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年后的母子突破 5 - 6

【年后的母子突破】【五、六】



                (五)

  光阴如梭。我太有体会了。你看,一眨眼的工夫,春天都来了,离我第一次
在SIS上讲这个故事,也过去了个把月了,真的很快。

  上班时间,闲来无事,听从了老妈的教导,开了电脑看新闻,关心两会报道。
浏览了许多,才发现原来操蛋的人真不少,比我还能浪费光阴的人也是大有
人在。

  先不说小日本的强震和海啸了哈,和咱没关系。你看看吧,咱云南也地震了,
而云南的那位交通厅杨厅长却还在为应该配什么车而争吵,说什么下乡的时候开
25万元以下的车爬不动坡,我肏,你比比人家那位忧民哥,一个为享受,一个
为民生,同样是做官,差别咋这么大呢?

  当然,发表这些言论,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之所以写这个,
是因为早晨吃饭的时候老妈当着大伙的面让我中午回家吃,说是有话对我说。我
想啊,肯定不是那个事啊,要不也不当着大家面说了。这几天我可是一有时间就
钻书房玩游戏然后偷偷上SIS,说不准是因为我常上网的事,还是做个准备,
到时就说我在书房关心国家大事了。

  中午下班后,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想去接她一块回去,当着老婆面,老妈
毕竟还是会给我留个面子的,最起码不会说的很凶。写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觉
得我多此一举了,都发生那事了,还有这个必要吗?你错了,老妈毕竟是老妈,
该凶我的时候还会凶,再说了,两口子整天上床,两口子就不吵架了吗?

  打电话的时候老婆正忙,跟我说不回去了,中午赶文件。这丫头竟然在关键
时刻背叛了我,很明显,她也觉出来老妈肯定又要更年期发作了。

  于是,只能一人回家,在路上一个劲的寻思会是什么事,然后拼命回想刚才
看过的那些新闻。别说我太紧张,这个问题很严重的,因为家里就一个书房,在
楼下,老爸不会上网,老婆上班整天蹲在电脑前,回家也不上,也就是我和我妈
用。老妈曾经说过,要是我不干正事,这台电脑就不让我用了,反正摆在家里也
没事,干脆给我上大学的表弟……

  就这样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家。老妈已经做好了饭,摆上了餐桌。放下了皮包
和钥匙,我便将还穿着围裙的老妈抱了个满怀。伸手往下一摸,才发现老妈今天
换上了一件牛仔裤,硕大的屁股被包裹的结结实实,摸上去的感觉是既柔滑又硬
实。

  老妈马上挣脱了我的骚扰,迅速闪出了两米的距离,与我对视着。完了,这
下肯定不是什么好结果了,看这个眼神吧,像要吃了我一样。

  我便不再强求,也不敢。于是坐下来摸了个馒头,边往嘴里送边回头示意老
妈也坐下来吃。老妈解了围裙,转身放到了椅子上。虽然我心里有点胆战心惊,
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还是忍不住又偷偷抬头瞄了下她的屁股。

  「妈。叫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我边吃边问。

  「当然有事,要不能把你请回来。」老妈端起了饭碗,一边说着一边为我盛
上了米粥。好歹老妈恢复了正常,没有对我刚才的放肆而评头论足,我也便放心
了许多。

  「哦,我中午还有点急事呢,吃完得马上走,有事你说吧。」我埋头而吃。
当然没什么急事,这是我编的谎言,要是看起来事态很严重,我好赶紧开溜。

  老妈听后有点那种很可惜的样子,愣了一下。我忙追问,才知道原来是老家
的我一个姥爷开春干农活时摔伤了,老妈想让我下午请会儿假,把她送回去看看。
哈哈,好歹不是什么坏事,我心情释然了,当然,这么说有点对不知那位姥爷了。

  「行啊,其实单位也没什么事,我让刘哥给我挡挡就是了。」我对老妈说。
老妈劝我回去上班,让老爸请假一块回去。

  「得了,就为了你单独请的这顿饭,我也得亲自送你去啊,就别耽误我爸时
间了,他啊,比我可忙多了,再说了,我也好久没回去了,顺便回去看看小草发
芽了没。」

  看老妈还是有点不同意,我拿出手机,拨了个10086,然后装模做样的
说了一通,行了,老妈这下不同意也得同意了。其实我倒不是真个想回老家,只
是在那干坐着真是烦心,咱这单位就是一清水衙门,本来就没什么事,缺了我一
个,照样转的欢。

  草草的吃完饭,陪老妈去商场买了点补品,又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
陪老妈回老家了,下午要是回来的晚,晚饭就由她来做了。忙完了这些,我们便
出发了。

  路过一个大学城的时候,发现门口的道路上那么多美女,天气转暖了就是好
啊,有的都穿上了超短裙了。老妈看我开车不集中注意力,就问我看啥呢,专心
开车。额,老妈说这话的时候,我在等红灯,正好前面一对学生情侣在路边接吻,
我便示意老妈快看。

  就这样,沿着这个话题慢慢就聊开了:

  「这年头,这些学生都太大胆了。你看,妈,这么多人,人家就敢当众演示。」
我一边挂了D档,一边回头对着坐在后排的老妈说。

  「哈哈,社会开放了啊。在我年轻的时候啊,前面看到个男同学,都得躲的
远远的,哪像你们啊。」好久没回老家了,老妈好像兴致很高。

  「哎,打住,什么叫像我们啊,你儿子和你儿媳可没这样过哈。我俩谈恋爱
那会,想接个吻都得开房。」我笑着说。

  「嗯,你比人家更厉害,还在这说呢,还不知道开房干嘛去了呢。哈哈,也
行,给我拐了个好儿媳妇儿」老妈说完就大笑了起来。

  「妈。你别笑啊,我说的可是真的。再说了,你儿子是那种人吗?我从小就
害羞。」

  「嗯,是啊。你是害羞啊,你是害人家羞啊。」

  「妈,哈哈。看你说的,我害你羞了啊?」

  「你这个混蛋,其实今天叫你出来,是想趁这个机会单独跟你说说话,在家
里人多,没法说。」

  「什么事?」

  「还能什么事啊?就是那个事。你开你的车就行,别回头。我跟你说哈,以
后可不许那样了,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怎么突然又变卦了啊?哈哈。我记得上次你说过的,以后
继续啊。」

  「放屁。我这两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咱这样是为了啥?你说你又不是没有
媳妇,咱俩咋能弄这个?就别说这事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了,我怕你连这个都干的
出来,会让你壮了胆,以后分不清厉害关系了,在社会上会吃亏。」

  「妈,看你说的。哪有这么严重?关上门谁知道?再说了,我弄的你不舒服
啊?」

  「行了,你住嘴吧。这是伤世俗的事你知道不?娘俩没有这样的知道不?」

  「怎么没这样的?你不说我爷爷家旁边那个老汉就这样吗?」

  「那是以前的事,那时候什么条件啊?能和现在比啊?」

  「这事还分什么条件吗?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

  「反正就是不行了,以后你给我老实点就行。」

  「那好,妈,我问你。是不是你说的以前这种事常有?」

  「对啊,我说的是以前。」

  「行了,以前常有,你咋知道现在没有?以前无非就是人多房子少,这种事
容易传开,现在家家都这么隐蔽了,你咋知道现在就一定少了?」

  「照你这么说,这事还挺普遍啊?这不是放屁吗?」

  「我不是说普遍,我是说肯定有。前段时间从网上看了一段视频,方刚你知
道吗?就是那个和叫什么的,那个女的,齐名,都是性学家。他在网上一个访谈
节目里就专门说了这个乱伦的问题,你别说,还真是不少。方刚就说了,乱伦伤
害了谁?只要是自愿的,就无所谓谁伤害谁,这是人性自由,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你别听他们那些人忽悠。要是人人都能老实正干了,他们这些所谓的性学
家就没饭吃了,他们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啊?人家这是做了调查研究的。正因为社会上有这类人
的存在,而这类人又辨别不清这种做法的好坏,人家才出来帮忙澄清。」

  「我咋听你说的好像有点强词夺理呢?那你说,你和我弄这个为的是啥?又
不是自己没媳妇,现在条件这么好,是不是养的你啊?」(注:「养」为方言词
汇,同「烧」。意为得意过头。)

  「不是为了啥?其实啊,妈。我早就想找个情妇。」

  「什么?你这家伙真是烧包透顶了,这话都说的出来。小紫(我老婆)哪点
对你不好了,我跟你说,你要真是那样,我可没你这个儿子了。」

  「哈哈,妈,你别紧张啊。我是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咱俩都阴差阳错的那
样了,我也没那个必要了。」

  「哦,这么说,我可以理解成你把你妈当情妇了吧?」

  「当然不是。你听我解释。你看我,就因为什么事都太顺利了,现在生活没
一点激情了,感觉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地打发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了
那个想法,当然不是小紫不好,是因为我内心冲动。感觉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开始
这么枯燥了,我现在都能一抬头看到我整个一生的生活轨迹了。于是啊,我便想
安慰下我本不应该平凡的心灵……」

  「停,我看你真是养的慌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其实,妈,我应该感谢你,要不是咱俩不这样,我说不
定真干了。」

  「嗯,你别说了,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

  「你绝对没明白。也或许我有那个想法真是错了。但是,正因为你是我妈,
我才会那样。换句话说,我从你身上能找到不同于小紫的感觉,虽然这话有点荒
唐,但事实就是如此。」

  「那这样有啥好处啊?」

  「没啥好处啊,从你身上能得到不同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你可别说我禽
兽。妈,你想想看吧,咱人生奋斗一辈子是为了啥?还不和动物一样吗?就是简
单的那几样:吃的好,睡的好,还有就是性。你自己想想,什么名啊利啊的,到
头来还不都是简单的这几样。」

  「是啊,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就是这样,你还想变换下啊?」

  「我倒没那个本事。妈,吃好,睡好,都得需要资金,或者需要地位。但是
性就不一样了,不需要投资,但是得有感情。」

  「这个我倒不大认同。人家那些有钱当官的不都有那个小蜜吗?」

  「哈哈,你这话好,这就是常说的那句:好逼都叫狗操了。」

  「你说话别这么难听行不?」

  「难听的才是实话。你说的很对啊,也验证了我前面说的了,人生就是这么
简单。既然这样,妈,那为何不享受?咱没钱也没势,好吃的,好住的享受不到。
但是咱身上有工具啊,咱俩能彼此快乐。」

  「这是什么话?我这个当妈的都让你那样了,我还有什么尊严?」

  「咱俩都这么多次了,我平时没让你有尊严了?妈,性吗,就是那么一回事,
简单的出出进进。在原始社会还分什么母子不母子吗?再说了,小日本为什么就
这么多。你看看他们的姓氏吧,什么井上,什么柳下。这些都是当初他们母亲做
爱的场所。传说日本有次内战后男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为了生育,政府都鼓励女
子生育,有些都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因此只能给他起当初造人的场所的名字了。」

  「哈哈,这个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你还别说,日本人的姓还真是这样,有很
多都是这样的。」

  「就是啊,因为男人少,那母亲有性欲了怎么办啊?不都是儿子来解决吗?」

  「你就跟日本人学吧哈,学成鬼子样了,哈哈。」

  「咱现在讨论的不是学不学的问题,是-是不是的问题。你说日本人社会也
挺发达了,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伦理的概念吗?关键还是母子的性爱肯定不一样的
感受,要不也不会这么普遍了。妈,反正我在你身上就感觉挺特别。」

  「有什么特别的?你刚才不是说就是简单的出出进进吗?」

  「那可不一样,在你身上有种被包容的感觉。很畅快,心情也感觉很随意。
就像咱现在回老家一样,哈哈,妈,你看你刚才不是挺有兴致啊?」

  「歪理。」

  「什么歪理啊?妈,老实说,我弄你的时候你有什么特殊感觉没有?」

  「没什么特殊感觉。就是挺紧张,你一有什么动作我就紧张。」

  「紧张就对了,就因为我是你儿子,你一方面害羞我这样,另一方面又期待,
想知道我会怎么弄你,对不?」

  「多少有点……哎呀,你这个小混蛋,我本来是想教育你的,上你当了,成
你给我灌输这种思想了。」

  「哈哈,妈,看见没,是你内心也想。妈,还想肏你……」

  「安心开你车,别在这瞎叨叨了。你再说话我也不听了。前面就进村了,慢
点开,胡同多,小心小孩。」


                (六)

就这样,我和老妈说了一路子,花费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终于浩浩荡荡的
进村了。

  在东折西拐之后,终于在老妈的指挥下,来到了我这个不太熟悉的姥爷的家
门口。推门进去,发现这个院子里只有三间房子,而且是土坯的,给人一种摇摇
欲坠的感觉。

  看到有人来了,站在北屋门口的姥娘便迎了上来,一边走一边用右手遮挡住
太阳光仔细瞧,待到老妈开口叫了声「婶子」之后,她才认出了来人是谁,于是
很热情的抓住了我们娘俩的手,连拖带坠般地拉进了北屋。

  进门之后发现姥爷在床上半坐着,花白的胡须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理了,飘荡
在被子上,苍老的样子却难掩住他喜悦的心情。一个劲地说还让你们跑一趟,没
事,只是骨折了,年老了,骨头松了。

  老妈仔细地询问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又嘱咐姥爷多加注意,以后能不干的就
别干了。

  正在这时,从门口进来一个约莫15-16岁的男孩,这个就是我的一个表
弟了,好多年没见了,变样很大,个头也很高了。

  姥娘看见这个孩子之后,边打发他去叫他妈来。于是男孩便掉头走了,感觉
很害羞的样子,老妈想叫住他,但是这孩子好像没听见一样,到了门口飞快地跑
开了。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40来岁的妇女走了进来,一边叫着「姐姐」一边拉住
了老妈的手。我仔细打量起这个妇女来,以前还真没见过,老妈的娘家我小时候
也不经常来,这个村里的人基本都不认识。只间她盘着头发,看起来很时髦的样
子。上身穿一件花色的褂子,下身穿一件宽松的裤子,就是农村常见的妇女样。
不过,看起来她的屁股也不小,裤子虽然宽松,却也能看出里面的圆鼓来,其体
积绝对不在我妈之下。

  看见了旁边站着的我,就问我妈是不是&&&(我小名),在得到了肯定的
回答之后,这位舅妈便仔细地上下打量起我来,一边打量,一边称赞我长的俊。
我心想:我肏,我都没好意思这样看你,你倒好,敢这么大胆地打量我,夸我长
的俊,谢谢哈,其实你也不赖。然后舅妈又问我红包收到了没有,问了我一个怔。
猛然间想起来,我结婚的时候貌似这些舅妈们都随了钱的。便忙说收到了收到了,
谢谢舅妈。

  舅妈又赶紧解释道,那时农活忙,又加上我表弟升高中,家里没人,因此我
的婚礼就没去,我舅自己去的。我忙说,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随时到我家
玩就行。

  又和老妈唠了会磕,舅妈便拉着我和老妈去她家坐坐。我妈开始不同意,说
主要是来看看姥爷,现在农活开始忙了,就不去耽误了。舅妈不同意,说是我舅
在往地里用三轮车拉粪,还没回来,非要我们去。推脱不下,老妈只好同意了。
于是跟姥爷姥娘告辞,姥娘提着我们买去的东西追出了几百米,非要让我们拿回
去,哎……还是生活在农村的人实在啊。

  我们当然没有要,在争执了好一会后,姥娘嘟哝着「又花钱了又花钱了」,
然后回去了。

  舅妈家与老娘家离的倒是不远,不过胡同多,好像是转迷宫一样。我在她
俩后面跟着,不自觉地比较起她俩的屁股来。

  舅妈毕竟年轻点,每次一迈腿,都能很清晰地看出屁股的轮廓来,是那种厚
重型的,简单说就是屁股不是很大,是那种前后拉伸型的,这样就显得她的大腿
细了不少,屁股也后翘了不少。这种屁股肯定后坐力很大。

  老妈今天穿的是牛仔裤,显得屁股更大了。她是那种面积大的类型,就是屁
股很宽大,这种屁股虽然在中年妇女中很常见,但是老妈的屁股又有点特别,就
是虽然大,但是不松散,不是那种和大腿连成一块的。在脱了衣服之后,可以很
明显的看出屁股也是很翘的。

  一边跟着,一边意淫,再抬头的时候,已经到舅妈家门口了。门口有一大堆
刚从茅房里弄出来的粪,舅妈一边笑着一边跟我说别介意,农村都这样。我当然
不介意,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这个是见怪不怪了。

  进屋后才发现我的表弟正在桌子上做作业,看我们进来,他站起来腼腆地笑
了笑,在舅妈的催促下,他开口叫了声「姑」,又叫了声「哥」,便又重新坐下
去不说话了。我妈和舅妈便坐在了床上说起话。我则站在墙边,看起了相框来。

  原来舅妈年轻时很漂亮啊。有一张是和我舅在海边拍的,夏天的时候,舅妈
穿着一件短袖衬衣,露出了洁白的双臂。我肏,奶子很大,感觉圆鼓鼓的。下面
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裤子,大腿绷得紧紧的,下三角那条缝好像都看出来了。

  看到这里我回头又打量了下现在的舅妈,不知道现在身材还这样不?可惜今
天还是稍微有点凉,她穿的太多,看不出来。回头的时候看见表弟正看着我,看
到我看他,他又笑了笑。

  我心想:哥们,莫非你知道我在意淫你妈?你敢不敢把你妈干了?我就敢干
我妈,要不咱在这床上一起来?

  过了那么半个钟头吧,老妈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老钟,说时候不早了,得
走。舅妈不同意,说多做一会儿,等我舅从地里回来再走。我妈说不坐了,现在
太忙,有空的时候再来,于是便从舅妈家告辞了。临走时,舅妈送我们出来,让
我有空再和我妈来玩。

  哈哈,好事,我当然同意了。

  又回到了姥爷家门口,没有再进去,直接上车开走了,于是一边抱怨着路难
走,一边又继续原路返回了。老妈看我一直抱怨,就说别走这路了,从一条小道
岔过去,直接能上公路。好来,老妈指挥着,我便开进了一条小山沟。

  进来后才发现这里没人啊,世外桃源一样,只有山顶上有那么一两个放羊的。
作案的大好时机啊,鸡巴还硬着呢。

  转身回头对老妈直接说了:「妈,我想在这肏你。」

  可能太突然了,老妈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啥?在…
…在这?你想干啥啊?」

  「妈。我鸡巴硬着呢。怎么开车啊,这里没人,咱速战速决。」于是将车往
路边一停,拉了手刹熄了火我便下车了,拉开门进了后排。老妈好像还没反应过
来,待到我动手去摸她下身的时候,才一巴掌把我手打开。

  「来的时候咱刚说了,你怎么又这样?这里人来人往的,不行。」老妈坚决
不同意。

  「哎呀,你看这是一条山沟,哪里有人?咱这车贴的膜好,在外面看不见的,
没事的。」我一边说着,又伸手去摸她的下身。

  老妈把两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摸。看来软的不行了,我便来硬的了。将老
妈按倒在后座上,然后压了上去,两手胡乱地摸着老妈的屁股和大腿。老妈一边
挣扎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跟我说:「你得……分地方,这里真不行……」

  我哪管这些,反正现在就是没人,就是有人来了,也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很
快我就将老妈的牛仔裤解开了,露出了白色的内裤,老妈看我性起了,好像也知
道肯定难逃这一「插」了,便不再挣扎,而是坐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将内裤和
牛仔都拉到了大腿上。

  「真是够了。要弄你可快点啊,今天真是不应该让你来。」老妈倚着座椅的
靠背,屁股尽量往下,到了座椅的边缘,然后双腿分开,将双脚放在了座椅上。
这姿势真是太刺激了,我也急急地往下拉了拉裤子,放出了坚硬的鸡巴。然后往
前调了调前排座椅,跪在了座椅下,这时我的鸡巴正好对准了老妈的逼。

  俯下身去,压在了老妈身上,老妈往下伸出了一只手,拉住我的鸡巴放在了
阴唇上,然后两手把我腰一抱,说:「行了,这么硬,你个作践人的东西,快进。」

  我便不再犹豫,下身开始慢慢用力往里送。可能老妈确实没心理准备,这是
自从和她开始做以来最干的一次,不过这样也更增加了下面的真实感。我能清楚
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慢慢分开了老妈的阴唇,然后到了门口,再稍微用一下力,
龟头又挤开了她的大门,慢慢地沉没在了里面。

  老妈毕竟是过来人了,没有叫喊,要是换做老婆啊,早就大喊大叫地让我轻
点了。

  轻轻地抽拉了几下,将老妈逼里面的淫液拉到了外面,这样我的鸡巴就全部
润湿了。然后狠狠地插到了底。

  由于老妈是半躺在座椅靠背上,我压在她身上之后就脸对着脸了,很近。可
能开始老妈觉得害羞,一直是闭着眼睛的,我这一下猛插之后,老妈「啊……」
地一声睁开了眼,然后看着我非常小声地说:「小杂种啊……嗯……也不提前打
声招呼。」

  我肏,听她这一说,真是太刺激了,不是说的话刺激,而是这种语气,似
乎在召唤我一样。我还能说啥?让下面交流去吧。

  几次大力抽插之后,老妈的淫液已经流到了座椅上。可能是环境的关系,让
人感觉紧张,又觉得刺激异常。老妈这次放的很开,我每一次插进去,她都「啊」
地叫一下。老妈腿是分开的,但是裤子却在大腿上,我每次压下去,都会被挡住,
于是老妈便用手拉住了两条腿往上提,一直到了胸前。这样,老妈的下面就完全
暴露在我的鸡巴之下了,每次都能很轻松地插到底。

  「妈,你看,啊……嘶,我说的对吧?被你包容的感觉很好。」我一边说着
一边压着她使劲插。

  「啊……你就会作践你妈,啊……这次这么硬,啊……我是不是分的太开了,
啊……全进来了,啊……」老妈双眼迷离,对着近在咫尺的我说。看着她这样,
更激起了我的兽欲,正当我想吻住她的嘴唇进行最后的冲刺时,忽然听到了三轮
车的突突声,由远而近……

  我肏,不会是舅吧?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于是我马上开门而出,然后提上了
裤子,老妈也很紧张,也在车里提上了裤子,但是太紧张了,裤子却怎么也扣不
上了,由于很紧,腰部扣不上下面就露着内裤。我赶紧让我妈别扣了,把上衣拉
低点盖住就行了。

  很快,三轮车就拐过了后面的一个弯出现在我面前,果然是舅,车上还坐着
我舅妈。

  看到我停在路边,舅很诧异,到我跟前熄了火,跳下车来问我怎么停在了这。
我马上反应过来,跟舅说本来想绕近路的,没想到车到了这里熄了火。舅笑着说,
你看吧,你舅妈不让你们走,你们还真就走不了了,我刚回去,你们就走了。

  于是舅就很专业地围着车转了一圈,老妈也从窗户里伸出了头,跟舅妈解释
着。舅转完一圈后略一沉思,说要给我拖拖试试。天呢,我心想:舅啊,你可别
真给我拖出啥毛病来,日本地震了,斯巴鲁配件厂停产了,要是拖坏了啥,我这
车可也要半报废了。

  舅妈这时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屁股一扭一扭地来到了我妈窗前,能看出来,
老妈很紧张,哈哈。舅妈跟老妈商量说不行今晚别走了,老妈不同意,说得回去,
家里还有事。舅在她三轮车的配件盒里寻找了一番之后,说是没带绳子。正好啊,
我说那算了,舅,你先去地里把粪卸了,然后回来咱再想办法吧。舅又沉思了一
会,说那好,你等我哈,不远,顶多半小时就能回来。

  目送着舅妈撅着个屁股爬上了三轮车,舅重新把车摇着火,就走了。我这时
才发现手心里都出汗了,拉开车门,看见老妈一手提着裤子,在那瞪着我看。我
俩「噗……」一声都笑了。我要求继续做,老妈不干了,我说你没听见舅说吗,
至少得半小时啊。

  看的出来,老妈也是在兴头上被打断的,这次很配合。说两腿都快麻了,换
个姿势。我问怎么换,老妈让我坐在后座上,然后她又拉下了裤子,我就看到两
片屁股出现在我面前了,忍不住摸了上去。老妈两手扶在两个前座上,然后屁股
使劲往后撅,在找到了我的鸡巴后,便一屁股坐了下来,我的鸡巴瞬间就又被她
那潮湿又曲折的小径所吞没了。

  老妈嘶嘶哈哈地在我鸡巴上上下起伏,我则扶着她的腰,很省力地享受起被
她吃进去又吐出来的感觉来。

  「妈,我肏,这样好舒服。」我喘着粗气说。

  「嗯,这样很深是吧。啊……」

  「对啊,你是不是以前玩过车震啊,哈哈。这么专业。」

  「滚,肏你妈的,你这是骂我呢?」

  「哈哈,没有,妈。我这不是在肏你吗?你屁股这样看起来好大。妈,用你
逼逼用力坐我鸡巴。啊……妈,大屁股。」

  「啊……混蛋。你大屁股。」

  「嗯,我是你生的,我大屁股,我肏你。我肏你大屁股。大屁股的我都肏. 」

  「哎呀,啊……原来这么长,插到底了。你个变态。」

  「嗯,我就变态,我肏你,我肏我舅妈。」

  「哈哈。你这小子,你舅妈屁股确实挺大哈。」老妈听我说完不动了,坐到
了我怀里跟我说。

  「嗯,是不小哈,嘿嘿,你怎么不动了?」

  「哎呀,累了。」

  「那好,你起身。」我把老妈扶着起来,我鸡巴一直在里面插着,让老妈跪
在了两前座中间,我从后面又开始抽插起来。

  「妈,这样舒服不?」

  「嗯,你还不射……啊……」

  「快了。妈,我射你逼里吧?」

  「废话,问了不是一次了……啊……」

  「哈哈,以前是问射不射,现在是问射谁?」

  「你个杂种。啊……你想射谁?」

  「你说呢?」

  「只要你快点射出来,一会……啊……一会你舅妈来了,我让她……啊……

  把裤子脱下来,啊……你当着我们的面……啊……射她。」

  「妈,射她哪?啊……」

  「啊……射她逼里。射你舅妈……啊……逼里。」

  「不,妈,要射了。啊……我要射你逼里。」

  「嗯,射吧……」

  「还差一点。妈,刚才在路上,你俩在前面走,啊……我就应该把你俩都肏
了。」

  「啊,你个混蛋。嗯……好,快射。你咋不肏俺俩?你就应该找个没人的地
方,啊……把俺俩都收拾了。」

  「啊……妈,受不了了,射……射你。」

  「啊……啊……每次……啊……都这么多。」

  结束了。哈哈,当然没有等到舅妈回来,我知道,老妈说那些是刺激我快点
射出来,她好解脱出来。哈哈。不过,舅妈那么风情,没准哪天我还真有机会。
哎,现在的问题是,赶紧穿上裤子。开着汽车听着歌,拉着老妈……那个啥……
回家吃火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