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小西的美母教师 9

                第九章

  客厅的电视机被姐姐和妈妈霸占,母女俩看得入神。我家电脑有两台,一台
是在妈妈房里,还有一台在姐姐房里。难得放假,我来到妈妈房间里玩起电脑来。
我没有什么爱玩的游戏,所以也只是上上网,聊聊天。玩了好一会,我想起来那
个网站。我听了下外面的动静,感觉安全之后我按照记忆输入了网址,一个登陆
框弹了出来,是要密码。a

  我连忙发了句话给正在线上的刘安,「借下你那个网站的号。」

  「……」刘安打了几个点点点过来。

  「快。」

  「大才子,不能白给啊。」

  我一愣,马上输入「你想怎么给?」

  「其实也没啥,以后就是你的作业借我抄抄,试卷借我抄抄。」

  「靠!死胖子,你还没少抄吗?」

  刘安发了个得意的笑脸过来,后面是账号还有密码。

  「谢了。」

  「嘿嘿,大才子小心精尽人亡啊。」

  我在网站上输入了账号密码,登陆成功。刘安又发来一句话,「放假的作业
全靠大才子你了。」我没理他,专心看黄网。

  「大才子?」

  「在吗?」

  「……」

  「操。居然玩过河拆桥。」拆你妹的桥,连个成语都用不好。我阴险的笑了
笑,我是那么好要挟的吗?

  不知道那篇乱文更新了没,我在网站上慢慢找着。

  一声近在身边的「小西」差点把我吓破胆,我神速地alt加tab然后回
头,妈妈已经走到我身边了。

  「别上太久了。」妈妈拍了拍我的肩。

  看来是没有发现,我舒了口气,「知道了。再玩一会。」

  衣柜就在电脑桌旁边,妈妈打开衣柜寻思换洗的衣物。我装模作样的打开几
个门户网站,一边注意着妈妈的举动。这时妈妈弯下腰来翻找内衣裤,这样妈妈
翘起的臀部就正好对着我,在青色半身裙的轻掩下,浑圆丰满的美臀诱人浮想,
我一时看得痴了。

  妈妈寻好了衣物,转过身来,奇怪地看着我,「你在看什么?」

  「我……」我干笑着说,「想看看妈妈明天穿什么衣服。」

  「瞎说,妈妈这拿的是睡衣。」

  「哈,这件睡衣真好看。」我顺着话茬走。

  「是吗?」妈妈美美地在身上比了比,一对美眸波光流转。

  平常端庄的妈妈很少流露出像这样的小女人神情,妈妈的姿态给我感觉像是
年轻了十岁。我笑了笑说:「妈妈漂亮是主要的,穿什么都好看。」

  「你也少来拍马屁了。」妈妈说完就去洗浴了。

  也?我看着妈妈走出房门,接着打开了被我最小化的网站。

  我打开了那人空间的主页,文章并没有更新,我有些失望。又接着打开了
「寻花少年」的空间,有新图!这是一张从身后拍的图,照片的焦点是一个穿着
校服的女生,她一手拉着吊环背对着镜头,背后背了个粉色的书包,从照片中可
以看出这是在一辆公交车内。我双眼几乎喷出火来,没有人比我更熟悉那个背影
了。她是小静!

  我看向发帖时间,是下午17点31分,那个时候应该正是学生放假回家的时候。
一定是小静搭乘公交车的时候遇到了李欣。不!一定是李欣这个混蛋跟踪小静!

  空间里就只有这一张照片,但我已经是坐立难安,对着那张照片看了一遍又
一遍。

  照片里的小静看着窗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李欣。校服的裙摆到了膝
盖,露出了白嫩好看的小腿。发这种照片到空间上来,李欣到底想做什么?他在
公交车上又做了什么?脑海里闪过很多篇色文,就像这样的公交车上,男主对女
主下了淫手。

  我努力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了出去。我要给小静打个电话!
可是我该怎么说?不管那么多了,我关掉了电脑,来到客厅。

  姐姐还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剧。秦树不知道去哪了。

  我拿起电话给小静家里拨打了过去。

  「喂。」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甜美。

  我硬起头皮说,「请问,陈静在家吗?」我刻意压低了声音,担心姐姐留意
这边。

  「你是?」

  「我是陈静的同学,我有些事要通知陈静。」

  「这样啊,你稍等一下,我去叫陈静过来。」

  我忐忑地等待着,心想电话里的女人应该是小静的妈妈吧。我看向卫生间,
妈妈还在里面淋浴,应该还有好一会。

  「喂?」小静来了。

  「是我。」我说。

  「你胆子可真大,现在打过来干什么?」小静吃了一惊。

  听小静的语气似乎并没有任何异常,我试着说,「我是想邀你明天出去玩的。」

  「真的吗?」小静显得很高兴。

  也许是我想多了吧。如果李欣真做了什么事,那小静肯定不是现在的表现了。

  想到这,我变得轻松起来,「当然是真的,你不是一直想再去一次游乐园吗?
明天就去吧。」

  「嗯,嗯,太好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早上10点钟我们在xx广场见面。」

  「那个,小西……」

  「嗯?怎么了?」

  「你明天可不可以穿我送你的衣服出来啊?」

  「要穿那个吗?」我想起了那件情侣衫。

  「可以吗?」小静恳求说。

  我一咬牙,「没问题。」

  这时妈妈洗完澡出来了,我连忙说,「我先挂了。明天见。」

  「给谁打电话呢?」妈妈随便问了问。

  「给同学呢,商量着明天出去玩。」

  「别出去了。」妈妈忽然说。

  「为什么?好不容易几天几天假也不让我出去玩一天吗?」我急着问。

  「秦树来我们家这么久了,都还没出去玩过,明天我们带秦树出去玩。」妈
妈说。

  「我不去。」又是秦树,我狠狠地说,「我已经答应同学了,明天无论如何
我也要去。」

  「妈,我是不是也要去?」姐姐问。

  「你又怎么了?」

  「明天我跟男朋友都约好了。」姐姐说。

  妈妈脸一沉,「都给我推了。」

  我和姐姐沉默起来,眼看就要爆发一场这时秦树从我房间里走了出来,「纪
姨,明天我呆在家里学习就好了。别因为我让表姐表弟不愉快。」

  妈妈瞪了我和姐姐一眼,「你们怎么这不懂事……明天怎么说也得去。」

  「我不去。」我铁了心,总不能让我放小静鸽子。

  妈妈没想到我会顶嘴,带着怒气说,「哼,除了女朋友还能有什么同学让你
那么上心!」

  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我沉默着不说话。

  「明天哪都不许去。」妈妈真生气了。

  到了这份上,真是毫无办法,我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纪姨!」秦树央求说,「真的不要了。」

  妈妈看了秦树一眼,「现在听姨妈的。」

  「纪姨,您别为难表姐和表弟了。纪姨您能为我想,我就已经很满足。」说
着秦树显得很难过,「可是因为我发生这样的事,即使大家明天一块出去,恐怕
也没有人会高兴的。」

  妈妈脸色一缓,「明天姨妈陪你去,玩好的吃好的让他们后悔去。」

  「秦树,洗个澡就睡了吧,明天早点起床。」边说着妈妈回了卧室。

  秦树不好意思地看着我和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心里有气,要不是
他,哪来来那么多破事。所以我懒得理他。

  姐姐似乎也不怎么待见秦树,只是点头示意。这样秦树站在那里显得非常尴
尬。

  接下来我洗了个澡,本想好好计划一下明天的约会,才趟下一会,晚上争吵
的情形就冒了出来。秦树还没来睡觉,我真想他一晚上都别来。就这样胡思乱想
了良久,终于抵不住一个月来积累的疲倦,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凌晨时分,妈妈在床上熟睡着,穿过窗户的月光轻轻地洒在妈妈的脸庞上。

  妈妈缓缓睁开了眼,要去厕所解手。妈妈睡眼朦胧,路过客厅的时候,隐约
看到沙发上有一团黑影。

  妈妈惊疑地问:「是谁?」

  「是我,纪姨。」声音沙哑,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秦树?」妈妈打开了客厅的灯,确定沙发上确实是秦树后,妈妈坐到了秦
树身边。

  「秦树你怎么了?」眼前的情形让妈妈震惊,秦树像是一只落水狗,坐在沙
发上了无生气。

  秦树抬起了头,「纪姨,只有您最疼我。」说完哭着扑到妈妈怀里。

  妈妈爱怜地抚摸着秦树的头,隐约猜到点什么,但还是问,「秦树,跟姨妈
说说到底怎么了?」秦树摇了摇头。

  「是因为今天晚上你表姐和表弟的态度吗?」

  秦树把头埋在妈妈的胸前,不点头也不摇头,表示默认了。

  妈妈轻轻叹气,「我是孩子们的妈妈,我向你道歉。」

  秦树抬起头说,「我是在生自己的气。我只怪我自己不争气。」

  「你已经很努力了,知道吗?」

  「可是没有一个人喜欢我。」

  「谁说的,姨妈不是就喜欢你吗?」妈妈直视着秦树的眼睛。

  「可是……」妈妈摆起笑脸说,「姨妈都给你道歉了。你就当是原谅姨妈怎
么样?」

  秦树止住哭声,眼珠子转了两下,「才没那么容易就原谅纪姨呢。」

  秦树脱下了裤子,「纪姨,帮我弄出来吧。」

  妈妈脸红润起来,害羞着说,「前几天才弄过……怎么又来了。」

  秦树握着大肉棒抖了两抖,「都好几天了,当然忍不住了。」

  「整天想着这东西,学习怎么可能会好呢。」妈妈故作严肃地说。

  「纪姨。我的学习不是有进步吗?」

  「好、好,你肯好好学习就好。但是这种事一定要慢慢控制知道吗?」

  「我知道啦。」妈妈看着熟悉的大肉棒,心里在打鼓。

  「纪姨……」秦树抖动着大肉棒。

  抖动的大肉棒让妈妈口干舌燥,就一次、就一次,最后一次,以后一定要好
好做下他的思想工作。想着想着,妈妈不自觉间已经弯腰下去,越来越近了……

  「纪姨。」秦树扶住了妈妈的头。妈妈有点奇怪。

  秦树脸色变化,低声说,「纪姨,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怎么了?」妈妈问。

  秦树从背后拿出了一双丝袜,干笑了一声。

  妈妈认出是自己今天穿的那一条肉色丝袜,「这是我今天换洗的那双?」

  秦树点了点头,「本来我是想借着纪姨的丝袜来手淫的,没想到纪姨会出来。」

  「不过丝袜还有用处。」秦树狡黠地一笑。

  「干什么?」妈妈惊疑着问,伸手想把丝袜抢回来。

  「纪姨答应了我就原谅您。」秦树把丝袜收在了背后。

  「答应你什么啊?」

  「很快的。纪姨你背过来。」妈妈将信将疑的把后背对向了秦树。

  秦树把妈妈的双手抓了过来,还没等妈妈反应过来,秦树飞快地用丝袜绑住
了妈妈的双手。

  妈妈惊呼了一声,这时再想挣脱出来已经晚了,「秦树快放开我。」

  「嘘。纪姨,别太大声了,会吵醒表姐和表弟的。」

  妈妈连忙压低声音,「秦树,你干什么啊,快给姨妈解开。」

  「纪姨你先下去。」秦树扶着妈妈,让妈妈整个人跪在了沙发前面……

  妈妈已经失了方寸,为了让秦树快给自己解开丝袜,非常顺从地随秦树摆弄。

  「快……」妈妈正想开口求秦树解开丝袜,秦树挺着大肉棒顶在了妈妈的唇
上,打断了她的话。

  妈妈扭动着身子,可是手被绑住了,无论妈妈怎么挣扎,都逃不开秦树固定
在肩上的手。

  怎么可以这样子,一股屈辱感在妈妈心中蔓延。

  大肉棒在妈妈的脸上肆意摩擦,留下点点淫液,炙热的大肉棒点燃了妈妈火
红的嘴唇,硕大的龟头对着朱唇上下研磨,秦树握着大肉棒向上挑起上嘴唇一下,
又向下压落下嘴唇一下。

  妈妈的嘴唇越分越开。

  妈妈逐渐抵挡不住,忍不住开口,「不要……」

  秦树嘴角一翘,大肉棒随着檀口的微张插了进去。

  「呜……」妈妈难过的呻吟。

  秦树扶着妈妈的后脑缓缓的抽插,一边安慰,「纪姨,都好多次了,放松……」
妈妈见已成定局,也慢慢放弃了抵抗。屈辱感让妈妈有点生气,等他射出来再说
吧,这次太不像话了,一定好好教训他一下。

  妈妈开始配合起来,试着吸吮其肉棒。因为双手被反绑,妈妈好几次差点失
去平衡。

  秦树放心地坐了下来,这样妈妈不得不低下头来。

  「纪姨,舌头……对、对……好舒服啊……」秦树舒服地把妈妈的秀发挽到
妈妈的耳后,欣赏起妈妈的美容来。看着贞节的人妻妈妈被双手反绑跪着给自己
口交,秦树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征服快感。

  秦树忍不住用手稳住妈妈的后脑,另一只手握住大肉棒顶向妈妈的内腔。妈
妈侧脸鼓起一块,「嗯……嗯……」妈妈呻吟着,幽幽地看着秦树,像是在埋怨
着什么。

  秦树得意地用大肉棒给妈妈「刷牙」。

  「呜……嗯嗯……」

  「吱……」传来一阵开门声。

  秦树和妈妈惊得几乎跳了起来。秦树抱起妈妈就躲到了沙发后面。

  「咦?」姐姐看到客厅灯是开的非常奇怪。

  姐姐回头看到妈妈房间灯是亮的,「妈妈?」

  因为手被反绑,妈妈怕被看出异样,只好半蹲着从沙发后面露出了一个头,
「是小琪啊?」

  「妈,你在那干吗?」

  「我在找个东西。」妈妈急中生智。

  「大半夜找什么啊?」姐姐走了过来,「我来帮你找找。」

  眼看姐姐就要过来了,妈妈忙说,「我的戒指丢了,小琪你先去厨房帮我找
找吧。」

  「戒指!」姐姐一惊,「我这就去!」

  看着姐姐进了厨房,妈妈松了口气,蹲下来说,「快给我解开。」

  冷不防秦树环在肩上的手用力一揽,「啊。」妈妈的头枕在了秦树的大腿根
上。

  「妈,怎么了?」

  「没什么,不小心磕了一下……呜……」大肉棒趁机插了进去,妈妈仰躺在
秦树的大腿上,侧着脸被秦树抽插着小嘴。

  「妈,你是什么时候丢的啊?」秦树适时的拔出了肉棒,妈妈立马答道:
「我也忘记丢在哪了,你到处都找找……嗯……」

  「好的。」

  「纪姨你好聪明,不愧是老师啊。」秦树毫不留情地又插了进去。

  妈妈急得快哭了出来,可是手被反绑着,除了扭动着丰满的身躯毫无其它办
法。

  只披裹着一件薄薄的沙质睡衣的丰满性感的身躯在秦树眼里来回扭动,秦树
眼里快看出火来,伸出一只手从睡衣上面伸了进去,粗鲁地推上了胸罩,一只手
满满地握住了33D的豪乳。

  「呜……嗯……嗯……」胸招到袭击的妈妈剧烈地扭动起来。

  「会被表姐听到的。」秦树轻轻地说。

  妈妈果然就停了下来。

  「让我摸一下,我会射得更快的。」秦树安慰说。

  秦树一只手揉捏着掌心的美乳,娇挺的美乳在秦树手里变换着形状。

  「嗯……嗯……呜……」妈妈尽力忍着,可还是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我的乳房……乳房也像是被点燃了。不要再摸了……会死的……不要再摸了……

  秦树玩弄起妈妈的乳头,「纪姨,乳头硬起来了哦……」含着大肉棒的妈妈
使劲摇了摇头。强烈的自尊心让妈妈面对着羞辱,做着最后的挣扎。

  「妈,我先上个厕所,等会再帮你找……」姐姐像是忍不住了,一阵小跑到
了卫生间。

  秦树和妈妈的压力顿时减了不少。

  去卫生间了……尿意从妈妈下体传来,先前因为震惊,妈妈把尿意忘记了,
现在强烈的尿意从下体传来,快忍不住了!妈妈在心里呼喊。

  妈妈想说话,却被秦树死死的固定住,大肉棒不停地在嘴里做着有规律的抽
插,揉在美乳上的手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双手又被反绑,妈妈无奈地摩擦着大腿,来回的摩擦了一遍又一遍。就这样
上面、中间、下面三处的强烈刺激让妈妈意识渐渐模糊。

  秦树看在眼里,淫笑起来,纪姨你忍不住了啊。我这就来帮您。秦树舍不得
松开蹂躏美乳的手,就用固定妈妈头部的伸向妈妈的大腿深处,妈妈趁机想缩回
头来,秦树反应快,忙缩回手又按在了妈妈后脑上,跟着大肉棒用力抽插了一下。

  「嗯……」妈妈痛苦的呻吟一声。

  秦树只好松开美乳,秦树的手臂比较长,能触及到妈妈的私处。

  下体的尿意让妈妈再难继续忍下去,只有让他快点射出来了!妈妈卖力的吸
吮舔舐起来。

  哈,这骚姨妈终于欲火焚身了。秦树淫笑着把妈妈的裙摆撩起到腰间,两只
白皙的美腿正在反复摩擦着,这么骚啊!秦树用手插进了两腿之间。

  妈妈大腿反射地夹住了秦树的手,口舌停了下来,头微微地摇动着。

  可是早已经全身酥软的妈妈又怎么能夹得住,秦树竖起食指轻松地就顶到了
妈妈的棉质内裤上,「呜……」久违的感觉让妈妈叫了出来。

  「湿得一塌糊涂了……」秦树淫笑着说。

  秦树用手指轻轻往里挤进去了一点,然后缓缓地上下滑动,秦树的淫行击碎
了妈妈的理智,这时妈妈才发觉自己的私处早已经热浪滚滚,淫水泛滥了!

  随着秦树的玩弄,棉质内裤深深地陷入了嫩肉里,形成了一条浅浅的沟壑,
看着诱人的小沟,秦树一时舍不得掀开它。

  秦树隔着内裤找到了那颗珍珠,秦树毫不犹豫地用指腹压住,开始玩弄起来。

  「呜……呜……」老公从来没有这样过,前所未有的快感冲击着妈妈的感官。

  快要忍不住了……不能在弄了……啊……嗯……不行了……要忍不住了!一
股液体从妈妈的下体喷薄而出,源源不断地喷涌着,秦树目瞪口呆,黄色的液体
顺着大腿流到地板上,并向远方慢慢流淌。

  纪姨被我玩尿了……

  征服感油然而生,秦树拨开内裤到一侧,按住阴蒂开始剧烈揉搓,下体也不
忘着进行轻微的抽插。

  妈妈的意识已经一片空白,上、下两个地方的快感让妈妈本能地配合着秦树
的淫行。

  「嗯……嗯……呜……呜……」妈妈无意识地呻吟着。

  秦树动作越来越来快。要射了!秦树再次加快了速度。

  「啊……」秦树和妈妈同时舒服地呻吟出来。

  秦树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嘴里,妈妈的蜜穴也喷射出来大股阴精
将秦树手又淋湿了一遍。

  这时姐姐从厕所走了出来,「妈妈……」

  妈妈枕在秦树腿上,全身无力,根本站不起来。秦树看在眼里,从沙发后面
站了起来,「表姐,纪姨回房间找去了,我在这帮纪姨找呢。」

  「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就刚才……呵呵……」

  「那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吗?我去找找……」

  「表姐,你明天不是还有约会吗?这里交给我好了。」

  姐姐睡眼惺忪,伸了个懒腰,「那就交给你了。」

  直道姐姐回了房间,秦树终于松了口气,这时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
风一般地跑进了卫生间。秦树看着地上一大滩的尿液,又闻了闻手上淫荡的气味,
微微失神。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起了床,秦树正在床的另一头呼呼大睡,看着他的睡相,
我心里头也无由地非常厌恶。我这是怎么了?虽然不敢说我是一个正人君子,但
我也从没像这样讨厌过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似乎跟我没有什么过节。

  管他呢!我懒得再想。我从床下的箱子里找出小静送给我的情侣T 恤,穿在
身上后我静悄悄地出了房间,妈妈和姐姐想必也都没醒。我在卫生间匆匆地洗漱
完毕,整理了一下发型,我还是太担心妈妈忽然起床看到我穿这样一件衣服。

  我不敢久留在家里,小便完之后我就出门了。

  早晨的空气格外凉爽,东方泛起的朝阳又让人心窝里又有着丝丝暖意。小静
的笑脸在我脑海里浮现,今天一定是个快乐的日子啊!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