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年后的母子突破 7 - 8

                (七)

  最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很白痴的问题。性是什么?这几天这个看似
简单的问题却一直困扰着我。对,性可以是一种动作,也可以是一种情感。一种
宣泄的动作,一种敞开的情感。那,你如何解释有那么多人家里有老婆,有可以
宣泄和敞开的对象,却要在外面寻花问柳?为的啥?仅仅是刺激吗?

  有个同事,内部代号为「永动机」,因为这孩子在外面固定的女人太多了,
偶尔还要顶着严打的风险满城去找小姐,于是我们偷偷给他起了这个外号,象征
着不竭的动力。有次聚会,酒过三巡,领导趁这位同事去洗手间的时候就问大家:
你说这孩子这么能折腾为的是啥?他是新陈代谢太快还是纯粹是找刺激?按理说,
不该是新陈代谢的事,看看他办公桌上,不是放着脑清片就是健脑补肾丸。你说
他纯粹是找刺激吧,就更不像了,这么老实的一个孩子,杀个鱼都得让邻居帮忙,
他能敢严打期间顶风作案。大家讨论下,这是为啥?

  为啥?不为啥。大家都解释不出来。就像我这个问题,性是什么?你为什么
要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维模式处事方法,每个人的理解也就不一样,很难达
成公式化的结果。

  也正如我正在做的这件事情,为啥要这样?我还真解释不出原因来。恋母,
自古有之,但是相信恋母的人不一定都会想着结成什么结果。我以前一直是这么
认为的,那只是一种念头,一种强烈的念头,即便仅仅是一种念头,有时候都会
突然间作呕,从来没想过真要实施什么。

  但是,一旦你实施了什么,当最禁忌的秘密暴漏在了你面前的时候,你也会
迷失,分不清自己的真实目的来。大师余秋雨说过这样一句话:「此生就是来解
谜的,人生的吸引力主要由悬念构成。」此话甚妙,或许,所有的答案都在悬念
当中,所有的所为也都是为了解谜……

  我是性福的,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会吸烟吗?有时候烟瘾上来了,领导却
在前面一本正经的开会,这时候,烟就在口袋里装着。这种有烟又不能抽的感觉
很难受。理解了这个,我想我再继续讲,你们就可能比较感性地理解了。母子那
个了,那种有母在身边,却不能肏的滋味,也很难受。

  全家人都基本上一个点出门,一个点进门,根本没机会。好不容易等到老婆
又值夜班吧,老爸却在家。即便是有机会,感觉也很恶心。心里的疙瘩可能是上
帝给系上的,自己的老爸的老婆永远不可能真实地成为你的情人,特别是老爸在
场的时候。

  「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呀
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这是我目前情况的真实写照。

  昨晚老婆值夜班,同学叫我去他家喝酒,没了约束力,自然喝了不少,然后
冒险开车回家。老爸老妈正在看电视,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怕挨训。脱衣上床,
欲火却也上来了,怎么着也睡不着。同志们啊,都说钱是王八蛋,其实,酒也是
王八蛋,能让你变成王八蛋。翻来覆去的时候,就又想到了老妈。想归想,拖上
来就干了,可不是一种解决方法。

  恍惚之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老爸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洗澡,何不趁这个
机会……哎,刚有这个念头,我又开始恶心了。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几秒钟,要
不我怎么说酒是王八蛋呢。

  披上了睡衣,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楼梯口,仔细听了下老爸老妈还在客厅看电
视。又开始精神分裂了,回去还是不回去?回去了可能很难入睡,不回去可能还
有机会。当然,最后还是邪恶主义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往楼梯上一坐,我开始谋
划起「犯罪」步骤来。

  在幻想的那个世界里,我马上就要射在老妈屄里的时候,突然听到老爸跟老
妈说要去洗洗睡觉,机会来了。

  在确定是厕所门「砰」地关上了之后,我轻飘飘地闪到了老妈面前,吓了她
一跳。看到我一边轻点着头,一边在那淫笑的时候,老妈的表情也从愕然转成了
激愤,呲牙咧嘴般瞪我。

  在这种情况之下,时间是宝贵的,我不能迟疑,站在老妈面前迅速拉下了睡
裤,那雄赳赳的鸡巴便闪现在坐在沙发上的老妈面前。老妈看我掏枪了,便用手
去给我捂,这却更加增大了鸡巴的敏感度。

  我的鸡巴是硬热的,她能感觉到。她的双脸是潮红的,这个我也看到。推推
拖拖的时候,我已经用手抓住了老妈的奶子,虽然隔着毛衣,手掌传来的感觉也
很刺激。老妈可能是太过于紧张,站了起来。这更方便了我,于是两手往屁股上
一捏,老妈便进了我的怀抱。

  裤子是宽松的,我一只手从她腰部慢慢伸了进去,待到突破了腰带的束缚,
摸到的是一片丰润。不能再浪费时间,把老妈又按在了沙发上。老妈还是想起来,
我一只手按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从毛衣领口伸了下去,使劲揉搓她的奶子。

  老妈终于憋不住了,用手攥住了我的胳膊,瞪着我小声说:

  「干啥?还想活不?」

  在里面的手继续揉捏着,我也悄悄对老妈说:

  「就一会儿。爸还得洗一会儿。我很快就能出来。」

  一边说着,我又俯下身来用手去摸她的腰带,想赶紧在沙发上解决了,我也
很怕。老妈还是在挣扎,身体不住地躲闪着。看已经耽误了好几分钟了,我急了,
对她说:

  「妈。你不让我出来,我就不上去了。快点吧。」

  或许是老妈害怕我真会闹到老爸出来,也或许她是看我难受真想帮我,在推
脱了一阵之后,她抬起头,小声问我:「在哪?」

  「就在这,快点。我很快能出来。」我急急地回答着,想让她赶紧解开腰带。

  这时老妈来了个惊世之作。我刚说完,她就用手攥住了我的鸡巴,把我往她
面前一拉,在我不知所故的时候,却感到下面一热,低头一看,鸡巴已被她含在
了嘴中。

  天呢。口交。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本来想让她脱裤子插进去的……老妈用嘴
含住后,抬头看着我,舌头在我龟头上打着圈,我禁不住「嘘」地喘了口粗气。

  和老婆做爱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口交,我从内心里有点接受不了,老婆仅
有的几次给我口交,也不是很舒服,牙齿经常会咬到我的龟头。老妈却很专业,
在用舌头刺激我的鸡巴又大了一圈之后,她便开始吞进吐出,龟头丝毫没有感觉
到牙齿的存在。老妈一边给我用嘴含着,一边往上斜着眼睛看我,能看出来那满
眼的温柔。

  在「嘶嘶哈哈」了一阵之后,我猛然感到自己要发射了。早泄?还是太过刺
激?不能再让她继续了。于是又将老妈拉起来,开始动手去解她的腰带。

  老妈口边还挂着唾沫,看我性急,一边用手抹着嘴,一边小声阻止我:「不
行,不行。」腰带已经解开了,又迅速拉下了她粉红色的内裤。老妈这时候很紧
张,用手捂着下面,紧张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啥。

  我拉着老妈来到了上楼梯的拐弯处,这里可以挡住客厅的视线。老妈这时明
白了我的用意,用手提着裤子,还是很紧张地看着我。我示意她靠着楼梯扶手站
好,然后用手握着鸡巴想像上次那样插进去。

  老妈这时也很配合了,腰部往前拱着,方便我的寻找。下面已经很滑腻,在
碰擦了几次之后,鸡巴终于找到了入口,我便慢慢地顶了进去,用手扶着老妈的
腰,开始抽插起来。

  老妈两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皱着眉头抬头催我快点。当然不能犹豫,我下面
急速地抽出推进,每次退出都会只留半个龟头在老妈屄里,每次插进又都会全根
没入。不一会儿,我便把老妈肏的喘起了粗气,嘴里也响起了「嗯,嗯」的声音。

  「不准射……」老妈身体一边颤抖着一边跟我说,我能感觉出她在极力配合
我,我们两人都在同一时间往前拱身子,不过老妈的小腹有点大,为了不发出碰
撞的声音,我只好最大限度地往前拱腰,而使上身不动。

  「那明天上午,我回来射吧。」我在老妈耳旁小声说。我以为她今晚不让我
射出来。

  「我说你……嗯……不准射里面。」老妈躲闪着我嘴里呼出的气,歪着脖子
对我说。

  「为什么今天不能射进去?」我继续抽插着说。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
是不是一会她要和老爸干啊?禁不住停下了动作,笑出了声。

  老妈可能意识到我想到什么问题了,红着个脸抬头瞪了我一眼,高高扬起的
手却没能狠狠地落在我的肩膀上,而使轻轻地落下,然后扭了我一下,最后催促
我快点。

  有点小激动,嘿嘿。我是不是真的很变态?想到一会老妈下面的这个东西就
要让老爸进了,而我却占了个先,下面更硬了,抽插的频率更快了。不行,我就
要射进去,我内心里提醒着自己。

  老妈看我快高潮了,用手在我后背上抚摸起来。几乎只留后背靠着扶手,下
面完全挺了过来。

  「妈,我要……射。」刚说完这话,却听到厕所的水龙头停了,然后就响起
了拖鞋的声音。老妈本来已经很迷离了,眼睛半闭着,突然睁大了双眼,然后迅
速推开我提起了裤子。

  我也很紧张,拉着裤子就上了楼,然后悄悄地进了卧室,甚至还鬼使神差地
从里面插上了门。哈哈。我的高潮就这样葬送了。躺在床上,弄了好一会,才把
子孙们放到了卫生纸上。哎,可怜你们了,本来想把你们放你们奶奶肚子里的。


                (八)

  晚上睡觉忘定表了,我是被老婆下夜班后叫起来的,一看不早了,赶紧起床。
下楼一看,老爸老妈也起晚了,老妈还没做早饭,于是我和老爸一人摸了两个熟
鸡蛋就出门了。

  发动起了车,打开88。7。一边听着歌,我就想笑,是不是昨晚老爸
老妈也疯狂了好一阵啊?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巧吧?全家人都起晚了。

  到了单位感觉恍恍惚惚,找了那哥们两片脑清片,引来了他一阵傻笑。笑吧,
我急死你,谁和你一样,有本事先从家人下手。还是主任同志细心,问我怎么了,
是不是不舒服。

  嗯,当然不舒服。当你开小差的时候,当你晚上没睡好觉的时候,领导问你,
你千万别实话实话,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头疼。当然,我这事也没法实话实话。

  好的,这次不用请假了,领导直接给我放假了,让我去医院看看。在这里,
我谨代表我自己,以及下面的千千万万的子孙们,再次感谢国家,感谢党。

  咱心里有鬼啊,从单位后门出来了,绕到了前院开了车子就走了。当然,不
是去医院,而是回家。回家干啥?你说是干啥?要是老婆没睡觉,那赶紧拉老婆
上楼睡觉,要是老婆睡觉了,那还用说?赶紧拉老妈去睡觉啊。

  没有敲门,轻轻滴用钥匙开了门,然后把皮包和钥匙放在了茶几上。又一想,
不行,不能放这。还是得先侦查下拉谁睡觉再说。

  转了一圈之后,发现家里没人。莫非我又得拉着自己睡?于是又蹑手蹑脚地
上楼,推开卧室门,发现老婆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老妈哪去了?要
不就办老婆了,看这丫头姿势真诱人。

  正想着呢,听到楼下开门的声音,肯定是老妈。于是又轻轻地关上了门,来
到楼下发现老妈正在门口换拖鞋。看到我后很惊诧,问我怎么又回来了。我没有
说话,而是笑着上去再次将老妈搂在怀里,问她去哪了。

  「我去扔垃圾了。你又回来干啥?」老妈半笑着用手捏着我的脸说。

  「嘿嘿,还能干啥啊?昨晚没开心呗。」我一手拿着包,一手对老妈的屁股
放肆起来。

  「滚。你个熊样吧,小紫不是在上面,你上去开心吧。」老妈依然微笑着说。

  「妈。你快点吧。」我推着老妈往前走去。

  「你推我干啥?你的包,先把包放下。」老妈不是让我推的,实际上我只推
了一下,是她自己走的,而且方向很明确——她的卧室。

  「包不能放着。」我小声对妈说,一只手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轻轻地关上了门,将包往床上一扔,我就将老妈拥入怀中。老妈已是脸潮面
红,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地吻了上去。老妈两手从我腋下穿过,扶着我的肩膀。
用昨晚舔过我鸡巴的舌头热情地在我口中穿梭着。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老妈推开了我,低下头开始解腰带。我的裤子已经
掉到了地上,往下一拉,我坐到了床上。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我一边看着老妈脱裤子,一边问她。

  「哼,谁让你是我儿子,你想干啥,我能不知道?」老妈已经脱下了裤子,
露出了丰满的下身。肥厚的阴唇被大腿夹在中间,在那黑黑的阴毛下面,似乎在
向我招手。

  「嗯,那你说,你儿子现在想干啥?」我一边问着,一边坐着打了几下手枪,
先活动下筋骨,准备真枪实刀了。

  「呸,你也不害臊,守着你妈干这个。谁知道你要对你妈干啥?」老妈款款
向我走来。

  「妈,让我鸡巴告诉你我想干什么吧。」我将老妈一拉,老妈便顺势向我扑
来,我往后一躺,老妈压在了我身上。

  「妈。你湿了吗?」我一边抚摸着老妈的全身,一边问。

  「你自己不会试啊?」老妈坐在我大腿上,抬起上身捋了捋头发说。

  「妈,那快进去吧。」抱着个这么丰满的肉体,我忍不住了。

  「我在上面?」老妈抬起头问了我一下,还没等我回答,手已经摸住了我的
鸡巴,然后抬起一条腿,开始在屄口摩擦。果真湿了,确切地说是已经流水了。

  「嗯,真硬。」说完,老妈就将我鸡巴全部插了进去,一点没剩。老妈没有
继续动,而是坐在我大腿上,屁股和大腿使劲夹我。

  「哈哈,妈,今天你这么这么骚啊?」我抬起手摸着她的奶子说。

  「滚,怎么这么说我。」老妈屁股开始上下活动起来,这一进一出,带出了
更多的水,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蛋蛋被弄湿了。

  「你主动将我鸡巴插进去,还主动在上面动,这不是骚吗?」

  「嗯……嗯……你小点声不行?你又不是外人,你弄我,和……嗯……我弄
你,有啥区别?总之,都是你的坏。」

  「嗯,妈,我坏。你屄里好热。我不是外人是内人吗?哈哈。」

  「闭嘴。你是我儿子,嗯……别人不知道。」

  「妈。你想开了?」

  「想开什么?」

  「你说的这个,我是你儿子,别人不知道。」

  「废话,你要是别人,老娘我还不弄了,自己人,安全。这可是你对我说的。」

  「好,妈。使劲吧,用力插。」

  老妈不再说话,梳好的头发也已经被她的狂乱而弄乱,耷拉在脸边。老妈上
下起伏着,我也没闲着,一会摸她的奶子,一会摸她的肥美屁股。将鸡巴插到自
己老妈屄里的感觉深深刺激着我,同样,也深深刺激着老妈。以至于我的鸡巴在
里面又涨大了一圈,老妈的淫水也流到了床单上。

  「妈,要不你再用嘴给我含含?」

  「不了,嗯……都进去了,不含了,脏了。」

  「那下次行不?」

  「嗯。」

  「妈,你昨晚和我爸做了。我知道了。」

  「你偷听了?!」

  「哈哈,你说呢?」

  「你个混蛋,这个也偷听。听就听吧,都让你弄了。」

  「我当然没偷听,我这不是套你话吗?哈哈?」

  「嗯……嗯……我不行了,你来吧。累了。昨晚我一晚上伺候了你爷俩,当
妈的容易吗,你说。」

  「恩,妈,不容易啊,我这不是在孝敬你吗?」我将老妈身子拉到我怀里,
让她趴在我身上,老妈两腿支撑着拱起了下身,我则抱着她的屁股开始上下抽插。

  这个姿势插得很深,鸡巴可以真正做到全根而入。老妈呼吸很急促,头埋在
我肩膀旁边,小声「嗯……嗯」呻吟着。

  「你这不是……嗯……孝敬,你这是作践我。」

  「你不愿意?」

  「不愿意。嗯……你该去楼上作践小紫的。」

  「妈,我和她不是作践,我们是做爱。你不愿意你还这么舒服呢?」

  「别说了,说不过你。嗯……」

  「好,那我问你。昨晚我爸射你了吗?」

  「和你说了,别说了呢。」

  「哎呀。跟我说吧。」

  「射了。」

  「多不?」

  「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啊?」

  「嗯,别问了,你快点啊,大白天的,嗯……小紫还在上面,我不习惯,快
点吧,哈。」

  「你跟我说了,我不就快了吗?」

  「你个变态。嗯……慢点插,声音太大了。不如你射你舅妈的……嗯……多。」

  「妈,嘿嘿。怎么又提我舅妈了?」

  「好儿子……嗯……好硬。你不是……嗯……喜欢骚的吗?你舅妈骚。」

  「没看出来,我看不如你骚。」

  「滚。你舅妈骚。你舅妈年轻时……嗯……结过一次婚了。」

  「什么意思?」

  「她跟人家结婚了,嗯……跟你舅好上了,你舅就娶她了。」

  「自由恋爱而已……」

  「屁自由恋爱。他俩……嗯……认识都没一个月,就……嗯结婚了。好儿子,
嗯……你妈快来了。」

  「妈,你下面出了好多水。我也快来了,我用力了哈。」

  「嗯,不行了,太……嗯……硬了。你别让下面出大声。嗯……混蛋。」

  「妈,没事,小紫睡的死。她要是醒了,咱……咱一块肏. 」

  「滚,小点声,下面小点声……你知道你舅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吗?」

  「为啥?她对你好了吗?没看出来。」

  「换个姿势,我在下面。」老妈从我身上翻下,趴在了我身边。刚才可能做
的太激烈了,我这才发现自己小腹都红了,再看老妈,也已经放了大汗了。我休
息了几秒钟,将老妈腿分开,让老妈趴着,把屁股翘起来,很轻松地从后面插了
进去,白白大大地屁股就在我身下,高贵慈祥的老妈就插在我鸡巴上,感官和心
理的刺激促使我再一次策马前进。

  「说啊,为啥?」

  「因为吧,嗯……这样爽,你爸昨晚就这样的……嗯……因为当时家里都不
同意他俩结婚……嗯……还是我给她求的情。再一个,我有她把柄,嗯……你舅
在外打工了一段时间,我知道她跟她村里一个人好。」

  「你怎么知道的?」

  「我撞见的……嗯……」

  「那人没把你也肏了吧?哈哈。」

  「滚。你那个表弟不是她亲生的,是抱养的。她生育不了。嗯……」

  「妈,怎么跟我说这么多?」

  老妈这时已经跪坐起来,我将老妈的双手往后一拉,这样她的上半身就直立
了起来,屁股往后撅着,基本上已经坐到了我鸡巴上。

  「这样插得深吧?嗯……折腾死我了。跟你说当然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啊?莫非?」

  「嗯,对。就是莫非。你看你对我这样,不是个办法,嗯……轻点插我。咱
娘俩长久不了的。如果你确实对老娘们感兴趣,你把眼光放你舅妈身上吧,嗯……」

  「妈,我肏的你不舒服?」

  「舒服。」

  「那你怎么让我肏她?」

  「咱是娘俩,不行的。嗯……你看你这样,哪有搂着妈干这个的?」

  「不,妈,我就肏你,我就肏你。」

  「嗯,妈让肏. 妈这不是现在坐你上面?」

  「以后也肏. 」

  「以后肏你舅妈。」

  「不,妈,我要射,射你屄里。」

  「你舅妈比我年轻,嗯……好儿子,射我……你爸昨晚射了,你也射。以后
你射你舅妈……嗯……」

  「我现在射你……」

  「嗯……嗯……嗯……小声……点,嗯……我和你舅妈都让你射……嗯……
好硬……你肏了她……嗯……你就知道好了……嗯……好多,好烫。轻点……」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