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0, 2013

嫂子的秘密 - 9


  第九章。

  王宁则有些尴尬的看着周珊的媚笑,他一向最头疼的两个人,一个是学校的
林月凛,另一个便是眼前的周珊了。

  看见王宁则呆呆的立在那不说话,周珊大眼睛瞄了瞄问道:

  “薇薇姐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呀?”

  “啊,嫂子她……在学校。”

  稍微楞了几秒才磕磕巴巴的回答周珊的问题,说过之后王宁则便后悔了,为
什么要这么老实的告诉这个女人这些事情啊?

  “哦,这样啊。”

  周珊漂亮的眼瞳转了转,和李薇薇那双暗色深邃的美眸不同,周珊的眼睛里
总是含着一股把人的伪装全部要剥离干净的那种感觉,放佛在告诉她眼前一切的
男人在说,哼,不要想着躲着我哦,你在想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

  王宁则眼下便是有这种感觉,被周珊盯着有些站立不宁,站在自己门口像一
个偷东西被抓住的小偷似的,进退维谷。

  “要不来我家坐坐吧。”

  “哎?”

  “我说宁则弟弟你来我家坐坐吧,家里没什么人也挺无聊的吧?”

  “这个……”

  想起上次周珊对自己做的事情,王宁则有些犹豫,那次的荒唐已经惹得薇薇
姐不高兴了,他可不想最近刚和薇薇姐关系变得好一些了就自己作死,不做死就
不会死的道理他可还是明白的。

  “我就不过去了吧。”

  “嗯?宁则弟弟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呢?我一个弱女子又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当然会啊大姐,上次你干的好事害的我被薇薇姐差点讨厌了啊。”

  好想这么直接吐槽过去,但是王宁则只是尴尬的笑笑没说话,左手低下去想
着拧开钥匙,推门回家逃掉就好。

  不过还未等王宁则真的把钥匙偷偷插进钥匙孔,右手已经被一只雪腻的小手
抓住,香软的身子直接靠在王宁则的身上

  “宁则弟弟,不要这样躲着姐姐嘛。”

  软腻的声音让王宁则紧皱着眉头,这个女人可真是难缠,刚想推开他,楼下
一阵脚步声交替在脚下响起。

  “宁则弟弟,现在咱们这样被人家看到可不好哦,被邻居看到传出闲话,薇
薇姐会怎么想呢,啊,啊,人家倒是好想知道呢。”

  周珊的大眼睛眯着带着促狭的笑容,楼下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王宁则看
着身边的女人心头火气压不住的向上窜,真的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想揍一个女
人的时候啊。

  不过听声音楼下的人已经快要到这层了,要是访客还好,真的是邻居看到可
真不好办了,咬咬牙没办法,翻手拿下钥匙,拉着周珊冲进了她家。

  “嘻嘻,宁则弟弟,终于肯进来啦。”

  猛地关上门,王宁则脸色极不自然的站在周珊家里,眼看着地不说话。

  “嗯?怎么了,不说话呢?”

  “珊姐,我还有习题册没做完呢,让我回家吧。”

  看着王宁则要拉门把手,周珊赶紧侧过身挡在了门前,王宁则没料到周珊这
么灵巧,不小心手一下摸到了周珊的大腿上,意识到才触电一样缩手回来,脸上
红一块紫一块的。

  “珊姐,对……对不起……”

  “嘻嘻,宁则弟弟,这么喜欢摸女孩子的大腿么?也是呀,薇薇姐那双腿就
好美呢,同是女人的我都妒忌了。”

  周珊的美腿玉润修长,不过也许是周珊的身高不如李薇薇,所以和李薇薇颀
长的完美身材相比,周珊属于偏向娇小类型的女人,所以那双本来傲人的长腿在
李薇薇面前也变得毫无优势,这让周珊女人的嫉妒心总是在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
的地方频繁发作。

  “说起来,你哥哥最近怎么样,有什么消息么?”

  “在部队呢,好像和薇薇姐通过几次电话吧。”

  “哦……?呐,宁则弟弟,听到你哥哥和薇薇姐说情话你很不甘心吧?”看
到王宁则提到李薇薇与王宁言通电话压低着的声音,忽然周珊促狭般的贴近了王
宁则,带着些许恶意逼问着。

  女人身上独有的清香钻进了王宁则的鼻子里,帅气的脸上为带着不谙世事的
尴尬,和社会经验丰富的周珊对话,自己似乎总是被对方玩弄在鼓掌之中。

  “哥哥在那边远离家乡,嫂子也是很痛苦的。”

  沉默了一下会,王宁则也只能这么所问非所打的应了一句。

  “呵呵,不在你身边不是更好么,这样你就可以占据你嫂子了。”

  “你……你别瞎说……”

  “嗯?你脸红什么?难道是真和你那个大美女嫂子有过关系啦?”

  “我……”看到王宁则吞吞吐吐的样子,周珊忽然用雪白的小手捂住嘴,一
脸的惊讶,她没想到自己随口开的玩笑居然成了真。

  “难不成……你真的和你嫂子……”

  ……

  沉默代表了一切,周珊觉得一切不可思议却又很讽刺,没想到眼前这个迟钝
的少年还真是敢做,趁着王宁言不在家真的把自己嫂子弄到了手。

  不过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几句话就被自己套出来心底的秘密,这份天真又激起
了周珊的母性似的,两只藕臂忽然攀上了王宁则的肩膀,没等对方注意到,嫩红
的小嘴直接吻了上去。

  “你……”

  忽然一个香吻让王宁则瞪大了眼睛,脸愈发的红了,他现在几乎已经搞不清
楚,到底这个周珊脑子里在思考些什么东西?怎么总是做这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呼呼,怎么了?和我接吻不愿意么?”

  “这根本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吧?”

  “那不喜欢么?”

  “这也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吧,话说不是纠结在这上吧……”

  “既然不是不愿意也不是不喜欢,那亲了就亲了呗。”

  看着周珊眯着大眼睛浅浅的坏笑,王宁则第一次觉得和女人沟通如此困难,
啊不,学校里还有一个活宝大概和周珊的程度也不相上下吧。

  “珊姐,你要答应我别把事情说出去啊……”

  “嗯?什么事情呢?”

  “珊姐……!”看到周珊还在坏笑着装傻,王宁则终于已经按耐不住,直接
抓住周珊的胳膊,将她摁在了门上。

  “哎呀……宁则弟弟,你这要对我一个女孩子做什么呀……”

  “我……”王宁则这才意识到自己动作已经有些过分,只好松开手,站在原
地无奈的看着周珊。

  “好了好了,看你这孩子气的样,这种事我当然不会乱说了,这是你和你嫂
子的秘密吧,我当然不会插手。”

  “也不会说给我哥哥听?”

  “我还没笨到在没有证据的时候说这个让王宁言讨厌我。”

  看到周珊那深色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正色,王宁则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呢,以后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让你来我家你不许推脱。”

  “啊?”

  “啊什么啊,我当然不会在你学习睡觉洗澡上厕所时候叫你啦,我是说我家
有什么重体力活叫你你可不许逃。”

  “啊,这样啊,当然当然。”

  看着王宁则松口气,周珊噗嗤一下又笑了出来:“你可真有意思,不然你以
为我说的是什么?难道说……”周珊的媚眼忽然闪起了诡异的神色,一只雪白的
小手直接攀上了王宁则裤裆中间,隔着裤子摸起了宁则的肉棒。

  “珊姐……你……”宁则赶忙闪开脸色尴尬,没想到周珊又来这种突然袭击
,搞什么啊。

  “哈哈哈,我就是觉得你这样的反应很好玩啊,所以每次都忍不住这样了,
哈哈哈哈,宁则弟弟你可太有意思了。”

  “你……哼……”看到周珊捧腹不止的笑容,王宁则觉得对方简直拿自己当
孩子一样耍弄,脸色铁青直接开了门,头也不回的出了周珊家,这个可恶的女人
,除了美丽的外壳,里面简直不知道用的什么奇怪的东西填充进去的……

  早上的王宁则有种说不出的烦闷,昨晚的周珊那恶作剧的坏笑声在脑子仍然
清洗不掉,薇薇姐大概也熬到了很晚才回来,想说话都没什么机会。

  “唉……”

  “嗯?怎么了呢?一个大男人的唉声叹气的。”

  “林大小姐,大清早就这么有精神啊。”头也没抬一下,王宁则知道这又是
林月凛每天的清晨攻势又来了,这家伙一定在心里讨厌自己到极点了吧,要不怎
么每天都来烦自己。

  “是啊,本人睡眠很好。”

  “啊,那真是恭喜了。”王宁则赖洋洋的回答林月凛也不在意,只是又拿出
两张硬纸片塞了过去

  “上星期你跳票,这星期总归没事了吧?这场电影我盼望了好久,陪我去吧。”

  “唉?不是吧,林大小姐,又来?我得罪你了啊,怎么总抓我啊,再说你想
看电影找别人陪不就好了……”

  “你上星期的事情别以为就那么算了,反正这次你必须来。”

  毫无道理的纠缠让王宁则眼白都要翻出来了,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纯粹是脑残
夫妻在秀恩爱,但是王宁则却觉得这就是小鬼上门催命的节奏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周六吧……”

  结果电影票,王宁则瞄了一眼,一张票120,我靠豪华包厢?这家伙哪来
这么多钱一个学生买得起这种高价票。心中暗自咂舌,不过王宁则也懒得多嘴,
自己一句对方能还回来十句的亏他已经吃过好几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
都要去,管那么许多……

  校长室内。

  “校长,请问你叫我来……”李薇薇修长的美腿侧歪在沙发前,一双大眼睛
盯着刚刚打完电话的校长,自己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了,她不希望在这耽误太长时间。

  “啊,李老师,刚才为了实验楼那点事接个电话,不好意思啊。”

  看着校长客气李薇薇倒有些窘了,让领导道歉可并不是她问话的初衷。

  “是这样李老师,实验楼的事上次你也知道,周总那边答应的是很痛快的,
而且他上次吃过饭后,他还说咱们学校这边为学生着想为教育着想的诚意让他很
感动,所以钱方面他表示不是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周总有个要求,他说啊一直想找个机会学习学习,可是公务太多,抽
不出机会,这次和学校的合作正好能否让我们学校帮个忙,派个老师辅导辅导,
让他有个重新学习的机会,最好是教历史的……”

  “嗯?我们只是一所高中吧,他想充电的话去大学不是很好?本地就有啊。”

  “啊……哈哈,李老师说的是啊,呵呵……”

  校长有些皮笑容不笑的,不过他也不敢驳斥李薇薇,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周
总的红人,其实刚才电话里周靖平的口气可比自己说的直接的多,点名就要李薇
薇,而且是不容分说的口径,完全把自己当成他的下属了。

  不过这也难怪,自己要竞争市教育局的副局长位置,实验楼是自己要拿的出
手的一个硬政绩,而且这位周靖平也确实神通广大,居然市里的人事安排也了若
指掌,刚才电话里直接说了,只要让李薇薇答应给他辅导补课,副局长的位置那
边市委班子不过一句话,市里一把手的张书记那里不是问题。

  校长当然知道,在本市,宁得罪市长不得罪周总已经几乎成了民谣,再说拿
一个不相干的老师去换自己的仕途,傻子才不干呢。

  想到了这,校长扶了扶眼睛,抿抿嘴说道:

  “李老师啊,您看,情况是这样的,现在学校为了这个实验教学楼,做了很
多工作,各方面领导也都是支持的,家长学生也都是支持的,到了这一步,我想
李老师您也不希望这么多人的努力都白费吧,你看王校长,都累的住院了。”

  王校长是副手,月初时候因为陪市里管教育的副市长和周靖平喝酒,结果胃
出血住院,至今未愈,李薇薇当然知道这些,不过她歪着翘首,大眼睛忽闪忽闪
的,还是搞不明白,这些和周靖平指定自己去给他上课有什么必然联系。

  校长也有些看楞了李微微的媚态,一不小心走神了一小会,醒悟过来赶忙干
咳了几声继续说道

  “现在好不容易周靖平表示钱不是问题,所以啊,现在周总那边请我们帮帮
忙,你说我能回绝么?”

  “可是……”

  “李老师啊,就算我代表个人替家长学生求求您了,为了学校,为了孩子,
委屈一下吧……”

  校长的话压的李薇薇张不了嘴,总觉得对方在诡辩,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驳
起,不过看到校长有些斑白的双鬓和恳切的目光,李薇薇又有些不忍了,毕竟实
验教学楼的事大家都在谈,学生家长们还都是支持的,尤其这次学校明确表示多
大压力也绝不向学生要一分钱来建这个楼,这让家长们对这个楼的期盼愈发的高
了。

  “那……好……”李薇薇还是违心的轻声答应了,不过想到要和那个周靖平
独处,自己不知道怎么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就从这个周六下午开始吧,对方也是这个意思。”

  “嗯……”

  ……

  周六的上午10点是一个让人不由自主就慵懒起来的时间点,不过对于周靖
平来说,身下跪趴着的女人的媚叫声却让自己下半身不由自主的快速挺动着,好
似要把那个湿润温暖的紧凑蜜洞捣烂一样。

  “啊……周总……今天……好厉害……”挺直的肉棒搅拌着蜜穴,让紧凑的
膣肉不断逼仄自己的肉棒,裹杂着温热的蜜穴,两人的交合处开始发出不断地噼
啪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身下的女人并不是周珊,而是昨天才回国的一个本地知名的女模特。周靖平
双手握住那纤细的腰部,披肩的黑长发又不少黏在了雪白的美背上,修的整齐的
刘海遮住了少半许女人的美目,不过却遮不住女人出色的容貌。

  吻着女人裸背上雪嫩的肌肤,周靖平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女人
的喊声也愈发的痴狂起来,终于周靖平一声闷哼之中,女人的淫叫声到达了顶点,
随之而来的则是高潮之后的寂静的低喘。

  休息了一会,周靖平理也不理身旁的美女,转身下床寻起了衣服自顾自穿起
来,他可不想误了下午1点的约会。

  “周总,今天怎么这么急的就要走啊,难得人家这么飞回来的。”

  “今天有事。”

  “哼,又是和哪个女人幽会去了吧?”看着女模特撅着小嘴做吃醋状,领带
还未打好的周靖平转过身来绕道她身边,一把扯开床单,一张大手直接抓住那硕
大松软的奶球直接用力狠狠的捏起来。

  “雅琪,虽然你现在在模特界有了不小的名气,可也别忘了是谁捧红你的,
现在居然管起我的事,你以为你是谁?”

  被周靖平忽然用力捏住胸前的巨乳,被称呼为雅琪的女人那张美丽的脸因为
痛苦都有些变形,却根本不敢反抗周靖平,只好嗫声的道歉道:

  “对……对不起……周总……”

  “哼,下次少这么多嘴,以后在我需要的时候把腿分开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知道吗?还有,在外面时候给我注意点,别像个婊子一样到处传绯闻,贱货。”

  看见雅琪痛的直点头,周靖平这才慢慢松开了手,宋雅琪这个笨女人,以为
和自己上过几次床就当自己的女朋友一样放肆了,不给点教训这种女人以后还不
得上天?

  看着对方已经臣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一股征服女人的成就感又充斥心中,
只要自己看上的女人到最后没有一个不成了自己随意玩弄的玩具,只有那个李薇
薇……

  一想到那个漂亮的老师,周靖平胯下的肉棒似乎又有了反应,看着眼前美丽
模特的雪白娇躯,周靖平一把抓过陈雅琪的秀发,将翘首伸到自己的胯下,粗暴
的撬开那张柔嫩的小嘴,将肉棒插了进去。

  “薇薇,你这个该死的迷人贱货,看我插烂你的小嘴……”心里意淫着李薇
薇,闭上双眼,周靖平又一次的享受起了雅琪的口交服务……

  李薇薇下了出租车,看了看眼前咖啡店的名字,Schloss,没错,是
这里。

  仍旧穿着一身职业装的李薇薇推开了咖啡厅的大门,说起来今天本来说好了
是要给这个周靖平所谓的辅导历史,但是对方也不是学生,也没有说清楚要讲哪
方面的历史,自己居然在电话里也只得到了会面地点就来了,这可真是够可以的
了。

  脑袋里暗自对这种局面叹息着无奈,李薇薇进去后就被一个穿戴整齐的服务
员拦住,引导着她去了楼上一个座位,那里是整个咖啡厅最好的座位,只要周靖
平在这里,那也只就是他的座位,当然李薇薇现在并不知道这些。

  “薇薇小姐,你好啊,喝点什么?”

  早就等待在那的周靖平看到李薇薇来了赶忙堆起讨好的笑容,递过菜单,不
过瞄了瞄上面让人咂舌的价格,刚刚坐定的李薇薇只是摇摇头,以她的收入可是
绝对消费不起这么昂贵的咖啡的。

  “周总,今天……”

  “叫我靖平吧”

  咬了一下娇红色的下唇,李薇薇轻皱纤眉,显然她并不想用这么亲密的称呼
称呼周靖平。

  “周总,今天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讲课了?”

  看到李薇薇还是没有更改称呼,周靖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接过服务员递上
的咖啡轻呷了一口说道:

  “对了,我听说今天有一部不错的电影要上演,我看时间还早,不知薇薇姐
是否愿意陪我去看看。”

  “这……周总,原本我不是来陪你看电影的吧?”

  察觉到周靖平笑容里藏着的复杂味道,李薇薇干脆直直盯住周靖平做着委婉
的拒绝,美丽暗色的眼瞳盯的周靖平一时间倒有些沉醉其中,居然忘记说话了。

  “周总?周总?”

  “啊,可是薇薇小姐,据我所知这个也是一部历史剧啊,我觉得学习还是寓
教于乐的好吧?结合电影帮助我了解历史我觉得未尝不是一种教学手段,你说呢?”

  “可是……”

  “薇薇小姐,我想你也希望多一个人对历史这门学问感兴趣比较好吧?”

  “我……”被周靖平莫名其妙的歪理弄得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薇薇大
眼睛里透着委屈的神色,这个家伙明明在诡辩,可是李薇薇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反
驳才好,总不能说你学不学历史干我何事来回答他吧?学校那边校长早就打过招
呼,不要得罪这位财神爷,全校师生都在盼着教学实验楼呢。

  “那好吧……”

  “呵呵,真是太感谢了薇薇小姐。”

  看着周靖平的不怀好意的微笑李薇薇只是侧过雪腮不再看他,明知对方不安
什么好心,可是李薇薇总是觉得自己根本无力阻止什么状况的发展。

  “那么,下午14点30的电影,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今天我自己开车来的,
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是反而要异常担心了才对吧?心里吐槽着周靖平,李薇薇没有接
周靖平的话,只是简单问了一声

  “哪家电影院?”

  “八田地电影院。”

  ……

  王宁则站在喷水池旁,没想到林月凛居然还爱迟到,明明下午二点在这里见
面的。”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什么。”

  转眼间看到林月凛终于跑了过来,王宁则只是对迟到的事轻描淡写就过去了,
其实排除等待的有点不耐烦外,他本人对这次约会是无所谓的,所以林月凛来早
来晚他到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真是抱歉,家里有点事,对了,影票你带来了吧?”

  “嗯。”

  “今天的电影听说是部历史大剧呢。”

  “啊……”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和林月凛一起向着电影院那边踱去,他们约会
见面的这个广场离那个地方很近。

  自己翻过电影票随意瞄了一眼,再次确认了一下地点:八田地电影院

  “嗯,早点看完早点回家吧……”心里这么想着的王宁则,有点加快脚步,
领着林月凛向着八田地电影院走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