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年后的母子突破 9 - 10

                (九)

  人生是辨证的,时间是紧迫的。岁月的沉淀作用使我们的内心改变,变得与
这个社会更加融合,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是故作文雅而说这个。为什么呢?最近调整了工作岗位,由清水衙门到了
兵家重地。生活充实的同时,反而内心压抑了许多。我老了。最起码心态不再年
轻,童真已经与我不搭边,取而代之的是世故和圆滑。

  半个月内没有和老妈继续。一是没时间,二是没心情。虽然偶尔还会想,偶
尔还会偷偷看乱文,但是身体的渴望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激情。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应该不会是我厌旧的缘故,因为看乱文的时候内心还是有涟漪的,看老妈的
时候还是会想象她裸体的。

  后来我明白了,不是我厌旧,也不是我身体机能下降了。上班时看了份杂志,
上面详细介绍了男女在一起的各个阶段。当彼此了解了对方,也就是经过几次上
床之后,两人内心都会发生变化,由对身体的兴趣变为了对情感的兴趣。看完后,
我倒吸一口气,难道我爱上了自己老妈?

  心情是复杂的,故事是搞笑的。我不否认我对老妈有所爱慕,但是如果上升
到爱情这一层面,我内心还是没有准备的,也是不会接受的,我宁愿当看了一篇
屁文。当然,杂志上或许也讲对了一点,那就是我现在更加关心的是老妈的态度
问题,而不是在一起时的表现如何。

  限于没交流时间的缘故,我没法和老妈探讨这个问题。苦苦思索之后,我决
定拿起笔杆子,放下“枪杆子”,给老妈写封信。没有了面对时的尴尬,或许能
获得更好的交流结果。

  忙里偷闲,上班时给老妈写完了这封信:

  “妈:

  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给你写信。记得第一次还是上中学时,学校要求每人给
自己妈妈写封信,不知道你还记得内容不?

  一眨眼,十来年过去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小毛孩,虽然有时还会被你看成
是啥也不懂的屁孩儿,但是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我知道,
看到这里,你也会感慨。感慨时间的飞逝,感慨岁月弄人。其实,当你拿起这封
信的时候,就预示着我真的长大了。

  由于没有时间交流,我才选择了这个方式。当我拿起笔的时候,忽然间心里
有那么多的话想对你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守着你,内心敢表白的缘故。咱
俩的事,之前也已经交流过多次了。可是,最近我常常会思考一个问题,一个难
于启吃的问题,我这样对你为的是什么?难道真是爱情?

  不要惊讶。上次你说我把你当做一个情人而已,我赞成。但是,这样的情人
不是一个肉体的替代品,你永远都是我妈。虽然这样的行为不会被社会所接纳,
可是,事情之所以发生肯定都会有其客观规律。你肯接纳我,是我的幸事。

  我从小就爱慕你,但是这种爱最近得到了升华,我俩有了肉体的接触。我是
你生的,如果说之前的肉体接触,我应该感谢你赐给了我生命。那现在的,我应
该感谢你给了我灵魂的升华。我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我清楚,你肯定忍受着极大的压力,各方面的。不过,我现在真不了解
我的这种做法是否伤害了你。上次你要把我往那个舅妈身上推,我忽然意识到你
是不是想摆脱这个?是不是因为我的所为让你接受不了了?

  上面我说了,你不是我的肉体宣泄对象。因为你是我妈,所以我爱你。即便
有再多的舅妈,即便有多么符合我的性取向,我都不会在乎,我只在乎你,我的
妈。

  如果说咱俩的事是机缘巧合,那我现在应该感谢上天的安排。只不过,妈,
你现在什么看法?我真的迷茫了。

  看后销毁,热盼回信。

  永远爱你的儿子。“

  早班上班的时候,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我偷偷把信给了老妈,然后就急切地
盼望老妈的回信。晚上下班回家,直到睡觉,老妈都没有任何反常的表示,连点
暗示都没有。忐忑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老妈依然没有给我回信。
只是很关心地给我披上了外衣,嘱咐我最近降温,注意加衣。

  上班没了精神,老妈不给我回信是什么意思?忽然看到了衣架上挂着的大衣,
这件衣服平时我并不常穿,会不会是?于是摸了摸口袋,果然,里面有一张纸。
心里兴奋至极,马上躲到了洗手间里面,急切地掏了出来,里面是妈妈的娟娟字
体,这个我认得。

  “大儿子: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你说你长大了,那我就加个大吧。你中学时给妈写
的那封信,我一直保留着呢,我也经常会拿出来看看。你写到自己的志向,写到
以后要如何孝敬我,都让我很感动。以前一直认为你是个小孩,直到看了你的那
封信,我就认为你长大了,我早就把你当做一个小男子汉看了。其实不是我故意
要多管你,儿行千里母担忧,不管你多大岁数,只要我还活着,就会认为你是个
小孩,这个你明白吗?因此,你永远是我的小男子汉。

  你说的事情,其实我也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谈,只不过,每次只要谈这个你就
会上兴,都会对我做那个事,我还怎么说?你的这个方式很好,既然你这么想知
道我的想法,那我就跟你说说吧。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怕自己会害了你,也怕你会认为妈太过放荡。后来你对
妈说了那么多话,妈放心了,也很感动。

  先对你坦白一件事。上次你问过我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其实,你是妈的第三
个男人。我不知道你看了这个之后会是什么表情,但是,答应我,不要愤怒,以
后也不要再提这事了,好吗?

  你问我这个,肯定会有所察觉,对不?那还是在你五岁时,不知道你那时记
事了吗?妈忘不了,中午你醒了,看我的眼神,我永远忘不了。也正是从那天起,
我和那人断了关系。

  他不是别人,正是你爸以前的一个领导。那时你爸刚转业,咱家里没人,分
的单位不好,你爸又没有特长,在单位常受别人歧视。你爸就常请领导,一来二
去,我就和那人熟了,后来就发生了那事。不过,并不是很长时间,一共也就是
半年,后来你爸就提干了。那人后来也骚扰过我,都被我拒绝了。如果你真的还
记得那个中午,忘记吧,和我一样,忘得干干净净,就当妈是为了这个家做了点
贡献。

  妈和你的事情,正如你所说,不被社会接受。可是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
一直希望你能好好的,不走歧途,如果你能从妈身上得到快乐,我愿意。妈这不
是奉献,是心甘情愿。我往你舅妈身上推,是不想让你陷的太深,别搞垮了这个
原本幸福的家庭。你能理解吗?

  爱你的妈。“

  看完了老妈的回信,我的那个梦终于水落石出了。老妈敢跟我说这些,说明
老妈在乎我,把我当知心看。于是,故伎重演,我又写给了老妈这封信。

  “亲爱的妈:

  谢谢你对我说的那些。从现在开始,我不提了,也不会认为你有啥不好。以
前一直在看乱伦小说,感觉里面的情节很夸张,也不太相信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
生。后来从报纸上网络上也接触到了很多真实的案例,从此我认为这个事情还是
很多的,只不过很隐蔽罢了。

  你说我能从你身上得到快乐,确实,妈,拥抱你的感觉很美好。被你包容的
感觉也很温馨。从你身上能得到其他任何女人都不会提供的东西,那就是亲情,
母子亲情是世界上最美最紧密的感情。

  可是,妈,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当然知道这样做有悖伦理,可是,
难道我和舅妈在一起了就不违背伦理了吗?这个还不一样吗?妈,我希望我得到
的是你的身心,身体和感情。我不想让你以为我是在找你宣泄。

  爱你的儿子。“

  又过了一天,终于盼来了老妈的回信,很简单。

  “大儿子:

  妈明白你的意思。不说这个了,一切随缘吧。明天就放假了,你爸和小紫都
要值一天班。咱娘俩别在家里囚着了。这两天天气不错,咱俩去西山踏踏青吧。

  爱你的妈“

  虽然内心感觉浪费了这么个大好的时机有点可惜,但是老妈在这个节骨眼上
提出来了,我也不好推脱什么了。周六放假之后,老妈就当着大伙的面说了,要
让我陪着去西山公园转转。老爸没意见,老婆不赞成,说想等到清明节那天带她
一块儿去。但是清明节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要回老家扫墓,因此,她的提议被否决
了。

  于是,星期天我就开车拉着老妈来到了西山。因为放假,所以人很多,以大
学生为主,有的成群结队打着旗子,有的纯粹是情侣,卿卿我我。老妈这天穿着
很休闲,一身黑色的运动休闲装,和那种瑜伽的衣服差不多。一路上,我都在夸
老妈年轻,逗得老妈一路笑不停。

  慢慢地,越往上爬人越少了。为啥?真正出来踏青的还是少数,都钻到那些
树林里去了。一块石头扔下去能惊起好几对儿。又爬了一阵之后,老妈提议在路
边的小凉亭休息一会。

  “真老了,年轻的时候一口气能爬上顶,现在不行了。”老妈一边按摩着小
腿一边说。

  “老啥啊?我说了你一路子年轻,你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不是明摆着想让我再多夸你两句吗?哈哈。”我对老妈开着玩笑,把她的右腿
抬起来放在了我腿上,给她按摩起来。

  “熊样吧。我说啊,你也得多运动运动,看这一身懒肉吧,出门就开车,我
年轻那会儿从老家走到这里,然后爬到顶都没事。”老妈点着我的脑袋说。

  “哈哈。时代不同了,两根腿不值钱了。再说了,妈,我一身懒肉吗?你不
是说挺厉害的吗?”我狡黠地看着老妈说。

  老妈当然知道我指的什么,瞅了我一眼,拧过头去,用手盘了盘头发,然后
对我说:“又来这套,没大没小。”

  我换到了老妈左边坐着,继续按摩起她的左腿来。天气确实转暖了,老妈里
面今天就穿了一件薄秋裤,摸起来感觉很好。

  “怎么不说话了?”老妈看我不说话,对我说。

  “说啥?这不是忙着摸你吗?”我抬起头坏笑着说。

  “嗯,行,你继续按。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写信了?”

  “信上不是都说了吗?哈哈。”

  “嗯,你刚给我的时候我挺惊讶,半天没敢看。”

  “怕啥?怕我吃了你啊?哈哈。”

  “熊样,我是怕你又有啥孬点子。”

  “嗨,我这么个老实本分的人,能有啥孬点子?妈,最后你也没给说明白啊,
跟我说说吧。”

  “什么没说明白?不是都说完了吗?”

  “你和那个人啊,哈哈。”

  “你要挨打,我就知道不该跟你说,不该相信你个没良心的。”

  “投降。别打。要不我掐你腿了。这个有什么啊?你都跟我说了,还怕什么?”

  “都说了,以后不提了,还说什么?”

  “你没说明白啊。”

  “难道你真记得?”

  “嗯,记得。”

  “那么小都能记住啊?”

  “那要分什么事啊,这种事怎么会忘了?”

  “从小看苗,从小就不是个好玩意。”

  “嘿嘿,才知道啊?说吧,几次?”

  “什么几次?”

  “他肏了你几次啊?”

  “不打你,你还不死心了。”

  “哎吆,还真打啊?妈。”

  “那可不。一共多少次我忘了,反正不多。”

  “和没说一样,到底多少啊?”

  “十来次吧、”

  “都是在咱家?”

  “有时候也在他家,不过不多,好像也就一两次。”

  “他没老婆啊?”

  “就是因为他和他老婆两地分居,才出这事的。”

  “那他现在人呢?”

  “听说去北京了,他媳妇在北京一个什么研究所。”

  “哼,两地分居。他媳妇肯定也没被人少肏. ”

  “别说话那么难听,以后别提了哈。”

  “嗯,不提了。”

  “干啥?停。有人啊。”

  和老妈一段对话深深刺激了我,我的手不自觉地摸向了她分开的两腿中间。
老妈一面躲闪着,一面四处张望,怕有人过来。在确定路边没人后,便不再去拉
我的手,让我肆意地抚摸着。

  “妈,你摸摸,可硬了。”我抓过老妈的手,放在了我已经支起的帐篷上。

  “嘿嘿。知道为啥出来不?急死你。”老妈抚摸了几下,然后在我龟头上轻
轻捏了一下。

  我被老妈激起了欲望,想把手伸到裤子里摸,但是老妈不让。正在这时,一
群学生爬了上来,我赶紧松开了老妈。那群学生也看到了这个凉亭,领头的招呼
他们要过来休息。我一看这么些人,就拉着老妈起来继续往上爬。可是刚一站起
来,就发现下面还硬着呢,赶紧弯下了腰。

  老妈明白了我的窘态,推着我往东面的山坡走去。翻过了一大片荆棘,我和
老妈来到了山侧面峡谷上面。下面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遮蔽地严严实实,甚至
看不到地面。

  老妈显然对这座山非常熟悉,在我后面指引着我前进。我在前面为老妈开道,
问老妈怎么这么了解西山。老妈跟我说以前小的时候没东西吃,这里榆树多,她
们都来这里弄榆钱。然后又开始感慨起现在的美好生活来。

  “妈,以前这里就这么多树吗?这么多荆棘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拉开了
几根荆棘,回头对老妈说。

  “以前还都是小树,拿个长钩子就能够着。那时候还荆棘呢,就是像这样的
小荒草都被打扫地干干净净,都弄回去烧火了。”老妈躲闪开那根荆棘,对我说。

  正当我回头的时候,没想到忘了前面还有一根,一伸手,正好摸到了荆棘枝
上,擦抹了一根指头。老妈一边关心地问我怎么样,一边埋怨我不小心。

  “哎呀,都是你带的好路。鲁迅先生说,路是人走出来的,可是,这是人走
的吗?”

  “我哪知道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再说了,你要不是出丑态,我能拉你到这
里来啊?再往前走,看到没?前面就是那条小路了。”

  好家伙,这么个清净的地方,不就是野战的大好场所吗?此等良机岂能错过?
但是目前身处荆棘之中,别说运动了,转个身都得小心翼翼,要是在这里掏枪,
那还不得走火啊?于是继续前进。

  终于翻过了这片荆棘林,来到了山谷中间的小路上。路边到处是垃圾,有火
腿皮,矿泉水瓶子,偶尔还能看到用过的套套。看来这里确实是上等作案场所。

  “你给指的路,我手划破了,怎么办?”我停止前进,转过身对老妈说。

  “熊样,还能咋办?”

  “为我疗伤。”我将老妈拉过来,两手开始在她屁股上大力揉捏。“让你再
急我,我要捏爆你。”

  老妈一边挣脱着,一边呻吟着说:“嗯……熊样,就知道你会这样……别在
路上,到那边石头后面。”

  虽然没人,但毕竟是光天化日,在路边上,心里还是有点虚。我顺着老妈指
的方向看到了一块巨石,于是拉着老妈往那边走去。刚走到旁边,就听到后面有
扎腰带的声音,很急,又很慌张的那种。往前一瞧,好家伙,只见两个穿着中学
校服的人在那抱着,男的面朝里背对着我,看不到样子,女的在他怀里低头趴着,
两手还提着男孩的裤子。

  我和老妈都吓了一跳,我赶紧拉着老妈往前走。走出去了老远,老妈在后面
笑了,说:“哈哈。幸亏没在那,要不这下可出丑了,他俩没看到咱俩吧?要不
人家怎么想啊?”

  我也停下了脚步,喘了几口粗气说:“没看到,没看到。当时是没看到,咱
俩走了之后人家能不伸出头来看吗?不是幸亏没在那弄,而是幸亏刚才没叫你妈,
要不可大了。”

  老妈没有说话,叉着两腿,双手也叉在腰上,笑笑地看着我。我环顾了下四
周,绝对安全,于是上前一步,将手直接放在了她两腿中间,开始隔着裤子抚摸
起来。老妈两腿立刻夹紧,四周观望了下,确定这里确实安全了,便将手搭在我
肩膀上,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摸了老妈两腿一阵之后,我又摸起了她的屁股。和前几次不同的是,老妈今
天里面穿的少,再加上这衣服面料很柔滑,感觉她的屁股格外翘,我每紧捏一下,
老妈就将屁股往后撅一下,喉咙里也开始发出轻微的“嗯,嗯”声。

  待到我忍不住了,就开始从后面慢慢将老妈的裤子往下拉,老妈也把手从我
肩膀上放下,给我解开了腰带。我给老妈拉下了外面的裤子的时候,老妈已经攥
住了我的鸡巴。“硬,真坏。”老妈在我耳边轻声说。秋裤是很薄的,圆鼓鼓地
包裹着屁股,我禁不住用手背使劲蹭了几下,充分感知那份圆润。老妈开始往前
顶我,不再犹豫,开始一边抚摸着,一边给她慢慢褪下秋裤。两手再一摸,摸到
的是一片肉感。

  “妈,你的内裤呢?”我的鸡巴已经顶进了老妈两腿中间。

  “嗯,没穿。”

  “嘿嘿。原来你早有准备啊?”

  “不是,没想到你会在这里,还以为你回去会弄呢。”

  “妈,我爱你,你真淫荡,我要肏进去。”

  “嗯,进来吧。不许说我。怎么弄?”

  “就这样吧,你倚着后面的树,我从前面进。”

  “不会弄破衣服吧?要不我弯下腰从后面来吧?”

  “没事,我的手在你屁股上垫着呢,就这样,从后面看不到你脸。”

  “变态。还要看着我弄。”

  “嘿嘿。因为你是我妈,我就要看着肏你。”

  老妈已经分开了双腿,右腿被我用胳膊高高抬起,在确定了老妈屄口的位置
之后,我便收紧了屁股,一挺到底了。老妈半眯着眼睛,发出了“嗯”地一声。
稍微调整了下姿势,我开始捧着老妈的屁股大力抽插起来。

  “嗯……刚进来就这么快。”

  “你不是挺湿了吗?”

  “你害的。你害的。嗯……”

  “妈,终于又插进去了。”

  “小变态。”

  “嘿嘿,你不是说我大吗?”

  “大儿子,小变态。嘿嘿。”

  “我怎么变态了?”

  “嗯……你肏……你妈……”

  “嘿嘿,我就肏你。一,二,三,四……妈,你数着,看我鸡巴进去了多少
次了。”

  “变态。嗯……八,九,嗯……十……”

  “啊……妈,被你包容的感觉很美。”

  “嗯,折腾人。你进来十五次了。不数了。”

  “嘿嘿。妈,大儿子肏你,舒服吗?”

  “别变态。不许说,只准肏. ”

  “能肏你,就不能说啊?我就说。”

  “这里不准说……嗯……”

  “嗨,这里没人。怎么了啊?你看,上帝给了我们人类智慧和思维,这个是
奢侈品,最基本的,啊……妈,你里面好热。最基本的还给了我们身体,有了身
体不就是为了干这个吗?我顺着我来的路挺进你里面,格外得劲……”

  “别说了,肏我,肏我……”

  “嗯,妈……我喜欢肏你,我喜欢这样抱着你屁股肏你,我喜欢和你下面相
撞的感觉。”

  “嗯……大儿子,轻点说。妈骚吗?”

  “骚,骚妈。我肏骚妈。”

  “嗯,妈骚。妈谁都不给了,妈要你,妈要你肏我。嗯……换根腿,麻了。”

  老妈已是气喘吁吁,被盘在头上的头发也已经散乱了。我与老妈分开了紧贴
在一起的身体,她好像站不稳一样,淫水浸湿了黑黑的阴毛,无力地站在原地,
等待我的再次进入,

  显然,老妈今天很有性趣。为了不让她体力透支,我让她转过身去,扶着树,
我从后面摸了几下她的大屁股之后,便又用鸡巴寻找起那个湿润润的洞口。老妈
很配合地分开腿,屁股高高撅起,等到我插进去了,才站直了身子。我用手使劲
拉住老妈的腰部,老妈用手抓着我的手腕,屁股往后翘,而上身则努力站直,躺
在我的胸脯上。

  虽然老妈的屁股很大,一定程度上妨碍了我鸡巴插入的深度,但是也正由于
这份肥大,给了我下腹更大的压力和润滑。很舒服。我每抽插一次,老妈身体便
跟着我起伏一次,就想行驶在波浪上的小船一样……老妈对这种姿势也很受用,
没有激烈地抽插,她便大口喘起气来。

  “嗯……嗯……你看不到我了……嗯……”

  “啊,妈,屁股好大。我下面在看你呢,看你的屄。”

  “坏蛋。嗯……”

  “妈,那人也是这么肏你的吗?”

  “又提。嗯……坏蛋。”

  “说啊,他是不是这样把我妈肏的?”

  “嗯……肏过,这样肏过……嗯……妈好兴奋,妈要……嗯……失态了。”

  “妈,我也是,很兴奋。啊……你屁股好大好软,下面也夹得好紧。”

  不知道这个姿势给了老妈兴奋,还是我说的话给了她刺激的感觉。老妈浑身
几近战栗似地迎合着我的抽插,能感觉的到,她的下面也变得很紧。前面第三部
中我提过我的哥们小强,不知道将这个我和老婆调情的对象用在老妈身上是否合
适?

  “妈,还行不?舒服吗?”

  “嗯……太厉害了,舒服。”

  “为啥舒服?”

  “你肏的妈舒服。嗯……”

  “妈,我是第三个肏你的,你的屄承受了三根鸡巴的抽插。”

  “坏蛋,又来。啊……好硬。我要失态了。肏我的都是坏蛋。”

  “妈。你大儿子也是坏蛋吗?大儿子肏的不舒服吗?”

  “舒服,坏蛋。”

  “妈,知道吗?小强也对你挺感兴趣。”

  老妈听到我说的后屄里紧紧夹了我一下,然后停止了呻吟,往后抬着头微笑
地看着我,我则继续搂着老妈上下颠簸着。老妈扶着我胳膊的手翻过去打了我屁
股一下,对我说:“说啥呢,这是?”

  “小强啊,你不会不认识吧?上次他喝多了说是你很性感呢,说就喜欢你这
样的。”

  “嘿嘿。别开这种玩笑。”

  “真的啊,哪是玩笑啊?他说你屁股挺好看,还说趴在你身上肯定很舒服。”

  “那你没打他啊?”

  “打他干啥啊?喝多了,再说了,酒后吐真言,平时他还不说呢。”

  “哎,你们年轻人啊……嗯……插这么深干啥?”

  “妈,看来最起码第四根鸡巴想这样插进去一探究竟啊。”

  “胡闹,他说你妈,你也不说说他。还说啥了?”

  “没说别的,最后就是说被你搂着睡一觉,死也值了。”

  “嗯……硬,肏我……”

  “妈。你说他是不是真想肏你啊?”

  “坏蛋……嗯……”

  “妈,问你呢。你说他要是喝多了来找你想肏你,你怎么办啊?”

  “坏蛋,我不让。”

  “妈,不如这样吧。抽空咱三个聚一聚,我把他灌醉,看看他守着你会表示
什么,要是真有那个意思呢,我就和他一块肏你。行不行?”

  “坏蛋。啊……嗯……不让。你要卖你妈……”

  “妈,你没试过两根鸡巴同时吧?很舒服的。”

  “嗯……不要。你试过啊?”

  “我没试过,但是我办过,我俩一起肏了她女友,还一起肏了小紫。”

  “啊?真的啊?你们年轻人啊……”

  “真的,妈,下一个就是你。俺俩一块肏你。”

  “不,我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他肏你吗?很舒服的,小紫和她女朋友都这么说。过两天
我安排哈,先喝酒,再肏你。如何?”

  “肏……肏我……嗯……”

  “妈,我问你如何呢?”

  “坏蛋,我不行了……俩年轻的。”

  “嗯,俩年轻的肏你。妈,兴奋吗?”

  “嗯……都射我……啊……”

  “妈,我俩谁先射你?啊……你屄里好紧。”

  “你先射,嗯……我不行了,亲儿子先射进来,摸我。”

  “嗯,妈。我这就射你了。”

  “射我,射妈,都射进来,都要……”

  “妈。射了,射了。撅屁股……”

  “嗯……好多,都……淌出来了,衣服,衣服……”

  刚做完,手机就响了,单位急事,速回。娘的单位。娘的屁股。

【待续】

***********************************
  附:对于6楼和8楼狼友所提的争议性问题,我在11楼和12楼做了解答,
谢谢两位的指导。

  再次重申,不是绿帽文,不是绿妈文,不是绿帽文,不是绿妈文……其实,
前几篇中我也提及了,对于小强也只是出现在我和小紫的幻想意淫中,并没有实
际的3P出现,也就不存在绿帽的可能。而绿妈,那就更不可能了。如果大家仔
细看完了上面的描写,可以大致了解我的用意,我当初写到了舅妈,当很多人都
在认为新女主角要出现的时候,却不知道,那只是一个引子,引出这章的主题。

  同样的,我和小紫做爱时说的话,大家可能不会当真,那跟老妈说的这些,
大家也不必在意。一篇文章,只有动作描写,那就像几十年前的无声电影。如果
对话多了,那就像现代的港台泡沫剧。只有动作和对话相结合,才能相得益彰。

  也许大家对这部文章给予的期望值太高,我在这里表示感谢。其实,更新的
慢,不是我手底下没素材,而是确实没时间。这篇文章的主文有1。8W多字,
我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写完了。艺术源于生活,这点我承认。这篇文章基于生活与
艺术的加工,这点大家也得相信。生活是连续的,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会让剧
情太过于突兀。

  说实话,我以前一直想尝试绿帽文,这是我的爱好。但是这篇文章不会涉及,
既然起名为母子,那肯定不会跑题。如果写的是大杂烩,当初也就不会用这么窄
的标题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很难满足所有人的爱好。以后故事如何,大家也
不要妄加猜测了,你问我会怎么样,我也只能说一切随缘了……





【年后的母子突破】【十】

***********************************
  大家好,二十来天没更新了,你们想我了有木有?实在是抱歉,最近工作忙
了点,中间还出差了一次。虽然偶尔也会上SIS,但是确实没这么多时间
进行更新。此时的我,正在办公室内,今天领导带人出去调研,留下我值班,才
有空续写下。
***********************************

                (十)

  在文章开篇之前,我还是一如既往滴故作高雅一番吧。同学们,本期我们讨
论的话题是熟女情节。相信有众多的狼友都有这个情节,虽然我没法用数据来做
例证,但是从乱伦类文章,特别是母子类的受欢迎程度,就能多少反馈出来。

  诚然,熟女之于青年,不仅是年龄的差距,还有身体的差别。45岁到55
岁的女人,身体内雌性激素分泌量已经开始急剧下降,因此,她们没有了往日傲
人的身材。但是,也正是这个的缘故,才能更多地体现出熟女的风采来。

  母亲的概念,从生理学上来说,无非就是我们身体的缔造者。从心理学上来
讲,她又是每个人心中最高尚的女神。在这里,先撇开伦理的束缚,如果单单是
从人性最本质的那一层说起,既然性是每个人的必需,那么如果可以选择,我想
每个人都会想每次都选择不同口味的性交对象。好比我们每天要吃饭,如果顿顿
饭菜都那么单一,不管你是如何喜欢这道菜,想必总会有厌食的那一天。

  将母亲比作一道菜,有点罪过了。我想说的是,在SIS上混的年轻人居多,
我们这些人,看惯了年轻女人的风骚,品尝过了她们的味道,那想换个口味,从
情理上来说,也是讲得通的。不过,可惜的是熟女的量很大,但是能够上手的资
源却很少,于是,我们情不自禁地会联想起自己的妈。俗话说母不嫌子丑,大多
数的人也是不会嫌弃自己母亲的。这,是充分条件。

  当然,如果你是纯粹的恋母,那么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也是妈妈,为什么还要
对中年妇女痴迷?其实原因很简单,说起母亲,我们这代人往往想到的就是熟女,
就是中年女人,她们没有细腰,却有肉感。她们没有翘屁股,却有丰臀。她们没
有傲人的乳房,却有温暖的胸怀……这些,你能拒绝得了自己感官的向往?

  嗯,被我说糊涂了吧?其实我也很糊涂?鸡和蛋的关系很难说清楚,在这里,
到底是先恋母还是先向往熟女,我也解释不清楚……

  啰嗦完这一通之后,咱进入正文吧。其实这一段时间,不是我没素材,中间
和老妈也弄过几次,但是情节都很平和,无非就是趁家里没人的时候水火交融。
我想,这种简单的抽插动作我不写也罢,别败坏了大家的激情。下面我要讲的,
就是又一次不同寻常的过程。列位看官,系好安全带,激情之旅,马上上路。

  粗略地算起来,从年初一到现在,几个月过去了,我和老妈也已经偷情了十
几次了。我不知道在这里用「偷情」一词是否合适,不过,这种禁忌的感觉已经
深深埋于我的心田,当然,老妈那边也会有相同的体验。

  如果说当初的几次是我的死缠烂打,那么最近的几次则有点两厢情愿的意思
了。具体过程我就不一一详述了,简单地介绍点。

  有一次是下午下班后老婆出去买菜,趁老爸晚上有应酬没回家,我拉老妈到
卧室来了次速战速决的。有一次是中午兴起,我回家吃饭,老妈主动约我在客厅
沙发上来了次「沙震」。还有一次是老婆值班,我趁老妈上二楼找东西,背着楼
下的老爸在我卧室进行了十几分钟的站立式「肏母」,没射精。最后一次是老妈
主动暗示的,晚上的时候让我和她去打扫储藏室,储藏室没打扫,关上门之后把
我鸡巴打扫了个干净。

  这几次基本上没和老妈有什么言语交流,一来时间紧迫,二来条件有限。就
是那次中午那一场,短暂地说过几句话,老妈告诉我,她最近很想要,不知道为
什么。我问她多长时间和老爸一次,她说大概一星期一次。难道这就是所说的五
十的女人坐地吸土?不过,这正适合我此时的性需求。

  昨天是星期天,周六的晚上和老婆大战一场,最后来了次激情内射。事后老
婆在床上蹲着用卫生纸接着淌出的精液,对我说,我很坏,又给她射进去了。不
过,她对我很放心。我问为什么,难道她是放心自己不怀孕吗?我每次都是挑她
安全期的时候才敢射进去的。老婆笑笑说,当然不是,是子弹没少,而且最近越
来越多了。

  都说女人偷情不容易发觉,而男人就不同了,回家一验子弹就知道在外面有
没有开战过。看来,这个规矩得改改。最起码对我来说行不通吧?当然,你可能
说男人的精液生成速度都很快,我两天没搞了当然看不出来。别急,下面我会继
续验证滴。

  一夜好觉,清晨惊醒了,下意识地开机后发现才八点,意识到是周末后想继
续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侧脸看看老婆,她正睡的香。哎,我这生物钟,也太
准时了。翻来覆去几次,觉没睡着,却急出了尿意,于是就轻手轻脚地穿上了睡
衣到厕所放水。

  尿完之后,没想到的是自己更加清醒了。索性不再回卧室了,来到楼下的书
房,准备上会网。刚开了机,就听到门外老爸的声音。原来老爸今天要加班,正
急急忙忙的往外走呢。老妈在厨房喊他先吃饭,老爸说来不及了,上午有会,要
迟到了。我开门一看,老爸已经出门了,老妈还在厨房忙活着。

  我家厨房和书房斜对着,老妈看我吃了一惊,说吓她一跳,不知道我在书房。
我嘿嘿一笑,说我也是刚下来,正准备上会网呢。老妈看我还穿着睡衣,就让我
上去换衣服,叫小紫一块下来吃早饭。我说她还睡着呢,你先吃吧。我上会网再
说。于是就关上了门,折回书房,点上了一根烟,然后开SIS看起了自拍。

  好几天没上SIS了,或许是天气转暖的缘故,自拍区的原创也多了起来,
可惜我家网速有点慢,只能点开后等着慢慢加载,顺便看看上海车展的MM图片。
美女加裸体,倍助了我的晨勃。我喜欢裸睡,此时的我就只穿了一件睡裤,低头
一看,钢炮清晰可见。

  正看着车模的时候,门被推开了,由于不知道是谁,我赶紧点开了网易的一
篇新闻,回头一看,是老妈。

  「我说你关着门干啥,原来在里面抽烟,跟你说多少次了,以后到阳台去抽,
弄的书房整天烟雾缭绕。」老妈一手拉着门,挤在门口对我说。

  「好来,抽完这一根我就出去,我这不是看看新闻吗?」我回过头来,又象
征性地点开了几个链接。

  「看新闻还是看女人?我刚才咋看到几个大光腿啊?」

  「哈哈,那是上海车展的车模,我关注的对象是车,又不是女人。」我继续
抽着烟,背对着老妈说。

  老妈不再说话,带过门去走开了。我又打开了后台的自拍,慢慢欣赏起来。
又过了一会,老妈在门外喊了起来,说她已经吃完了,饭都凉了,让我赶紧把小
紫叫起来吃饭,她一会儿再热热饭菜。

  我只好不耐烦地关了机,推门准备上楼,看到老妈正在厨房蹲着择菜,刚才
明明是穿着一件牛仔裤的,现在却换上了睡裤。我愣了一下,老妈也正好转过
身来,招呼我快去换衣服吃饭。

  「妈,你让我换衣服,你怎么又换上睡衣了?」我走到厨房门口对着正撅着
屁股的老妈说。

  「我一会要洗衣服,刚换下来。你们有洗的没?拿下来我一块洗了。」老妈
背对着我说。

  我没有做声,而是一步步朝老妈走过去。红色的,没错。老妈的睡裤是乳白
色的,那红色的内裤格外显眼。这蹲下的姿势使她的大屁股圆鼓鼓地往后撅着,
内裤的印痕也清晰可见。

  老妈看我没说话,回过头来,我翘起的鸡巴正好位于她目光聚焦的高度上。
她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抬头对着我说:「快去换上衣服吧,今天不
行。」

  「为什么不行,莫非你来好事了?」我一边说着,身子已经蹲在了老妈后面,
一只手从她腋下绕过去,直接摸在了老妈分开的两腿中间。

  「你要找死啊?小紫在上面呢?」老妈小声说着,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反手一拉,将老妈的手腕攥住,然后往下一拉,将老妈的手按在了她的裆部。

  「妈,你这不是没来好事吗?你摸摸。」我的鸡巴顶在了老妈屁股上,另一
只手已经摸到了老妈的奶子上。

  「没正行了。今天不行……」老妈依然很犹豫。

  「没事,妈。她睡的正死呢,昨晚俺俩大战了一场,让她多睡一会吧。」我
一边说着,一边拿着老妈的手继续抚摸她的裆部。

  「那更不行了,你身子能撑的了吗?」老妈没有继续阻拦我,纵容着我的放
肆。

  「嗨,没事,你儿子啥能力你能不知道啊?妈,好几天了,我想你了。」我
继续腻歪着老妈,将脸在她后背上慢慢磨蹭,充分感受那份母亲的滋味。

  「那下午找个机会吧,现在怎么行?不行,不行。」老妈放下了手中的菜,
把我放在她乳房上的手按住。好像是想将我的手移开,却没有继续动作,只是那
样按着。

  「就现在,妈,肏你。」我一边说着,一边将老妈拉了起来。老妈站起来后
和我面对面,两手往后推我。我则迅速将她抱住,一只手往下伸,继续抚摸老妈
的裆部。

  「不行,不行。嗯。」老妈嘴上说着不行,却也没再阻拦,只是站着,两手
不知道该往哪放,木讷地站着。我与老妈紧紧贴在一起,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阻碍
了我右手在下面的摩挲,却也给了我极大的刺激。

  「别闹了,快上去换衣服吧。」老妈继续用话语阻拦我,我则拉下了她的睡
裤。已经湿了。还等啥?我与老妈分开,自己往下拉了拉睡裤,将鸡巴拉了出来。
老妈还是在那木讷地站着,只是脸上已经有了红霞。老妈没有用手遮盖她的隐秘
三角区,或许将这块区域暴露给我,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耻之心了。

  「别弄了。」我已经将老妈两片屁股握住的时候,老妈还在阻拦我。我没有
理会她的话,将鸡巴慢慢插进她的两腿中间,老妈也配合地夹紧两腿,在轻轻地
抽拉几次之后,我感觉自己鸡巴已经被弄得很湿了,于是从老妈两腿间抽出来。

  「妈,你看,你都这么湿了。我要进去了?」我低头对老妈说。

  「别弄了,不行的。」老妈一边看着我的鸡巴,一边小声说。然后转过身去,
背对着我站在案台旁边。老妈的两片肥大屁股就在我的鸡巴前面,看的我已经是
热血上涌,哦,不对,是热血下涌,鸡巴又胀大几分。我一手扶住了老妈腰部,
一手握着鸡巴,准备重新进入母体了。

  「你咋这么不听话呢?哎。」老妈叹息一声,上身乖乖往前趴,两腿也分开
了一点。我赶紧将鸡巴放到了老妈屄口,在确认龟头已经进去之后,将手拿了出
来,开始抚摸起老妈的屁股来。

  「嗯……哼……」我用力将鸡巴一下插到了底,把老妈肏出了叫声。老妈
的里面确实已经很湿了,插进去的过程很流畅。或许老妈最近一段时间也确实很
饥渴,只要轻轻滴挑逗,就足以让她情水涟涟了。插到底后,我没有马上往外抽,
而是使劲往前顶,直把老妈身子顶的成了弓形,两只脚都踮了起来之后才停止用
力。

  「想弄,就快点弄我吧。今天不行的。」老妈两手扶着案台对着我说。

  「妈,我都好几天没进去了,嗯……感受感受不行啊?」我一边说着,一边
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很猛地进,慢慢地出。

  「你就不能忍忍吗?找个合适时间也行啊,挑这么个时间。」老妈身体承受
着我的撞动,背对着我说。「门没关,嗯……你等等,我关上门。」老妈侧着头
看到厨房门开着,就站直了身子,想脱离开正插在她体内的鸡巴。

  「没事的。哎,那就这样关吧。」我本来想按下她继续干的,突然发现这样
站直了也能插,只不过我的鸡巴被拐了个弯,有点不舒服,却又觉得很紧。就将
老妈从后面抱住了,右手则伸到了老妈的屄口,一边肏着老妈,一边用手抚摸着
老妈,感受我的鸡巴的进进出出。

  老妈不再说话,带着我往前走,每走一步,我就抽插一下,终于将门关上了。
老妈还是站直着身子,让我的手在她身上肆虐着,任我的鸡巴在她屄里猛烈抽插
着。

  「妈,没想到,嗯……上次在西山就是这样的,这样很爽。」我在老妈耳旁
轻声说着,下面则狠狠插着老妈,每次都让小腹和老妈屁股紧紧贴在一起,直到
把老妈的屁股压缩的不能再压缩才分开。

  「嗯,还说呢。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嗯……咱俩才几天没在一起,你就想我
了。」老妈下身扭动着,小声回答着我。

  正当我要开口回答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楼梯上有走动的声音,接着便传来了
老婆的声音:「老公,你干啥呢?」

  老妈身子一怔,下意识地捂住了下身,我也震惊了一下,鸡巴仍然插在老妈
体内,不敢继续动了。

  「哦,我在做早餐呢,你……你起来了吗?稍等哈,我马上上去。」我急急
忙忙地回答,生怕她会走下来。

  「现在几点了啊?咱妈呢?」老婆问我。

  「不知道啊,可能是出去了吧?我饿了,就下来找东西吃。」

  「哦,那你上来一下。」

  「好的,稍等哈。」我回答老婆的时候,下身还在用力摩擦老妈的屁股。老
妈扭了我手一下,示意我赶紧上去。我嘱咐老妈先别出去,等我上去看看再说。
于是提上裤子开门上楼。

  「宝贝儿,什么事啊?你怎么不多睡一会?」我有点心虚,对着躺在被窝的
老婆说。

  「我一睁眼看到你人不在了,我以为现在挺晚了呢,原来才8点多。」老婆
玩弄着手机跟我说。

  「那你再睡一会吧,我继续做饭去。」我转身要往外走,没想到老婆从床上
蹦了起来,站在床边将我拉住。

  「老公,妈和爸都出去了啊?」老婆坏笑着问我。

  「嗯,不知道到哪去了,我起来后家里就没人了。」

  「那大好的时机,要不咱再……」

  「我下面还做着饭呢。」

  「一会再做嘛,来吧。」说着,小紫已经将睡衣拉开了,露出了洁白的美腿
和水润润地下体。

  「这……要不过一会?」

  「什么过一会啊,来吧,我给你弄硬。」老婆将我拉倒在床上,拉下了我的
裤子,摆弄起我的鸡巴来。

  「哈哈,我老公果然是性情中人,还说不要呢。你看,咱家鸡巴现在都半硬
了,看姐姐把它弄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老婆已经一口将我鸡巴含住,开始
慢慢吸允起来。我晕,刚从老妈屄里抽出来……不过,确实很舒服,哈哈。

  「啊,老婆,什么滋味啊?」我将两手交叉放在头下面枕着,问老婆。

  「唔,硬硬的滋味,我爱老公的滋味。唔……」老婆跟我说话的时候,嘴都
没离开我的鸡巴。哎……这个小浪蹄子,没尝出啥特别的滋味来就好啊。刚强上
老妈,这下要被这个小丫头强上了。

  「老公,我要。」老婆脸色潮红,吐出了鸡巴,然后用手掀着睡衣,一屁股
坐在了我鸡巴上。「嗯……好硬,老公真棒,肏我。」

  虽说老妈的屄也还是很紧的,但是不仔细比较还真觉不出来,刚从老妈屄里
拔出,马上插到老婆屄里,就能很清楚的做个对比了。老妈的屄还是稍微有点松
的,属于那种前面松,后面紧的类型,越往里插,就越感觉出里面的蠕动来。而
老婆恰好相反,刚往里插得时候,感觉很紧,虽然已经很湿了,但是感觉好像生
生挤开的感觉,而到了里面呢,就感觉很空旷了,只有阴道口紧紧夹着我的鸡巴
根。不知道是不是和老婆经常换姿势的缘故,横着的,斜着的,站着的,我可是
经常换的。

  「啊,老公,昨晚……啊……做了那么久,你现在还这么硬。好舒服啊。」
老婆在我身上上下起伏着,坐到底后还故意研磨几下,不一会儿,就把自己整的
气喘连连了。

  「老婆,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要?」我扶着老婆的奶子问她。

  「讨厌啊,谁让你……啊……那么厉害的,每次都把我弄的那么舒服。啊
……弄的人家好想要。」老婆披头散发地说。嫩嫩的屁股砸在我腿上发出「啪啪」
的声音,舒服。

  「嘿嘿,老婆这几天好骚啊。」我看老婆快支撑不住了,就将她按在我胸脯
上,两手用力搂着她的屁股,下面急速地抽插她。

  「啊……老公,姐姐不骚,啊……老公,好快。」老婆被我插的浑身颤抖着,
忍不住两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在我胸口磨蹭着。

  「还他妈不骚,不骚能在我身上跳舞吗?」我继续大力抽插,想把她快点送
上高潮。

  「嗯,我骚。啊……老公,我快不行了。你好强,太快了,啊……我快不行
了,慢点啊。」老婆大口呻吟着。哈哈,老妈在下面肯定能听得到。我哪管她求
饶,继续猛干。

  「真的不行了,疼了,休息休息,啊……」老婆终于还是承受不住我的猛烈
攻击,翻身躺到我身边,大口喘着粗气。「啊……这么快干嘛?差点憋死我。」

  「那我给你捋捋吧,哈哈。」我知道,老婆还没到高潮。于是翻身上马,将
她的双腿扛在了肩膀上,鸡巴对准老婆的屄口,一下到底了。

  「啊……老公,你要干死我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啊?轻点啊,疼。」老婆被
我抽插,脸涨的通红,双手胡乱抓着床单。小紫啊,属于那种快感来的很快的那
种,简单说就是你干的越快,她快感来的越快。有时候我俩在一起的时候,边说
话边慢慢做,只要我能撑住,做一个小时她都不会失态,而最后我只要稍微一冲
刺,她的快感马上就能上来。

  本想着抓紧时间把她送上高潮,我好继续下楼去伺候老妈的,不知道是不是
昨晚做过一次的缘故,猛烈干了十来分钟,老婆依然很想要,而我却有射精的感
觉了。没办法,只好拔了出来。

  老婆见我中途刹车,以为我累了,就让我躺下休息会,一会再做,她也好喘
口气。我说,等下吧,下面还蒸着米饭呢,我下去看看,别干了锅。老婆懒洋洋
地答应了。于是,我赶紧下楼去找老妈。

  果不其然,老妈一直没敢出厨房,见我进来,很是吃惊。我笑嘻嘻地靠近老
妈,想继续未完的激情。这次老妈态度很坚决了,一边往后退着,一边瞪眼看我。

  「你还想干啥?还让人活不?刚才差点吓出精神病来。」老妈小声呵斥我。

  「有这么严重吗?哈哈。人生何处无激情?妈,你胆子真小。」我继续往前
靠近,然后拉下裤子,将鸡巴拿出来,在老妈面前揉搓着。

  「瞧你这熊样,跟个流氓一样。快穿好裤子上楼去……别,你干啥?」不等
老妈说完,我已经将她按住了,老妈这次是真反抗了,用手死死地抓着裤子,不
让我往下拉。

  「你刚才是不是在上面做了?」

  「嗯,你听到了啊?」

  「废话,那么大声。妈求你了,快点上去吧。」

  「没事,她又睡了,我还没射呢,你看,妈,还硬着呢。」

  「射她去,快走!你听到没?」

  「我就肏你。妈,来吧。」

  「别把我裤子撕破了……你轻点,别,不行……快闪开,下午,下午好不好?」

  「就现在,快点吧,妈。」

  「真受不了你了,你慢点啊,我的裤子。哎……」

  老妈终究没有犟过我,虽然开始挺极力反对,但是看到我的鸡巴后,再被我
一忽悠,也就任凭我了。我将老妈挤在案台上,掰开她提着裤子的手,把裤子又
给拉了下来。老妈好像有点不太适应了,两腿交叉紧并着,只露出了黑黑的阴毛,
还有阴毛下面那馒头一样的小山丘。

  「妈,你这样,我怎么进?」

  「小声点,谁让你进了?」

  「快点吧,妈,我都快憋死了。」

  「那,那你慢点哈,不是,快点。」

  「到底慢点还是快点啊?你先分开腿让我进去啊。」

  「慢点进,快点结束。快来。」老妈半倚着案台,慢慢分开了双腿,我不再
犹豫,扶着鸡巴靠近老妈下体,或许是太紧张了,也或许是老妈下面已经干了,
尝试了几次后都没插进去。

  「笨蛋,你低点」老妈一边说着,一边往下压我肩膀,我只好蹲了个马步,
老妈低头自己用手使劲扒开两片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阴蒂。

  「好了,进进试试。」老妈召唤着我。看着老妈这样淫荡的姿势还能把持的
住吗?我双手扶着鸡巴,终于插了进去,然后和老妈双手握在了一起,从下面移
到了上面。老妈里面确实不太湿了,抽插起来有点干涩。不过因为老妈是倚着案
台的,我每次插进去,老妈身体的位移很小,仅有的就是屁股的伸缩,这样一来,
就感觉插得很深。

  「妈,终于又进去了。」

  「熊样,累死你。」

  「不累,有此母,怎会嫌累?」

  「刚才怎么没在上面射了?」

  「不是怕你等急了吗?哈哈。」

  「滚。谁稀罕你。」

  「妈,我稀罕你。里面好暖和。」

  「慢点,瞧你,都出汗了,楼上楼下跑的。一会上去还弄不?」

  「弄,还没完呢。我说下来看看米饭。」

  「那你悠着点,一会可别射了。」

  「嗯,我知道。妈,好丰满。」

  「什么?我吗?违心。你说上面有年轻的,你在这弄这个。嗯……」

  「我就是喜欢弄你呢。」

  「别射了,慢点。年轻的多好,你咋……」

  「我咋什么?肏你吗?因为你是俺妈。」

  「变态吧你就」

  「不变态能肏你吗?妈,不喜欢我插进去?」

  「你说呢?你小点声。不喜欢能让你进?你觉得妈好还是小紫好?」

  「都好。嘿嘿。感觉不一样。」

  「什么感觉?嗯……千万别射了。「

  「我知道,妈。肏你是刺激,肏她是征服。」

  「歪门邪道。嗯嗯……美得你吧。俩女的,都让你享受了。」

  「嘿嘿,亲妈,疼疼我。」

  「怎么疼你?」

  「亲亲我,我要冲刺。」

  「嗯……」老妈已经被我肏的入了神,经我这么一指点,抬头吻了我嘴一下,
然后媚眼如丝地看着我。

  「坏蛋,嗯……快点给我几次。」

  「嗯,妈,你下面出了好多水。」

  「别说话,我好像不行了。」

  「啊,妈,好紧了。」

  「嗯……」没想到刚才还在极力拒绝我的老妈,不出几分钟竟被我弄的到了
高潮,或许这个情景刺激了她,也或许老妈被我挑逗起了火。她双手紧搂着我的
后背,不断地在我后背摩挲着,想叫出声,却又不敢出声,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
看到老妈这样,我也感到分外的刺激,下面不自觉地加快了抽插的频率,而老妈
也将下体使劲往前拱。每次插入都能插到底,每次插入也都能撞上老妈的小腹。

  「嗯……妈不行了,嗯……你别射了,嗯……给我,不,嗯……别射我。唔
……」老妈已经胡言乱语起来,我也感觉自己快把持不住了,一不小心到了临界
点,于是赶紧往外拔,没想到,刚拔出来,就射了一股子,干脆又迅速插进老妈
体内,轻轻抽插几次,然后一下插到底,屁股紧绷着,全部射到了老妈体内。

  「这下完了,看你咋交差。」好久一会,老妈才把我从她的怀抱当中推开,
看着我疲软的鸡巴说。

  「本来不想射的,可是看到你那个样太兴奋了……」我也挺懊恼。

  「我先清理下再说。」老妈蹲下身去,让我的精液从她的体内流出来。看到
老妈蹲着,想起刚才老婆给我含硬了,我叫了一声「妈」,老妈一抬头,我便将
鸡巴往她嘴里伸。

  老妈下意识地想去躲闪,可是看到我渴求的眼神,只好闭上眼睛把刚从她屄
里射完精的鸡巴含了进去。老妈的口活果然不错,上次已经试验过了,这次同样
也很舒服,不一会,我鸡巴便有了起色。老妈吃惊地睁开眼睛,抬头看着我,那
眼神似乎是有点惊讶,也带着那么一点挑逗的意思。我也低头注视着老妈,想象
着老妈的淫荡样子,想让自己赶紧重新兴奋起来。

  终于,鸡巴又被老妈含的慢慢变硬了。老妈吐出我的鸡巴,用手给我撸
了几下,示意我赶紧上楼。我向老妈打了个OK的手势,一边自己撸着,一边急
急上楼去了。只听到蹲着的老妈在我出门之前说了一句话:「你就累死自己吧。」

  好,没软。我自言自语地开门,发现老婆已经又睡着了,肏,鸡巴硬了不能
不泻火吧?不管了,将小紫两腿分开,就插了进去。一接触到里面那团暖暖的嫩
肉,本来已经略显疲软的鸡巴也立刻被重新引燃起来,于是我又开始慢慢抽插起
来。

  老婆慢慢睁开了眼,看到在她身上驰骋的我,略微怔了下,就又配合起来了。

  「讨厌啊,老公,趁我睡觉时强奸我,我刚才做梦被人强奸呢,醒来吓一跳。」
老婆撒娇似的用双手锤着我的胸脯说。

  「哈哈,小浪蹄子,刚干完你,你就去梦被人强奸了。」

  「你还说呢,刚才你差点做死我,那么快。」

  「快了不好吗?来,时间紧迫,我用力了哈。」

  「坏老公,强奸人家的坏老公,轻点。啊……我要大鸡巴。」

  「哈哈,刚才你梦见哪个大鸡巴强奸你了啊?」

  「哼,不跟你讲。啊……」

  「靠,快说。」

  「不认识,迷迷糊糊的,人家还没开始呢,你就插进来了。」

  「真不认识吗?那就是我了,我刚才强奸了一个。」

  「真不认识,不记的模样了,坏老公,你强奸谁了?啊……慢点,再慢点。」

  「这不是正在强奸你吗?」

  「啊……老公,坏。我以为你又说要强奸咱妈呢。」

  「哈哈,咱妈不在家,你不知道吗?」

  「切,谁知道是真不在家还是假不在家?」

  「肏,不信你大声叫她几声,你看能答应吗。」

  「好啊,妈。妈?妈!」

  「是吧?要是在家早答应了。」

  「哼,坏老公,我大声喊了哈。」

  「嗯,好啊。」

  「妈,快来看啊,你儿子在肏我呢,妈,你儿子还要肏你呢……」

  「我肏,你喊的啥?」

  「啊……臭老公,反正家里没人。啊……妈啊,你儿子好厉害,肏死我了。
啊……老公,你好厉害。我和妈一起让你肏吧?啊……」

  「肏,小点声啊。」

  「不行了,老公,我不行了,射我,射我。」

  「好,把腿再分开点,我要给你注射了。」

  「嗯,啊……好,老公,要,我都要。」

  「啊……你妈的骚屄,射了……」

  「老公,好烫。」

  连续射了两次,这是近一年来没有过的,现在不比以前了。刚和老婆认识那
会,一晚上来个两三次很正常。难道真的是自己老了吗?射完之后我就不想再动
了,从老婆身上翻身下来躺到了我的枕头上。

  老婆拿卫生纸给我擦了擦下面,然后自己又蹲下准备接我射进去的精液,这
是我睡着之前看到的。哈哈,俩女人,前后相差十来分钟,被我射入,又以同样
的姿势接我的精液,这是我睡着之前想到的。「老公,你好强,昨晚射了那么多,
今早晨还能射出这么大滩来。」这是我睡着之前听到的……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