認為是內神通
外鬼了,二來是身旁除了靖堯再無他人,這種感覺讓我回想起昔日和仲耿逛街
的情景,不由得心臟向小鹿亂撞似的砰砰亂跳。

  雖然說靖堯來到我們家已經有一段時日了,但像這樣的兩個人單獨逛街還
是頭一回,忽然有點像過去第一次和仲耿去逛百貨公司的感覺,兩個人並肩而
行,明明想靠近一點,可是又不好意思,偶而視線交會,卻尷尬的掉過頭去。

  「我去那邊看球鞋。」靖堯指著旁邊的一間球鞋店說著。

  「好,我也隨便逛逛,等會手機聯絡好了。」

  靖堯到是善體人意,我們的關係非比尋常,想親密又不行,想拉開彼此的
距離又不願意,還不如暫時分開走,自在些。

  這個賣場大的根百貨公司差不多了,男裝、女裝樣樣不缺,最大的好處是
都在同一樓層,可新裝我還不打算添購,晃著晃著來到內衣區,正好在特賣,
名牌內衣五折起,倒是挺誘人的,正好最近老覺得內衣縮水了,也該添購一些
了。

  看上了一款粉紅色蕾絲花邊上頭還繡著紫色荷花圖樣的胸罩,看起來既典
雅又性感,用手摸的觸感也極好,正想挑選我的尺寸來試穿,盡責的銷售員便
已來到我的身旁,詢問我要的尺寸。

  「34D」告訴銷售員我的胸罩尺寸後,銷售員便挑了幾款不同色的胸罩
供我試穿。

  「要不要我幫妳?」

  「我自己來就好了。」雖說這是她的工作職責,不過我還是習慣自己來,
這麼大人了還要人家幫忙是穿衣服,特別還是胸罩這麼貼身的衣物,感覺挺尷
尬的。

  「好的,那有什麼需要再叫我,請往這邊走。」銷售小姐用手指了試衣間
的方向,我點點頭便往前走去。

  「原來妳在這?」

  「你不是去看鞋?」我正要進試衣間,卻剛好碰到靖堯,這小子打哪冒出
來啊!這時意識到我手裡拿的胸罩,正想藏到身後。

  「妳要買內衣啊!」靖堯好奇的問著。

  「先生可以幫太太看看,這個款式穿起來很漂亮的。」銷售員突然冒出一
句聽起來很善體人意的話來。

  「好啊,好啊!」靖堯替我開了門,被把我推了進去,立刻便把門鎖上。

  「你進來幹嘛呀!」我壓低了音量詢問靖堯,「人家試穿內衣,你一個大
男生跑進來幹啥?」

  「這裡沒人。」靖堯有些得意的笑著。

  看著他詭異的笑容,突然從腳底冒起一股寒意,但隨即被他溫暖的懷抱給
驅散。

  「什麼沒人?外面滿滿的人呢。」我邊掙脫邊抗議著,但聲音卻不得不壓
低。

  「這裡頭沒人啊!」冷不防的靖堯便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下,然後將我摟的
更緊。

  「別這樣,這裡是公共場所啊!」這小子瘋狂起來真是讓人頭疼,腦海裡
又忽然閃過我在和仲耿講電話時,他卻硬要和我親熱,這會逮著機會了,莫不
是要我補償這些天來的空虛了。

  「就一會。」靖堯像個耍賴的孩子在我身上蹭著,很快的我已經感覺到腰
間一股暖氣和一個堅硬的觸感。『不是這麼快就有反應吧!』心下一聲驚嘆。

  「不行啦!我還得試穿衣服,沒那麼多時間。」我扭著身體想擺\脫他,卻
讓他抱的更緊,「我要喘不過氣來了,先放開我。」

  「不要。」靖堯用臉頰在我的臉頰上摩挲著,依戀極了。

  「別嘛!回去再說,好嗎?」被他一逗弄,雙頰開始燒燙起來,就是身體
也熱了起來,可時間、地點都不對。

  「就一下下,我很快的。」

  他這一說,我身體打了個顫,臉上的溫度只怕已經高的可以蒸熟雞蛋了。

  沒等我的回應他的手已經開始不安分的想解起我的上衣,我連忙按下他的
手掌制止他的動作,「不行的。」我加重了語氣,雖然知道這對他可能沒有效
果,但還是得試試。

  「我好難受啊!」說著他把硬的要命下體在我的腰上猛蹭。

  「你自己不安分,還怪我呀!」

  「珈~」靖堯語帶哀求的說著。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衣服我不試了,我們出去吧!」!再待下去只怕我
也克制不住。

  「出去?」

  「嗯。」我點點頭並要伸手去拉開門。

  「現在不行。」靖堯慌張的說著。

  「你非要我生氣不可嗎?」我還真得鐵了心的板起臉來。

  「好嘛!好嘛!但我這樣怎麼能出去呢?」靖堯鬆開了我,在還算寬敞的
試衣間裡和我拉開了點距離,用手指著他腰下隴起的褲頭說著。

  看了他的生理反應結果,本來稍微降溫的臉頓時又極速升溫,羞得忙撇過
頭去,「都是你調皮啊!」

  「我在這坐一會,妳試衣服吧!」靖堯再試衣間裡一個矮矮的平台上坐了
下來。

  「嗯。」順著他的話我應了聲,但隨即反應過來,「我試衣服?不是教你
全看光了。」我試的可是內衣啊!

  「看就看啊!又不是沒看過。」靖堯語帶曖昧的說著。

  「去你的,我才不上當,你消了沒?消了我們就出去了。」

  「沒呢。」靖堯又把下腹給挺了挺,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要多久啊!」這男人的慾望一來,若是沒有發洩,還真不知道多久才
消退呢,可我只是進來試穿衣服的,要是待的太久,這空間裡又正好是一對男
女,豈不教人想入非非,越想心裡是越發慌了。

  「只怕不會消了。」靖堯一臉無奈的說著。

  「我打他看他消不消。」說著我便伸手要去拍打那隴起的部位。可靖堯卻
沒有攔阻我,只是抬起頭來兩眼望著我,被他一看,我遲疑了,別看那裡現在
堅硬無比,可實際上卻是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我真打喔!」看著靖堯一
臉無畏且又無辜的表情,雖是下不了手,但免不了還是要恐嚇他一下。

  「讓妳打啊!妳若下得了手。」靖堯倒是開口了,卻是笑咪咪的望著我。

  「哼。」就料準我有婦人之仁,這招恐嚇無效,只好不甘心的放下手來。

  「妳試穿衣服嘛!大不了我不看嘛,等妳穿好了我再來鑑賞。」這小子倒
是很會退而求其次。「我把眼睛閉起來,妳換好再通知我。」說著他真的閉上
了雙眼。

  我看著他猶豫了起來,到底該不該在這時試穿呢?倘若不穿這內衣不知合
身否,要是不買只怕人家會以為我倆試故意在試衣間裡搞七捻三,蜚短流長人
可畏啊!隨便穿一下吧!

  「絕對不可以先張開眼睛喔!」我鄭重其事的叮囑靖堯。

  「一定不會,妳放心吧!」靖堯打包票似的回應著。

  我看靖堯把眼睛閉的死緊,加上他向來說話算話,我就姑且信他一次吧!

  靖堯就坐在試衣間裡唯一有鏡子的一面牆前面,雖然他是閉著眼睛的,但
讓我面對著他更衣難免還是有點尷尬,於是我背轉過身去,這才慢慢的脫了上
衣。

  「珈,妳穿好了沒?」

  「還沒呢,你別張開眼睛喔!」真是猴急,我暗笑一聲。

  入秋的氣溫雖不是太冷,但赤身裸體的還是讓人感覺到涼一陣哆嗦,乳峰
上的兩顆乳頭都冷的站立起來。忙將衣掛上的內衣取了件來準備套上,忽然感
覺到身後有一陣暖風襲來,隨即便將我的身體給包覆住。

  「啊~」可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卻讓我一時驚慌的大喊出聲,等我意識到是
被靖堯抱住卻是為時已晚,這尖叫聲早已傳出房間去了。

  「你怎麼搞的,說好不偷看人家的。」又窘又糗之際只能埋怨靖堯唐突。

  「人家沒張開眼睛啊!」靖堯狡辯著,即使閉著雙眼,雙手也能很快的握
住豐盈的乳房及那兩顆已經挺立的乳頭,並放肆的揉捏起來。

  「賴皮……」心慌意亂之際又讓他如此挑逗,雖是滿腹牢騷卻也是莫可奈
何。

  叩、叩、叩,我正要數落靖堯,卻聽見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